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幕

第三幕

第一场帕度亚。巴普提斯塔家中一室

路森修、霍坦西奥及比恩卡上。

路森修

喂,弹琴的,你也太猴急了;难道你忘记了她的姊姊凯瑟丽娜是怎样欢迎你的吗?

霍坦西奥

谁要你这酸学究多嘴!音乐是使宇宙和谐的守护神,所以还是让我先去教她音乐吧;等我教完了一点钟,你也可以给她讲一点钟的书。

路森修

荒唐的驴子,你因为没有学问,所以不知道音乐的用处!它不是在一个人读书或是工作疲倦了以后,可以舒散舒散他的精神吗?所以你应当让我先去跟她讲解哲学,等我讲完了,你再奏你的音乐好了。

霍坦西奥

嘿,我可不能受你的气!

比恩卡

两位先生,先教音乐还是先念书,那要看我自己的高兴,你们这样争先恐后,未免太不成话了。我不是在学校里给先生打手心的小学生,我念书没有规定的钟点,自己喜欢学什么便学什么,你们何必这样子呢?大家不要吵,请坐下来;您把乐器预备好,您一面调整弦音,他一面给我讲书;等您调好了音,他的书也一定讲完了。

霍坦西奥

好,等我把音调好以后,您可不要听他讲书了。(退坐一旁。)

路森修

你去调你的乐器吧,我看你永远是个不入调的。

比恩卡

我们上次讲到什么地方?

路森修

这儿,小姐:HacibatSimois;hicestSigeiatellus;HicsteteratPriamiregiacelsasenis.④

比恩卡

请您解释给我听。

路森修

Hacibat,我已经对你说过了,Simois,我是路森修,hicest,比萨地方文森修的儿子,Sigeiatellus,因为希望得到你的爱,所以化装来此;Hicsteterat,冒充路森修来求婚的,priami,是我的仆人特拉尼奥,regia,他假份成我的样子,celsasenis,是为了哄骗那个老头子。

霍坦西奥

(回原处)小姐,我的乐器已经调好了。

比恩卡

您弹给我听吧。(霍坦西奥弹琴)哎呀,那高音部分怎么这样难听!

路森修

朋友,你吐一口唾沫在那琴眼里,再给我去重新调一下吧。

比恩卡

现在让我来解释解释看:HacibatSimois,我不认识你;hicestSigeiatellus,我不相信你;HicsteteratPriami,当心被他听见;regia,不要太自信;celsasenis,不必灰心。

霍坦西奥

小姐,现在调好了。

路森修

只除了下面那个音。

霍坦西奥

说得很对;因为有个下流的混蛋在捣乱。我们的学究先生倒是满神气活现的!(旁白)这家伙一定在向我的爱人调情,我倒要格外注意他才好。

比恩卡

慢慢地我也许会相信你,可是现在我却不敢相信你。

路森修

请你不必疑心,埃阿西得斯就是埃阿斯,他是照他的祖父取名的。

比恩卡

你是我的先生,我必须相信你,否则我还要跟你辩论下去呢。里西奥,现在要轮到你啦。两位好先生,我跟你们随便说着玩的话,请不要见怪。

霍坦西奥

(向路森修)你可以到外面去走走,不要打搅我们,就这门音乐课用不着三部合奏。

路森修

你还有这样的讲究吗?(旁白)好,我就等着,我要留心观察他的行动,因为我相信我们这位大音乐家有点儿色迷迷起来了。

霍坦西奥

小姐,在您没有接触这乐器、开始学习手法以前,我必须先从基本方面教起,简简单单地把全部音阶向您讲述一个大概,您会知道我这教法要比人家的教法更有趣更简捷。我已经把它们写在这里。

比恩卡

音阶我早已学过了。

霍坦西奥

可是我还要请您读一读霍坦西奥的音阶。

比恩卡

(读)

G是“度”,你是一切和谐的基础,

A是“累”,霍坦西奥对你十分爱慕;

B是“迷”,比恩卡,他要娶你为妻,

C是“发”,他拿整个心儿爱着你;

D是“索’,也是“累”,一个调门两个音,

E是“拉”,也是“迷”,可怜我一片痴心。

这算是什么音阶?哼,我可不喜欢那个。还是老法子好,这种希奇古怪的玩意儿我不懂。

一仆人上。

仆人

小姐,老爷请您不要读书了,叫您去帮助他们把大小姐的房间装饰装饰,因为明天就是大喜的日子了。

比恩卡

两位先生,我现在要少陪了。(比恩卡及仆人下。)

路森修

她已经去了,我还待在这儿干么?(下。)

霍坦西奥

可是我却要仔细调查这个穷酸,我看他好像在害着相思。比恩卡,比恩卡,你要是甘心降尊纡贵,垂青到这样一个呆鸟身上,那么谁爱要你,谁就要你吧;如果你这样水性杨花,霍坦西奥也要和你一刀两断,另觅新欢了。(下。)

第二场同前。巴普提斯塔家门前

巴普提斯塔、葛莱米奥、特拉尼奥、凯瑟丽娜、比恩卡、路森修及从仆等上。

巴普提斯塔

(向特拉尼奥)路森修先生,今天是定好彼特鲁乔和凯瑟丽娜结婚的日子,可是我那位贤婿到现在还没有消息。这成什么话呢?牧师等着为新夫妇证婚,新郎却不知去向,这不是笑话吗!路森修,您说这不是一桩丢脸的事吗?

