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真相

第十四章 真相

從李主任的口中,英美得知了是電台理事將她調入中央電台的,而他就是自己的長腿叔叔嗎?

叔叔,我的長腿叔叔!終於可以見你了嗎?等了這麼長時間,本以為不可能的事情真的就要發生了嗎?叔叔!

跑過了一段長長的走廊,英美終於來到了理事辦公室的門前,稍稍定了定神就走了進去。進去一看,秘書室里空蕩無人,可裏面的房間卻亮着燈。英美懷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打開了門,理事,啊!不是,是長腿叔叔正在裏面。

長腿叔叔正站在書桌前,眺望着窗外,見英美慌慌張張地跑進來,表情驚訝地看着她。在看到進來的人是英美后,他的表情馬上平靜了下來。看到他表情的變化,英美更加確定眼前的人就是長腿叔叔,接着臉就禁不住紅了起來。此時,英美既感到心潮澎湃又有點微微的緊張。

「那,那個……」

到底從哪裏說起呢?英美一時激動,淚水不知不覺地溢出了眼眶。

「先坐下吧。」理事平靜地說。

「您就是長腿叔叔對吧?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理事搖了搖頭,臉色陰沉。英美的臉當場就僵住了。

「可,可是,李主任說幫我的人是……」

「我不是英美小姐的長腿叔叔,而只是他的代理人罷了。」理事的聲音宛如驚雷一樣響起。

「代,代理人?誰的……」

「金俊浩!」

「啊?!」

英美頓時覺得很驚訝,眼前一片漆黑,她有點不明白理事的意思了,張開嘴巴愣在原地。

理事誠懇地看着英美,對她說:

「我還是先給你講個故事吧。從小到大,俊浩和我相依為命,他的性格很內向,朋友一直很少。可是有一天,那傢伙跑到我面前,說他愛上你了。」

英美的瞳孔漸漸地放大,不知道理事口中說出的「金俊浩」是不是自己的那個金俊浩。這時,理事彷彿知道英美在想什麼,會意地點了點頭。

「那時他還在讀高中的時候,他要我幫忙,我以為他是一時心血來潮。但是這是他打父母去世后第一次求我這個哥哥,我也就答應了他。後來,我問他是想幫助誰。他說有一個沒有父母的孩子生活得很吃力,很需要幫助,因此懇切地拜託我。我當時聽了也是很吃驚。」

「天,我的天哪。」

真是難以置信,還以為長腿叔叔是身邊的誰呢。可是,事情居然如此複雜……

「等等,那,那信箱,還有我的信呢?」

「以前是俊浩收,在那傢伙失去了記憶后,便是我代收。」

「那麼,我住的房子也是……什麼?您說……失去記憶?!」不知怎麼了,英美忽然覺得自己心中有種不祥的感覺正慢慢掠過。

「我們俊浩現在已經失去了記憶。」

英美震驚地目瞪口呆。理事的話是什麼意思?他到底在說什麼?換作誰也不信啊。

「你現在住的那個房子是以前俊浩住的。他因為受不了我的嘮叨,所以想搬出去一個人住。這傢伙實在是固執,最後沒辦法我只好答應了。可是現在,他連自己的房子,還有他刻的畫都記不起來了。如果他知道這些,可能會更加痛苦,所以我就讓他搬了家。」理事繼續說着。

「真是難以置信。那,那些郵件呢……」

「那傢伙因為害怕失去對你的記憶,所以堅持要去做手術,說即使手術失敗他也在所不惜。我沒有給他安排做手術,因為這樣風險實在是太大了……可是,後來他的身體也越來越差了,再他的要求下我還幫助他進入英美小姐當時在的仁川電台工作。

他失憶后,我沒辦法只好把英美招過來,把他也安排在資料室工作。希望他看到你或許能夠幫助他恢復記憶。調動命令、房子都是我安排的。即使他恢復不了記憶,如果你們能重新開始的話,也不錯。」理事的聲音顫抖著。

「什,什麼……手術?」英美感覺自己的心正一點一滴地涼了。

「他的腦細胞正在壞死,所以腦功能慢慢地減退,記憶也在漸漸地失去。」

理事痛苦的表情,讓英美感到茫然若失,腦海中一片混亂。如果自己住的房子是俊浩住過的話,那麼郵件中的那個女孩就是……俊浩!

