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有你才有家

第十五章 有你才有家

陈娇娇跟崔彬的新房装修完毕,如今正在大敞门窗散散味儿。这番装修,连材料带人工总共花了陈娇娇四万块,从房顶到地板,大到门,小到门把手,她都不求奢华,只求货比三家,性价比至上。

“不是说由奢入俭难吗?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在电话里问陈娇娇。

“我哪儿奢过啊?我不也就是自己想想,过过干瘾吗?”

“我还以为,你怎么也得装个那种螺旋状的水晶吊灯,然后水龙头镀金,门把手镶钻呢。”

“那都有什么用啊?平平淡淡才是真。崔彬说了,我们的人生会在这朴素的房子里绽放最华丽的光彩。唉你别笑啊,这是他原话,不骗你。他还拿你跟刘易阳给我举例呢,说你们俩就是情比金坚的最有力证明。”陈娇娇没有把我和刘易阳的翻脸以及原因告知崔彬,她认为,姐妹间的秘密,大可不必流传到姐夫妹夫的耳朵里,对此,我举双手赞成。“话说回来,童佳倩,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原谅那愚蠢的刘易阳啊?”

“我可能已经原谅他了吧,至少我每天都会期待他的来电,并跟他畅谈半个小时。”

“你俩可真浪漫,好好的日子不过,非玩儿异地恋。”

“没办法,我还没做好面对他的准备。”

“你听我一句真言,人在面对真爱时,永远是感性战胜理性。你准备好了也是自准备,一见着刘易阳,还是崩溃,晚崩不如早崩,逃避是懦夫的行为。”

我刚挂上陈娇娇的电话,我妈就蹭了过来:“陈娇娇那房子装修好了?”知母莫若女,我故意不多言:“唔。”“真好啊。”我妈感慨。我索性沉默不言,逼得我妈加大了音量:“真好啊,真羡慕啊。”

我笑着搂了搂她:“妈,您少安毋躁,我早晚也让您回去装修。”

“早晚?早有多早,晚有多晚?”

“最早今天夜里我们就出发,至于最晚嘛,在锦锦上学之前吧。”

我这个不孝女,逼得我妈抡上拳头就往我后背凿。而实际上,我们的归期还真是距离我口中的那个“最早”并不太远,所以我说的话,还真是有几分可信度的。

再到了周末,刘易阳来上海了。就像导致我们产出锦锦的那个上海之夜一样,就像那次我的不告而来一样,这次的他,也是来了个突袭。那会儿,我和我妈正打算带锦锦外出游玩,我怀抱锦锦,而我妈则手提小推车,肩挎一个大包,包内是锦锦的吃喝拉撒穿所需用品,好不琳琅。我一打开门,就吓得护着锦锦倒退了两大步,正好撞在我后面的我妈身上,只听我妈哎唷一声,小推车应声倒地,咣啷啷之后,一切恢复了寂静。

刘易阳站在门口,好像己站了有好一会儿似的,等的就是吓我一跳。

“你,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我好不容易才技回自己的声音。

“妈。”刘易阳这一个字是一举两得,既回答了我的问题,又跟我妈打了招呼。

“唉,来了啊,进来进来。”我妈倒从容,反应就好像我周末带着刘易阳回娘家似的,而且,从容中又平添了一份盛情。

我扭脸直说:“妈,他对您女儿好的时候,您看不上他,怎么到了他把您女儿气得背井离乡了,您倒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了呢?”

“我这是替你把握尺度呢。”我妈还对答如流了:“来,易阳,进来坐。佳倩啊,我带锦锦下楼哂哂太阳,不用小推车了,我抱着就行。”一眨眼的工夫,锦锦就扑入了姥姥的怀抱。

这场景再俗套不过了,在我来上海之前,我婆婆就表演过一次了,今天,我妈又重现一次。她们都以为我和刘易阳之间是为了鸡毛蒜皮的事儿小题大做,以为我童佳倩听几句甜言蜜语就能百炼钢化绕指柔,以为让刘易阳进来坐坐,等再出去的时候,就今昔不同往日了。她们太低估我童佳倩了。

