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建国爹对顾家给大儿子安排的住处首先就不满意,住的是简易工棚,上下铺,窗户很小,有的还没有玻璃,糊着报纸,被风吹得直呼扇,到处暴土扬尘,于是道:“就住这儿?俺们农村牲口棚都比这儿强!”

小航顿时火冒三丈。他扔下手里正忙的事情亲自去接他们来送他们,一句感谢话没有倒也罢了,还说这个,要饭吃还嫌凉,当即硬邦邦回一句:“农村的牲口棚比这儿强,去住啊,谁拦着你们了!”

建国爹白瞪眼说不出话,他那话本来是说给建国媳妇听的,忘了顾小航这茬儿。被顾小航这么一顶,火气一下子没了,对眼下局面一下子看清楚了。建国媳妇是有责任给建成安排,她弟弟没这个责任,看他那样儿,还真能给你说撂就撂。“她兄弟,”建国爹挤出点儿笑对小航道,“俺不是那个意思,俺的意思是,能不能给安排个好一点儿的地场儿?”

小航毫不含糊:“不能。这在工地算条件不错的,还有睡大通铺的,二十多人三班倒着睡,一班睡的时候,另外两班干活儿!”

何建成忙道:“爹,咱出来打工是为挣钱,不是图吃图喝图舒服。”率先夹着行李进了工棚。建国爹没法,只好也跟了进去。

这期间小西始终没吭声,心里头觉着颇为解气,正想跟弟弟说几句什么,弟弟看都没看她,一低头,跟着进了工棚。小西只好也跟了进去。

工棚里,建国爹已跟包工头套上了近乎,边给那人递烟边说:“这位大哥,俺儿,你多给照应着点儿。”满脸的讨好和谦卑。包工头皱着眉头推开那烟正要说几句例行的“公话”,忽然余光瞥到顾小航进来了,忙伸手接过那烟大声地道:“什么照应不照应的。顾经理的亲戚,就是我的亲戚!”

建国爹一听说小航是经理,脸色骤变,对小西道:“建国媳妇,过来,俺跟你说句话。”把小西拉了出去,“你咋没说你兄弟是经理哩?”

“经理和经理还不一样,他不过是这个项目的经理。”

“啥经理也是经理!你跟你兄弟说说,给你哥找个写写算算的差事。他好赖也是高中毕业,当年和建国一起考上了大学,要不是因为家里供不起两个,他现在也是大学毕业了哩,也能跟建国似的,在北京工作在北京成家了哩!”又生气,“你哥来早都跟你们电话里说了,就是让你们有个预备,你们就这样预备的?这是人住的地方吗?”

这话被从工棚里出来的包工头听到了,插话道:“大爷,这您就不知道了。现在北京大学生找不到工作的都满大街呢,住地下室、做北漂,一个样,有的连饭都吃不上还不抵民工。”建国爹绷着个脸不吭声。这人当然是得替顾小航说话,顾小航是他的领导。但是接下来,包工头说出的话让他紧绷着的脸一下子松了下来。包工头说:“按说,按你儿子的那个条件,从来没出来干过,也没啥技术,都得先从力工干起。力工是啥?就是出力的工人。挖沟卸货肩扛手提,哪里需要上哪儿,是建筑队最底层、最苦、最没技术的工种。”说到这儿他看小航一眼,“但是,我们顾经理说了,何建成是他亲戚,让我一定给他安排好。顾经理的亲戚就是我的亲戚,没二话,干瓦工!不会,学!谁一生下来就会?……大爷,知道瓦工不?”建国爹点头,瓦工他还能不知道?家里盖房,就花钱请的瓦工哩,得不少工钱哩。包工头说:“瓦工活儿轻快不说,还能学技术。学会了,再走哪儿都不怕了!现在北京,最缺的就是建筑工人。为啥?零八年奥运会啊,得抓紧时间搞建设啊!”

