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麗絲女王

愛麗絲女王

「這真了不起,」愛麗絲說,「我從來沒有想到這麼快成為女王。我對你說,陛下,」

她常常喜歡責備自己,因而嚴肅地對自己說,「你這樣懶散地在草地上遊盪是不行的,女王

應該威嚴一點。」

於是,她站起來在周圍走了走。起初相當不自然,因為她怕王冠掉下來,幸而沒有人看

見,她略感到寬慰。當她再坐下來時,她說:「要是我是一個真正的女王,我要趁早好好地

干它一番。」

一切都發生得那麼奇怪,因此,當她發現紅后和白后一邊一個坐在她身帝時,一點兒也

不驚奇。她很想問她們是怎樣來的,但怕不禮貌。於是,她想,隨便聊聊總沒害處。「你願

意告訴我……」她膽怯地問紅后。

「只有別人跟你說話時,才可以說話!」這個王后立即打斷了她。

「但是,如果每個人都按這條規則去做,」愛麗絲準備進行一場小小的爭論了,「如果

你也只有在別人跟你說話進才說話,而別人也等你先說話,那麼誰也不會說話了,所

以……」

「多可笑!」紅后喊道,「怎麼,孩子,你不知道嗎……」接着,她皺了皺眉頭,想了

一會兒,突然轉換了話題:「你說『要是我真正是個女王』,這是什麼意思?你有什麼資格

自己這麼稱呼?你不可能成為女王的,除非你通過了適當的考核,你知道嗎?而且越早考核

越好。」

「我只是說『要是』。」可憐的愛麗絲爭辯著說。

兩個王后互相瞧了瞧,紅後有點發抖地說:「她只是說了「要是」。」

「她說的話多呢!遠遠比這多呢!」白后兩隻手提着哼著說。

「你知道,你是說了,」紅后對愛麗絲說,「要永遠說老實話……想了以後再說……說

過就寫下來。」

「我沒有這個意思……」愛麗絲剛說話,紅后立即不耐煩地打斷了她。

「這正是我討厭的!你是有意思的!你想想沒有意思的孩子有什麼用處呢?即使一個玩

笑也有它的意思,何況孩子比玩笑重要得多呢。我希望你不要抵賴了,你就是想用雙手來抵

賴也抵賴不了。」

「我從來不用手來辯解。」愛麗絲反駁著說。

「沒有人說你是這樣,」紅牙說,「我是說就是你想,也不行。」

「她心裏是這麼說的,」白后說,「她要抵賴,只是她不知道抵賴什麼。」

「一種卑鄙的缺德的品質,」紅后評論說,然後是一兩分鐘令人不安的沉靜。

紅后打破了沉靜對白后說:「今天下午我請你參加愛麗絲的晚宴。」

白后微笑說:「我也請你。」

「我根本不知道我要設一次宴會,」愛麗絲說,「如果要設的話,我想我是應該邀請客

人的。」

「我們給你機會做這件事,」紅后說,「但是我敢說你還沒有上過多少態度儀錶方面的

課。」

「態度儀錶是不在課程里教的,」愛麗絲說,「課程里教給你算術一類的東西。」

「你會做加法嗎?」白后問,「一加一加一加一加一加一加一加一加一加一,是多少?」

「我不知道,」愛麗絲說,「我沒有數。」

「她不會做加法,」紅后打斷了說,「你會做減法嗎?算一算八減九。」

「八減九,我不會。」愛麗絲很,決地回答,「然而……」

「她不會做減法,」白后說,「你會做除法嗎?一把刀除一隻長麵包,答案是什麼?」

「我認為……」愛麗絲剛說,紅后立即替她回答了,「當然是奶油蛋糕了。再做一道減

法吧。一隻狗減去一根肉骨頭,還余什麼?」

愛麗絲思考了一會兒說:「當然,骨頭不會餘下的,如果我把骨頭拿掉,那麼狗也不會

留下,它會跑來咬我。所以我也不會留下了。」

「那麼你是說沒有東西餘下了?」紅后問。

「我想這就是答案。」

「錯了,」紅后說,「和平常一樣,狗的脾氣會剩下。」