凯瑟丽娜

谁也不丢脸,就是我一个人丢脸。你们不管我愿意不愿意,硬要我嫁给一个疯头疯脑的家伙,他求婚的时候那么性急,一到结婚的时候,却又这样慢腾腾了。我对你们说吧,他是一个疯子,他故意装出这一副穷形极相来开人家的玩笑;他为了要人家称赞他是一个爱寻开心的角色,会去向一千个女人求婚,和她们约定婚期,请好宾朋,宣布订婚,可是却永远不和她们结婚。人家现在将要指点着苦命的凯瑟丽娜说,“瞧!这是那个疯汉彼特鲁乔的妻子,要是他愿意来和她结婚。”

特拉尼奥

不要懊恼,好凯瑟丽娜;巴普提斯塔先生,您也不要生气。我可以保证彼特鲁乔没有恶意,他今天失约,一定有什么原故。他虽然有些莽撞,可是我知道他是个很有见识的人;虽然爱开玩笑,然而人倒是很诚实的。

凯瑟丽娜

算我倒霉碰到了他!(哭泣下,比恩卡及余众随下。)

巴普提斯塔

去吧,孩子,我现在可不怪你伤心;受到这样的欺侮,就是圣人也会发怒,何况是你这样一个脾气暴躁的泼妇。

比昂台罗上。

比昂台罗

少爷,少爷!新闻!旧新闻!您从来没有听见过这样奇怪的新闻!

巴普提斯塔

什么,新闻,又是旧新闻?这是怎么回事?

比昂台罗

彼特鲁乔来了,这不是新闻吗?

巴普提斯塔

他已经来了吗?

比昂台罗

没有。

巴普提斯塔

这话怎么讲?

比昂台罗

他就要来了。

巴普提斯塔

他什么时候可以到这里?

比昂台罗

等他站在这地方和你们见面的时候。

特拉尼奥

可是你说你有什么旧新闻?

比昂台罗

彼特鲁乔就要来了;他戴着一顶新帽子,穿着一件旧马甲,他那条破旧的裤子脚管高高卷起;一双靴子千疮百孔,可以用来插蜡烛,一只用扣子扣住,一只用带子缚牢;他还佩着一柄武器库里拿出来的锈剑,柄也断了,鞘子也坏了,剑锋也钝了;他骑的那匹马儿,鞍鞯已经蛀破,镫子不知像个什么东西;那马儿鼻孔里流着涎,上腭发着炎肿,浑身都是疮疖,腿上也肿,脚上也肿,再加害上黄疸病、耳下腺炎、脑脊髓炎、寄生虫病,弄得脊梁歪转,肩膀脱骱;它的前腿是向内弯曲的,嘴里衔着只有半面拉紧的马衔,头上套着羊皮做成的勒,因为防那马儿颠踬,不知拉断了多少次,断了再把它结拢,现在已经打了无数结子,那肚带曾经补缀过六次,还有一副天鹅绒的女人用的马-,上面用小钉嵌着她名字的两个字母,好几块地方是用粗麻线补缀过的。

巴普提斯塔

谁跟他一起来的?

比昂台罗

啊,老爷!他带着一个跟班,装束得就跟那匹马差不多,一只脚上穿着麻线袜,一只脚上穿着罗纱的连靴袜,用红蓝两色的布条做着袜带,破帽子上插着一卷烂纸充当羽毛,那样子就像一个妖怪,哪里像个规规矩矩的仆人或者绅士的跟班!

特拉尼奥

他大概一时高兴,所以打扮成这个样子;他平常出来的时候,往往装束得很俭朴。

巴普提斯塔

不管他怎么来法,既然来了,我也就放了心了。

比昂台罗

老爷,他可不会来。

巴普提斯塔

你刚才不是说他来了吗?

比昂台罗

谁来了?彼特鲁乔吗?

巴普提斯塔

是啊,你说彼特鲁乔来了。

比昂台罗

没有,老爷。我说他的马来了,他骑在马背上。

巴普提斯塔

那还不是一样吗?

比昂台罗

圣杰美为我作主!

