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幕

第一幕

第一场帕度亚。广场

路森修及特拉尼奥上。

路森修

特拉尼奥,我久慕帕度亚是人文渊薮,学术摇篮,这次多蒙父亲答应,并且在像你这样一位练达世故的忠仆陪同之下,终于来到了这景物优胜的名都。让我们就在这里停留下来,访几个名师益友,研究些有用的学问。比萨城出过不少有名人士,我和我父亲都是在那里诞生的;我父亲文森修是班提佛里家族的后裔,他五湖四海经商立业,积聚了不少家财。我自己是在弗罗棱萨长大成人的,现在必须勤求上进,敦品力学,方才不致辱没家声。所以,特拉尼奥,我想把我的时间用在研究哲学和做人的道理上,在修身养志的功夫里寻求我的乐趣,因为我离开披萨,来到帕度亚,就像一个人从清浅的池沼里踊身到汪洋大海中,希望满足他的焦渴一样。你的意思怎样?

特拉尼奥

恕我冒昧,好少爷,我对这一切的想法都和您一样;您能够立志在哲学里寻求至道妙理,使我听了非常高兴;可是少爷,我们一方面向慕着仁义道德,一方面却也不要板起一副不近人情的道学面孔,不要因为一味服膺亚理斯多德的箴言,而把奥维德的爱经深恶痛绝。您在相识的面前,不妨运用逻辑和他们滔滔雄辩;日常谈话的中间,也可以练习练习修辞学;音乐和诗歌可以开启您的心灵;您要是胃口好的时候,研究研究数学和形而上学也未始不可。学问必须合乎自己的兴趣,方才可以得益,所以,少爷,您尽管拣您最喜欢的东西研究吧。

路森修

特拉尼奥,你这番话说得非常有理。等比昂台罗来了,我们就可以去找一个适当的寓所,将来有什么朋友也可以在那里招待招待。且慢,那边来的是些什么人?

特拉尼奥

少爷,大概这里的人知道我们来了,所以要演一场戏给我们看,表示他们的欢迎。

巴普提斯塔、凯瑟丽娜、比恩卡、葛莱米奥、霍坦西奥同上。路森修及特拉尼奥避立一旁。

巴普提斯塔

两位先生,你们不必向我多说,因为你们知道我的意思是非常坚决的。我必须先让我的大女儿有了丈夫以后,方才可以把小女儿出嫁。你们两位中间倘有哪一位喜欢凯瑟丽娜,那么你们两位都是熟人,我也很敬重你们,我一定答应你们向她求婚。

葛莱米奥

求婚?哼,还不如送她上囚车;我可吃她不消。霍坦西奥,你娶了她吧。

凯瑟丽娜

(向巴普提斯塔)爸爸,你是不是要让我给这两个臭男人取笑?

霍坦西奥

姑娘,您放心吧,像您这样厉害的女人,无论哪个臭男人都会给您吓走的。

凯瑟丽娜

先生,你也放心吧,她是不愿嫁给你的;可是她要是嫁了你,她会用三只脚的凳子打破你的鼻头,把你涂成花脸叫人笑话的。

霍坦西奥

求上帝保佑我们逃过这种灾难!

葛莱米奥

阿门!

特拉尼奥

少爷,咱们有好戏看了。那个女人倘不是个疯子,倒泼辣得可以。

路森修

可是还有那一位不声不响的姑娘,却很贞静幽娴。别说话了,特拉尼奥!

特拉尼奥

很好,少爷,咱们闭住嘴看个饱。

巴普提斯塔

两位先生,我刚才说过的话决不失信,——比恩卡,你进去吧;你不要懊恼,好比恩卡,爸爸疼你,我的好孩子。

凯瑟丽娜

好心肝,好宝贝!她要是机灵的话,还是自己拿手指捅捅眼睛,回去哭一场吧。

比恩卡

姊姊,你尽管看着我的懊恼而高兴吧。爸爸,我一切都听您的主张,我可以在家里看看书,玩玩乐器解闷。

路森修

特拉尼奥,你听!好一个贤淑的姑娘!

