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三章

建国爹要走了。

何建国给爹收拾了两大提包的东西,大部分是一些旧衣服,其中大部分是小西从她妈家拿回来的,他家的旧衣服早给老家人拿得差不多了。那些衣服说是旧衣服,都不能算旧,有的不过才下过一两次水,但是不给怎么办?买新的或让爹空手回去,都行不通。地上还有一箱子雪碧,也是小西从她家拿来的,她妈医院春节分的。那家人从不喝这类糖水饮料,经常是领回来就放那儿,放过期了,就扔。有一次小西跟她妈说没人喝就送人吧,她妈回说这种东西怎么好送人?不好送人,却好送给他爹。

“爹,这雪碧还带吗?”他问。心里多么希望爹说不带了,那么,他就可以把它扔掉,痛快而潇洒地扔掉,当着顾小西的面。

“带!为啥不带?带回去给大家伙分分!”

“沉的……”

“沉啥!咱别的没有,有的是力气。给我找个结实点儿的绳儿捆上几道就中!”

何建国找绳子捆雪碧,心头酸楚:什么叫人穷志短,这不就是?

那六万块钱的事,到此刻还没有最后定夺。他跟父亲说的是,他跟他媳妇谈;跟小西说的是,他跟他爹谈。两头糊弄。他们俩给他的最后期限都是,建国爹走前得把这事定下。他定不下。只有想法子不让这两人在最后一刻碰面,碰面必要谈及此事,一谈必得摊牌。他怕摊牌。只得又两头糊弄,跟小西说他爹走不用她送了,他一人去就行;跟爹说小西工作忙,不能回来送他了。

顾小西却来了,专程从单位赶了回来,理由冠冕堂皇:爹要走,她不能不回来送送。建国爹一看儿媳妇特地赶回来送行也是喜笑颜开,令何建国心情沉重。他知道小西为什么要专程赶回来,也知道他爹见到小西后的高兴不仅仅是为了她来送行。他们两个人心里头都不踏实,都想在最后一刻,当面锣对面鼓地把六万块钱的事情落到实处。

他们打车去的北京站。是小西的建议,说钱她出。一路上何建国心惊肉跳,竖着耳朵听他俩说话,像等待火情命令的救火队员。一路无战事。出租车在北京站路对面停下了,剩下一段不近的路需要步行,其中包括一个过街天桥。过天桥时何建国因东西太重加上上桥——他把俩大提包一箱子雪碧全招呼到了自己身上——累得呼呼地喘。搁早年间,这点儿东西这点儿路对他根本不算是事,现在不行了,心都快从胸腔里蹦出来了,白领做太久了。爹心疼他,说放下东西歇会儿吧,他想也没想就同意了。要是他知道后果,累死也不会歇这“一会儿”——就是在这一会儿的工夫,老婆和父亲交上了锋。正面交锋。

顾小西心里头对何建国的“糊弄政策”明镜似的,知夫莫若妻,否则她不会撂下手头工作从单位赶回来为公公送行,她没那么贤惠。她来,为的就是要在最后一刻,跟他爹面对面把六万块钱的事情敲定。路上没说是因为车上有司机,她不想当着外人说这种丢脸的事,哪怕陌生人。心里却一直在琢磨,在酝酿,从哪说起,怎么开头。最后决定实话直说。一下出租车她就开始找机会说了,一直没有机会。他爹为减轻儿子负担一直用一只手向上托着那个雪碧箱子,两个人像连体婴儿似的粘在一起,让她无法置喙;再加上身边呼呼而过的汽车的嘈杂,也不是谈话的气氛。后来就上了过街天桥,上桥后他爹说“歇一会儿”,小西便觉着机会来了,静待何建国把肩上的东西放下,建国爹在雪碧箱子上坐下摸出烟卷点火。她来到了建国爹面前,站住,叫了一声:“爸!”何建国一听这声叫就知大事不好,那是一声深思熟虑之后的叫,一声郑重其事的叫,一声下定了决心的叫。情急之下何建国一把拉住了小西的手,用手语恳求:不要说。小西甩开了这只手,直视着建国爹的眼睛:“爸,谢谢您想着给我们盖房,但是我们用不着,盖了也是浪费,我们不要。”

建国爹不想直接跟儿媳对话,转看儿子。那目光有着千钧之力,压得何建国不得不铤而走险。“什么话!老家儿给盖房哪有不要的理儿?”