“锦锦像个大姑娘了。”刘易阳在目送我妈抱着锦锦下楼后,评价道。

“—个尚不会走路的大姑娘。”我真庆幸刚刚锦锦没脱口而出叫出“爸爸”二字,不然,也许这会儿我面前正上演着父女大团圆的感人戏码,而我则是那个导致他们骨肉离散的罪魁祸首。

“佳倩,你瘦了。”刘易阳柔情似水,志在将我淹得五迷三道。

我抬眼瞄了他一眼,他也瘦了,头发理得很迷人,黑色外套很迷人,而那紧抿着的双唇更加迷人。我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把,童佳倩,你竟然说他迷人?你是太久没沾荤腥,饥不择食了吧?

“妈说,你们住得很差。”刘易阳环视四周

“是没法跟她的跃层比。”

“妈说,你吃得很省,中午在外面永远是一碗米粉。”

“我爱吃。”

“妈还说,你在这边没有一个男性朋友。”刘易阳说笑道。

而我真是哭笑不得,欲哭无泪。真不晓得,如果我要是把刘易阳和孙小娆的光辉事迹告诉了我妈,她又会是怎样一番言论?大概得说我夜夜笙歌,换男人如换衣服一般方能解气吧。

“你心里在想什么,你想什么时候回北京,什么时候恕我无罪,这些都是妈没说的。”刘易阳一步一步走近我,于是我周遭的空气越来越稀薄。

“我,我还没想好呢,你先请回吧,想好了我自然会通知你。”我依日选择做缩头乌龟。

可惜,刘易阳捧住了我头,强迫我直视着他,不容我逃避:“童佳倩,如果你不回,我也不回,你可以在屋里慢慢想,我在楼道里等。如果你说你永远无法原谅我,我就走,永远不在你面前出现,让你去过崭新的生括,可如果你对我还有感情,就原谅我吧,让我用今后的几十年来弥补我的过错。”

我的视线模糊了,刘易阳在我的眼睛里,一会儿涣散成两个,一会儿又聚集成一个:“我恨你,恨你,我恨你。刘易阳,我们是彼此的唯一不是吗?我们是彼此的永远不是吗?为什么你要犯错呢?为什么要让这份完美不复存在呢?弥补?你怎么弥补?你干脆拿石头来打我的头,让我失去记忆好了。”我嘴上一边说,脚底下一边踢。

刘易阳不说话了,他用嘴堵住了我的嘴,我张开牙齿咬了他,可他仍然没有放开我。他的吻让我渐渐失去力气,失去意志,八年的光阴在我眼前如幻灯片般轮回,高中时代的校服,大学时代的电影票,第一张合影,第一场拥抱,第一次侃侃而谈的共同的未来,谈完了绽放出的期待的微笑,第一套西装,第一笔工资,曾经的上海,曾经的惊喜与缠绵,医院的验孕单,还有遍布玫瑰的玫瑰园,红艳艳的结婚证书,因为隔墙有耳所以不敢放肆的洞房花烛夜,孕期的百依百顺,产房中的奋战,产房外的煎熬,锦锦的第一声啼哭,还有我们三人紧紧相握的手,这种种种种,仿佛配上了曼妙的音乐,在我的眼前缓缓流淌。

“走吧,我们下楼技锦锦去。”我用力攥了攥刘易阳的手。

刘易阳反握住我的手,带着我往楼下走。我在阴暗而陈旧的楼梯间盘旋,竟恍惚以为这栋危楼就是我的家,不为别的,只为这会儿刘易阳正紧紧守在我的身边。“四还为家。”我呢喃出这四个字来。“什么?”刘易阳站定下来。“房子不是家,你才是家。”我站在比刘易阳高一阶的台阶上,与他对望。刘易阳呆若木鸡的状态维持了四秒,随后,他将我打横抱离了地面,哟嗬了一嗓子后,向楼下奔去。我把脸埋在他的肩窝,心说这他要是一脚踩空,说不定还真能抱我磕失忆了。不过无所谓了,过去的终归会过去,未来也终归会到来。

晚上陈娇娇给我打来电话时,都快十一时了,而我和刘易阳都己结束了夫妻小别后最常做的事儿了。完事儿后我枕在刘易阳的胳膊上:“那件事,下不为例。”刘易阳在我的头发上亲了一口:“我从来没有对除你之外的其他女人动过心。”我狠狠在他腰侧拧了一把:“从哪儿学来的油嘴滑舌?”

