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何建国决定再请小西回家。这个决定,是那天晚上和顾小航吃饭后作出的。由顾小航口中他得知,顾家没给他哥安排好不是不想安排,而确实有他们的难处,也就是说,至少在这个问题上,他误会小西了。夜里一个人躺在宽大的双人床上冷静反省,再次想到了那个不为他掌握、预知的未来,下决心请小西回来。否则,心有不安。先是给小西打了个电话。小西却说还是让你哥哥回去住吧,好歹过了这一段冬春交替的季节;她在北京又不是没有地儿住,只要她明白了他的心就好,正如他明白了她的心一样。看态度不像是赌气,很真诚,让他不明白这变化是为了什么。

变化的直接原因是,何建国电话打来时小西刚刚从妇产医院出来,正处于一个非常特殊的心境之下。

小西之所以不想去妈妈医院而去妇产医院,是因为妈妈医院的人认识她,她怕他们为了安慰她而瞒她。受简佳那天跟她说的话的提醒,她决定去妇产医院查。事先打电话预约,挂了一百元的专家号——这程序也是从简佳那里听来的,而简佳是从何建国那里听来的。拿着专家号向专家诊室走,小西心里头充满了辛辣的自嘲和凄凉。按说,妻子有了病,丈夫应当积极陪她一块儿来才是,他们俩却是以这样的一种就诊方式。而且,丈夫替妻子看病不是为了妻子,是为了决定他自己的何去何从。那天听了简佳推心置腹的忠告后,这念头便深深扎在了小西的心上,如一根刺,不能动,动就疼。她便按下不动,极力站在何建国的角度替何建国想:他是农村出来的,农村有农村的文化传统,根深蒂固。无后在农村是头等大事,而何建国对父母的孝顺从客观上说,也是优点。……长达七八年的婚姻生活已然使小西成熟了不少。年轻时对爱情的要求是,纯粹如蒸馏水般,不能含一点儿杂质。现在想想,哪里可能?所有爱情,无一不是各种内外在条件平衡之后的结果。就说何建国,如果他现在成了一民工,一月几百块钱不到一千,天天一身臭汗——何建成身上就有那味,只要他一进家,满家都是那味——她还能爱他吗?肯定不能。自己是俗人,就不能要求别人是圣人。

专家的态度令她失望。她希望从专家那里得到的是“是”或“否”,而后决定她走还是留。专家却不说是或否,最后被她问急了也是缠烦了——幸亏挂的是一百块钱的特需专家号,若是挂十四块钱的普通专家号,她根本就没有问专家这么多问题的时间——告诉她,医生,越是好的医生,就越不可能跟你说“是”或“否”。她若是想找那种满口肯定答复甚至包治百病的,可以去街上的小广告看看。

从妇产医院出来,小西心里一片茫然。何建国的电话就是这个时候打进来的,态度诚恳地请她回家,并且就他哥哥的工作安排一事感谢并道歉。很客气,很理智。也许,他跟她一样,也在婚姻中变得成熟了。于是她以同样态度跟他说了上述的那番话。其实她住在爸妈家没什么不好,从条件上说,比自己家里还要好些,至少有食堂,不想做的时候,还可以打饭。她不愿在爸妈家住只是个心理问题,觉着自己不被丈夫重视。现在既然双方就这个问题谈开了,就是说,心理问题解决了,就实事求是地怎么对大家都有利怎么来好了。

回到家里,没想到何建国在家里等她,正跟爸爸聊得火热。见小西回来,小西爸马上说小西你赶紧收拾收拾东西回去吧,建国工作这么忙,还亲自跑来接你。何建国没说话,只是笑着点头,证实并加强着小西爸所言。此举令小西意外而感动。他现在很忙她是知道的,据说现在上公司里找他,都得提前预约,不预约别想见得到他,比她妈妈在医院里的谱儿都大。小西就问他她回去了他哥哥怎么办?何建国不说他哥怎么办,只说希望小西回家,小西爸也在一边劝她。小西深深嘘口气,进屋去收拾自己的东西。这次跟何建国闹得比较大,比较久,带回来的东西比较多,收拾起来比较麻烦。收拾了一半,到打饭时间了,于是放下手里的事情,去厨房拿饭盒打饭。何建国要下厨做饭来着,小西爸说什么也不让,完全不像从前,何建国进门挽挽袖子就下厨全家人都觉着自然而然。小西不无心酸,想,由于她没处理好这个关系,家里人、包括最喜欢何建国的爸爸,跟何建国都有些生分了。