霍坦西奥

巴普提斯塔先生,您为什么一定这样固执?我们本来是一片好意,不料反而害得比恩卡小姐心里不快乐,真是抱歉得很。

葛莱米奥

巴普提斯塔先生,您难道要她代人受过,因为您那位大令嫒的悍声四播,而把她终身禁锢吗?

巴普提斯塔

请你们不要见怪,我已经这样决定了。比恩卡,进去吧。(比恩卡下)我知道她喜欢音乐诗歌,正想请一位教师在家教授。霍坦西奥先生,葛莱米奥先生,你们要是知道有这样适当的人才,请介绍他到这儿来;我因为希望我的孩子们得到良好的教育,对于有才学的人是竭诚欢迎的。再会,两位先生。凯瑟丽娜,你可以在这儿多玩一会儿;我还要去跟比恩卡说两句话。(下。)

凯瑟丽娜

什么,难道我就不可以进去?难道我就得听人家安排时间,仿佛自己连要什么不要什么都不知道吗?哼!(下。)

葛莱米奥

你到魔鬼的老娘那里去吧!你的盛情没有人敢领教,谁也不会留住你的。霍坦西奥先生,女人的爱也不是大不了的事,现在你我同病相怜,大家还是回去自认晦气,把这段痴情斩断了吧。可是为了我对于可爱的比恩卡的爱慕,要是我能够找到一个可以教授她功课的人,我一定要把他介绍给她的父亲。

霍坦西奥

葛莱米奥先生,我也是这样的意思。可是我说我们两人虽然站在互相敌对的立场,然而为了共同的利害,在一件事情上我们应当携手合作,否则恐怕我们就是再要为了比恩卡的爱而成为情敌的机会也没有了。

葛莱米奥

愿闻其详。

霍坦西奥

简简单单一句话,给她的姊姊找一个丈夫。

葛莱米奥

找个丈夫!还是找个魔鬼给她吧。

霍坦西奥

我说,给她找个丈夫。

葛莱米奥

我说给她找个魔鬼。霍坦西奥,虽然她的父亲那么有钱,你以为竟有那样一个傻子,愿意娶个活阎罗供在家里吗?

霍坦西奥

嘿,葛莱米奥!我们虽然受不了她那种打骂吵闹,可是世上尽有胃口好的人,看在金钱面上,会把她当作活菩萨一样迎了去的。

葛莱米奥

那我可不知道。可是我要是贪图她的嫁奁,我宁愿每天给人绑在柱子上抽一顿鞭子,作为娶她回去的交换条件。

霍坦西奥

正像人家说的,两只坏苹果之间,没有什么选择。可是这一条禁令既然已经使我们两人成为朋友,那么让我们的交情暂时继续下去,直到我们帮助巴普提斯塔把他的大女儿嫁出去,让他的小女儿也有了嫁人的机会以后,再做起敌人来吧。可爱的比恩卡!不知道哪一个幸运儿捷足先登!葛莱米奥先生,你说怎样?

葛莱米奥

我很赞成。要是能够找到那么一个人,我愿意把帕度亚最好的马送给他,让他立刻前去求婚,赶快和她结婚睡觉,把她早早带走。我们走吧。(葛莱米奥、霍坦西奥同下。)

特拉尼奥

少爷,请您告诉我,难道爱情会这么快就把一个人征服吗?

