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第八章

“如果儿子有出息,他的父亲就会受到尊敬;如果父亲有能耐,儿子就会得到重视。”

建国爹点点头:“你看亲家母对我的态度,就是他们对你的态度。他们根本没把你夹在眼里。”

何建国又喝了口酒,眼睛红红地对爹说:“爹,是儿子没出息!等儿子出息了,看谁还敢怠慢您,欺负您!”这个“谁”里已不仅是小西及小西家了,还包括下午小饭馆的那帮人包括一切小瞧农村人的城里人!说罢,他一仰脖,把瓶里剩下的酒进了嘴里……

此刻,无处可去回了娘家的小西也很不好过。要是她事先知道她那位公公今天还到医院跟妈妈闹了一出,打死她她也不会回家来,妈妈今天真的是火透了。

“又冲人家说什么我是他亲家!是亲家怎么了?是亲家就可以无视规矩无视他人无视他人的利益了!”妈妈说着,叭,一掌拍到了桌子上,“谁给他的这个权利!!”气得眼圈都红了。

“对不起……”小西嗫嚅。

“光对不起就行了吗?”

小西带着哭腔喊起来:“那你让我怎么办啊?!”

小西爸赶紧出来打圆场:“建国父亲来有什么事?”

小西妈一挥手:“不知道!”又对女儿,“跟你说啊小西,这个事处理不好,要么,你跟他离婚;要么,你跟我们断绝关系!”

一家人愣住。

编辑室在开选题会,主任出差,会议由副主任简佳主持。会议本应九点半开始,简佳不动声色找了各种借口,拖到十点,顾小西仍没有来。再拖就不合适了,别人该有感觉了,每人都有自己的安排。于是只好开会,顾小西的位子空着,非常扎眼。顾小西是编辑室的主力编辑,又是简佳的朋友。这次简佳上去了而顾小西没上,人们嘴上不说,心里头肯定等着看热闹呢,看她俩如何相处。此前简佳一直低调,以为低调就能够换来对方的配合,既能保证正常工作的开展又不致破坏朋友关系。自她上任来,小西因身体原因没怎么正常上班。正常上班以后,简佳才发现她所有的想法都是一厢情愿。难怪有人要说:“上级与下级之间,领导与被领导之间,很难成为有深度的朋友。他们的关系被地位制约住了。而朋友不仅是平等之交更是自由之交,即使上下两者都渴望成为知心朋友,则必须冒这样风险:不但没成为朋友反而连上下关系都破坏了。”那次在小西家,方知小西没对家里说她升任副主任的事。没说有两种可能,一是她不在乎;二是她很在乎。现在看,是后者。会议开了近一个小时,最后由简佳做总结。

“我个人意见,《书边枕边》还是用大三十二开,封面用铜版纸,内文用轻胶。我的直觉这会是一本前景不错的书……”

顾小西就是在这个时候到的,进来后径向她的座位走,对编辑室的现场领导连个解释都没有,招呼都没有,示意都没有,整个就是如入无人之境!于是人们开始有一眼没一眼地看简佳,尤其是年轻人,那目光里所含的复杂成分令简佳如坐针毡。简佳性格表面绵软,内里刚烈,忽然地,她生气了,直直看着小西,清清楚楚地问:“小西,你怎么来晚了?”

小西愣了愣,她没想到,于是话就脱口而出:“睡晚了。多睡了会儿,困。”引来一阵窃笑。

简佳不笑,认认真真一字一字道:“是吗?下次注意,可不要再晚了哦!”

小西呆住。一时决定不了是就这么坐下,还是甩手一走了之。编辑室开会迟到是常有的事,往往是在一说一笑间就过去了。简佳显然是要拿自己开刀了,以树立自己的权威。刚才她对简佳所有的回答都是实话实说:睡晚了。多睡了会儿,困。事实上岂止是睡“晚”了?应当说是睡“早”了!她直至凌晨三点才睡。妈妈对她和何建国的关系,从他们结婚前就不看好,但到底是知识女性,有看法归有看法,在做决定的时候,还是充分尊重了她个人的意愿。所以昨天晚上妈妈不容置疑的态度在让她震惊的同时,也恐慌,要么何建国,要么父母,二选一,叫她怎么选?从前,跟何建国有事了,她就跟父母说;跟父母有事了,她就跟何建国说。现在,叫她跟谁说,跟何建国说吗?那无异于雪上加霜。夜里,躺在床上烙饼一样地辗转反侧,一直折腾到凌晨。如不是妈妈、小航上班走的动静吵醒了她,使她于半睡半醒中突然想起来今天还有个会,同时想起是简佳主持会,她肯定来都不来,事后打个电话就完了。过去对主任,她都是这样干。出版社编辑坐班制度不严,基本上都是各自为政。有时开会,你有事都可以不去,最后让业绩说话就是了。小西来,很大一部分是为了配合简佳的工作,她刚上任,自身条件又不是特别过硬,格外需要她这样强势朋友的支持,却不料热脸贴了个冷屁股,她倒得寸进尺了,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了!