小西拿着饭盒要出门时,小航回来了。弟弟为何建成或说为她所做的一切,令小西感激,因此小航失去工作后小西比谁都着急,事业是男人的立身之本,爸爸说的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他跟简佳说要跟人家结婚,结婚你得有结婚的资本,总不能结了婚后让老婆养着你吧!但她知道小航肯定知道这些,不想给他施加太多压力,又忍不住不说,就拐着弯地说:“你又不用上班,一天到晚在外面瞎忙活啥?这个时候才回来!小夏不在了,你没事就老实做做家政工作,省得在家里吃闲饭。”

小航道:“我做家政工作,你们谁付得起我一月一万二的工资?”

小西爸关心地问:“面试的情况怎么样?”

小航道:“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才发现外面的世界原来是这般广阔!”

小西道:“得了吧,别打肿脸充胖子了。咱国,缺啥也不会缺人!”

小航说:“但是,缺人才!”

何建国关心地问:“定下了没有?”

小航一挥手:“正在选择。”

小西说:“嚯,还是抢手货!”

这时小西爸问了:“简佳对这事什么态度?”

小航挑衅地说:“她无所谓!”

小西爸哼一声:“‘无所谓’?我就不信她真的无所谓。跟你说小航,没有哪个女人会长久地爱一个只会追在女人屁股后面跑的无业游民……”

小航正色道:“爸我跟您说过,在你们没有改变主意之前,请不要跟我谈论简佳!”

气氛一下子开始紧张,小西忙把饭盒饭卡塞给小航:“打饭去打饭去!我还得收拾东西去!”把他推将出去。

小航打饭去了,小西继续收拾东西。小西妈下班回来,一看何建国在,有点儿意外,淡淡地跟他打了个招呼,径自换鞋洗手,问都没问一句“你怎么来了”?或“有什么事吗”?就那样把何建国撇在了一边,任他脸上堆着浓浓的笑,看都不看。小西爸有点儿过意不去,跟到卫生间道:“建国来接小西回去。”小西妈“噢”了一声,自顾咕叽咕叽洗手。小西爸又从卫生间出去,对建国高声地道:“建国啊,晚上一块儿凑合一顿吧。我在准备研讨会上的发言,没工夫做饭。”

小航打饭回来,一进门就说:“爸,请保姆的事咱们还是得抓紧。”

小西爸道:“什么事不做不知道——这保姆很不好请!给家政公司联系过几次,只有二十来岁的小姑娘。”

小西在屋里说:“小姑娘不行。不懂事也不容易安心。”

小西爸说:“年龄大的也不一定就都好。楼上许教授家那个保姆,年纪倒不小了,四十多了,不懂事。自己爱吃肉,就恨不能顿顿红烧肉,吃得老许的血脂噌噌地往上涨……”

小航和何建国往餐桌上摆饭,小航道:“姐夫,能不能把小夏请回来?”

小西爸道:“这时想起人家小夏来了!……小航,不要以为只有你是人才。各行有各行的人才,小夏就是她那个行当里的人才!”