建国爹松口气,满意地使劲儿点头,可惜小西根本不看他,只轻蔑地看何建国一眼,扭头就走。要说的话已经说了,没必要再跟他们纠缠下去。何建国去追小西,他爹在身后紧着嘱咐:“好好教育教育她。媳妇不教育不行,由着性子惯不行,惯长了惯出毛病来,她能给你上房揭瓦!”何建国答应着飞奔而去。

在天桥的尽头,何建国追上了小西。这个距离在他爹的视线之内,听力之外,使何建国可以放心地对小西畅所欲言。“小西,对不起……这次就算了,就算你给我个面子,给我个面子还不行吗?”

“我已经够给你面子了!领着一堆人来找我妈看病,事先连个招呼都没有,我妈二话不说,那么忙那么累,带着他们跑上跑下;说要住咱们家里,我立刻腾地儿!”何建国连声说“知道”,顾小西问:“那你还想让我怎么着?”

“那房就要了吧。”

“钱呢?!”

何建国不说话了……

建国爹坐在雪碧箱子上,俩提包贴腿边靠着,抽着烟,踏踏实实等。时间还早,他们原本预备坐公共汽车,出门后坐的出租,时间富余出来不少,正好,让儿子跟媳妇好好说说。抽完一根烟的工夫,儿子媳妇肩并肩过来了。媳妇的脸色不错,看样子谈得挺好。建国爹心想,好了就好,他就不说什么了。年轻人嘛,都有个犯错儿的时候。这工夫,小夫妻俩来到了面前。“爸,”儿媳妇脸上堆满了笑,“我和建国说好了,那房,我们不要了。”

建国爹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看儿子,儿子居然点了下头。建国爹先是吃惊,继而愤怒:“不要也中,钱得出!”

小西也愤怒:“为什么?”

“为什么?”建国爹一字字说,“因为我们生了他养了他!他和他哥当年考大学都考上了,我们只能供一个,就供了他!一家子省吃俭用,供他一个!噢,他出息了,进城了,有钱了,就可以不管爹娘不管家了?”

“他怎么不管你们了,你还得让他怎么管?……爸,您要的太多了,已经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

建国爹不想再跟儿媳妇说话,跟她说不着,失身份。他转看他的儿子。“爹,”儿子话说得很艰难但是很清楚,“爹,我,我们现在确实是有一点儿困难……”

建国爹全身哆嗦起来:“你,你这个儿子,我算是白养了你!”

“合着您养他就是为了吃他啊,他是猪啊还是鸡啊?”小西挺身而出。得说了,是时候了,不说他永远不会明白!“爸,别动不动就说你们如何如何生了他养了他,如何供他上了大学,这些都是做父母的起码责任,他哥哥您也该供他上大学的,您没这个能力供他您应该为此感到惭愧才是!……”

这之前,从心里说,何建国立场一直在妻子这边。是在小西提到了他哥哥的那一瞬间,他的心又被那种熟悉的惭愧和忧伤紧紧攫住,同时,刀削斧凿般的一幕在眼前闪出:土屋,土炕,父亲居中而坐,他和哥哥一边一个,三人中间的炕上搁着两个攥成团的纸阄。父亲让他们抓阄决定谁上大学,哥哥先抓。当哥哥把手伸向炕中间的那两个阄时,何建国清清楚楚看到,那手在抖。是啊,一抓定终身,这是何样的残酷?哥哥抓起两个阄中的一个,停了一会儿后方才打开来看,看后就交给了父亲,而后,下炕,一声不响抓起门边的锄头,下地干活。那阄上写的字是:不上……那边顾小西还在说,但他已经听不清她说的是什么了,心疾跳,血沸腾,耳朵里头嗡嗡作响。他走到她的对面,对着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出手,就是一掌,一声“啪”的脆响之后,整个世界似乎都静了下来。小西呆呆看他,眼睛里只有意外只有惊诧没有愤怒也没有痛苦,那眼神如同一个受了其无条件信任的大人伤害的孩子。北京的春风呼啸而过,鼓动着地上的塑料袋随之起舞,白的,红的,蓝的……

父子二人向北京站走。

儿子像头负重的骆驼,肩上一前一后搭着两个大提包,两手一手提雪碧箱子一手拎父亲路上的吃食。父亲空着两手什么都没有拿,儿子不让他拿。没办法,只好用手使劲儿向上托那沉重的雪碧箱子,以让儿子轻松一点儿。儿子刚才的孝顺举动使他欣慰,但同时也令他不安、难过,为儿子难过。城里媳妇不像农村媳妇,打就打了。如果媳妇为这事跟儿子较起真来,儿子可怎么办?