办公室里静极。

几秒钟后,小西做出了决定,重新拎起放下的包,转身向外走,咣,摔上了门,任身后人们嘁嘁喳喳窃窃私语。

简佳强做镇定继续开会,吩咐一男生道:“小毛,你去印制部门,跟他们一块核算一下《书边枕边》的成本,等主任回来,我们再做最后决定。”小毛答应了,也去了。绝不是简佳过敏,她的确从小毛的声音态度中听出、感到了他对她的某种颇有意味的轻慢。

这天,小西没去上班。躺在妈妈家她的房间里发愣,很困想睡,睡着了就不会再有烦恼,却睡不着。她感到自己的人生进入了一个空前的低谷,事业,婚姻,爱情,亲情,友情,统统的不顺。

小航回来了。半下午就回来了。从前他不到下班时间绝不回来,常常是,下了班都不回来。二十六七岁的男孩子大部分如此,即使没有朋友陪宁肯一个人在外面瞎转,也不愿意早早地回家面对父母。为此小西没少嘲笑他:是不是待在家里就觉空虚无聊就觉着自己被社会抛弃了?这天却回来得这么早,说是回来拿什么东西,而后,就到了姐姐房间,拉过桌前的椅子,在姐姐床边坐了下来。小西问他是不是有事。他说没事,就是回来拿东西,看姐姐没去上班,问她是不是不舒服了。于是顺理成章地,小西跟他说了今天发生在办公室里的事儿。小航听了后认真道:“姐,我客观地说,这是你的不对。在其位谋其政,人家简佳没有错。”

“你怎么总是替别人说话!”

“我是替你着想!……姐,不管她怎么上去的,能力如不如你,她现在是你的领导这是现实。咱得面对现实,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你什么意思?让我去讨好她?”

“干吗要说得这么极端?难道除了作对和讨好,就不能有一个平和的实事求是的态度了?”

在小航说这些话时,不,他在她床边坐下来时,小西心里就有过问号的,因为这不正常。但由于她当时心里的事情太多,没顾上多想。那一切,一切的一切,都是在事后回想起来、一一对上号的。

小航这天表现得格外耐心——如果不说他多事的话——甚至还对姐姐引经据典:“姐,你听没听说过这样的一种说法:‘一个领导可以与距自己很远的下层某人成为知己,而与身畔的人只能成为同事;一个朋友会为另一个朋友升任领导而欣喜,而升任领导的人却为如何与旧日的朋友相处而苦恼。’我说这些的意思是,简佳不容易!”

也是事后想,这天小航绝对是有备而来,否则凭他,一个搞建筑的,脑子里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现成的格言名句?当时小西没顾上多想,只是烦,烦小航的喋喋不休,更烦他莫名其妙地老为别人说话。后来她才知道,那个时候,简佳对小航来说,已不是“别人”了,是“自己人”了。那天中午,小航和简佳例行地通热线电话,当时就听出了简佳情绪不对,于是问她怎么了,于是简佳哭了。从小西甩手走了后,简佳一直没事人似的把会开完,完后处理各种事情,然后吃午饭,一直镇定。她已下决心把这事压在心里,不仅不提,想都不想。不料一听到小航的声音,所有的决心顷刻间土崩瓦解。小航了解了事情原委,就回家来了,回家替他的简佳做说客来了。他们都到这程度了小西和小西爸妈之所以一点感觉没有,恰恰是因为觉着这样的两个人之间一点可能性没有。且不说女大男小,也不说简佳六年的恋爱史性史,单只说小航的爱情观,一个最反感物质女孩儿的爱情至上的唯美主义者,怎么可能与简佳这种傍大款未成的女人走到一起?

