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苦涩的甘醇

12.苦涩的甘醇

"请用茶,彩静小姐。""啊,是……"我忐忑不安地端起了茶盏,紧张地望着眼前这位美丽的夫人,她是那么的年轻、优雅,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到她竟然有一个十七岁的儿子。

她对着我微笑了一下:"不用紧张。""啊,是……"我低下了头,手却抖得更加厉害,以致茶盏和茶匙之间不住磕碰,发出丁丁当当不安的动静。我于是干脆放下了茶盏,不再去碰它。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种场合,不紧张才怪了。

皇后用她那双美目打量了我一会儿,开口说道:"彩静小姐对这桩婚事很不满吧。""嗯。"我一惊,没等回答,就先打了一个冷嗝,我连忙用双手捂住嘴巴。没想到皇后竟然如此开门见山,如此坦率。

皇后见我露出惶恐的表情,便转而和颜悦色地说道:"即使不满,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你大可对我实话实说,我充分理解你的难处。"实话实说。

今早,在接我前往交泰殿的车前,妈妈也说了类似的话。昨晚我们之间的那场暴风骤雨,以及那一个耳光,她都好像已经完全不记得了,临行前笑吟吟地凑在我耳边,轻声嘱咐道:"去,把你想说的话都说了。"我听不明白,睁大眼睛看着妈妈。

她一面给我拉开车门,一面说:"过去别光顾着紧张,到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就回来了。对皇后娘娘实话实说,她都会理解的。"好,实话实说就实话实说。我有一种感觉:有些话要是今天不说,以后便再没机会了。

皇后倒像看出了我的心思:"我猜你这次过来就是为了拒绝这门婚事,但是,彩静小姐,我实在盼望可以听到一个肯定的回答。你也知道,这门婚事是先王的遗愿,我和国王,包括太子,谁都不可能去违背。所以,也请彩静小姐……"实话实说。

"这个……事实上……"我深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看着皇后的眼睛,开口说道:"事实上,我来是为了对您说,我同意。"短暂的沉默后,皇后偏了偏头,笑了:"这倒是个好消息。不过,你确定你不在口是心非?怎么你的眼睛却好像在传达完全相反的信息呢?好像随时就要扑上来和我打一架似的。"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句话真的一点不假。我的心思全都写在眼里,瞒不过去的。我又开始紧张,端起面前已经凉了的茶水,三口两口喝个精光,那味道十分甘醇,同时也很苦涩。

"其……其实,我还有事相求。"我定了定神,把话说下去。

"看你表情,好像很难启齿的样子呢,说吧。"说实话,起初我真想过来大吵大闹一次:什么时代了,包办婚姻?!皇后娘娘换作您,您也能欣然接受吗?

然而,就在一小时前,在妈妈送我上车挥手告别那一刹那,我看见妈妈那件穿了不晓得多少年的廉价短袖衫,已露出了线头,随着妈妈胳膊的晃动一起在风里摇曳。那一瞬间,我的心就软了,眼泪几乎夺眶而出,大脑同时也变得一片空白。

"我……我,"我踌躇着,"我虽然算不上什么孝女……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我父亲失业在家,母亲卖保险,收入微薄……""所以呢?"皇后会意地笑了。

"所以,我请求您能让我家人过上安稳舒适一点的生活……""呵呵,这就是你要的补偿?"补偿?我要的补偿?我一时有点懵。

"其实无需彩静小姐亲自开口,王室也早有准备。你这么一说,倒好像我们在进行一场交易似的。不好听。要知道,我们王室最重视的就是体面。"皇后收住了笑容,正色说道。

"那个……"我慌了神,"我不是要求补偿,只是……拜托您。""你可比看上去机灵多了,小小年纪就会讨价还价。"皇后的话语里不无讽刺。

我窘极了,连忙低下头:"对……对不起。"皇后不再说话。我难以揣测她是不是在生气,也不知道该怎么打破沉默,所以只得闭嘴闷头坐在那里,一时间只觉得坐如针毡。

半晌之后,皇后才抬起手腕,看了眼表,说道:"很好,彩静小姐比我想像中要爽快得多,现在既然你已经同意了,那时间也就差不多了。""……"时间差不多了?这是什么意思?

