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旧睡衣就该早早丢掉

17.旧睡衣就该早早丢掉

啾啾啾啾。

渐渐有一缕缕的光线自窗缝泄入房间。

这就是我新婚的第一天了。我躺在床上,呆呆地听着窗外的鸟鸣。

接着就有人进屋服侍我换上了艳丽的韩服,引领我到慈庆殿行"嫔朝见"礼。

所谓的"嫔朝见",就是拜见长辈,同时接受晚辈下人朝拜的仪式。说起来,昨天的仪式虽然繁琐艰辛,但终究属"体力活",而今早的这个"嫔朝见"则是真正的"脑力活",拜见国王皇后以及太后,接受他们的问话,一点马虎差错都不能有的。

走出嫔宫殿,已有一行人在外面垂手等候。为首的李信,脸上挂满冰霜,昨夜被我咬伤的那只右手正缠着纱布。

哼,活该,全是你自找的。

我抬起下巴,瞟了他一眼,迈开大步走开去,把他甩在了背后。

"喂,你慢点走……"背后传来他恼火的声音,我只当做没听见。谁要和你并排走,难道还要手牵手不成?

慈庆殿位于宫内深处,幽远僻静。外表看起来同其他宫殿并无大的不同。那绘着各式花朵图案的围墙,让我看了又看,喜欢得很。进入园内,更是鸟语花香,没有一处不精致不服帖,一草一石都凝聚着独到雅致的心思。比起宫里其他庄严肃穆却缺少人情味的宫殿,这里真是温情可爱了许多。

"东宫夫妇殿下有请。"尚宫将我们引进大殿。太后国王皇后全都盛装打扮,端坐在上席,神情肃穆,同殿外和煦的气氛格格不入。

"进来吧。"太后开口说道,声音低沉却威严,让人不由自主地感觉紧张。

强压住颤抖,我随着李信一一向长辈们磕头行礼,直到完事落座,还不知道手脚应该摆放在何处。

"嫔宫看上去紧张得很呢。"太后眯眼打量我,眼角的皱纹有如蟹脚菊的花瓣。

"啊,啊……是……"我低头应道,汗都要出来了。

"完全没有必要紧张么,只要太子太子妃两个人相处愉快就好。"太后笑了,眼角的菊花盛放得更浓了。

我不自觉地看了眼身边的李信,他见我转头,便故意扭头望向别处。端正放在膝盖上面的那只缠着绷带的手再次映入我眼帘,我又紧张起来,生怕被太后看出端倪,询问他伤口的由来。

"啊……对,是是……"我尴尬地笑了笑,不知所云地回答了一句。

皇后开口问道:"嫔宫在嫔宫殿过的第一个晚上如何?有什么不方便没有?""啊,不,没有不方便。"我连忙回答说。

"还喜欢你的新住处?""是,喜欢。""见你脸色不是很好,昨晚没有睡好?"皇后关切地问道。

没有睡好?几乎一夜没睡才对。偌大的房间,只我一个人,什么都陌生,什么都是冷冰冰没有一点人气。从来没有过的孤单,从来没有那么地想妈妈。

"啊……"本想回答"不,我睡得很好。"那句话却被卡在喉咙口,怎么也吐不出来。皇后越是疑惑地注视我,我越是紧张地说不出来。

幸好有太后给我解围:"嫔宫应该还没有适应宫里的生活吧。在陌生的地方,睡得不好也是正常的。皇后,要不你派人把她的那件睡衣取来,说不定会好些。""睡衣?"皇后听不明白。

"没错。"太后浅浅地笑了,眼神闪过一丝狡黠,"就是画着黄色狗熊的那一件。""……维尼!"我脱口而出,连忙用手捂住嘴巴。这这这,难不成连太后也看到了那些照片?申彩静,这次你丢人真是丢大了!

皇后强忍住笑,接过太后的话,"是,嫔宫有什么需要,我们尽量都会满足。""那就好,别太委屈了嫔宫。最近正好闲得无聊,看到小报记者拍得那些照片,不知道让哀家笑得有多开怀。"太后竟笑出了声来。

呜呜,太后娘娘好讨厌!

我的脸顿时羞得通红。皇后努力保持着泰定,眼里却也写满了浓浓的笑意。

呜呜呜,大家都嘲笑我。

借此气氛也缓和了许多。

一直沉默着的国王也开了口,"太子最好多上心一点才好。"见提到自己,李信抬起了眼皮,"什么意思?""我是说嫔宫,她初来乍到,四处都不熟悉,适应起来也需要一段时间。所以你要多上心,多照顾一点她才好。"李信听过,沉默了几秒钟,说道:"在那之前我还有话要问您。""什么问题?""您之前答应过我,把东宫迁往昌德宫,我想问您是否还记得?"三位长辈神色都有些改变,未等国王开口回答,皇后首先说道:"现在昌德宫还在修缮中,搬迁之事起码要待一年以后才能施行。"太后更是脸拉得老长,"要搬也要等你上了大学以后,小小年纪就想搬得老远,你就没想过奶奶我会舍不得?""结婚前你们可没这么说,答应得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变卦?要知道,我完全是因为那个才同意结婚的。"李信冷冷说道。