「我不明白,怎麼……」

「怎麼,你想一想,」紅后叫道,「狗的脾氣,留下了,是嗎?」

「或許是的。」愛麗絲小心地回答,

「如果狗跑掉了,它的脾氣不是留下了嗎?」那個王后得意地宣稱,

愛麗絲儘可能鄭重地說:「可以用不同的方式算,」但她又情不自禁地想:「我們談得

真無聊呀!」

「她什麼算術也不會。」兩個王后特別着重了「不會」兩個字,一起說道。

「你能做算術嗎?」愛麗絲突然轉向對白后說,因為她不情願讓別人如此挑剔。

白后喘著氣,閉着眼睛說:「我會做加法,如果給我時間……然而不管怎麼說,我不會

做減法,」

「你知道你的基礎嗎?」紅后問。

「當然知道。」愛麗絲答。

「我也知道,」白后低聲說,「我們經常一起說的,哦,告訴你一個秘密,我懂得文學

語言!這難道不是很了不起嗎?可是別泄氣,到時候你也會做到的。」

這時,紅后又說了:「你能回答有用的問題嗎?麵包是怎麼做的?」

愛麗絲急忙回答:「我知道,拿些面……」

「你在哪兒摘棉?在花園裏還是樹林里?」白后打斷了她的話問。

「面不是摘的,面是磨的。」愛麗絲糾正說。

「你說棉是畝的,那你搞了多少畝棉?」白后說,「你不能老漏許多事。」

紅后急忙打斷說:「搧搧她的頭吧!鼠她動了這麼多腦筋,要發燒了。」於是她們用成

把的樹葉給她搧風,直到愛麗絲請求停止。就這,已經把她的頭髮搧得蓬亂不堪了。

「她現在又清醒了,」紅后說罷又轉向愛麗絲說,「你懂得語言嗎?fiddle-dee-dee

在法語里是怎麼說的?」

「這不是英語。」愛麗絲認真地回答。

「誰說是英語了?」紅后說。

愛麗絲想出了個辦法,得意地宣稱:「如果你告訴我fiddle-dee-dee是什麼語言,我

就告訴你這詞的法語。」

但是,紅后卻生硬地站起來說:「王后們是從來不做交易的。」

愛麗絲說:「那麼我希望王后們永遠不要提問題。」

白后急忙插話了:「不要爭吵了!你知道閃電的原因嗎?」

愛麗絲覺得對這問題很有把握,於是脫口而出地說:「閃電的原因是由於打雷……啥!

不,不對了,」她趕快糾正,「我說了另一個意思。」

「要糾正是太晚了,」紅后說,「你一旦說了一句話,你得負責到底,並且要承擔后

果。」

白后又插話了,眼睛盯着地上,神經質地擺弄着手:「啊,我想起來了,上星期二我們

遇到了一場多麼大的雷雨呀!我是說在上星期二中的一天裏。」

愛麗絲給弄糊塗了,說;「在我們國家裏,同一個時間裏只有一個星期二呀!」

紅后說:「那是愚蠢的方法,我們現在在大多數情況下,同一時間都有兩個或三個的白

天和晚上。在冬天,我們有時甚至把五個晚上併到一起,這樣可以暖和些,你懂嗎?」

「那麼,五個晚上比一個晚上暖和嗎?」愛麗絲大膽地問。

「當然,五倍的暖和了。」

「但是,同樣的道理,也會五倍的寒冷了。」

「正是呀,」紅后喊了起來,「五倍的暖和,五倍的寒冷,正像我有五倍於你的財富,

五倍於你的聰明。」

愛麗絲嘆了口氣,不再說了,她想:「這些話正像沒有謎底的謎語一樣使人迷惑。」

白后又低聲說了,很像對自己說的:「矮胖子也懂得這些,他曾經到門口來過,手裏拿

了個螺絲錐……」

「他要幹什麼?」紅后問。

「他說要進來,」白後接着說,「找一頭河馬。然而,碰巧那天上午屋裏沒有河馬呀。」

「那麼,平時有河馬嗎?」愛麗絲驚奇地問。

「哦,只有在星期四,」白后答道。

「我知道他為什麼來了,」愛麗絲說,「他要懲罰那些魚,因為……」

這時,白后又接話了:「那天是有一場大雷雨,你簡直不能想像。」(紅后插話說:

