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三章

吃饭的时候,当当宣布晚上他要跟妈妈睡,林小枫同意了。宋建平瞪了当当一眼,心头却暗自窃喜。夫妻分别这么长时间,如果一块儿睡,就算妻子没有要求,做丈夫的也应该有一点表示。但是宋建平现在不想"表示"。不一块儿睡这一切自然就可以免掉,不由在心里感谢有孩子的好处。

林小枫走了整整十天。

到山东一周时,姑姑去世,两天后办完了丧事,次日父女俩就买票收拾东西张罗着回来。爸爸惦记着妈妈,林小枫惦着妈妈的同时还惦着儿子。若在平时倒也罢了,偏赶上儿子即将上学的关键时刻。暑假都快开始了,还没定下让儿子上哪个学校:是随大拨划片分去他们后面胡同里的那个小学,还是去实验一小。

小学对孩子的成长至关重要,上不了好小学就上不了好中学,上不了好中学就上不了好大学,上不了好大学孩子这辈子就算完了。但实验一小是那么容易去的吗?首先得有关系。作为教师这点关系资源林小枫还有;在有关系的前提下,还得交赞助费,一年六千,刚好等于他俩一个月的收入。按说硬交也不是交不起,但是,仅赞助费就要花掉一个月的收入,还有学费呢?小学中学大学。还要生活,还要买房子。买房子是趋势,将来不会再让你住不花钱的房子。此外,还要有种种意外的必需,比如生个病什么的。眼下,他们的这个家,如同八面来风中的一间小破茅屋,没有一点点抗风险能力,脆弱得不堪一击。

林小枫回来的时候是下午,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动手做饭,饭做好时父子俩进家,儿子一进家就感觉到了妈妈的存在,大声叫"妈妈"。林小枫应声从厨房里走出,当当尖叫着扑了上去,根本不给父母一个打招呼的空当。"妈妈,老师今天表扬我了!"

"是嘛!为什么呀?"

"老师说我声音洪亮有感情!"

"什么事啊,声音洪亮有感情?"

"朗读儿歌呀!"

"是学前班的老师吗?"

"是呀。是王老师。王老师不漂亮,爱穿黑衣服……"

在同孩子的对话中夫妻俩抽空点点头,笑一笑,就算是打上了招呼。孩子是夫妻矛盾时的润滑油。

接下来的几天,当当天天要求"跟妈妈睡",渐成习惯后就不再要求,每天晚上洗完了就爬上父母的大床,四仰八叉在本属于宋建平的那个床位躺下,理所当然。刚开始宋建平还"窃喜",时间长了就怀疑,时间再长就感觉不妙了。本以为夫妻之战已经过去,过了这么长时间,中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且不提他在这其间的良好表现——但是,显然是,没有过去。

看她那架势对当当的要求行为正求之不得,就不定那正是她暗示鼓励的结果。却是不再跟他吵了;也说话,但只说生活中必说的家常话,比如晚上吃什么,当当的某件衣服在哪里。别的要求,以往对他的那种种要求绝口不提。这是比激吵、冷战更深一层次的冷漠,令宋建平惶恐:难道,她对他真的失望了?就在这时,一个好消息及时地从天而降,给他了一点自信。

好消息是肖莉告诉他的:他有可能要被提拔为科里的副主任。但是同时她还告诉他了一个不那么好的消息:科里同时报上去了两个副主任人选,就是说,他还有一个竞争对手。最后肖莉让他务必争取一下,紧接着很体贴地补充道:在现有体制下,当官是当专家的必由之路。

回家后,宋建平立刻向林小枫报告了所听到的消息,林小枫只"嗯"了一声没发表任何意见,让他好生恼火。当然,也许当时她刚刚下班,刚刚骑了三十分钟车,很累,很乏,顾不上。他替她想。