长辈们脸色大变,国王厉声训斥道:"太子!太子妃就在旁边,你胡言乱语些什么?"李信丝毫没有让步的迹像,他倒像是有备而来,答辩得不紧不慢,"她什么都知道,我都和她说了。今天我只想问您们,到底会不会遵守当时许诺我的话,什么修缮中,找这些借口搪塞我,完全没有必要吧。"

国王正色训道:"太子,太过分了,怎么对长辈说话的?!""是你们食言,不能怪我。"始终和颜悦色的皇后也皱起了眉,"在长辈面前说话这么没大没小,就是你的不对,太子!"皇后话音未落,李信就"呼"地站了起来,"用根本不打算兑现的谎言让我同意结了婚,现在却死不认账,这也不是长辈们应有的作为吧?我先告退了。"整个大殿乌云密布,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你说什么,太子?!"国王宏亮的嗓音震得屋顶嗡嗡直响。

"我没什么可说的,该说的都说了。"这家伙吃错药了?这么的火大叛逆,莫非大清早就便了秘?

我惊异得抬头看他,他正好也在看我,俯身握住我的手腕,一把把我也拉了起来。

"发什么呆你?""……啊?"我回不过神来。

"还不走?""走??"这个便秘的家伙!!明明自己闯了祸,还要拉我一起加入?!

"少废话,快走!"眼看自己就要被拖出殿外,我连忙回头,冲着三位早已气得头顶生烟的长辈说道:"小辈先告退了!""嫔朝见"就这样草草地收了场。

这怪胎,我真的不懂你,昨天那么坚定地要和我划清界限,今天却要拖着我一起发疯,得罪长辈!

也不晓得走了多久,李信突然停下了脚步。

"无缘无故把你拽出来,让你也一起讨长辈的嫌,不好意思啊。"他面无表情地说。

哟,原来你也知道说不好意思。

"但是。"他话锋一转又是一脸的傲慢,"以后我们离婚,早晚也都会遭他们骂,就当现在是准备阶段吧。所以,你也……"离婚,离婚!你是唐僧啊,一天念十遍!

"还不放开我?"我狠狠地从他的手里抽出手腕,上面已被握出了道道血印。

"以后要说那些混蛋话,你一个人说去,不要拉着我一起!我不想刚嫁过来就讨人嫌。在这里,我无依无靠,站在我这一边能替我说话的人一个也没有,再遭了长辈的记恨,我日子还过不过了?"说完,我调转身子,想要大步走得远远的,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应该往哪个方向走。嫔宫殿?不不不,那里压抑的我透不过气来。可是其它地方?还有什么地方我可以去?在这牢笼一般的宫里。

"对……对不起。"我停住了脚步,侧起耳朵,我听错了么?他对我说"对不起"?

"对不起,我不该当时一冲动把你也一起拉出来。""……""你在这里的处境,我不清楚,也没有想过。你知道,我根本不是会设身处地替别人着想的人。"是,我清楚得很!

"所以……"他好像被要说的下一句话给噎住了,思考抽搐了半天。我定定地站着,诧异什么话这么难出口,要是句好听的,我就可以考虑一下是否原谅他。

"……要不以后你晚饭到我那里去吃吧。"嗯?什么?这就是让他苦苦思索难以启齿的话?

"我们可以一起吃饭,一天一次,轮流着,上你那儿,或者我那儿。那样,或者我们可以互相增进些了解,也为了以后好好相处。""……"我在心里暗暗好笑,真是出人意料的道歉方式。

这是我理解的大意:我本来就这样了,不会体谅人,也没有办法去改变,所以,大家就和和气气一起吃饭吧!

"……怎么着?"他问。

怎么着?我还能怎么着?你一会儿说你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一会儿又要拽着我站在你那一边;一会儿对我恶形恶状,一会儿又说对不起。你说,你到底要我怎么着?

我低下头,脚下正好有一颗小石子,我把它踢到李信脚下,问道:"……今天晚饭吃什么?"到底我还是心软了。

骨碌碌。

她把脚边的一颗石子踢到我这边。我一时有些恍惚。

还是那个表情,紧抿着嘴,眼里含着泪,无助的她的表情,让我的心隐隐作痛。

"在这里,我无依无靠,站在我这一边能替我说话的人一个也没有。""我不想刚嫁过来就讨人嫌。"她说的这些话连带那个表情,在我耳边眼前不断重演着,一遍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宫·野蛮王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影视文学 宫·野蛮王妃
上一章下一章

17.旧睡衣就该早早丢掉

53.13%
目录
共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