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第十章

初一上午,小西打电话来给爸妈拜年,当时妈妈刚从医院查房回来,小西爸接的电话,得知是小西的电话,小西妈边换鞋边对老伴说:“问问她,冷的问题解决了没有。……算了,我来跟她说!”但是没等她过来接电话,小西那边已经把电话挂了,说是她要干活去了,声音匆忙。放下电话后小西妈问小西爸小西的情况,小西爸说他跟她没说几句,听声音像是有点儿感冒,鼻子齉齉着。小西妈就有点儿急,当即要打电话过去问,被小西爸劝住。说小西肯定正忙,否则不会正说着话呢匆匆挂掉。她现在到底是在婆家,还是个讲究三纲五常的农村婆家,肯定有很多不便之处身不由己,他们得多多体谅,小西妈这才作罢。

爸妈的担心一点儿没错,小西确实感冒了,还没到何家前就感冒了。下了火车他们坐长途汽车,下了长途汽车在路边等顺路的拖拉机时,感冒了。尽管事先做好了御寒准备,物质的心理的都做了,但是在山区的寒风面前,那所有的准备都嫌薄弱。风不大,却异常尖利,迅速刺穿大衣、外套、厚毛衣遍布全身,冻得顾小西欲哭无泪。好不容易等到了拖拉机,更冷,由于不能活动,加上拖拉机的行驶等于加快了风速,冷得彻骨彻心,何建国敞开自己的大衣,把小西揽进怀里,缩在丈夫的怀里,小西说出了比寒冷还令她恐惧的事,离何家越近,这恐惧越甚。

“建国,他们要问孩子的事怎么办?”

“我肯定不会说你有问题!”

“——你得说你有问题!不育症,精子质量不高,或者数量太少什么的,随便你!”

“我已经跟他们说过是你不想要孩子——”

“你可以再跟他们说,你那么说是怕伤他们的心。好好的一个儿子,不育症,爹妈能不伤心?你是怕伤爹妈的心,所以才把责任推到了小西身上。其实小西特别想要孩子,特别想要——”这话她原是仰脸笑着说的,不期然泪就涌了出来,只好赶紧把头埋下去,话都没能说完整。

何建国眼圈红了,更紧地揽住小西:“我说我什么都成!是太监是二尾子都没问题!问题是,他们也得信啊。你想想,我要是不育症,你怎么怀的孕?”

小西把脸向何建国怀里深处埋去,再也说不出一个字,只是悄悄流泪。她不想让他知道她在哭,她知道他也很不好受很不容易。……拖拉机进村了,快到何家了,何建国不无困难开口了:“小西,到了我们家,给我点面子噢!”

小西使劲点了点头,令他心痛。跟他吃这么大苦,关键时刻,仍那么顾及他。可她不知道,他这次这样说已然不是为他了,是为她,为使他们家能对她有个好印象!他有种预感,小西可能真的不能生育了。他不在乎这个,只要他和小西在一起。但是,他们家在乎。如果他们家真的为了孩子发话让他休了小西——不不不,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说出这个话来,他从现在开始就得为这事做工作,打基础。说实在的,他今年春节也不想回家,他想利用这个时间加加班,工作上的事情耽误得太多了。他之所以最后决定回去,全是为小西。他知道他要是说他不想回去,他家肯定不信,肯定会认为是小西不想回去。上次得知他们的孩子没了后他爹话里话外已透出了这样一个意思:这样的媳妇,不要也罢,翻来覆去:“建国啊,说起来你是娶了个北京媳妇,好听,风光,要我说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样子货。钱也不多挣,娃还不愿生,早知道她这样咱还娶她干啥?还不如娶个你嫂子那样的,图个踏实,进家做饭下地干活,叫生孩子就生孩子!你嫂子什么都听你哥的,连句重点的话都不敢跟你哥说!你哥说东她不敢朝西,你哥说鸡蛋是方的她就不敢说是圆的!”就差没直接说出让他把小西休了。但是这些话他不能跟小西说,说出来于事无补,还有害。依照小西的个性,肯定会说,那就离!可是,她真想离吗?为他们,为小西,为这个来之不易的家,何建国得一个人把所有的事情都吞到肚子里……