路森修

啊,特拉尼奥!倘不是我自己今天亲身经历,我决不相信这样的事是可能的。当我在这儿闲望着他们的时候,我却在无意中感到了爱情的力量。特拉尼奥,你是我的心腹,正像安娜是她姐姐迦太基女王狄多的心腹一样,我坦白向你招认了吧,要是我不能娶这位年轻的贞淑的姑娘做妻子,我一定会被爱情燃烧得憔悴而死的。给我想想法子吧,特拉尼奥,我知道你一定能够也一定肯帮助我的。

特拉尼奥

少爷,我现在也不能责怪您,因为爱情进了人的心里,是打骂不走的。它既然到了您的身上,就会占有您的一切。您既然已经爱上了,事情就只好如此,唯一的途径是想个最便宜的方法如愿以偿。

路森修

谢谢你,再说下去吧。你的话很有道理,句句说中我的心意。

特拉尼奥

少爷,您那样出神地望着这位姑娘,恐怕没有注意到最重要的一点。

路森修

不,我没有把它忽略过去;我看见她那秀美的容颜,就是天神看见了她,也会向她屈膝长跪,请求她准许他吻一吻她的纤手的。

特拉尼奥

此外您没有注意到什么吗?您没有听见她那姊姊怎样破口骂人,大大地闹了一场,把人家耳朵都嚷聋了吗?

路森修

特拉尼奥,我看见她的樱唇微启,她嘴里吐出的气息,把空气都熏得充满了麝兰的香味。我看见她的一切都是圣洁而美妙的。

特拉尼奥

他已经着了迷了,我必须把他叫醒。少爷,请您醒醒吧;您要是爱这姑娘,就该想法把她弄到手里。事情是这样的:她的姊姊是个泼辣凶悍的女子,除非她的父亲先把她姊姊嫁出去,那么少爷,您的爱人只好待在家里做个老处女;他因为不愿让那些求婚的人向她麻烦,所以已经把她关起来不让她出来了。

路森修

啊,特拉尼奥!他真是个狠心的父亲!可是你没有听说他正在留心为她访寻一个好教师吗?

特拉尼奥

是的,少爷,我正在这上面想法子呢。

路森修

我有了计策了,特拉尼奥。

特拉尼奥

妙极了,也许我们不谋而合。

路森修

你先说吧。

特拉尼奥

我知道您想去做她的教书先生。

路森修

是啊,你看这件事可做得到?

特拉尼奥

做不到;您去做了教书先生,有谁替您在这儿帕度亚充当文森修的公子?有谁可以替您主持家务,研究学问,招待朋友,访问邻里,宴请宾客?

路森修

不要紧,我已经仔细想过了。我们初到此地,还不曾到什么人家里去过,人家也不认识我们两人谁是主人谁是仆人,所以我想这样:你就顶替我的名字,代我主持家务,指挥仆人;我自己改名换姓,扮做一个从弗罗棱萨、那不勒斯或是比萨来的穷苦书生。就这么办吧。特拉尼奥,你快快脱下衣服,戴上我的华贵的帽子,披上我的外套。等比昂台罗来了,就叫他侍候你;可是我还要先嘱咐他说话小心些。(二人交换服装。)

特拉尼奥

那是很必要的。少爷,既然这是您的意思,我也只好从命,因为在我们临走的时候,老爷曾经吩咐过我,“你要听少爷的话,用心做事,”虽然我想他未必想到会有今天的情形;可是因为我敬爱路森修,所以我愿意自己变成路森修。

路森修

很好,特拉尼奥,因为路森修正在恋爱着一个人。她那惊鸿似的一面,已经摄去了我的魂魄;为了博取她的芳心,我甘心做一个奴隶。这狗才来了。

比昂台罗上。

路森修

喂,你到什么地方去了?

比昂台罗

我到什么地方去了!咦,怎么,您在什么地方?少爷,是特拉尼奥把您的衣服偷了呢,还是您把他的衣服偷了?还是两个人你偷我的我偷你的?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呀?

路森修

你过来,我对你说,现在不是说笑话的时候,你好好听我的话。我上岸以后,因为跟人家吵架,杀死了一个人,恐怕被人看见,所以叫特拉尼奥穿上我的衣服,假扮做我的样子,我自己穿了他的衣服逃走。为了保全性命,我只好离开你们,你要好好侍候他,就像侍候我自己一样,你懂了吗?

比昂台罗

少爷,我一点都不懂!