是的,根本不是什麼女孩,寫郵件的那個人就是俊浩!

「不但他的記憶正在喪失,就連身體也在漸漸地麻痹。」

「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一年前有過一次難關。當時他完全處於昏迷狀態,醒來以後連我都記不起來。不過奇怪的是,他的身體狀況比以前好多了。好像是用記憶換了身體似的……」

「那,那麼病好了嗎?」

「沒有,還是像以前一樣無法預知什麼時候會怎樣。」

英美流着淚,心裏痛苦地就像刀絞一樣。

「做手術也不行嗎?如果做手術的話……」

「那樣反而會危及生命。手術很難成功……不知道看到英美小姐后,他的記憶能不能恢復……」理事的聲音里有淡淡的惆悵。

英美眼眶發紅地看着理事,低聲抽泣著。理事強忍着顫抖的嗓音里也透出無奈的悲傷。

「他說沒有記憶地活着就像一具空殼一樣,還不如死了的好……」

「這,這是什麼話?嗚嗚……怎麼能死呢?」

「一開始我也是這麼勸他。就算失去了記憶也得活着呀。可是,現在看來,做手術也未嘗不可。我們俊浩現在……」

理事用發抖的手捂著臉,英美痛苦地看着哽咽著的理事,不能相信這就是現實,不,根本就不願相信。

「現在那小子連自己有病都記不起來了。」

英美流着淚,全身一動不動地僵在那裏。世界好像已經完全被烏雲籠罩了。烏雲厚得連一絲的陽光都照不進來。悲慟卡在喉嚨里,連氣都喘不出來。

英美離開了電台,一個人走在滂沱大雨中,希望大雨能夠洗刷心中的痛苦。

回到家裏,英美把本以為是少女寫的信又從頭到尾地重讀了一遍。一想到主人公就是俊浩,英美的心裏面就更加地刺痛。

英美是淋著冬雨回到的家中。不顧渾身淌著冰冷的雨水,英美用新的眼光重新打量著這間房子。壁紙、沙發、窗帘、書桌還有板畫中抽象的少女……

冰冷的臉上流着滾燙的淚水,英美走到抽象畫旁,用手輕輕地撫摸著畫像。

這個少女就是我?長腿叔叔……俊浩君……怪不得,怪不得當自己看這副畫的時候,覺得十分熟悉,原來根本就是自己!

「長腿叔叔:

叔叔!不對,是俊浩!

到底應該怎麼稱呼呢?

我現在很不安,自從見了理事先生后,我就一直很緊張。

我的心很痛,就像被一條一條地撕裂一樣。我現在很生氣,對給我帶來這麼多痛苦的你感到很生氣,也為我給你帶來那麼多痛苦而自責。

到現在為止,我好像一直走在獨木橋上,我不能回頭看,也不能往兩旁看,只能一門心思地向前走。

最近,我做了出生以來第一件讓我後悔的事情。我應該怎麼辦?我的心裏非常鬱悶。請你告訴我,我可以做些什麼?不管什麼我都會去做,不管什麼……

想了一會兒,我又提起了筆。

你能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求你了。我有勇氣去面對。對曾經給予我力量的長腿叔叔,我的心中並不僅僅只是充滿了擔心。我的心情沉重得都快要喘不過氣來了。下雨那天給我撐傘的俊浩君,送給我玫瑰花的俊浩君,陪我一起看精彩演出的俊浩君,說我可愛的俊浩君,讓我心情充實的俊浩君,一想到你,我就想哭。給我一次機會吧,讓我帶着這些後悔和痛苦去愛你……

啊,老天,求你了……

我現在正在向老天祈禱,祈禱這只是一個夢,祈禱這不是真的,祈禱老天趕快下第一場雪,在我指甲上的鳳仙花汁沒有褪去的時候……」

英美久久地注視着俊浩。他正靠在灑滿溫暖陽光的窗邊看著書。窗外吹來的微風輕輕地將他的頭髮吹起。英美躲在書櫃中偷偷地看着他,心中充滿了懊悔,另外,還有絲絲難以形容的甜蜜。

