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萨迪斯特悄悄回到自己的房间,调整好温度控制器,又把药放到桌上。他走到床边,靠在墙上,将自己隐没在阴影中。他俯望着贝拉,看着被单下的微微起伏,显示出她的平稳呼吸,他似乎失去了对时间的概念。他感到一分一秒渐渐汇聚成了小时,时间慢慢地流逝,但他无法离开她身边哪怕半步。

借着烛光,他目睹她的皮肤愈合。脸上的擦伤变得模糊,眼睛一周的浮肿消退、伤口消失,宛若奇迹。要多谢沉睡让她的身体甩脱了伤害,重新现出她的美貌。他无比感慨,在她所处的那个高端小圈子里,人人都对不完美的女性避之不及。贵族们都是那样德性。

他想到孪生哥哥那张完美无瑕的英俊脸孔。他知道,照顾她的那个人应该是费瑞才对。费瑞才是扮演救世主的完美人选,而且显而易见,他对贝拉有意思。另外,贝拉也一定会希望醒来的时候有这样一个男人在身边,每个女人都会这么期待。

那么,他何不现在就把她抱到费瑞的床上去呢?

可他却动弹不得,只能俯瞰着她,看着她靠在自己从未用过的枕头上,躺在自己从未盖过的被单下面。萨迪斯特回忆起了过去……

萨迪斯特真正清醒过来时,已离被关进来的那天过去了几个月。到了这时,他已经经历过所有可怕的事了。

女主人对她的私有物颇是满意,而且认为有必要将他们展示在心仪的男人面前。她常常会将那些陌生人带到地牢,把奴隶拉出来,像冠军头马那样炫耀一番。他知道,她的做法是为了让其他人觉得地位岌岌可危,因为他看出当其他男人垂头丧气时女主人眼中的那抹愉悦。

每每在无可避免的暴力开端,奴隶就会尽可能地让自己从那具骨头和血肉组成的皮囊里分离出来。他就像云朵一般高高在上,飘在空中,直至触到了天花板,然后,一切磨难都变得更容易接受。如果幸运的话,他能够让自己彻底转化,只需要漂浮着,自上而下地望着他们,成为其他人羞辱他、对他施加痛楚、贬低他人格时的一位看客。不过,这样的伎俩并非次次都能奏效,有时候他也会无法脱离,只能被迫承受。

女主人总是对他用软膏,到了后来,他注意到一些奇怪的事情。尽管有时候被困在身体里,一切遭遇明明白白呈现在眼前,那股声音和气味如同老鼠打洞一般直钻进脑袋里,可胯下的部分却是另一种被替代的感受。仿佛只是一种遥远处传来的回音,就像那个部分从身体里移除了。虽然感到奇怪,但他依旧很庆幸。对他而言,任何形式的麻木,都是件好事。

独自一人的时候,他会努力学习控制转化后的肌肉和骨架。乃至有几次成功攻击到了那些守卫,对于加诸他人的暴力,他一点不知悔改。很肯定的是,他不再觉得自己认识那些看守着他、觉得他羞耻的男人。对他来说,他们的面孔就仿佛梦境中的人物,虚无缥缈,模糊不清,只是他反复扭曲的人生中的一段残留。

每一次反抗,最终都会被打倒,然后接受绵延数个小时的痛殴——尽管挨打的部位只有手掌和脚底,因为女主人喜欢看到一个赏心悦目的他。作为被认定为具有攻击性的后果,现在有一整编小队的战士轮流看守他。在进入关押他的地牢时,所有人都会自觉穿戴好链甲。不仅如此,床架上也装上了铁环,并且可以从外面操作,弹出来箍住他。当他被女主人临幸后,那些守卫也不用冒生命危险去给他松绑。每当女主人想要临幸他的时候,他就会被食物里或箭尖上的催眠药弄得无力反抗。

日子过得极其缓慢。他专心致志地寻找守卫的弱点,一边想方设法让自己从堕落中逃脱出来。随着所有的计划和期望都一一死亡,从内到外死得彻底,他也便没有真正活着的气息了。

奴隶坐在地牢里吃东西,想保存力气,等着守卫下一次开门。他看见门上的翻板掀起,一根空管子伸了进来,他匆忙跳起,却没有地方可以躲避,然后觉得脖子上一痛。他飞快地拔出飞镖,但接下来一支又一支的飞镖击中了他。他的身体越来越沉重。

他从床上醒来,发现镣铐加身。女主人坐在他身边。她低着头,披头散发,遮住了大半张脸。似乎知道他醒过来了,女主人的目光转到了他的身上。

“我有了伴侣。”

哦,虚空中的圣女在上……这是他最盼望听到的话。从现在开始他自由了。如果她有了赫伦,就不再需要蓄养血奴了。这样,他就能回去厨房,干他的活。

奴隶迫使自己用充满敬意的眼神看着她,尽管心中明镜般地清楚,这种女人不值得得到尊重:“女主人,您会放我走吗?”

