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那么,按此推断,紫嫣对自己的态度和所作所为是正确的了。

只是再也没有机会可以向紫嫣道歉了。而且,紫嫣也根本不会接受自己的道歉,她是那么地恨自己,恨所有的日本人。

如果,从来没有这场战争该有多好啊。

自己应该离开这里。是应该像紫嫣说的那样,至少,自己可以选择不在中国。这样,中国就可以少一个刽子手。

什么时候离开?越快越好。

今天不行,最好明天。

今天,是7月初7.《风俗通》佚文中相传,牛郎与织女每年的天桥相会之日。也是小红信里提过的要给父母上坟的日子。

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在那里见到她。

如果能够见到她,也算了结了以前的一份情缘。最好,能跟她讲明自己的真实身份,不要再搞出像紫嫣误会他的事情来,最后,让她接受他替所有的日本人向她和她的父母的道歉,也算是让自己心里有一点点安慰。

想到了此事,森田武匆匆去洗漱,临下楼时,森田武又跑回卧室将柜子里的玉坠揣到了怀中,他准备如果见到了小红,将玉坠还给她,因为,他的心里已经另有佳人。

随后,他一个人开着车往城西驶去。

汽车沿着公主坟路蜿蜿蜒蜒地拐了四道弯,经过一个坑坑洼洼的村子,再往西行,遇到了一条小河,过了河,穿过了一个葫芦似的洼地,见到了小红信里提起过的那片树林。

这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

森田武想,在这样的战火中,能保有这样一片大而广阔的树林真的不容易。

往林子里走上1个时辰就应该到达坟地了——小红的信里曾经提过。

森田武将车子停在了路边,徒步向林子中走去。

他选择了死

走在树林的华盖下,澄蓝色的蓝天和刺眼的阳光被严严地遮住了,刚才一路上的燥热到这里已渐渐平缓,风一吹过,竟还有了阵阵凉爽之意,先前身上出的汗不一会儿就干了。

树林里只有自己一个人,森田武前后左右地张望了许久,都没有望到一个人影,看来,这个墓地平常是没有什么人来上坟的。或者,在战乱期间,自命都不保,哪还有心思去面对故去的人。

走着走着,树木少了起来,看来是该到地点了。

远远的,一个浅绿色的像小蘑菇一样的身形映入了森田武的眼帘。本来,在一片绿色中,一点点浅绿色是根本不容易被发现的,但是,因为浅绿色的后面衬了一片的白色,这就使这一点点浅绿变成了最耀眼的颜色。

与照片上的一模一样。那片白色是一朵朵圣洁的百合花。

森田武在看到这幅从远处望去像极了一幅水墨画的图案时,就确定了他已看到了他想找的人。

她跪坐在地上,整个上半身扎向了地面,从后面仅能看到的是头发编成了两个小辫的尾巴。森田武的心跳开始加速,因为,他觉得这个背影太刺眼了。

他选择了轻轻的潜伏的方式,来到了她背后的一棵树旁。

是她,真的是那个让他惊梦夜半、百转千回的她。

她低低的哭泣声、她因抽噎不断颤动的身躯,在森田武眼里是那么的熟悉,熟悉到先是让森田武感到无法呼吸,随后让他错觉这一切是在梦中。

小红就等于紫嫣——这是一个他一直没敢换算过的公式。

答案如此简单。

他和她之间,原是有前缘的。

他傻傻地将身体靠在了树上,慢慢的,慢慢的,靠着树干的身子滑落到地上,他头枕着树干,眼神空洞洞的,没有了方向感。

失去了紫嫣的消息以后,他感觉她就像一张照片,已然被他对折成两半。一半是温柔,一半是哀愁,组汇成一张美丽的图像,放在了被尘封的心底。现在,这张照片又打开了,两半的人又活生生站到了他的眼前,一个占据了他的左眼,一个占据了他的右眼,而哪一只眼都是无法关闭的,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

紫嫣哭了一会儿,终于停止了。淅沥哗啦地好像在摆弄坟前的鲜花和贡品。

“妈,爸,我决定了,我要加入共产党,为你们报仇血恨。我知道当共产党很苦很累的,而且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但是,我不怕,我会像那些党员一样为我们的国家做些事情。女儿还想说,今天这一别,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来看望爸妈,请爸妈不要牵挂我。如果,如果我永远都不能来了,那就请爸妈看一看坟前每年开放的百合,那就是女儿在冲你们微笑。”