到了何家,建国爹、建国娘远兜近转跟顾小西说孩子的事,说那么多话中心意思只一个,何家的香火能否继续下去,全看小西的了。小西只能点头只能说是,心中藏着的那个天大秘密,一点不敢透露。建国爹妈要是知道了他们家的生育工具不能生育,肯定会撺掇他们儿子把她休了——偏偏何建国又是那样一个惟父母的马首是瞻的大孝子——她受不了!她不能没有建国!为这个她拼命干活拼命表现,以做弥补。天天早起跟建国嫂子一块儿做全家的早饭,饭后洗碗扫地收拾桌子。完了马不停蹄准备午饭,午饭后等着她的是更大的一堆要洗的碗——不能让建国嫂子洗,人家是做饭的主力还要管着两个孩子——接下来是晚饭和晚饭后的碗。这一日三餐还只是一些常规的活儿,额外的活儿比常规的活儿只多不少,比如,亲戚朋友来串门做客,令妯娌俩一天忙得脚不沾地儿。那天小西给爸妈打电话拜年匆匆挂掉就是因为何家来客了,小西得马上接客端茶倒水。

小西的感冒开始还只是鼻塞流涕,接着就有些发烧。不想让建国知道,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偷偷吃妈妈给带的药,说明书说吃一片的她吃两片,一心希望能把病给压下去。压不下去,头痛,全身骨头痛,她咬着牙忍,不就七天时间吗?怎么忍忍不过去?不给(其实是不能)人家生孩子,还不干活,让她,也得把她休了!但是最终,没有忍过去。不是因为苦,是因为委屈,而且是建国给她的委屈。

事情发生在中午,小西和建国嫂子忙了一上午,做了十三个人的饭,饭做好客上席后,她想趁此机会休息一下,就去屋里躺下了。由于感冒药里有扑尔敏,她昏昏沉沉睡了过去,一睡就睡得不省人事,家里客人什么时候吃完的饭,吃完饭说话抽烟喝茶,她一概不知,更别说上前招呼了。许是建国爹娘那会儿对她就有些不满——一屋子客人,只见大媳妇一人忙里忙外,小媳妇在自己屋里躲清闲,像话吗?——下午,送客人走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堆了一灶屋没洗的碗,于是建国爹发话了:“这都下晌了,晌午的碗咋还没刷?”没有人吱声。建国爹又道,“小西呢?”

何建国忙道:“我去叫!”噔噔噔跑到自己屋门口,推开门,冲里头嚷:“小西,碗怎么还没刷?”

“我觉着有点冷……”这时小西感觉非常不好,感觉不像是一般的感冒了,似是重感冒,高烧,全身发冷,牙都咯咯响。

何建国眼睛一瞪——他爹妈还有做客的亲戚都在他身后站着呢——说:“冷?冬天能不冷吗?不冷还叫冬天吗?把碗刷了,赶紧的!……我们去村东大伯家,下晌饭就在那吃。你刷了碗再去!”他必须得用这个态度这样说话。本来爹娘对这个媳妇就不满意。他若不这样对她,他们对他俩主要是对她,只能更不满意。何建国说罢,就随全家人和亲戚们走了,剩顾小西一人在家。小西强撑起身体刷碗,一个一个又一个,动作机械,感觉麻木,一种痛到极点的麻木。刷完那小山般一堆的碗盘,她简单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拎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何家。要是知道建国这样做时心里头的那些无奈和苦衷,她不会走;可她不知道。但也有另一个可能是:要是知道了,依照何建国的判断,她会更早地毅然决然离开!

晚饭后,小航吃完饭就进了屋,上网瞎逛,恰遇两个博客打架,总算找到了一点看客的乐趣,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脚插了进去,大打出手恶意灌水,打甲也打乙,没有观点没有立场,重在参与,只要能在虚拟世界里热闹得忘掉现实世界的烦恼就好。本来,他已经同意跟妈妈介绍的那个女孩儿回家看看了,但是见了简佳后,决定放弃。同时又知道自己同简佳绝无可能,即使他不顾一切地同意了,她也不会同意。她的自尊心太强,要不就不是简佳了。就为没按原计划去那个女孩儿家,妈妈对他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外面他没地儿去,只好关在自己的房间里,哪也不去。父母当然感觉到了他对他们的怨怼,爸爸来敲了次门让他给顶回去了,好在妈妈没来。但他肯定他们在外面没有闲着,就算嘴上闲着了心里也没有闲着,肯定在想,儿子怎么了?每每这种时刻,小航就会痛感,父母的爱还是负担。你心情不好,还要惦着他们因为你心情不好而心情不好,能不是负担?有父母在跟前,你连心情不好的权利和自由都没有。要是姐姐在家就好了,就可以替他分担一部分父母的爱了。可惜,姐姐还有五天才能回来。

