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幕

第二幕

第一场帕度亚。巴普提斯塔家中一室

凯瑟丽娜及比恩卡上。

比恩卡

好姊姊,我是你的亲妹妹,不要把我当作婢子奴才一样看待。你要是不喜欢我身上穿戴的东西,那么请你松开我手上的捆缚,我会自己把它们拿下来的;只要你吩咐我,我把裙子脱下来都可以;你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因为你是姊姊,我是应该服从你的。

凯瑟丽娜

那么我要问你,在那些向你求婚的男人中间,你最爱哪一个?你可不许说谎。

比恩卡

相信我,姊姊,在一切男子中间,我到现在还没有遇到一个特别中我心意的人。

凯瑟丽娜

丫头,你说谎!是不是霍坦西奥?

比恩卡

姊姊,你要是喜欢他,我可以发誓我一定竭力帮助你得到他。

凯瑟丽娜

噢,那么你大概希望嫁到一个比霍坦西奥更有钱的人;你要葛莱米奥把你终生供养吗?

比恩卡

你是为了他才这样恨我吗?不,你是说着玩的;我现在知道了,你刚才的话原来都是说着玩的。凯德好姊姊,请你松开我的手吧。

凯瑟丽娜

你说我说着玩,我就打着你玩。(打比恩卡。)

巴普提斯塔上。

巴普提斯塔

怎么,怎么,这丫头!又在撒泼吗?比恩卡,你站开些。可怜的孩子!你看,她给你欺侮得哭起来了。你去做你的针线活儿吧,别理她。你这恶鬼一样的贱人!她从来不曾惹过你,你怎么又欺侮她了?她什么时候顶撞过你一句?

凯瑟丽娜

她嘴里一声不响,心里却瞧不起我;我气不过,非叫她知道些厉害不可。(追比恩卡。)

巴普提斯塔

怎么,当着我的面你也敢这样放肆吗?比恩卡,你快进去。(比恩卡下。)

凯瑟丽娜

啊!你不让我打她吗?好,我知道了,她是你的宝贝,她一定要嫁个好丈夫;我就只好在她结婚的那一天光着脚跳舞,因为你偏爱她的缘故,我一辈子也嫁不出去,死了在地狱里也只能陪猴子玩。不要跟我说话,我要去找个地方坐下来痛哭一场。你看着吧,我总有一天要报仇的。(下。)

巴普提斯塔

世上还有比我更倒霉的父亲吗?可是谁来了?

葛莱米奥率路森修作寒士装束、彼特鲁乔率霍坦西奥化装乐师、特拉尼奥率比昂台罗携七弦琴及书籍各上。

葛莱米奥

早安,巴普提斯塔先生!

巴普提斯塔

早安,葛莱米奥先生!各位先生,你们都好?

彼特鲁乔

您好,老先生。请问,您不是有一位美貌贤德的令嫒名叫凯瑟丽娜吗?

巴普提斯塔

先生,我有一个小女名叫凯瑟丽娜。

葛莱米奥

你说话太莽撞了,要慢慢地说到题目上去。

彼特鲁乔

葛莱米奥先生,请你不用管我。巴普提斯塔先生,我是从维洛那来的一个绅士,因为久闻令嫒美貌多才,端庄贤淑,品格出众,举止温柔,所以不揣冒昧,到府上来做一个不速之客,瞻仰瞻仰这位心仪已久的绝世佳人。为了表示我的寸心起见,我特地介绍这位朋友给您,(介绍霍坦西奥)他熟谙音律,精通数理,可以担任令嫒的教师,我知道她对于这两门功课一定研究有素。您要是不嫌弃我,就请把他收留下来;他的名字叫里西奥,是曼多亚人。

巴普提斯塔

你们两位我都一样欢迎。可是说起小女凯瑟丽娜,我实在非常抱歉,她是仰攀不上您这样的一位人物的。

彼特鲁乔

看来您是疼惜令嫒,不愿把她遣嫁,否则就是您对我这个人不大满意。

巴普提斯塔

哪里的话,我说的是实在情形。请问贵乡何处,尊姓大名?