建国爹这就要向顾小航表示感谢,未开口先挤出一脸笑。顾小航不想看他谄媚的样儿更不想他说出肉麻的话,抢在他前头说:“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就走了。

建国爹怀着一颗喜忧参半的心离开了工棚。喜不用说,为儿子要当瓦工学技术。忧还是为了儿子的住处。大儿子打小身子骨弱,就那住处,四处通风撒气,咋住?是夜,建国爹睡在穿两件褂子都嫌热的小儿子家里,想着睡在工棚的大儿子,怎么也睡不着,很想给小儿子打电话絮叨絮叨,让他再跟他媳妇说说,能不能再给换一个好一点儿的地场儿。又怕儿子一着急再跟媳妇吵,惹得小公母俩不和,对建成更不好。只好忍着,想第二天就去工地,再给大儿子送床被窝过去。次日一大早起来,他就把这话跟儿媳妇说了。儿媳妇这次倒是表现不错,很爽快地答应,当即把家里最厚的一床缎子面被子给找了出来,还让他打车去,给了他打车的钱,还给了他饭钱,说是她晚上回家有事,可能要晚一点儿回来,来不及给他做饭,让他去楼下的小馆吃。他嘴上应着心里清楚,回家有什么事?她的事就是不想跟他在一块儿呆着,她嫌弃他。不过同时心里一动,对儿媳说时间晚了就别回来了,在娘家睡下算了,省得来回跑。心里想的是,儿媳不回来,大儿子就可以来家住,虽说不是个长久的法儿,也不求长久,能住一晚是一晚,已经立春了,一天比一天暖和了。小西听建国爹这样说,只当公公不愿跟她同住一屋——一如她不愿跟他同住一屋——尤其何建国不在家时,两个人抬头不见低头见,没话还得找话说,都累得慌,当下对公公的建议欣然同意。

建国爹吃罢早饭,就去了工地,没找到人。工人们已经出工了,工棚门上了锁。打听旁人,说是中午也不回来,晌午饭都在工地上吃。他只好回了家,想吃罢晚上饭再来。吃罢晚饭,他再次去了工棚,这次找到了建成,跟建成说让他跟他回家住。建成不肯。说是别说这事没经过弟媳妇同意,就是弟媳妇同意,他也不会去,他这就给人添不少麻烦了。这孩子就是忠厚,有事先替别人想。建国爹没法子,只好又返回小西家,拿上那床被窝,夹着,给儿子送去。工地工棚里灯光昏黄,因为太冷,工人们都早早钻进了被窝。建成是新来的,只能睡正冲着门、因而也是最冷的那个地场儿。建国爹失神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难受得不行:两个儿子,一个上了大学,一个没上,上和没上,地下天上。小儿子过的啥日子?大儿子过的啥日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从工地回来,发现又忘带门钥匙了。村里人,就没带钥匙的习惯。于是,蹲在门口等。有过往邻居问他需不需要打个电话,他说不需要。建国说他十一点多就能回来,这会儿已经十点多了。他宁肯在门外等一个钟头,也不想给儿媳妇打电话要钥匙,不想让人嫌弃。

其实这一次建国爹还真是误解小西了,小西回家真有事而不是嫌弃他。就是嫌弃,也不会这时候嫌弃。何建国不在家,电话里千叮咛万嘱咐让她接待好他爹,这节骨眼上她撇下他爹回娘家,不是没事找事吗?但事情也是巧了,她必须今天回家跟爸爸把书的授权合同签了,有了合同才好去跟刘凯瑞谈赞助一事,赞助小西爸爸出书。若不是因为惦着建国爹父子这几天来,她昨天下班后就直接回妈妈家不回自己家了。本打算合同签完了就回去,见建国爹不让她回去,她也就乐得就坡下驴,不回去了。想想也没什么非回去的必要,晚饭安排好了,煤气啊水啊的不让他动,就一个晚上,何建国今天夜里就能回来,能有什么问题?而爸爸的书必须在晚上签了次日把合同带到社里去。