吃完饭,照例,林小枫洗碗,当当看动画片,宋建平坐在当当身边翻看晚报。以往,这是一天里他最喜爱的时刻,碗碟清脆的丁当,动画片稚气的咿呀,由窗外斜射进来的夕阳,再加上肚子里不断发酵产热的丰盛晚饭,总会使他在微醺微醉的状态下想,人生有此刻足矣。然而这天,情境依然心境迥异,一颗心怎么也难以安定,慌慌然惶惶然,时而,心跳会突然加速,呼吸都有些困难。终于,他扔下了手中视若无睹的报纸,起身,向外走。到厨房门口,对正洗碗的妻子说:"我出去一下。"

"嗯。"就这一声。至于他去哪儿,干什么,一概不问。

这还像是夫妻吗?就是平常,也不该,何况眼下?眼下正是需要夫妻双方相互支持同仇敌忾的时刻,她不闻不问漠不关心,她到底想干什么?一时间,宋建平对林小枫态度的关注甚至超过了那件事本身。

"有个确切消息,甭管什么消息,总比这样吊着,七上八下的强。"他仿佛自语般又嘟噜了一句。他必须要得到她的反应。

"有这么严重嘛。"这就是她的反应,头也不抬,口气里甚至还带着点儿不屑。

宋建平立刻明白了,她对他这么看重的事压根儿就没有兴趣。她瞧不起他和他的事。对一个男人来说,还有什么事比让老婆瞧不起更窝囊的了?

他紧紧盯着林小枫的侧脸,林小枫无动于衷洗她的碗,没感觉一般。

"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宋建平一字字道,"我还劝你林小枫,眼睛不要总盯着钱,钱不是一切。像你们那位高飞,还有对门妞妞她爸,有钱吧?又怎么样?再有钱,也没地位;走到哪,他也是一个体户!"说罢摔门而去。那"咣"的一声巨响使林小枫清醒了一点,方意识到自己有一点过了,过于任性了。既然不打算离,就得接受他的一切。总这么由着性子戗戗着来,徒然使他不快;他不痛快,自己只能是更不痛快——妈妈说得很对。当下痛下决心,往后,对宋建平要好一点。

这天晚上,林小枫说服儿子回到他的小屋小床上,好不容易等当当睡了,自己洗了澡,就手把衣服也洗了出来,宋建平还没有回来;看表,十点多了;上床看着书等,直等到快十一点。就在她准备打电话找他时,他回来了。

进屋他二话不说照直向小屋去,一看儿子在里头,扭头又去了大屋。牙不刷,澡不洗,直接脱衣服上床,对林小枫给他的新待遇一点都没注意,也许是根本就不在意。见此状林小

枫心里不由咯噔一下,显然,事情于他不利。尽管她不赞成他在这个单位干,但是既然得在这干,她就希望他顺利。说到底,他们是夫妻,有着共同的各方面利益。

林小枫看着丈夫的脸色。"定下了?"

"嗯。"

"不是你?"

"嗯。"

"要我说,提他也对,"林小枫好言相劝,"四十多了,比你大半轮儿呢,还是个普通医生,也怪可怜的。"

宋建平这才长长地出了口气:"怎么能够这样使用人呢?又不是慈善机构,谁可怜谁弱就救济谁。"

"要不说你们单位没劲呢,根本不是凭能力,整个跟社会脱轨,多有才的人在这种环境里干下去,也得给埋没了。"

宋建平没吭气,然后突然拍床而起,"他妈的!不就是个副主任吗?谁爱干谁干。老子反正是不干了,请我干也不干!"

"我说也是。"林小枫小心翼翼地,"什么主任副主任,还不是撑着个空架子,自己穷乐?说到底,没钱,什么也不是,这是趋势。"

宋建平不说话,只是扭过身子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一叠名片翻。

"你找什么?"

"那些合资医院给我的名片……"

一时间林小枫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的意思是说,不在这个单位里干了?"

"对,不干了!辞职!走人!"