家中门铃响了。小航毫不在意,打键盘的双手停都没停。这种日子,来人也不会是找他的。就是平常日子,一般情况下,同事朋友也不会来家里找他。因为这不是他的家,他已经二十七岁了,该是自己出去单过有自己家的年龄了。就是不结婚,也该单过。一直没有单过一是家里条件不错二是父母相对开明,但是此刻,他开始考虑自己要不要出去租房或贷款买房了。此念头一俟产生立刻不可遏制地膨胀,当下停止了与己无关的网殴,点了Google,准备查一查有关房子的信息,就是在这时,他听到外面传来了那个令他意外的声音:“爸!妈!”是姐姐?这就回来了?何建国呢,也回来了吗?小航腾地起身开门出去。

果然是姐姐!小脸乌涂涂的,几天没洗似的,头发也是,脏得都打了绺。爸妈显然也是一肚子的问号,一左一右围着她同声乱问都听不清到底问了些什么,姐姐索性不答,也是顾不上答,只把包往地上一扔说了声:“妈我待会再向您汇报我得先洗个澡!”就钻进了浴室。

何建国没有回来。

三个人都预感到事情不妙,又不知怎么个不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答案。小西妈叹了口气,转身去了小西屋。片刻后,找出小西的浴衣睡衣,拿着进了浴室。小航和爸爸等在外面,希望妈妈出来后能给他们一个答案。妈妈很快就出来了,快得不应该,当然也就不会有什么答案。妈妈从浴室出来直接就去了厨房,给女儿做饭。到底是女人,关键时刻,比男人要有实际行动力。

小西妈给小西下的面,清水下的,切了蘑菇,卧了鸡蛋,撒了葱花,最后,滴上生抽和香油。本能觉着,女儿这时需要吃一点清淡的,连汤带水热热乎乎的。

没想小西连这都不吃。洗完澡从浴室出去直接就向她的房间里去,边走边说:“妈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吃。不饿。我想去躺躺。全身疼得厉害。”

小西妈立刻伸手去摸女儿额头,立刻发现女儿正发高烧,当即拿体温计测,五分钟后,红色水银直指40.2℃!小西妈简洁问清女儿情况——这次是作为医生而问——果断决定不去医院看急诊,在家作为感冒处理。服药,物理降温,大量喝水,而后,睡觉。

小西一觉睡到次日八点,整整睡了十三个小时。睡起来后,体温降到了37.5℃——由于大量出汗,被子都湿了——家里有一个医生真好,否则大冬天发着高烧夜奔医院折腾一趟,肯定得病上加病。这时小西妈却提醒大家不能掉以轻心,早晨体温下来,下午还有可能上去,建议小西还是要趁身体情况允许,去医院做一下相关化验,以利于进一步的对症治疗。涉及到医学专业,小西妈英明无比:化验结果,白细胞计数高,中性也高,有炎症,需做抗菌治疗。于是开药、输液,饶是如此,下午小西降下来的体温还是升了上去,38.9℃,妈妈说晚上还会高,但又说不要紧,这是必然病程。……有一个当医生的妈妈守着,有一个细心的爸爸端茶倒水伺候着,还有一个精力充沛的弟弟跑进跑出地为她买这买那,小西躺在家中暖暖和和的床上,身心仿佛化作了一片羽毛,柔软轻盈飘哪是哪不计归处。家真好!爸妈真好!自己能够这样放平身体躺在自家的床上被家人围着照顾着,真好!弟弟给买来了西瓜,利尿降温。一切两半,捧一半送了来,中间还插着一把小匙。妈妈扶小西坐起来,爸爸为她在背后塞了个枕头。小西接过弟弟递过来的瓜——红瓤黑子透着沙,根本不像是冬天的瓜——突然地,她哭了,大滴大滴的泪珠砸落在手中的瓜上。血浓于水血浓于水,尽管弟弟对姐姐心中有着天大意见,关键时刻,真情毕露!……小西爸妈和小航相互看看,没有说话。屋里,只有大风在窗外的呜呜声。