彼特鲁乔

贱名是彼特鲁乔,安东尼奥是我的先父,他在意大利是很有一点名望的。

巴普提斯塔

我跟他是很熟的,您原来就是他的贤郎,欢迎欢迎!

葛莱米奥

彼特鲁乔,不要尽管一个人说话,让我们也说几句吧;退后一步,你真太自鸣得意啦。

彼特鲁乔

啊,对不起,葛莱米奥先生,我也巴不得把事情早点讲妥呢。

葛莱米奥

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可是以后你要是后悔今天不该来此求婚,可不要抱怨别人。巴普提斯塔先生,我相信您一定很乐意接受他这份礼物;我因为平常多蒙您另眼相看,十分厚待,所以也要同样地为您效劳,现在特地把这位青年学士介绍给您。(介绍路森修)他曾经在里姆留学多年,对于希腊文、拉丁文以及其他各国语言,都非常精通,不下于那位先生对音乐和数学的造诣。他的名字叫堪比奥,请您准许他在您这儿服务吧。

巴普提斯塔

我非常感谢您的好意,葛莱米奥先生;堪比奥,我很欢迎你。(向特拉尼奥)可是这位先生好像是从外省来的,恕我冒昧,请问尊驾来此有何贵干?

特拉尼奥

巴普提斯塔先生,我才要请您多多原谅呢,因为我初到贵地,居然敢大胆前来,向您美貌贤德的令嫒比恩卡小姐求婚,实在是冒昧万分。我也知道您的意思是要先给您那位大令嫒许配了婚姻,然后再谈其他,所以我现在唯一的请求,是希望您在知道我的家世以后,能够给我一个和其他各位求婚者同等的机会。这一件不值钱的乐器,和这一包希腊文和拉丁文的书籍,是奉献给两位女公子的一点小小礼物,您要是不嫌菲薄,受纳下来,那就是我莫大的荣幸了。

巴普提斯塔

台甫是路森修,请问府上在什么地方?

特拉尼奥

敝乡是比萨,文森修就是家严。

巴普提斯塔

啊,他是比萨地方数一数二的人物,我闻名已久,您就是他的令郎,欢迎欢迎!(向霍坦西奥)你把这琴拿了,(向路森修)你把这几本书拿了,我就叫人领你们去见你们的学生。喂,来人!

一仆人上。

巴普提斯塔

你把这两位先生领去见大小姐二小姐,对她们说这两位就是来教她们的先生,叫她们千万不可怠慢。(仆人领霍坦西奥、路森修下)诸位,我们现在先到花园里散一会儿步,然后吃饭。你们都是难得的佳宾,请你们相信我是诚心欢迎你们的。

彼特鲁乔

巴普提斯塔先生,我事情很忙,不能每天到府上来求婚。您知道我父亲的为人,您也可以根据我父亲的为人,推测到我这个人是不是靠得住!他去世以后,全部田地产业都已归我承继下来,我自己亲手也挣下了一些家产。现在我要请您告诉我,要是我得到了令嫒的垂青,您愿意拨给她怎样一份嫁奁?

巴普提斯塔

我死了以后,我的田地的一半都给她,另外再给她二万个克朗。

彼特鲁乔

很好,您既然答应了我这样一份嫁奁,我也可以向她保证要是我比她先死,我的一切田地产业都归她所有。我们现在就把契约订好,双方各执一份为凭吧。

巴普提斯塔

好的,可是最要紧的,还是先去把她的爱求到了再说。

彼特鲁乔

啊,那算得了什么难事!告诉您吧,老伯,她固然脾气高傲,我也是天性刚强;两股烈火遇在一起,就把怒气在燃料上销磨净尽了。一星星的火花,虽然会被微风吹成烈焰,可是一阵拔山倒海的飓风,却可以把大火吹熄;我对她就是这样,她见了我一定会屈服的,因为我是个性格暴躁的人,我不会像小孩子一样谈情说爱。

巴普提斯塔

那么很好,愿你马到成功!可是你要准备着听几句刺耳的话呢。

彼特鲁乔

那我也有恃无恐,尽管狂风吹个不停,山岳是始终屹立不动的。

霍坦西奥头破血流上。

巴普提斯塔

怎么,我的朋友!你怎么这样面无人色?

