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恋爱合同

第九章 恋爱合同

我们只是假装恋爱

“一米范围内不准接近?我难道是什么传染病患者吗?”

看了恋爱合同之后真贤很不客气地问。三顺平静地回答:“在我看来,你比传染病人还厉害,我只要跟你讲话超过五分钟,就会头疼。”

“你要注意的事项才多得不计其数呢!”

回家的路上,真贤觉得两个人有必要谈一谈,于是带三顺去了咖啡厅,刚一坐下,他就这么说道。

时间已经不早了,不过店里的生意还很好。柔和的灯光,酒红色的家具,每张桌子上都插着不知名的香草,在这浪漫又古典的气氛中,一对对男女都在喃喃细语,说着绵绵的情话——只有真贤和三顺例外。真贤语气强硬,三顺态度坚决。

“在公众场合,不要用这种表情看着我,你是女人,而且是拿了为数不小的一笔钱,答应全力协助我的女人。注意看我的脸色,别做令我难堪或没有意义的事情。”

看来今天点的那首歌着实让他不爽呢。不过对于这件事,三顺也有话要说。

“好吧,是我没有眼色,让你弹你不想弹的曲子。不过……”

三顺主动认错的态度让真贤在一瞬间觉得安下了心,可是三顺接下来还有话呢,而且说话时眼神异常坚定。

“你也别把我当傻子。不想弹就说不想弹呗,还推说什么忘了谱子。更过分的是,你弹学校铃声是什么意思?我在别人面前让你难堪不好是吧?那你在别人面前让我下不了台又有什么好的呢?”

三顺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不过真贤现在可不想就这么低头。他跷起二郎腿,低低地回答道:

“我只把傻子当傻子。不想被当作傻子对待就别做傻事啊。”

真贤厚颜无耻的话点燃了三顺眼里愤怒的火花。

“玄真贤先生,你是不是觉得你借给我五千万就很了不起了?”

“对,就是了不起。我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再不听我的话,我打算毁约。那时候,你金三顺小姐可得当场把五千万给我吐出来。”

真贤一番冷若冰霜的威胁把三顺气得够呛。刚开始他求她的时候,一副不知廉耻、嬉皮笑脸的样子,现在局势改变了,就完全换了一副嘴脸。再加上他叫她的名字,叫她三顺,这一刻听起来尤其刺耳。三顺索性淡淡地对威胁自己的男人说道:

“好啊。解除合同吧。”

这一出其不意的回答让真贤的脸一下子仿佛歪了一厘米。

“什么?”

“从出生到现在,我忍受了整整二十九年的‘三顺待遇’,现在跟一个才认识没有几天的男人,又要忍受‘三顺待遇’,我做不到。我决定解除咱们的合同。当时太急需钱,一时间除了找你帮忙也没想到其他什么办法,这几天仔细想了想,如果不在乎方法和手段的话,那点儿钱也不难弄到。就算卖内脏,也要把你的五千万给还上,你不信我能做得到吗?”

三顺愤怒的眼神令真贤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个女人是曾经在背叛自己的男人的订婚蛋糕里放了辣椒面的女人。刚才是因为之前三顺触动了自己的痛处,想给她点儿颜色看看才故意威胁的,他可没有真想解除合同的想法。没想到,天啊,这个女人不好惹啊。本来是我威胁她,现在变成她威胁我了。

心里是这么想,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真贤冷峻的脸上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说道:

“我不知道你的内脏能卖多少钱,不过五千万估计是没有的,你还不如买福利彩票试试。”

虽然嘴上说要卖内脏,不过三顺也知道自己的内脏恐怕卖不了五千万那么多。更何况她最怕的就是开刀了。两个人都费尽心思想挽回自己一时冲动说出的话,于是一阵沉默。

过了一会儿,三顺从桌上的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巾,向服务员借来一支笔,开始在纸上写起什么来。

“现在我们来定定规矩。作为正式的男女朋友不能违反的规矩。”

真贤冷笑了一下。

“规矩?我凭什么要遵守什么烂规矩?你知不知道用正常的手段挣五千万有多难?”

真贤的冷嘲热讽又一次点燃了三顺眼中的愤怒,她硬硬地说:

“不然,我们解除合同!”

真贤还是第一次在谈判的时候这么被动。简直该死。真贤又一次深刻地意识到,自己和三顺的关系就是赤裸裸的金钱关系。不然,交往两个月的恋人,应该正是打得火热,连对方脸上的青春痘都觉得可爱的时候,可他们却在这里定什么该死的规矩。

目录列好了。

“第一,玄真贤和金三顺协议在未来的一年中假装恋爱。第二,玄真贤借给金三顺五千万韩元,作为代价,金三顺必须全力协助配合玄真贤的一切行动。第三,在此过程中玄真贤必须尊重金三顺的人格,绝不允许把金三顺当傻瓜对待,也不可以恋爱为借口有任何非分之想或者越轨行为。”

听了第一、第二条,真贤还能够不动声色,不过听到三顺制定的第三条规则,真贤可就沉不住气了,他怒目圆睁,说道:

“非分之想或者越轨行为?什么嘛?”

“就是不能有身体上的接触呗,我还没嫁人呢,所以这一条你必须要,一定要严格遵守,可不能因为这件事害得我嫁不出去。在你的父母面前勾勾肩、拉拉手我还可以接受,不过平常,甚至在公司,没有必要演戏的时候,不得靠近离我一米的范围内。”

“一米范围内不准接近?我难道是什么传染病患者吗?”

