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不一般的感动

第九章 不一般的感动

1校长和刘老师冲出办公室被宝怡将了一军的刘老师摔门出去后没去其他地方,而是直奔校长室。其实已经过去的一上午时间里刘老师都在校长室里商讨对策。早上崔云、宝怡和李小虎的家长给校长打电话,询问有关头天打架事件的处理结果。校长对于发生了这种前所未有的大事件有些恼火。不过,恼火归恼火,对家长总要有个负责的交代。

前一阵子市里教育改革,就初中生违纪处分的事情进行过热火朝天的讨论。很多老师认为,初中生刚刚步入自我发展的阶段,这个时候如果因为他们犯了一些错就给他们处分,将会给他们今后的思想和生活带来压力。所以,这个阶段的学生以多教育多帮助为主,不以"处分"这种方式来处罚他们。在这个问题上刘老师和校长意见一致。他们同样认为打架这种事可以用教育解决。那么应该采取怎样的教育方式,刘老师和校长却各执己见。再次进入校长室的刘老师正与校长进行又一轮讨论时,教语文的王老师神情紧张地闯进来。王老师说:"校长,快,您快去看看,初一·9班的学生都在雨地里站着呢。

好几个老师跑过去喊他们,他们都不肯回来……"校长和刘老师急忙站起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向操场。操场非常大,宝怡他们是从南区楼道出来。校长和刘老师跑出来的地方在操场的北区。刚冲出楼道,雨点就劈头盖脸地砸下来,砸得如同中了鹅卵石一般疼痛。还没等跑到宝怡他们那儿,刘老师就看到离裳从雨一身边倒下去了。而且,全班同学都围过去。见老师和校长赶到,同学们自动闪出一条道。

刘老师从雨一手中接过离裳,回头冲校长喊:"校长,我送她去医院!"校长点点头。刘老师又喊:"校长,派辆校车给我吧!这么多同学都在雨里站了半天,我怕他们……"校长:"对!带他们都到医院去检查一下,我再派两个老师协助你!"两辆校车载满学生,打着紧急呼叫灯开往市中心第一医院。医院早已接到电话,安排了很多护士在门口迎候。离裳和雨一、宝怡病得最重。雨一是因为头天受了伤,伤口虽已被包扎,但淋雨之后感染了。宝怡是心里有内火。雨水是大寒之物,这一冷一寒两相接触,就把她击倒了。第九章不一般的感动离裳最特殊,她不仅在校车上一直昏迷,进入病房后还在昏迷,大夫正在给她进行进一步检查。每个检查完的同学都被安排进病房休息,三个人一间。雨一和宝怡被安排进同一个房间。他们的房间里还有一张床空着。

宝怡打过一针后睡着了。雨一也被打了针,但他原本有伤口,所以,疼痛使他一直闭不上眼。终于,离裳做完所有的检查,护士们将她推进宝怡和雨一的房间,抬到空床上。雨一受伤的是左肩,离裳躺的床也在他左边。为了看到离裳的情况,雨一咬着牙将身体向左侧立起来。离裳的睫毛交织在一起,像两排茂密的松树。深深的,没有人知道那里面藏了多少秘密……耶律离裳被"大"字型地绑在广场正中的石柱上。绑她的绳子是由上等的丝线做成。这种丝线只有王族成员才能使用。这表示,王还承认她是表表妹。丝线有几根已嵌进肌肤,耶律离裳紧咬着嘴唇,停止了来回扭动。天色渐渐暗下来。广场上拥挤的人依然没有散去。

耶律离裳连汗珠都不再落下了——被绑的时间太长,她已流尽了最后一滴汗。王终于来了。身后没有大队人马,只有王一人。王站定的同时潇洒地一挥手,广场上的人全部默默隐身而去。看着王冷酷无情的眼神,耶律离裳忽然想晃晃脑袋。在她的记忆中,好像不曾记载王有这样冷酷的眼神。王问:"是谁对那东西感兴趣?"王从没跟她说过"七叶草"这三个字,向来只说"那东西"。耶律离裳:"……我!"王扬手对空拍了两下。108名武士将金榻抬来,放在王的身后。待王一跃上榻后,108名武士悄然而退。广场又剩下王和她了。王说:"你不想死,为何要那东西?"耶律离裳愣住。