能够发现弟弟和简佳的隐情还得感谢刘凯瑞。

这天小航走后,小西接到了刘凯瑞的电话。说他今天晚上有时间,可以赴顾小西的港澳中心之约。小西没情绪,但还是咬着牙答应了。就算与何建国真的分手,她还得做人,做人就得信守承诺。

港澳中心西式自助的十二号台前,刘凯瑞在等顾小西。他之所以接受了顾小西邀请,是为简佳,是想从顾小西那里听到一点有关简佳的消息,简佳的一去不回头令他极为失落,越来越失落。昨日深夜无眠,自己看碟,那碟是简佳向他推荐的买来后一直没看,片名叫《这个杀手不太冷》。刘凯瑞家中有一个所谓的“家庭影院”,液晶大屏幕,环绕立体声。妻儿在楼上睡了,他一个人坐在偌大的“影院”里看那个关于成年男子和十二岁少女的爱情故事:片中小女孩儿向杀手利昂示爱,利昂因这之前女孩儿曾有事相求而无法相信那爱的纯粹,小女孩儿为证明自己的爱拿枪顶住自己的太阳穴开了枪,在扳机扣动的一瞬,利昂扑身向前推开了枪口……当片中小女孩儿热泪滚滚的时候,刘凯瑞也热泪滚滚。他也曾像利昂不相信小女孩儿一样地不相信简佳啊,爱她,却不相信她的爱。简佳退车退房的决绝对他的杀伤力如同小女孩儿向自己脑袋上开的那一枪,猛然间使他懂得了对方。但是,他却没有利昂的矫捷身手,在枪声响起的同时,将危险推开。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补偿。作为一个儒雅风流资产过亿的四十岁男子,他不缺来自异性的爱,缺的,是爱的纯粹。不是没有想过听从简佳心愿为她离婚,也试着给简佳发短信透露了一点这个意思,如石沉大海。没有了简佳,才痛彻感到了简佳的存在。从前,他们好的时候,也是离多聚少,但是彼时此时全然不同。彼时,不管他人在哪里,在天上,在国外,他的心里有,也知道她的心里有。一下飞机,一打开手机,第一时间,就会看到他想看到的文字。关心的,娇嗔的,诉说的,琐琐碎碎嘟嘟囔囔的……而今,没有了,全没有了。现在想,简佳当初向他推荐《这个杀手不太冷》是有用意的,怎么就能被他粗心地忽略了呢?深夜,看完碟后,他就给简佳发了电影观后感,仍是石沉大海。顾小西跟他约的是七点,他提前一刻钟就到了,他对这次约会寄予很大希望。他到时顾小西还没有到,他一个人拿一份酒店的地产杂志,慢慢翻着。偶尔抬头时愣住了,餐厅门口处,简佳和一个男青年说说笑笑走来!

——简佳一袭黑长裙,脖子上一串白珍珠项链,此外再无任何饰物,却透着耀眼的华贵,比他记忆中的还要漂亮。刘凯瑞阅人无数,进一步说,阅漂亮女孩儿无数,比简佳更漂亮更年轻的有;但是,没有谁能像简佳,使他如此长久地动心不倦。光有长相那叫“第一眼美女”。遥想当年杨玉环,从进宫到死,集千万宠爱于一身,仅凭长相,没点独特的东西,怎么可能战胜后来更新鲜更年轻的美女,使那个李隆基看她第一眼还想看第二眼第三眼第无数眼常看常新?简佳就属这类美女,除了美貌,还有其他,比如她的生动柔韧,她的情趣学识。先天加上后天,那就是如虎添翼,没有内涵的美仿佛一精美摆件儿,看长了就习惯了,习惯了就熟视无睹了。简佳不。她的漂亮是生动的,由外而内的,有丰富心灵支撑因而变化无穷的,令他常看常新百看不厌。

那男青年走在她的旁边,下着牛仔裤,上着粗条绒的休闲黑西装,里面是白衬衫,看上去年轻俊朗潇洒阳光。总而言之,至少在表面上,非常般配。两人刚出现在餐厅门口,就吸引了不少欣赏的眼睛。刘凯瑞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他们走到了六号台,相对坐下,男青年显然正在跟简佳说着什么笑话,引得简佳大笑不已。怪不得呢,一直不理他,原来是有替补队员了,心里止不住阵阵泛酸,同时自嘲,想不到他刘凯瑞也会有为了个女人吃醋的一天。由于过于专注,顾小西到来时他便没有注意,直到对方唤他一声,方如梦中醒来。顾小西笑问他看什么呢,他做若无其事状,笑指六号台方向说看简佳呢。于是小西也扭过头去看,刹那间呆住,那男青年不是别人,是她的弟弟顾小航,与简佳说说笑笑如情侣一般!