「愛麗絲是永遠無法想像的。」)「弄得一部分屋頂坍了,於是那麼多的雷竄了進來,結成

一團在屋子裏轉,打翻了桌子和擺設,直到我被嚇得忘了我的名字。」

愛麗絲心想:「我從來也不會在緊張的時刻去想自己的名字的,那有什麼用處呢?」但

是她沒有說出來,怕得罪了這位愚蠢的王后。

「陛下一定得原諒她,」紅后對愛麗絲說,並拉起了白后的一隻手,溫和的撫弄著,

「她的心是好的,但不免說些傻話,這是通常的規律。」

白后膽怯地看看愛麗絲。愛麗絲想說些安慰話,可是,一時又想不出來說些什麼。

紅後繼續說:「她沒有受過良好的教養,但令人驚奇的是她有多好的脾氣呀!輕輕地拍

拍她的頭吧,你會看到她多麼高興。」愛麗絲不敢這樣做。

「一丁點仁慈行為可以對她產生奇迹。」

這時,白后深深地嘆了口氣,把頭靠在愛麗絲肩上、呻吟說:「我太困了。」

「她是乏了,真可憐。」紅后說,「你就抹順她的頭髮,把睡帽借給她,再給她唱支溫

柔的催眠曲吧。」

愛麗絲想照辦,可是,「我沒有睡帽呀,也不會唱什麼溫柔的催眠曲。」

「那隻能由我來唱了。」紅后說罷就唱了。

「睡吧,夫人,睡在愛麗絲的膝旁!

宴會以前,我們還有小睡的時光。

宴會以後,紅后、白后、愛麗絲,

和大家都去舞會上歡暢歡暢!」

「現在你知道這些詞了,」紅後接着說。並把頭靠在愛麗絲的另一個肩上,「再唱給我

聽吧,我也困了。」一會兒,兩位王后都睡著了,併發出了鼾聲。

「我該幹什麼呢?」愛麗絲喊道,完全不知所措地左顧右盼,只見先是一個腦袋,接着

又是—個腦袋,從她肩上滑下來,像兩個小土堆沉重地壓在她的腿上。「我想,從前不會有

過這樣的事,一個人竟要同時照顧睡在兩旁的兩位王后,不會有的,全部英國歷史中決不會

有的,因為同一個時期只會有一個王后。醒醒吧!你們這些沉重的腦袋。」她不耐煩地說,

但是除了有節奏的鼾聲外,沒有任何回答。

鼾聲越來越清晰,而且越來越像一種曲調,最後愛麗絲甚至辨出它的詞來。愛麗絲急—

切地想聽清楚,以致當這兩個大腦袋忽然從她腿上消失時,她還想去抓住它們。

霎時間,她發現自己站在一座拱門門口,門的上面用大字寫着「愛麗絲女王」。門的兩

旁各有一個拉鈴的拉手,一個寫着「賓客之鈴」另一個寫着「僕人之鈴」。

愛麗絲想:「我得等歌聲過去了,再拉鈴。我該拉……拉……拉哪個鈴呢?」她被拉手

上的宇難住了,「我不是賓客,也不是僕人,應該有個『女王之鈴」才對呀!」

正在這時,大門開了一點兒,有一個長嘴動物伸出頭來說:「下星期之前不準入內。」

然後砰的一聲又把門關上了。

愛麗絲又敲門,又拉鈴,沒結果。最後,坐在一棵樹下的一隻老青蛙站了起來,一跛一

拐地慢慢走到她跟前。青蛙身穿發亮的黃衣服,腳蹬一雙大靴子。

「幹什麼?」青蛙用低啞的聲音問。

愛麗絲轉過身來說:「管大門的僕人在哪兒?」她有點發怒了,正想找別大的岔子。

「哪個門?」青蛙問。

愛麗絲對他說話時那種慢吞吞懶洋洋的神態,憤怒得幾乎跺腳了。「這個門,還用問

嗎?」

青蛙用他大而遲鈍的服睛盯着大門,然後靠近些,用大拇指在門上擦了擦,好像要試試

門上的油漆能不能擦掉,然後看着愛麗絲。

「給大門回答吧,」他說,「大門一直在問你什麼了。」他的聲音那麼啞,以致愛麗絲

難以聽清。

「我聽不清你說的什麼。」

「我說的是英語,不是嗎?要麼你聾了?」青蛙說,「大門在問你什麼?」

「什麼也沒問,」愛麗絲有些不耐煩地說,「我一直在敲門。」

「不該敲呀,不該敲呀,你知道,它生乞①(①青蛙嘴寬,「生氣」兩字發不清,說成

了「生乞。」)了。』青蛙嘟囔著走過來,然後,用他的大腳向門踢了一腳,「你不要去管

它,它也不會來管你。」他喘著氣說完,一跛一拐地回到樹旁。

這時,門猛然地開了,並傳出了尖脆的歌聲。

「愛麗絲對鏡中世界說:

『我手執王芴,頭戴王冠,

鏡中的眾生都來啊,

同紅后、白后和我共餐!』」

接着是成百個聲音的合唱:

「儘快斟滿自己的玻璃杯,

桌上是鈕扣和米糠飯,

咖啡里放進貓,茶里放進老鼠,

三十乘三遍敬獻給愛麗絲女王,」

隨之而來的是歡呼的嘈雜聲。這時愛麗絲想:「三十乘三是九十,我懷疑一個人能喝這

么多?」這時寂靜了,尖脆的聲音又唱道:

「『哦,鏡中的眾生,』愛麗絲說,『快圍擾!