“小夏走怪我吗?”小航道,“是,怪我。但不能只怪我。大家都有份儿。”

他说的是事实。于是都不吭声了。何建国忙道:“都是误会,解释清楚了就好了。等我打电话跟我们家说说。”

小西妈从卫生间出来,不冷不热道:“不必勉强。行就行,不行就不行。”

何建国心头火又起来了,但是他忍住了没说什么。当天吃罢晚饭,小夫妻双双走后,小西妈方说何建国指不定又有什么事要求小西了。小西爸批评说她这是成见。小西妈再没说什么,脸上的表情是:等着瞧。

发行部主任来了。刘凯瑞那边对他们的策划方案非常满意,现在正在商量实施细节。所有细节里最重要的细节是,把要请的名人请到。会议规格的高低,宣传规模的大小,全要看到场名人的质与量。发行部主任来找顾小西,让她通过何建国的关系,请何建国所在通重公司来一个公司领导,总裁来最好。顾小西当即给何建国打电话,办公室没人,手机没有人接,于是对发行部主任说通重公司就算了,已有那么多名人答应来了,少来一家问题不大。发行部主任不干,说是做就要做到尽善尽美,通重是大跨国公司,影响大。略一思索后,道:“继续跟你老公联系,公司总裁能来最好,最不济,你老公来!”小西叫起来:“他哪行!他不过一技术总监——”“重要的是,他身后的那个平台!他可能正在开会不方便接电话,你给他发个短信,跟他说这是你爸的书,他一定得来捧场!”

这期间简佳一直在接电话:“……我们还没开始请媒体呢,放心吧,肯定第一个请你。”挂了电话,对发行部主任说:“主任,咱们什么时候通知媒体啊?”

“这个事我们也得慎重。这次我们的研讨会是限量版,媒体来的有限,因此,邀请谁不邀请谁,要方方面面考虑周到,否则是会得罪人的。你们想啊,记者们上哪儿找这么个机会,一下子见这么多名流这么多有钱人?”

小西小心地问:“多多益善谁来都行,不行吗?”

发行部主任斩截道:“不行!人,决定档次。多多益善谁来都行,结果是什么?鱼龙混杂。鱼来了龙就会不高兴。龙不高兴,鱼再多有什么用?刚才有一瞬间我都在想,我们是不是选一家最有影响的媒体,搞一个独家新闻?”

发行部主任走后,小西沉浸在意想不到的喜悦里。这意想不到的喜悦就是,她没能想到何建国居然也能混迹于名流的行列里。发行部主任这种人信息广,最具比较鉴别的能力,是这方面的权威。当下心中对何建国生出了佩服和敬畏。

简佳笑嘻嘻地道:“小西,你们家建国当领导你是不是很自豪啊?”

“是!觉着我俗?”

“俗。”

小西美滋滋地说:“哎,咱就是俗,咱就盼着老公步步高升平步青云夫贵妻荣封妻荫子!真到有那一天,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问简佳,“你猜是什么?”

“买房子?……买奔驰?……买钻石?”小西一律摇头。简佳笑:“不至于也去买两碗豆浆,喝一碗倒一碗吧?”

“你呀,看来这辈子只能给作家当编辑而当不了作家了,完全没有作家的想象力嘛,没有那种植根于生活的想象力——告诉你,我要是有那么一天,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辞——职!尔后,每天睡到自然醒,每年上国外去度假……”

“再生他一大堆孩子!瑞士生一个,美国生一个,法国生一个,对,还有意大利,在哪国生的就是哪国公民,到时候你们家就是一个联合国……”忽然发现小西情绪不对,才猛省到自己的失误,“对不起,小西!”

小西强笑笑没说什么。

晚上下班回家,何建国还没回来,小西进厨房做饭。在为何建国升迁高兴的同时,她陡然感到了危机。自己得有所收敛了,不能再像从前那样任性了,否则,她的婚姻前景真的是不妙了,当下决定,严格要求自己。比如今天,她在社里忙了一天,要是从前,回家绝不做饭,回来早了也不做,等何建国做。今天,就要求自己,不想做也得做。做事不能光凭着想与不想。门开了,何建国回来了,小西迎了上去。何建国脱鞋,她去接他手里的包,碰到了他的手。“手这么凉!还是得穿外套。下车进楼也得走一段呢,这么冷的天!”

“是啊,这么冷的天!”何建国接道。接着这个话题他说了,“这么冷的天那些民工就住在没有任何取暖设备的工棚里!”