路森修

你嘴里不许说出一声特拉尼奥来,特拉尼奥已经变成路森修了。

比昂台罗

算他运气,我也这样变一变就好了!

特拉尼奥

我更希望路森修能够得到巴普提斯塔的小女儿。可是我要劝你无论在什么人面前,都要规规矩矩,在私下我是特拉尼奥,当着人我就是你的主人路森修;这并不是我要在你面前摆什么架子,我只是为少爷的好处着想。

路森修

特拉尼奥,我们去吧。我还要你做一件事,你也必须去做一个求婚的人,你不必问为什么,总之我自有道理。(同下。)

舞台上方观剧者的谈话。

仆甲

老爷,您在瞌睡了,您没有听戏吗?

斯赖

不,我在听着。好戏好戏,下面还有吗?

小童

还刚开始呢,夫君。

斯赖

是一本非常的杰作,夫人;我希望它快些完结!(继续看戏。)

第二场同前。霍坦西奥家门前

彼特鲁乔及葛鲁米奥上。

彼特鲁乔

我暂时离开了维洛那,到帕度亚来访问朋友,尤其要看看我的好朋友霍坦西奥;他的家大概就在这里,葛鲁米奥,……上去,打。

葛鲁米奥

打,老爷!叫我打谁?有谁冒犯您了吗?

彼特鲁乔

混蛋,我说向这儿打,好好地给我打。

葛鲁米奥

好好地给您打,老爷!哎哟,老爷,小人哪里有这胆量,敢向您这儿打?

彼特鲁乔

混蛋,我说给我打门,给我使劲儿打,不然我就要打你几个耳光。

葛鲁米奥

主人又闹脾气了。您叫我先打您,就为的是让我事后领略谁尝的苦处更多。

彼特鲁乔

你还不听吗?你要不肯打,我就敲敲看,我倒要敲敲你这面锣,看到底有多响。(揪葛鲁米奥耳朵。)

葛鲁米奥

救人,列位乡亲们,救人!我主人疯了。

彼特鲁乔

我叫你打你就打,混账东西。

霍坦西奥上。

霍坦西奥

啊,我道是谁,原来是我的老朋友葛鲁米奥!还有我的好朋友彼特鲁乔!你们在维洛那都好?

彼特鲁乔

霍坦西奥先生,你是来劝架的吗?真是得瞻尊颜,三生有幸。

霍坦西奥

光临敝舍,蓬荜生辉,可敬的彼特鲁乔先生,起来吧,葛鲁米奥,起来吧,我叫你们两人言归于好。

葛鲁米奥

哼,他咬文嚼字地说些什么都没关系,老爷。就是按法律,我这回也有理由辞掉不干了。您知道吗,老爷?他叫我打他,使劲地打他,老爷。可是,仆人哪里有这样欺侮主人的呢,虽然他糊里糊涂,也总是二十来岁的大个子了。我倒恨不得当初真老实打他几下,这会儿就不会吃这个苦头了。

彼特鲁乔

没脑筋的混蛋。霍坦西奥,我叫他上去打门,可是死说活说他也不肯。

葛鲁米奥

打门?我的老天爷呀!您不是明明说:“狗才,向这儿打,向这儿敲,好好地给我打,使劲地给我打”吗?这会儿又说起“打门”来了吗?

彼特鲁乔

狗才,听我告诉你,滚蛋,要不然趁早住口。

霍坦西奥

彼特鲁乔,别生气。我可以给葛鲁米奥担保,你这个葛鲁米奥是一个服侍你多年的仆人,忠实可靠,很有风趣。刚才的事完全是出于误会。可是,告诉我,好朋友,是哪一阵好风把你们从维洛那吹到帕度亚来了?

