第四幕

第四幕

第一场圣路加教堂附近的田庄

玛利安娜及童儿上;童儿唱歌:

童儿

莫以负心唇,

婉转弄辞巧;

莫以薄幸眼,

颠倒迷昏晓;

定情密吻乞君还,

当日深盟今已寒!

玛利安娜

别唱下去了,你快去吧,有一个可以给我安慰的人来了,他的劝告常常宽解了我的怨抑的情怀。(童儿下。)

公爵仍作教士装上。

玛利安娜

原谅我,师傅,我希望您不曾看见我在这里好像毫没有心事似的听着音乐。可是相信我吧,音乐不能给我快乐,我只是借它抒泄我的愁怀。

公爵

那很好,虽然音乐有一种魔力,可以感化人心向善,也可以诱人走上堕落之路。请你告诉我,今天有人到这儿来探问过我吗?我跟人家约好要在这个时候见面。

玛利安娜

我今天一直坐在这儿,不见有人问起过您。

公爵

我相信你的话。现在时候就要到了,请你进去一会儿,也许随后我还要来跟你谈一些和你有切身利益的事。

玛利安娜

谢谢师傅。(下。)

依莎贝拉上。

公爵

你来得正好,欢迎欢迎。你从这位好摄政那边带了些什么消息来?

依莎贝拉

他有一个周围砌着砖墙的花园,在花园西面有一座葡萄园,必须从一道板门里进去,这个大钥匙便是开这板门的;从葡萄园到花园之间还有一扇小门,可以用这一个钥匙去开。我已经答应他在今夜夜深时分,到他花园里和他相会。

公爵

可是你已经把路认清了吗?

依莎贝拉

我已经把它详详细细地记在心头;他曾经用不怀好意的殷勤,用耳语低声给我指点,领我在那条路上走了两趟。

公爵

你们有没有约定其他应注意的事项必须叫她遵守?

依莎贝拉

没有,我只对他说我们必须在黑暗中相会,我也告诉他我不能久留,因为我假意对他说有一个仆人陪着我来,他以为我是为了我弟弟的事情而来的。

公爵

这样很好。我还没有对玛利安娜说知此事。喂!出来吧!

玛利安娜重上。

公爵

让我介绍你跟这位姑娘认识,她是来帮助你的。

依莎贝拉

我愿意能够为您效劳。

公爵

你相信我是很尊重你的吧?

玛利安娜

好师傅,我一直知道您对我是一片诚心。

公爵

那么请你把这位姑娘当作你的好朋友,她有话要对你讲。你们进去谈谈,我在外面等着你们;可是不要太长久,苍茫的暮色已经逼近了。

玛利安娜

请了。(玛利安娜、依莎贝拉同下。)

公爵

啊,地位!尊严!无数双痴愚的眼睛在注视着你,无数种虚伪矛盾的流言在传说着你的行动,无数个说俏皮话的人把你奉若神明,在幻想中把你讥讽嘲弄!

玛利安娜及依莎贝拉重上。

公爵

欢迎!你们商量得怎样了?

依莎贝拉

她愿意干那件事,只要你以为不妨一试。

公爵

我不但赞成,而且还要求她这样做。

依莎贝拉

你和他分别的时候,不必多说什么,只要轻轻地说:“别忘了我的弟弟。”

玛利安娜

都在我身上,你放心好了。

公爵

好孩子,你也不用担心什么。他跟你已有婚约在先,用这种诡计把你们牵合在一起,不算是什么罪恶,因为你和他已经有了正式的名分了,这就使欺骗成为合法。来,咱们去吧,要收获谷实,还得等待我们去播种。(同下。)

第二场狱中一室

狱吏及庞贝上。

狱吏

过来,小子,你会杀头吗?

庞贝

老爷,他要是个光棍汉子,那就好办;可是他要是个有老婆的,那么人家说丈夫是妻子的头,叫我杀女人的头,我可下不了这个手。

狱吏

算了吧,别胡扯了,痛痛快快回答我。明儿早上要把克劳狄奥跟巴那丁处决。我们这儿的刽子手缺少一个助手,你要是愿意帮他,就可以脱掉你的脚镣;否则就要把你关到刑期满了,再狠狠抽你一顿鞭子,然后放你出狱,因为你是一个罪大恶极的忘八。

庞贝

老爷,我做一个偷偷摸摸的忘八也不知做了多少时候了,可是我现在愿意改行做一个正正当当的刽子手。我还要向我的同事老前辈请教请教哩。

狱吏

喂,阿伯霍逊!阿伯霍逊在不在?