这之前,无论建国怎么动员他哥哥,他哥哥都不肯来住。说是不能为了我,让你们夫妻分居。何建国说小西同意了。何建成说她同意是因为她懂事,人家懂事咱不能不懂事,为了哥哥把媳妇挤出去,从哪儿说,都说不过去。这期间何建成又发了次高烧,也不能说是“又”,上次感冒压根儿就没有痊愈。这一次在家又是仅住了一天,就急急忙忙地走了。于是何建国想到,能让哥哥留下的惟一可能,还得小西回来。不过这次他没跟小西提这事,怕再次影响到他们脆弱的夫妻关系。但今天既然话赶话说到这儿了,他也就不妨说说。小西最近对他态度很好,万一能行,岂不两全其美?

“小西,我哥哥前些日子又病了,高烧,上医院查,没别的原因,就是冻的。”小西不等他说完马上道那我走,让你哥来!何建国摆摆手,“他一来,你就走,他住在这里能心安吗?”

小西傻乎乎问:“我不走咱们怎么住?”

“怎么不能住?大学一间宿舍八个人都能住!”

“那也得分个男宿舍女宿舍吧?没有说男女同居的吧?”

“咱们去泰山,一个大通铺,有男有女,十来个人,你不是也住了吗?现在这么大房子三个人怎么就不能住了呢!”

小西:“那能一样吗?”

何建国说:“说一样就一样。说不一样就不一样。”

小西这才明白了。明白了后心一下子就凉了,透心地凉。正要发作,不管不顾地发作,她手机响了,发行部主任打来的,问她何建国到会的事落实了没有。小西接完电话,生生把心中已熊熊燃烧的怒火压了回去。同时不能不感到深深的悲哀:他们这还叫夫妻吗?为利益所牵制,为利益而维系。当然也许,这才是夫妻。以前他们对夫妻关系的理解,是天真,是幼稚。收起电话小西毫不延宕地说:“我们发行部主任电话,问你们公司能不能出席我们的会。”

“总裁肯定去不了,他不在国内。”

“你呢,能不能去?”不等回答马上又道,“你让你哥来住。咱们在客厅给他搭床。”

“谢谢。”何建国稍一停,“你们出版社的会,我争取去。”

简佳带人忙着布置会场,登高爬梯挂横幅,横幅上的字是:《东方文化和享乐主义》研讨会。这时她手机响,一接,脸上立刻露出喜悦:“小航!……你现在到哪儿了?……向左拐二百米就是!……你来得很是时候,我们这儿缺的就是力工!”收起电话后对年轻人们道:“你们先干着点儿,我去门口接个人。我给咱们找了一个力工!”

简佳走出会所,不期然在门口遇到了刘凯瑞。也许不是遇上,也许他压根儿就是在这里等她。简佳毫不意外——在刘凯瑞的地盘上遇上刘凯瑞还不是迟早的事?不躲不闪大大方方主动招呼:“还没有下班?”

刘凯瑞道:“正要走。送你一段?”

“谢谢。我现在还不走。我们还没有弄完。”

对方笑笑:“是怕你的小男朋友多心吧?”

“当然不想增添不必要的猜忌。”

“简佳,如果我现在决定娶你呢?”

“你不会的。我了解你。”

“你真是我的红颜知己啊!”话语中有自嘲。简佳再也懒得与之说什么,径自走了,小航在那边等她呢。

小航帮简佳干完了活儿,一行人向外走。一小姑娘对简佳悄声道:“简姐,够帅的啊,抓住他!”简佳笑道:“明白。”小姑娘招呼了同伴们一声。年轻人们知趣地先走了。

小航:“那女孩儿刚才跟你说什么?”

“看上你了。……给你们介绍介绍?”

“没问题。”

“有问题。我不同意。”二人同时笑。简佳:“明天你来吗?”