彼特鲁乔

因为年轻人倘不在外面走走,老是待在家里,孤陋寡闻,终非长策,所以风才把我吹到这儿来了。不瞒你说,霍坦西奥,家父安东尼奥已经不幸去世,所以我才到这异乡客地,想要物色一位妻房,成家立业;我袋里有的是钱,家里有的是财产,闲着没事,出来见见世面也好。

霍坦西奥

彼特鲁乔,你既然想娶一个妻子,我倒想起一个人来了;可惜她脾气太坏,又长得难看,我想你一定不会中意;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她很有钱;可是因为你是我的好朋友,我还是不要把她介绍给你的好。

彼特鲁乔

霍坦西奥,咱们是知己朋友,用不着多说废话。如果你真认识什么女人,财富多到足以作彼特鲁乔的妻子,那么既然我的求婚主要是为了钱,无论她怎样淫贱老丑,泼辣凶悍,我都一样欢迎;尽管她的性子暴躁得像起着风浪的怒海,也不能影响我对她的好感,只要她的嫁奁丰盛,我就心满意足了。

葛鲁米奥

霍坦西奥大爷,你听,他说的都是老老实实的真心话,只要有钱,就是把一个木人泥偶给他做妻子他也要;倘然她是一个满嘴牙齿落得一个不剩的老太婆,浑身病痛有五十二匹马合起来那么多,他也满不在乎,可就是得有钱。

霍坦西奥

彼特鲁乔,我们既然已经谈起了这件事,那么我要老实告诉你,我刚才说的话,一半是笑话。彼特鲁乔,我可以帮助你娶到一位妻子,又有钱,又年轻,又美貌,而且还受过良好的教育;她就是有一个很大的缺点,脾气非常之坏,撒起泼来,谁也吃她不消,即使我是个身无立锥之地的穷光蛋,她愿意倒贴一座金矿嫁给我,我也要敬谢不敏的。

彼特鲁乔

算了吧,霍坦西奥,你可不知道金钱的好处哩。我只要你告诉我她父亲的名字就够了。尽管她骂起人来像秋天的雷鸣一样震耳欲聋,我也要把她娶了回去。

霍坦西奥

她的父亲是巴普提斯塔-米诺拉,是一位彬彬有礼的绅士;她的名字叫做凯瑟丽娜-米诺拉,在帕度亚以善于骂人出名。

彼特鲁乔

我虽然不认识她,可是我认识她的父亲,他和先父也是老朋友。霍坦西奥,我要是不见她一面,我会睡不着觉的,所以我要请你恕我无礼,匆匆相会,又要向你告别了。要是你愿意陪着我去,那可再好没有了。

葛鲁米奥

霍坦西奥大爷,您让他趁着这股兴致就去吧。说句老实话,她要是也像我一样了解他,她就会明白对于像他这样的人,骂死也是白骂。她也许会骂他一二十声死人杀千刀,可是那算得了什么,他要是开口骂起人来,说不定就会亮家伙。我告诉您吧,她要是顶撞了他,他会随手给她一下子,把她眼睛堵死,什么都看不见。您还没有知道他呢。

霍坦西奥

等一等,彼特鲁乔,我要跟你同去。因为在巴普提斯塔手里还有一颗无价的明珠,他的美丽的小女儿比恩卡,她是我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可是巴普提斯塔却把她保管得非常严密,不让向她求婚的人们有亲近她的机会。他恐怕凯瑟丽娜有了我刚才说过的那种缺点,没有人愿意向她求婚,所以一定要让凯瑟丽娜这泼妇嫁了人以后,方才允许人家向比恩卡提起亲事。

葛鲁米奥

凯瑟丽娜这泼妇!一个姑娘家,什么头衔不好,一定要加上这么一个头衔!

霍坦西奥

彼特鲁乔,我的好朋友,现在我要请求你一件事。我想换上一身朴素的服装,扮成一个教书先生的样子,请你把我举荐给巴普提斯塔,就说我精通音律,可以做比恩卡的教师。我用了这个计策,就可以有机会向她当面求爱,不致于引起人家的疑心了。

葛鲁米奥

好狡猾的计策!瞧,现在这班年轻人瞒着老年人干的好事!

葛莱米奥、路森修化装挟书上。

葛鲁米奥

大爷,大爷,您瞧谁来啦?