是夜,小西爸妈双双并排坐在床上,久久没睡。不是担心女儿的病,病没问题。他们担心的是别的。许久,小西爸叹了口气。“哎呀,她这一走,那家人的年也过不好了。”

“那是他们自找!小西要不回来,再在那里硬撑下去,发这么高烧,挨着冻,还得干这干那,后果不堪设想,风湿性心脏病是轻的!”

“我是担心他们俩以后怎么处。……建国做得是不对,但她这么说走就走也不合适。对于他们农村人来说,儿子连个媳妇都镇不住,是很没有面子的事情。”

“面子面子!面子重要还是命重要?小西回来就对了!小西能做到那份上对他们家够意思了!不能光我们为你们考虑,你们一点不为我们考虑。……我女儿不是谁的战利品,不想被谁的英雄儿子带回家给父老乡亲们炫耀——直说了吧老顾,我烦就烦他们家这一点!动不动就是我们家媳妇我们家媳妇,吆三喝四地让小西干这干那,人越多越来劲,那个时候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我心里明镜似的:城里女人有什么了不起?不是照样嫁到咱何家村?不照样得听我们的?对不起,这一次,我女儿还就是不伺候了!”

“行了。气话就别说了。”于是小西妈不说了,说了没有用啊,不解决问题啊。嘴上不说,心里头止不住阵阵的痛:女儿是爱建国的,否则她不可能委曲求全为他做到这一步!“我说,小西那病——我是说流产——还能不能治?”

听小西爸问这个,小西妈皱起眉头起身就走:这恰恰是她连想都不愿想的一件事情,小西从前也去过何家,但是没有像这次吃这么大苦,为什么?因为她不能给何家传宗接代了!有这样一个天大的短处,她吃再多的苦,何建国也不敢出面护她,越爱她越不敢护她,生怕激怒了何家长辈,翻了脸逼着他们散伙。小西爸这时候问这个,等于是往她正痛着的伤口上撒盐!

第三天,小西体温完全恢复正常。晚饭后测,36.8℃。小西妈收起体温计,仿佛顺便说起似的说:“小西啊,你坚持说是你不想要孩子,不是个事啊!”

“只要何建国心里头明白就行。”

“这已经不是你和何建国两个人的事了。婚姻本来就不是两个人的事。……”

“您的意思是不是说,这样下去,我们有可能过不到头?”小西妈犹豫一秒,点了点头。小西心里惊慌嘴上硬:“那就离呗!”

“别动不动就把‘离’字挂嘴边上!”

“咦,妈,上次不是您说的吗,要么跟他离,要么跟你们断绝关系。”

“前提呢?我的前提是怎么说的?我的前提是,让你有一个积极的态度,处理好跟他和他家庭的关系!”

小西沉默了。片刻后。“妈,当初我决定跟何建国好的时候,您怎么不能使劲说说我呢!”

“你能听吗?”

“不能。”

妈妈被逗得笑了一下,笑也忧郁。叹口气让女儿早点休息,给女儿掖掖被角,关上灯出去,关上了门。

客厅电话铃响了。小西妈顺手接了电话,刚刚“喂”了一声,就听背后女儿屋门开了,女儿穿着睡衣跑了出来连声问是谁的电话。是科里值班医生的电话,请教主任38床的用药问题。小西妈嘴对着电话回答问题,眼睛目送着女儿进屋,心里头为女儿难过。知道女儿盼谁的电话呢,几天来她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老婆不辞而别,何建国为什么连个电话都没有?说实在话,就她本人来说,对何建国这个女婿无所谓——倒是小西爸对他的感情要深一些——她想他,仅仅是想女儿所想。放下电话后,小西爸从报纸上抬起头来:“建国为什么不来电话?”

