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土九歌

藏土九歌

去西藏的漢人

我是一個尋找靈魂的漢人,我循着古道蹄音,來到神山之王的岡日波欽,遇到了一個一輩子鑿刻嘛尼石的藏民。

我是一個尋找家園的漢人,我喊著阿里阿里,來到冰雪照耀的白石嶺,遇到了一個一輩子轉繞冰山的藏民。

我是一個尋找幸福的漢人,我走過千山萬嶺,來到古格廢墟的孔雀庭,遇到了一個一輩子守護酥油燈的藏民。

我是一個尋找源頭的漢人,我冒着十二月冷風,沿着格拉丹冬一路西行,遇到了一個一輩子給牛羊擠奶的藏民。

我是一個尋找愛情的漢人,我假裝為了修行,來到太陽的故鄉拉薩城,遇到了一個一輩子就愛跑馬漢的藏民。

我曾經聞不慣酥油,我曾經不理解到拉薩的八千里長頭,我曾經有過一個朋友叫格桑尼瑪,他死在朝聖的路上,冬天的唐古拉山口。

我曾經朝拜過宗喀巴,我曾經住雕房吃糌粑一身藏裝逛林卡,我曾經有過一個朋友叫格桑尼瑪,他送給我一把腰刀,我給刀起名叫桑吉卓瑪。

我住過的那一間帳房

我住過的那一間帳房,在高闊的無比高闊的羌塘,她是青藏高原的腹地,唐古特神聖的北方,好大一片荒涼。

我住過的那一間帳房,在北方在海拔五千米以上,那兒是湖泊最多的地方,是動物最多的地方,是神話最多的地方。

我住過的那一間帳房,在一片野氂牛棲居的牧場,六月里翻滾八千里雪浪,雲霧托起山岡,哦喲呵——好蒼茫。

我住過的那一間帳房,四周都是威猛的護法金剛,鹽湖女神在空中飛翔,轉經筒支在了天上,經幡拴著太陽。

我住過的那一間帳房,是牛毛做的牆羊角做的樁,吉祥的菩薩供在中央,爐灶上取暖卡墊上睡眠,頭頂還有天窗。

我住過的那一間帳房,夏天在山上冬天來到湖水旁,就像一艘船漂過海洋,一走一停一落一漲,阿爸始終搖著櫓槳。

我住過的那一間帳房,門口卧著狗還有一堵牛糞牆,女人打酥油男人去放羊,風乾肉吃得我健壯,牛奶喝出幻想。

我住過的那一間帳房,是世界上最高的帳房,有那麼多熱愛我的姑娘,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想流浪,那一天我告別了故鄉。

哈達頌

在我的老家,到處都是喇嘛,他們終生都是為了敬獻哈達。

不用說你就是仙女的飄帶,飛揚出人間的吉祥;不用說你就是珠峰的聖雪,飄落成夢的衣裳。——拉薩,拉薩,你就是世界的哈達。

不用說你就是母羊的鮮奶,是飄上天的雅魯藏布江;不用說你就是情人的相思,是那無語的歌唱。——袈裟,袈裟,你就是天堂的哈達。

不用說你就是夏天的清風,送來冰塔女神的涼爽;不用說你就是冬天的溫暖,漫過凍土的高岡。——莊稼,莊稼,你就是望果節的哈達。

不用說你就是捧起的誠信,把月亮的芳香掛在脖子上;不用說你就是陽光的熔造,柔軟成祝福的金幛。——駿馬,駿馬,你就是平治的哈達。

我有一條潔白的哈達,我要獻給遙遠的香巴拉;我有一條彩色的哈達,我要獻給我的藏土媽媽;我有一條金色的哈達,我要獻給無量山的強巴(大慈未來佛,即漢土的彌勒)。——強巴,強巴,你就是光明的哈達。