“来。为了刘凯瑞我也得来。不过可能会晚一点儿。先得送我妈去机场。我妈去外地会诊。”

简佳挽着小航的胳膊走,她有意如此,她知道,有一双眼睛一直在注视着他们呢。刘凯瑞的眼睛。

次日下午,会议如期召开,名流如云。刘凯瑞静静地坐在嘉宾席里听台上的顾教授发言。“英国史学家汤因比曾说:‘如果让我选择,我愿意活在中国的宋朝。’许多著名的中国学者也说过:‘我最向往的朝代就是宋朝’——宋朝是一个最讲究精致生活的朝代,而宋朝的文化人也最有资格讲求品位……”

刘凯瑞觉着枯燥,心想,这些老夫子们今天搞这些东西,有什么意义嘛,吃饱了撑的吧?还不得不坐在这里听,作听得津津有味状。其他嘉宾大概也同他一样心情,一个个正襟危坐。名人也是不好当的,也是身不由己。他们来,仅是因为听说了彼此要来,他们不愿漏过任何一次相映成辉的机会。忽然,刘凯瑞在嘉宾席发现坐在他前方左侧的一个人面熟,想了想,想不起来,于是伸长脖子看他面前的座位牌,牌子上赫然写着:通重公司技术总监!再看名字,何建国。他一下子想起来是谁了,顾小西的丈夫,在一次谁的书的签售会上他们有过一面之交。那会儿看他,不过一普通打工仔,现在居然成了大公司的技术总监,真可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于是伸手过去拍了拍何建国的肩。何建国回头,也是面露惊喜,他也正感到枯燥不知如何打发时光,二人立刻开始交头接耳。

“刘总会所真是名不虚传气派得很啊!明天一见报,这广告就算是做出去了!”

“双赢双赢!……何总监今天到场是作为嘉宾还是作为责任编辑的家属啊?”

“既是嘉宾也是家属。既是责任编辑的家属也是作者的家属。”示意正发言的顾教授,“顾教授是我的岳父。”

刘凯瑞完全没有想到:“你是说,这本书的作者,是顾小西顾小航的父亲?”

何建国不明就里,一点头:“啊。”

刘凯瑞的愤怒顿时溢于言表,想了想,他写了个短信。按了“发出”,同时眼睛向简佳所在位置看。几分钟后,简佳显然收到了短信,看完后,想了想,起身,向外走。于是刘凯瑞也起身向外走,何建国问他去哪儿他也没顾上回答。他太生气了:他花钱赞助的、花精力促成的这件事,居然是为了顾小航的父亲!

会场外,简佳在他指定的地点等他。他上来就问:“为什么要瞒我?”态度严厉。

简佳挑战般地说:“你并没有问我!”

刘凯瑞一字字道:“简佳,我是喜欢被人利用,但是不喜欢被人欺骗。”

“我没有。”

“还没有?为讨好你未来的公公——确切说,为讨好你的男朋友你不惜利用我对你的好感对你的信任!拿着喜欢你的男人的钱,去给你喜欢的男人花——”

“据我所知,顾小航把两万块还给你了!”

刘凯瑞把手一挥:“那是出书的钱!场地钱呢?研讨会的钱呢?一个专家两千——”把手向里一挥,“你数数这是多少千!简佳,你自己说这是什么行为,是不是欺骗?而且是,不择手段!”简佳不响。刘凯瑞厉声地说了,“简佳,说话!”

“我只找你要过两万块钱的赞助,你说的后来这些,跟我无关!”

“你明明知道跟你有关!”

简佳沉默了。片刻,抬头:“好吧,算算总共多少钱,我们还你。”

刘凯瑞眯起眼睛:“你们?”

“对,我们。”

刘凯瑞凝神看简佳:“就是说,你和那个小男孩儿是认真的喽?”简佳不说话。刘凯瑞摇头,“简佳,我们毕竟相处了六年,以我对你的了解,你跟他不合适。”

“合不合适必须要了解了双方才行,你了解顾小航吗?”

刘凯瑞仰天大笑:“他?我不了解?他这样的男孩儿,我们公司里随便抓抓就是一大把!”

简佳看了他片刻,扭头就走,被刘凯瑞一把拉住。简佳说:“你要干什么?”

“我为你花了这么大一笔钱,现在要求你陪我一会儿,说说话,这权利我应当是有的吧?”

“你——无耻!”

“是你无耻在先!”