刘凯瑞立刻从顾小西的神情中发现了异样,接下来,便知道了那个男青年是谁名谁,心中立刻释然。刘凯瑞曾听说过顾小西的这个弟弟,一个二十多岁的打工仔,那哪里是他的竞争对手?简佳现在可能会为他的年轻他的外形吸引,总有一天会明白,年轻和外形没有任何的实用价值。这就是为什么漂亮女孩儿终归要属于成功成熟的男人、漂亮男孩儿也可能会属于成功成熟的女人的缘故。因为,漂亮年轻只有在及时转换成另外一种形态的时候,才有价值。

这工夫,顾小西脸色铁青向那边走去……

严格说来,简佳能同小航走到一起,小西在客观上是帮了忙的。那次,为小航送她的那瓶香水,她托小西回赠了小航一个水晶的八音盒,法国货,说是有需要时,小航可送给他的女朋友。当小西把八音盒和简佳的说辞一并带给小航时,小航便被简佳的聪慧和人情练达折服,人家完全明白他送她香水是怎么回事呢。收到东西后总得有个表示,于是给简佳电话,电话通时,简佳那边的声音急促得可以:“小航我不能跟你说了我窗子掉了得赶紧找人修家里给吹得乱七八糟!”小航听说是窗子掉了,倒吸口气,让简佳待家里别动他马上找人过去。放下电话后开车去工地上找了两个工人赶了过去,实际情况比想象得还要严重,是整扇窗子掉了,北京著名的大风黄沙呼呼地由此灌入,书稿满屋乱飞,小航到时简佳正一个人徒劳地东扑西奔顾此失彼。小航和工人一块儿替简佳安窗子,镶玻璃,收拾屋子,简佳边给他们端茶倒水边对小航自嘲:“落魄吧?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跟我个人的虚荣心有很大关系,一心一意想嫁给一个有钱人——”这时小航打断了她——当一个人把自己踩到底踩到泥里,就会令人宽宥同情——小航打断她说这没有错嘛。简佳说是,想以青春做资本为自己换取一个好的前程,是没有错,连政府都没有制订禁止傍大款的法律。可是,问题是,你的眼睛除了看到钱外,还应该看到一点别的。说到这她问小航知不知道“红拂夜奔”的故事,而后就给他说了这个故事。说红拂要按照“向钱看”的思路,踏踏实实傍着杨素就挺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结果,跟着李靖跑了。杨素是谁?隋末的大贵族,那时要是有福布斯排行榜,头几位里就得有他;李靖是谁,一文不名的穷小子,后来跟着李世民造反成功被封为了卫国公,红拂这才跟着夫贵妻荣,被册封为韩国夫人。说到这里简佳极尽辛辣:“所以呀,女人要真想嫁英雄,就该向人家红拂学习,长一双慧眼,沙里淘金,别一天到晚尽想着挖别人的墙脚摘桃子。你也不想想,人家几十年风雨同舟过来的,家里多半有一个红拂,哪能轻易地被你挖走?”小航为她难过,说:“何必对自己这么刻薄?”她说:“不刻薄她就不知道痛!”小航闻之肃然。窗户修好后,简佳就说哪天请他吃饭。小航笑说:“为了感谢?”简佳也笑:“不仅是。主要是为套近乎拉关系未雨绸缪,为以后再有事做好准备!”小航大笑。简佳说:“去港澳中心吧,吃西式自助。我和你姐去过,好是挺好,就是亏,我们俩饭量都不大。”小航说:“那我得去!得去帮你们吃回来!”于是,就这么定了。于是,就这么开始了。

今天的聚餐,是小航请,为简佳白天所受的委屈,做一点补偿,当然这也许根本就是将恋未恋的人之间为了在一起所找的借口,他们压根儿没想到顾小西会来这里。按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顾小西跟何建国一块儿待了这么多年已然丧失了一部分的自己。比如过去她酷爱时尚,爱到这样的程度:本来不喜欢吃某种食品,因为时尚,她能吃出它的好来,比如西餐,从前她不喜欢,后来跟刘凯瑞和简佳吃了一次,刘凯瑞请吃的地方当然是高档场所,她一下子就着了迷。迷上了那里的餐具、气氛、音乐,就餐人员的高档,服务人员的优雅,连带着就把西餐也迷上了。单身时常拉简佳一块儿去吃,结婚后就戒了这嗜好。结婚后她挑馆子,先看的是价钱,合不合算,便不便宜,所以令小航和简佳想不到她会在这里出现。

顾小西铁青着脸来到这两人的餐桌旁,不看小航,只看简佳。“这是怎么回事?”