霍坦西奥

我是吓成这个样子的。

巴普提斯塔

怎么,我的女儿是不是一个可造之才?

霍坦西奥

我看令嫒很可以当兵打仗去;只有铁链可以锁住她,我这琴儿是经不起她一敲的。

巴普提斯塔

难道她不能学会用琴吗?

霍坦西奥

不然,她用琴打人的手段十分高明。我不过告诉她她把音柱弄错了,按着她的手教她怎样弹奏,她就冒起火来,喊道:“你管这些玩意儿叫琴柱吗?好,我就筑你几下。”说着就砰的给我迎头一下子,琴给她敲通了,我的头颈也给琴套住了;我像一个戴枷的犯人一样站着发怔,一面她还骂我弹琴的无赖,沿街卖唱的叫化子,以及诸如此类的难听的话,好像她是有意要寻我的晦气。

彼特鲁乔

嗳呀,好一个勇敢的姑娘!我现在更加十倍地爱她了。啊,我真想跟她谈谈天!

巴普提斯塔

(向霍坦西奥)好,你跟我去,请不要懊恼;你可以去教我的小女儿,她很愿意虚心学习,很懂得好歹。彼特鲁乔先生,您愿意陪我们一块儿走走呢,还是让我叫我的女儿凯德出来见您?

彼特鲁乔

有劳您去叫她出来吧,我就在这儿等着她。(巴普提斯塔、葛莱米奥、特拉尼奥、霍坦西奥等同下)等她来了,我要提起精神来向她求婚:要是她开口骂人,我就对她说她唱的歌儿像夜莺一样曼妙;要是她向我皱眉头,我就说她看上去像浴着朝露的玫瑰一样清丽;要是她默不作声,我就恭维她的能言善辩;要是她叫我滚蛋,我就向她道谢,好像她留我多住一个星期一样;要是她不愿意嫁给我,我就向她请问吉期。她已经来啦,彼特鲁乔,现在要看看你的本领了。

凯瑟丽娜上。

彼特鲁乔

早安,凯德,我听说这是你的小名。

凯瑟丽娜

算你生着耳朵会听,可是我这名字是会刺痛你的耳朵的。人家提起我的时候,都叫我凯瑟丽娜。

彼特鲁乔

你骗我,你的名字就叫凯德,你是可爱的凯德,人家有时也叫你泼妇凯德;可是你是世上最美最美的凯德,凯德大厦的凯德,我最娇美的凯德,因为娇美的东西都该叫凯德。所以,凯德,我的心上的凯德,请你听我诉说:我因为到处听见人家称赞你的温柔贤德,传扬你的美貌娇姿,虽然他们嘴里说的话,还抵不过你实在的好处的一半,可是我的心却给他们打动了,所以特地前来向你求婚,请你答应嫁给我做妻子。

凯瑟丽娜

打动了你的心!哼!叫那打动你到这儿来的那家伙再打动你回去吧,我早知道你是个给人搬来搬去的东西。

彼特鲁乔

什么东西是给人搬来搬去的?

凯瑟丽娜

就像一张凳子一样。

彼特鲁乔

对了,来,坐在我的身上吧。

凯瑟丽娜

驴子是给人骑坐的,你也就是一头驴子。

彼特鲁乔

女人也是一样,你就是一个女人。

凯瑟丽娜

要想骑我,像尊驾那副模样可不行。

彼特鲁乔

好凯德,我不会叫你承担过多的重量,因为我知道你年纪轻轻——

凯瑟丽娜

要说轻,像你这样的家伙的确抓不住;要说重,我的分量也够瞧的。

彼特鲁乔

够瞧的!够——刁的。

凯瑟丽娜

叫你说着了,你就是个大笨雕。

彼特鲁乔

啊,我的小鸽子,让大雕捉住你好不好?