林小枫怔怔地看着宋建平,猛地,抱住了他,激动地叫了声"建平"就哽咽住了。

这天晚上,夫妻俩直到凌晨方睡,为了那个充满诱惑然而也是未知的未来,设想、安排了许多。其中主要是林小枫在说,说的主要内容只有一个:家里的事情她全包,全力支持他,做他的坚强后盾。

宋林当,也就是当当,决定上实验一小。或者说,他的父母决定让他上实验一小。

这天,林小枫在食堂打饭时遇上了肖莉,两个人叽叽喳喳说了许久。由于孩子的上学问题,使两家女主人的关系空前密切了起来,相互提供消息,一块儿分析磋商,互通有无,互相帮助。

肖莉的女儿妞妞也上实验一小,赞助费学费她爸爸全包。对小孩子来说,有一个有钱的爸爸真是重要。不过当当爸爸宋建平马上也要成为有钱人了:刚刚放话要辞职出去,立刻就有好几家外资医院闻讯来找,高薪聘请。开价最低的一家,年薪十万,税后。可以这么说,钱都摆那了,就等他们综合各方面条件之后,做决定要谁家的钱了。

打完了饭,两个女人肩并肩、头靠头地向回走,边走边说。

"……操场还没个巴掌大;教学楼更差,满楼道里的尿臊味。听人说,一个学校好不好,甭看别的,闻闻它楼道里有没有尿臊味就知道了。那校长自己都不自信,开家长会的时候说——"

林小枫说的正是她们家后面那所胡同里的小学,肖莉没等她说完就叫了起来:"不是定了去实验一小吗,你还去参加他们的家长会干吗!"

"听听呗,也是个对比,比较。"那对比比较的过程实际上是一个享受的过程,这话林小枫没说,怕让人觉着浅薄,"那校长说,她不能保证孩子成才,但能保证孩子成人。"

肖莉笑起来,"那还用得着她保证嘛!"

"可不是?家长自己就能保证了。"

"那个学校唯一的好处就是离咱们家近……"

"近也不去!就去实验一小!"

"对!就去实验一小!"

厨房的案板上搁着切好待炒的菜,红绿白黄一片,林小枫腰里扎着围裙,正在忙活。炉灶的另一边,高压锅NFDA2NFDA2地冒着热气。这时电话响了,当当接了电话,片刻后跑来,报告说爸爸晚上不回来吃饭了,事情还没有谈完。

这让林小枫有点失望,但更多的是欣慰,嘴上却禁不住地埋怨:"你爸爸也是,不回来吃饭早通知啊!妈妈做了这么多的菜,怎么办呢,当当?"

当当瞪着黑黑的眼睛看妈妈,不知该如何回答,他搞不清妈妈是生气还是高兴。儿子发愣的样子使林小枫觉出了自己的可笑,就笑了:"当当啊,以后,爸爸就要开始忙了。家里的事,你的事,就全要靠妈妈了。你还小,帮不了什么忙,但要做到不帮倒忙,要听话,记住了吗?"

当当敷衍地答应了一声就跑开了。林小枫深深地吁了口气,眼睛看着一个目光所不能及的远方出神,陷入幸福的遐想。

又是一日。饭菜都好了,都上桌了,就等人来吃了。林小枫坐在床边,给当当削铅笔,削好一枝,放铅笔盒里。铅笔盒旁放着一个新书包,林小枫就这样边削铅笔边跟当当说着话,说是跟当当说话,不如说是跟自己说话。"……上了重点小学,就能上重点中学,初中,高中,然后,北大,清华……"

当当对这个遥远而抽象的话题毫无兴趣,趴在窗口向外看。"爸爸怎么还不回来呀?我都饿了。咱们先吃吧妈妈?"

"再等等,等爸爸一块儿。"

当当跑过来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我问问他还回不回来吃饭!"

林小枫忙把电话按死,"哎,爸爸忙,我们不打扰,啊?"