小西被打得半边脸肿起来了,红里透亮。家里一片凌乱,电脑都拆下装箱了。简佳劝过小西电脑不必带,小西不听。给弟弟顾小航打过电话了,他答应一下班就来接她。东西收拾好看时间还早,小西对简佳说我们先去医院好不好?脸的肿痛使她说话呜呜噜噜;简佳说用不着去医院吧,在家上上冷敷就可以了。小西这才说她想去医院把孩子做了。简佳大吃一惊:帮朋友离家出走,可以;帮朋友把孩子做了,不行。她可担不起这个责任。这事得马上通知何建国,这之前得想法把小西稳住。但是,怎么稳?突然,她想到了预定大后天召开的陈蓝图书新闻发布会。陈蓝最终全盘接受了出版社的意见,包括书名和作者名,使书的出版得以顺利进行,其间顾小西功不可没。“大取舍”之后她又找陈蓝恳谈三次,言辞真挚苦口婆心说到动情处几次潸然泪下泣不成声,陈蓝不敌,终被拿下,陈蓝的心是肉长的。顾小西是陈蓝新书新闻发布会的主持人。

“现在做了怎么也得休息几天,新闻发布会怎么办?”简佳说,“要我说,开完了会再说,不差这两天。”小西这才没再坚持。简佳松了口气,索性进一步做一做她的思想工作,她断定她是一时冲动,这时需要有人帮她冷静下来。“小西,为什么要把孩子做了?”小西不吭声。简佳又道,“不想跟他过了?”

“不是不想,是不能。不能过了,没法过了。”小西开口了,“当初我妈一直跟我说,门当户对很重要,贫贱夫妻百事哀。我听都不听,跟我妈扯什么寒窑虽破避风雨,夫妻恩爱不夜天——想想都肉麻!按理说,简佳,两人结了婚,就应当以夫妻间的关系为主,是不是?要不结婚干吗?跟爹妈过算了!可他永远是,一事当前,先替他们家打算,偏偏他们那个家的事又特别的多。开头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现在明白了,都是穷闹的,要不怎么说贫贱夫妻百事哀?……你看,现在都开始打老婆了!”

“不过是极偶然的一次!”

“偶然中的必然!有一次就有两次!简佳,你知道吗?他们那里兴打老婆,吊起来打,用鞭子蘸上水,抽!有一个妇女给打得全身皮肤像癞蛤蟆,夏天都不敢穿短袖褂!……”

简佳听得身上嗖嗖地起鸡皮疙瘩。

小航提前来了,尽管事先知道姐姐叫他来是为了什么,来后还是吃了一惊:客厅地上堆着两个大纸箱子外加一提包,根本就不是他以为的象征性带点儿东西、做一个出走的姿态。接着他看到的是,姐姐红肿透亮的脸。而后,得知了事情原委;而后,一言不发转身出去。小西见状赶紧叫简佳把他追回来,说他肯定是去找何建国了,千万不能让他去。简佳答应着出去,小西站原处没动,刚才就觉着肚子有点儿疼,这时突然开始加重。简佳在电梯口追上了顾小航。“小航你就别搓火了,夫妻打架过点儿火不算什么!”

“是吗是吗是吗!把老婆脸都打肿了叫‘过点儿火’叫‘不算什么’?!”

“小航,”简佳耐心开导,“你是男孩子你不懂,你姐至少到目前为止,并没有打算真的离开他。”

“你怎么知道?”