霍坦西奥

别闹,葛鲁米奥!这是我的情敌。彼特鲁乔,我们站到旁边去。

葛鲁米奥

好一个卖弄风流的哥儿!

葛莱米奥

啊,很好,我已经看过那张书单了。听着,先生。我就去叫人把它们精工装订起来;必需注意每一本都是讲恋爱的,其他什么书籍都不要教她念。你懂得我的意思吗?巴普提斯塔先生给你的待遇当然不会错的,就是我也还要给你一份谢礼哩。把这张纸也带去。我还要叫人把这些书熏得香喷喷的,因为她自己比任何香料都要芬芳。你预备读些什么东西给她听?

路森修

我无论向她读些什么,都是代您申诉您的心曲,就像您自己在她面前一样;而且也许我所用的字句,比您自己所用的更为适当,也未可知,除非您也是一个读书人,先生。

葛莱米奥

啊,学问真是好东西!

葛鲁米奥

啊,这家伙真是傻瓜!

彼特鲁乔

闭嘴,狗才!

霍坦西奥

葛鲁米奥,不要多话。葛莱米奥先生,您好!

葛莱米奥

咱们遇见得巧极了,霍坦西奥先生。您知道我现在到什么地方去吗?我是到巴普提斯塔他家里去的。我答应他替比恩卡留心访寻一位教师,算我运气,找到了这位年轻人,他的学问品行,都可以说得过去,他读过不少诗书,而且都是很好的诗书哩。

霍坦西奥

那好极了。我也碰到一位朋友,他答应替我找一位很好的声乐家来教她音乐,我对于我那心爱的比恩卡总算也尽了责任了。

葛莱米奥

我可以用我的行为证明,比恩卡是我心爱的人。

葛鲁米奥

他也可以用他的钱袋证明。

霍坦西奥

葛莱米奥,现在不是我们争风吃醋的时候,你要是对我客客气气,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对于我们两人都是一样有好处的。这位朋友我刚才偶然遇到,他已经答应愿意去向那泼妇凯瑟丽娜求婚,而且只要她的嫁奁丰盛,他就可以和她结婚。

葛莱米奥

这当然很好,可是霍坦西奥,你有没有把她的缺点告诉他?

彼特鲁乔

我知道她是一个喜欢吵吵闹闹的长舌妇,倘然她只有这一点毛病,那我以为没有什么要紧。

葛莱米奥

你说没有什么要紧吗,朋友?请教贵乡?

彼特鲁乔

舍间是维洛那,已故的安东尼奥就是家父。我因为遗产颇堪温饱,所以很想尽情玩玩,过些痛痛快快的日子。

葛莱米奥

啊,你要过痛快的日子,却去找这样一位妻子,真是奇怪!可是你要是真有那样的胃口,那么我是非常赞成你去试一试的,但凡有可以效劳之处,请老兄尽管吩咐好了。可是你真的要向这头野猫求婚吗?

彼特鲁乔

那还用得着问吗?

葛鲁米奥

他要不向她求婚,我就把她绞死。

彼特鲁乔

我倘不是为了这一件事情,何必到这儿来?你们以为一点点的吵闹,就可以使我掩耳退却吗?难道我不曾听见过狮子的怒吼?难道我不曾听见过海上的狂风暴浪,像一头疯狂的巨熊一样咆哮?难道我不曾听见过战场上的炮轰,天空中的霹雳?难道我不曾在白刃相交的激战中,听见过震天的杀声,万马的嘶奔,金鼓的雷鸣?你们现在却向我诉说女人的口舌如何可怕;就是把一枚栗子丢在火里,那爆声也要比它响得多吧。嘿,你们想捉了个跳蚤来吓小孩子吗?