早晨离家时宋建平告诉她,今天要晚些时候回来,下班后应约去跟新加坡的一家医院谈,看时间此刻可能正在谈着。不料她话音刚落,开门声响了,宋建平回来了。林小枫立刻放下手里的活计迎了出去。宋建平满面春风遮都遮不住。林小枫的心立刻快活地激跳起来,扭身去了厨房。

宋建平在餐桌前落座,端过妻子递给他的饭就吃,一副当仁不让的架势,令林小枫心里越发的笃定踏实。显然,一切都已谈妥,谈好。她什么都不必问了,只等丈夫跟自己说了,说细节,细则。

给丈夫盛饭,给儿子盛饭,最后,给自己盛饭。一家三口吃饭。吃了好一会儿,宋建平也没说话,只管大口小口地吃,林小枫实在等不及了。

"看样子,跟他们谈得不错?"林小枫笑脸相迎。

"谁们?"宋建平愣了愣,方明白了林小枫所指,"噢,他们呀。我今天没去。"

"咦,你不是说今天就去跟他们谈吗?"

"是。但是,情况临时又有了变化。快下班时主任通知我院长要找我谈话,刚刚谈完。"说到这他停住,等林小枫发问。林小枫不问。她对他们医院里的事情没有兴趣。

宋建平只好自己说了:"今天得到的消息才是最后的正式的消息——小枫,这次提的副主任不是别人,是我!"说罢深深吸了口气,向一个看不见的远方看去。

"这充分证明了,我们单位,还是不错的;我们领导,还是公正的;他们对人才,还是重视的;我在这个单位里,还是有发展前途的!我已经想好了,下一步如何工作——"

"咣当",一声巨响,截断了宋建平的施政演说,林小枫推开椅子离席而去。

宋建平嘴里含着半口饭和一大堆的话,愣在了那里,直听到"砰"的关门声,方赶紧站起追了出去。跑下两层楼后又想起家中六岁的儿子,又噔噔噔跑上楼来,敲了对门的门。肖莉什么都没有问,连连答应帮他照看儿子,他有事他去忙请他放心。关键时刻肖莉表现出的体贴通达温柔令宋建平心中悸痛阵阵。

林小枫在街上走,沿着马路,漫无目标,生活都没有目标了。边走,泪水边止不住地流。走累了,就在一个街边健身小区的椅子上坐下。肚子很饿,也渴,身上没钱。还不能去妈妈家,不想再让他们为自己操心。更不想回自己家,那么逼仄的空间,那么漫长的黄昏,那么相悖着的两个人……

一个人推着自行车来到了她面前。她没有抬头,她已经知道了那人是谁。那双过了时的三接头皮鞋,那条没有中缝的西服裤子,那辆轮胎已磨平了的自行车,都为她再熟悉不过。一个男人,已到中年,还是这副装束这副装备,前途在哪里?希望在哪里?

"回去吧小枫。"男人开口了。林小枫没响,没动。"有话我们回去说。"男人又说,低声下气。

"说什么?都定下了的事情还有什么可说的?"

"小枫,希望你能理解我。我们医院毕竟是大医院,作为医生,尤其是外科医生,还是在大医院里工作好一些……"

"咦?可是你自己说的你们单位没劲啊,说请你干你也不干啊,怎么突然又变卦了呢?"

"唉,那你还不明白,明摆着是一种吃不着葡萄就说酸的心理嘛。"为息事宁人,宋建平主动坦率,坦白。

"噢,你吃不着葡萄就说酸,吃着了就说甜,别人呢,别人怎么办,你想过别人的心理别人的感受没有?"

"谁是别人?"

"我!还有当当!"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照常上你的班,当你的老师……"

"当当呢?"

"当当怎么啦?"

"当当就要上学了!一下子要交三万六!"

宋建平一下子沉默了,片刻后说道:"小枫,其实小学无所谓,哪个学校都一样,综合比较,咱后面这个学校还要好一点,至少离家近。真要上那个实验一小,天天路上就得一小时。真的小枫,小学无所谓,无外乎加减乘除啊波次得……"

林小枫气得连声冷笑:"是嘛!上哪个学校都一样!……宋建平,这回能不能请你事先告诉我,这次你是真的这么认为还是一种吃不着葡萄就说酸的心理?"

宋建平有些生气了,"林小枫!别过分啊!"