陈娇娇劈头盖脸就一句:“童佳倩,你快回来吧,你和刘易阳上了孙小娆的当了。”

“上当?”我腹肌一用力,坐直身来。

“刘易阳根本没和那杀千刀的小狐狸精上床。”陈娇娇吐字标准,标准得就算我不相信我所听到的,也无须再让她重复一遍。

我偏过脸去,用余光扫量着刘易阳。不可能的,刘易阳不可能白白认下这么一条足以杀头的罪来。刘易阳回望着我,一脸困惑。我故作镇定,挤出一个笑容送给他。

“那天你们家刘易阳除了喝醉了,什么事儿都没干,而且他岂止是没对不起你,简直就是太对得起你了。你知道杀千刀孙小娆怎么说的吗,她说刘易阳喝醉了口口声声都是你童佳倩的名字。陈娇娇说的酣畅淋漓,我简直可以体会到她把口水喷在话筒上的力道。

“首先,先麻烦你把杀千刀三个字去了,说一遍就可以了。其次,这你是怎么知道的?”我问得小心翼翼,不让刘易阳听“我上她们公司找她去了,嘿,一找就找着了,你说她这大明星混成这样,还混个什么劲啊?”

“哦,重点就是我去警告她,别再染指刘易阳,否则我会要她好看。”

“她会怕你这个小老百姓?”

“我从头到脚一身名牌儿,她两三眼就看得心虚了。甭管什么年代,有钱能叫鬼推磨,我跟她说了,花钱雇几个人在她这小脸儿上划上几刀,就够她记我一辈子了。她怕了,什么都招了,说那天刘易阳跟她那儿喝多了,她本来是打算犯犯贱的,可刘易阳抱着她喊佳情,然后就醉倒了,她也没辙啊,那种事儿男的不会动了,还怎么做啊?”

“那,那,那然后呢?”我手心汗津津的。

“然后那杀,不,那孙小娆就把刘易阳扒光了。嘿,其实说穿了,你吃亏就吃在你老公的裸体让别的女人见过了。”陈娇娇笑得嘎嘎的。

“陈娇娇,说重点。”

“好好好,然后你老公醒了,见了全裸的自己和半裸的孙小娆,外加上醉酒后的头晕目眩,四肢无力,那自然就浮想联翩,跳入那小贱人的套圈喽。”

“那,那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怎么想的?”我实在不方便直言孙小娆的大名。

“她一是见你们家刘易阳老实,想作弄作弄他,二是认为这样一来,刘易阳会有愧于她,今后那还不对她俯首帖耳?”

陈娇娇的话有理有据,有板有眼。孙小娆在《自娱自乐》第一期中的话犹在我耳边:我嘛,我喜欢恶作剧。陈娇娇一针见血,她真是天杀的。然后后来,她还真有脸找上刘易阳借钱,姑且不论孙妈妈是不是真的有住院,光她那份居心叵测,就该把她塞回孙妈妈的肚子里,永世不要生出来。

“她没问你,你是什么人?”我好奇于陈娇娇的立场。

“我说我是刘易阳的相好啊。哈哈,她还挺逗的,未了还跟我顶嘴,说我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因为刘易阳的心里只有童佳倩,哈哈,好笑吧?”陈娇矫笑得都快抽筋了,声音断断续续,更是好笑:“你猜我怎么跟她说,我说,我会一个一个收拾你们,而你孙小娆,就是第一个。哈哈。”

“我说童佳倩,你赶紧请调,赶紧买机票吧,回来好喝我喜酒。”

“我说你该不会是为了请我喝喜酒,跟这儿骗我呢吧?”