小西爸那本书社里本来是定下来出的,不料在社委会最后的选题会上,遭发行部主任坚决反对,说是:“我认为今天研究的选题,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不能出。为什么?卖不动。要我说,编辑做书也得稍微尊重一下发行部门的意见吧?跟你们编辑部说多少回了,做选题的时候一定要关注市场关注市场,充耳不闻!其中最典型的,是一个什么教授的什么古代诗人研究,顾小西抓的,那书能出吗?出了谁看?销售对象是谁?作过市场分析吗?成本算过吗?赔了算谁的?乱搞!”他并不知道书的作者是顾小西的爸爸,是顾小西不想让人知道,怕人说她以权谋私。简佳当时作为编辑室副主任参加了此会,一听就急了。一是真心为小西爸急,她目睹了小西爸为这本书做出的付出和寄予的希望;私心里,主要是为自己急,现在顾家上下一致反对她和顾小航,这个节骨眼上把顾教授的书毙掉,作为编辑室副主任,不是她的事儿也是她的事儿了!于是她马上说:“这选题是去年就报过的,再说,社里同意编辑室一年做几本不以营利为目的的学术书。”发行部主任说:“可以不以营利为目的,但是也不能以赔本为目的。至少保证个不赚不赔!就是出学术书,也得有出学术书的资格,换句话说,得有名气。卖书卖两条,要么卖作者名气,要么卖书的内容。您两头不占,让人卖什么?”简佳说不过他,只好强调这本书的作者是教授。发行部主任毫不客气道,“教授?教授算名气吗?充其量是一专业职称,在自个儿单位可能还能唬一唬人,到社会上,谁认这个?”僵持到最后,总编出来和稀泥,说实在要出也行,自费——等于是投了发行部主任的赞同票。发行部主任随即表现出胜利者的宽容和大度,说简佳我给你出个主意吧:拉赞助。大家都笑了,这也能叫“主意”?现在谁不想拉赞助,想拉都想疯了。于是发行部主任也笑了,点着头说是啊是啊,这要是一美少女作家嘛,拉拉赞助,还有点儿可能;一男的,还那么老,拉赞助,哪儿拉去?会散后回编辑室的路上,简佳苦苦思索,突然之间,想到了刘凯瑞。

那天小西同刘凯瑞谈完回来后告诉她,刘凯瑞说可以赞助,但有两个条件,一是不赞助陈蓝,二是得简佳去谈。简佳当下冷冷一笑,此事就此作罢。现在,她决定,为顾教授,去向刘凯瑞拉这笔赞助。小西劝她慎重。尽管小西知道如果简佳若能就此和刘凯瑞重归于好,她弟弟的问题就算是解决了,但也不想为这个就怂恿别人往火坑里跳。不管刘凯瑞有多优秀,她也认为,他那里终究不是一个女人的正常归宿。也想到简佳这么做可能是为了表现给她家里人看,但同时她知道,没用。于是事先把这所有的话跟简佳说清楚了,她不能装聋作哑利用别人。简佳一笑置之,说小西过虑了,说她之所以要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她自己,她不想让顾家为书出不了的事情误会她。当即给刘凯瑞打电话。刘凯瑞说希望能够面谈。她一口答应,并约好当晚就谈。并且,当晚就谈妥了。次日一上班,就跟小西说刘凯瑞答应了赞助,让她今天回去跟她爸把书的授权合同签了,免得夜长梦多。