小西妈不禁恼怒,很多事——比如何建国为什么不来电话,比如小西的习惯性流产——大家心里有数就可以了,为什么非得说破?解决不了问题,徒然增加烦恼!她板着脸说声“我又不是何建国我怎么知道”,进了卧室,留下小西爸一个人在客厅里继续看报。

次日,小西完全康复,到底是年轻。依妈妈的意思,让她再卧床休息一天,可是病好了她哪里还能躺得住?上午妈妈查房,妈妈一走她就下了床满屋溜达。爸爸买菜去了,弟弟关在自己房间里不知在干什么,青春期孤独症。溜达累了,看电视,看一圈,没意思,再回去睡觉。不用想着做饭刷碗等等等等的事情,全身心放松。

小西爸买菜回来了,买了不少,有荤有素。通过上次老伴因何家那个什么大伯的事情的发作,以及最近为儿女的事情老两口的志同道合协同作战,于倏忽间,他对老伴有了一种理解和怜惜,下决心放下自己的好恶,为家人、主要是为老伴生活质量的提高,努一把力。这几天女儿生病,儿子闹青春期孤独症,老伴上午要去查房,他便一个人担当起了一家人的炊事。卫生可以不搞,饭不能不吃。几天下来,大家一致反映,小西爸做菜手艺明显见长。同时进一步指出,他从前推说不会做,其实是不想做。不管大家说什么,小西爸都笑着一一承认,因为都是事实。到现在他还是不想做,你看,从买到择到洗到切到炒,忙活半天做一个菜,几分钟吃完。这时间浪费得不值,很不值。依他,这时间应该用来看看书,写写书,他有一本书已在小西他们的出版社里挂了号的。但是,既然已决定为家人放下自己的好恶,那就要付诸行动。小西爸是个不说不做、说到必做的人。小西听到动静,过来了,帮爸爸择菜洗菜,看着头发花白满腹经纶的父亲做着一些完全可以由保姆来做的事情,小西打心眼儿里叹息。“唉,这次去何建国他们家,何建国一进家就问他家给咱家找保姆的事,挺上心的,这下子完了。”

“也不必遗憾,他就是找来了,也未见得合适。看过毛姆的《宝贝》吗,一个短篇小说?”小西摇头。小西爸说:“现在越来越能体会到毛姆写这个东西时的心情了。”

“写的什么?”

“写了一个好保姆。毛姆称之为宝贝。辞典上对于宝贝的解释是,珍奇的东西。那个保姆家政事务无所不通,甚至能为主人选择搭配每天要穿的衣服,忠诚,善解人意,分寸感极强……”

“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小西叫,“后来有一次男主人喝多了酒,跟保姆睡了一觉,早晨醒来时心里那个悔哟,想这下子完了,一个好保姆从此就算是没有了。他当时甚至都不敢转身,生怕一转身会看到身边枕头上躺着一个头发蓬乱的脑袋——没想到那保姆根本不在床上!时间一到,衣着整齐按时出现在他的房间门口,给他拿来了早报态度谦恭如常,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这显然是毛姆的一个理想……”

“这是所有人的理想!谁都希望自己的身边能有那么一个完全合乎你的心意你的需要的人!”

“这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实现的理想。”

父女二人默默择了会儿菜。小西开口了:“爸,您这一生中最大的遗憾是什么?”小西爸没回答,小西替他说,“你和我妈都忙,都太看重事业,所以,反而没能享受到普通人所能享受到的生活乐趣,是不是?”

“其实你妈这个人很优秀的……”

话音刚落,小西妈回来了。父女俩赶紧闭了嘴。小西妈敏感到了什么,说你们是不是在家里说我的坏话呢?小西笑说哪里,说爸爸说您很优秀。小西妈也笑说,你爸说我优秀,指的是在外面。又对小西爸说,我这辈子没有照顾好你,没有尽到一个做妻子的责任,倘有来生,一定弥补。话说得真挚诚恳,一时间,气氛颇有一些伤感。这时,门铃响了。一家四口都在家,谁会来?按他们家惯例,没有预约是不会有访客的。

是何建国。何建国身边是一个农村妇女——不用介绍就知道是农村妇女,簇新的红西服里套着个棉袄,那西服目测就知道是化纤质地——除了农村人谁会这样穿衣服?那妇女三十多岁,肤色较黑,但在如今这个审美多元的年代里,肤色黑已经不是缺点,她只须把衣服穿得正常一点,相貌就够得上中上水准。