他得到的回应只有沉默。

“请放我走吧。”他说得磕磕巴巴,考虑到所经历的一切,他抛开自尊寻求自由的机会,“我求求你了,女主人,把我从这个禁闭的地方放出去吧。”

她看着他的时候,眼中饱含泪水:“我发现我不能……我想要留下你,我必须留下你。”

他开始挣扎,他挣扎得越用力,她脸上就被更多的爱意所覆盖。

“为什么?为什么你就不要我呢?”看到他保持缄默,她用力一拉他的男性象征,“我很漂亮啊。”

“对其他人来说。”在管住自己的嘴巴之前,他吐露出了心声。

她的呼吸瞬间停止,似乎被他用一双无形的手卡住了喉咙。她的目光在他身上游弋,从小腹到胸口,再到他的脸上。虽然还带着泪花,却被暴怒充盈。

女主人从床边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对他怒目而视。她的耳光很用力,一定弄疼了自己的手掌。他吐掉口中的淤血,也不知道是不是把松动的牙齿也跟着吐掉了。

她的视线像是要将他活剥生吞一般。他以为女主人一定会把他杀掉,心中反而变得冷静,至少,这样的受罪日子可以过去了。死亡……死亡也会是件光荣的事。

她却突然对他一笑,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似乎钻进他心里,将那些念头都掏了出来;似乎偷走了这些念头,正如偷取了他的身体一般。

“不,我不会把你送进虚空里的。”

她俯下身,吻在他一边的RT上,随后含进嘴里。她的手在他肋骨上逡巡,然后转移到腹部。她的舌头灵巧地移动着,身子贴了上来:“你憔悴了,需要进食血液,是吗?”

她用自己的方式,又吻又吸,一路向下。事情发生得迅雷不及掩耳:她骑到他的身上,两人的身体令人憎恶地结合。

他闭上眼睛,想转过头去。她却赏了他一耳光……第二个……许多个。不过他还是拒绝去看她,而她也没有足够的力气扳正他的脸,即使扯住一边的耳朵也没能得逞。

发现他拒绝看着自己,她的呜咽声变得越来越响,但腰部的甩动没有停下。结束之后,她套上一件丝裙,转身就走。没过多久,他身上的锁链都被撤去了。

他从床上翻身起来,因为麻药的作用,还有些摇晃,站不稳。他找到自己常待的那个角落,盘坐在地上,背靠着两堵墙的接缝,双腿并拢紧紧贴住胸口,脚跟正好碰住他的男性象征。

又过了一段时间,他听见牢门外的争执声,然后守卫把一个娇小的女人推了进来。她跌跌撞撞地冲进来,随即转身贴在门上,门却从外锁住了。

“为什么?”她愤怒地喊道,“为什么要惩罚我?”

奴隶也站了起来,显得不知所措。自转化期苏醒之后,他从没有见过女主人之外的任何女性。这个女人是个女仆,或者别的什么身份。他记得她以前……

女人的气味即刻唤起了他对鲜血的饥渴。承受过女主人的为所欲为,他自然不可能将她当做可以吸食鲜血的对象。不过这个身材娇小的女性吸血鬼却不同,他突然变得极度饥渴,身体的需要在啸叫和索求的二重奏中不停冲击。他蹒跚着步子,向女仆走过去,脑中一片空白,只随着本能而行。

女人敲打着牢门,接着突然意识到自己并非一个人。她转过身,发现自己和谁关在一起后,尖叫了起来。

奴隶差一点就被自己的嗜血冲动给淹没了,但他还是强迫自己远离她,留在自己所处的那个角落。他赤身裸体地蹲到地上,抱起双臂,想控制身体不再颤抖,一动也不敢动。他面朝墙,试着调整呼吸……发现自己即将沦为野兽的那一刻,他想要哭泣。

过了一会,那个女人不再尖叫。又等了更长的一段时间,她终于开口说:“真的是你吗?那个厨房里的小鬼。负责搬麦酒的那个?对不对?”

他点点头,不敢去看她。

“我听到传闻说你被带到了这里,但是我……其他人说你在转化的时候就死了,我还信以为真。”顿了一下,她继续道,“你长得好高大,就像个战士的身材。怎么会这样?”

他也不清楚。因为牢房里没有镜子,他甚至不知道自己长成了什么样。

那个女人谨慎地靠了过来。他抬起头,她的目光落在环状的奴隶文身上。

“说真的,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她嗫嚅道,“他们说……住在这里的男人,会遇到非常糟糕的事情。”

他什么也没说,于是她坐到他身旁,温柔地抚摸他的手臂。对于这样的接触,他先是畏缩后退,后来才发现自己的情绪安定了不少。

“我是来为你提供血液的,对不对?所以我才会被带来这里。”过了一会,她从他的膝盖上拉过手,把自己的手腕交到他手中,“你必须进食。”

他开始啜泣,为了她的慷慨和善意而啜泣不已,还有被她用柔软的掌心揉搓肩膀的感觉……这似乎是他有生以来唯一可接受的触摸……也许将来也是。

最后,她几乎是把手腕按到了他嘴边。他的獠牙在生长,身体也渴望得到她的血液,却什么都没有做,只是亲吻了她,然后拒绝了。别人常常对他做的事情,他又怎会忍心在她身上重演呢?她的确在给予,但同样是被迫的。她和他一样,只是女主人的囚徒罢了。

守卫随后走了进来,发现她抱着他的样子,似乎大吃一惊,不过并没有对她动粗。离开的时候,她依然看着奴隶,脸上流露出关切的神情。

只过了片刻,又有许多支飞镖朝他射来,数量之多,就像是要将他生生射进坟墓里一样。他昏迷过去,几近陷入湮灭的边界,脑中的念头虚幻而无法触摸,只有攻击性本能的存在,仿佛预示着即将到来的恶兆。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女主人就站在身边。她的手里握着什么东西,但他看不清楚。

“你的自我感觉太良好了吧,觉得我送你的礼物配不上你吗?”

