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无所不在的移动通信

21.无所不在的移动通信

"该死,死哪里去了?"太子李信站在空无一人的嫔宫殿中央,愤愤地吐出一句:"饭吃了一半,就跑到哪里去了?"他咬起了大拇指的指甲。这是他从小即养成的坏习惯,后来虽然在长辈喝令下努力改了去,但一旦遇到棘手的急事,还会不由自主地旧疾复发。

此刻,他一直铁青着脸来回踱步,俊美的脸上,线条没有半分柔和。殿外的尚宫及宫女们看在眼里,手足无措。

"不行,我要给她打个电话。"说着,李信掏出手机,翻开机盖,却愣在了那里,凝神思考了半天,回头问一位尚宫,——"你,知道她的电话吗?""是,小的知道。"尚宫连忙答道。

"快报给我听!""是。"李信觉得有些窘迫,自己居然连太子妃的手机号码都没有,这于情于理都是说不过去的。

照着尚宫提供的号码拨过去,听筒里即刻传出了熟悉的彩铃声。Korn的《谎言》。

"呵……她还真的是喜欢这首歌……"李信眼前又浮现出那天接过无线耳机塞进自己耳朵后彩静的表情:那么的幸福沉醉,好像刚收到圣诞节礼物时孩子的表情,闭着眼随着节奏晃动着脑袋,连总理走近都没有发觉。

电话始终没人接。李信心里又毛躁开了:"干吗不接电话?!"如此火急火燎地找一个人在他记忆里还是第一次。他自己想着也觉得不可思议,摔了饭碗跑出去的申彩静,此刻不在嫔宫殿的事实,怎么竟让自己感觉如此的坐立不安,非要挖出她来不罢休呢?

那首《谎言》一遍又一遍的在他耳边重复着。挂了再拨,拨了再挂,如此反复了五次,终于,终于有人接了电话。

"喂?哪位……?""喂!你死到哪里去了?"李信大声地吼过去。

"啊!耳朵都被你震聋了!你是谁?"申彩静老实不客气地吼了回来。

"我是谁?我是你老公!""呵!"电话那头彩静倒抽了一口气,声音也立时变得冷淡起来,"噢,你给我打电话做什么?""你在哪里?""哟,您这么关心我在哪里?难道还怕谁把我偷走了不成?"彩静的声音不无挑衅。

李信不觉用力攥紧了手机:"那你知道我现在在哪里吗?""我怎么会知道!搞笑,我管你在哪里?!""我在嫔宫殿!你,你倒底有没有自知之明,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李信说得气急败坏。

"我没有。""什么?""什么狗屁自知之明,我没有!!"李信惊异于那一瞬间自己的脑袋居然没有被气炸,然而,要爆发的火山终究还是会爆发:"现在,马上,你给我回来!!""不要,我干吗要回去?"彩静根本不吃他这一套。

李信此刻已把牙咬得嘎嘎直响,也不去想自己到底为了什么,突然这么想要见到那个叫申彩静的死丫头,几乎未经大脑思考便吼道,——"你这辈子都不想再回家的话,爱怎样就怎样好了!!"说完,他狠狠地挂上电话,回过头,看着惊惧中的尚宫宫女们,命令道:"你们出去好不好?我有话单独要和嫔宫说。""是,殿下。"下人们纷纷转身退下。相互间交换着眼神:"单独谈话?事情非同寻常啊。"***"呼,那家伙今天吃了枪药简直!"我挂上那混蛋太子的电话,身边的李律关切地询问,——"是信儿?""嗯。"我没好气地哼了声。

"怎么……让你回去?""嗯,说什么现在马上不回去的话,他就一辈子不让我回家。""呵……"李律也倒抽了口气,"信儿原来还会威胁人噢……"我抬起头,天色已经暗了,我和李律坐了好半天,也该回去了。

"那我回去了。"我叹了口气说道。

一想到那个此刻正在我房间里大发雷霆的李信,心又不觉一沉:回去该怎么应对那个震怒且不讲理的家伙,我并没有信心。

"这么快?"李律仿佛意犹未尽。

"嗯,天都要黑了。""哦……"李律讪讪地低下头,"再坐一会儿不行么?"我无奈地笑着说:"李信正在我房间里大发火……再说,天真的黑了,再不回去,就看不见路了。""啊,那好吧,"李律站了起来,"你们好像是夫妻吵架呢。""夫妻吵架?别别,千万别这么说,肉麻死了!"我连连摆手。

"本来就是嘛,你们俩又是合法夫妻。"不知怎的,他的话听上去酸溜溜的。

这时,他伸出一只手在我面前,我犹豫了一下,把手交给他。他一把拉我起来,有力又稳当。看上去那么弱不禁风,原来力气还不小。

"……谢谢。""谢什么。"他又笑了,"快回去吧,别让他等太久了,否则脾气更大。""呵呵,你说得对。那我先走了。""好。"我转身大步离去。一边把手里捏着的手机塞进裤兜,一边在心里给自己打气:早晚免不了一战,申彩静,加油!

总觉得有视线久久地追随着我的脚步,回过头,看见李律仍直直地站在那里向我挥手,脸上带着落寞的笑容。

"以后在学校里见到我,可不许假装不认识,小新娘!"当然,怎么会呢。

我用一个微笑替代了回答。转过身继续走路,背后仍能清楚地感觉得到他的视线。

还有那一句轻声却暧昧的"小新娘"……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宫·野蛮王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影视文学 宫·野蛮王妃
上一章下一章

21.无所不在的移动通信

65.63%
目录
共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