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完結

第121——完結

我揣著一顆永別的心,給黎至元打了電話。之前,我練好了說辭,念得滾瓜爛熟。我說:「黎至元,我要回北京了。這一回,我們也許永無

再見之日。晚上有時間嗎?最後見個面吧?」黎至元聽了,平心靜氣道:「好,下班后我去你公司接你。」縱然,我已勸告過自己,黎至元已不在乎我了,但他的平靜,還有又一次剮了我的心。

我媽聽說我已辭職,歡天喜地道:「我去和你趙阿姨說,儘快讓你和她兒子見面。」我苦笑:若那君要我,我就跟了那君。好歹,做個孝女。

黎至元不緊不慢地於晚7點抵達了我的公司樓下,打電話讓我下樓。我的肚子餓得咕咕亂叫,口中卻又泛出酸水來。害怕離別的不僅是我的心,竟還有我的胃。我如此害怕失去黎至元,怕得出乎了我的意料。

我上了黎至元的車。叛徒司機沒有來,黎至元親自開車。

在我的提議下,我們去了我與黎至元第一次見面的日式餐廳。那次,丁瀾拽着我,與她大群的記者同事以及採訪對象吃飯,在飯桌上,我認識了黎至元。他有漂亮到過分的眼睛,他自稱是「老頭子」,我被他眼角若隱若現的紋路深深吸引。

我一口氣灌下三盅清酒,才對黎至元開口:「魏老闆接受我的辭呈了。」黎至元為我斟酒:「你終於可以回家了。」我又灌下一盅:「回到家,我就要相親了。趙阿姨的兒子,留英歸來,才貌雙全。」黎至元不為所動,只道:「好事。」我把酒盅重重撂下:「好屁啊?我堂堂溫妮,需要聽媒妁之言嗎?」

黎至元超凡脫俗:「溫妮,你怎麼總這麼大火氣?」我漲紅著臉:「我一凡夫俗子,心火熊熊。」黎至元終於失笑:「真不知道你腦子裏在琢磨什麼。」我又是一盅酒下肚:「那你呢,你在琢磨什麼?老黎,今天,讓我們把話說明白吧。」黎至元一口一口吃得儒雅:「好啊,你想說什麼?」

我的淚啪嗒就落入了酒盅:「黎至元,你王八蛋。你不是說在乎我嗎?你不是說愛我嗎?你不是說等我等到四十一枝花嗎?你都忘了嗎?」黎至元的嘴終於不再嚼了。他直視我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如果我都忘了,你會難過嗎?」我失態,抓上一把生魚片就向黎至元擲去:「你他媽的看不出來我在難過嗎?」

生魚片拍在黎至元的襯衫上,像印花。黎至元站起身來,我突然覺得世界末日來臨了。我以為,他要走了,而且一走就再也不回來了。不過其實,他是走來了我身邊,坐在了我身邊的位子上。還有一片生魚片粘在他身上,滑稽極了。他抱住我,我突然又覺得,萬物復甦了。

終於,黎至元在我耳邊道:「溫妮,留在我身邊吧。」有侍應生拉開屏風來上菜,見了這一幕,紅著臉退了出去,菜也沒撂下。

既然侍應生都迴避了,我也不能白讓他退出去。我吻上黎至元的嘴,讓屏風內風光旖旎。黎至元被我嚇怔了,瞪着眼,手足無措。我把命令送到他的口中:「看什麼看,閉眼。」黎至元一笑,抱緊我,結結實實地拉開了這個吻的序幕。

生魚片在我和黎至元之間,被擠得薄如蟬翼。

過後,我羞紅著臉,說:「這,這清酒的酒勁也太大了。我,我頭好暈啊。」黎至元如得逞的狐狸般:「暈?暈就能占我便宜嗎?」我又抓上一把龍蝦擲了過去:「喂,別得了便宜還賣乖。」侍應生又探頭探腦,見了這一幕,又鐵青著臉退了出去。

人生充滿太多不可思議。

我和肖言在進進退退地演繹了一支圓舞曲后,曲終人散,散了后,倒默契開來。當他被喬喬利用鄭同算計,擊中了「嫉妒」的軟肋時,我也正在被黎至元算計得團團轉。曉晴在黎爸爸的追悼會上見了我,就對黎至元一口咬定:「她在乎你。」黎至元遵從了曉晴的「讒言」,對我欲擒故縱,若即若離。他說:「我這是死馬當做活馬醫了。」我惱羞成怒:「誰?誰是死馬?」黎至元大度:「我。我是死馬。」