凯瑟丽娜

你拿我当驯良的鸽子吗?鸽子也会叼虫子哩。

彼特鲁乔

你火性这么大,就像一只黄蜂。

凯瑟丽娜

我倘然是黄蜂,那么留心我的刺吧。

彼特鲁乔

我就把你的刺拔下。

凯瑟丽娜

你知道它的刺在什么地方吗?

彼特鲁乔

谁不知道黄蜂的刺是在什么地方?在尾巴上。

凯瑟丽娜

在舌头上。

彼特鲁乔

在谁的舌头上?

凯瑟丽娜

你的,因为你话里带刺。好吧,再会。

彼特鲁乔

怎么,把我的舌头带在你尾巴上吗?别走,好凯德,我是个冠冕堂皇的绅士。

凯瑟丽娜

我倒要试试看。(打彼特鲁乔。)

彼特鲁乔

你再打我,我也要打你了。

凯瑟丽娜

绅士只动口,不动手。你要打我,你就算不了绅士,算不了绅士也就别冠冕堂皇了。

彼特鲁乔

你也懂得绅士的冠冕和章服吗,凯德?欣赏欣赏我吧!

凯瑟丽娜

你的冠冕是什么?鸡冠子?

彼特鲁乔

要是凯德肯作我的母鸡,我也宁愿作老实的公鸡。

凯瑟丽娜

我不要你这个公鸡;你叫得太像鹌鹑了。

彼特鲁乔

好了好了,凯德,请不要这样横眉怒目的。

凯瑟丽娜

我看见了丑东西,总是这样的。

彼特鲁乔

这里没有丑东西,你应当和颜悦色才是。

凯瑟丽娜

谁说没有?

彼特鲁乔

请你指给我看。

凯瑟丽娜

我要是有镜子,就可以指给你看。

彼特鲁乔

啊,你是说我的脸吗?

凯瑟丽娜

年轻轻的,识见倒很老成。

彼特鲁乔

凭圣乔治起誓,你会发现我是个年轻力壮的汉子。

凯瑟丽娜

哪里?你一脸皱纹。

彼特鲁乔

那是思虑过多的缘故。

凯瑟丽娜

你就思虑去吧。

彼特鲁乔

请听我说,凯德;你想这样走了可不行。

凯瑟丽娜

倘然我留在这儿,我会叫你讨一场大大的没趣的,还是放我走吧。

彼特鲁乔

不,一点也不,我觉得你是无比的温柔。人家说你很暴躁,很骄傲,性情十分乖僻,现在我才知道别人的话完全是假的,因为你是潇洒娇憨,和蔼谦恭,说起话来腼腼腆腆的,就像春天的花朵一样可爱。你不会颦眉蹙额,也不会斜着眼睛看人,更不会像那些性情嚣张的女人们一样咬着嘴唇;你不喜欢在谈话中间和别人顶撞,你款待求婚的男子,都是那么温和柔婉。为什么人家要说凯德走起路来有些跷呢?这些爱造谣言的家伙!凯德是像榛树的枝儿一样娉婷纤直的。啊,让我瞧瞧你走路的姿势吧,你那轻盈的步伐是多么醉人!

凯瑟丽娜

傻子,少说些疯话吧!去对你家里的下人们发号施令去。

彼特鲁乔

在树林里漫步的狄安娜女神,能够比得上在这间屋子里姗姗徐步的凯德吗?啊,让你做狄安娜女神,让她做凯德吧,你应当分给她几分贞洁,她应当分给你几分风流!

凯瑟丽娜

你这些好听的话是向谁学来的?

彼特鲁乔

我这些话都是不假思索,随口而出。

凯瑟丽娜

准是你妈妈口里的;你不过是个愚蠢学舌的儿子。

彼特鲁乔

我的话难道不是火热的吗?