上班后,小西把签好的合同交给了简佳;下班后,直接回爸妈家。爸妈当时还提醒她说,建国不在她公公一个人在家好不好?她说这是她公公的意思。吃了饭,看了会儿电视,小西就洗洗睡了,全然不知道建国他爹这会儿正等在家门口的楼道里。楼道里没有暖气,冷得很。建国说十一点回来不知为什么十二点了还没有到,冻得他站不住蹲不住,来回颠倒着两个脚蹦。何建国就是这时候到的,在他爹在他家门口来回蹦的时候到的,登时愤怒。走时千叮咛万嘱咐让顾小西接待好他爹他哥,走后又不断为这事给她打电话,想不到她竟能撇下他爹一个人回了娘家!建国爹倒是替儿媳妇解释了几句,但是根据何建国对顾小西的了解和顾小西以往的表现,他怎么能相信那解释?想当然认为父亲是为息事宁人才不得已而为之。但是这事,他没法“息”,“息”不了!进家后先下一大锅热腾腾的面给父亲吃了,照顾父亲洗了个热水澡让他上床,就去拨顾家电话,质问。盛怒中理智尚存,拨的小西手机。顾家座机在客厅,一响,全家都听得到,这时已是半夜,顾家早该睡了。但是小西的手机说“已关机”,就是说,她也睡了。她倒也能睡得着呀!他哥哥来的当天她就把他送到了工棚,扔下他人地两生的老父亲一个人在家,她自己跑出去躲清闲去,心真够狠的!手机拨不通,他想也不想,就去拨座机。这时建国爹闻声赶出来拦他,说不中,看吵着了她爹妈;何建国咬牙切齿说她不把我爹妈当爹妈,她爹妈也就不是我爹妈!

顾家一片静寂,都睡了。电话铃响起的那一瞬,小西妈吓得一下子坐了起来,当反应过来是电话铃声时,马上想到的是6床出问题了,6床上午做的肝大部切除,切的过程中大出血,报了两次病危。这样想着下床光着脚摸着黑就向客厅走,不小心膝盖撞着了椅子,疼得她“哎呀”出声。小西爸急得满墙胡乱摸索,好不容易摸到了灯的开关,把灯打开。

小西妈到客厅时,小夏已经接了电话,到底是年轻,反应快动作也快,正对电话小声说:“小西睡下了……好,我去叫。”小西妈问是谁,小夏说了是谁,小西妈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一声不响回屋。已是夜里一点多了,他有什么事,就不能明天再说?打家里电话,明明知道他们已经睡下,明天都还要工作,她和小西爸年纪都大了身体还不好,他这么干,是什么意思?当时就觉着胸闷,回屋后服了硝酸甘油,服了安定。小西爸埋怨她说就是医院有事也不用这么急。她说就是医院没事,大半夜的,睡得好好的,电话铃这么一响,也受不了。又说,儿女的婚事处理不好,父母得跟着遭一辈子罪。他们都本能感觉到,何建国这样一反常态地找小西,肯定是两人之间又出问题了。

小西迷迷糊糊来接了电话,电话那头何建国劈头盖脸暴风骤雨,小西没听完就把电话给拔了,解释都不解释。肯定是她那个公公又在中间挑拨离间了,嫌给他大儿子没安排好住处呗。心里头也是火直冒,明明知道她爸妈的生活习惯还这么干,什么意思,破釜沉舟了不打算过了?

小西猜得不错,在小西拔断电话的那一瞬间,何建国想到了离婚。次日吃罢早饭他和父亲去看他哥,几经辗转打听,找到了他哥干活儿的地方。他哥正在跟一个瓦工干活儿。那个瓦工不错,也是山东人,对何建成很是照顾,毫无保留地教他技术。何建成非常满意。那个瓦工对何建成也满意,说他心灵手巧,一点就透,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单挑了。看到哥哥状况,何建国心里一下子平和了,这才肯耐下心来听父亲关于昨天情况的详细叙述,听完了,才知道可能是有点儿冤枉小西了,才想到也许小西回家确实是有事,才想到他爹进不了门是因为他自己没带钥匙不能全怪小西。这时父亲跟他说顾家这回表现不错,看来,只要他们想办的事,还是能办成的。同时问儿子,能不能再跟小西好好说说,让她家把何建成的住处也给解决了,那工棚也太孬了。何建国没马上答应。人家给哥哥安排了工作,安排得不错,马上又提新的要求,不好。心里还有一个顾虑是,不知昨天深夜打的那个电话在顾家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于是跟爹说缓缓再说好不好?爹想了想,同意缓缓再说。