“喂,你别没良心啊,我是眼看着自己要修成正果了,不忍心看你在外漂泊,这才去找孙小娆,帮你出出气,顺便再讨颗定心丸的。”

“陈娇娇,”我清了清嗓子:“谢谢你。”

陈娇娇不笑也不闹了,半天才学着我的口气回了一句:“童佳倩,我更谢谢你。”

挂了电话,我仰倒在床上,险些把刘易阳那伸展着的胳膊砸折了。刘易阳龇着牙问我:“陈娇娇啊?什么事儿?神神秘秘的。”我抿着嘴仰望天花板,这危房的墙皮已有斑驳,此时在我眼中却好似盛开的花朵。陈娇娇的来电,无疑让我的世界在告别了阴雨绵绵后,迎来了艳阳高照。

这时,刘易阳的手机响了。

“喂,”刘易阳目光呆滞:“陈娇娇?”

“我?我在上海呢。”“干吗?来找佳倩啊?”“是啊,是和佳倩在一块儿啊。”

在这几句之后,刘易阳把手机递给了我:“陈娇娇找你。”

我笑呵呵拿过手机:“喂,娇娇,还有事儿啊?”

然后,我只听电话中陈娇娇的吼叫响彻云雷:“童佳倩,你跟刘易阳和好了?你怎么早不跟我说啊?结果我又打电话给刘易阳。你们俩成心耍我呢吧?你也是个杀千刀的。”

“好了好了等喝你喜酒时,我给你包个大红包。”

“这还差不多。挂了啊,不妨碍你们俩小别胜新婚了。”

“到底怎么回事啊?”眼下,只剩下刘易阳一个人蒙在鼓里了。“晚点儿再告诉你。”我翻身压在刘易阳的身上,吻住了他的嘴。一个在醉倒后只会喊我名字的男人,实在是够格让我对他主动献身的了。至于刘易阳,他在承受住我那甜蜜的重量后,也顾不得再刨根问底了晚点儿就晚点儿吧,美人在抱,其余皆可延后。

特蕾西对我请调回北京的要求虽有意外却也并没有为难我。我估计魏国宁早跟她通过了气儿,也肯定没少替我美言,所以特蕾西看我的眼神就跟看自己人似的。而魏国宁倒真对我恋恋不舍上了.“这么快就原谅你老公了?”

“什么原不原谅的。你不是说了么,我这女人貌美如花,凶猛如虎,老公怎么敢出轨呢?”我伸手指了指魏国宁的鼻子尖儿:“这次,还真叫你说对了。”

“那你到底为什么带着老小跑上海来受累啊?”

“为了在外滩走一走,看看中西台璧的建筑群啊,另外还为了重温美好时光。”

我的话不假,就在昨晚,我和刘易阳去了我们制造出锦锦的那间酒店,并且有幸地要到了那间房间。在那里,我把陈娇娇鲁莽的行动和意外的收获告知了刘易阳。自打我讲到了要点,刘易阳就微张开了嘴,而直到我讲完了,他仍张着嘴,我眼看着他的口水快淌了下来不得不伸手替他台上了下巴。

“真的?”等刘易阳的下巴活动自如了,他小心翼翼问出了这两个字来。

“怎么着?可惜了?遗憾了?闹了半天,你还是只尝过我童佳倩这一种口味啊。”

“哇,真是亏大了,没占到便宜不说,还负荆请罪请到了上海。”

我一下跨坐到刘易阳的腿上,掐住他的脖子:“真想占便宜是不是?你活腻味了是不是?”

刘易阳响应着我的暴力,把舌头吐出来:“你想当寡妇是不是?”

“哼,”我撒开手:“幼稚,不玩儿了。”

可没等我从刘易阳的腿上跨下去,他就把把我抱住了:“佳倩,谢天谢地。”

“我们该谢的是陈娇娇。”我温顺地靠在刘易阳怀里,手指依恋地摩挲着他的背:“老公,你是不是也太傻了,自己做没做过都不知道。”

“确实是傻得可以,我实在想不到孙小娆会这么算计我。”

“那你至少应该想到,你的身体和灵魂会无条件忠于我童佳倩。”

刘易阳伸手就在我屁股上拍了一掌:“你这脸皮可真够厚了。”

我扭了扭屁股,笑着没再说话。

刘易阳先回北京了,毕竟我还得在上海交接交接工作,不能说走就走。他走之前,我妈偷偷拍着他的胳膊跟他说:“放心吧,我肯定天天催着佳倩。”刘易阳受了我的影响,直戳我妈的软肋:“谢谢您,这样您也能早日住上跃层了。”我在边听得偷笑不止。

危房的租住合同尚未到期,我把合同连同钥匙一并交给了魏国宁,让他帮我技个下家。魏国宁送我们老老少少去机场的路上,我妈又对他产生了兴趣:“小伙子多大了?”魏国宁毕恭毕敬:“阿姨,我跟童佳倩同岁。”

“哦,你在公司里做什么的啊?”