“女人更了解女人……”

“女人和女人不一样!”小航哼了一声斜看简佳,“我姐是个透明的人,是就是是,非就是非。她才不会像某些女人似的装模作样,时不时要上演一下‘拒绝秀’‘出走秀’,貌似自尊自爱,实际上呢,不过是一个小伎俩,是为了给爱她的、她也爱的男人施加压力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简佳不可能听不出顾小航话中的“话”来,刹那间,所有的不解都有了“解”。当初,为没要刘凯瑞的一对耳钉,顾小西都能痛心疾首跟她掰扯个没完,可当得知她把房子汽车还给了刘凯瑞时,竟未置一词。为此她一直纳闷呢,还想是不是因为她自己家里最近事情太多一时顾不上她了呢,想都没想到她对她会是这样的一个看法,居然认为她是在作秀,并且,还把自己的小人之心当成事实告诉了她的弟弟!……这工夫,顾小航已进了电梯,待她反应过来,电梯门已关。简佳无处发泄越想越气,一伸手,按了电梯的按钮:走了!不管她的事了!既然她这么不够朋友,她跟她也犯不上客气!

电梯楼层显示数字到达“1”后,停了停,开始向上升,2,3,4,5……到18层,当,停住,片刻后,门开,简佳已迈进一只脚去了,听到有人在叫“等等”,是顾小西,边叫边走,红肿着半边脸,两只手捂着个肚子。是肚子疼了吗?怀孕肚子疼可不是好事!简佳心一软,伸出手来撑住了电梯门,等小西过来……

何建国在公司工作。送走父亲后他直接就来上班了,这些天耽误工作太多了,不能再耽误了,跟老婆的事情只能先放到一边,等晚上下班回家后再说。屋里十几个人,十几台电脑,十几个键盘同时,答答答答。砰,门不知被谁推开,用劲之大,撞到靠门一个电脑桌后又被弹了回来。众人受惊抬头,齐齐住手看去,答答答答的电脑键盘声喀嚓一下子止住,屋里顿时寂静异常。

门口,站着个身穿夹克仔裤的阳光大男孩儿。阳光男孩儿是指类型而非神情,此刻,那男孩儿脸上不仅没有阳光,相反,阴云密布。人们惊讶之后有一点儿紧张也兴奋:要出事了!天天打卡上班,上班就打键盘,中午连吃饭加小休一个半小时,生活委实枯燥。但是,要出什么事呢?要和谁出事呢?人们看一眼门口的男孩儿,又扭着脖子看四周诸同事,想找出那个可能要出事的人。但几个平时看着最可能“出事”的人这会儿也都在扭着脖子四下里看,表情真诚。人们不是没看到他们组长在第一时间就站了起来,但是压根儿想不到“出事”的会是他——组长一向老实本分遵纪守法——就都没有往心里去,直到他们的组长冲那男孩儿叫了一声:“小航?”声音里有一点儿意外,又不完全意外。

“你出来一下。”男孩儿的声音尚算平静。

“有什么事吗?”组长问。但是所有人都能感觉得到,那是一种故作镇定的明知故问。

“叫你出来你就出来!”男孩儿声音一下子高了八度,显然是忍无可忍。

众人屏息静气目不转睛,如看悬疑大片。这时组长不仅没有出去,反而坐下了,态度也变得冷淡。“对不起,我现在没时间,正忙。”他说。说完开始打电脑,答答答答。说时迟那时快,没容众人弄明白是怎么个过程,那男孩儿已经在组长桌前站定并且伸手揪住了他的领子,屋里头顿时发出一片“噢”“啊”的惊叫。保安闻讯提着警棍沿楼道跑来,正好遇到顾小航揪着何建国的衣领走出办公室,保安欲向前干涉,被何建国制止。“没事没事。这是我们俩的私事,你们别管!”又回头嘱咐他的下属:“你们干你们的活儿,这个项目一定要——”话刚到这儿,人被揪了个趔趄话被截断。两人拉拉扯扯地走了,留下身后一片紧张的兴奋,一片议论纷纷……