估计她要站起来了,可是,良久,她没动。

不一会儿,她又开始哭了,并且,又一次地开始了柔柔的诉说。

“妈妈,有一件事,我来的时候想了半天,在想要不要告诉你和爸爸——我和Michael见面了。那个在西洋学校读书的Michael……”

原来,自己身份的真相,一早在紫嫣那里就不是秘密了。森田武暗自悔恨自己的粗心和大意。

紫嫣的诉说停顿了,而且,抽泣的语调也急促起来。她刚刚因摆弄鲜花而立起的上半身又开始向下匍匐。

“我不知道会是这个样子的,我不知道……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认识他,我好恨自己呀……”

紫嫣一边哭着一边用手捶打着她头前的地面,仿佛这种狠命的捶打能化解她心中的伤悲。

森田武看着她,听着她的话,眼泪刷地落了下来。

“Michael竟是一个日本鬼子,而且,还是被派到北平的最大的刽子手。妈,你知道的,我最恨日本鬼子。我本来有机会杀了他,可是,我没有下手。我不忍心看着他死在我的枪下。世间哪有向思念了许久、相恋了许久、跨越了千山万水才得以相见的情人痛下杀手的?可是,不杀他我又怎么对得起您和爸爸,怎么对得起所有死在日本鬼子枪下的兄弟姐妹?怎么对得起我对他付出的矢志不移的衷心爱恋?后来,我终于有机会当着他的面向他开了枪,可是……命运为什么这么残忍,让两个本是一对情侣的人突然间变成了一对仇人,而且,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妈妈?您能告诉我吗——到了我该走的这一刻了,其实,我内心真的好想好想好想……再见见他——也许,您会说我没出息,我真的不是。我是想说,我想见的是我的Michael,而不是那个刽子手。”

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一方真丝手帕递了过来。

紫嫣惊得浑身一颤。

不用回头,她知道,来者是谁。

她顾不得用衣袖抹了眼泪,身子从地上摆了一个扇形站起来,一下子扑到森田武的怀中。仿佛,她等待这一刻已经好久好久了。

森田武紧紧地搂着她,让她的头靠在了自己宽大的怀抱中,让自己的心贴在了她的脸颊上。

思念得越是深切,两个人见面越是无语。他和她虽已执手,却彼此不敢相看泪眼,此时,凝噎在喉咙和心底的已不仅仅是欣喜和痛楚了。

天与地都在旋转了。

良久,森田武用下巴抚摩着她的额头。

“你早就知道我是Michael的,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有什么用,我说过——我们是两路人。”

“不要这样讲,紫嫣。这一次,你先当我是Michael,听我把话讲完,你再讲,好吗?”

“嗯,你说吧。”

这一刻的紫嫣在森田武的眼里充满了小红带给他的温柔。她本来就是这样的,柔软、香浓,锁住了水的所有蕴涵。

“紫嫣,我想通了——这场战争给日、中两国人民带来了痛苦,是日本对中国犯下的弥天大错。你的父母去世,伤悲的有你;我的父亲不在了,伤悲的有我和我的母亲。多少个家庭就这样轻易地破裂了,多少对情侣像我们一样不得不反目为仇。我真的愿意自己是一直没有来过中国的Michael,而不是什么帝国派遣军大佐森田武呀!本来我是想今天到这里,将玉坠交还给‘小红’,明天,就离开这里,而且,再也不回来了。”

“你真的是这样想?”紫嫣仰起头,问。

森田武点点头。

“但是,现在一切都晚了,你杀了那么多人,你已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我,怎么能就这样地放你走,而且,你已走不了了——”

紫嫣眼里的泪水缓缓落了下来。

森田武低下了头。

“紫嫣,有个问题我想问你——为什么你寄给我的玉坠上面有一个‘红’字,而你,名字不是小红?”

“这玉坠本是一对的,一个有‘红’字,一个有‘绿’字,是我妈妈嫁给我爸爸时的信物。中国有个习俗,管两个能成为一对情侣的人称为‘红男绿女’。”

“原来是这样。现在,我死而无憾。”

森田武放开了怀中的紫嫣,从腰出取出一个物件。

“紫嫣,给你,这是我的枪,让我死在你的枪下吧,这是我应得的下场。现在,请开枪吧,请拿我的命偿还一个中国人的命吧!”