阿伯霍逊上。

阿伯霍逊

您叫我吗,老爷?

狱吏

这儿有一个人,可以在明天行刑的时候帮助你。你要是认为他可用,就可以和他订一年合同,让他在这儿跟你住在一起;不然的话,暂时让他帮帮忙,再叫他去吧。他不能假借什么身分来推托,他本来是一个忘八。

阿伯霍逊

是个忘八吗,老爷?他妈的!他要把咱们干这行巧艺的脸都丢尽了。

狱吏

算了吧,你也比他高不了多少;完全是半斤八两。(下。)

庞贝

大哥,请您赏个脸——您的脸长得倒真是不错,就是有点杀气腾腾的味道——给我解释解释:您是管您这一行叫什么巧艺吗?

阿伯霍逊

不错,老弟,称得起是巧艺。

庞贝

我听人说调脂涂色算是巧艺;可是,大哥,您知道窑姐儿们都很拿手,她们是我的同僚,这就证明我干的那行也是巧艺;可是绞死人有何巧可言,不瞒您说,就是绞死我,我也想不出来。

阿伯霍逊

老弟,那确是巧艺。

庞贝

有何为证?

阿伯霍逊

良民的衣服,贼穿上满合适。要是贼穿着小点,良民会认为是够大的;要是贼穿着大点,他自己会认为是够小的。所以,良民的衣服,贼穿上永远合适。

狱吏重上。

狱吏

你们说定了没有?

庞贝

老爷,我愿意给他当下手;因为我发现当刽子手确实是比当忘八更高尚的职业;每逢杀人之前,他总得说一声:“请您宽恕。”

狱吏

你记着点;明天早上四点钟把斧头砧架预备好。

阿伯霍逊

来吧,忘八,让我传授给你一点手艺;跟我来。

庞贝

我很愿意领教,要是您有一天用得着我,我愿意引颈而待,报答您的好意。

狱吏

去把克劳狄奥和巴那丁叫来见我。(庞贝、阿伯霍逊同下)我很替克劳狄奥可惜,可是那个杀人犯巴那丁,却是个死不足惜的家伙。

克劳狄奥上。

狱吏

瞧,克劳狄奥,这是执行你死刑的命令,现在已经是午夜,明天八点钟你就要与世永辞了。巴那丁呢?

克劳狄奥

他睡得好好的,像一个跋涉长途的疲倦的旅人一样,叫都叫不醒。

狱吏

对他有什么办法呢?好,你去准备着吧。(内敲门声)听,什么声音?——愿上天赐给你灵魂安静!(克劳狄奥下)且慢。这也许是赦免善良的克劳狄奥的命令下来了。

公爵仍作教士装上。

狱吏

欢迎,师傅。

公爵

愿静夜的良好气氛降临到你身上,善良的狱官!刚才有什么人来过没有?

狱吏

熄灯钟鸣以后,就没有人来过。

公爵

依莎贝拉也没有来吗?

狱吏

没有。

公爵

大概他们就要来了。

狱吏

关于克劳狄奥有什么好消息没有?

公爵

也许会有。

狱吏

我们这位摄政是一个忍心的人。

公爵

不,不,他执法的公允,正和他立身的严正一样;他用崇高的克制工夫,屏绝他自己心中的人欲,也运用他的权力,整饬社会的风纪。假如他明于责人,-于责己,那么他所推行的诚然是暴政;可是我们现在却不能不称赞他的正直无私。(内敲门声)现在他们来了。(狱吏下)这是一个善良的狱官,像他这样仁慈可亲的狱官,倒是难得的。(敲门声)啊,谁在那里?门敲得这么急,一定有什么要事。

狱吏重上。

狱吏

他必须在外面等一会儿,我已经把看门的人叫醒,去开门让他进来了。

公爵

你没有接到撤回成命的公文,克劳狄奥明天一定要死吗?

狱吏

没有,师傅。

公爵

天虽然快亮了,在破晓以前,大概还会有消息来的。

狱吏

也许你对内幕有所了解,可是我相信撤回成命是不可能的;因为这种事情毫无先例,而且安哲鲁大人已经公开表示他决不徇私枉法,怎么还会网开一面?

