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幕

序幕

第一场荒村酒店门前

女店主及斯赖上。

斯赖

我揍你!

女店主

把你上了枷、带了铐,你才知道厉害,你这流氓!

斯赖

你是个烂污货!你去打听打听,俺斯赖家从来不曾出过流氓,咱们的老祖宗是跟着理查万岁爷一块儿来的。给我闭住你的臭嘴;老子什么都不管。

女店主

你打碎了的杯子不肯赔我吗?

斯赖

不,一个子儿也不给你。骚货,你还是钻进你那冰冷的被窝里去吧。

女店主

我知道怎样对付你这种家伙;我去叫官差来抓你。(下。)

斯赖

随他来吧,我没有犯法,看他能把我怎样。是好汉决不逃走,让他来吧。(躺在地上睡去。)

号角声。猎罢归来的贵族率猎奴及从仆等上。

贵族

猎奴,你好好照料我的猎犬。可怜的茂里曼,它跑得嘴唇边流满了白沫!把克劳德和那大嘴巴的母狗放在一起。你没看见锡尔佛在那篱笆角上,居然会把那失去了踪迹的畜生找到吗?人家就是给我二十镑,我也不肯把它转让出去。

猎奴甲

老爷,培尔曼也不出它差呢;它闻到一点点臭味就会叫起来,今天它已经两次发现猎物的踪迹。我觉得还是它好。

贵族

你知道什么!爱柯要是脚步快一些,可以抵得过二十条这样的狗哩。可是你得好好喂饲它们,留心照料它们。明天我还要出来打猎。

猎奴甲

是,老爷。

贵族

(见斯赖)这是什么?是个死人,还是喝醉了?瞧他有气没有?

猎奴乙

老爷,他在呼吸。他要不是喝醉了酒,不会在这么冷的地上睡得这么熟的。

贵族

瞧这蠢东西!他躺在那儿多么像一头猪!一个人死了以后,那样子也不过这样难看!我要把这醉汉作弄一番。让我们把他抬回去放在床上,给他穿上好看的衣服,在他的手指上套上许多戒指,床边摆好一桌丰盛的酒食,穿得齐齐整整的仆人侍候着他,等他醒来的时候,这叫化子不是会把他自己也忘记了吗?

猎奴甲

老爷,我想他一定想不起来他自己是个什么人。

猎奴乙

他醒来以后,一定会大吃一惊。

贵族

就像置身在一场美梦或空虚的幻想中一样。你们现在就把他抬起来,轻轻地把他抬到我的最好的一间屋子里,四周的墙壁上挂满了我那些风流的图画,用温暖的香水给他洗头,房间里熏起芳香的-檀,还要把乐器预备好,等他醒来的时候,便弹奏起美妙的仙曲来。他要是说什么话,就立刻恭恭敬敬地低声问他,“老爷有什么吩咐?”一个仆人捧着银盆,里面盛着浸满花瓣的蔷薇水,还有一个人捧着水壶,第三个人拿着手巾,说,“请老爷净手。”那时另外一个人就拿着一身华贵的衣服,问他喜欢穿哪一件;还有一个人向他报告他的猎犬和马匹的情形,并且对他说他的夫人见他害病,心里非常难过。让他相信他自己曾经疯了;要是他说他自己是个什么人,就对他说他是在做梦,因为他是一个做大官的贵人。你们这样用心串演下去,不要闹得太过分,一定是一场绝妙的消遣。

猎奴甲

老爷,我们一定用心扮演,让他看见我们不敢怠慢的样子,相信他自己真的是一个贵人。

贵族

把他轻轻抬起来,让他在床上安息一会儿,等他醒来的时候,各人都按着各自的职分好好做去。(众抬斯赖下;号角声)来人,去瞧瞧那吹号角的是什么人。(一仆人下)也许有什么过路的贵人,要在这儿暂时歇脚。

仆人重上。

贵族

啊,是谁?

仆人

启禀老爷,是一班戏子要来侍候老爷。

贵族

叫他们过来。

众伶人上。

贵族

欢迎,列位!

众伶

多谢大人。

贵族

你们今晚想在我这里耽搁一夜吗?