快十点了,小西来到会议室。会议室水果、饮料均已准备好了。水果是草莓、西瓜、哈密瓜,一水儿的反季节水果。也是时尚。夏季上冬季水果,冬季上夏季水果,方能显示出对客人的尊敬和重视。

刘凯瑞十点半到,来签赞助合同。听说这么大人物要亲自到出版社来,社领导挺高兴,当然也奇怪——反常规的事情不能不让人奇怪。一笔不大的赞助,一本不重要的书,值得刘凯瑞这样日理万机的人降尊纡贵亲力亲为吗?只有简佳和顾小西清楚这是为了什么。出于对简佳的感谢——毕竟是她帮她谈成了她爸爸书的赞助;也出于对昔日朋友的保护——所谓“昔日”朋友,是因为自从有了小航的事,她们的友谊已不复存在——小西对大家解释说,刘凯瑞是一个有文化情结,具体说是有语文情结的人。所以他才会对书、对作家、对出版社如此眷顾。大家虽觉这解释仍显牵强,却又找不出别的解释来,也就接受了。刘凯瑞来送钱是一件大大的好事,谁会为一件大好事去费心思追根刨底?这事就这样被小西给糊弄过去了。由于简佳不愿过多出面,小西说到时一切由她处理,直到非简佳出面不可的时候,她来露一小脸儿即可。

小西在会议室里检查着每一个细节,她倒不怎么把刘凯瑞的到来放在心上,但是得把她的领导放在心上。社长、总编听说刘凯瑞要来,都说要过来坐一下,她具体负责这事,当然想给领导留下一个良好印象。这时走廊里传来一阵人声的嘈杂,发行部主任一行人引刘凯瑞到。刘凯瑞一见小西立刻热情招呼,周围人立刻对顾小西刮目相看,在令顾小西觉得倍儿有面子的同时,不由得也对刘凯瑞生出了几分敬畏。敬畏可以相互传染。发行部主任在一边一个劲儿用眼睛问她,有这样重要的关系资源怎么你从来没有透露过?顾小西不看他也不解释,越发要当众跟刘凯瑞说出一些熟稔的话儿来;刘凯瑞明白她的心思,不动声色配合,默契自然随意。再一次让顾小西觉得,这个人身上很是有一些吸引女人也吸引男人的优秀素质……刘凯瑞在桌前坐下了,发行部主任说社长总编马上过来。刘凯瑞才不关心什么社长总编,扫视了周围一圈后直视顾小西问:简佳呢?顾小西心里一咯噔,对发行部主任解释一句“刘总的赞助是简佳出面谈成的”,就跑出去找简佳了。看来简佳是躲不过去了,她不来,刘凯瑞就会不停追问,反会让人生疑。

简佳不在办公室,手机放在办公桌上没带,不知去了哪里。小西等了好一会儿,这期间发行部主任打了她无数次手机,好不容易,才等到简佳回来,说是去设计室看图书封面了。小西说了自己来找她的目的,那一瞬简佳脸上现出的厌恶使她心中如电光一闪,清楚地看到了一个不可逆转的事实:简佳真的不爱刘凯瑞了,不但不爱,而且讨厌。女人一旦讨厌起一个男人来,非常彻底,一种从心理到生理的讨厌,其程度甚于让她去触摸癞蛤蟆或蛇。看清了这个事实,小西心中油然生出了惭愧还有担心。担心自然是为弟弟,看这架势他和简佳似乎是不可阻挡;惭愧是为自己,这种情况下还让简佳去跟刘凯瑞谈拉赞助,真是难为了她了!简佳默默听顾小西阐述完了她去和不去的利弊,默默拿起桌上的手机,跟着顾小西走。显然她刚才没拿手机是故意,就是不想让人找到她。