一使者上。

狱吏

这是他派来的人。

公爵

他拿着克劳狄奥的赦状来了。

使者

(以公文交狱吏)安哲鲁大人叫我把这公文送给你,他还要我吩咐你,叫你依照命令行事,不得稍有差池。现在天差不多亮了,再见。

狱吏

我一定服从他的命令。(使者下。)

公爵

(旁白)这是用罪恶换来的赦状,赦罪的人自己也变成了犯罪的人;身居高位的如此以身作则,在下的还不翕然从风吗?法官要是自己有罪,那么为了同病相怜的缘故,犯罪的人当然可以逍遥法外——请问这里面说些什么?

狱吏

告诉您吧,安哲鲁大人大概以为我有失职的地方,所以要在这时候再提醒我一下。奇怪得很,他从来不曾有过这样的事情。

公爵

请你读给我听。

狱吏

“克劳狄奥务须于四时处决,巴那丁于午后处决,不可轻听人言,致干未便。克劳狄奥首级仰于五时送到,以凭察验。如有玩忽命令之处,即将该员严惩不贷,切切凛遵毋违。”师傅,您看这是怎么一回事?

公爵

今天下午处决的这个巴那丁是个怎么样的人?

狱吏

他是一个在这儿长大的波希米亚人,在牢里已经关了九年了。

公爵

那个公爵为什么不放他出去或者把他杀了?我听说他惯常是这样的。

狱吏

他有朋友们给他奔走疏通;他所犯的案子,直到现在安哲鲁大人握了权,方才有了确确凿凿的证据。

公爵

那么现在案情已经明白了吗?

狱吏

再明白也没有了,他自己也并不抵赖。

公爵

他在监狱里自己知道不知道忏悔?他心里感觉怎样?

狱吏

在他看来,死就像喝醉了酒睡了过去一样没有什么可怕,对于过去现在或未来的事情,他毫不关心,毫无顾虑,也一点没有忧惧;死在他心目中不算怎么一回事,可是他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凡人。

公爵

他需要劝告。

狱吏

他可不要听什么劝告。他在监狱里是很自由的,给他机会逃走,他也不愿逃;一天到晚喝酒,喝醉了就一连睡上好几天。我们常常把他叫醒了,假装要把他拖去杀头,还给他看一张假造的公文,可是他却无动于中。

公爵

我们等会儿再说他吧。狱官,我一眼就知道你是个诚实可靠的人,我的老眼要是没有昏花,那么我是不会看错人的,所以我敢大着胆子,跟你商量一件事。你现在奉命执行死刑的克劳狄奥,他所犯的罪并不比判决他的安哲鲁所犯的罪更重。为了向你证明我这一句话,我要请你给我四天的时间,同时你必须现在就帮我做一件危险的事情。

狱吏

请问师傅要我做什么事?

公爵

把克劳狄奥暂缓处刑。

狱吏

唉!这怎么办得到呢?安哲鲁大人有命令下来,限定时间,还要把他的首级送去验明,我要是稍有违背他的命令之处,我的头也要跟克劳狄奥一样保不住了。

公爵

你要是听我吩咐,我可以保你没事。今天早上你把这个巴那丁处决了,把他的头送到安哲鲁那边去。

狱吏

他们两人安哲鲁都见过,他认得出来。

公爵

啊,人死了脸会变样子,你可以再把他的头发剃光,胡子扎起来,就说犯人因为表示忏悔,在临死之前要求这样,你知道这是很通行的一种习惯,假如你因为干了这事,不但得不到感激和好处,反而遭到责罚,那么凭我所信奉的圣徒起誓,我一定用我的生命为你力保。

狱吏

原谅我,好师傅,这是违背我的誓言的。

公爵

你是向公爵宣誓呢,还是向摄政宣誓的?

狱吏

我向他也向他的代理人宣誓。

公爵

要是公爵赞许你的行动,那么你总不以为那是一件错事吧?

狱吏

可是公爵怎么会赞许我这样做呢?

