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10月20日,一个大喜的日子。到了这一天,他就要从一个未婚男孩进化为已婚男子。蓝冬晨看了看日历,今天已经是10月18日。现在是午夜1点,离结婚典礼开始的时间还有35个小时。

礼服、新房、新的用品和典礼用的程序都按部就班地安排好了。这些事不用他操心,自有妈妈和小康他们筹备。

金薇薇的姐姐金蔷蔷和姐夫都回来了。不过,她的父母没有回来。因为他们要求在新西兰为女儿再安排一个具有乡村气息的特色婚礼,所以,他们二老就没有回国,留在新西兰专候一对新人归来。

爸爸估计要到明天才能回来。儿子的婚礼,再忙他也是要抽出时间的。

过了这35个小时,一切都会像白天升太阳晚上升月亮一样不可改变。他,将成为金薇薇的夫婿,而她,也只能是吕辛的妻子。

站在楼前的草地上,抱着双臂,仰望着天空,像是看到了钟小印的眼睛,蓝冬晨久久的,久久的不能平复自己的心情。

初秋的风打了过来,吹散了他额前的秀发,可是,他的眼睫还是一眨未眨。

就任时间这样消磨吧!反正已经消磨了8年。如果,一切发生在8年前,如果,8年前他就爱上她,再如果,8年前他要懂得了什么是恋爱,那么,今夜,还有此刻,他也就不会再在这里对着星空暗受消魂的折磨了。假如,上天给予惩罚,就让上天惩罚他吧。是他与不爱的人恋爱,又在不能恋爱的时候恋爱。这个苦果本由他结蒂,理应由他吞下消化。

他将失去知觉的双臂颓然地垂了下来,无意中碰到衣兜中一个坚硬的东西。是手机,钟小印送他的手机。

他慢慢的,像是取出自己的心脏一样取出了它。那只蓝色的蝴蝶依然还在手机上贴着,半展半闭的翅膀像极了跳舞的动作。小印,我在想你,你知道吗?你现在在做什么?这样的夜晚,这样特别的时刻,不知,她有没有进入梦乡?

思念的念头只一转动,蓝冬晨不再停顿。他拨通了通向心灵的惟一密码。

电话铃声只响了一个节拍便没了任何动静。这是电话已接通的迹象。可是,电话那一端却没有传来任何声响。

“小印……你在听吗?”

“……”

“小印……你,还没有睡吗?”

“……”

“我很想你——”

“……”

“小印,你说话啊,我想听你说话。你为什么要和吕辛订婚?你答应过我的,答应给我时间,等我将一切事情都办好的,可是,为什么你却先订婚了?”

“……”

“小印,你不要不说话好不好?你是不是为了让我和金薇薇在一起才这样做的?你说啊,你倒是回答我啊!小印,你倒是说啊!”

连心脏跳动的声音都可以听到,但是,钟小印的声音还是没有响起。

“好,你不说话,你什么都不肯说是不是?你什么都不想说是不是?你和我什么话都没有是不是?你真狠!……既然,你那么希望我和金薇薇在一起,那好,我明天就会娶金薇薇,我成全你和吕辛,你永远都不要后悔——”

说完,蓝冬晨带着满腔的愤怒将手机扔进了茫茫夜空。

夕阳的最后一缕光线像画笔一样给每家的窗户都涂上了一层怀旧的色彩。

麦乐乐伸了个懒腰,翻了身子看向窗外。中午下了班后她一直睡着。好久没有睡过这么长时间了。今天是10月19日,明天就该是表姐和蓝冬晨举行婚礼的日子了。

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感叹,她用力敲了敲脑门,想让困意统统跑光,大脑变得清醒一些。

表姐结婚是件大喜事,照常例该是高兴的。她和蓝冬晨交往了8年,终于跑到了马拉松终点,可是,他们两个最近看起来好像都不太高兴似的。

不高兴的原因倒不难猜,无外乎就是表姐在心里还暗恋着雷雨哥,而蓝冬晨对钟小印也依依难舍。

其实,爱情是两个人的棋局,当一人执子开盘时,一定要想好是不是想和对方下完整个一局,你总不能剩下对方一人,将一生沉浸在一盘因为无人陪玩而永远也走不完的棋局里吧?

幸好吕辛没有被她的纠缠打动。麦乐乐在心里暗暗为自己高兴。若不是发自肺腑的交往,到头来还是会因为吕辛的烦恼而自烦一生。

幸亏啊幸亏——麦乐乐暗暗替自己庆幸。

正想着,门铃忽然响了。这个时候谁会来呢?她磨磨蹭蹭地下了床。

“乐乐,不好意思麻烦你——”

门外闪进的是金薇薇略带愧疚的脸孔。

“表姐,发生了什么事?”

麦乐乐看到表姐的脸上泪痕依稀,忙问。该不会是和蓝冬晨吵架了吧?

