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不为人知的心酸故事

27.不为人知的心酸故事

李律在独处时,经常会回想起幼年,回想起那时身着黑色套装的母亲的脸孔。浅色的发色,白皙的肌肤,大眼翘鼻,即使在幼年的小李律看来,自己的母亲也是个世间少有的美丽女子,拥有着让人目眩的容貌。

然而,突然有一天,母亲不再炫目,脸色竟是那么的憔悴,恐惧和忧伤。

她蹲下来,直视着小李律的眼睛,说:"律儿,从今以后你要管信儿叫王孙少爷,知道了么?"小李律不明白:"为什么?王孙是我啊!我比信儿大,我是王孙!"母亲愈发忧伤了:"现在不是了。律儿,你父亲去世了,所以你也当不了王孙了。""不,你弄错了,我是王孙!"小李律不依不饶。

母亲的脸色已是惨白:"不,律儿,现在不是了。我们什么都丢掉了。"一颗豆大的泪珠从她那空洞的大眼睛里滑落下来,滴在小李律的手背上,冰冷。

"什么……都丢掉了……都没有了。"此刻陷入回忆里的李律,蹲坐在黑暗的房间一角,喃喃地重复着当年母亲的那句话。

"什么都丢掉了……"王孙的名号丢掉了,国王的继承权丢掉了,定下婚约的小新娘,也丢掉了,什么都丢掉了。

"妈妈,你一定是弄错了……"他耳边仿佛仍能听见当时自己的哭喊,小小的人,一直哭到手脚冰凉。

李律有些动容,把脸转向窗外。自义诚君官邸望出去的天空只是阴郁,同香远亭上方那片低垂美丽的天空是那么的不同。一直以来,他都不喜欢这个官邸,却对能看到香远亭的景福宫情有独钟。

"什么都丢掉了,这根本不像话。"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睫毛被泪水濡湿了。

"不是我们丢掉的……而是被人抢走的。"他依旧紧闭着眼睛,然而脸上的表情则如大风多云的天空,时阴时晴瞬息万变着。这么持续了不多时,他突然睁开了眼睛。

"我要夺回我应有的一切。"时间也似静止了,在他紧握的拳头与闪亮坚定的眼神之间。

与此同时。

沿着康宁殿后花园的一面低矮的围墙,两个人正并排走路,影子被夕阳拖得老长老长。

这时间能够在此处悠然散步的,除了国王不会有别人。他身上扔披着白天时穿的朝服,而他旁边的女子,则穿着端庄素净的白色套装。两人的穿着一古一今,走在这传统与现代和谐并存的景福宫内,倒也不显得突兀。

"好久不见了。"国王首先开口说话了,话音清冷,好似当下早秋的晚风一片凉意。

"是啊。"女子静静地应道。

这个即使只穿一身白,也要比全天下万紫千红女子都要美丽的女人,正是李律的母亲,义嫔娘娘。

"早听说你回来了,怎么到现在才有工夫来宫里。"国王的话丝毫不带任何感情的色彩,既无责备,也无遗憾的意思。

义嫔笑了:"今天来也是好容易凑出的时间,只想见见殿下您就回去……""……""说来也好笑,我到现在还不适应穿宫里的衣裳,我现在这身打扮要被太后娘娘看见了,不晓得又会怎么说我呢。呵呵,她以前也对我总有微词……"望着眼前自己兄长的遗孀,国王的眼神始终冷淡,那黑色的眸子仿佛有着吸取所有光线的魔力,无论何时何地总是那么的波澜不惊。

义嫔好似早已熟悉了那双眼睛,不为所动,只管把话说下去。

"其实不光是宫里的衣裳我不喜欢,还有宫里的勾心斗角,简直让我厌透了。想当年我还是太子妃的时候,那些苦头,真不知道自己都是怎么熬过来的,殿下您也清楚得很。"国王只点了点头,看着她不做声。

"所以……我当时立下决心,如果我当上了皇后,我一定要废除那些繁琐害人的宫中法规。"这时日头西斜,眼看就要落山,两人的影子被拉到最长后,便随着消褪的光线逐渐变淡,直至难觅了踪影。

两人又沉默走了一阵,义嫔再次开口说道:"我是那种有野心的女人。我曾有过很多梦想,等着做了皇后以后去实现,其中之一,就是要让我的儿子当上这个国家的君主,而我身为太后,受万人尊重和敬仰……正是因为这些梦想,我才能咬牙熬过做太子妃时,那些沉闷又艰难的时月。"两人的脚步同时停住了。

义嫔直视着国王,幽幽地说道:"所以……我才选了他。"就着昏暗的光线,国王仍能清楚地看见,一滴晶莹的泪珠正挂在义嫔的眼角。

"那时他是太子,是将来的王位继承人,而殿下……殿下当时不过只是大君。"义嫔用手指轻轻拭去那颗眼泪,国王注意到她无名指上仍戴着那枚当时大婚时先王赐予的婚戒。

"我知道我当时的选择,给了你很大的伤害。"至此,国王终于沉默不下去了:"你这么说让我很意外,你并不像是会道歉的人。""不,不要这么说……"义嫔眉头紧蹙,连连摇头,又有一滴泪水自眼眶滑落,顺着她那美丽的脸颊往下流。

"我也是受过伤害的人,所以我明白您的痛苦。我当时心有多痛,您就有多痛,我们虽然处境不同,但是有些煎熬却是彼此感同身受的。"

义嫔仰头看着国王,重提旧事。那张脸孔,映着新升如水银般的月光,美丽得似不真实。

"到底,我还是遭到了报应。"她叹了口气,眼睛却始终未离开过国王的脸。

国王记不得上一次为这位女子的美貌而惊为天人是在什么时候。自从十多年前她冷冷地转身给自己一个背影,突然某一天却以嫂子的身份出现,与自己形同陌路……在那以后,自己就再没有对任何女子动过心。

"我……"此刻在义嫔那双美目的注视下,国王那颗冰封已久的心在渐渐融化。

他不会知道,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某个阴影笼罩之下,另一个人也正默默地注视着他。

此刻那人正用手捂住自己大半张脸孔,让人无处判断底下真正的表情。

那人,就是皇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宫·野蛮王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影视文学 宫·野蛮王妃
上一章下一章

27.不为人知的心酸故事

84.38%
目录
共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