是啊,那东西只要闻三瓣,就再也活不过来了。明年是契丹族的大圣之年,每12年才有一次大圣之年。在大圣之年,所有契丹族人都要赤足礼登木叶山,举行神圣的面东朝圣大典。而主持朝圣大典的必须是一位13岁女童,她第九章不一般的感动会被契丹族人尊为圣女,一生一世为契丹族人的幸福奋斗。耶律离裳就是明年朝圣大典的圣女。所以,她不可能死。

活的人用不着,那么,只有救死人才会用。王说:"乙室部的人永远姓萧。离裳,你告诉我,你没有愧对耶律这个荣誉之姓!"耶律离裳抿抿嘴唇,没有说话。王说:"那东西你永远都不可能拿到,纵然……纵然你是我的表表妹!族里的人不可能答应,作为王,我也不能答应你!"耶律离裳:"可我真的很需要,真的!求求你,王,只给我用一次!那东西用一次又不会坏掉!"王摇摇头。王:"除非你说出给谁用!这样,我还可以考虑怎样跟族人通融!"这回,轮到耶律离裳摇头了。萧见洪的名字她不可能说,说出立马就会引来一场轩然大波,搞不好迭剌部和乙室部还会在几天之内兵戎相见、涂炭生灵。萧见洪被乙室部封为最勇猛的第一大将,迭剌部没有向乙室部进攻,就是因为一直没找到灭掉萧见洪而且自己伤亡较小的机会。

如此重要的人物,王怎么可能让她救呢?可是,她又怎么可能不救他呢?萧见洪是因她而死,她愧对于他。耶律离裳说:"王,我有一办法,两全其美……"王的眼睛发亮。这么多天以来,这是王第一次眼睛发亮。毕竟耶律离裳是他的表表妹,他很袒护她。耶律离裳说:"用我的生命……换一次那东西!圣女这尊号我愿意转交给虹,她是与你血缘更近的表妹!"啪的一下,耶律离裳感到右脸一阵火辣辣地疼痛。是王隔空抽了她一鞭子。王的语气变得冰冷:"你愿意?你凭什么愿意?这是任由你愿意的吗?圣女的尊号哪能随便转让?到底是谁,你要救的到底是谁?

我告诉你耶律离裳,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要救的人在乙室部,姓萧!我现在就派人踏平了他们乙室部……""不!不是!我要救的人不是他!表表哥,我求求你,不要!不要,表表哥……"离裳拼命地喊着,连眼泪都喊出来了。猛地,离裳大喊着坐起身来。第九章不一般的感动雨一挣扎着下地,想走到她旁边,安抚一下她,可是刘老师刚好推门进来了。

雨一趁刘老师没注意到他,连忙蹿上床,佯装成熟睡,一动不动地向右侧斜身躺着。离裳浑身颤抖着,一头扎在刘老师怀里,嘴里连连叫:"刘老师,我好怕,我好怕……""别怕,别怕,离裳!老师在你身边,你什么都别怕!"刘老师拍着她的后背,语气非常坚定。"老师……老师我梦到……我梦到表表哥逼我说出那个人的名字……""哪个人的名字,离裳?你表表哥逼你?

你梦到了什么?"刘老师紧张地问。雨一的神经也一下绷紧。事情就要有眉目了!离裳梦见的一定是她最紧张的事。老爸曾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说不定这个梦就是通往表表妹心结的一把钥匙。但可惜离裳忽然看到躺在另一张床上的宝怡。她哆嗦了一下,从梦境回到现实:"老师,这是哪儿?是在上课吗?宝怡她……还有我,为什么会在这儿?"刘老师望着还没苏醒的宝怡,将他们被送到医院来的前前后后告诉了离裳。