黎至元又道:「曉晴說,只有女人才懂女人的心。她一眼,就看得穿你。」而我是女人中的「佼佼者」,我看不懂。我竟以為,黎至元和曉晴的情意「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了。黎至元繼續道:「曉晴真是我的貴人啊。」我又嫉妒了:「你曉晴長,曉晴短的,把我置於何處?」我又追加補充:「以後不準叫這麼親昵。說,她姓什麼?」黎至元吐出如花似玉的一個字:「艾。」我氣結:小艾?好像比「曉晴」更加親昵。這女人,長得好,心思細,連名字都無懈可擊。幸好,我和她分別處於了黎至元的不同年代,不用針鋒相對。傑西卡不走運,輪來輪去,哪個年代也沒輪到她。

我媽打來電話:「我和趙阿姨說過了,她說等你一回來,就馬上要你們見面。看來,她比我還急呢。」我更急了:「媽,速速打住。我有男朋友了。」我媽「啊」了一嗓子,胡亂反應:「你又和肖言複合了?」一連串的「不不不」之後,我又語塞:黎至元這大齡離異男人,勢必會勾出我媽的喋喋不休和諄諄教誨。

我一咬牙,一閉眼,豁出去了:「媽,不是肖言。他叫黎至元,大我12歲,結過一次婚。他對我很好,我也很愛他。」這下,輪到我媽語塞了。許久,她才緩過神來:「閨女,只要你覺得幸福,就行。」知女莫若母。我媽知道,一旦我說出了口,就似板上釘釘。當初,我打死也不肯說出「肖言」二字,果真,他就化了雲煙。

電話剛掛,我媽又打了過來:「等等,等等,閨女,你說,他結過婚?

他是有婦之夫?」我匆匆澄清:「結過婚,已經離了。」我媽松下一口氣:「還好,還好,嚇死我了。」我突然很想念她,很想馬上擁抱她。

交給魏老闆的辭呈,我沒有收回。我會留在黎至元的身邊,但卻不準備留在魏老闆的公司了。我還是訂了回北京的機票,準備去探探我親愛的爹娘。而黎至元會同我一道,假公濟私地在北京小留幾日。

至於今後駐紮何處,我們還要慢慢商榷。

丁瀾和何先生的婚事,提到了日程之上。我許諾丁瀾:「婚禮我定參加。」丁瀾有情有義:「房子我也不再出租了,你何時再來上海,直接開了門去住就是了。」她非要我留下一把鑰匙。我心中暖融融的,覺得在上海多出一個家來。

則淵在美國的另一座城市又找到一份新工作,薪水雖不及過去,但在這經濟衰退期中,也着實令人眼紅了。茉莉隨他搬離了芝加哥。芝加哥,留下了我和茉莉的友誼,地久天長;也留下了我和肖言的前半生,無怨無悔。

肖言又給我打來電話:「小熊。」我笑了:「聽你叫我小熊,像是夢一場。」肖言也笑了:「對你,我心存感激。」我讓肖言第一次對抗肖家,第一次想「身只由己」,我也讓肖言闔家團圓,早早感受了血濃於水。黎至元也說過,他「感激」艾曉晴。她讓黎至元懂得了愛,也讓黎至元得到了我的愛。「感激」是一種值得感激的情愫,它比愛情更寬廣,更無邊無際,更歷久彌新。

我點撥肖言:「以後,要和喬喬好好溝通。以後,你們誰也不準再來對我問東問西。還有以後,要小心鄭同。」我把鄭同的真面目揭露給肖言,肖言懊惱:「當初,我是鬼迷心竅了。」我搶白他:「你在諷刺我是鬼嗎?」肖言卻只道:「小熊,我永遠不會忘記你。」

我也永遠不會忘記肖言,點點滴滴都銘刻在心。我們活在後半生,無須忘記前半生。

黎至元的司機送我和黎至元去機場。我對司機「訓話」:「那天,我不是不讓你告訴黎先生我也在機場嗎?」司機竟死不悔改:「我報信,還不是為了溫妮小姐和黎先生好?」我扭臉對黎至元搖頭晃腦:「你聽聽。他當司機,簡直是屈才了。多有悟性啊!」

在登上飛往北京的飛機前,我接到了茉莉的電話。她在那邊大嚷:「溫妮,溫妮,我懷孕了。我和則淵有孩子了。」我大喜,在大庭廣眾之下蹦了老高老高。

掛了電話,我貼在黎至元身上:「我們也來生個孩子吧。我的朋友們都當爸爸媽媽了,我落後太多了。」黎至元又賣乖:「太快了吧。溫妮,我還沒準備好呢。」我不依不饒:「喂,你別以為,我溫妮除了你,就再沒其他追求者。」黎至元撫了撫我的頭髮:「唉,怕了你了,就從了你吧。」

飛機離開上海,向北京飛去。我的上海之行垂下帷幕,我雙手提了提裙擺,鞠下一躬,謝幕道:「愛情是一場戰爭,有人智勇雙全,有人德才兼備,兜兜轉轉,卻都免不了圓滿。我輕輕地走,正如我輕輕地來,我對上海擺擺手,只帶走一個黎至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金融師的次貸愛情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金融師的次貸愛情 女金融師的次貸愛情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1——完結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