说着,森田武将枪递了过来。

紫嫣毫不犹豫地接过了枪,瞄准了他。

这已经是第三次将枪口对准森田武了。

紫嫣觉得心里已没了遗憾——他是应该为他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但是,忍不住的泪水还是将她内心深处的东西倾泻无余,完全呈现在森田武的面前。

“慢着——”

森田武忽然抬手制止住紫嫣。

“有一件事情我还想拜托你——”

紫嫣点点头。

“我死后,能不能葬在你父母的坟前?我想让我的歉意永远陪着他们,也想……也想在这里一直等你——今生,我们的缘分让这场战争给破坏了,来世——我盼望来世,我们能在一个充满花香的、到处飞翔着和平鸽的世界里相依相伴。如果,到那时用我的喜欢和爱还不能偿还我今生的所作所为,那就让下一个来世继续偿还,甚至,以后所有的来世都用来弥补今生的错误与遗憾。如果有一天,你看到地上飘落了一片枯叶,请不要用脚踩它,因为,那是我在这里对你的一个思念。因为落叶飘得多了,所以就有了秋天。天空的白云和大地上的绿树都可以看到,有一个来自远方的男人会在这里默默地等候着自己心爱的女人。他相信有一天,他心爱的女人会说:她肯原谅他,她肯嫁给他,这个世界就再也没有萧瑟的秋天了。还有,这个玉坠我会永远挂在身上,我死后,请不要摘下来,好吗?”

“Michael——”紫嫣的眼泪一大颗一大颗地蜂拥而出,她知道,这一次,他再也逃不过她的枪口了。

“Michael,你等着我。等着我将世界上所有的侵略者消灭干净,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Michael——”

紫嫣再一次地举起了枪,准备射击。

“砰——”的一声,闷闷的,是响声很小的一种闷雷声在森田武的后心处炸响。森田武的身子晃了一下,向面前的紫嫣扑了下来。

“Michael——”

紫嫣扔下手中的枪,抢前一步,抱住了他。森田武像孩童一样,露出了天真的笑容。

青青的草地,一片落花。

天空中簌簌的,飘起了细细的雨丝。

镜头摇近点,可以依稀地看到她托着他的身子,跌落在草地上。

她散开了的小辫像几缕柳枝般缠卷在他的额头处,与一地的落花勾染出彩虹般的斑斓。

他是轻轻偎在她的怀中的。从这个角度看去,虽然她的容颜实在有些模糊,但这不仅不妨碍她在他心中的娇媚形象,而且,在朦胧中更平添了一份神秘与诱惑。

他的身体逐渐有些发紧了,分不清是来自于某个部位还是来自于全身的神经,他下意识地将下巴抬了过去,开始用自己的唇寻找那片充满芳香的境地。

先触到的竟是绒毛,如雏鸽一样软软的绒毛。一路寻下去,终于到达了她诱人味道的唇片。身下的精灵开始蠕动了,是迎着他的唇在蠕动,仿佛他代表了春天的气息,将在严冬中冻挺的虫儿拂醒了一般。

春天和虫儿开始跳舞了。他们纠缠在一起,扭动轻快的步伐,合拍地催发着每一片含苞的花朵。春风是如此地盛情呀,每一丝每一缕都不曾放过,而虫儿是那样的欢畅呀,尽情地吸吮着蜂蜜一样的甘露。

这世界还有其他的生命吗?

还有。风声、鸟鸣、草儿拔节的声音、虫儿呢喃的声音在将一曲悠扬的小调弹奏,为他们轻轻合拍祝福。

她的眼角挂了一滴泪水。

是什么使她激动了?是他的力量他的刚强还是他肆无忌惮的投入?抑或是她将身体里积压的所有对他的情感汇聚到一起榨出的一滴凝露?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没有什么事情比此时此刻更能让人陶醉的了。

他的手划了一个优美的弧形,想伸过去,去感受一下面前那引人不能自拔的海洋里到底有什么秘密。她的皮肤不能用光滑去形容,在树影的照射下,惟有牛奶和丝绸才能与她充满着光华的肌肤相比较,以至使他的手根本不敢在上面触摸,害怕哪怕是轻轻地划过,也会使她受到永远无法弥补的损伤。

就这样,他在她的怀中伏着,一动也不动了,静静地听着来自深谷幽潭的清唱。

他想——如果她说,一辈子让他这样伏着,那么对他来说就真的是一种无上的恩赐。

镜头再摇近一些,可以看到,她轻轻的,轻轻的捧起他的头,将一个吻轻轻地印在了他的唇上。

“Michael,你说过的——也许会有一天,我会主动吻吻你的唇——现在,我吻了。你听到了吗?你看到了吗?你感觉到了吗?”