离裳这才记起下午她曾经从刘老师办公室冲出去,冲到后操场,坐在双杠下面顶着雨哭到嗓子发痛。看到脸朝里躺着的雨一,离裳又想起她冤枉表表哥的事了。她惭愧地推开刘老师的手,重新钻进被窝里,并把脸贴向枕头。"怎么了,离裳?你哪儿不舒服?我去叫大夫!"离裳哽咽着说不出话,只一个劲儿地在被子里摇头。2医院里的参观活动持续到晚上8点钟,所有的同学才一一被检查完毕。校长处理完学校的事情也赶来了。听完主治医生的汇报,校长捏在手心中的汗才慢慢风干。家长不知道从哪儿得来的消息,纷纷跑到医院。校长和刘老师向医院借了会议室,将家长们暂时安排在那儿,说是稍后就可以看到孩子,并请家长不要着急。先前做完检查的学生或坐或躺在床上,围着大白被子,喝着护士们送来的姜糖水。

孩子们身体一没事,精神就松弛下来,有的人甚至还在床上打打闹闹起来,白枕头成了他们能拿到的唯一工具,扔来扔去带给他们很多叫声和笑声。刘老师和校长依次推开每个病房的门,告诉大家父母来接他们了,但是回家之前要先进行一次参观,还要做好笔记,明天下午交作文。

同学们都非常好奇。医院谁没来过呀,有什么好参观的,还要交作文?在疑问中他们被校长和刘老师带进地下室,从地下穿过两栋住院楼,进入一个宽敞的大饭堂。同学们唧唧喳喳地议论,医院给他们准备晚饭了。还真让他们猜到了,饭堂的阿姨们看他们进来,端来一份份的饭菜。同学们好像一同进入饥肠辘辘的状态,一时间,饭堂里回荡起交响乐般的狼吞虎咽声音。还不到10分钟的光景,大家就如风卷残云般将饭消灭了。

吃撑了的崔云拍拍肚子想起宝怡他们,刚要问,宝怡、雨一和离裳就进来了。雨一仍然走在最后,脸上表情冰冰的,像是依然记得自己是个不受欢迎的人一样。宝怡和离裳被大家嘘寒问暖,她们两个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经过一个雨中事件,都开始心事忡忡了。校长这时拍手招呼大家:"同学们,现在我们开始参观。大家要抓紧时间,家长们都在外面等着呢……"在校长和刘老师的带领下,同学们走进后厨房。

刘老师说:"注意观察,一会儿校长会提问。"宝怡、离裳和雨一也顾不上吃饭了,跟在队伍的后面一同进去。首先印入眼帘的是摆放各种工具和调料的架子,架子是由不锈钢的材料制作,从上到下有6层。接下去是靠近北面窗户的3个大蒸锅,蒸锅里此时还在蒸着食物,最上端不断冒出热气。再接下去是靠近东边窗户的4个灶眼儿,那是用来炒菜的,灶眼不远处还有洗碗池和消毒池,整个厨房可以说是设备齐全、洁净卫生。

崔云这时开始嘀咕起来:"老师,这有什么可参观的,我长大不想当厨师!您能带我参观一些有趣的地方吗?"李小虎也有些犯困了,打着哈欠跟着说:"是啊,老师!谁喜欢当厨师让他自己留下来参观好了!"田露露提议说:"老师,您带我们去参观手术室吧,那儿平时不让进,我特想看看!"张云天赶紧附和:"是啊,老师!看看医生叔叔是怎么给人做手术的!将来我就想当医生!""还有我,还有我!我的理想就是当医生!"李小虎也叫唤。