“阿姨,我做销售的。”魏国宁低调,没说出“主管”二字。

“哦,哪儿的人啊?”

“我天津的,阿姨。”

“有女朋友了吗?”以我对我妈的了解,这才是她最关注的问题。

“呵呵。”魏国宁一时语塞,只好报以一笑。大概在他失去了林蕾之后,还没有人问过他这个问题,而特蕾西在他的脑子里晃了一晃,他也不知该不该把她归结为女朋友。

我妈则不明就里:“我们佳倩有个表妹,比你们小一岁,长得虽不如我们佳倩,可也算是白净秀气,在银行上班,文文静静的。等你调回北京了,我给你介绍介绍啊。”

“妈,”我拖着长声儿叫道:“回去您就一心一意装修吧,别瞎牵线儿了。”

直到上了飞机,我妈还在跟我纠缠魏国宁的事儿:“我还是觉得他对你有意思。”“妈,我跟您说多少遍了,他是有心上人,不过真的不是您女儿我。”

“那他怎么对你的事儿这么卖力啊?”

“友谊,您知道什么叫友谊吗?”

“我就知道如果你跟男同事走得太近,刘易阳肯定是要吃醋的。”

“来了趟上海,好像刘易阳变成您亲生的了似的。”

“你童佳倩是我亲生的,所以我得帮你保卫你的婚姻。”我妈义正词严。

刘易阳说,她奶奶想我,除了想我炒的菜煮的扬之外,连我的伶牙俐齿也想。而我公公,早在我来上海之前就明确表态了,如果我跟刘易阳在外面过不好,那干脆搬回刘家,搬回他的眼皮底下。至于我婆婆,就算爱屋及乌,凭她对锦锦的钟爱,对我也不会亏待到哪儿去。而如今,我童家这边最强有力的反对刘易阳的力量,也己弃暗投明,反戈一击了。如此一来,我和刘易阳的这场有史以来最惨烈,也最无稽的战争,好像反倒另我们因祸得福了。

到了北京,刘易阳和我婆婆一块儿在机场现身。我妈迎上前去:“亲家,您怎么也来了,佳倩这个小辈儿,怎么劳您来接啊。”我心说我妈是成心的吧,任谁谁都知道我婆婆那是来接锦锦这个小小辈儿的。

“阳阳是不让我来的,说什么我来了就是当电灯泡,我就说,那我来陪亲家您吧,让他们一家三口团圆去。”个把月不见,我婆婆倒也学会了语言的艺术。

结果末了,锦锦还是到了我婆婆的手上。她老人家也够不的矜持,在锦锦的脸上脖子上逮着哪儿亲哪儿。可锦锦已不是当年的锦锦,她在这段时日的成长中,学什么不好,偏偏学会了人生,冷不丁冒出来一个她已眼生的老太太,对着她大肆占便宜,她除了哭,就只剩下朝着她妈和她姥姥的方向苦苦求救了。

她姥姥手疾眼快,救下锦锦,三两下安抚完毕,而我婆婆则站在一边直发怔。我上前调和:“锦锦,怎么不认识奶奶了?你小时候是谁抱着你睡觉啊?是谁给你擦拭擦尿啊?你怎么翻脸不认人了?小白眼泪。”终于,锦锦在我的提醒下,恍然大悟,给了我婆婆一个吐着舌头的憨笑。

