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巨阉自杀身亡

第六十四章 巨阉自杀身亡

第六十四章巨阉自杀身亡

寒夜漫漫,歌声凄凄。

“贤侄啊,祸福无常,都是人自找的!”魏忠贤摇着头叹着气。

魏良卿:“心乱如麻,如何是好?”

魏忠贤看看魏良卿,又看了一眼那壶毒酒,似乎是要对这首挽歌进行解说和注释:“我一辈子在皇帝身边,忙这忙那,钻营的就是权力,现在总算明白了:权力使人产生野心,野心使人掉进万丈深渊……”

“汪汪汪……”屋外传来一阵狗吠声。

魏忠贤侧耳细听,知是孙承宗所率兵马已到了村边。

“笃!笃!笃笃!”打更的梆子声已报时五更。

“五更了!”魏良卿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句。

歌声也正唱到“五更”:“闹攘攘,人催起,五更天气。

正寒冷,风凛冽,霜拂征衣。

更何人,效殷勤,寒温彼此。

随行的是寒月影,吆喝的是马声嘶。

似这般荒凉也,真个不如死!“

“似这般荒凉也,真个不如死!”魏良卿下意识地叨念了一遍这句唱词,然后抓起毒酒,倒满。

魏忠贤只是看着,一言不发。

魏良卿泪流满面地:“叔叔,时候不早了,该上路了!”说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侄儿先走一步!”

狗吠声越来越近,并隐约可闻人呼马嘶声。

“上路了!是该上路了!”魏忠贤喃喃着,躁起酒壶,脸色木然。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引颈将壶中酒全部灌入口中……

“叔侄结伴而去吧!”

待兵部尚书孙承宗率领人马赶到阜城县时,只见到旅舍里并排陈列的两具尸体。

这一天,系天启七年,亦即公元1627年11月4日,一代权奸魏忠贤就这样在离他老家不远的阜城县自杀身亡。

魏忠贤一死,引起政局的极大震动。因魏阉虽不通文墨,但却是一个精于权谋术数的宵小之徒,他得势后倾全力结党营私、蝇营狗苟,朝廷内外大权尽归一身,其死党有什么“五虎”、“五彪”、“十狗”、“十孩儿”以及“四十孙”等,自内阁、六部至四方总督、巡抚,盘根错节,遍置阉党。

为彻底清算,铲草除根,崇祯以霹雳手段首先拿“五虎”之首的崔呈秀和妖妇客氏开刀。

在查抄妖妇客氏的卧室时,竟查出多种春宫图和欢喜佛。

这些用来对少年天子性启蒙、性教育的物品,历朝历代都是在深宫中开辟专门的殿堂,专供皇帝一人受用,秘而不宣的!

然而这个大胆的妖婆竟将这宫中禁物私藏在自己的卧室,可见关于她勾引先皇熹宗滢乱之传闻并非虚诳。

崇祯得此密报后,大为震怒,立即下旨将她在浣衣局鞭笞处死,罪名是她私自将怀孕的妇女携带入宫,妄图效法古时之吕不韦,觊觎皇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智除巨阉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智除巨阉目录 智除巨阉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四章 巨阉自杀身亡

9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