刘老师拿起个炒勺敲敲钢板,说:"安静!安静!听校长讲!"同学们这才停止七嘴八舌。校长说:"咱们到外面去,重新坐下。我有几个数字,需要同学们记一下,记完了,就可以回家!"崔云又插嘴:"校长,还让我们做计算啊?是不是语文和数学作业一起留啊?"校长这回笑吟吟地说:"还真让你提了个醒,光有语文作业没有数学作业是有点不太平衡。你们把这道题做了,也让我看看你们尖班的数学水平!"第九章不一般的感动全体同学(除了离裳、宝怡和雨一)纵着鼻子皱着眉向崔云"Wu"了一声,责怪他没事找事。刘老师大大咧咧地问:"校长,您放心吧!我们尖班是最棒的,dèi不dèi啊,同学们?"同学们自信地点点头,齐刷刷地答:"dèi!"校长开始讲了:"数学题就现在完成吧。我说题,你们口算,时间在一分钟之内——这个医院门诊部有10个科室,每个科室有5名医护人员;住院部有9层楼,每个楼层有6名医护人员,请问,这个医院一共有多少医护人员?"崔云率先举起手:"校长,医院里共有104名医护人员!这题对我们来讲,小菜一碟!"校长赞许地说:"尖班果然是尖班,这么快就算出来了。

好,我说下一道题。由于医院是昼夜开放,医护人员也是连轴转上班,所以,他们每4个小时开一顿饭,请问,医院一天要为医护人员开几顿饭。你来说……"校长指向坐在最前面的贾小影。贾小影连想也没想,说:"6顿。一天是24小时,24除以4得6。"校长说:"非常正确!听好了,下一道题有点难,请各位同学想好了再答——这个医院的护士和医生,由早上6点钟开始,抢救一起矿难事故的受伤工人,一直到下午的2点30分。然后,从2点30分开始,又给你们做检查,一直做到……"校长抬起胳膊看看手表,"做到现在……现在是20点30分。他们始终没吃过饭,请同学们回答,医生和护士有几顿饭没吃?"同学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又看看他们吃剩下还没收走的饭盘,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校长说:"宝怡,你是尖班的班长,你来算!"宝怡小声地说:"……3顿。"校长说:"现在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你们参观厨房了吧?看到那些锅了吗?本来是为白衣战士服务的,现在呢?坐在这里的是病人吗?没错,你们是淋了雨,有的同学还咳嗽了,但是,你们是怎么病的?出门时父母没给你们穿好衣服?抗洪抢险去了?冒雨给同学补习功课去了?都不是!你们是不珍惜自己,不珍惜幸福时光,不珍惜父母对你们的爱,不珍惜老师对你们的期待,不珍惜医护人员的奉献,尤其是不珍惜同学之间的友谊才生的病!不是我说你们,你们心里的病,要比身体上的病重多了。老师常跟你们说,考个高分,不是你们来太阳学校的唯一目的,学会做人,才是最重要的!你们想想看,尖班怎么才能永保尖班这个称号?光靠考分吗?

你们的分数就永远不会有其他的班超过吗?现在2班的成绩已经赶上来了,这次的模拟考试,指不定哪班会拔得头筹呢。没有高分了,你们尖班还剩下什么?剩下自以为是的任性?还是剩下曾经以为不可一世现在却只能回忆的成绩?都不可能!剩下的只能是一个称呼——懦夫!知道什么叫懦夫吗?懦夫就是在自己的小天地里以为强大无比,但到了外面的广阔天地就束手无策、只会要求别人不会要求自己的人!"

同学们听着,一个个都低下头。"好了,今天我不再说了。我对有些同学以及他们的做法大失所望!刘老师,你布置作业吧!"说完,校长坐到一边。刘老师站起来,说:"我今天要留的作文也比较特殊。咱们尖班的同学不都想让雨一同学离开吗?我现在不能拿出意见。这样,每个人写一篇作文,拿到班会上,一起审议通过。这篇作文的题目就是——’雨一同学的缺点’。哦,对了,雨一同学要单写一篇作文,叫做’尖班同学的缺点’。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在作文里把问题说得淋漓尽致,畅所欲言,写得越详细越突出越好。这样,我们就能决定出是否让雨一同学离开尖班。这篇作文明天下午第二节课交。咱们第二节和第三节课开班会。"3刘老师也哭了早上,所有进太阳学校的同学们都发现两只大熊猫。一只是威严的校长,一只是尖班的班主任刘老师。才只过了一夜,他们的眼圈就变得特别黑,黑得跟熊猫没有两样。他们俩又都不约而同地穿了一身黑白两色的棉袄,所以同学们悄悄喊他们大熊猫校长和大熊猫老师。