她看出了我眼里的疑惑,点头回答道:"我是指公布婚讯的时间。""……公布婚讯?""今早总理谒见了殿下,再过不多时,他就会代表内阁及议会向国民宣布太子的婚讯。我看现在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彩静小姐回家后应该就能看到电视的直播。""……!"我彻底哑口无言。

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交泰殿出来的,一路随着侍卫前行,脚步忽深忽浅,整个人好像陷在了云里,脑袋也乱成了一锅粥。

"嘿!"有人一把拦住了我:"你回家?"是李信。不,我根本不知道他是谁。这个莫名其妙无处不在的讨厌鬼,你到底是谁?凭什么一脚插进我的生活。

"你那一脸什么表情?踩到狗屎了?"他伸手就要摸我的下巴,我头猛的一歪,避开了他的手:"让开!好狗不挡道!"给我带路的侍卫大吃一惊:"彩静小姐!您怎么可以用那种语气和殿下说话……"

我的语气怎么了?!

"让开!"我冷冷地重复道。

李信沉下脸,盯住我。那副瞳孔,又黑又深又冷,难以言喻。

"呵!你又吃错药了?"他突然冷笑了一声,朝侍卫招了招手,"快快快,赶快把这丫头给我带出去。""是,殿下。""车在哪里?"天晓得我有多迫不及待想要离开这里!我转身就走,没有一声再见。

就在这时,背后又传来了李信的话音:"不是我没有提醒你……"我继续走我的路,不去理会。

"无论你怎么反抗,到最后吃亏的都还是你自己。""……""你现在可能还没有体会到,以后就会知道了。"我的手握成一个拳头,指甲嵌到皮肤里也都不觉得痛。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不要想知道!

嚓嚓嚓。

空无一人的家里,只有座钟走动的声音。外面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屋内没有亮灯,也是一样的昏暗。

我一屁股跌坐进沙发,抱住腿。

你一定是疯了,申彩静,结婚?你真的就要结婚了吗?

我对自己这么说着,突然一个激灵从沙发里跳了起来:"现在……还不晚!"现在就去找皇后,对她说我反悔了,不管怎么样我也不能就这样结婚!或许事情还会有挽留的余地……

"现在几点?"只要赶在总理正式宣布之前,取消我说过的那些话,事情或许就会有转机!

哐!我打开门,冲了出去。

背后传来妈妈的喊声:"喂!你这孩子!刚回来又要去哪里?"回头看见她身边正聚着很多人,都是平日里老死不相往来的亲眷们,这会子怎么到得这么齐?

"我出去一会儿就回来。""这丫头,吃了饭再去嘛!"我着急赶时间,不顾一切推开妈妈,跑出了院子,穿过小巷,奔往大路。

正是下班时间,街上熙熙攘攘都是人,我喘着粗气站在人行道前等待信号灯变绿。

是不是该坐出租车?怎么样才能更快的见到皇后?

这时红灯灭了,我拔起腿,穿过人群,向马路另一侧跑去。

啊!!我不小心撞在一个路人怀里,那人手里的报纸应声落地。

"你这小丫头过马路,看着点人嘛!"那人抱怨道。

"啊,对不……"我弯腰给他拾起报纸,顿时僵在了那里。

报纸的头版印着的照片,分明就是自己!我就在那张连自己都没见过的照片里面,对着当下的自己咧嘴微笑。

"……这……"攥着报纸的我的手在颤抖。

报纸主人一把抢过报纸:"发什么呆?要看报纸自己出钱买去!"这是怎么回事,我的照片,怎么会在报纸的头版……

几乎在同时,马路对面大楼播放整点新闻的大型电视屏幕上面,也出现了我的照片,同李信的照片,并列着放在一起。

我失神地站着,身边的人来来往往,他们手里攥着的报纸,大大小小,全都印着我的照片!

那些照片在我眼前渐渐形成一个漩涡,飞快地旋转起来,我被卷在其中,不觉一滴硕大的眼泪自眼眶滑落,落在了脚背上,冰凉。

不可能……不可能……这世界……全部乱了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宫·野蛮王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影视文学 宫·野蛮王妃
上一章下一章

12.苦涩的甘醇

37.5%
目录
共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