社长、总编一行人从会议室走了出来,发行部主任陪刘凯瑞站在门口送领导走,心里头一个劲儿起急:顾小西和简佳干什么去了还不来?刘凯瑞迟迟没签合同,说是还想就几个细节问题跟责任编辑谈一下。发行部主任说什么细节可以跟他谈他都可以做主。刘凯瑞只是摆了摆手表示不容置疑。发行部主任心中不无愁苦,合同这事,一刻不签,就随时有可能前功尽弃。他倒不是为那个什么教授的书出不了着急,而是,这件事如果刘凯瑞掺和上了,接下来,他那边还有一系列的后续动作,那些动作的意义可不仅仅是一笔钱一本书的事。心里头也不无怀疑,刘凯瑞为什么非要同简佳谈?突然一愣:难不成他签这合同就是为了简佳?很有这个可能!简佳漂亮啊!心中当即浮出一句滥俗的话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凡能滥俗的就是真理,放之四海颠扑不破。思路继而向纵深延伸,一定得找时间跟社领导好好谈谈,再招人,“形象”一定要作为重要的一条堂而皇之明确列上。现如今,一个人形象优劣已经成为了她也包括他能力的组成部分!正在他陷入沉思时,感到身边刘凯瑞明显身体一绷,马上清醒,抬头随刘凯瑞目光看去——简佳和小西沿楼道走来;再偷眼看刘凯瑞——绝对不是主观心理作用——他看到了刘凯瑞眼中闪过的深情爱慕。是了是了,他的判断对了,现在是一个美色经济的时代——绝不是性别歧视,男女的美色都是“色”——过去其实也是,但人们总不肯承认并且斥之为趣味低下,人为构成了美色经济的发展障碍,得彻底消除残留障碍与时俱进!……

四个人——刘凯瑞、简佳、顾小西、发行部主任——进会议室,没等顾小西坐下,发行部主任就借口有事,叫顾小西跟他出去。走前,着重把合同往简佳面前推推,一切尽在不言中了。出去后,还细心地轻轻关上了门。他们一走,刘凯瑞就把简佳面前的合同拿了过来,看也不看,在签名的地方刷刷刷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而后,把它推给了简佳,笑道:

“简佳,这次我可是被你利用了啊。”

“怎么了?”

“没怎么。很高兴。我一直非常喜欢被人利用,如果有人利用你,恰巧说明你有利用价值。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不喜欢这种感觉。”简佳不说话。刘凯瑞只好往下说,说正题:“简佳,你和顾小西的弟弟是玩玩还是来真的?”

“我从来没有跟人玩过!”

“明白。……就是说,打算跟他结婚?”

“对!”

“那种生活不适合你!柴米油盐婆婆妈妈,过两天你就得烦。这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过的都是这种日子,庸常如同蚂蚁,多一只不多,少一只不少。只有百分之一少数优秀的人——”

“可惜,我没那么优秀,”简佳打断他,“我只想做那百分之九十九里的一员,结婚生孩子做妻子做母亲有一个自己的家!”

“简佳,你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做梦都想跟我这样的人一块儿,”带点自嘲地一笑,“成为那百分之一里的一员吗?”简佳不吭声。刘凯瑞一把抓住她的手,“简佳,不就是生孩子做母亲吗?和我生!我把你办到国外,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你随便挑,法国也成,在那些国家未婚母亲不会受到任何歧视……”

“然后,”简佳接道,“我一个人带着孩子住在那个全然陌生的地方,等待着你百忙之中的偶尔宠幸。刘凯瑞,你是一个自私的人!”

“自私?哪里自私?我是真心喜欢你,也是真心地不愿意伤害我的妻子,如果说这是自私,那么世界上有多少优秀男人不自私?”

“好,你不自私,你优秀,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我不想再跟你这个优秀男人有什么瓜葛,我不想再做第三者!”说罢起身就走,走前,把桌上那份合同小心地收了起来。

刘凯瑞目送她走,目光里有失落有愤怒——一种被戏耍了后的愤怒。不错,两万块钱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是,他花钱的原则是,每一块钱,都要花得合理。如果是这样,就不合理。事情不在钱,在于他们违背了游戏规则。当时拿出电话给顾小航打电话,说要跟他谈谈。

…………

回到办公室,顾小西正在屋里等简佳,简佳一声不响地把合同递了过去。小西接过合同,惭愧得不敢抬眼看她。简佳也不说话,打开电脑工作。屋子里静静的,只有键盘声和电脑主机的嗡嗡声。好一会儿,小西先打破了这沉默。

“简佳,这事别让我爸知道。他自认为自己做了件对社会有益的事儿,要是让他知道了还得自费出版,他宁可不出!老头儿自尊心很强,别看他平常蔫不出的……”

“你爸?还‘蔫不出’?”简佳忍不住哼了一声,“别逗了!”

