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看人个个看走眼

第七章 看人个个看走眼

回到家,我婆婆正在用奶瓶给锦锦喂奶。锦锦睁着眼睛,舞动着手脚,愉悦而兴奋。她已接受了奶瓶,接受了我这个妈妈并不能常常守护在她身边的事实。对此,我矛盾极了,我再也不会在上班时间幻听到锦锦拒绝奶瓶的哭声,同时也再无法享受到锦锦那非我不可的依赖。

“易阳呢?”我恍恍惚惚问我婆婆。

“不是跟你一块儿回你爸妈家了吗?”婆婆抱着锦锦,也没工夫觉得我的话奇怪。

“哦,爸呢?”我随口又问。

“谁知道,天天往外瞎跑。”婆婆说得波澜不惊,就像说今天天儿真好,或者我吃饱了诸如此类的话似的。这一刻,婆婆抱着锦锦的画面和谐而美好,夕阳投射在她们的身上,给她们镀上了一圈璀璨的金边。这一刻,对婆婆而言,公公这个“老伴”的价值,也许远远比不上锦锦这个“小伴”了。

公公这一生,最风光时是个调料厂的厂长,他们厂子生产出来的醋曾让某知名品牌相中,挂牌出售。后来,公公跟厂子里的其他厂领导意见不合,为着要不要主创自己的品牌争得脸红脖子粗,最后,在五十四岁那年辞职离厂。如今那调料厂越来越不景气,产量虽大,但利润小,事实证明我公公当初是颇有远见的:依附在别人的光环之下,并不比走在钢丝上安全。

从某个方面来看,我是钦佩我公公的。他骄傲,有男人该有的事业心,他有主见,从不盲从,不得过且过。于是相形之下,我婆婆就显得过于温吞了。这世上的夫妻不外乎两种,相似型,或者互补型。其实不论哪种,也都有和谐的以及不和谐的。相似的容易磕磕碰碰,犯错误也犯得心有灵犀,而互补的则容易产生矛盾,你嫌我快,我嫌你慢,你嫌我动,我又嫌你静。我的公婆就属于后者。婆婆在某手表厂工作了二十年,工资随着大流儿涨,下岗也随着大流儿下。每每公公督促她学习,激励她再就业,她就会说:“这么大岁数了,脑子也不行了,还瞎折腾什么啊?”而那时,她其实才不足四十岁。

其实平心而论,一个家里如果能有一个任劳任怨的家庭妇女,实在是一件大幸事。就刘家而言,如果没有我婆婆的居家,越来越年迈的奶奶将由谁照料?年纪尚小的刘易阳将由谁关爱?还有我公公,那一段蒸蒸日上的事业背后,如果没有我婆婆的默默支持,那他有的,必然是后顾之忧。

日子过到了今天,他们二人已渐行渐远。我敢说,如果他们的房间能放下两台电视,那我公公会立马去再买上一台,在我婆婆沉迷于那几十上百集的电视剧时,看看实事要闻;如果这套房子能再富裕出一间房间,那他们大概早就分房而眠,休息得更加自由自在了。

我再看着我的婆婆时,竟不由得为她而心酸。这是一个太俗的桥段,女人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家庭生活中,不知不觉丧失了女性那温柔的,妩媚的,如小动物般的魅力,变得庸俗,不修边幅,好似猛虎,在抵达失去丈夫宠爱的边缘之前,却从来不忌惮失去。以我公婆今日的年纪而言,再说“宠爱”一词未免过于做作了,但如果连起码的沟通,起码的相敬相依都不复存在了,那这不值得心酸吗?

公公已不再依恋这个家,对他而言,这个家更像是饭馆或旅馆,供他吃睡。在这个家之外,他有着自己的世界,与人下棋,谈论经济,还有那卷发的风情女人,也许正在唤醒他那本已要沉睡的青春活力。可我婆婆呢?她可以穿出门的衣服少之又少,腰腹间环绕的脂肪虽是锦锦栖息的港湾,却更是男人眼中最碍眼的衰败,她不在乎她的皱纹,她的眼袋,只管菜是不是新鲜,鸡蛋有没有涨价,丈夫上*床前是不是认真洗过脚。