"你我算是看透了……"话未说完,林小枫哽住,但那双含泪的眼睛准确表达出了话语未尽的意思,那眼睛里满是厌恶鄙夷。

"看透了吧?看透了好!我就是这么个人,知足常乐,清心寡欲,淡泊名利……"

林小枫气极反笑:"淡泊名利?你?给个副主任就美得忘了东西南北了还淡泊名利?……用错词儿了吧宋建平?应当是,胸无大志吧?"

"对,胸无大志,不良不莠,窝囊平庸——怎么着吧你!"

林小枫一下子站了起来,几乎是与宋建平脸贴着脸,"我能怎么着你?我一个小老百姓,你一个堂堂大医院大科的副主任,我能怎么着你?"

"说话就说话啊,少往他人脸上喷唾沫!"

"人?你还能算是人?自私,懦弱,胆小,怕事,还,虚伪!……真想不通啊,当初怎么就看上你了呢?"

这天晚上,宋家的就寝格局又变成了儿子和妈妈睡大屋大床,爸爸一个人睡小屋小床。这一格局一持续就是一个月,并且大有永远持续下去的趋势,叫宋建平腻歪透了。这大概就是女人们的所谓杀手锏了,离又不离,和又不和,不死不活,令人窒息。那感受是如此之深彻,竟使外科医生宋建平触类旁通,对临床上那些求生不成求死不能的病人的痛苦有了切身体会。

终于有一天,宋建平忍受不了了,下决心将这事做一个了断,是死是活,都比这样半死不活的强。

当时是晚上,当当已睡了,宋建平躺在小屋的单人床上,听着林小枫在卫生间里洗这洗那。洗完了,出来了,脚步橐橐。

"林小枫!你过来!"

片刻后,林小枫出现在了门口,她当然听出了宋建平口气的不善,一脸临战前的警觉。

"你到底什么意思?"宋建平问。

"什么什么意思?"林小枫反问。

"你还有完没完?"

"我怎么了?"

"你打算就这个样子,"宋建平把两手向两边一分,"过下去?"

林小枫不语。

既然开了口了,宋建平索性直白到底,"是……惩罚吗?"

林小枫摇头。

"还为那些事生气?"

林小枫仍摇头。

"那你到底是为什么!"

"不为什么。没你想得那么复杂。就是当当要跟我睡——你也听到了的——我同意了,仅此而已。"

大睁着两眼,耍赖。她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曾经,她是多么的清纯,坦率,而现在的所作所为,无异于任何一个彻头彻尾的家庭妇女。或者——宋建平突然想到了另一个因果关系——家庭妇女就是这样在婚姻里炼成的?

"仅此,还,而已——林小枫,咱都是成年人,谁也别把谁当傻瓜!"

闻此,林小枫沉默一会儿,尔后,抬头,直视对方:"是。我是那个意思。我觉着咱都这个年龄了,又不是小年青儿了,没必要非得天天纠缠在一起。"

"你是不是性冷淡啊!"

"可能。……说真的,我真觉着没啥意思,每个月非得来那么几回,千篇一律,有什么意思你说?也许,男女的感觉不一样?……你要是需要,我无所谓。"说着向屋里走,走到床边坐下,解浴衣带子,"完了我再过去睡就是了……"

宋建平低吼一声:"滚!"林小枫扭过脸去,看他,宋建平大吼一声,"你给我滚!"林小枫真的起身就"滚",无所谓。于是宋建平明白,他们的婚姻到头了,剩下的问题只是谁提出来的问题了。

这是一家街边的小馆子,宋建平正在独斟独饮,手边放一瓶小二锅头,面前摆几碟花生米、拍黄瓜、凤爪之类,热菜只要了一个,京酱肉丝。没要饭。

手机响了,他看一眼显示,是林小枫,遂不接,任其自生自灭。片刻后手机又响,仍是林小枫,他仍是不接,也不关,也不改振动,任它响,示威一般,引得旁边人侧目,他全不放在心上。一瓶小二锅头很快光了,他又要了一小瓶。这场酒喝得滋润,透彻,使他想起了许多被生活琐屑磨蚀得消失了的往事。