“没有。”

金薇薇摇摇头,拿出了一贯的笑容。

“乐乐,你听我说:我想和你做个短暂的分别。我要到新西兰去,想做个小小的休假。也许……也许会在那边找个工作……这个——”金薇薇将一个手机放在了麦乐乐手里,继续说:“这是冬晨的手机,我早上在他家门口捡到的,我本来想和他道别的……但,我想了一天,还是决定不和他当面讲了。你替我将手机交给他,谢谢你,乐乐。”

“那,雷雨哥——”

“他吗?”

金薇薇将头低下,旋即又抬了起来,她的眼光散发出从未有过的迷离。

“在北京,也只有他……还让我有些留恋。但,他……只当我作好朋友。如果有缘,我想,我们还会见面的。”

“薇薇姐——”

“听我的,乐乐——你要等明天早上再交给冬晨。今天,不要告诉他我要走。你一定要听我的,答应表姐,好吗?机票我已买好,快到时间了。不再多说,我要赶紧走了。我叫了报社的车,行李都已经放在了车上。到了新西兰我会给你打电话的,一切珍重,乐乐,不要让表姐担心!”

看来她去意已决,想要再挽留她怕是不太容易。

“表姐,几点的飞机啊,我去送你。”

麦乐乐只好这样说。

“不要了。还有1个小时就要起飞,你好好在家吧。”

雷雨今天排的是晚班。他要在指挥中心的大屏幕室值班。自从接了麦乐乐的电话,就开始如坐针毡。交警的出勤规定非常严格,没有特殊情况绝对不能擅离职守。

一条一条拥堵马路的信号标识在大屏幕间歇闪烁,像极了他不断变幻的思维。这一刻,他真恨不得将所有的交通信号都变成红彤彤的颜色,堵住她要走的各个路口。

“怎么了,雷雨?女朋友要出国啊?”

一个同事问他。

刚才接电话的时候,或许是因为过于激动,他的声音比平时大了许多。

“唉,没事的。”

他若无其事地说。眼睛一直在瞪着大屏幕,像是那上面有什么指示似的。

“还说没事呢,看你刚才接电话的样子,女朋友跑了都不去追?还在这里坐着干吗,等她回心转意吗?”

“你少说两句好不好?”

雷雨猛地站起,他将声调提高了许多,像是和他说话的人让他的心上人走了一样。

“喊什么呢,雷雨?”

指挥中心的赵主任进来了。平时,雷雨和同事有说有笑的,今天怎么了?

“他女朋友跑了,心情不好。我不会和他认真的。”

那个被雷雨嚷的同事一脸笑嘻嘻。

“是吗,是上次在医院见过的那位金记者吗?”

主任的问话充满了关切。这事可要问一问。想想交警们每天只顾巡逻、站马路,根本没时间陪女朋友,所以,很容易被女朋友误解。雷雨是个优秀的警察,不能听任他将自己的终身大事置之一边。

看着雷雨两弯眉毛紧紧地锁向眉心,主任决心一定要管管此事。

“你出来一下,雷雨。”

主任将他叫到了楼道里。

“怎么回事?”

“她……她要去新西兰。已经……赶往机场了。”

说着,雷雨的眼眶红了起来。

一生之中他只流过两次泪,一次是看到一个小孩被汽车撞得血肉横飞,一次是他被授予优秀警察的奖章时。如果现在他的泪再落下来,那就该以第三次载入他流泪的史册了。

“你爱她吗?”

“爱!”

“她知道吗?”

“我……还没有跟她表示过。”

“哎呀,那你还犹豫什么,赶紧去追上她跟她说呀!别傻愣着了,快去吧!”

说着,主任重重地推了他一把。

就在他刚跑出去几步时,主任又喊住了他。

“雷雨,知道她坐的是什么车吗?能不能问到车号?”

“好像坐的是报社的车。我路上问清楚了再告诉你。谢谢主任!”

雷雨一边跑一边喊。他真怕他如果晚到了一分钟就再也没了挽留她的机会。

夜幕已经降临,下班的车一辆接一辆,将各条马路像长龙一样来了个首尾相连。

“各路口同志请注意,各路口同志请注意,有谁看到车号为京A779693的一辆白色桑塔那轿车请回答——”

“各路口同志请注意,各路口同志请注意,有谁看到车号为京A779693的一辆白色桑塔那轿车请回答——”

一条条电波从指挥中心传递了出去,在空中凝聚成亲密的链条。多么感人的故事啊,交警们都被指挥中心的讲述润湿了双眼。他们用目光跟随着雷雨的摩托车,用信号灯为雷雨默默祝福,祈祷他们的好兄弟能够得到这份温馨而浪漫的幸福。