如果,如果有一天我带着锦锦搬离了刘家,那我婆婆她该怎么办?时光的脚步只能前行,不能倒退,既然有了今天,就再也回不到过去。锦锦已变成了她每日二十四小时的支柱,如果我搬走了这支柱,她会不会塌方?如果她不能回到那一部部婆婆妈妈的电视剧中,那她会不会爱上凭窗远眺,那早晚有一天,她会眺见自己的丈夫和那婀娜的女人相谈甚欢的。

我拨通了刘易阳的手机。我也真是的,担心完陈娇娇,又来担心婆婆,而我自己呢?我的丈夫在几小时之前拂袖而去,至此未归,而我已决意笑纳我爸的好意,却尚未思考出如何让丈夫听从于我的计谋,我还有什么立场去操心别人?

“喂,哪位?”对方竟是个女声,且声音似曾相识。

“我,我找刘易阳。”我没有挂电话,我不相信,拨他电话拨了千遍万遍了,还能拨失手。

“你哪位啊?”对方锲而不舍。

“孙小娆是吧?我是童佳倩,刘易阳的妻子。”我听出了这把声音。这会儿,我的心脏就像是经过了千锤百炼,已经刀枪不入了。刘易阳,好家伙,是不是我童佳倩如今说不得你了?这才说了你几句,你就令投温柔乡了。我倒要看看你等会儿如何向我交待。别再说什么普通朋友,当她是小孩儿诸如此类的蠢话了,我早已跟你放了话,不管你当她是什么,是女人也好,无性别之分也罢,你都给我离她远远的。

可惜,眼下这会儿,刘易阳还真无法向我交待什么。“哦。易阳哥喝多了,睡过去了,你找他有急事儿吗?”孙小娆一副人正不怕影子斜的口气,好像目前“易阳哥”醉倒在她身边,而她替“易阳哥”听电话的状态是天经地义的似的。

“没什么急事儿。等他醒了,你帮我告诉他,下次再也别喝得睡过去了,干脆,喝到死过去算了。”我的语调如黄莺般动听,跟言语内容完全是两码事。

挂了电话,我直接顺着墙根儿溜坐到地上。我和刘易阳这件房间的地板阴冷无比,可也冷不过我此时的一颗心。我和陈娇娇真不愧是好姐妹,她和黄有为喝了酒,关系彻底改变,而我的丈夫和另一个女人也喝了酒,大概,他们的关系也近到零距离了。

真他*妈可笑,就在刚刚,我还为我婆婆那俗不可耐的婚姻而心酸,殊不知,我却比她更可悲。最起码,她成功坚守婚姻几十年,孩子也成了人,而我呢,我和刘易阳的婚姻才不过短短一载,我的锦锦还尚未学会叫爸叫妈。俗,太俗了,丈夫喜新厌旧,抛妻弃子,这故事白白说给人听,人都怕耳朵长茧。

刘易阳回家时,我看了看表,两点二十五分,夜色黑漆漆,不见一颗星星。在这之前,我一直强颜欢笑,做饭,吃饭,刷锅洗碗,喂锦锦,把握公公睡前沐浴的时间赖在锦锦的身边,拿拨浪鼓逗她咯咯笑,除此之外,我还替刘易阳遮遮掩掩,告知各位长辈:“易阳又加班去了,这是公司器重他。”

可关上房间门,我就是另一个童佳倩了。

我的男人刘易阳乖巧了七年,不近女色,我省心省了七年,却也导致了今天的手足无措。如果不由着性子来,我该怎么办?是直接刀枪剑戟,给他个下马威,还是先按兵不动,等着他浪子回头?又如果,由着性子来,我又会怎样?大概就是把脸哭成猴屁股,旁人一问,只会默默摇头的一副窝囊相。

听见刘易阳拿钥匙打开家门的声音时,我如同触电般一个哆嗦,双手紧着捋捋蓬乱的头发,拍拍僵硬的脸。我听着他脱鞋,脱大衣,走去厕所洗了洗手。然后,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直到推开了房门。

房间太小,我吸了吸鼻子,就能闻见他身上的酒气:“回来了。”

“唔,回来了。”刘易阳打开柜子,拿出睡衣,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去洗澡。”

