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扭曲的人性

22.扭曲的人性

或许是赶得太急了,等跑到嫔宫殿门口时,我已是气喘如牛,直不起腰来。

正手撑着膝盖喘气,大门突然敞开,吓得我整个人跳了起来。

"妈呀!"抬起头,映入眼帘的那张脸,那副死鱼表情,除了李信还能有谁。

为了不至于让对话一开始就充满了火药味,我努力牵了牵脸部的肌肉,挤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说道,——"嘿嘿……你在等我?""等你个大头鬼!"一个响雷在我头顶炸开,接着我的手腕便被他抓住,"少嬉皮笑脸,进去说话!""你放开我!!我有脚自己会走路!"我用力甩开他。

"跑哪里去了你?""接到你的电话我就跑回来了,除了这里我还能去哪里?""还能去哪里?那你怎么早不在这里?"NND,这家伙简直不可理喻到了极点,就这么好管闲事。

"你是想让我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像得了肺结核一样圈在这间屋里还是怎的?不就是出去吹吹风透口气,又怎么了?"李信冷笑一声:"吹吹风?吹风吹到手冰成这样才想到回来?""呃……"我嘴张了张,没有出声。

听他的话,他倒好像是在担心我。怎么可能,就他?一时间我猜不透他的居心,也想不出应该怎么对答。

他一声不响走到沙发前坐下,看着呆立在那里的我说:"把门带上,我们坐下来说话。"声音虽低,却始终是他一贯的不容分辩的命令语气。

坐下来说话?这也好,我再懒得跟你吵架,坐下来心平气和,我也正想听听你这么火急火燎唤我回来到底要说些什么。

这么想着,我关上门,坐在沙发对面的床上。说来也怪,明明床的位置要比沙发高,可是我总觉得他看我时的姿态,还是那么的居高临下。

"你去哪儿……""你怎么来这儿……"两人几乎同时开了口,又同闭了口。

他皱了皱眉,说:"我先说,听我的。你到底去哪里了?""……香远亭。"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实话实说。

"你怎么知道那里的?"他的眼神不无惊讶。

"是李律带我去的。""李律?""是啊,他本来要去向太后娘娘请安,结果就在路上撞到了我,所以就……"我平静地回答说,却看见李信的表情有些怪。

"为什么偏偏……"他莫名其妙吐出这么一句。

"什么为什么?有什么不对么?"我问他。

"这么说,你是和别的男人一起,在人烟罕至的后花园玩到天黑才回来咯?""哈哈哈!"我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来,"不要太搞笑好不好?这么紧张,说得好像我老公一样,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噢,太子殿下!""少废话,严肃点!以后不许再犯了!"他一脸的正经,看得我实在忍不住大笑:"听听口气!我干吗事事都要听你的?"李信如同看陌生人一般望定我,眼睛里有了些许愠色,虽然被他这么凝视也不是一次两次,但每次都还是觉得紧张浑身不自在。啊啊,申彩静,打起精神来,别在这人面前短了志气!就那么和他僵持对视了几秒钟,李信的表情渐渐放松了些,说话的语气也缓和了下来,温柔地问道:"你,不是想回家吗?""你说什么?"我瞪大了眼睛,等待他的下文。

"要不要……让我送你回家?"我的身子不由自主向他凑过去,又惊又喜:"你真的可以送我回家?"一点不夸张,那一刻我激动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妈妈,爸爸,爷爷,彩俊……虽然只是几个月不见,在我感觉却已经隔了许多年了,好想你们!

李信一把把我推开,嘴角一撇冷然地说道:"和我保持点距离,别激动,又不是坐着听不见。""是是!"我连连点头,往后退了两步,为了不让眼眶里金豆银豆掉下来,拼命地眨巴着眼睛。我要回家喽!回家回家喽!

"那,那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可以让我回去?"我努力不让自己再次贴到他身上。

李信的脸又绷紧了,语气冷若冰霜:"谁说马上就让你回家的?你以后再胡闹的话,回家?想都别想。"什么??