伶甲

大人要是不嫌弃的话,我们愿意侍候大人。

贵族

很好。这一个人很面熟,我记得他曾经扮过一个农夫的长子,向一位小姐求爱,演得很不错。你的名字我忘了,可是那个角色你演来恰如其份,一点不做作。

伶甲

您大概说的是苏多吧。

贵族

对了,你扮得很好。你们来得很凑巧,因为我正要串演一幕戏文,你们可以给我不少帮助。今晚有一位贵人要来听你们的戏,他生平没有听过戏,我很担心你们看见他那傻头傻脑的样子,会忍不住笑起来,那就要把他气坏了;我告诉你们,他只要看见人家微微一笑,就会发起脾气来的。

伶甲

大人,您放心好了。就算他是世上最古怪的人,我们也会控制我们自己。

贵族

来人,把他们领到伙食房里去,好好款待他们;他们需要什么,只要我家里有,都可以尽量供给他们。(仆甲领众伶下)来人,你去找我的童儿巴索洛缪,把他装扮做一个贵妇,然后带着他到那醉汉的房间里去,叫他做太太,须要十分恭敬的样子。你替我吩咐他,他的一举一动,必须端庄稳重,就像他看见过的高贵的妇女在她们丈夫面前的那种样子;他对那醉汉说话的时候,必须温柔和婉,也不要忘记了屈膝致敬;他应当说,“夫君有什么事要吩咐奴家,请尽管说出来,好让奴家稍尽一点做妻子的本份,表示一点对您的爱心。”然后他就装出很多情的样子把那醉汉拥抱亲吻,把头偎在他的胸前,眼睛里流着泪,假装是他的丈夫疯癫了好久,七年以来,始终把自己当作一个穷苦的讨人厌的叫化子,现在他眼看他丈夫清醒过来,所以快活得哭起来了。要是这孩子没有女人家随时淌眼泪的本领,只要用一棵胡葱包在手帕里,擦擦眼皮,眼泪就会来了。你对他说他要是扮演得好,我一定格外宠爱他。赶快就把这事情办好了,我还有别的事要叫你去做。(仆乙下)我知道这孩子一定会把贵妇的举止行动声音步态模仿得很像。我很想听一听他把那醉汉叫做丈夫,看看我那些下人们向这个愚蠢的乡人行礼致敬的时候,怎样努力禁住发笑;我必须去向他们关照一番,也许他们看见有我在面前,自己会有些节制,不致露出破绽来。(率余众同下。)

第二场贵族家中卧室

斯赖披富丽睡衣,众仆持衣帽壶盆等环侍,贵族亦作仆人装束杂立其内。

斯赖

看在上帝的面上,来一壶淡麦酒!

仆甲

老爷要不要喝一杯白葡萄酒?

仆乙

老爷要不要尝一尝这些蜜饯的果子?

仆丙

老爷今天要穿什么衣服?

斯赖

我是克利斯朵夫-斯赖,别老爷长老爷短的。我从来不曾喝过什么白葡萄酒黑葡萄酒;你们倘要给我吃蜜饯果子,还是切两片干牛肉来吧。不要问我爱穿什么,我没有衬衫,只有一个光光的背;我没有袜子,只有两条赤裸裸的腿;我的一双脚上难得有穿鞋子的时候,就是穿起鞋子来,我的脚趾也会钻到外面来的。

贵族

但愿上天给您扫除这一种无聊的幻想!真想不到像您这样一个有权有势、出身高贵、富有资财、受人崇敬的人物,会沾染到这样一个下贱的邪魔!

斯赖

怎么!你们把我当作疯子吗?我不是勃登村斯赖老头子的儿子克利斯朵夫-斯赖,出身是一个小贩,也曾学过手艺,也曾走过江湖,现在当一个补锅匠吗?你们要是不信,去问曼琳-哈基特,那个温考特村里卖酒的胖婆娘,看她认不认识我;她要是不告诉你们我欠她十四便士的酒钱,就算我是天下第一名说谎的坏蛋。怎么!我难道疯了吗?这儿是——

仆甲

唉!太太就是看了您这样子,才终日哭哭啼啼。

仆乙

唉!您的仆人们就是看了您这样子,才个个垂头丧气。

贵族

您的亲戚们因为您害了这种奇怪的疯病,才裹足不进您的大门。老爷啊,请您想一想您的出身,重新记起您从前的那种思想,把这些卑贱的恶梦完全忘却吧。瞧,您的仆人们都在侍候着您,各人等候着您的使唤。您要听音乐吗?听!阿波罗在弹琴了,(音乐)二十只笼里的夜莺在歌唱。您要睡觉吗?我们会把您扶到比古代王后特制的御床更为温香美软的卧榻上。您要走路吗?我们会给您在地上铺满花瓣。您要骑马吗?您有的是鞍鞯上镶嵌着金珠的骏马。您要放鹰吗?您有的是飞得比清晨的云雀还高的神鹰。您要打猎吗?您的猪犬的吠声,可以使山谷响应,上彻云霄。