“好好搓搓,最好搓下去一层皮,不然,你别上这张床。”孙小娆在我心中已幻化成一尾狐狸,而刘易阳身上的一股骚味儿令我作呕。

“你说什么?”刘易阳停在门前,侧对着我。他的侧身轮廓完美极了,挺拔的鼻梁,坚实的胸肌,修长的腿,不过这一切,已不再属于我一个人了。不知道孙小娆有没有吻过他的鼻子,有没有枕在他的胸口,有没有用她那骨瘦如柴的腿摩挲过刘易阳的腿。

“我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打算怎么跟我说。”我在床边坐下,翘了二郎腿。这坐姿一举两得,既稳稳当当,又盛气凌人。

“没什么好说的。我喝多了。”刘易阳伸手扭动了门把手。

“你给我站住。”我喝斥他,气音大于声音,还不至于惊扰别人:“喝多了?然后呢,酒后乱性?”

“童佳倩,你给我闭嘴。”刘易阳竟有脸握紧了双拳。

“哼,刘易阳,我这会儿还能坐在这儿好好跟你说话,就是待你不薄了。我请你换位想想,如果你给我打电话,然后一个男人跟你说,佳倩她喝了酒,睡了,您有什么事儿吗,等她醒了,我帮您告诉她,你会作何感想?”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佳倩,闭嘴。”

“好,我闭嘴,你来说,不过可惜,你说你没什么好说的。”我用刘易阳的话堵他自己的嘴。

刘易阳一时无言,喘了两口气才开口:“是我主动找的孙小娆,我们喝了酒,你知道的,我没什么酒量。我醉了。”

这下,换我无言了。我不想管我的丈夫是不是跟另一个女人“做”了,单凭他的“主动”二字,已足以令我一颗玻璃心喀啦啦粉碎一地了。他还真是敢做敢为,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他是在抑郁之际偶遇孙小娆,一时放松警惕,就去与她小酌了两杯?我童佳倩早就说过,不怕男人出轨,怕就怕他不在乎让你知道他出轨。一旦他不在乎了,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了,一种是他巴不得与你各奔东西,另一种就是他吃准了你不敢跟他一刀两断,只得忍气吞声。

刘易阳去洗澡了。我依旧保持着二郎腿的姿势坐在床边,天花板在飞旋,面前的衣柜在摇摆,我砰地仰倒在了床*上。

刘易阳终究也没把自己搓得皮开肉绽,而我也终究没拦着他上*床。我们谁也没再说话,正式拉开了冷战的序幕。冷战,这是个离我们好遥远的词汇。六年前,我初入大学校门,与一学长花前月下了一回,就那么一回,结果让刘易阳抓了个双。他三天对我不理不睬,这姑且算是我们的第一次冷战。后来,两年前,我跟着一朋友投资一科技项目,先是小赚了一笔,刘易阳劝我见好就收,可我越战越勇,倾囊而出,一边战还一边说他胆小怕事,成不了大事,结果我赔了个精光,没面子的同时,责怪刘易阳扫帚星乌鸦嘴,就此又冷战一周。

这是第三次,虽然才刚刚开始,可我的胸口仿佛已填满了棉絮,满得我呼吸困难。

其实我不是故意冷战的,只不过,我实在不知道我能对他说什么。说你为什么要主动找她?还能为什么?无非是想见她,想向她倾诉。说你凭什么主动找她?算了,那只会让我在泼妇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刘易阳大概也不知道他能对我说什么。房子的要与不要,自尊与自卑的区别,他大概在等着我的让步。至于孙小娆,他是只会越描越黑的。

第二天,周日,我一大早就出门去找陈娇娇了。我出门时刘易阳还在睡,或者,他是在装睡,免得我们二人四目相对,却无一言,徒留尴尬。

陈娇娇穿了大红大紫,背了个金色皮包,画了对绿色眼影,真正的艳光四射,将我对比得有如黑白照片。我看得眼花缭乱,一时语塞。“走吧。”陈娇娇挽上我的手臂。我一把拽住她:“唉,等等。我有话要说。”

“什么?”陈娇娇把头发往耳后别了别。她的指甲都剪短了,之前的冷色调指甲油也都洗没了,重新涂了橙红的暖色调。

“娇娇,我陪你去医院检查检查吧,换个放心。”我艰难启齿。虽不愿再提及那肮脏事儿,却又不得不提。

陈娇娇一张花脸抽搐了一下,那纯天然的反应,不是她靠化妆品或者自身的控制就可以伪装得了的。可仅仅那一下之后,她就笑了,笑得如话剧演员一般夸张,好像生怕后排的观众看不见似的:“检查什么?你怕那畜牲有病传染给我吗?哈哈,童佳倩,你电视看多了吧?”