“简佳,你得理解他们……”

“我理解他们!谁理解我们?”简佳爆发了,“小西,你也算是年轻人,想不到你也会如此陈腐!”

“我不是!”

“不是,那是什么?”

“是为你们好!”

“为我们好你就该帮助我们!”

“简佳,既然你和小航是真感情,就应该能够经得住考验。”

“我们是真感情,为什么要经受什么无聊的考验?”

…………

最终,二人不欢而散。晚上,小西刚一进家,小航屋门立刻开了,显然,他一直在等她。见到她马上说,有事要跟她谈。她进了小航屋,关了门后,小航跟她说了与刘凯瑞通电话的事。电话中,刘凯瑞愤怒谴责了他们的无耻。小航听说了这事,比刘凯瑞还要愤怒。“为什么?”他问小西。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用刘凯瑞的钱?”

“因为他有钱!”

“有钱的人多了!”小西一下子张口结舌回答不出话来了。不用说,小航的分析敏锐准确。小航继续道:“这事绝对是你干的,你们那儿没有人知道刘凯瑞和简佳的事。你是在利用简佳,你就是想把简佳往刘凯瑞那里推!你为阻止简佳当你的弟媳妇丢你的脸简直是不择手段。……顾小西,想不到你会这么无耻!”

小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小航说的事实全是那个事实,但结论不是那个结论。可是,什么叫做事实胜于雄辩?这就是。

何建国下班。下班后,开着车去了他哥哥的工地接哥哥。说好爹在的日子,每天下班他去工地接他哥回来吃住。最终建成同意了回家吃,但是坚决不同意回家住。何建国到的时候,见他哥正在挖沟,春寒料峭,哥只穿件单褂儿头上仍是腾腾的汗。哥哥不是干瓦工吗,这是瓦工干的活儿吗?问哥哥怎么回事,哥哥说,今天早晨,包工头通知他,以后不让他干瓦工了,他没技术,干不了。何建国一听就急了,当下给小西打电话问。小西一听也有点儿蒙,忙给小航打电话,小航在电话那头态度极其冷淡,说力工怎么啦?他原本就该着干力工!说罢收了电话。

事实是这样的,那包工头安排何建成做瓦工有他的交换条件,即:让顾经理在他的工程单上签字。但是他的工程达不到验收标准顾小航不能签字。包工头倒也朴实,立马直通通就报复上了,说是:“顾经理,你那亲戚干这几天瓦工,人家反映说他啥都不会,瓦工我看他干不了,只能干力工!”顾小航轻蔑地看那人一眼,扬长而去。他从不拿工程质量做交易,尤其不跟小人做交易,但何建成的瓦工也就此泡汤。这些事他不想跟姐姐讲,讲了是力工,不讲也是力工,讲它干吗?而且,他也犯不着跟她解释,他又不该她的。

小西跟小航通完电话,肺都快气炸了。拿准了小航这么做是为简佳的事,是报复。再拨小航电话,他干脆按了忙音,不接她电话!这人怎么这样?明知道她和何建国现在的关系如同一根绷到了极限的钢丝,一碰即断,他这样做岂不是火上浇油雪上加霜?再拨小航电话,还是不接。跑到街上,用公用电话拨,一拨就接了。小西在电话中吼了起来:“顾小航,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那边顾小航根本不回答,一下子就把电话挂了。小西想都没想,冲出家门,打了辆车,直奔简佳住所而去。