公爵

那不仅是可能的,而且是一定的。可是你既然这样胆小,我的服装、我的人格和我的谆谆劝诱,都不能使你安心听从我,那么我可以比原来打算的更进一步,替你解除一切忧虑。你看吧,这是公爵的亲笔签署和他的印信,我相信你认识他的笔迹,这图章你也看见过。

狱吏

我都认识。

公爵

这里面有一通公爵就要回来的密谕,你等会儿就可以读它,里面说的是公爵将在这两天内到此。这件事情安哲鲁也不知道,因为他就在今天会接到几封古怪的信,也许是说公爵已经死了,也许是说他已经出家修行了,可是都没有提起他就要回来的话。瞧吧,晨星已经从云端里出现,召唤牧羊人起来放羊了。你不用惊奇事情会如此突兀,真相大白以后,一切的为难都会消释。把刽子手喊来,叫他把巴那丁杀了;我就去劝他忏悔去。来,不用惊讶,你马上就会明白一切的。天差不多已经大亮了。(同下。)

第三场狱中另一室

庞贝上。

庞贝

我在这里倒是很熟悉,就像回到妓院里一样。人们很可能错认这是咬弗动太太开的窑子,因为她的许多老主顾都在这儿。头一个是纨-少爷,他借了人家一笔债,是按实物付给的——全是些废纸和生姜——折合一百九十七镑;可是脱手的时候才卖了五马克现钱;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当时生姜赶上滞销,爱吃姜的老婆子们全都死了。还有一个舞迷少爷,是让锦绣商店的老板告下来的,前后共欠桃红色缎袍四身,这会儿他可成为衣不蔽体的叫化子了。还有傻大爷,风流哥儿,贾黄金,喜欢拿刀动剑的磁公鸡,专给人闭门羹吃的浪荡子,在演武场上显手段的快马先生,周游列国、衣饰阔绰的鞋带先生,因为醉酒闹事把白干扎死的烧酒大爷……此外还有不知多少;原来都是挥金如土的阔少,这会儿只能向囚窗外面的过路人哀求施舍了。

阿伯霍逊上。

阿伯霍逊

小子,去把巴那丁带来!

庞贝

巴那丁大爷!您现在应该起来杀头了,巴那丁大爷!

阿伯霍逊

喂,巴那丁!

巴那丁

(在内)他妈的!谁在那儿大惊小怪?你是哪一个?

庞贝

是你的朋友刽子手。请你好好地起来,让我们把你杀死。

巴那丁

(在内)滚开!混账东西,给我滚开!我还要睡觉呢。

阿伯霍逊

对他说他非赶快醒来不可。

庞贝

巴那丁大爷,请你醒醒吧,等你杀过了头,再睡觉不迟。

阿伯霍逊

跑进去把他拖出来。

庞贝

他来了,他来了,我听见他的稻草在响了。

阿伯霍逊

斧头预备好了吗,小子?

庞贝

预备好了。

巴那丁上。

巴那丁

啊,阿伯霍逊!你来干吗?

阿伯霍逊

老实对你说,我要请你赶快祈祷,因为命令已经下来了。

巴那丁

混账东西,老子喝了一夜的酒,现在怎么能死去?

庞贝

啊,那再好没有了,因为你喝了一夜的酒,到早上杀了头,你就可以痛痛快快睡他一整天了。

阿伯霍逊

瞧,你的神父也来了,你还以为我们在跟你开玩笑吗?

公爵仍作教士装上。

公爵

闻知尊驾不久就要离开人世,我因为被不忍之心所驱使,特地前来向你劝慰一番,我还愿意跟你一起祈祷。

巴那丁

师傅,我还不想死哩;昨天晚上我狂饮了一夜,他们要我死,我可还要从容准备一下,尽管他们把我脑浆打出都没用。无论如何,要我今天就死我是不答应的。

公爵

嗳哟,这是没有法想的,你今天一定要死,所以我劝你还是准备走上你的旅途吧。

巴那丁

我发誓不愿在今天死,什么人劝我都没用。

公爵

可是你听我说。

巴那丁

我不要听,你要是有话,到我房间里来吧,我今天一定不走。(下。)

狱吏上。

公爵

不配活也不配死,他的心肠就像石子一样!你们快追上去把他拖到刑场上去。(阿伯霍逊、庞贝下。)

狱吏

师傅,您看这犯人怎样?