“电视上演的都是生不如死,自残自闭,要么就是化身复仇女神,至于去医院,这叫理智。”我板下面孔,不让陈娇娇逃避。

陈娇娇俯下脸,两排睫毛乌黑如夜色,浓密如两把小扇子:“放心吧,没事儿的。他戴了套儿。”说完,陈娇娇马上仰面向天,泪水已充满了她的眼眶:“你可真讨厌,我这睫毛膏不防水,等会儿我成了熊猫眼,找你算账。”可结果,她还是流了泪:“妈的,戴套儿,算他还有人性。”

我忙掏出纸巾沾干陈娇娇的泪,以维持她那脆弱的妆容。然后,我抱住了她,在她脑后流了两行泪,同样用纸巾拭去。人生真残酷,各种各样的残酷,伤心,伤身,无法痊愈,一旦遭遇,疤痕永驻。

陈娇娇拉着我去置办新行头了,她挥着手中的一沓信用卡,说:“今天一切费用,算我的。”

消费,我童佳倩已有整整一年的时间没有痛痛快快消过费了。肚子大时买过两身孕妇装,生完了之后又买过两件大号服装,除此之外,好像再无其他了。而放眼未来,为了让锦锦锦衣玉食,我大概也再没有衣着光鲜的机会了。一想到锦锦,我就自然而然想到刘易阳。归根结底,我是因为他才丧失了“打扮”这个女人最美好的权力。

可他又是如何回报我的?

“怎么了你?”陈娇娇攥了攥我的胳膊。

“没怎么。”我咧嘴笑了笑。

“童佳倩,你是在为我难过吗?你能不能不要给我摆出这张丧气脸来?我跟你出来,是为了寻开心的,你如果再这样,就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陈娇娇发作了,红眉毛绿眼睛。她整个人就像是一只膨胀到了极限的气球,就算碰到小草,也不无爆炸的可能,更何况,此时在她面前的我,岂止不是柔软的小草,简直就是一根蠢蠢欲动的飞镖。

“好好好,我错了。走,我们寻开心去。”我执意不对陈娇娇吐露我的境况。我跟陈娇娇是两种人,她是透明的,真实的,敢爱敢恨,敢怒敢言的,而我童佳倩是灰蒙蒙的,要面子的,打下牙齿和着血往肚子里咽的。

我和陈娇娇打了辆车,司机是个流行音乐爱好者,不听交通台,而听自己刻的碟。我和陈娇娇手拉手,坐在后排,跟着唱,从周杰伦唱到蔡依林,司机乐着问我们俩:“什么事儿这么美?”我们俩异口同声:“世界和平,祖国繁荣。”这是我们大学时代过生日时许下的愿望:世界和平,祖国繁荣,童佳倩和陈娇娇一生幸福。

每光临一家店,我就坐在沙发上观赏陈娇娇变装,一套接一套的,让店员拿到手软。可一个上午下来,陈娇娇还是两手空空。中午,我们坐在著名炸鸡店里吃饭,周围的人全在吃着炸鸡,满手是油,只有我和陈娇娇一人捧着一盘沙拉,清清爽爽。

“你是不是也太挑剔了?面料好的嫌款式不好,款式好的嫌档次不高,档次高的你又嫌不是限量,试问问,限量的你买得起吗?”我全然把国事家事抛到脑后,只专注于眼前事。

“买不起也有向往的权力,”陈娇娇瘫坐在椅子上,精疲力竭:“而且,从今以后,我不求拥有,只要向往了。”

“什么意思?”

“童佳倩,你这辈子还没穿过一件像样的衣服呢吧?”

“喂,我看你这个人还不怎么像样呢。”

“你听我把话说完了。我的意思是,你不穿名牌,不也照样活得好好的。”

“我跟你不一样,我本身对那些玩意儿无欲无求,可你天生看见它们就眼红。正所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那你的****在于哪儿?你爱的是什么?”