他刚认识她的时候她多大?十九?二十?大概是二十,正上大三。在一次大学生联欢会上,她报幕。当她手拿话筒含笑从侧幕里飘出来的时候,他都能感觉得到全场全体男生的目光刷地向台上射去的力度。如果目光具备一点物理学意义上"力"的力度,她肯定会被当场击倒。

一流的人才。

那年。那天。那个冬天的小站。他将乘火车从小站经过,停留八分钟。她在小站所在地实习。说是"所在地",实际上她要到小站还得乘一个小时的火车。

他的抵达时间是凌晨一点,从上车后心就没有过片刻安宁,那心情用通俗歌曲歌词的套路形容就是:期待着不可能的可能,等待着不会发生的发生。卧铺车厢旅客都睡了,鼾声高高低低,只宋建平一人坐在车厢过道的小座椅上向窗外望,窗外是目光穿不透的夜暗,他仍执着地向外望……

火车进站,蓦地,他在小站昏黄的灯光下看到了她。她在月台上蹦着,跳着,抵御着冬夜的寒冷,他冲下车去。……站在白天化了夜里又上了冻的雪地里,两个人手拉着手无言对视,要说的太多了,八分钟怎么说得完?只好不说。事后他才知道,为了这八分钟,她折腾了整整一夜。先是乘车到小站等,他走了后,她还得等离开小站的车……

那一刻,一个个誓词炸弹般在宋建平心里爆裂,轰响:海枯石烂!至死不渝!一生牵手!非她不娶!

刚开始她说她不想要孩子,因为他想要,她就也想要了。那时候,她以他的想法为想法,以他的需要为需要,她崇拜他。女人对男人的崇拜,是爱的基础。而今崇拜已不复存在……

喝醉了的宋建平一个人在静夜的马路上艰难地走,终于走不了了,就地坐下,坐着也困难,顺势躺下,躺下后一秒钟没有就睡过去了。到处静静的,白天拥塞不堪的公路空寂无声,已是凌晨两点。

一个男子骑着辆女车过来,瞥了宋建平一眼,正要骑过去时,忽然手机铃响起,把男子吓了一跳,过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铃声的出处,不由在宋建平身边停住,饶有兴趣地细细观察他。

手机铃在空寂的夜里听来格外响亮,宋建平一动不动。男子慢慢蹲下身子,先试着用手推推地上那人,无反应。男子终于放下心来,开始掏宋建平的兜,先掏出的是手机,那一瞬间,手机铃停。男子继续掏兜,掏空了宋建平身上所有兜里的所有东西。

这个夜半电话是林小枫打的。当当起来撒尿时她看了下表,整两点;忽然想起睡前宋建平没有回来,想去看看他回来没有,就下床去了小屋。不看犹可,一看一惊:小屋小床上空

空。林小枫马上拨宋建平的手机,没有人接。紧张思索了片刻,她敲了肖莉家门。她无人可以商量,她担心宋建平出事。肖莉认为不会出事。一个男人,又不是有钱人,无财无色,能出什么事?事实上林小枫也这样认为,同时还认为宋建平也不会为他俩之间的事情有什么过激行为,快奔四十的人了,又不是小年青儿。但是如此的半夜不归杳无音讯于他却是头一回,这就不能不让人心里不安。肖莉建议她再打一下手机。林小枫再打,仍是通的,但是,响了没两声,就没声了;再拨,关机——这自然是那贼所为,可林小枫哪里知道?于是,在重重放下心来的同时,开始生气,气得脸都红了。

"居然把手机关了!一看是我,就关了!"

"……老宋人不错的。"

"他要是个坏人倒好办多了。"

肖莉谨慎得没再说什么。

肖莉走后,放下心来的林小枫刚刚睡着,又被电话吵醒。电话是警察打来的,让她去领宋建平。不得已,林小枫再次敲了肖莉的门。当当正睡着,家里不能没有大人。

"老宋怎么了?"肖莉问。

"喝醉了。"林小枫简洁说道,"我去把当当抱过来?"

