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节

第35节

“知道。否则他会觉着我把他妈妈夺走了,就会有敌对情绪。”

“丁丁性格挺随和的,再加上还小,只要你对他好,他就信任你。”

“我喜欢孩子!”

停了停,晓雪说:“你,想不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

“你的意见呢?”

这时一个售货员过来:“二位看看这床?别看价钱贵了点,正经纯桃木的。……看这床头,一点棱角没有,圆的,孩子磕一下碰一下不会出问题。长度两米,可以一直睡到成年。要不要?诚心要的话价钱上还可以商量。……宝宝多大了?”

沈五一不耐烦地:“我们先看看!”

售货员白了他一眼,走了。

“晓雪?”沈五一盯着晓雪的眼睛,要她回答问题。

“我不想再要孩子,主要还是为丁丁,不论怎么说,那都会分散我们对他的感情。”

“这也太绝对了,以前哪家不是至少俩仨孩子的?”

“那不一样!”沈五一不说话了。晓雪:“我知道这样对你很不公平,可我实在是怕委屈了丁丁。”

沈五一生硬地:“关键在大人,孩子没问题。”

晓雪不得不承认的确如此,“那么,过几年再要,等丁丁再大些,跟我们一起再习惯些,好不好?”

沈五一脸色豁然开朗:“那就这么说定了!”

晓雪点了下头。

沈五一回头招呼售货员:“哎,小姐,在哪交款?”

十五号了,明天是晓雪结婚的日子。钟锐为丁丁收拾衣物,一件一件,动作仔细得近乎缓慢。丁丁跑来。

“爸爸,妈妈几点来接我?”

“快了。”

“今天就要把我的东西都带走吗?”

“不!爸爸去的时间不会长,就是吃顿饭,一个叔叔要结婚,庆祝庆祝。告诉妈妈一定要把你送回来,今天你一定还跟爸爸住,明天早晨爸爸还要送你上幼儿园呢。”

“那以后呢,以后我就跟妈妈一块儿住了是吗?”

钟锐住了手,“丁丁,愿意跟妈妈住还是愿意跟爸爸住?”

“……随便。”

钟锐略有点失望,勉强笑着:“丁丁,带到妈妈新家去的东西都给你收拾好了,你看你还想带点什么?”

丁丁想了想:“说了也没用,肯定不行。”

“说!只要咱家有的,就行!”

丁丁小声地:“要是能把你也带去就好了。”

钟锐哑然。

丁丁小心地看着他的脸:“爸爸,你不高兴了?”

“没,没不高兴。”

丁丁安慰他:“没关系爸爸,我有时候交朋友也是交不结实。”

钟锐忧郁地笑了:“噢,是吗?你怎么交不结实了?”

“你就说陈辰吧,本来正跟我玩得好好的,刘子目一来,他就又跟刘子目玩去了,不理我了。”

看着儿子的小脸,听着他稚气的声音,钟锐的眼睛湿润了,他不想让儿子看到他的泪,起身,边走边道:“差点忘了,今天有个好电视,《小兵张嘎》。”

“是动画片吗?”

“不是,可是特有意思,讲一个小孩当八路军打日本鬼子的故事。”

“我不想看。我对古代的事情没有兴趣。”

钟锐停住脚步,揽着儿子的肩坐下,“那就不看,跟爸爸一块儿坐会儿。”

父子二人并肩坐着,钟锐抱着儿子小小的肩,越抱越紧。

“记住,丁丁,爸爸是爱你的,永远永远爱你!”

话未说完,蓄积已久的男人的、父亲的泪终于涌出。

……

鱼在油里嗞啦,汤锅咕咕嘟嘟,许玲芳在菜板前当当地切着什么,老乔上下簇新、进进出出忙得不亦乐乎。

老乔给客人们续茶。

“我说去饭店里订几桌,乔轩非要在家里,委屈大伙了。”

“还是在家好,说说话什么的。就是让您老受累了。”

许玲芳探进一张油汗脸:“钟总,我记得您好像不吃辣,是不是不吃辣?”

……

今儿乔轩结婚,请的全是“至爱亲朋”,总共七八个人,在他的新家相聚。新家是三室一厅的新房子。贷了一部分款,自己掏了一部分钱,公司出了一部分,就把这房子买下了。贷款部分占全房款的三分之一,乔轩目前月薪八千,每月还房款毫无问题。

谭马迟迟不到。一个人饿得肚子叫得别人都听到了,大概从早晨起就没有进食,仍是坚决不肯动一动茶几上的各色小吃。他要“节约用胃”,以对付晚上的结婚大餐。许玲芳的凉菜全部就绪,只等客人到齐,动手炒菜。