見到我是幸福,聽我講話是受寵,

同紅后、白后和我一起吃喝,

是最大的光榮!』」

隨後又是合唱:

「糖漿和墨水倒滿玻璃杯,

大家都來歡飲哎!

蘋果酒加沙子,葡萄酒加羊毛,

九十乘九遍敬獻給愛麗絲女王。」

「九十乘九遍,那永遠做不到,」愛麗絲失望地說着,「我最好走吧。」這時,四周死

一般的沉寂,而她又來到了另一個地方。

愛麗絲正走在一個大廳里,神經質地沿着餐桌掃了一眼。她看到大約有五十位各種各樣

的客人,有些是飛鳥,有些是走獸,其中甚至還有幾位鮮花。「我很高興他們沒等邀請就都

來啦!」她想,「況且,我還弄不清到底該邀請誰呢!」

桌子的主位放着三張椅子。紅后和白后已經佔據了兩張,中間一張空着,愛麗絲就坐了

下來。這時她對大廳的寂靜反而感到不安,期望着哪位能說說話。

紅后終於開口了:「你已經錯過了湯和魚了,現在端上大塊肉吧。」接着,侍者就在愛

麗絲面前放上一隻羊腿。而愛麗絲很着急,她還沒有切過大塊肉呢。

「看來你有害點羞,讓我把你介紹給這隻羊腿吧,」紅后說,「愛麗絲——羊腿,羊

腿——愛麗絲。」那隻羊腿就從盤子裏站起來,向受麗絲微微鞠了一躬。愛麗絲也還了禮,

對這事愛麗絲不知道是驚還是喜。

「我給你們切一片,好嗎?」愛麗絲說着,拿起了刀和叉,看了看兩位王后。

紅后立即接着說:「當然不行,這是禮儀上不允許的,竟去切割給你介紹的那一位。端

走吧。」接着侍者就把羊腿端走了,換來了一隻大的葡萄乾布丁。

「對不起,我不要介紹給這個布丁了,」愛麗絲說,「不然我吃不上東西了。我給你切

一些,好嗎?」

但是紅后綳起了臉,吼著介紹說:「布丁——愛麗絲,愛麗絲——布丁。現在端走

吧。」那位侍者很快就把布丁端走了,愛麗絲甚至來不及還禮。

愛麗絲心想,為什麼只有紅后可以發號施令,作為實驗,她也喊了:「侍者,把布丁送

回來。」真像變戲法,霎時,布丁又在面前了,而且是這麼大,使她不禁有點害羞,就像端

上羊腿時一樣的害羞。然後,她努力克服了羞澀,切了一片布丁給紅后。

「多麼無禮!」布丁說,「我真不懂,如果我從你身上割下一片,你怎麼樣?你這東

西!」

布丁用像炸油的聲音說話,而愛麗絲不知怎麼回答才好,只能坐着,喘著氣看它。

這時,紅后開口了:「說一點吧,所有的話都由布丁來說,豈不可笑!」

「你知道吧,我今天反覆地聽到過這麼多的詩,」愛麗絲說話了,並且有點驚奇,只要

她一開口,周圍就死一般的寂靜,所有的眼睛都盯着她,「我覺得還有一件奇怪的事:每一

首詩都談到魚,你知道嗎?為什麼大家這麼喜歡魚?」

她對紅后說,而紅后卻有點答非所問。「至於魚,」紅后慢條斯理地湊到愛麗絲耳邊

說,「白后陛下知道一個可愛的謎,全是用詩表示的,說的全是各種各樣的魚。要白后念念

嗎?」

「紅后陛下好意提到這件事,」白后在愛麗絲的另一耳邊低語,她的聲音像鴿子的咕咕

叫,「是有這回事,要我念嗎?」

「請吧!」愛麗絲很禮貌地說。

白后高興地笑了,撫摸了一下愛麗絲的臉蛋兒,然後念道:

「『首先,一定要把魚捉到。』

那不難,一個嬰孩也能把它捉到。

『其次,一定要把魚買到。』

那不難,一個便士也能把它買到。

「『現在給我煎魚!』

那不難,不過一分鐘的事情。

『再把魚盛在盤裏:』

那不難,它本來就在那裏。

「『給我拿來!讓我嘗嘗!』

那不難,只要把盤子放在桌上。

『再把盤子蓋打開!』

啊,那太難,我怕辦不到!