锦锦在奶奶和姥姥的簇拥下走在前面,而我和刘易阳则手挽着手走在后面。

“你竟然跟锦锦说‘小时候’,好像她这会儿长多大了似的。”刘易阳笑得开怀。

“时间还不久吗?你不在我身边,我度日如年。”我童佳倩的这张嘴,可是能颠倒乾坤。

就在我和刘易阳和谐融洽之时,我们身前的两位老太太却因为锦锦今晚的去处而产生了挣扎。她们双方各执一词,奶奶说这么久没见锦锦了,今晚一定要让她睡在刘家,以慰相思之苦,何况,刘家还有二老正在望眼欲穿。而姥姥则说,锦锦跟她住惯了,若是这么硬生生拆散,那一老一小必将双双撕心裂肺。

最后,由我童佳倩主持公道,帮理不帮亲,把锦锦判给了刘家。我劝我妈:“刘家三老的分量,必定是重于您跟我爸啊。您放心吧,有我在,锦锦必将安然入眠。再说了,您这么久没见我爸了,还不得有好多事儿跟他絮叨絮叨啊。”我灵机一动,又附加一句:“再再说了,您这眼瞅着就该装修新房了,好好歇歇吧,有锦锦在,您睡不好。”而我妈,就在这最后一句的点拨下,喜笑颜开点了头。

到了刘家楼下,我一眼就逮着我公公了。他正急匆匆往楼栋里钻,我一嗓子叫住他:“爸。”我公公只好刹住脚步,望着我们嘴角一抽。“爸,您等我们呢?怎么不在楼上等,还下来了啊?今儿风多大啊。”我轻而易举揣摩出我公公的本意。

公公还抵赖:“我,我下了扔垃圾。”

婆婆和我合伙:“你几时懂得扔垃圾了?”

公公见抵赖失败,索性直接从我婆婆怀里接过锦锦:“丫头,走,跟爷爷上楼去。”说完,他就率先不上了楼梯,一边走还一边说:“丫头,又胖了啊,上海好不好玩儿啊?你可真棒,爷爷都还没去过上海呢,哈哈。”

我婆婆紧追其后:“你慢点,慢点,小宝儿沉了,你抱好了啊。”

我堵在刘易阳的前面,双手攀住他的脖子:“老公,我和锦锦这算不算衣锦还乡啊?”刘易阳若有所思:“你是不是衣锦还乡我不知道,但锦锦这绝对是刘锦还乡。”

刘易阳好孙小娆到底还是分开了,更准确地说,他们到底还是分开工作了,不过,辞职的不是刘易阳,而是孙小娆改签了新东家。也对,去别家试试看,要是再红不了,那就该从自身找找原因了。

孙小娆最后一次出席的“绿踪传媒”的活动,是“绿踪传媒”的十周年庆。活动场地设在了千喜酒店,刘易阳偕同我前往。

之前我整整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用来打扮,光是提拉那勒死人不偿命的束身衣褪袜就花了二十五分钟,且成功后大汗淋淋,优化了几分钟重新去洗脸。鉴于今天“绿野”旗下的诸位美女艺人皆会抽空光临,所以我也不好班门弄斧,打扮得太过花枝招展,索性穿了套深色调的西装套群,跟西装革履的刘易阳倒更显般配。出门后,刘易阳把胳膊忘我那高密度的不盈一握的小腰儿上一绕,赞叹道:“你可真是迷死人不偿命啊。”

千喜酒店的宴会厅被分割得错综复杂,宛如迷宫,整体色调是银灰配大红,神神秘秘的。刘易阳说:“这回我们头儿可是下了重金啊,你知道么,设记这展台的公司,那当初可是辅佐过水立方的设计啊。”我咂咂舌:“真是杀鸡用了宰牛刀了。”

“绿野”十年来的成就被压平了印在海报上,悬挂于四周的墙面和中间的各面挡板之上。我在刘易阳的介绍下一一参观:这个,是在柏林影展上拿过银熊奖的,这个,是在莫斯科影展中参展却没参评的,不过好评如潮啊,还有那个,是在东京电影节上作为开幕影片的。我提不上兴趣:“怎么没一个我看过的啊?”“我们拍的这都是高层次的,小众的,而你看的都是什么啊,个个是票房榜上名列前茅的。”刘易阳竟还对我不屑上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裸婚——80后的新结婚时代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裸婚——80后的新结婚时代 裸婚——80后的新结婚时代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五章 有你才有家

9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