简佳完全没想到会在这里以这种方式遇到小西,想解释一下无从解释,结结巴巴语无伦次,小航欲替她答,被顾小西一掌用力向下一劈,截断。“小航!跟我回家!”那几乎算得上一声吼了,吼得众人齐刷刷扭过头来。简佳怕事情闹得不可收拾,连连对小航小声道走吧走吧走吧。小航看出了简佳的为难,起身,走。小西怕他跑了似的紧随其后走,像个押解。负责收费的服务生一直高度警惕地左看看右看看,看十二号台和六号台。直到确定两张桌后各有一人没走,才按兵没动。

简佳坐在六号台前发呆,面前的牛油牡蛎还在——他替她拿来的,说是她要总吃些菜叶子的话,一百九十九块钱绝对吃不回来——人却不在了。心里头一阵阵惶恐,按说一切都是光明正大的,有什么好惶恐的?却就是惶恐,做了贼似的,以至于在面对对方诘问时,竟说不出一句囫囵话来。朋友妻不可欺,朋友的弟弟也是一样的,顾小西心里指不定怎么想她呢,勾引小男孩儿那是起码的。……正在胡思乱想,对面坐下来一个人,定了定神看去,是刘凯瑞。她已经顾不得、也不想知道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了,只是一声不响看他,脸上是刚经过暴风骤雨打击之后的乏力和消沉。

“看上小男孩儿了?”笑了笑,他说。

她曾经深为他的笑容着迷。那是由成功成熟男子脸上的纹沟组成的笑,转瞬即逝,点到即止,仿佛他自己都觉着那笑容是太好了,舍不得多用似的。她曾经对他说,他有着一笑倾城的魅力。此刻,他的笑容她昔日的赞美使她有一种不忍卒看不忍卒想的感觉。他的笑多虚伪啊,她的赞美多肉麻啊,年轻时的她多愚蠢啊。其实她对自己对他的感情性质早就有过怀疑,但被她忽略了,或说,压制了。是前年还是大前年来着?她和他去外地野游,他的钱包丢了,现金和卡都在里面。为此,他们不得不投宿一家比澡堂强点有限的小旅馆,幸而她身上还有一点钱。祸不单行的是,那天天还不好,两人被大雨淋了个透湿,小旅馆的洗澡水供应却是定时的,晚上八点到十点。置身在铺着塑料地板革、蟑螂到处爬、四处散风透气的房间里,浑身精湿的他平时的自信潇洒一扫而光,形容狼狈无助,神情恼怒焦虑,看上去如同任何一个不得志的中年人。当时她的心就跳了一下,他要是就是这样,永远这样,她还会爱他吗?但那次她没容自己深想下去。现在想,不会。现在想,是他的成功赋予了他一个迷人的光环,是那光环使女人们趋之若鹜。但简佳要为自己辩解的一点是,她的趋之若鹜绝不仅仅是物质的。基辛格说:男人的权力是女人的一剂春药,在这里,“权力”也可作“成功”解。那位由于滥交而患了艾滋病的美国NBA著名球星埃文·约翰逊曾在其自传里形象诠释过这一心理现象:他所在“湖人队”每到一处,酒店大堂里必等着一群闻讯赶到、肤色各异的美女,干什么?就为能与球星们共度一夜、哪怕是一刻春宵。不要钱,或说等于是倒贴钱。打探球星确切地点,自己把自己打扮了送了去,都需要钱。但现在,同样是约翰逊,就算他没有艾滋病,还会有女人问津吗?不会了,光环没有了。同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当你不再窈窕的时候,那个为了窈窕而“求”你的君子,就会转而去“求”他人。二十岁你分不清“崇拜”和“爱”,还可以原谅,也还有机会翻本;三十岁你如果还得过且过自欺欺人,到彻底人老珠黄的时候,你怎么办?哭都没地儿哭去!

“简佳?”

许是没等到她的回答,他叫了她一声。她下意识看他,他又那样冲她一笑,转瞬即逝,点到即止——肯定是记住了她“一笑倾城”的赞美。令她羞惭。为年轻时的自己羞惭。她躲开他的眼睛,一个字没说,不想说,起身就走。几乎同时,他也起身,跟着她走。到门口,她被服务生拦住说小姐您还没有付账,刘凯瑞抢上一步说我来,这时简佳用胳膊挡开了他,说了这天晚上她对他说的惟一一句话:不用。从自己钱包里抽出四张百元大钞放到服务员面前的桌上,等不及对方找钱就匆匆离去。这时刘凯瑞才真切感受到了由她身上散发出的强烈而真实的“拒绝”,遂停住脚步目送她去,一言不发。

小西押着小航回家,详细跟妈妈说了所有事情,包括她从未向妈妈透露过的简佳和刘凯瑞的事情。事关重大,弟弟的利益高于朋友。

小航矢口否认。他没说谎。他和简佳的确什么事没有。至少不是顾小西认为的那样。

妈妈点着头道:“没有这事就好。小航,我们是开通的父母,对女孩儿的要求,长相、学历、家境,都可以商量,但是,品质得好!”