何建国说这是他给顾家带来的保姆,姓夏。

何建国和保姆的意外降临给顾家带来了近乎喧腾的喜悦。小西妈问题多得不知先问哪个,结果问出的全是废话,比如:“什么时候回来的呀?”小西爸习惯性地去沏茶倒水,全想不到这二位此刻需要的不是茶水招待而是饭食果腹;小航则奔过去接包,接姐夫的包,接保姆的包,其实不用他接人家完全可以自己放下,他去接还得格外让人劳神谢他……总之,一家人都在忙,忙得都不在点儿上,但何建国却从中感受到了一个重要信息:这家人对他的到来是高兴的,欢迎的,使他欣慰如释重负,但仍是有些心神不宁,一边在扑面而来的热情的裹挟中笑着答着,一边在想:小西呢?

小西在妈妈去开门、叫了一声“建国”的那一瞬间,起身去了自己房间并关上了门。

小西爸最先从一家人的盲目热情中清醒过来,扭脸向女儿房间看去,发现刚才开着的房门不知什么时候关上了。于是对女婿说:“小西在屋里。可能躺下了。病好了,还是有点虚。”何建国接着这茬儿忙道:“那我看看她去。”就去了。

小西就站在房间门口,何建国一进来,她就扎进了他的怀里,与此同时,二人同时,说出了一声久藏于心的“对不起”。何建国一手用力搂着妻子,一手抚摩着她的头发补充说道:“是我对不起你!我不知道当时你在发烧!”

小西闻此抬起头来:“谁告诉你我发烧了?”

“咱爸呀。他给我打了个电话你不知道?”小西爸那天看出小西在等建国的电话后,当天夜里,悄悄给建国打了个电话。没告诉小西。告诉了不如不告诉。

小西把头拱进丈夫怀里:“爸真好!……建国,如果爸不打这个电话,你是不是就不原谅我了?”

“那是!说走就走,请示都不请示!知道什么是‘七出’吗?”

“古代遣散老婆的七个理由——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得感谢共产党感谢新中国——”

“你想说,如果在古代,我这样的女人早就该被你‘出’出去了。”

“都够‘出’一百多回的了!”

二人同时笑了,笑得同时冒出了泪花。何建国把小西走后他家里发生的事情埋在了心里。决定永不告诉小西。

那天晚上,何家男人们从亲戚家做客回来,发现了小西的不辞而别,众人当场震怒。建国爹终于说出了他一直想说怕儿子生气而一直没说的话:跟她离婚!马上离!自作主张把孩子给做了,这是多大的罪过?自己还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还敢在家里摆城里人的谱。你再是城里人再有文化身份再高又怎么样?只要对家里人没用,家里人就不会高看你!何建国当场答应了父亲的要求:离婚。顾小西的擅自离开使他在生气的同时,也有一种如释重负,他可以忍受她的无理取闹,却无法忍受她的为他承受。现在她既然率先决定不再承受,那么,他们之间的那最后一丝联系,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那天晚上,一家人就何建国离婚的事情商量了很多,甚至商量到了再为何建国找什么样的媳妇的问题。建国娘看中了村东一个谁谁家的姑娘,遭何建国一口拒绝。同时再次为自己悲哀:他若不是一个“两地人”,何至于这样难?要么跟小西那样的城里女孩儿,要么跟村东那个谁谁家的姑娘,关系都会简单得多。建国爹到底是到过北京见过世面的,也否定了建国娘的建议,跟儿子说,咱找一个建国那样的、从农村考出去的闺女!何建国苦笑笑没有说话。

后来,小西爸打来了那个关键的电话。说它关键,不仅是因为让何家知道了小西出走的实情,同时,还让何家感到很有面子:儿子的北京老丈杆子主动打电话修好来了,他们还是怕他们儿子不要他闺女!要是没有后面这层意思的作用,小西也很难得到原谅:你病了,病了可以说嘛,为啥不说,腿就走?但是,建国爹也没说就此彻底原谅了小西,就为一个电话就原谅,哪那么容易?他最后的话是:建国,跟她说,今年我和你娘就要抱孙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新结婚时代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新结婚时代 新结婚时代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章

5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