小西和简佳乘出租往何建国公司赶。简佳是在最后一刻,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才陪顾小西来的。一路上,顾小西不停拨打顾小航的电话,没人接听。待赶到何建国办公室,方知那二人已去了楼后的公司内部停车场,办公室有个窗户正对停车场,此刻,全办公室的人都挤在那里向下向外观看:那个大男孩儿正对他们的组长大打出手,一个步步紧逼,一个节节败退,整个局面完全呈一边倒状态,令看客失望。好比看比赛,势均力敌有来有往才好看,退而求其次也得是自己人那方是强者。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局面,叫人心有不平也生鄙夷:组长这是怎么啦?平时看着也是条汉子,关键时刻怎么会这样?有什么短处给人家捏住啦?什么短处呢?欠人家钱了?勾引人家女朋友了?一时间议论个不了。小西奋不顾身挤进去来到窗前,冲楼下叫:“小航!”但这叫声完全为嘈杂和距离消弭。小西想想,果断转身挤出去向外跑,跌跌撞撞,两手一直捂着个肚子。简佳看出她情况不妙,叫她不听,只好也跟着跑。二人从楼上又跑到楼下,跑到外面,好不容易来到停车场边上时,小西再也跑不动了,站住了,蹲下了。简佳问她怎么了,她摆手叫她去叫小航别打了,不用说,心疼何建国了。简佳嘴里应着脚下没动,心里对顾小航的行为颇为欣赏。这男孩儿虽说有点儿讨厌,对姐姐倒挺仗义,还会两下子拳脚,她要有这么个弟弟就好了,关键时刻为她挺身而出报仇雪恨两肋插刀……突然,她尖叫起来,顾小西闻之抬头看去:弟弟顾小航被何建国摔出了老远!眼见弟弟欲起身再战,小西挣扎着来到他的身边。“行了小航,摔着了没有?他不打是不想跟你打,真打你能打得过他?他怎么长大的你怎么长大的?他从六岁就下地干活儿了别的没有有的是力气更别说他还练过跆拳道!”

何建国冷冷看他们姐弟一眼,转身就走。小西挽着弟弟的胳膊向外走,走了没两步就软软地向地上瘫去,小航和简佳同时大叫:“姐!”“小西!”何建国闻声回头,一惊,飞奔过来,把顾小航和简佳扒拉一边,一把把妻子横着托起大步向外走去……

外一科主任吕姝请来了她的同事妇产科主任,为女儿会诊。诊断结果是,先兆性流产。妇产科主任边刷刷地开着药方边说对先兆性流产来说药物是次要的,关键是休息,卧床休息。卧床少则半个月,多则一直到生。而后举例说明——由于病人是吕姝主任的女儿,她很耐心。有一个妇女,习惯性流产,从怀上后就躺在床上保胎,躺了九个月,快生了时,不小心打了个喷嚏,流了。从看到女儿红肿的半边脸、大致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吕姝主任就再也没看何建国一眼,从妇产科出来,叫儿子直接把女儿送回了家去。

顾小西决定跟何建国离婚,同时决定把孩子保住,给自己的理由是,丈夫是靠不住的,孩子是自己的。深层的动机她对自己都不敢承认:这次若再流产,她就极有可能是习惯性流产,极有可能不能再生孩子。就是说,这也许是她要孩子的最后机会。没有了丈夫又没有孩子,对一个女人来说,她再有什么也没有意义。小西在妈妈家保胎,班也不上了。妇产科主任给开了两周的假条,两周后若还是不行,再开再续。

晚上,一家四口吃饭。饭菜是小西爸从食堂里打回来的。菜很咸,油很大,小西跟爸爸诉苦说自己怀孕不能吃咸,小西妈闻此筷子一下子停在了半空,她倒要看看丈夫怎么说。“我们食堂的菜越来越不像话。”小西爸这样说,而后,把另一盘菜调到女儿面前,又说,“这个西红柿炒鸡蛋还行。”——装没事人!小西妈不由得火从中来。

自从丈夫退休后,小西妈就患上了“退休丈夫综合症”。这种“症”最早流传于日本。日本由于男人上班挣钱妻子在家持家,两相看不见彼此不了解倒也相安无事。但一旦男人退休回家与妻子终日面对,妻子就会了解并看清丈夫的本性,如果这时这个丈夫仍端着个架子,家里的事情仍什么都不干的话,就会使妻子产生厌恶情绪,患上所谓的“退休丈夫综合症”。