“您的意思是说,简佳品质不好?”小航叮问一句,到底是年轻人,沉不住气。

“品质好能去傍大款当第三者还跟人流过三个孩子?”

“妈您这么说就过了啊!”

“一点不过!撇开细枝末节,这就是本质!”

小航闻此,“腾”一下子站了起来去了自己房间,咣,关上了门。

小西妈一下子睁大了眼睛。原先女儿说时,她还半信半疑;后来儿子否定,她立刻相信这不过是一场误会。但看儿子刚才的激烈反应,方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女儿那边的事情还没解决,儿子这边又闹出事来,丈夫却坐在一边自始至终一声没吭。小西妈心里的火“突突”直冒,镇定地对小西爸说声“老顾,你来一下”,率先进了卧室。她不想再次当着孩子的面让他难堪。小西爸拄着双拐跟进,她过去关了门,劈头就道:“老顾,你为什么不能说说你的意见?……平时你当当好人还行,现在是关键时刻,你还是这样只为了当好人就不管儿子!”

“不是不管,是还不到我管的时候。我们俩,一个唱红脸,一个就得唱白脸。两个人一齐上,就没了回旋的余地,很容易闹僵。我们的目的,毕竟是为了儿子好,不是为了把这个儿子推出去,是吧?”

“就是说,小航这事,你跟我是一个意见?”小西爸坚定点头。小西妈长松口气,“我们说什么也不能要这个简佳。”

“绝对不可以!”停了停,他又说,“不过,小西和建国的事情,我们可不可以缓缓?”

小西妈叹了口气,她知道老伴舍不得何建国。“不是不可以缓缓,但是,长痛不如短痛。”

“小西和建国跟小航和简佳还不一样。”

“实际上一样!”

小西爸非常清楚小西妈所说的“实际上是一样的”的意思,小西妈现在格外主张,婚姻要门当户对,或者说,要条件般配,不能只凭感情。再深的感情,在门不当户不对条件上不般配所带来的生活琐屑中,也得给磨没了。但他仍无法同意小西和小航的情况是一样的说法,说白一点就是,他不能接受简佳,但能接受甚至是喜欢建国。建国的问题属客观问题,简佳的问题是主观问题,或说是思想问题。

最终,小西爸说服了小西妈,放小西和建国一马,再给他们一个机会,再磨合磨合看看。但是,条件是,以后坚决不允许何家人直接上医院搅扰小西妈工作的事情发生。小西替何建国满口答应。分开了这几天了,心平气和想想,建国爹这次来及他来后所做的一切,和以前历次都不一样,都可以理解可以原谅甚至是应当感激。不说他,说小西爸妈,如果儿媳妇连个招呼都不打擅自把孩子做了,他们能高兴吗?不能高兴。何况是建国爹。建国爹没为这事让他儿子把她休了应当算是厚道——当然,是不是她擅自把孩子做了这是另一个范围的另一个话题——现在只站在建国爹的角度上想,他没有错。得到了母亲的大赦令之后小西立刻回自己家,给建国爹买了吃的,做了检讨,下了保证,保证忙完这段工作后就要孩子,她把流掉孩子的原因解释为工作忙,这条理由唬建国爹最有效,他一辈子没有工作,工作对他来说神秘而且神圣。既然小西做出了这样的姿态,何建国自然也乐得就坡下驴,内心深处,不无感动,要知道,小西的一再流产哪一次都跟他们家有着直接的关系,但这他又不能说。一旦说了,父亲知道了小西有可能生不了孩子,怕是会当场逼着他做出非此即彼的选择,爹才不会管小西不能生育是谁的责任呢,他只管他能不能有孙子。而何建国不能、不想做这个选择。也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但生活不就是这样吗?走到哪步看哪步,过一天是一天的胜利,当下夫妻二人和解,送走了建国爹后,二人一块儿收拾着二人的小家,心中都涌动着一种劫后余生般的庆幸。