“大概是一些精神层面的东西。”我说得飘渺,其实说白了,不过是情啊爱啊的东西。

陈娇娇白了我一眼,自顾自说:“是啊,我天生虚荣。可到了今天,你认为我还会继续吗?难道我吃的亏,还不够大吗?”陈娇娇卸下了面具,一脸凄凉:“够大了。”

我用脚在桌子下踢了一下陈娇娇的脚:“怎么?要加入我们不像样的平民行列了?”

陈娇娇笑了:“去你的,我一直是平民,而且还是一只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的麻雀。”

“以后甘于在枝头底下了?”

“嗯,以后每个月置装费不高于五百,交男朋友不问家世,向你学习,研究研究精神层面的东西。”

我握了握陈娇娇那可怜兮兮的手腕:“说句肉麻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陈娇娇疼得一咧嘴:“照你怎么说,好像这马我早该失了。”

“如果你命中注定有此劫难,那的确该早点儿经受。”

“早到什么时候去?”

“早到崔彬离你而去之前。”说别人的事,总比说自己的事容易。

陈娇娇咬住了下唇,忘我地,专心致志地,如中了魔法般地呆坐着。而我任由她呆坐,自己慢慢将盘子中的沙拉酱搅拌得均匀,更均匀。

“崔彬,你永远是我第一个男人,也是我到今天为止,唯一一个男人。”与其说是说给我或崔彬,倒不如说陈娇娇是在自言自语。这是自古恒久不变的真理,不失去不懂得珍惜,失去了方懂得可惜。

这一整天,陈娇娇试穿了不下三十件衣服,可到最后,一件也没买。而我童佳倩连试都没试,只是更加憎恨自己腰间的肥肉,憎恨赐予完我这圈肥肉,扭脸去找青春少女的刘易阳。陈娇娇以这种形式告别了虚荣的年代,而早已一身牵挂的我,又能告别什么呢?

魏国宁降职了,从销售主管直降成了一名销售人员。新任的主管是众人公认的销售部中资历最深,手腕最硬的一人。对于这次的人员调配,特蕾西有话说:“魏国宁领导不善,导致我们手上这批台湾的陶瓷精品滞销,我希望我们新的销售主管,可以尽快改善这种局面。”

除了新任销售主管,其他人全在窃笑:被老板玩儿腻了吧?被一脚踢开了吧?男人的姿色同样是有保质期的,女人也同样有资格喜新厌旧。

只有新主管一人在那儿悲喜交加:升职固然是件好事儿,可那批艺术精品,我也真不见得销的出手啊。

我问都不用问,也知道特蕾西对魏国宁还没到厌倦的份儿上,至少,林蕾的到来,令这件事儿的根源更像是魏国宁为了真爱而怠慢了虚情假意,导致特蕾西恼羞成怒。魏国宁一个上午没露面儿,就连特蕾西宣布降他的职时,他也不在场。到了中午,我给他打电话:“一降职就打算辞职了?”

“上午去办订货会的事儿了,我现在在公司楼下,你要不要下来吃饭?”

我下了楼,跟魏国宁去吃自助餐。我本不想去,毕竟我和刘易阳的冷战正开展得如火如荼,我的胃口实在不佳,这会儿去吃八十八块一位的自助餐,大概我只能把那八块吃到嘴。可魏国宁跑了一上午,饥肠辘辘,倒没准儿能吃下去一百八十八。

“我真佩服你,工作热情丝毫不减。”我端了一盘子虾,力争回收成本。

“不是工作热情,是赚钱的热情。”魏国宁的盘子中仿佛肉山肉海,男人真大多是荤食爱好者。

“北京这么大,工作机会多的是,你何必非留在硕元看人脸色?”

“看谁的脸色?同事?大家萍水相逢,各过各的,我并不在乎他们怎么看我。”

“那特蕾西呢?如今你还能从她那儿得到好处吗?”

“不是有这么句话吗?买卖不成仁义在,更何况,我和她之间还并不是光有买卖。”说到这儿,魏国宁顿了顿,似是回忆,也似是惆怅:“她降我的职,我无话可说,可只要我出业绩,她一分钱也不会少给我。做生不如做熟,更何况,硕元算是大方的了。”

“她知道林蕾了?”我明知故问。

“嗯,我跟她说了。林蕾这次会在北京住一个月,瞒也瞒不住她,自首总比逮捕有好下场。”

“她怎么说?”