忽然刘凯瑞的手被一只年轻有力的手扯开,一只男人的手。二人抬头一看,是顾小航。刘凯瑞被他推了一把,向后踉跄了几步,站稳后审视对方。小航也审视他。简佳躲在了小航的身后。极静。片刻后,刘凯瑞轻轻一笑:“顾小航,你不觉着在我的地盘上,花着我的钱,开你爸的学术研讨会,有一点儿滑稽吗?”

小航警觉地看着他,静待他说下去。

“这一切都是因为简佳找了我。她为什么找我而不找你?因为你没有这个能力,没有能力满足她的要求。……小航你现在还年轻,还可以靠你的青春浪漫甜蜜哄一哄女人,但是我要提醒你一句,女人,别管什么样的,光拿嘴哄,没用。你哄得了她一时哄不了她一辈子。你年轻的时候,她也年轻的时候,你在她窗下弹两个小曲说几句ILOVEYOU,她头脑一热就跟了你,你要以为那就是爱情,你错了。早晚有一天,她会跟你说你骗了她——其实你骗她什么了?你不就是没让她过上比邻家闺女更风光的日子吗?”

小航拥着简佳,对刘凯瑞道:“我真的很同情你,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爱。”

刘凯瑞朗声大笑:“你知道做富人最大的苦恼是什么?是没有人同情。谢谢你,这么多年来,你是第一个对我表示同情的人。”刘凯瑞说完看了下表,“该我发言了。……你们不打算听一听我的精彩发言吗?”

…………

刘凯瑞发言。会场里一片寂静。

“顾教授的书所谈到的妇女的双重价值,极深刻精辟。我想以我的切身体验来为顾教授的理论作一个诠释。曾经,一次聚会中我的一个大学同学跟我们抱怨,说现在的女人太势利。对于成功的男人,她就是一只最乖巧伶俐温柔的小宠物狗;而对于不成功的男人,她立刻就会变成一个专横跋扈的悍妇,连一点儿温柔的渣子都不肯为你掉。……说老实话,我同情一个落魄的男人,不过认真想想,他们实在是咎由自取。一个男人如果没有能力使自己立足于世,你有什么资格要求你梦想中的女人按照你的想法生活?……”

小航开始还能镇定地听,后来就越来越不自在。简佳感觉到了,不时用目光鼓励他,碍于身边熟人太多,不便有更明显的举动。但小航还是坐不住了,终于起身就走。简佳想起身追他,被小西一把拽住。正发言的刘凯瑞注意到了这一幕,事实上他这番话正是针对小航、简佳说的。他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笑,但是上述发言没有受到影响没有丝毫的停顿。

“一个男人要想对女人有很高的要求,他首先应该对自己有很高的要求,否则他就会像一个对生活品质有要求的乞丐一样让人生厌!”

会散后,何建国开车和小西一块儿送小西爸回家。走了一路,小西爸感慨了一路,回到家后,还兀自感慨个不休:“这个刘凯瑞,风流倜傥才华横溢——”

小西补充一句:“——腰缠万贯!”

小西爸点点头:“小航跟他去竞争,除了年龄上那点儿优势——”

小西叹:“那是优势吗?是劣势!现在兴的还是男大女小,人简佳对他的年龄不是没有顾虑!”

“小西啊,你什么都知道为什么不劝阻他反而要为他说话?”

“因为劝不了!人一旦为爱情武装,那就是刀枪不入。这时劝他无异于螳臂当车,咱粉身碎骨了不说,丝毫不耽误他沿着他的轨道走。咱现在除了眼睁睁看他翻车一头栽下悬崖,别无办法!……要我说,爸,随他去算了。”

“你这是变着法儿地给他们当说客!……小西我告诉你说,你不要在这里和稀泥,小航和简佳的事我和你妈绝对不——”话音未落,小航进门。小西爸脸立刻板了起来:“你去哪儿了?”

“吃饭去了。”

“跟谁?”