一滴温热的眼泪落到了他的唇上,他感到了泪的味道。

死去吧,他想。

能这样的在她怀中死去,无疑是一种不错的生命选择。

就这样,他死去了。

死在了她弥漫着玫瑰花香的怀中。

林中的枪声

打死森田武的枪不是紫嫣开的。她清楚地知道她还没有扣动扳机,而且,子弹是从森田武背后射来的。

紫嫣将森田武放在了草地上,将他胸前的玉坠摆好位置,站起身来。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紫嫣虽然问话,但,并没回头。

“他不该杀吗?我怕你下不去手!”

利明说,而且在紫嫣听来,不是没有道理。

“我们走吧。”

利明说。

雨停了。

身后的脚步声开始凌乱起来,在这样的草地上能发出如此大的脚步声一定是人非常多的缘故。

“想去哪儿呀?”

不用看,紫嫣都能听得出这是中岛的声音。敌人的声音在任何时候都会显得格外熟悉。

再回过头来,已见自己和利明如狩猎者眼中的小兔,团团被包围住,没有逃脱的余地。

“利明,我害了你。”

紫嫣和他背靠背,伤心欲绝。她不忍心再一次看到她身边的男人倒在血泊中。

“怎么会是你?”

利明问中岛。

“为什么不是我?在这林子中还有你的9个同伴,其中一个是女的,我说的数字没错吧?我黑龙会的弟兄已全部将他们送上了黄泉路,现在,该你们了。”

地上有支枪,是刚才森田武递给紫嫣的,这时,紫嫣猛然间看到了它。她想弯下腰去捡。事已至此,总要做最后的拼搏。

“别动,紫嫣。他不会杀我们的。”

利明忽然说。

“你为什么有如此大的把握,年轻人?”

中岛笑了,他晃了晃圆圆的脑袋。

“知道吗——晋察冀地区八路军战略部署图、北平地下党辅助工作要点和八路军行进及撤退路线三份文件我们已经交到冈村总司令那,再过48小时,从奉天派来的大队人马就到到达这里准备开战了。所以说,不管你是蝴蝶,还是琴棋书画中的某个人物,对于我,都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了。”

“不。留下我,也许还对你有一点点用处。”

利明一边说,一边从衣袋掏出一个东西,扔了过去。

“没想到吧,中岛?”

“厉害!没想到中国也有像你这么厉害的年轻人。佩服!佩服!”

中岛将东西又扔给了利明。

“中岛,现在,是该我们联手的时候了。我帮你除掉了森田武——我知道他与你一直不和。现在,我们该联手除掉共党了吧!”

紫嫣惊愕地看着利明和中岛,她被眼前这一切惊呆了。

中岛的人将枪都收起来了。

“其实,我这次是想引真正的蝴蝶现身,没想到将你们黑龙会引来了。南京方面给我下的破坏北平地下党的任务我一直没有完成,上一次想以苦肉计混进监狱去刺探里面的地下党,没想到被这个女人给搅了。这一次带她来这里是想将来解救她的共党一网打尽,没想到我的人又被你的手下全干了,唉!”