"我要看你的表现才能决定,当然最终的决定权在长辈那里,但是首先还要先通过我这一关才行。""……""所以以后,你最好记住你有夫之妇的身份,不要和其他男人大晚上还在外面瞎胡闹,还有,饭吃一半就跑出去,这样的事以后也不许再发生,害得我要跑到这里来找你!"这时候谁要递给我一把剪刀,我保证立时就能上去把他那张嘴给剪了,那傲慢的眼神,那尖刻的声音,那无理的态度……

我气得浑身发抖。

"你听明白了吗?听明白了,我就走了。你早点睡。"说完李信起身离开沙发,扬长而去。

"那些……不还都是你逼的?!"我冲着他的背影大喊。

正在开门的李信,手停在了门把上:"你说什么?""都是你……把我气得跑出去,你惹恼了我你就一点都不知道吗?"不管了,有些话不喊出来的话,早晚我会得便秘的。

李信听了只耸了耸肩:"我做错什么了?我哪里惹到你了?"

人不要脸鬼都害怕!我气得简直背了过去,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

但转念一想,他从小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表现傲慢也是正常,谁让他是皇太子?我又是谁,我又为什么为了这样一个人气成这样。没必要,申彩静,你要冷静啊。

"好吧,反正我也不期待你为你做错的事跟我道歉,也不奢望你能了解我一分一毫,但是……请你以后不要那么无耻的拿我家人来威胁我,你知道家人对我来说,有多珍贵,他们是和我生命一样重要的存在,拿他们来逼我屈服?太卑鄙了。"不管我怎么控制自己,眼泪还是忍不住喷涌而出。透过泪水,李信在我眼里开始扭曲和旋转,直到让人完全无法辨认。

"我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没必要说得这么委屈。"那个扭曲的怪物冷冷地说。

"好,随你怎么说,怎样都行,反正我也是为了钱才和你结的婚。就像你说的,我们是相互利用的关系。但是……你不可以,不可以剥夺我和家人见面的权利,我有的也只是他们了……真的不可以,不可以,你这个混蛋……"我用手捂住了脸,泣不成声。这段时间积聚的眼泪如决了堤的洪水,怎么也止不住,流不尽。妈妈……我厌透了,我要回家,我还要在这里受气到什么时候……妈妈……呜呜呜……

恍惚间好像有脚步走近,接着便有一双手掌轻柔地放在了我的肩膀。我几乎未经思考便一把揪住了那人的衣领,用从未有过的愤怒到了极致的声音,近乎歇斯底里喊道:"明天,明天你就跟上面说去,让我回家!"在眼泪如雨喷薄之间,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只顾把自己的满腔怒气一泄而快。

"你,如果不让我回家,我就死给你看!""……"我能感觉到李信的视线久久停留在我的脸上,时间也像是静止住,我能看见,能感觉到的,只有那一双深不见底不起丝毫微谰的色眼睛,如沉寂的黑夜般深邃。

过了很久,他才轻轻把我的手从他衣领上拨开,用冰冷得让人发抖的语气说道:"我只能帮到这里了。""……""我只能帮你帮到这里,再多,我也无能为力。"说完,他毅然把我推开,头也不回走出了嫔宫殿。

"呼……"我深深突出一口气,浑身的力气都好像随着这一口气被吐尽,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只能帮到这里了。

我喃喃地重复着他最后说的那句话,一遍又一遍。

虽然我嘴上把话说得那么绝,心里却是一团糟,好像落了一场沙尘暴。

沙尘暴。尤其当我看到她捂住脸哭得那么伤心……我竟也在心里埋怨起了自己,骂自己,骂自己混蛋。

啊,我这么怎么了,这么的口是心非。

自从和她结婚以来,心就没有一天平静过。始终在矛盾,在斗争。而眼下,我只有一个念头。

送她回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宫·野蛮王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影视文学 宫·野蛮王妃
上一章下一章

22.扭曲的人性

68.75%
目录
共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