仆甲

您要狩猎吗?您的猎犬奔跑得比糜鹿还要迅捷。

仆乙

您爱观画吗?我们可以马上给您拿一幅阿都尼的画像来,他站在流水之旁,西塞利娅隐身在芦苇里①,那芦苇似乎因为受了她气息的吹动,在那里摇曳生姿一样。

贵族

我们可以给您看那处女时代的伊俄②怎样被诱遇暴的经过,那情形就跟活的一样。

仆丙

或是在荆棘林中漫步的达芙妮,她腿上为棘刺所伤,看上去就真像在流着鲜血;伤心的阿波罗瞧了她这样子,不禁潸然泪下;那血和泪都被画工描摹得栩栩如生。

贵族

您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贵人;您有一位太太,比世上任何一个女子都要美貌万倍。

仆甲

在她没有因为您的缘故而让滔滔的泪涛流满她那可爱的面庞之前,她是一个并世无俦的美人,即以现在而论,她也不比任何女人逊色。

斯赖

我是一个老爷吗?我有这样一位太太吗?我是在做梦,还是到现在才从梦中醒来?我现在并没有睡着;我看见,我听见,我会说话;我嗅到一阵阵的芳香,我抚摸到柔软的东西。哎呀,我真的是一个老爷,不是补锅匠,也不是克利斯朵夫-斯赖。好吧,你们去给我把太太请来;可别忘记再给我倒一壶最淡的麦酒来。

仆乙

请老爷洗手。(数仆持壶盆手巾上前)啊,您现在已经恢复神智,知道您自己是个什么人,我们真是说不出地高兴!这十五年来,您一直在做梦,就是醒着的时候,也跟睡着一样。

斯赖

这十五年来!哎呀,这一觉可睡得长久!可是在那些时候我不曾说过一句话吗?

仆甲

啊,老爷,您话是说的,不过都是些胡言乱语;虽然您明明睡在这么一间富丽的房间里,您却说您给人家打出门外,还骂着那屋子里的女主人,说要上衙门告她去,因为她拿缸子卖酒,不按官家的定量。有时候您叫着西息莉-哈基特。

斯赖

不错,那是酒店里的一个女侍。

仆丙

哎哟,老爷,您几时知道有这么一家酒店,这么一个女人?您还说起过什么史蒂芬-斯赖,什么希腊人老约翰-拿普斯,什么彼得-忒夫,什么亨利-品布纳尔,还有一二十个诸如此类的名字,都是从来不曾有过、谁也不曾看见过的人。

斯赖

感谢上帝,我现在醒过来了!

众仆

阿门!

斯赖

谢谢你们,等会儿我重重有赏。

小童扮贵妇率侍从上。

小童

老爷,今天安好?

斯赖

喝好酒,吃好肉,当然很好罗。我的老婆呢?

小童

在这儿,老爷,您有什么吩咐?

斯赖

你是我的老婆,怎么不叫我丈夫?我的仆人才叫我老爷。我是你的亲人。

小童

您是我的夫君,我的主人;我是您的忠顺的妻子。

斯赖

我知道。我应当叫她什么?

贵族

夫人。

斯赖

艾丽丝夫人呢,还是琼夫人?

贵族

夫人就是夫人,老爷们都是这样叫着太太的。

斯赖

夫人太太,他们说我已经做了十五年以上的梦。

小童

是的,这许多年来我不曾和您同床共枕,在我就好像守了三十年的活寡。

斯赖

那真太委屈了你啦。喂,你们都给我走开。夫人,宽下衣服,快到床上来吧。

小童

老爷,请您恕我这一两夜,否则就等太阳西下以后吧。医生们曾经关照过我,叫我暂时不要跟您同床,免得旧病复发。我希望这一个理由可以使您原谅我。

斯赖

我实在有些等不及,可是我不愿意再做那些梦,所以只好忍住欲火,慢慢再说吧。

一仆人上。

仆人

启禀老爷,那班戏子们听见贵体痊愈,想来演一出有趣的喜剧给您解解闷儿。医生说过,您因为思虑过度,所以血液停滞;太多的忧愁会使人发狂,因此他们以为您最好听听戏开开心,这样才可以消灾延寿。

斯赖

很好,就叫他们演起来吧。你说的什么喜剧,可不就是翻翻斤斗、蹦蹦跳跳的那种玩意儿?

小童

不,老爷,比那要有趣得多呢。

斯赖

什么!是家里摆的玩意儿吗?

小童

他们表演的是一桩故事。

斯赖

好,让我们瞧瞧。来,夫人太太,坐在我的身边,让我们享受青春,管他什么世事沧桑!(喇叭奏花腔。)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驯悍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外国文学 驯悍记
上一章下一章

序幕

28.57%
目录
共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