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相亲相爱的竞争者

7.相亲相爱的竞争者

资善堂。

自世宗大王时代起,东宫便是历代太子的寝宫。

经过东宫侍卫宫女的住处,穿过一条回廊,再绕过一面低矮的围墙,便能看见一座小楼,因为地处人烟少至的角落,所以格外的清雅幽静。

突突!突突突!

一阵规律的击打沙袋的声音透过小楼的窗户,清晰可闻,绊住了一个正好散步至此的过路人的脚步。

"谁也不会想到……"那人侧耳听了一会儿,便推开虚掩的门,进屋说道。他的语速明显要比平常人慢许多。

正在挥汗击拳的李信听到有人在背后说话,一惊,连忙掉转头,进入视野的是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少年。

"谁也不会想到尊贵如你的东宫宫主,居然爱好如此暴力的拳击运动,"少年笑说道,"也不会想到东宫竟然还有这么一处雅致的密所。""你过得好吗,皇太子?"那位少年正是李律。

李信也笑了:"好久不见,堂哥。"傍晚的夕阳透过窗户洒进室内,落在并排躺在地板上的这对堂兄弟的脸上。李信黑发,脸庞线条清瘦俊朗;李律的头发则是天生的浅褐色,脸庞的线条也相对柔和许多。即便如此,两人的五官相似,即使是不知情的外人,也能一眼看出他们有着极近的血缘关系。

"我们有一年不见了吧?"李信说。

"嗯,去年父亲忌日时我回来,也是这个时候。"有风自窗口吹入,拂起李律耳边柔软的细发,光线在上面跳跃着,如梦似幻。

"听说你要转学到我们学校?这么说,你这次是完全回来了喽?""对,过去虽然人在英国,但总会为了种种杂事飞来飞去,也厌了,所以干脆决心回来了。"李律边说,边伸出手指在虚空里勾画出一个圆。

圆。弧线。即是李律给人的感觉,柔和,不急不紧,让人无法揣度哪里是开端,哪里又是末尾。

李信想着,脸上不由浮现出一丝苦笑。不论从哪方面看,李律都要比他更成熟,更有深度,也更适合继承王位。

"对了,听说你要结婚了?"李律扭头看着堂弟,笑问道。

如果说李信懂得在不同的场合变换不同的表情,那么李律则懂得在所有场合都保持微笑,不论吃饭,说话,还只是静静地坐着,他那张英俊的脸庞时时刻刻都在微笑。

"消息传得这么快。""是啊,大家都别提有多开心呢。""呵!"李信轻笑了一声,"大家真是好心思,替别人的人生这么开心。""别人的人生?太子,你的人生完全公开在世人的眼里,大家替你开心也是理所当然的。怎么样,是什么样的女孩子?非常美丽还是非常富有?""问那个做什么?"李信没好气地撇了撇嘴。

李律也不介怀,伸出一只手指拨弄着堂弟的头发:"说嘛!我知道像你这样的性格,若不是那女孩容貌出众或是其他条件得天独厚,你是绝对不会乖乖接受这种包办婚姻的。"李信有点不悦,一个骨碌坐了起来,说:"我有照片,你要不要看?""好啊,给我看看。"李信不知从哪个口袋掏出一张被揉作一团的照片,丢了过去,李律一手接过,又笑了:"这是什么?怎么被你揉成这样。""根本没必要小心保管么。"李信若无其事地耸了耸肩膀。

李律十分细致地展开了照片,抚平后细细端详了一会儿,由衷地发出一声感叹:"哇,好可爱的女孩子!""咦?"李信惊异地看向他,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可爱?就那丫头?

"你是在取笑我呢吧?"他拍拍屁股跳了起来。

"不不,是真的可爱,"李律把照片叼在唇间,斜坐起来,目送着李信走向沙袋,"她长得很像我的小新娘。""小新娘?"李信立住,竖起了耳朵。

"嗯,"李律也站了起来,嘴里仍叼着那张照片,"我喜欢过一个女孩子,在去英国之前。"李信笑了,来了兴致:"哦?这倒是第一次听你说起,打算什么时候娶人家?"李律轻轻地摇了摇头:"结婚不太可能吧,那时我们都太小……""多小?"李信又开始击起沙包来。

"记不大清楚了,大概也就五、六岁吧。""什么样的女孩子?你在哪里见的她?""小时候偶尔跟着爷爷出宫,那时见的……"李律温柔地笑着,回忆说道。

"啊……"李信突然收住了拳头。

"她真的好可爱,好活泼,声音清脆,跑得也比我快,每次见她头发都是这个样子……"李律用双手握拢自己的头发,比划着说道,"茂密蓬松,被扎成两个小辫子,不管怎么梳都像是刚从鸡窝里爬出来的一样,呵呵!还记得有一次我去揪她的小辫子,结果被她打了个半死,当时我哭得厉害,但是爷爷却对我说,全世界只有这个女孩子,即使把我弄哭也没有关系,因为,她是我的小新娘,以后大了,我们是要结婚的。"李律的手自头顶移至胸前,满脸甜蜜地笑。那笑,绝不是平日里那些公式化的笑,而是真正发自内心、温暖的、带着爱意的笑。

"那个女孩儿,就是我的小新娘。""……"李信听到浑身冰凉,一动不动地僵在了那里。

而李律倒像毫无察觉,继续说了下去:"这一次回来,可能也是为了再见到她。要不是母亲要求我一定要等到学期结束,我早就回来了。信儿,你说,要找到她,会不会很难?哈,或者,找得越难越有意思?"李信百感交集,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只得再次挥拳来掩盖。

对不起,堂哥。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

"不过我觉得不会太难,毕竟这么小的国家……"李律眼睛闪着光。

"……嗯,不难……"当然不难,根本就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么。

"因为她就是她。"李信终于忍不住说出了真相,他并不是那种藏得住话的人。

"唔?你说什么?"李律听得很糊涂。

"你要找的女孩,就是要和我结婚的那一个。"李信努力让自己的话音显得平静。

李律整个人呆住了。

静默。

"那个女孩,本来的确可以做你的新娘,但现在……""现在……为什么?"李律的声音明显地在颤抖。

对不起,亲爱的堂哥,我从没想过要夺你所爱。

李信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但是现在,继承王位的人,是我。"李信听不见也看不见,这句话在李律内心掀起了怎样的滔天波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宫·野蛮王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影视文学 宫·野蛮王妃
上一章下一章

7.相亲相爱的竞争者

21.88%
目录
共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