凯瑟丽娜

勉强还算暖和。

彼特鲁乔

是啊,可爱的凯瑟丽娜,我正打算到你的床上去暖和暖和呢。闲话少说,让我老实告诉你,你的父亲已经答应把你嫁给我做妻子,你的嫁奁也已经议定了,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我一定要和你结婚。凯德,我们两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双佳偶,我真喜欢你,你是这样的美丽,你除了我之外,不能嫁给别人,因为我是天生下来要把你降伏的,我要把你从一个野性的凯德变成一个柔顺听话的贤妻良母。你的父亲来了,你不能不答应,我已经下了决心,一定要娶凯瑟丽娜做妻子。

巴普提斯塔、葛莱米奥及特拉尼奥重上。

巴普提斯塔

彼特鲁乔先生,您跟我的女儿谈得怎么样啦?

彼特鲁乔

难道还会不圆满吗?我知道我一定不会失败。

巴普提斯塔

啊,怎么,凯瑟丽娜我的女儿!你怎么不大高兴?

凯瑟丽娜

你还叫我女儿吗?你真是一个好父亲,要我嫁给一个疯疯癫癫的汉子,一个轻薄的恶少,一个胡说八道的家伙,他以为凭着几句疯话,就可以把事情硬干成功。

彼特鲁乔

老伯,事情是这样的:人家所讲的关于她的种种的话,都是错的,就是您自己也有些不大知道令嫒的为人;她那些泼辣的样子,都是故意装出来的,其实她一点不倔强,却像鸽子一样地柔和,她一点不暴躁,却像黎明一样地安静,她的忍耐、她的贞洁,可以和古代的贤媛媲美;总而言之,我们彼此的意见十分融洽,我们已经决定在星期日举行婚礼了。

凯瑟丽娜

我要看你在星期日上吊!

葛莱米奥

彼特鲁乔,你听,她说她要看你在星期日上吊。

特拉尼奥

这就是你所夸耀的成功吗?看来我们的希望也都完了!

彼特鲁乔

两位不用着急,我自己选中了她,只要她满意,我也满意,不就行了吗?我们两人刚才已经约好,当着人的时候,她还是装做很泼辣的样子。我告诉你们吧,她那么爱我,简直不能叫人相信;啊,最多情的凯德!她挽住我的头颈,把我吻了又吻,一遍遍地发着盟誓,我在一霎眼间,就完全被她征服了。啊,你们都是不曾经历过恋爱妙谛的人,你们不知道男人女人私下在一起的时候,一个最不中用的懦夫也会使世间最凶悍的女人驯如绵羊。凯德,让我吻一吻你的手。我就要到威尼斯去购办结婚礼服去了。岳父,您可以预备酒席,宴请宾客了。我可以断定凯瑟丽娜在那天一定打扮得非常美丽。

巴普提斯塔

我不知道应当怎么说,可是把你们两人的手给我,彼特鲁乔,愿上帝赐您快乐!这门亲事算是定妥了。

葛莱米奥

特拉尼奥

阿门!我们愿意在场作证。

彼特鲁乔

岳父,贤妻,各位,再见了。我要到威尼斯去,星期日就在眼前了。我们要有很多的戒指,很多的东西,很好的陈设。凯德,吻我吧,我们星期日就要结婚了。(彼特鲁乔、凯瑟丽娜各下。)

葛莱米奥

有这样速成的婚姻吗?

巴普提斯塔

老实对两位说吧,我现在就像一个商人,因为货物急于出手,这注买卖究竟做得做不得,也在所不顾了。

特拉尼奥

这是一笔使你摇头的滞货,现在有人买了去,也许有利可得,也许人财两空。

巴普提斯塔

我也不希望什么好处,但愿他们婚后平安无事就是了。

葛莱米奥

他娶了这样一位夫人去,一定会家宅安宁的。可是巴普提斯塔先生,现在要谈到您的第二位令嫒了,我们好容易才盼到这一天。你我是邻居素识,而且我是第一个来求婚的人。

特拉尼奥

可是我对于比恩卡的爱,是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也不是您所能想像得到的。

葛莱米奥

你是个后生小子,哪里会像我一样真心爱人。

特拉尼奥

瞧你胡须都斑白了,你的爱情是冰冻的。

葛莱米奥

你的爱情会把人烧坏。无知的小儿,退后去,你不懂得应该让长者居先的规矩吗?