"你怎么去?深更半夜的,街上车都不一定有,有也不安全。"肖莉说,"我去算了,我开车去。你帮我看一下妞妞。"

肖莉有一辆二手的富康。妞妞父亲给的,为了让肖莉接送他女儿上下学。

"对不起……对不起!"看着肖莉的满脸倦色林小枫喃喃,心中的痛苦无以言喻。

肖莉开车,宋建平坐她旁边喋喋不休。

"肖莉,知不知道对一个男人来说,最窝囊的事,是什么?……"然后自问自答,"那就是,让老婆瞧不起。……林小枫,瞧不起我……"

"她没有。刚才她还跟我说来着,说你是一个好人,真的。"

"这……我信。"宋建平笑,"要是女人说一个男人是好人的时候,那就有问题了。在女人的辞典里,好男人的同义词就是,没有出息的男人……"

"得了!别假冒专家了——我就是女人,我就不这么认为!"

"那是因为,你不是我的老婆……"

"老宋,别自寻烦恼了,林小枫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明白?明白什么?"

"明白你。明白她应当珍惜你。"

宋建平怔怔地看着肖莉,觉着碰上知音了,猛地,扑到她肩上哭了,把肖莉碰得手中方向盘转了半个圈,差点把车开到马路牙子上。

"老宋!坐好!我正开车呢!"肖莉喝道。宋建平讪讪地坐了回去,肖莉命令他,"系好安全带!"宋建平乖乖地系好安全带。肖莉接着命令,"睡一会儿,抓紧时间,明天,不,待会儿,还要上班!"

宋建平很快就没声了。肖莉看他一眼,确定他睡着了,给林小枫打了个电话。告之他们马上就到,并说宋建平非常痛苦,让林小枫对他好一点。

放下电话后林小枫把睡着的当当抱去小屋单人床上,把宋建平的铺盖拿了过来。这一次,宋建平虽在醉中却立刻发现了这变化,笑着问林小枫道:"怎么,给我恢复双人床待遇了?"

林小枫不说话,帮他解鞋带,脱鞋,脱衣服。伺候他上了床后,又来来回回给他拿毛巾擦脸,端水让他喝水,态度很好,很体贴。说到底她是一个善良的人,看到自己的丈夫因为自己痛苦成这样,心里也是不忍。最后,她端来盆水让宋建平洗脚,宋建平穿着袜子就把脚伸进了水里。林小枫一声不响蹲下去为他脱袜子。

宋建平怔怔地看她,忽然叫:"小枫!"

林小枫拎着两只湿淋淋的袜子:"嗯?"

"你……还爱我吗?"

"嗨,都这个年龄了,还谈什么爱不爱的,过日子呗。"

"就是说,你不爱我了。"

林小枫不耐,隐忍地拎着他的湿袜子走,"你洗吧,我给你拿毛巾去……"

月光皎洁如水。忙活了半夜的林小枫睡熟了,突然被一阵近乎粗鲁的动作弄醒。睁眼一看,是宋建平。

"你干吗?"她迷迷糊糊地问。

"我想知道你到底还爱不爱我……"

林小枫彻底醒了过来,试图推开趴在她身上的宋建平,"别闹了!时间不早了!白天还得上班,睡不了多一会儿了!"

"不行。我今天一定要得到一个答复。"

"宋建平,你有病啊你!"林小枫挣扎着。

宋建平不说话了,只管动作,林小枫拼命挣扎,几近窒息。由于两人都还记着那屋里睡着的儿子,因而所有的争吵、厮打都是压抑着的,听来反而格外揪心,紧张。宋建平到底是男人,渐渐占了上风,突然间,林小枫一下子停止了挣扎,一动不动,倒把宋建平吓了一跳,不知道又出了什么意外,他停了手,细细看林小枫。

一线月光由窗帘的缝隙里照进来,正好照在林小枫脸上,那张脸因用力厮打而出了一层细汗,细汗在月光下反射出冷冷的光。片刻的寂静之后,林小枫开口了:"好吧,我给你答复!宋建平,我讨厌跟你在一起!讨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中国式离婚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影视文学 中国式离婚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章

15%
目录
共2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