我敢跟你打个赌,

一匹马,一个人,

比一个,多几分,

比两个,又不足。

彼特鲁乔及葛鲁米奥上。

彼特鲁乔

喂,这一班公子哥儿呢?谁在家里?

巴普提斯塔

您来了吗?欢迎欢迎!

彼特鲁乔

我来得很莽撞。

巴普提斯塔

你倒是不吞吞吐吐。

特拉尼奥

可是我希望你能打扮得更体面一些。

彼特鲁乔

打扮有什么要紧?反正我得尽快赶来。但是凯德呢?我的可爱的新娘呢?老丈人,您好?各位先生,你们怎么都皱着眉头?为什么大家出神呆看,好像瞧见了什么奇迹,什么彗星,什么希奇古怪的东西一样?

巴普提斯塔

您知道今天是您举行婚礼的日子,我们刚才很觉得扫兴,因为担心您也许不会来了;现在您来了,却这样一点没有预备,更使我们扫兴万分。快把这身衣服换一换,它太不合您的身分,而且在这样郑重的婚礼中间,也会让人瞧着笑话的。

特拉尼奥

请你告诉我们什么要紧的事情绊住了你,害你的尊夫人等得这样久?难道你这样忙,来不及换一身像样一些的衣服吗?

彼特鲁乔

说来话长,你们一定不愿意听;总而言之,我现在已经守约前来,就是有些不周之处,也是没有办法;等我有了空,再向你们解释,一定使你们满意就是了。可是凯德在哪里?我应该快去找她,时间不早了,该到教堂里去了。

特拉尼奥

你穿得这样不成体统,怎么好见你的新娘?快到我的房间里去,把我的衣服拣一件穿上吧。

彼特鲁乔

谁要穿你的衣服?我就这样见她又有何妨?

巴普提斯塔

可是我希望您不是打算就这样和她结婚吧。

彼特鲁乔

当然,就是这样;别罗哩罗嗦了。她嫁给我,又不是嫁给我的衣服;假使我把这身破烂的装束换掉,就能够补偿我为她所花的心血,那么对凯德和我说来都是莫大的好事。可是我这样跟你们说些废话,真是个傻子,我现在应该向我的新娘请安去,还要和她亲一个正名定分的嘴哩。(彼特鲁乔、葛鲁米奥、比昂台罗同下。)

特拉尼奥

他打扮得这样疯疯癫癫,一定另有用意。我们还是劝他穿得整齐一点,再到教堂里去吧。

巴普提斯塔

我要跟去,看这事到底怎样了局。(巴普提斯塔、葛莱米奥及从仆等下。)

特拉尼奥

少爷,我们不但要得到她的欢心,还必须得到她父亲的好感,所以我也早就对您说过,我要去找一个人来扮做比萨的文森修,不管他是什么人,我们都可以利用他达到我们的目的。我已经夸下海口,说是我可以给比恩卡多重的一份聘礼,现在再找了个冒牌的父亲来,叫他许下更大的数目,这样您就可以如愿以偿,坐享其成,得到一位如花似玉的夫人了。

路森修

倘不是那个教音乐的家伙一眼不放松地监视着比恩卡的行动,我倒希望和她秘密举行婚礼,等到木已成舟,别人就是不愿意也无可如何了。

特拉尼奥

那我们可以慢慢地等机会。我们要把那个花白胡子的葛莱米奥、那个精明的父亲米诺拉、那个可笑的音乐家、自作多情的里西奥,全都哄骗过去,让我的路森修少爷得到最后胜利。

葛莱米奥重上。

特拉尼奥

葛莱米奥先生,您是从教堂里来的吗?

葛莱米奥

正像孩子们放学归来一样,我走出了教堂的门,也觉得如释重负。

特拉尼奥

新娘新郎都回来了吗?

葛莱米奥

你说他是个新郎吗?他是个卖破烂的货郎,口出不逊的郎中,那姑娘早晚会明白的。

特拉尼奥

难道他比她更凶?哪有这样的事?

葛莱米奥

哼,他是个魔鬼,是个魔鬼,简直是个魔鬼!

特拉尼奥

她才是个魔鬼母夜叉呢。

葛莱米奥

嘿!她比起他来,简直是头羔羊,是只鸽子,是个傻瓜呢。我告诉你,路森修先生,当那牧师正要问他愿不愿意娶凯瑟丽娜为妻的时候,他就说,“是啊,他妈的!”他还高声赌咒,把那牧师吓得连手里的《圣经》都掉下来了;牧师正要弯下身子去把它拾起来,这个疯狂的新郎又一拳把他连人带书、连书带人地打在地上,嘴里还说,“谁要是高兴,让他去把他搀起来吧。”

特拉尼奥

牧师站起来以后,那女人怎么说呢?