「因為盤子好像粘在桌上。

那就加個蓋子蓋在桌中間的盤上:

這最容易的了,

究竟,盤子蓋住了魚,還是盤子蓋住

了謎語?」

「先想一分鐘,然後再猜,」紅后說,「同時,我們為你乾杯,祝愛麗絲女王健康!,

她用了最高的嗓門尖叫。接着所有的客人開懷暢飲,它們喝酒的樣子非常奇怪:有的把酒杯

放在頭頂上,樣子活像滅火器,酒全淌在臉上;有的把酒瓶倒翻,讓酒流在桌邊上去吮吸;

而另外三個像袋鼠的動物,則爬進烤羊肉的盤子裏,貪婪地舐吃肉汁。愛麗絲想:「這活像

豬在豬槽里一樣。』

這時,紅后皺着眉對愛麗絲說:「你應該說些簡短的客氣話,向大家致謝!」

「我們一定支持你。」當愛麗絲站起來準備講話時,白后低聲說,態度很恭順,又多少

有點膽怯。

愛麗絲低聲說:「非常感謝諸位,不過沒你們的支持,我也能講好的。」

「根本不是那麼回事。」紅后斷然地說。因此,愛麗絲想作一些體面的讓步。

(後來愛麗絲給她姐姐講宴會的這段情景時說:「她們那樣擠着我!可以想像,她們是

要把我擠扁呢!」)

事實上,愛麗絲在講話時,很難使自己平穩地保持在原位上。那兩位王后一邊一個地使

勁兒擠她,差一點把她擠到空中。「我站起來向各位致謝……」愛麗絲開始講話時,的確升

起了幾英寸,但她儘力抓住了桌子邊,又把自己拉回到原處。

「你當心!」白后雙手抓住愛麗絲的頭髮尖叫,「就要發生什麼事了!」

然後,就像愛麗絲後來說的那樣,就在這個時候,各種各樣的事一下都發生了,蠟燭全

都長高到了天花板上,好像頂上放着焰火的燈心草花壇。至於那些酒瓶,每個都帶了一對板

子,很快長在瓶子上,活像一對翅膀。刀叉都長了腿,到處亂跑。愛麗絲覺得:「這些東西

都像鳥一樣了。」然而,在這場可怕的混亂中,這隻不過是個開頭而已。

這時,她又聽到在她旁邊有着嘶啞的笑聲,她轉過身來想看看白后怎麼樣了,但是,卻

見—只羊腿代替了白后坐在椅子裏。「我在這裏呀!」湯碗裏發出了喊聲。愛麗絲又轉過

去,正好看到白后的寬闊而忠厚的臉,在湯碗的邊上對她笑着。轉眼間她消失在湯里了。

霎時間,什麼都變了。不一會,好兒位客人躺倒在盤子裏了。而湯勺從餐桌上向愛麗絲

走來,並且不耐煩的向她揮手,要她讓路。

「我再也不能忍受下去了。」愛麗絲喊著,一面跳起來,雙手抓住了桌布。不料用力一

拉,那些板子、盤子、客人、蠟燭全都滾到了一起,在地板上堆了一堆。

「至於你呀,」愛麗絲轉過身來對紅后嚴厲地說,因為她認為紅后是一切惡作劇的根

子。但是那位王后已經不在愛麗絲的身旁了。她已經縮成一個小洋娃娃那樣,在桌上歡樂地

轉圈圈,追逐她身後的圍巾。

要是在別的時候,愛麗絲會驚奇的。可是現在,她過度地興奮,對任何事情都不感到驚

奇了。當這個小東西正要跳過一個倒在桌上的瓶子時,愛麗絲捉住了她。愛麗絲反覆地說:

「至於你呀!我要把你變成一隻小貓。我能做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愛麗絲鏡中奇遇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愛麗絲鏡中奇遇記 愛麗絲鏡中奇遇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愛麗絲女王

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