我為什麼不早猜出來他就是長腿叔叔呢?他的個子那麼高……

「弄完了嗎?」

正在整理書籍的俊浩看見英美突然出現在眼前,嚇了一跳。自從英美上次飄然離開后,這是她第一次主動來找他。而且這次英美是帶着明媚的笑容過來幫忙的。俊浩頓時感到一頭霧水,也感到有些惶恐。

「這是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

俊浩有點緊張地抓住了正在整理書籍的英美的手。英美誇張地笑着說:

「我以前就是這樣。自己偶爾跟自己鬧彆扭,過了一段時間以後又沒事了。」

英美一邊觀察著俊浩的表情,一邊努力地維持着自己的笑容。她已經下定決心要整天看着俊浩。即使報答不了他曾經給自己的生活帶來的勇氣和希望,至少也應該讓他的心裏感到溫暖,讓他感到還有一個人在關心着他。

「我是不是讓你擔心了?」

英美裝出開心的樣子,笑着說。

俊浩愣了半天,突然猛地把英美摟在懷裏。英美覺得他的擁抱那麼有力,自己都快喘不過氣來了。她也感覺到了俊浩身上的顫抖。英美努力地忍着不讓眼淚流出來。

「俊,俊浩君……」

「不要再這樣了好嗎?」俊浩的聲音之中帶着顫抖。

「俊浩君……」

「我什麼都願意去做……」

英美的臉上一串眼淚嘩嘩地流了下來。

「對不起,對不起,俊浩君……」

俊浩把英美摟得緊緊的,什麼也不問。英美的眼淚更是像決了堤的河水一樣嘩嘩地往下流。過了好半天,她才止住了哭泣。

英美一蹦一跳地跑到他的桌子後面,把他的結他抱了出來,然後拉着俊浩的手,讓他坐下,再把結他放在他的膝蓋上,用企盼的眼神看着他。

「突然要我唱歌幹嘛?」

「你就唱吧,來,鼓掌。」

坐在俊浩對面的英美使勁地鼓著掌,一邊在嘴角露出頑皮的笑容。俊浩卻難為情地低下了頭。

「我不會唱歌。」

「哎呀。」

英美晃着肩膀撒嬌的樣子,逗得俊浩噗哧一笑。俊浩哼哼地清了兩聲嗓子,用手輕輕地撥了撥弦,說道:

「那我就隨便演奏一曲吧。」

英美靜靜地低下頭,俊浩的演奏隨即開始了。是一首經常聽着入睡的《在夢的路上》。英美聽着優美的旋律,專註地看着俊浩。不知不覺地,俊浩就陶醉其中,閉上了雙眼低聲唱起來。英美在歌聲之中想起那些美好的往事,情不自禁的眼淚就湧出來,淚汪汪地看着眼前的俊浩,俊浩一睜眼,英美馬上抹去眼中的淚水,強裝着笑臉說:

「我們去兜風吧?」

不一會兒,英美就已經坐在疾馳飛奔的車中,一邊倚著俊浩看外面的風景,一邊陷入沉思當中。

車停在了一座山的半山腰上。俯瞰山下,燈火萬家,摩天輪上的霓虹燈閃爍著五彩繽紛的燈光,俊浩和英美並肩坐在草地上,喝着溫熱的咖啡。此時,英美看着身旁的俊浩,真希望時間在此刻停止,就像靜止的漏沙鍾一樣……讓時光停留在美好的一刻。

「怎麼樣?」

「從山上看下去,摩天輪上的燈光就像銀河一樣,可是我們來這裏就是為了看山下的景觀嗎?」

「我們不是來看星星的嗎?」

英美仰望着漆黑的夜空,用失望的聲音說着。

「可是今晚看不見星星啊。」

「等等,我有禮物給你。」

「禮物?」

「作為今天你讓我幸福的獎勵。」

俊浩的臉上浮現出溫柔的微笑。他的笑容越美,英美的心中就越痛。英美控制着顫抖的呼吸,努力用輕鬆的語調說道:

「我,我使俊浩君幸福了嗎?」

「當然了。」

「怎,怎麼使你幸福了?」英美聽到自己顫抖的聲音,忽然覺得異常悲傷。

「重新回到我的身邊了啊。」俊浩爽朗地回答。

剎那間,英美緊緊地咬住牙關,不讓自己哭出來。他的這句話比他以前送過的任何東西都更讓英美感到幸福。而幸福的感覺讓英美覺得想要流淚。

「再等一會兒,看看能不能看到英美的星座。」

英美迅速地拭去眼中的淚水,努力笑了笑。

「來,先把燈滅了。」

「燈?」

「嗯,從哪裏開始滅起呢?」

俊浩一邊說一邊看着英美莫名其妙的樣子,然後伸出了手,在空中打了一個響指,動作帥氣無比。

「從摩天輪開始!」

隨着俊浩這句話開始,英美立刻睜大了雙眼。只見摩天輪上的燈像變魔術一樣一盞一盞地熄滅了。此外更讓人驚奇的是,與此相反,天上的星星卻一顆一顆地亮了起來。彷彿是摩天輪的燈光遮住了星星的光芒。慢慢地,摩天輪逐漸地在視野中消失了,夜空中掛滿了星星。英美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着俊浩。

「嗚哇!」

「怎麼樣?」

「太棒了!你是怎麼弄的呀?俊浩真厲害啊!」

俊浩咧嘴大笑,溫柔地說:

「這就是魔術,信不信由你。」

「啊,我知道了。你經常來這裏,對吧?現在正好是熄燈的時刻。」

「呵,腦子轉得還挺快的。」

「看來你喜歡一個人呆在這裏,就沒有早點帶我來。」英美故意為難俊浩。

「哪裏……英美,你知不知道星星的傳說?」

「你是指偉人死了會變成星星的傳說嗎?」

「那豈不是太悲哀了嗎?畢竟絕大部分人都不是偉人。」俊浩調皮地回答。

「那別的我就不知道了……啊!我還知道七個孝子變成北極星的傳說。」

英美說完,自己都嗤嗤地笑了。聽見旁邊俊浩的笑聲,英美嘆了口氣,默默地向星星許願。

請不要讓他再受苦了,身體也好,心也好,都不要再受到傷害了,只要讓他覺得幸福,我願意付出所有代價。

這時,耳邊傳來了他低沉溫厚的聲音。

「聽說最早天上是沒有星星的。」

英美抬起頭,微笑着,靜靜地聽着他講故事。

「後來,人們開始互相愛慕,這些相愛的心就變成了天上的星星。所以,就像這不計其數的星星一樣,在人間也有過無數的愛情。」

英美又仰著頭看了看星星。

「看那。」

「哪?」

英美朝着俊浩手指的方向看去。

「看見那幾顆圍成三角形的星星了嗎?那就是水瓶座。水瓶座的人是不會忘記他真正的初戀的。」俊浩解釋說。

「啊……」

星星閃著神秘的光芒,不知為什麼,英美覺得那是悲傷的光芒。

「為什麼不會忘記?」

「嗯?」

「因為太幸福了,所以不能忘記啊。」

「是嗎。」原來是這樣,因為太幸福了呢……

這時,星叢中突然閃出異樣的光芒,是流星。兩人出神地望着流星在夜空中劃過美麗的軌跡。

「啊。真美。」

「趕快許個願吧。對着流星許願,願望就能實現。」

英美獃獃地看着雙手合什的俊浩,忘記了自己要怎麼做,只想要認真地看着面前這個人,一眼也不要移動。

「別看我,看着流星許個願。」俊浩催促說。

「真的能夠實現,不管什麼嗎?」

「那當然。」

「俊浩君能負責嗎?」

「啊,你許的什麼願?」

「秘密。」

英美閉上雙眼,合攏雙手,誠心誠意地許起願來。過了一會兒,英美睜開眼睛,看見俊浩正好奇地看着自己,那雙眼睛……那雙自己熟悉的眼睛和帥氣的臉龐,就在面前。

「許的什麼願啊?」

「秘密。」

「啊,真是好奇。能不能給點提示啊?」

「那可不行。」

英美堅定地回答。看見俊浩不高興地嘆了口氣,英美笑着說:

「別故意裝作生氣的樣子了。你對我有什麼企圖呀?」

「切。」

英美閉着眼睛將自己許下的願望順着呼吸吹入他的嘴中。

在我的身邊,俊浩君。不管什麼時候,你都要在我的身邊。

英美整理了一下悲傷的情緒,將嘴唇分開。俊浩的注視之下,英美羞澀地笑着望着天上的星星。承載着心愿的星星彷彿更加閃閃發亮。

「啊,時間不早了,我們走吧?」

「嗯。」

英美拉着俊浩的手站了起來。然後,兩人的手一直都沒有分開,牢牢地牽在一起一直到上了車。英美緊緊地抓着俊浩的手,給他以幸福的微笑。英美想告訴他,因為有他的存在自己是多麼幸福,不管什麼東西都破壞不了他們在一起的這個美好的瞬間,不管什麼東西……

我想大大方方地站在你的面前,可是我已經得了可惡的連愛情都會忘記的病。如果結果不理想的話,對你的記憶將會離我而去。雖然原封不動地珍藏在我小屋裏的對你的記憶都將逝去,但我相信一年以後的這些郵件會給我提供找到英美小姐的線索。我不想失去對英美小姐的記憶。就算失去了記憶作為另一個人活着,我也想再次愛上英美小姐。屏幕上的每一個字都深深地刺痛着我的心,我不想僅僅停留在字面上,我想用嘴對你說,對你說我是多麼地愛你……

英美看完最後一封信,不禁掩面而泣。一旁的琮琮也一邊哭一邊輕拍著英美的肩膀安慰她。為什麼人類會有那麼多的淚水呢?兩人哭了好一會兒才停下來。

當晚,英美請來了開鎖工把二樓的門打開了。房門打開的聲音讓站在二樓的英美心中一震。琮琮送走開鎖工后看見英美仍然傻傻地站在門前。

深深地吸了口氣后,英美小心翼翼地推門而入。由於長時間的封閉,使房間裏面瀰漫着一股刺鼻的餿味。房間正面掛着的一幅巨大的畫像,頓時吸引住了英美的目光,這是一張自己的畫像!畫得那麼傳神生動,彷彿每一筆都包含着情意,英美看着看着,想起俊浩熟悉的臉,不禁流下淚來。

稍微調整了一下紊亂的呼吸,英美又往裏走了幾步。只見牆上,地上,到處都是畫,而且全都是英美的肖像畫。在這些畫里,英美可以看到自己從高中開始一點一點長大的影子。英美含着眼淚,把這些畫一張一張地拿在手上,輕輕地拂去累積在畫上的灰塵。

英美站在一張貼滿了記事條的書桌旁,拿起了一張小小的紙條。〈30560車英美〉。英美知道這是以前自己上考試輔導班時用過的聽課證。記憶好像水流一樣淙淙地在眼前流過,這時,忍了半天的眼淚,又嘩嘩地落了下來。英美將這些紙條的內容都一一地記在了心裏。這些紙條中還密密麻麻地記着英美喜歡吃的東西,英美喜歡的花,英美的習慣等等,居然……會有那麼多。

她喜歡黃色的玫瑰花。

難為情的時候,她經常眯著一隻眼睛。

她早上有時候會騎自行車散步。

她喜歡不打傘在雨中行走。

她喜歡和喜歡的人做的事情:兩個人同喝一杯可樂,牽着手在林蔭道上散步,並肩坐在遊戲廳里玩遊戲。

……

數不盡的「她」,那都是俊浩的心意,那純潔無暇讓人感動的心意,英美握著這些紙條整整哭了一夜。

沒幾天,他進了急症室,而且昏迷了兩天都沒有醒過來。英美片刻不離地在旁邊守着他,

「不要記得我曾經這麼悲傷過。從現在起我會好好地愛你,就像你曾經一直默默地愛我一樣。就算你把什麼都忘了,也沒有關係,因為明天,或者是明天的明天,我又會讓你笑起來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長腿叔叔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長腿叔叔 長腿叔叔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四章 真相

9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