利明叹了口气。

“现在,这个女人是你的了,死几个兄弟捞来一个女人,也挺划算的啊!”中岛笑着说。

一旁的紫嫣缓缓转过身来,她想再仔细地看清楚一下她认识了多年的朋友。

没变,利明的样子还和以前一样,那样和蔼、那样可亲、那样充满了令人信任可以依靠的男人的味道。

这是那个让她奋不顾身、不惜奉献自己一切的男人。

这是那个一直让她误认为是民族英雄的并且就在前几天还舍身从黑龙会搭救出自己的男人。

“利明,能问一问你为什么要冒险到黑龙会救我?”紫嫣问。

“为了恨。我恨你,一直都恨,恨得非常艰难,恨得非常痛苦。我恨你从小有林达;恨你长大后你有叶智久;恨你后来又有森田武,我没有一天不生活在恨你的氛围中。见了你,我恨你,恨你不主动对我脉脉含情;不见你,更恨你,恨你无时无刻不在操纵着我的神经。最恨的是,我身在军统,不得不按命令去迎娶柯珂,但,我心里一直在发誓,有一天,你会是我的,你一定会受到我的惩罚的,而且,也只有我才有权利惩罚你,或者,决定你的死活。所以,我到黑龙会带你出来,所以,我开枪杀了森田武。”

“能问一问是什么样的标准衡量你选择加入军统而不是共产党?”

“钱,和权。跟着共党,辛辛苦苦没钱;跟着军统,还能给我权利,至少,所有在北平的军统人员都听我的派遣。”

利明看着紫嫣的眼睛,想从中间找出一份愤怒之色,可遗憾的是,没有。

“现在,一切都明白了吧。森田武已经死了,跟我走吧——你只能选择这条路,因为,我比森田武更知道用什么样的方法使你乖乖地就范。”利明的脸上带着一股得意之色,将胳臂搭到上了紫嫣的肩膀,接着说:“有一件事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在意你跟森田武同室而居过,谁让我也结过婚呢,我们扯平了。事已到此,你也不用再期盼共党真的会来救你,这世间真的没有什么蝴蝶。”

“谁说没有?”

猛然间,一声断喝从空中而降。

发声音处是树梢上,声落时人已到了地面。

待大家看清来人时,中岛的脖颈已被一条坚实的臂膀紧紧卡死,一把日式纯钢匕首横在了他的胸前。

“放了紫嫣——”

来人说。

利明冷笑了一下,一把将紫嫣揽在怀中。

“不用蒙面了,老同学。你的声音我怎么也能听得出来的。等你半天了,你迟到了。”

蝴蝶将面具摘了下来。

利明猜得没错,是林达。

“我说让你放了紫嫣。”

“别这样激动。有一件事你还不知道吧,共党快玩完了。刚才中岛大佐已经说了,再过48小时,从奉天派来的人马就该到了,所以,请你冷静地想一想,不要这样冲动,与我们合作吧。以你如此好的身手,我们军统一定会愿意接纳你的。”

林达摇了摇头,他手中的匕首没有挪动位置,还是死死地对准了中岛的心脏。

“有一件事我想你和中岛也不知道吧?现在告诉你们也没什么关系,反正只有48小时了,再通风报信也已经来不及了。”

利明神情紧张地看着林达,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北平地下党辅助工作要点’其实是‘晋察冀地区八路军战略部署图’和‘八路军行进及撤退路线’两份文件的辅助文件,文件里讲的很清楚,图也画的很清楚,冈村那老鬼按照这份文件派遣人马必定会按照文件上标明的线路和军事部署情况来行走,例如到了河北界地,他们只有两条路走,一条是冀北,一条是冀东。按文件上标明的,冀北有我们的伏军,所以,冈村一定会让他的人马取道任丘。在任丘,当地的百姓已挖好了成千上万个地道,还有河北地区的优秀的游击队员,加上从黑龙会仓库里缴获的10车军火,一场轰轰烈烈的地道战将要在那里拉开帷幕了。为了配合这次反围剿行动,平西、平北、平南的八路军和游击队同时反攻,一举将敌寇歼灭。你们说,这件事你们知道吗?”

“林达,你们——”

利明感觉后背直冒冷汗,如果林达说得不错的话,这一次,不仅冈村派去的5万人马要全军覆没,配合日本军行动的国民党的人马也会全部毙命。

“利明,我们都是商人出身,对做生意我们都不陌生——你放紫嫣过来,我放中岛过去,大家各奔东西,两边各不亏本。”

中岛嘶哑着嗓子大喊:“放了那个女人!弟兄们把枪放下!”