春节快到了,出版社一派过节气氛,走廊里人来人往,分田分地真忙,小西却怎么也融不进这节前的欢乐。两件事。一是简佳调走了,她要求调的,宁肯调到三编室美妇主任的手下做普通编辑。所有人都认为是因为顾小西的缘故,都知道了她当众给简佳难堪的那幕。弄得小西现在在众人眼里,活脱一个善妒的小人形象。事实上简佳要求调走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小航。她觉着小西在这件事上,做得有些过分,小西爸妈知道了他们吃饭的事后,坚决反对儿子再与简佳来往。简佳也不想想,就算她顾小西能做到知情不报,按照丑媳妇终要见公婆的原理,他们又怎么瞒得过去?第二件令人不快的事是,何建国家让她今年去他家过年。为她不同意去他家过年,昨天晚上开始,人家跟她分居了。当看他抱着被子去客厅沙发时,她心里还有点好笑,分居这招一般来说该女的使啊,他费这劲干吗?男的要想分居,一个床上睡照分。主动权在他手里嘛,他只要不动心,女的再怎么想也白搭!今天早起才发现事情不妙,他依然绷着个脸不说话,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

真不想去他家啊,苦不怕,苦不苦,想想红军二万五,再者说,再苦又能怎样,不过三天,撑死七天,怎么熬熬不过来?她又不是没有熬过。她怕的不是这个,她怕的是,何家问她孩子。为这个她专门回了趟家,问妈妈习惯性流产究竟还能不能治,妈妈张口就来,说是“癌症还有治好了的呢”!外科大夫就这样,直截明了,直截明了得让人绝望。没准,何家这次叫她回去,就为这事,就为说服她要孩子呢!到时候,她跟他们说什么?妈妈说你那病是因为何建国落下的,你不能光自己扛,得让他帮你扛!理儿是这个理儿,可他也得能扛得起来啊!

至于让何建国跟家里商量一下她今年就不回去了,想都别想。因为对何建国来说,他爹妈的话对他那就是圣旨,执行起来不能打半点折扣。就这件事,何建国对他家的这件事,小西怎么也想不通。就算他是孝顺,也孝顺得有一点离谱。

这时办公室门开,小西扭过脸去,见一个男同事撅着屁股把摞成一摞的几箱苹果推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位,推进来的是一摞成箱的啤酒和可乐,是过年社里分给大伙的福利。看着那一箱箱的东西小西忽然灵机一动,试试老办法灵不灵!

所谓的“老办法”,就是花钱给何家买东西,情感损失物质补。还是那句话,这世上没有什么不能交换的东西,只要价格合适。当下拿出纸笔列购物清单。他爹,他妈,他哥,他嫂子,他哥嫂的两个孩子,他大伯家,他二舅家,他姑家……

列满了整整一张纸。下午,没什么事了,小西拿着购物清单溜到了易初莲花大超市。临近年根了,一到午饭后,单位的人就开始走。说起来都有正当去处,去设计室,去印刷厂,去跟作者谈事,但是彼此心里都明镜似的,马上过年了,谁能在办公室里待得住?工作上的事,再大,过完了年再说。小西这就算走得晚的了,她的“出处”是,探望陈蓝。

小西一手拿笔和购物清单,一手推着一个偌大的购物车在货架中走,买好一样,划去一道,豁出时间和金钱去,给何家村的乡亲们购置年货。回到家后,把所有东西都堆在卧室的双人床上,小山一样,五颜六色,五花八门。这次买的东西比哪次都多,为把这些东西搬运回来,累得她衬衫都湿透了。

何建国下班回来了,看到那堆东西,不置一词,小西沉不住气了。

“怎么样嘛!”

“看来你是下决心不跟我回去了?”

“他们要问孩子怎么办?”

“你能为这个永远不见我爹娘?”

“以后,以后行不行?要不,夏天咱们回去!何必非过年回去,人又多,路上又挤!好不好?”何建国冷笑一声转身离开,在客厅沙发上坐下,拿起遥控器,大指一按,开了电视。小西跟了过来,“建国,我们各回各的家过年有什么不好?其实你们家不稀罕我去,我去还给他们添麻烦,还不如把我的来回路费省下,直接给他们钱呢!……你说话呀!”

何建国就是不说话。这时电话响,他接电话。他爹的电话,问他们什么时候回去。他说票还没买,得等小西定下来后再买,小西得跟单位请假。他爹让小西接电话,他说她不在家。放下电话后他对小西说:“要不这样吧,干脆我也不回去了,咱们都在北京过年,北京还暖和。”

“真的呀!好好好!我出两千!再搭上这些东西!”小西喜出望外。

“没问题。我明天就把钱给他们电汇过去,算是给他们的路费,让他们过来过年。到咱家来过年,我娘我嫂子她们还从没来过北京呢,一直说想来看看怕给咱添麻烦一直没来……”

小西干瞪眼说不出话。最终当然没能拗过何建国去,以她的妥协告终。不得不妥协的原因有二:一、何建国豁出一切的固执;二、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的现实。但是,对不起,她为何家村购置年货的钱何建国就得出了,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事她不干。购货小票丢了,二人拿着计算器照着物品的价签一笔一笔加,足足忙活了半个小时,总计二千九百八十七,何建国给她三千说是不用找了剩下的算是跑腿费,小西说她为运这些东西打车费就花了二十八,何建国当即又给了她一百块——心情一好,人都大方了!