公爵

他是一个毫无准备的家伙,现在还不能就让他死去;叫他在现在这种情形之下糊里糊涂死去,是上天所不容的。

狱吏

师傅,在这儿监狱里有一个名叫拉戈静的著名海盗,今天早上因为发着厉害的热病而死了,他的年纪跟克劳狄奥差不多,-发的颜色完全一样。我看我们不如把这无赖暂时放过,等他头脑明白一点的时候再把他处决,至于克劳狄奥的首级,可以把拉戈静的头割下来顶替,您看好不好?

公爵

啊,那是天赐的机会!赶快动手,安哲鲁预定的时间快要到了。你就依此而行,按照命令把首级送去验看,我还要去劝这个恶汉安心就死。

狱吏

好师傅,我一定就这么办。可是巴那丁必须在今天下午处死,还有克劳狄奥却怎样安置呢?假使人家知道他还活着,那我可怎么办?

公爵

就这么吧,你把巴那丁和克劳狄奥两人都关在秘密的所在,在太阳对世界的另一半照临两次之前,你就可以平安无事。

狱吏

我一切都信托着您。

公爵

快去吧,首级割了下来,就去送给安哲鲁。(狱吏下)现在我要写信给安哲鲁,叫狱官带去给他;我要对他说我已经动身回来,进城的时候要让全体人民知道;他必须在城外九哩的圣泉旁边接我,在那边我要不动声色,一步一步去揭露安哲鲁的罪恶。

狱吏重上。

狱吏

首级已经取来,让我亲自送去。

公爵

那再好没有。快些回来,我还要告诉你一些不能让别人听见的事情。

狱吏

我决不耽搁时间。(下。)

依莎贝拉

(在内)有人吗?愿你们平安!

公爵

依莎贝拉的声音。她是来打听她弟弟的赦状有没有下来;可是我要暂时把实在的情形瞒过她,让她在绝望之后,突然发现她的弟弟尚在人世,而格外感到惊喜。

依莎贝拉上。

依莎贝拉

啊,师傅请了!

公爵

早安,好孩子!

依莎贝拉

多谢师傅。那摄政有没有颁下我弟弟的赦令?

公爵

依莎贝拉,他已经使他脱离烦恼的人世了;他的头已经割下,送去给安哲鲁了。

依莎贝拉

啊,那是不会有的事。

公爵

确有这样的事。你是个聪明人,事已如此,也不用悲伤了。

依莎贝拉

啊,我要去挖掉他的眼珠。

公爵

他会不准你去见他的。

依莎贝拉

可怜的克劳狄奥!不幸的依莎贝拉!万恶的世界!该死的安哲鲁!

公爵

你这样于他无损,于你自己也没有什么益处,所以还是平心静气,一切信任上天作主吧。听好我的话,你会发现我的每一个字都没有虚假。公爵明天要回来了;——把你的眼泪揩干了,——我有一个同道是他的亲信,是他告诉我的。他已经送信去给爱斯卡勒斯和安哲鲁,他们预备在城外迎接他,就在那边归还他们的政权。你要是能够遵照我所指点给你的一条大道而行,就可以向这恶人报复你心头的仇恨,并且还可以得到公爵的眷宠,享受莫大的尊荣。

依莎贝拉

请师傅指教。

公爵

你先去把这信送给彼得神父,公爵要回来就是他通知我的;你对他说,我要请他今晚在玛利安娜的家里会面。我把你和玛利安娜的事情详细告诉他以后,他就可以带你们去见公爵,你们可以放胆指着安哲鲁控告他。我自己因为还要履行一个神圣的誓愿,不能亲自出场。这信你拿去吧,不要再伤心落泪了。我决不会误你的事的。谁来了?

路西奥上。

路西奥

您好,师傅!狱官呢?

公爵

他出去了,先生。

路西奥

啊,可爱的依莎贝拉,我见你眼睛哭得这样红肿,我心里真是疼,你要宽心忍耐。这会儿一天两顿饭我只能喝水吃糠,根本不敢把肚子喂饱,一顿盛餐就可以要我的命。可是他们说公爵明天就要回来了。依莎贝拉,令弟是我的好朋友;那个惯会偷偷摸摸的疯癫公爵要是在家,他就不会送了命。(依莎贝拉下。)

公爵

先生,听你说起来,好像你很不满意这位公爵;可是幸而他并不是像你所说的那样一个人。

路西奥

师傅,你知道他哪里有我知道他那样仔细;你瞧不出他倒是一个猎艳的好手呢。

公爵

嘿,有一天他会跟你算账的。再见。

路西奥

不,且慢,咱们一块儿走;我要告诉你关于公爵的一些有趣的故事。

公爵

你的话倘使是真的,那么你已经告诉我太多了;倘使你说的都是假话,那么你一辈子也编造不完,我可没有工夫听你。

路西奥

有一次我因为跟一个女人有了孩子,被他传去问话。

公爵

你干过这样的事么?