校长的耳朵一向很尖,他拉住一个学生问:"你刚才跟他们说什么呢?"学生结结巴巴地答:"校……长,我说,我说您……"学生用手指在自己的眼眶外画了个圆圈,"……这个,这个地方应该用点眼霜。推荐品牌是’胖小鸭’……"说着,学生还扯开嗓子给校长唱起"胖小鸭"的广告歌。校长认真地问:"’胖小鸭’有眼霜吗?"学生摸摸脑袋想了想,答:"应该有!谁不长眼睛呢?鸭子再胖也不可能把眼睛胖没了!那不符合科学规律!"校长笑笑说:"好,我接受你的建议,放学后去买一瓶。赶紧去上课吧!"校长招呼刘老师到他的办公室。办公室的沙发上已座无虚席。

依次坐的是宝怡的妈妈、崔云的妈妈、李小虎的妈妈、武逍遥的妈妈还有李玉的妈妈。前三位家长刘老师家访时都见过。武逍遥和李玉不是他的学生,所以他们的家长刘老师不认识。校长先给刘老师一一介绍,然后请刘老师坐下,一同倾听家长的意见。像是经过商议后才做的决定,家长的意见基本相同。他们要求学校处理坏学生雨一。对这个问题校长没有立即给予答复。他首先向家长们赔礼道歉,承认学校在管理上不够完善,出现了打架这种不好的事件。

然第九章不一般的感动后又耐心地跟他们解释了学校的规定,表示不能给雨一同学处分。为此,校长还拿出教育局的文件,文件上明文规定,"对初中生要以良好的教育和引导为主,不适于给予处分。"武逍遥的妈妈不依不饶:"那我们家孩子挨打就白挨了?"宝怡的妈妈也咄咄逼人:"我不想让我们家宝怡跟这样一个坏学生同班!"校长诚恳地向几位家长表示,会妥善处理此事,几位家长才怏怏离去。到了下午第二节课,刘老师进教室时忽然发现讲台上放着一张很大的卡片。卡片上写着"送给熊猫老师"几个大字。刘老师不禁哑然失笑。拿起卡片一看,里面还工工整整地写着"刘老师,昨天让您受累了。都是我们不好,以后我们再也不让您变成大熊猫了!

学生贾小影、田露露、宝怡、崔云、离裳、张云天、韩路……"刘老师鼻子一酸,眼泪就要夺眶而出。他忙转过身,想把尴尬的场面避过去,可没想到韩路和张云天正在一左一右地擦黑板,避也没处避了。"老师您哭了?"眼尖的崔云先叫开了。刘老师有些不好意思了,哽咽着说:"是!老师是哭了!老师……老师很感动……你们昨天在雨地里淋了那么半天雨,应该是老师问候你们、关心你们……可……你们倒关心起老师来了。在你们顶着雨站在操场上的时候,老师……老师竟然那么晚才知道。

要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事,吃苦的都应该是老师,而不是你们。你们是我的学生,就像我的弟弟妹妹一样,你们不知道我心里有多爱惜你们。让你们去淋雨,我的心里要多难受有多难受。现在,老师的心里更难受了。因为,这张卡片是老师应该给你们每一个人的,而不是你们给老师的。是老师不好,老师对你们关心不够,老师对你们不够细心。

在这里,老师请你们每一个人原谅。老师答应你们,以后再也不让你们替老师担心了。老师也要你们答应,以后有什么事,都要先跟老师说,跟老师一起商量。要淋雨,叫着老师。要打架,也要叫着老师。老师又不是胆小鬼,老师身体很好,可以跟你们一起做任何事!"自打进太阳学校以来,没一个学生见过男老师落泪,看着刘老师哭得稀里哗啦的,很多学生也跟着抽泣起来。一下子,尖班被泪的海洋淹没了。过了一会儿,刘老师抹抹眼泪,说:"老师刚才说的一起去做任何事,可是指正确的事。错误的事,咱们谁都别去做!好吗?""好!"全班同学大声地答。