葛鲁米奥

反正他是不害怕的。

葛莱米奥

霍坦西奥,这位朋友既然不以为意,那就再好也没有了,他自己既然人财两得,而且也帮了我们很大的忙。

霍坦西奥

他所需要的一切求婚费用,就归我们两个人共同担负吧。

葛莱米奥

很好,只要他能够娶她回去。

葛鲁米奥

只要我能够吃饱肚皮。

特拉尼奥盛装偕比昂台罗上。

特拉尼奥

列位先生请了!我要大胆借问一声,到巴普提斯塔-米诺拉先生家里去打哪一条路走最近?

比昂台罗

您说的就是有两位漂亮小姐的那位老先生吗?

特拉尼奥

就是他,比昂台罗。

葛莱米奥

先生,您说的不就是她——

特拉尼奥

也许是他,也许是她,这和你有什么相干?

彼特鲁乔

大概不是爱骂人的那个她吧?

特拉尼奥

先生,我不爱骂人的人。比昂台罗,我们走吧。

路森修

(旁白)特拉尼奥,你装扮得很好。

霍坦西奥

先生,请您慢走一步。请问您也是要去向您刚才说起的那位小姐求婚的吗?

特拉尼奥

假如我是去求婚的,那不会有什么罪吧?

葛莱米奥

只要你乖乖地给我回去,那就什么事都没有。

特拉尼奥

咦,我倒要请问,官塘大路,你走得我就走不得?

葛莱米奥

她可不用你多费心。

特拉尼奥

这是什么理由?

葛莱米奥

告诉你吧,因为她是葛莱米奥大爷的爱人。

霍坦西奥

因为她是霍坦西奥大爷的意中人。

特拉尼奥

两位先生少安毋躁,你们倘然都是通达事理的君子,请听我说句话儿。巴普提斯塔是一位有名望的绅士,我的父亲和他也是素识,他的女儿就是再美十倍,也应该有比现在更多十倍的男子向她求婚,为什么我就不能在其中参加一份呢?勒达③的美貌的女儿有一千个求婚者,那么美貌的比恩卡为什么不能在她原有的求婚者之外,再加上一个呢?虽然帕里斯希望鳌头独占,路森修却也要参加这一场竞赛。

葛莱米奥

啊,这个人的口才会把我们全都压倒哩。

路森修

让他试试身手吧,我知道他会临阵怯退的。

彼特鲁乔

霍坦西奥,你们这样尽说废话,有什么意思?

霍坦西奥

请问尊驾有没有见过巴普提斯塔的女儿?

特拉尼奥

没有,可是我听说他有两个女儿,大的那个是出名的泼辣,小的那个是出名的美貌温文。

彼特鲁乔

诸位,那个大的已经被我定下了,你们不用提她。

葛莱米奥

对了,这一份艰巨的工作,还是让我们伟大的英雄去独力进行吧。

彼特鲁乔

新来的朋友,让我告诉你,你听人家说起的那个小女儿,被她的父亲看管得非常严紧,在他的大女儿没有嫁人以前,他拒绝任何人向他的小女儿求婚,也不愿意把她许嫁给任何人。

特拉尼奥

这样说来,那么我们都要仰仗尊驾的大力,就是小弟也要沾您老兄的光了。您要是能够娶到他的大女儿,给我们开辟出一条路来,好让我们有机会争取他的小女儿,无论这一场幸运落在哪一个人身上,对您老兄总是一样终生感激的。

霍坦西奥

您说得有理,既然您说您自己也是一个求婚者,那么您对于这位朋友也该给他一些酬报才是,因为我们大家都是一样仰赖着他。

特拉尼奥

这没有问题,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想就在今天下午,请在场各位,大家在一块儿欢宴一次,恭祝我们共同的爱人的健康。我们应该像法庭上打官司的律师,在竞争的时候是冤家对头,在吃吃喝喝的时候还是像好朋友一样。

葛鲁米奥

比昂台罗

妙极妙极!咱们大家走吧。

霍坦西奥

这建议果然很好,就这样决定吧。彼特鲁乔,让我来给你洗尘,款待款待你。(同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驯悍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外国文学 驯悍记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幕

42.86%
目录
共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