路西奥

是的,亏得我发誓说没有这样的事,否则他们就要叫我跟那个烂婊子结婚了。

公爵

你不是个老实人,再见。

路西奥

不,我一定要陪你走完这条小巷。你要是不欢喜听那种下流话,我就不说好了。师傅,我就像是一根芒刺一样,钉住了人不肯放松。(同下。)

第四场安哲鲁府中一室

安哲鲁及爱斯卡勒斯上。

爱斯卡勒斯

他每一次来信,都跟上回所说的不同。

安哲鲁

他的话说得颠颠倒倒。他的行动也真有点疯头疯脑的。求上天保佑他不要真的疯了才好!他为什么要我们在城门外迎接他,就在那边把我们的政权交还他呢?

爱斯卡勒斯

我猜不透他的意思。

安哲鲁

他为什么又要我们在他进城以前的一小时内,向全体人民宣告,倘有什么冤枉的事,可以让他们拦道告状呢?

爱斯卡勒斯

他的理由大概是他以为这么一来,人家有不满意我们的可以当场控诉,当场发落,免得在我们归政之后,再有谁想来暗中算计我们。

安哲鲁

好,那么就请你这样宣布出去吧。明天一早我就到你家里来,各色人等需要他们一同去迎接的,都请你通告他们一声。

爱斯卡勒斯

是,大人,下官失陪了。

安哲鲁

再见。(爱斯卡勒斯下)这件事情害得我心神无主,作事也变成毫无头脑。一个失去贞操的女子,奸污她的却是禁止他人奸污的堂堂执法大吏!倘不是因为她不好意思当众承认她的失身,她将会怎样到处宣扬我的罪恶!可是她知道这样做是不聪明的,因为我的地位威权得人信仰,不是任何诽谤所能摇动;攻击我的人,不过自取其辱罢了。我本来可以让他活命,可是我怕他年轻气盛,假如知道他自己的生命是用耻辱换来的,一定会图谋报复。现在我倒希望他尚在人世!唉!我们一旦把羞耻放在脑后,所作所为,就没有一件事情是对的;又要这么做,又要那么做,结果总是一无是处。(下。)

第五场郊外

公爵作本来装束及彼得神父同上。

公爵

这几封信给我在适当的时候送出去。(以信交彼得神父)我们的计划,狱官是知道的。事情一着手以后,你就紧记我的吩咐做去,虽然有时看着情形的需要,你自己也可以变通一下。现在你先去看弗来维厄斯,告诉他我耽搁在什么地方;然后你再去通知伐伦提纳斯、罗兰特和克拉苏,叫他们把喇叭手召集起来,在城门口集合。可是你先去叫弗来维厄斯来。

彼得

是,我马上就去。(下。)

凡里厄斯上。

公爵

谢谢你,凡里厄斯,你来得很快。来,我们一路走去吧,还有别的朋友们就会来迎接我。(同下。)

第六场城门附近的街道

依莎贝拉及玛利安娜上。

依莎贝拉

我喜欢说老实话,要我这样绕圈子说话可真有点不高兴。可是他这样吩咐我,说是事实的真相必须暂时隐瞒,方才可以达到全部的目的。他要叫你告发安哲鲁所干的事。

玛利安娜

你就听他的话吧。

依莎贝拉

而且他还对我说,假如他有时对我说话不客气,仿佛站在反对的一方,那也不用惊疑,因为良药的味道总是苦的。

玛利安娜

我希望彼得神父——

依莎贝拉

啊,别吵!神父来了。

彼得神父上。

彼得

来,我已经给你们找到一处很好的站立的地方,公爵经过那里的时候,一定会看见你们。喇叭已经响了两次了;有身分的士绅们都已恭立在城门口,公爵就要进来了;快去吧。(同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一报还一报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一报还一报 一报还一报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幕

8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