顾家一向以吃食堂为主,年复一年一吃几十年。小西妈是个追求精致生活的人,吃饭是精致生活的第一要素,她做菜很好,却没时间,医生的时间得随病人安排。从前小西爸也忙,要讲课要带学生要写书还要参加各种社会活动,就是说,也没时间。于是两个人只好吃食堂。从结婚那天起,不,从单身起,就吃食堂,直吃到今日。本想丈夫退休后事情少一些了可以在家做做饭了吧,不想他说他不爱做饭。这是理由吗?都说男女平等男女平等,实际上到什么时候也别想真正平等。倒过头来试试,要是女的退了,男的工作很重要很忙很累,会怎么样?那女的会全力以赴照顾他保障他,顶在头上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男的就不行,倒驴不倒架,不仅不会照顾你,相反,你还得分心顾及他退下来后的情绪自尊还得哄着他。她一天累到晚,下班后常常步子都迈不动,回到家餐桌上等待着她的,永远是食堂大师傅的大锅菜。萝卜白菜土豆,吃起来全一个味儿。这次女儿先兆流产她叫女儿回家调养,很重要的一个原因也是因为家里有他这个退休在家的爸爸,没想到他还是不做饭,叫怀孕的女儿也跟着吃食堂!……小西妈心里的火突突地冒,赶紧用筷子夹起一根小油菜塞嘴里嚼,她不想激动。激动最耗体力精力,她没体力也没精力,今天她做了两台手术。小西偏偏不看眼色,吃了口西红柿炒鸡蛋后,仍嘟嘟囔囔嫌不好吃,这下子小西妈心中的火再也压不住了,叭,把筷子一放,碗一推:“嫌不好吃回自己家吃去!”起身走开,进了书房。

小西对爸爸伸伸舌头:“对不起啊爸,都是我不好,要饭吃还嫌凉,真不像话!”拉起爸爸的手,扇自己一小嘴巴,又道,“请个保姆吧爸?”

小西爸摇头:“我要写书,家里有个外人晃来晃去的怎么写?事实上保姆不是问题的关键,你妈她呀,是心里头不平衡。”

小西妈闻声从屋里出来:“我是心里头不平衡,叫你,你能平衡?……其实打饭吃做饭吃我无所谓,几十年都过来了,可现在不是小西在家吗?孩子怀孕了,需要营养。先兆流产,不能动。你在家没事,怎么就不能给她做一点吃?”

“做什么?怎么做?”

“不会做可以看书,家里这么多菜谱!做菜又不是什么高精尖技术!”

“我以后注意打她能吃的菜回来,不,单给她要小炒。”

“怎么就不能做?!家里什么都有,锅碗瓢盆火,可到头来,整天吃食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地吃食堂!”

“难道人一退休,就得在家做饭?”

“为什么不能?!”

“要不,咱请保姆?”到这时为止小西爸的口气还是商量的,息事宁人的。可惜小西妈不以为意。

“你以为保姆是说请就能请得到的吗?小西现在就需要——”

“别老拿小西说事!我看你就是借题发挥!”小西爸终于不再客气,一针见血指出。这并不符合他的本意,他一向主张两个人有意见有看法单独交谈,是她非要当着儿女的面让他下不来台,他得让她懂得让人下不来台就是让己下不来台这个道理。

“对!我就是借题发挥!”小西妈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知识分子尤其是女知识分子,其文雅通达只对外而不对内,在家里对家里人,她们可与任何一个市井女子相媲。小西妈走到小西爸面前,伸出一个食指指着小西爸的脸道:“当初小西要跟何建国结婚我就反对,就你,一个劲儿地充好人,说什么儿女的婚事父母不要干涉太多。我们这样的父母干涉儿女的婚事那还不是为了儿女好吗?聪明人最大的聪明就是肯听取别人的人生经验,她暂时想不通以后会有想通的时候。要都像你,由着儿女去,哪怕看着他往错误的路上走也由着他去,等他吃了亏再说,那是做父母的态度吗?整个就是不负责任嘛!”

…………

看着激愤的母亲郁闷的父亲,小西心里发愁:自己一个人住这儿已然扰乱了父母的正常生活,要是再加上个孩子,长期住家里,肯定不行。过了这段,等身体情况稳定稳定,赶紧回去跟何建国把该办的手续办了,一二三四五,该分什么分什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新结婚时代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新结婚时代 新结婚时代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章

1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