特拉尼奥

可是在娘儿们的眼睛里,年轻人是格外讨人喜欢的。

巴普提斯塔

两位不必争执,让我给你们公平调处;我们必须根据实际的条件判定谁是锦标的得主。你们两人中谁能够答应给我的女儿更重的聘礼,谁就可以得到我的比恩卡的爱。葛莱米奥先生,您能够给她什么保证?

葛莱米奥

第一,您知道我在城里有一所房子,陈设着许多金银器皿,金盆玉壶给她洗纤纤的嫩手,室内的帷幕都用古代的锦绣制成,象牙的箱子里满藏着金币,杉木的橱里堆垒着锦毡绣帐、绸缎绫罗、美衣华服、珍珠镶嵌的绒垫、金线织成的流苏以及铜锡用具,一切应用的东西。在我的田庄里,我还有一百头乳牛,一百二十头公牛,此外的一切可以依此类推。我必须承认我自己已经上了几岁年纪,要是我明天死了,这一切都是她的,只要当我活着的时候,她愿意做我一个人的妻子。

特拉尼奥

这“一个人”三个字加得很妙!巴普提斯塔先生,请您听我说:我父亲只有我一个儿子,我是他唯一的后嗣,令嫒倘然嫁给了我,我可以把我在比萨城内三四所像这位葛莱米奥老先生所有的一样好的房子归在她的名下,此外还有田地上每年二千块金圆的收入,都给她作为我死后的她的终身的产业。葛莱米奥先生,您听了我的话很不舒服吗?

葛莱米奥

田地上每年二千块金圆的收入!我的田地都加起来也不值那么多,可是我除了把我所有的田地给她之外,还可以给她一艘大商船,现在它就在马赛的码头边停泊着。啊,你听我说起了一艘大商船,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吗?

特拉尼奥

葛莱米奥,你去打听打听,我的父亲有三艘大商船,还有两艘大划船,十二艘小划船,我可以把这些都划给她;你要是还有什么家私给她的话,我都可以加倍给她。

葛莱米奥

不,我的家私尽在于此,她可以得到我所有的一切。您要是认为满意的话,那么我和我的财产都是她的。

特拉尼奥

您已经有言在先,令嫒当然是属于我的。葛莱米奥已经给我压倒了。

巴普提斯塔

我必须承认您所答应的条件比他强,只要令尊能够亲自给她保证,她就可以嫁给您;否则恕我说句不客气的话,要是您比令尊先死,那么她的财产岂不是落了空?

特拉尼奥

那您可太多心了,他年纪已经老了,我还年轻得很哩。

葛莱米奥

难道年轻的人就不会死?

巴普提斯塔

好,两位先生,我已经这样决定了。你们知道下一个星期日是我的大女儿凯瑟丽娜的婚期;再下一个星期,就是比恩卡的婚期,您要是能够给她确实的保证,她就嫁给您,否则就嫁给葛莱米奥。多谢两位光临,现在我要失陪了。

葛莱米奥

再见,巴普提斯塔先生。(巴普提斯塔下)我可不把你放在心上,你这败家的浪子!你父亲除非是一个傻子,才肯把全部财产让你来挥霍,活到这一把年纪来受你的摆布。哼!一头意大利的老狐狸是不合这样慷慨的,我的孩子!(下。)

特拉尼奥

这该死的坏老头子!可是我刚才吹了那么大的牛,无非是想要成全我主人的好事,现在我这个冒牌的路森修,却必须去找一个冒牌的文森修来认做父亲。笑话年年有,今年分外多,人家都是先有父亲后有儿子,这回的婚事却是先有儿子后有父亲。(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驯悍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外国文学 驯悍记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幕

57.14%
目录
共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