刚才林达一出现,黑龙会的所有特务都将枪对准了林达,现在,他们听了中岛的吩咐,将枪扔在脚下,在场的只有利明还手里拿着枪。

“我不同意。中岛的死活跟我无关。”利明沉默了一下,说。

在场的人包括林达在内,都愣了。

树林里静悄悄的,霎时间没了一丝声响。每个人都呆呆地看着利明,好像这句话不是从他嘴里说的。

“我杀死中岛顶多陪上我和紫嫣的性命,但是,如果你见死不救的话,他们那帮黑龙会特务会饶了你吗?你想清楚啊!”林达沉着冷静地说。

“年轻人,耍狠你还耍不过黑龙会,我劝你最好放了那个女人!”

中岛看利明不肯救他,气急败坏。

“闭嘴,老家伙!如果人都死了,还有谁会找我算账啊?”

利明仰天大笑,仿佛这世界都是他一人的一样。

只是,他的笑声还没有停止,一旁围着的黑龙会特务就随着他的手和一阵阵的爆炸声上下纷飞,胳臂、腿、脑袋等七零八落地掉在了地上。

瞬间中,利明双手并用将衣袋中的10余枚美国产最新的即抛即炸式袖珍炸弹全部扔出。

林达在这档口咔嚓一下将匕首插进了中岛的心脏,想趁机跑过去想搭救紫嫣。无奈,距离太远了。纵是林达飞一样的速度,还是慢了,因为,当他的手搭到紫嫣左肩的时候,利明的手也搭上了紫嫣的右肩。

三个人就这样站在一条直线上,停止了动作。

利明手中没有枪,因为刚才只顾扔炸弹,将枪无意中丢在了地上。

林达手中没有枪,匕首在中岛的心脏上,因为刚才他飞身过来想拽紫嫣,手中来不及拔出利器。

两人清楚,他们之中无论谁采取行动,都会先伤及紫嫣。

怒火由两个人的心中冲出,熊熊燃烧向曾经熟悉曾经朋友的对方。

耳畔树影的晃动声在此刻都成为很大的声响。

“哥——”

林子里忽然出现个清脆的女声。

三个人依旧岿然不动,谁也没有抬眼寻找来声。

“砰——”的一声,枪响了。

一个人倒下了。

好似利明。

一个女生和一大队人马刷刷刷地奔过来。

是林依和叶智久,身后的是警卫队人马。

“唉,这个共党还真够顽抗!”

叶智久过去狠狠踹了利明一脚,利明此时还没有断气,挣扎着想站起来,指着叶智久说:“你是——”

叶智久“铛”地又给了他一枪,说:“我是什么?我是你爷爷!”

林依像小鸟一样飞扑了过来。

姐妹重逢,而且是经过了风风雨雨的重逢,眼泪和拥抱已是彼此之间能够给予的最轻的礼物了。

“林依非要来给她姨妈来上坟,才让我赶上这事。这回去以后报告怎么写呀,弟兄们?”

是啊,现在躺在地上的不仅有派遣军大佐,还有黑龙会的会长。

叶智久脸露尴尬之色,看着警卫队的人。

一个瘦猴似的队员说:“这还不好办吗?就写派遣军和黑龙会与共党激烈战争,派遣军和黑龙会的人让共党全给杀死了,我们在最后一刻赶到,将共党剿灭。是不是,兄弟们?”

众队员一致颔首称赞。

也只能如此了。

叶智久无奈地挥挥手,让警卫队的人马将地上林达等人的尸体全部抬到树林外的车上。

紫嫣让叶智久将Michael的尸体掩埋在父母的坟前。

草地上,只剩下了他们四人。

紫嫣拽过林达,冲他耳语了几句,两个人来到一边的草地上。林达捡了一根树枝,在地上按紫嫣的要求写下了党组织的所在地,然后告诉紫嫣,有机会,他会去看她的。

紫嫣站起身,看了看那边被林依缠着的叶智久,发现此刻的他好像也没有那么的讨人厌,也许是到了自己该离开的时刻,对每个人都多了一点包容心。想到此,紫嫣挥了挥手,将叶智久招呼过来,轻轻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

“我会的。”

叶智久先是皱了皱眉,然后笑着说。只是他看向紫嫣的笑容中搀杂了从未有过的几许勉强、几许无奈、几许眷恋和几许惆怅。

镜头跟着叶智久的眼神慢慢前摇,陪伴着紫嫣的脚步消失在树林中。

(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紫蝴蝶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韩流青春 紫蝴蝶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二章

100%
目录
共1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