看了恋爱合同之后真贤很不客气地问。三顺平静地回答:“在我看来,你比传染病人还厉害,我只要跟你讲话超过五分钟,就会头疼。”

真贤满脸的不服气。三顺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已经呼地站起来,一屁股坐到三顺旁边。更过分的是,他竟然把手放到三顺的肩膀上。

“你怎么回事?规矩定好才几秒钟不到……”

不等三顺说完,真贤就搂住了她,在她耳边悄悄地说:

“嘘,看那儿。”

顺着真贤的示意,三顺看到了坐在角落的一个男人,也是这里惟一的单身男人。只见他大约将近四十岁,一身西装革履。与三顺视线交接的瞬间,那男人干咳了一声,表情很不自然。

“那是谁?”

三顺小声问道,真贤直截了当地说:

“我妈真不愧是老油条。看来她还不太相信我们。”

听了真贤的话,三顺觉得真不可思议。

“社长先生,看来之前您把您母亲骗得不轻啊。竟然要派人跟踪你,确认你是不是真恋爱。做人怎么可以这么没信用呢?”

“你难道没想过,就因为我没信用,你才有机会借到那五千万啊。别动。‘第二,玄真贤借给金三顺五千万韩元,作为代价,金三顺必须全力协助配合玄真贤的一切行动。’这不是你写的吗?”

他们就这么窃窃私语,在外人看来,完全像是一对多情的情侣,而实际上,他们是在为合同条款争吵不休。

“一米范围内不准接近?难道让我总拿着尺子量距离?这根本就不现实嘛。这一条干脆删了。”

对于真贤的这一要求,三顺笑着指着面前的纸巾说:

“反对!只要随时保持三四步的距离就行了,很简单。不然让我怎么相信像你这样的怪物?”

“怪物?你说怪物?谁?我?”

“可不是吗?相亲的时候问第一次见面的女孩子会不会硬上自己,不是怪物是什么?”

“那只不过是我自己的处世之道。用那种方法,五分钟之内就能把自己讨厌的女人气跑,有什么不行的?”

真贤一脸坦然,笑着反问三顺,三顺长叹了一口气,说道:

“就是因为你会这么认为,我才觉得你是妖怪,不是什么好男人。”

对于三顺的回答,真贤很严肃地思考了一番,用手指敲敲桌上写着规则的纸巾说:

“那这样写吧。除了现在这样的突发状态,禁止拉手,拥抱,接吻,以及其他一切恋人之间才有的亲密行为。反正加上最后那最重要的一条,前面的这些条款也就没有多大的意义了,既然你那么坚持,我就让让你吧。”

“最重要的一条?是什么?”

三顺满脸疑惑地问道,真贤“嘻”地一笑,露出一排整洁白净的牙齿。

“双方只是假装恋爱,不可弄假成真,但必须假戏真做。”

“什么?”

“就是说,合同期间,不许你和我,或者和其他男人谈恋爱。不和我谈是理所当然的,同时不许你和别的男人约会或者让我听到你脚踏两只船。因为我‘雇用’你不是为了给自己找麻烦,而是为了能过得更舒服。”

虽然真贤说的话都在三顺预料之内,不过她还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样一来,只要在这个合同上签上字,她就绝对没有希望在三十岁之前嫁出去了。从去年圣诞节就开始担心的事果然成为现实了。她可以保证不会跟这个男人假戏真做,可是同时也不能跟别的男人约会,这可真够苦的。不过有什么办法呢。三顺这么叹息着,不过她也想到了好的一面。

“不用搬家了,多好啊。这样一来,周末也不用去相亲,一个月能睡一次懒觉。也不用再花钱去美容院做头发或者去买新衣服,不用为了好看减肥。这么一想,好处也挺多的,往好处想。”

三顺尽力自我安慰,然后跟真贤一起,花了整整两个小时,把合同修改完整。

《金三顺和玄真贤的恋爱合同条款》

1.玄真贤和金三顺协议在未来的一年中假装恋爱。

2.玄真贤借给金三顺五千万韩元,作为代价,金三顺必须全力协助配合玄真贤的一切行动。(协助过程中,应避免过多的疑问或好奇心。)

3.在此过程中玄真贤必须尊重金三顺的人格。绝不允许把金三顺当傻瓜对待,也不可以恋爱为借口有任何非分之想或者越轨行为。(在万不得已的紧急情况下,勉强允许玄真贤不经过金三顺的允许与其拉手,拥抱,亲吻其脸颊。)

4.不允许金三顺打探玄真贤的心思。

5.合同期间,禁止双方脚踏两只船。

6.对于此合同要绝对保密。若是被金三顺的家长或者玄真贤的家长发现,此合同自动解除。因金三顺的失误泄密时,金三顺立刻偿还玄真贤的五千万元;因玄真贤的失误泄密时,玄真贤将自动放弃收回借给五千万元的权利。玄真贤绝对不能给金三顺的婚姻大事造成任何阻碍。

7.只是假装谈恋爱,绝对不可弄假成真,绝对!违反这一条时,处罚条例与前一条相同,并且合同自动解除。

条款都写好之后,两个人小心翼翼地在纸巾上签了字,生怕不小心把纸巾弄碎。为了以防万一,三顺甚至向咖啡馆主人借来了印墨,两个人在合同上按上了指印。然后他们满怀悲壮地举起鸡尾酒杯,轻轻碰了杯。玻璃杯发出了“铮”的声响。听到这声音,真贤说道:

“合同万岁!”

三顺也点点头,轻声说:

“骗人恋爱万岁!”

他们的神态,任谁看了都会以为是谈恋爱不到两个月的热恋中的男女。信不信由你。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我叫金三顺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我叫金三顺 我叫金三顺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章 恋爱合同

4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