简佳这时正在家里拿着计算器算她的积蓄,存单存折摊一桌子。

由于小航家人的坚决反对,小航和简佳做了一个大胆决定,买房子。买一栋他们共同居住的房子。小航父母没同意前,他们同居,等到他们同意,就结婚。做出了这个决定后,二人的沉重心情一下子轻松了。尽管简佳曾跟刘凯瑞同居过,但那是不一样的。那时,她只是刘凯瑞的一个外室,现在,她和小航将是彼此的惟一。小航约她下班后一块儿去看一个楼盘,是小航经过反复挑选察看后选中的地方,一个闹中取静的地方。小区共三期,一、二期已住上人了。一律正南正北的板楼,最高六层,楼与楼的间距达三十多米。简佳一来就喜欢上了,仅从外观上看,就喜欢了。那小楼线条圆润流畅,全不同惯见的方头方脑的呆板高层建筑。一、二期他们也去看了,是个成熟社区,地面上看不到汽车行驶,车道全在地下;有健身俱乐部,俱乐部游泳池、健身器械、淋浴、桑拿一应俱全,前台工作人员热情得体,一看见简佳便主动介绍。这里还有瑜伽班、跳操班、动感单车……只要是会员,免费有教练。小区绿化非常之好,到处是草坪和树,已有迎春花和榆叶梅开放,阳光下,迎春花闪烁着一团团耀眼的明黄,榆叶梅舒展着一枝枝雅静的红粉,与那明黄的热烈遥相呼应。一条条青石板小径通向草坪中青石板铺就的平台,平台上有长椅,长椅上有老人,老人在沐浴西下的太阳……简佳不禁拉住了小航的手,这是一个可以让他们在此老去的地方!小航不知简佳在想什么,但能感觉到她的喜爱和满意,于是开始从专业人员的角度向简佳作专业介绍。“不要以为小高层仅仅是一个方便,小高层主要意味着,单位面积里居住的人少;意味着,人均空地相对大。现代居住,环境越来越重要,绝不能简单理解为一个装人的水泥建筑……”

简佳笑起来:“又开始了又开始了,又开始犯职业病了。”

小航也笑了:“那,我们明天来交定金?”

简佳说:“交首付。”于是就这么定了。

简佳心里头充满幸福,她终于要有自己的家了。尽管知道前面还有很多的困难,但她相信,只要他们俩同心同德,所有困难都会过去。毕竟,要结婚的是他们而不是别人。

把所有的存单存折加好,简佳满意地发现自己的钱还真不少。至少,交首付她出三分之一没有问题。这让她颇有成就感。这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她一下子从心底里微笑了,肯定是小航。只有小航,才会不期而至。不料一开门,来的是小西。小西也来找小航。小航去哪儿了?

小航正开着车在马路上走,没有目标没有方向,像上次那样,跟着绿灯走。他一直在想的是,这件事简佳为什么不告诉他。他们俩现在无话不谈,工作上的,生活中的,马路上遇到的,甚至中午单位吃的什么菜,她都会发短信告诉他,那让他感到了一种由家常琐屑小事串成的依恋和信赖——女人对男人的依恋信赖。这种感觉让他迷醉。但是,跟刘凯瑞拉赞助——而且是为他的爸爸——这么大的事,怎么只字没有听她提起过?不用说,是在刻意瞒他,为什么要瞒他?付房款首付的存款他昨天就拿出来了,当时还觉着不少,挺有成就感,现在想想,真是可笑,那存款的分量之轻现在只能使他感到屈辱。分量的轻重永远是相对而言,此刻,相对的便是刘凯瑞。小航陷入久久的沉思,头一次发现,在同简佳这件事上,他是过于自大过于自负了。他一直认为,障碍只在简佳那边,是简佳觉着她配不上他,却从来没有深入想想,没有把自己和刘凯瑞放在一块儿比比,客观比比,在女人那里,谁分量更重。在需要青春需要热情的时候,他重;但是在需要金钱需要物质的时候呢?他远不是对方的对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新结婚时代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新结婚时代 新结婚时代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三章

6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