在我的老家,生活着我的阿爸阿媽,他們終生都是為了敬獻哈達。

西藏的山

都是靈性的石頭神在的冰大板,都是寂寞的遠古染著霞丹,都是阿爸和阿媽跳果諧的地方,我的故鄉西藏的山。

都是滿坡的俄博獵獵著金幡,都是高高的階梯可以登天,都是兄弟和姐妹牧過羊的地方,我的故鄉西藏的山。

都是天葬的高台神鷹等待着桑煙,都是求婚的福地情人掉進了溫泉,都是舅舅和叔叔唱格薩爾的地方,我的故鄉西藏的山。

都是奔涌的姿勢浪尖上漂著寺院,都是直立的化身頭頂高潔的雪蓮,都是騎手和藏羚羊賽跑的地方,我的故鄉西藏的山。

都是高峻孕育了一萬年的探險,都是微笑靜默成地球的荊冠,都是說着扎西德勒過日子的地方,我的故鄉西藏的山。

都是冰雪都是冷曠都是常青峰巒,都是因果都是輪迴都是脫離苦難,都是滾燙的沙子炒青稞的地方,我的故鄉西藏的山。

是自然的宣言,當我看到遍地荒蕪,我就說那不是西藏的山。

是崛起的好漢,當我聽到弱者呼救,我就回望西藏的山。

是永遠的晴好,當我遇到風雨煎熬,我就躲進西藏的山。

是世俗的地貌,是精神的花崗岩,我的西藏的山,雪域高原的信仰之山。

起源

(之一)你不是混沌也沒有盤古,你就是一片高山大谷,山色點染野秀,麥地翻出金黃,藏土的糧倉——雅礱河谷。

你在山南,你是世界上唯一的起源。

早已有了獼猴修行的山洞,早已有了與魔女結合的可能,滿河谷都是糧食和子孫了,於是向歐洲派去達爾文,向世界宣告:獼猴變成了人。

(之二)有一天從天上飄下經卷,六十歲的老人青發童面,澤當飛來孔雀馬王,貢布山有了靈龜大象,藏土的先民登上了壅布拉岡。

你在山南,你是宮殿和神廟的起源。

那時修行者走進了藏曆年,那時漢公主佩上了花氆氌,那時有一個智勇的男人,在高風大野中走馬射鵰之後,不朽成一座安靜的藏王墓。

(之三)雖然我已經拜見過蓮花生,雖然我已經得到最幸福的摸頂,但我還是在尋找,太陽最初的照耀,以及更遠的山河更久的神廟。

你在山南,從過去到未來,你永遠都在起源。

再也沒有傳說也沒有古老,最早的人心都是透明的瑪瑙,最早的英雄都是偉大的強盜,最早的思想都是清冽的瓊瑤,最早的泥蝦如今都成了雪豹。

來到山南,我看到所有的,所有的正在起源。

在後藏

在後藏,我祈願吉祥,為了仙境的羊卓雍湖,一部浪花寫就的經書,每一個文字都來自上古,每一汐浪涌都是祝福。

在後藏,我祈願吉祥,為了金盆玉壁的江孜平原,一個不知屈服的誓言,空氣是無形的偉岸,宗山城堡是指天的悲願。

在後藏,我祈願吉祥,為了太陽山的札什倫布,一片金頂法號的闊土,我在鐘聲梵音里結廬,那裏有我的師傅。

在後藏,我祈願吉祥,挖酸奶的長把勺,煮土巴的胖陶鍋,磨糌粑的小石磨,都是旋不盡的海螺;箱子裏的磚茶,袋子裏的鹽巴,木碗裏的奶渣,火爐上的羊肋巴,都是原野里,七月的原野里,一地爛漫的紅花。

在後藏,我祈願吉祥,為了我熱愛的姑娘,和那隻獨步荒原的羊。

洗浴

一年只有一次,洗浴節,有七個夜晚,七個神靈娛人之夜。

燃起篝火,讓大地和星群一樣瑰麗,我們在灘頭,脫去厚重的皮袍和上衣,感念著自然,虔誠地洗浴。

我們按照神的意志歡愉,我們讓聖水把生命飄舉,我們舒展的裸體得到了神的讚許,我們對自身的撫摸好像在抒發別緒。

就這樣,聖水一遍遍過濾,濾盡了塵俗和苦悶,頭腦再也不會愚鈍了,感情生出鳥羽,飄向一個美若天仙的藏女。

我們把肉體洗成清香的松柏,我們把信仰洗成無瑕的美玉,我們把靈魂洗成天上的花朵,我們把語言洗成動人的歌曲。

此刻,靈肉乾凈得如同喜馬拉雅山的白菊;此刻,我們享受着最純粹的溫熙;此刻,已是六弦琴拜謝神靈的時候了。

——不僅僅是為了清潔,也不僅僅是為了感受雪水之冽,當人與自然再也沒有分界,我看到了藏土與別處的區別。

又是七月,流星如火的季節,葯神彌拉以銀河的燦煜,出現在岡底斯之巔,所有的江河湖渠,都變作祛除災難的神諭。

拉薩河

那條河孕育了金山羊的村莊,那條河淹沒了大藏王的車轍,那條河是雪水融化清涼的奶,那條河上牛皮筏子作輕舸。

——我喝了河水熬成的茶,從此後,只要路途乾渴,我就想起拉薩河。

那條河聽過悲傷的歌,那條河只解善良人的渴,那條河容忍了帶給她的痛苦,那條河洗去了塵世的污垢。

——我洗過七夕夏月的澡,從此後,只要追求幸福,我就想起拉薩河。

那條河不改變原始的清澈,那條河煮熱了陽光和快樂,那條河披掛着彩色的祈願,那浪花曾變作無數金天鵝。

——我背過阿媽背過的水,從此後,我看到的每一條河,都是拉薩河。

布達拉宮

我站在日月山眺望你,望見了一道不逝的彩虹;我站在青海湖眺望你,望見了一盞不滅的金燈;我長長地走去慢慢地靠近,盼望着度過所有的寂寞,所有的春夏秋冬。

找不到語言讚美你,我的布達拉宮,只有雙手合十默一句嗡嘛呢叭咪吽。

一座座宮殿堆上了天,那是人孤拔而起的信念;一尊尊佛像來到人間,還有唐卡經卷石牆和老磚,那是心中的高遠藏土的天;我以頭叩磚,願拋棄所有的財產所有的夙願。

找不到思想表達你,我的布達拉宮,只有雙手合十默一句嗡嘛呢叭咪吽。

站在布達拉的靈塔前,認識了大喇嘛格列次旦,他微笑着眺望天邊,於是我看到喇嘛的紅袈裟,飄向更遠更遠的布達拉,千萬年流傳啊神的宮殿,心靈的彼岸依然遙遠。

今天我來到布達拉宮,滿天都是虔誠的風,積澱了千百年的信仰舉動,也只是雙手合十默一句嗡嘛呢叭咪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遠去的藏獒(藏獒的精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遠去的藏獒(藏獒的精神) 遠去的藏獒(藏獒的精神)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藏土九歌

4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