“她扮清纯扮的只是外表,几十年活下来,骨子里早就熟透了。我喜欢跟成熟的女人打交道,够理智,所以够轻松。她跟我说,我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放弃林蕾,她会继续关照我,二是和她结束关系,她不会为难我,但也不会再给我优待。”

“魏国宁,我不明白,特蕾西她是真心喜欢你吗?为什么她会想独占你?我以为,只有爱才会联系上独占。”

“喜欢总是有的,不瞒你说,我对她,也是有感情的,我并不完全是为了钱而闭眼出卖自己。她有她女强人的一面,却也有女性柔弱和不知所措的一面。”魏国宁放下了筷子,擦了擦嘴:“有一次,我和她一块儿出门,碰见了我的一个朋友。他跟我们打招呼,问我,国宁,这是你姐吗?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结果他一尴尬,改了口,又问,是伯母吗?”

听到这儿,我不禁也停下了手中的筷子。如此不开眼的朋友,还是趁早绝交的好。

“那天特蕾西哭了,那是她第一次在我面前哭。她说她很害怕,每天早上醒来都害怕自己的头发变白,生出皱纹。她怕老,怕失去青春,变得衰弱。童佳倩,你相信吗,那时我竟心动了,我真心实意抱住了她,心疼她。”

我点点头。我是真的相信,任何感情的出没其实都只在一瞬间。就像我和刘易阳,七年前,他坐在他的位子上,我俯在他的身边,听他给我讲那什么酸什么钙的化学反应,他的头发很干净,散发着很清淡的香味儿,他的睫毛很长,我仔细一看,看见他右眼的睫毛上好象还沾着一粒灰尘。我不由自主伸了手,将那灰尘抹去,刘易阳吓了一跳,抬眼看着我,就在那一瞬间,我就倾心于他了。

“可你还是毫不犹豫选择了林蕾,是不是?”

“是,任何女人都没办法跟林蕾比。我来北京快七年了,时间越久,我就越珍惜我和她在老家的那段日子,我骑着车,带着她,就算是兜风了。一开始,她都不敢抱我的腰,就揪着我的衣服。”魏国宁坚毅的脸上泛出红彤彤的色彩,如同回到了那情窦初开的年代:“后来过了好长时间,她才敢抱我。那会儿我就跟自己发誓,我要照顾她一辈子。”

我哭了,好像是嫌面前的虾不够咸似的,往上大把大把地洒泪。魏国宁吓怔了,张着嘴呆呆地看着我。刘易阳,他也说过会照顾我一辈子。一辈子,是个可长可短的距离,如果几天前我不幸死了,那他还真的是照顾了我一辈子,可偏偏我没死,还继续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儿,没准儿还能再活上**十年,那他许给我的一辈子,该如何在他分了心后兑现?

“上午顺利吗?”我流干了泪,冷不丁换了话题。

魏国宁回过神来:“哦,嗯。这次订货会规模很大,供求双方也对口,只要我们做好包装,大量出货还是很有希望的。”

“哼,如果成功了,那也成了新主管的功劳了。”我替魏国宁不平。

“无所谓的。至少,我还能有成就感,特蕾西也能大赚一笔。”魏国宁耸耸肩,埋头吃肉了。

我童佳倩今日发誓,从今以后,再也不自诩火眼金睛,看人从不看走眼了。我本以为刘易阳专一不二,实则不然;我本以为陈娇娇一辈子也不会长大,其实也不然;就连那黄有为,我也识不出他的禽兽本质。至于魏国宁,就在前不久,我还说他是打着林蕾和自尊的幌子,凭借与特蕾西的不伦关系来获得物质和精神上的双重享受,而今天,他在我眼中又变得有情有义了,那日积月累的对林蕾的刻骨铭心的爱,那瞬间迸发的对特蕾西的千真万确的心疼,似乎都远远重于了他那“男人的自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裸婚——80后的新结婚时代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裸婚——80后的新结婚时代 裸婚——80后的新结婚时代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章 看人个个看走眼

4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