刘老师又说:"班会咱们还是要开。你们的作文都在这儿呢,好,现在请语文课代表发给各组传下去……"作文又重新传回到每一个同学手中。一些同学已经不好意思地低下头。1组最前面的是贾小影。

刘老师说:"贾小影,由你开始,拣重点的说。你说完了,后面的同学跟上……"贾小影站起来。她脸上的泪还没抹干,紧擦了几下,然后拿起作文,端详着小声念:"雨一同学的缺点是……不注重小节。有一天,他进教室的时候不小心撞到我,可他没向我道歉……"贾小影后面的是王同同,他的声音比较大:"雨一同学不爱团结同学。我有一次下学后约他踢球,他说他有别的事儿。可我知道,他什么事儿都没有。作业又没有,他也不用回家干活,着急回家干吗?他就是不想和我玩!"接下来的是胡娜:"雨一同学太讲究穿着,不简朴!他除了周一穿校服外,其他日子每天都换衣服,而且都是名牌。

他还爱穿皮鞋。纪老师曾说过,追逐名牌就是爱慕虚荣!"张云天的发言让人吃惊:"雨一同学他……他早恋!我发现他经常盯着离裳。这次他和外校的学生打架,也是因为离裳,所以我认为他早恋!现在我们年龄还小,不能谈恋爱!"张云天这番话一说完,很多女生都用书挡住脸,偷偷回头看离裳。离裳的脸都涨红了,她生气地向张云天的背影瞪去。轮到崔云发言了,他说:"如果说缺点的话,每个人都有。说在雨一同学身上,就是他太狂!其实前天和他打架,我们本来不会打得惊天动地。

是他耍狂,偏让我们一起上,没把我们看在眼里,所以我们就集体教训了他一番。有句名言不是说,要尽量满足别人的要求嘛,我们就是照着名言说的去做了。现在雨一同学应该认识到,他受伤就是自大的结果!以后别这么狂了,选择单挑,受伤的几率就会少些……"崔云一边说,旁边同学一边捂嘴笑。刘老师向他挥挥手,打断他的啰唆,让他坐下。宝怡这时站起来,发言:"雨一同学的缺点很多,他不爱劳动,除了正常的值日,他没主动打扫过一次教室;他不爱学习,下课时从没见他复习过功课,他以为考好一次就代表他学习好,他不知道那次只不过是个侥幸;再者说,刘老师曾教育过我们,学习好不代表其他方面好,光学习好是不行的。还有,雨一他爱欺负女生。他尤其爱欺负离裳。

我看到过好几次他跟着离裳,我也跟张云天的想法一样,雨一早恋!"宝怡之后是离裳。离裳的脸仍红着,她扭捏地站起来,说:"老师,我……我昨天回家……肚子疼,作文……没写!"刘老师没说什么,让她坐下。田露露的发言是:"雨一同学不爱护公物!有一次我看到他在操场上,跑着跑着踢了垃圾桶一脚。垃圾桶是学校的公物,我们应该爱护它!"刘老师点点头,问:"都说完了?还有谁临时想起来了,要补充一下?"曲历历站起来说:"老师,我还想起一事!雨一同学他有一天把我掉在地上的笔踩断了,他说要赔我,可到今天了他还没赔我。

"他说话不算数!"曲历历之后再也没有人发言了。同学们心里都在寻思,罗列出这么多"罪状",雨一这下非走不可。刘老师长喘了一口气,像是非常失望。他让雨一将他的作文交到宝怡手里。刘老师说:"宝怡,刚才全班同学都发言讲了雨一同学的缺点。你是班长,现在由你读读雨一的作文,也让同学们都听听雨一同学怎么讲你们的缺点……"宝怡得胜地微笑了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清了清嗓子,开始大声朗读。"雨一的作文——老师,日转星移,我来到太阳学校已经有3个月零9天了。

