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4章

第43——44章

第四十三話:我相信你

「怎麼也比你了解的多。」我的氣勢並不輸給徐恩。

「哦?你真的這麼認為?」徐恩的眼底冒出血絲:「那我告訴你,她不僅僅是親了我,而且,她還進了我的房間,脫得一絲不掛。」

我狠狠地推了徐恩,他向後撞在了他的車上。我瞪着他:「你撲上去了對不對?而且,你還認為這不是你的責任,對不對?」

徐恩走向了車門,打開,上了車。他只在行進的途中對我說了一句:「黃青青,你根本不愛我,你他媽只把我當作狼。」

徐恩踩下了油門。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好像漫溢着水。

我化作了雕像,眼見那香檳色的尼桑越來越小,感覺空氣越來越稀薄。徐恩哭了嗎?那亮晶晶的眼睛,是因為他哭了嗎?我的心臟陷入了一種疼痛,像那種千瘡百孔了還浸在鹽水裏的疼痛。而也許,那鹽水就是徐恩的眼淚。我蹬下了高跟鞋,向徐恩離去的方向追去。那路面很平坦,我的腳並不感到疼痛。

我大喊:「徐恩!徐恩!」我不知道我追了多久,但是我終於追上了徐恩的車,因為他的車就那麼堂而皇之地停在路的中央。這樣的夜晚,這樣的路,只屬於我和徐恩兩個人。我再也跑不動了,停下了彎著腰氣喘吁吁。

徐恩下了車,向我走過來,然後停在了距離我兩步之遙的地方。

我注視着徐恩紅通通的雙眼,斷斷續續道:「徐,徐恩,我相,相信你。」

第四十四話:新學期,新生活

嚴維邦和韓國妖精來探望我。嚴維邦艷羨道:「你都快修養成佛爺了。」我還嘴還得恰到好處:「你才是佛爺。」

安娜給我打來了一次電話,我們誰也沒說什麼實質性的話。她和徐悉的事,早已不關我的事了。至於她和徐恩,我已經選擇了相信徐恩。

我接到了詹姆教授的電話,他通知我,系裏已批准了我做助研的申請。做助研的薪水可以讓我買一輛八成新的美國車,不過,徐恩不同意我買車,他說:「咱用不着兩輛車。」聽他這麼一說,我也就作罷了。其實,天天在市中心活動,有了地鐵和腿,別的都不大用得着。等哪天我搬到了莫妮家的地段,再買車也不遲。

新的學期開始了,學校里新來了一個湖南女孩子,名叫佳琪。佳琪的外在和內在都不像南方人,反而比較像東北的。她從見我第二面開始,就喜歡往我懷裏撲,通常,要不是我在見到她的助跑后,有了心理和動作上的準備,我一定會讓她撲得四腳朝天。佳琪聲音洪亮:「學姐,我以後就靠你了。」我暗暗驚慌:你這個型號的,靠我這個型號的,真不太靠譜。後來,佳琪告訴我,她從十歲開始,就在哈爾濱生活了。

從哈爾濱來的人,自然不會對芝加哥的冬天皺一下眉頭,不過,從台灣來的黃又青可就是悲喜參半了。假期中,黃又青先是悲過了那凜冽的寒風和刺骨的溫度,後來又喜過了那白茫茫的足以淹沒車軲轆的大雪,那樣的雪,對於台灣同胞來說,基本上等同於「風景」。我對黃又青陳述:「芝加哥的冬天,至少要持續到四月份。」黃又青在羽絨服中瑟縮:「你們北京也是這樣嗎?你們太厲害了。」黃又青在我還穿風衣時,就已經縮在那件羽絨服中了,我倒是認為,他平安地度過了這個冬天,才是太厲害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誰欠誰一場誤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誰欠誰一場誤會 誰欠誰一場誤會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44章

9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