门被打开,那个年轻女性吸血鬼软绵绵的身体被拖了进来。守卫放开手,她就像一口破布袋一样落在地板上,早就断了气。

奴隶开始狂怒嘶吼,咆哮声在地牢的石壁上来回反射,放大成了振聋发聩的雷霆之声。他用力扭动手臂,铁环深深嵌进肉里,伤痕深可见骨。一边的链环发出扭曲的声音,甚至要承受不住断裂开来……他依旧在狂吼不止。

守卫在向后退,就连女主人也被他所释放出的愤怒撼动了。不过,就如往常一样,她很快就占据了主导权。

“让我们两个待着。”她朝守卫一吼。

她一直等着,直到奴隶精疲力竭。她低头望着他,脸色发白。

“你的眼睛。”她盯住他,低声惊呼,“你的眼睛……”

她有些害怕,不过依旧用那份高贵的傲气来掩饰自己。

“我当做礼物送给你的女人,你就必须吸食她们。”她瞥了一眼女仆毫无生机的尸体,“你最好不要让她们取悦你,不然我还会再动手的。你是我的,不是别人的。”

“我不喝。”他冲她吼了回去,“永远不喝!”

她退了一步,回道:“别不可理喻,奴隶。”

他亮出獠牙,发出“嘶嘶”声:“你可以看低我,主人。你尽可以看着我萎靡不振、憔悴死去。”他厉声喝出最后几句话,“隆隆”声充满了整间屋子。女主人的态度也因为愤怒而变得强硬。房门一甩开,守卫挥舞着剑冲了进来。

“让我们两个人待着!”女主人回头朝着守卫怒吼,脸孔涨得通红,身体因为发怒而颤抖。

她扬起手,鞭子随之挥下,落在奴隶的胸口。皮开肉绽,鲜血飞溅,他对着她冷笑不已。

“再来。”他大叫道,“你再来啊,我连感觉都没有,你太瘦弱了。”

仿佛身体里的某道堤坝决了堤,对女主人的恶言恶语开始不停地喷涌出来。他大声咒骂她,而她的鞭子不断落下,直到床架上溢满原本流动在他血管里的液体,直到她气喘吁吁、大汗淋漓,身上沾满了他的血液,再也提不起手臂。他却不为所动,只有冰寒的气息,在疼痛之下依旧冷静。虽然受刑的那个人是他,可先崩溃的却是女主人。

她低下高贵的头,苍白的嘴唇急促地呼吸,似乎屈从了。

“守卫!”她声音沙哑,“守卫!”

穿着制服的男性吸血鬼打开了门,看到眼前的情景,缩手缩脚地走下楼梯。这个士兵脸色惨白,脚下虚浮。

“扶好他的头。”女主人的声音尖利,丢下鞭子,“我说了,现在,给我扶好他的头。”

守卫踩着滑腻的地板,跌跌绊绊地跑过来。接下来,奴隶感觉到一只肉乎乎的手按在前额。

女主人几乎整个人扑到了奴隶的身上,还在喘着粗气:“你……不许……死。”

她咬破自己的手腕,塞进奴隶张开的嘴里,血液流了进去。

萨迪斯特转回到床边,他不愿意在贝拉身边想起那个女主人……就好像那个恶魔会从他的脑海里逃出来,危及到正在熟睡和自我治愈的贝拉似的。

他走到地铺前,察觉到自己身体上不同寻常的疲劳,事实上,是疲惫。

他睡到地上,舒展身体,受伤的腿不住抽痛着。

上帝啊,他忘记自己也中了枪。他脱下马靴和裤子,用意念点燃身边的蜡烛。他蜷起腿,检查关节上的伤势。进出的弹孔都在,所以他知道子弹已经穿过肌肉,伤口还可以忍受。

他吹灭了蜡烛,又躺了回去。放任自己接纳身体里的疼痛,仿佛自己变成了一具积聚痛苦的容器,体会着疼痛和刺痛之间的每一点细微差别……

他听见一个奇怪的声音,像是轻轻的呼唤,不断重复。接着贝拉开始在床上扭动,床单随着她的翻动而“沙沙”作响。

他从地上一跃而起,跑到贝拉身旁。她的头正转过来面对着他,慢慢睁开了眼睛。

她眨了眨眼,看见他的脸……然后尖叫起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吸血鬼王·恋人苏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外国文学 吸血鬼王·恋人苏醒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一章

22%
目录
共5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