我以前从不知道学校里还有尖班,尖班的同学学习都顶呱呱。我很高兴我能进入尖班,在这样一个集体里度过我一生中重要的日日夜夜。跟同学们在一起,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我很快乐!我以前在的那个班,副班长也是女生,可她什么话都不敢说,同学错了她也不敢指出来。不像宝怡同学,人很直率,又很负责。我特喜欢她,觉得她处处在尽一个班长的职责;像崔云和李小虎同学,跆拳道水平很高。他们课下练习时的认真劲让我非常佩服;还有韩路同学,她会剪纸,听说她是跟奶奶学的,三下两下就能剪出一只威武的大老虎;贾小影和田露露画的画也特棒,她们俩要是能教教我就好了;还有您,刘老师,从来不批评学生。您让我感到惊讶。因为您是那么地懂我们,知道我们需要一份激励和赞扬,而决不是打击……想到就要离开尖班了,我心里非常难过。我特别不想走,不想离开他们。因为我还有很多话没有跟尖班的同学说,还有许多快乐没有同尖班的同学一起分享。

如果因为我,尖班的同学都不快乐,那我就选择离开。不过,我想请您答应我,别让我离开太阳学校好吗?让我在其他的班吧,我保证不再让尖班的同学讨厌我……老师,还有一件事想请您原谅,写了这么半天,我实在写不出其他同学有什么缺点。跟他们在一起,我只看到了开心和优秀,他们每一个人都很棒,都不愧为组成尖班的尖子生,他们身上有许多值得我学习的东西……夜太深了,老师,我被催促必须睡觉了……"这一次,刘老师的眼泪没下来,宝怡的眼泪下来了。

宝怡不好意思地对雨一说:"雨一,我们那么疏远你,你却一直不在意。你记得我们每一个同学的好,可我们却只看到了你的缺点,雨一,你才是最棒的!"后面的话宝怡哽咽得说不出来了。崔云也激动了,他跳过椅子,落到雨一面前,搂住他的肩膀说:"是我们太不够哥们儿了!雨一,其实我从来都没想过要赶你走!来,我崔云先跟你做个朋友……"崔云向他伸出手,雨一紧紧地握住。李小虎也不顾什么上课不上课了,冲到雨一面前,把自己的手放在雨一和崔云的手上。接着,一个又一个男生走到雨一面前,伸出真挚的手,重重地加在上面。第九章不一般的感动196CMYK

女生这时也不甘落后了,她们由宝怡带领,向男生站的圈子拥过去。那圈子这时显得太小了,男生们挤开几张桌子,挤翻几只椅子,围成了一个大大的圈,手连着手,肩膀挨着肩膀,围绕着雨一,诚恳地欢迎他的加入。刘老师拉着坐在座位上不肯动身的离裳,走过来。刘老师说:"看到你们这样,我真是太高兴了。

尖班就是尖班,不仅在学习上争第一,在友情上也力争做第一了。咱们决不让一个同学掉队,dèi不dèi?"大家答:"dèi!"刘老师说:"不过,我还有个问题不想放过雨一。雨一,尖班的同学虽然都接受你了,但如果我这个问题你回答不好,我这当老师的还不能接受你!"同学们都莫名其妙地瞪大双眼,看着刘老师。雨一笑笑说:"您问吧,老师!""刚才张云天和宝怡说,你早恋。对这个问题你怎么回答?"雨一想了一想说:"老师,我不知道什么叫早恋,因为我还没到可以恋爱的年龄。不过,我承认我喜欢离裳。她笑的样子很好看,我只要一看到她笑,就什么都忘了。这种感觉我不只对她一个人有,对我妈妈也有,对白娘子也有,对赵灵儿也有。老师,如果您认为这就叫早恋,那我马上改正。

因为我不想早恋。我想长大了以后,再去爱我想爱的人!"刘老师笑了,说:"你挺坦诚的,雨一。我相信你。关于早恋问题,也正是我要跟每个同学讲的——在学校里,因为各种原因你也许会喜欢上其他同学,想跟他(她)一起复习功课,想跟他(她)放学后一起玩。这没什么,在老师眼里非常正常。我相信,在每个家长眼里也非常正常。所以,请全体同学在自己的脑海词典里把’早恋’这两个字抹掉。我们不要被这两个字误导,好不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迷人的转校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韩流青春 迷人的转校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章 不一般的感动

100%
目录
共1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