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 子

楔 子

我是幽靈。

穿過悲慘之城,我落荒而逃。

穿過永世凄苦,我遠走高飛。

沿着阿爾諾河的堤岸,我奪路狂奔,氣喘吁吁……左轉上了卡斯特拉尼大街,一直朝北而行,始終隱蔽在烏菲茲美術館的陰影之下。

但他們還是窮追不捨。

他們的腳步聲越來越響,這些追捕者冷酷無情,不達目的決不善罷甘休。

這麼多年來,他們一直尾隨着我。他們鍥而不捨,使得我只能活在地下……被迫呆在煉獄之中……就像冥府的惡魔,時刻忍受地獄的煎熬。

我是幽靈。

如今浮升塵世,我舉目北望,卻看不到通往救贖的捷徑——那高聳的亞平寧山脈擋住了黎明的第一縷陽光。

我穿過宮殿,把帶雉堞的塔樓與單指針的報時大鐘留在身後……我鑽進聖佛羅倫薩廣場的早市裏,穿行在小販們之間,聽着他們沙啞的叫賣聲,飄着他們口中牛肚包和烤橄欖的味道。在巴傑羅美術館前的十字路口,我向西急轉,朝着修道院的尖頂走去,一直來到樓梯入口的大鐵門前。

在這裏,所有的猶豫與遲疑都必須拋棄。

我轉動把手,打開鐵門,踏上樓道,心裏明白這將是一條不歸路。兩條腿如同灌了鉛一般,全靠意念支撐,在狹窄的梯道里拾階前行……滑軟的大理石台階盤旋而上,台階破損佈滿凹陷。

他們的聲音回蕩,從樓梯下方傳來。聽得出已經迫不及待了。

他們就在我身後,死纏不放,步步緊逼。

他們壓根就不明白將要發生什麼……也不知道我為他們所做的一切!

這個忘恩負義的世界!

我掙扎著向上攀爬,眼前的景象觸目驚心:淫蕩的肉體在火雨中掙扎;貪婪的靈魂在糞水裏沉浮;背信棄義的惡徒被封固在撒旦的冰冷之握中。

我爬完最後一截樓梯,來到塔頂。踉踉蹌蹌、精疲力竭地衝進潮濕的晨霧中。我跑到齊人高的護牆邊,透過壁上的裂口向下張望。腳下是那座神佑之城——我一直的避難所,讓我躲避放逐我的那些人。

他們已經迫近,就在我的身後,大聲地叱喝:「你的所為真是瘋狂之舉!」

瘋狂滋生瘋狂。

「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們喊道,「告訴我們你把它藏在哪兒了!」

正因為我愛上帝,所以我絕不會泄密。

現在,我被他們堵在角落,背靠着冰冷的石牆,無路可退。他們死死盯着我清澈的綠色眼眸,面色陰沉;這次不再軟言細語地誆騙,而是赤裸裸地威脅道:「你知道我們的手段。我們有法子讓你說出那東西在哪兒。」

正因如此,我才爬到這通往天堂的半山腰。

迅雷不及掩耳,我突然轉過身,雙臂上探,手指彎曲扣住護牆邊緣,用力上拉,同時用膝蓋配合著爬上護牆,然後立直身子……搖搖晃晃地站在牆邊。尊敬的維吉爾,請指引我,穿越時空的阻隔!

他們衝上前來,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他們想要來抓住我的腳,但又害怕這樣做會使我失去平衡而跌落下去。他們開始好言相勸,乞求我下來,心底里其實已經絕望;而我也已經轉身,背對他們。我知道自己必須做什麼。

從這令人眩暈的高度望下去,紅色瓦片的屋頂在我腳下鋪展開來——如同鄉野間蔓延的火海——照亮了這片美麗的土地,這個喬托、多納泰羅、米開朗基羅、波提切利等大師曾經生活遊歷過的地方。

我向前挪了挪腳。

「快下來!」他們大叫,「還來得及!」

哦!任性的無知的人啊!你們難道沒看到未來,沒明白我創造的輝煌,以及這一切勢在必行嗎?

我將犧牲自己;我心甘情願……用我肉身的毀滅,熄滅你們尋找此物最後的希望。

你們絕不可能及時找到它。

數百英尺之下,鵝卵石鋪就的廣場如同一片寧靜的綠洲,在向我召喚。我是多麼希望能有更多的時間啊……但即便我富可敵國,時間也是唯一買不來的商品。

在這最後的幾秒鐘,我凝視着腳下的廣場,發現了令我驚訝的一幕。

我看到了你的面龐。

在陰影里,你仰頭望着我。你的眼中溢滿悲傷;從中我感到你對我壯舉的崇敬。你知道我別無選擇。為了芸芸眾生,我必須保護我的傑作。

即便此刻它仍在成長……等待……在那血紅的湖水之下醞釀,那裏的瀉湖不會倒映群星。

於是,我抬起頭,不再看你的雙眼,轉而將視線投向遠方的地平線。在這高居於艱難塵世上方之所,我做了最後一次禱告。

我最親愛的上帝,我祈禱世人能記住我之名——不是作為一個可怕的罪人,而是作為一名榮耀的救世主——你知道這是真正的我。我祈禱世人會弄懂我留下的禮物。

我的禮物是未來。

我的禮物是救贖。

我的禮物是地獄。

想着這些,我結束禱告,輕聲念出「阿門」……然後邁出最後一步,踏入無底深淵。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地獄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地獄 地獄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楔 子

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