每过一个路口雷雨都能听到呼声,他知道,这是大家在为他加油助威。他开着摩托车一刻也不敢走神,全副心思都用在了选择最佳路线上。

离飞机起飞的时刻还有30分钟了,令人激动的消息终于从机场收费站传了回来。

金薇薇乘坐的车子正在机场收费站缴费。

那里的警察请示指挥中心要不要将车拦下来,主任指示不可以这样做。因为司机没有违规,没有理由将车拦下。他们现在能做的,只有在心里替雷雨助威了。

雷雨此时刚到三元桥,距离机场还有19公里。他粗算了一下,即使开足马力,也不可能在6分钟赶到机场。而只要6分钟的时间,金薇薇就会消失在闸口,就会永远消失在他视线里。

“薇薇,不要走,不要走。我爱你——我爱你——”

雷雨在心底反复默念着,像是这种默念真的能让金薇薇听到一样。

就在这时,一辆Jaguar闪着紧急指示灯示意雷雨停下。雷雨踩了个急刹车,忙不叠地看向了车里。

“快上来吧,我听到交通台里的广播了。我送你到机场。晚了就来不及了!”

开车的竟是一个女人,一个40岁的中年妇女。

有谁能想到——上气不接下气的雷雨在最后一秒奔到金薇薇面前情景是什么情景?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他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将她径直拉向了退票口。

第二天的婚礼自然取消了。

早上,蓝冬晨一睁眼就收到了金薇薇的电话。金薇薇平静地和他讲了她的决定。新西兰乡村的婚礼就没他的份了,金薇薇说。想不到金薇薇接受了雷雨以后,性格也变得更活泼了。

对于蓝冬晨来说,接下来的日子如嚼干蜡。

钟小印由于工作出色,已被破格提拔为销售部副经理,销售部经理由麦乐乐担当,酒店一直空着的总经理位置由蓝冬晨接任。

中层干部开会时,蓝冬晨和钟小印一般都不会坐在能够对视的方位,看似好像都无意在躲避对方,但是,在所有人的眼中却显得他们更加欲盖弥彰。

“冬晨哥——”

“什么事啊?”

蓝冬晨看着麦乐乐。一当麦乐乐叫他哥的时候,准是有私事和他说。

“冬晨哥,你和小印你们到底——”

“到底什么?说呀!”

“到底怎么着啊?”

“什么‘怎么着’啊?该怎么着就怎么着。”

“她和吕辛结婚的日期可都定下来了!”

“我知道,不就是1月5号吗?喜帖我都收到了,到时我会去的。”

“冬晨哥——”

“又怎么了?乐乐,”蓝冬晨的口气又些渐冷,“有什么事赶紧说,我还有几个文件要看呢。”

“我想问你到底还爱不爱钟小印了?”

“我跟你说过我爱她吗?”

说完,蓝冬晨拿起桌上的文件不再理会麦乐乐。

“我跟你说过我爱她吗?嘻——就是这样,蓝总就是这样说的。她以为她了不起,哼,人家蓝总从来就没有看上过她,每次都是她自作多情!不这样的话怎么能混上副经理?”

“小红,你在说谁?”

钟小印一进销售部办公室就听到小红在和一帮同事说三道四。

“啊,我没说谁。你听到我在说你?如果没听到的话就不要对我这么凶巴巴的,我才不怕你呢!”

“我刚刚听到你说‘副经理’三个字。”

“是,我是说了副经理三个字,酒店里有几十个副经理,你怎么知道我是在说你?”

“那你在说谁,你说说看啊!”

也许是听到了小红描述的蓝冬晨,钟小印格外窝心。

“没必要!我愿意说谁就说谁,干吗要告诉你啊?”

小红也不甘示弱。

“你们在干什么?”

蓝冬晨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他被她们的争吵吸引了脚步。

“钟经理,你们在做什么?”

蓝冬晨问

“你问她吧!”

说完,钟小印转身走了出去。

晚上,吕辛和钟小印一起吃饭,见她的脸色不好,知道她白天肯定遇到了不开心的事。

“结婚后我们去美国读书吧!”

吕辛说。小印非常喜欢所学的专业,去美国读书的事,妈妈也早已说过。

“不,还不能去。”

“为什么呢?”

“我还不能离开酒店。”

“只是……离不开酒店吗?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向妈妈说,找一间酒店让你去上班。”

“不是。我还没有还清债。我不能走。”

“小印!”吕辛深深地盯着钟小印,他闭了闭眼睛,因为,他不想看清小印眼里的涵容,他宁愿他不知道,他宁愿小印不肯走的原因就只是为了还账这么简单。

“好,我答应你,小印。你要留多少时间就留多少时间吧,我都愿意陪你。”

“吕辛——”

小印能够回答的也仅仅是这一声深切的呼唤,除了这个她真的不知道她还有什么能够给他。若是从没有让她遇见过蓝冬晨该有多好?她和吕辛肯定会幸福美满地度过一生。可是,人世间的事有了皆大欢喜,也就有事与愿违。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蝴蝶飞飞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蝴蝶飞飞 蝴蝶飞飞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九章

9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