葛莱米奥

她吓得浑身发抖,因为他顿足大骂,就像那牧师敲诈了他似的。可是后来仪式完毕了,他又叫人拿酒来,好像他是在一艘船上,在一场风波平静以后,和同船的人们开怀畅饮一样;他喝干了酒,把浸在酒里的面包丢到教堂司事的脸上,他的理由只是因为那司事的胡须稀疏干枯,好像要向他讨些东西吃似的。然后他就搂着新娘的头颈,亲她的嘴,那咂嘴的声音响得那样厉害,弄得四壁都发出了回声。我看见这个样子,倒觉得非常不好意思,所以就出来了。闹得乱哄哄的这一班人,大概也要来了。这种疯狂的婚礼真是难得看见。听!听!那边不是乐声吗?(音乐。)

彼特鲁乔、凯瑟丽娜、比恩卡、巴普提斯塔、霍坦西奥、葛鲁米奥及扈从等重上。

彼特鲁乔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我谢谢你们的好意。我知道你们今天想要参加我的婚宴,已经为我备下了丰盛的酒席,可惜我因为事情很忙,不能久留,所以我想就此告别了。

巴普提斯塔

难道你今晚就要去吗?

彼特鲁乔

我必须在天色未暗以前赶回去。你们不要奇怪,要是你们知道我还有些什么事情必须办好,你们就要催我快去,不会留我了。我谢谢你们各位,你们已经看见我把自己奉献给这个最和顺、最可爱、最贤惠的妻子了。大家不要客气,陪我的岳父多喝几杯,我一定要走了,再见。

特拉尼奥

让我们请您吃过了饭再走吧。

彼特鲁乔

那不成。

葛莱米奥

请您赏我一个面子,吃了饭去。

彼特鲁乔

不能。

凯瑟丽娜

让我请求你多留一会儿。

彼特鲁乔

我很高兴。

凯瑟丽娜

你高兴留着吗?

彼特鲁乔

因为你留我,所以我很高兴;可是我不能留下来,你怎么请求我都没用。

凯瑟丽娜

你要是爱我,就不要去。

彼特鲁乔

葛鲁米奥,备马!

葛鲁米奥

大爷,马已经备好了;燕麦已经把马都吃光了。

凯瑟丽娜

好,那么随你的便吧,我今天可不去,明天也不去,要是一辈子不高兴去,我就一辈子不去。大门开着,没人拦住你,你的靴子还管事,就趿拉着走吧。可是我却要等自己高兴的时候再去;你刚一结婚就摆出这种威风来,将来我岂不要整天看你的脸色吗?

彼特鲁乔

啊,凯德!请你不要生气。

凯瑟丽娜

我生气你便怎样?爸爸,别理他,我说不去就不去。

葛莱米奥

你看,先生,已经热闹起来了。

凯瑟丽娜

诸位先生,大家请入席吧。我知道一个女人倘然一点不知道反抗,她会终生被人愚弄的。

彼特鲁乔

凯德,你叫他们入席,他们必须服从你的命令。大家听新娘的话,快去喝酒吧,痛痛快快地高兴一下,否则你们就给我上吊去。可是我那娇滴滴的凯德必须陪我一起去。哎哟,你们不要睁大了眼睛,不要顿足,不要发怒,我自己的东西难道自己作不得主?她是我的家私,我的财产;她是我的房屋,我的家具,我的田地,我的谷仓,我的马,我的牛,我的驴子,我的一切;她现在站在这地方,看谁敢碰她一碰。谁要是挡住我的去路,不管他是个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我都要对他不起。葛鲁米奥,拿出你的武器来,我们现在给一群强盗围住了,快去把你的主妇救出来,才是个好小子。别怕,好娘儿们,他们不会碰你的,凯德,就算他们是百万大军,我也会保护你的。(彼特鲁乔、凯瑟丽娜、葛鲁米奥同下。)

巴普提斯塔

让他们去吧,去了倒清静些。

葛莱米奥

倘不是他们这么快就去了,我笑也要笑死了。

特拉尼奥

这样疯狂的婚姻今天真是第一次看到。

路森修

小姐,您对于令姊有什么意见?

比恩卡

我说,她自己就是个疯子,现在配到一个疯汉了。

葛莱米奥

我看彼特鲁乔这回讨了个制伏他的人去了。

巴普提斯塔

各位高邻朋友,新娘新郎虽然缺席,桌上有的是美酒佳。路森修,您就坐在新郎的位子上,让比恩卡代替她的姊姊吧。

特拉尼奥

比恩卡现在就要学做新娘了吗?

巴普提斯塔

是的,路森修。来,各位,我们进去吧。(同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驯悍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外国文学 驯悍记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幕

71.43%
目录
共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