今天早晨一大早,她还没有起床,何建国就走了,买火车票去了。小西一个人在家里收拾东西装箱,收拾了一半,火了,这叫什么事嘛,人家都好好地在家过年,她却得去上山下乡!一屁股在沙发上,不去,坚决不去,爱谁谁!电话响了,妈妈打来的,让她走前回家一趟,把她给她开的药带上。放下妈妈电话,小西叹口气,站起来,接着收拾东西。这时都下午一点多了,何建国火车票可能都到手了。这时她再说不去,他们俩就只有一条路可走了,离婚。真要离了婚,不仅她和何建国过不好这个年,两家人都得跟着过不好。所以只能是,苦了她一个,幸福所有人。电话铃又响,何建国打来的,告诉她火车票没有买到,他马上去北京站等退票。小西一听,大喜过望,什么叫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就是!电话中何建国声音异常沮丧,为怕火上浇油,小西用了很大力量才使声音中透出的情绪与心中脸上的喜悦相反。“车票没买到?怎么回事?不是说提前四天就可以吗?”焦急中透着沉重,“买不到票怎么办呀咱们东西都准备好了!……好吧好吧。挂了啊。”挂了,迫不及待给妈妈打电话,让妈妈别为她忙活了。妈妈却没那么乐观,说就算等不到退票他们可以坐飞机回去,小西喜眉笑眼对电话中的妈妈道:“他们家离着有机场的地方还隔着十万八千里呢!”

墙上的钟指向凌晨两点,小西一个人在床上熟睡。何建国等退票直到她上床前都没有回来。回何家要带的东西都已经装好箱了,小西为表示要跟何建国回家过年的诚意,明知不用回去了,还是坚持着把箱子装好。

门被钥匙轻轻扭开,何建国穿着棉大衣鼻涕眼泪地进来。进来大衣都顾不上脱就往卫生间跑,憋了泡尿。由于尿急,黑灯瞎火撞了把椅子,发出咣的一声巨响,把小西吵醒了。小西醒后好一会儿脑子里是空白的,好一会儿后,才明白是何建国回来了。起身循着声音找到了卫生间,把灯开开。“怎么不开灯?”

“憋死我了。”边哗哗地撒尿。

“票买到了吗?”小西问一句,关心一下还是必要的,哪怕是假装关心。

“你希望买到还是买不到?”他扭过头来嬉皮笑脸,尿都因此撒到了马桶外面。

小西一愣,难道说,买到了?不可能呀!睡前她为此还上网查了呢,到处都说火车票形势严峻,不放心还特地查了去何家要乘的那车的车次,早就没有票了。但看何建国的样子肯定是买到了。肯定是,恰好碰上了退票!心头不禁一阵恼怒,转身向卧室走,边道:“我已经答应去你家过年了,你别没事找事啊!”

何建国一点儿不在意小西的态度。撒完尿,脱大衣,脱外套,脱内衣,动作轻快。头天在沙发上一夜半睡半醒,现在为买票又是半夜没睡,却一点儿困意没有,一点儿倦意没有,心情好,太好了!脱光衣服,打开淋浴,从头到脚哗哗地洗,边洗边情不自禁唱开了:“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哪怕帮妈妈洗洗筷子刷刷碗……”

“你神经病啊,深更半夜的!”小西在卧室里嚷。

歌声没有了,哗哗的淋浴声依旧。过一会儿,何建国穿着浴衣小跑着进来,进来后,浴衣一脱,灯一关,就往小西被窝里钻。“干吗你干吗?”小西嚷。

“你是我老婆你想想我还能干吗!”何建国边动作边说,嬉皮笑脸。

“去去去去去!本小姐现在没心情!”小西拼尽全力推他。

“我洗得干干净净的……哪都洗了……打着洗浴液洗的,你闻闻……”

不用说,何建国很快便得到了他想要的,她顾小西拼尽全力又能有多少力?嘁!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新结婚时代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新结婚时代 新结婚时代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章

4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