“我们老总。”

小西爸顿时痛心疾首:“小航啊,你看你现在堕落到了什么地步!过去好歹也是公司一骨干,老总经常要请你吃吃饭,现在为了工作要倒过头来去请老总吃——”

“是为了工作,但没有倒过头来,今天还是他请我吃饭。”众人不明白。小航道:“他跟我道歉,请我回去,越快越好。工期已经比预期延误至少三天了,耽误一天就是一百万。……这个项目所有的技术资料,几沓子工程图,换个项目经理,不合眼地看也得看三天,这还得是天才——换个普通的,让他看半个月,能摸到门儿在哪儿就不错!”

小西爸忙道:“你怎么说?”

“我说,回去也行,有一个条件:施工现场闲人免进!客户看楼,必须和施工方打招呼,售楼处必须要专人陪同,行走路线事先必须要征得我们的同意!”

小西高兴道:“让你什么时候去上班?”

“没听我说嘛,越快越好。明天就去。”

“那妈明天回来谁去接啊?”

“原来早给我安排好活儿了。这又不嫌我是无业游民了。”

何建国说:“我让我的司机去。”

小西看何建国一眼,很为自己有“我的司机”的老公自豪。欢快地说:“对。建国有司机。这样大家谁都不用耽误工作。”小西回家住后,何建国的哥哥仍不肯去弟弟家住,说是“刚来不习惯,习惯习惯就好了”,令小西感动。因而最近一段,夫妻关系得以进一步改善。

小航斜了她一眼,学她的口气:“‘建国有司机’——浅不浅薄啊姐!”

小西刚要回击,何建国手机响,他接电话:“爹!”小西立刻高度警惕。何建国接完电话后她问他爹什么事,何建国说没什么大事,而后说他有点儿事不能在家吃饭了先走了。就走了。

何建国之所以没对小西说爹在电话里说的事,是想自己把这事处理了,不想让小西生厌,不想让他们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关系再次紧张。他去工地找哥哥。爹来电话说,嫂子的爷爷过世,她爷爷家希望孙辈们都能回去看看。包括小西。何建国觉着这事让小西回去有一点儿说不过去,就想先来跟他哥商量一下,先打通哥哥这关。本能觉着,哥哥这一关好过,哥哥同意了,再让哥哥去做嫂子做家人的工作,就容易得多了。没想到哥哥却说:“你嫂子跟她爷爷感情很好,老人走了,哭丧是孙辈的责任。……我知道这事没啥大意思,可他们重视。让小西迁就这一回不行?”

何建国极力说服:“哥,他们城里人在人情方面很淡的,基本上都是关起门来朝天过。有些道理想跟他们说通,让他们理解,非常困难……”

何建成显然明白这点,挥挥手:“不用她理解啥,只请她帮个忙。你嫂子很不容易,虽说文化不高,但不是个不通情理的人,一般的事,她不开口。但凡她开了口,在她,就是大事。……你看我来北京,她一个人在家里,伺候完了老的伺候小的,炕上炕下家里地里,啥时候听她抱怨过一句?所以这回,我想尽量满足她的要求。”

“哥,你看咱能不能花钱雇个哭丧婆,替一下小西?钱我来出!”

何建成摆手,叹道:“建国,这不是一个钱的事。……叫小西回去是为啥?为她有身份,能让你嫂子觉着脸上有光。你嫂子为了照顾咱爹妈和孩子,自己的爷爷走,都不在身边,这件事让她心里头很不好受!”

哥哥的态度使何建国下定了决心:“行,我跟小西说!请几天假跑一趟,算不了啥。”

离开哥哥,何建国开着车直接去了超市,买了一大堆好吃的,同时给小西打电话,说让她晚饭务必回家吃,他要请她吃大餐,真正的大餐,他刚从超市采购出来,还买了小西最爱吃的海螃蟹。晚上,他刚进家小西就到家了,到家后就是一脸的警惕。能不警惕吗?上午他爹刚来过电话,晚上他就请她吃大餐!何建国做出一副兴致盎然的样子让小西帮着剥葱砸蒜,小西动也不动,直视他的眼睛说:“建国,咱们老夫老妻的了,就别来这个了。说吧,你爹有什么事!”

何建国万分尴尬,吭吭哧哧地说了,听他说完后小西冷笑起来。

“跟你说何建国,如果说你家以前找我家帮着办的那些事还可以理解的话,这件事情,坚决不行!我绝不能向落后势力妥协!简直莫名其妙,给你嫂子的爷爷、我认识都不认识的一个人去哭丧,披麻戴孝,神经病啊?”

“小西,我开车去,抓点儿紧,连来带去三天足够!”

“愚昧!无知!落后!……何建国,我说你是不是有病啊?平时,别管什么事,只要跟你家没关,你那脑子明白着呢,正常着呢!怎么一到你家的事上,你那脑子就短路就糊涂——让我扔下工作专门请假火车汽车地跑去给你嫂子的爷爷哭丧,我也得哭得着啊,你心里能不明白吗,非让我去?”

何建国正色:“小西,我现在不是跟你讲理,跟你讲情。”

“我跟他没情!”

“不看僧面看佛面,这里面不是还搁着一个我吗!”

“你什么意思?”

“这意思就是,让你去是为我,不是为我们家!去还是不去,你自己斟酌!”

小西瞪大了眼睛。而后,转身,摔门而去。尽管他现在平步青云如日中天,尽管她希望夫唱妇随夫贵妻荣,但是,那不是没有底线的,那底线就是,她做人的自尊和原则。

何建国站在原地,久久地一动没动。厨房里,堆着一地还没有来得及从袋里拿出的东西。

小西妈走出机场,神情极为疲惫。昨天赶去外地会诊,今天返回,对一个六十岁的老人来说,实在是紧张了些。正在举目四望找人——小西说何建国派他的司机来接——没料到看到了何建国。她有些意外,也有些感动:“建国!……你怎么来了,工作这么忙。让司机来就可以嘛。”

“没事妈妈没事。走吧。”何建国一手拎起小西妈的东西,一手呵护小西妈走。边走边主动汇报:小夏的事已经跟家里说了,小夏听说了也很高兴,但是近期她来不了,两口子正在闹离婚。具体为什么事不知道,但总之,一时是出不来了。又说,家里如果能坚持一下就坚持一下,坚持不了就让他爹在村里另帮家里找。最后,上车之后,驶上高速路后,何建国才小小心心地说了。说了希望小西能跟他回去一趟的事。小西妈沉默了好长时间后,说让何建国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何建国说他保证。最终小西妈同意跟小西说说。

小西仍然不同意。

小航劝姐姐:“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他们农村人什么都没有,要是再没脸,还活个什么劲儿?让你去就是为了给他们增光拔份!”

小西回道:“那你也得去!你是死者的孙女婿的弟弟的小舅子!”

小西妈眉头紧锁:“行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我的意见,去一趟。给对方个台阶下。走走形式,他们需要的也就是一个形式。小西,这事我仔细想了,你如果不打算跟他过了,那我没话说。如果你还打算跟他过,有些事上还就得让一让……”

“我怎么没让!我不是答应跟他们哥儿俩一块儿同居了吗?”

“可他哥最终还是没去你家住,而何建国却在百忙当中参加了你爸的研讨会!……小西,你现在也该体会到了,夫妻过日子就是压跷跷板,你高我低,你低我高,不能总是一方高高在上,那样子的话日子很难过得下去。”

为缓和家中气氛,小航凑趣说:“妈,您跟我爸年轻的时候也这样吗,压跷跷板?”

正在客厅看晚报的小西爸头也不抬道:“压。不过总是你妈高高在上。”

“我高高在上?我高高在上都是虚的,实权全在你手里。说说看老顾,咱家的大政方针哪一样不是得听你的?”

小西禁不住笑了起来:“爸够阴险的啊!”

小西妈也笑:“非常阴险。”

小西走到她爸身边,一把拿开父亲正看的报纸:“爸,别假装看报了,教我两手!”

小西爸一把扯回报纸:“去去去去!”都笑了。家里一片温馨。笑着,小西爸说:“我的意见跟你妈一样,还是去一趟,啊?”

小西长叹,算是同意。小西爸妈松了口气。致命的原因,心照不宣的原因谁都没说,那就是,小西的生育问题。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新结婚时代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新结婚时代 新结婚时代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八章

9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