谭马为一件重要的事耽搁了。

当年他对钟锐信誓旦旦,“在你没有着落之前我决不嫁人!”现在不仅在钟锐之前嫁人而且嫁了出去,想想心里总是有点愧疚。今天又要携妻参加婚礼,看着年轻的朋友都成双成对了老钟能一点不受刺激?念及此事不由得心生踌躇。妻子在一边说:“要不咱给老钟介绍一个?我有现成的人选。”谭马一听来了精神,再问原来是个三十一了还没嫁过人的老姑娘。“别净弄些积压产品往人老钟那发!”“什么叫积压产品?人家正经是个硕士研究生呢!”于是马上打电话联系,按谭马的想法,双方要是都瞅着顺眼今天两对新人就一块儿办了。

他们就是为忙这事给耽搁了。

女硕士的长相比谭马预计的好得多,算得上一般人儿。一般的长相加出众的学历,平均下来就是中上。对得起老钟了。谭马开车,妻子和硕士坐在车后座里嘀嘀咕咕。

“……我们跟他还没说,你先看,你满意再跟他说。”

硕士不苟言笑地听,最后说:“也好,这样可看到他的最真实状态。”

“我觉着这样你们两个都可以松弛些。毕竟他是二婚,条件比你差……”

谭马侧头:“这个观点我不同意,二婚怎么就条件差了?二婚的男人只能是更加成熟……”

妻子顶他:“我们说话用不着你插嘴!”又对硕士,“这人就这样,从来都以他作为好坏标准。”

硕士捂嘴迎合的笑。谭马心想:倒还算得上识趣。

“说咱们的。……你如果看不上他,这事就当没有,他也不至于因此受到伤害。”

“对了,他有孩子没有?”

“有一个儿子,五六岁了好像。”

“是吗?”掩饰不住的失望。

“判给女方了!”

“……那还好,我可不想进门就给谁当妈。”停了停,“主要是我太忙。”

“判给女方这个孩子还是存在,就是说还有经济上啊感情上啊等等一系列问题,但话又说回来,万一你觉着他别的方面很好呢?这种事还是得看综合条件是不是?看看,先看看。”

“对,先看看,百闻不如一见。”

“到那后我指给你,如果你觉着还可以接触,我想法把你俩安排坐一起。要觉干脆不行,咱就闷头吃饭,吃完了各走各的谁也不认识谁。”

……

谭马的到来引起等候已久的全体的哄声。

“谭马,怎么这时候才来,罚酒三杯!”

钟锐说:“女士免了,谭马代劳,三三得几啊大伙说?”

趁这工夫,谭夫人向硕士示意:“就是他。”硕士认真看钟锐一眼,轻轻点了点头。谭夫人不动声色把一把椅子加在了钟锐的旁边,对硕士道:“你坐这吧。”又向乔轩:“这是我的朋友。”

乔轩:“欢迎欢迎。……妈!再拿副碗筷来好吧?”

硕士自自然然地对身边的钟锐道:“你好。”并同样自然地递过去名片。钟锐接过说声“谢谢”,出于礼节,也还了对方一张名片。硕士细细地看了后,收进了包里。

……

酒已喝得差不多了,钟锐又给自己满上一杯,起身对乔轩:“来,乔轩,这杯酒我祝你们白头到老!”一饮而尽。

谭马担心地:“钟锐,悠着点!”

钟锐摆摆手,仍对乔轩:“乔轩,千万别把我下面的话当套话听,这是过来人的肺腑之言。”对新娘点点头,“我看小云对你挺好,你们几年了吧,不管你什么情况,她一直跟着你。她为什么对你好?是因为她觉着你对她好。……夫妻之间,很多事可以通融,比方家务活谁多干点谁少干点,钱谁挣的多点谁挣的少点,甚至包括偶尔的走走火,都可以通融,不能通融的事只有一件,知道是什么吗?”没人回答,都静静地听他说。硕士的嘴半张,口红宛然的下唇沾着根鱼刺,专注得忘记了仪表。“那就是,双方感情的对等。要是你让她觉着你对她完全不在意,不在乎,她凭什么再对你好?……大大咧咧,对妻子的感情对她的付出毫不放在心上,是咱们男人常有的通病。也许出于利益的需要她能和你维持一辈子,但那还有什么意思?……伤人不能伤心,心一旦伤透了,就别想再,再修复。”

到后来他已不是在对乔轩说,是自语,是醉时心声的泄露,众人都很理解的静默,唯硕士不知就里,听得热泪盈眶,谭夫人看她一眼,小声地:“感觉如何?”

“正是我梦寐以求的人,一个真正成熟的男人。”

“下步就看你的了。”

“只要我看中的,绝对全力以赴!”

钟锐外套搭在肩上,只穿一毛衣,步子蹒跚地走。车是不能开了,放在了乔轩家楼下。好几个人要送他回家,都被谭夫人制止了。只可惜女硕士不会开车。

硕士一直陪钟锐走,并不多言多语。

钟锐大着舌头说:“我家就、就在附近,你回去吧……谢谢你送我。”

硕士坚定地:“我送你到家。你这个样子我不放心。”

“我、我现在还不想回家。我想……走走。”强调地,“一个人!”

“你随便走,权当没我,我不说话。”

“你干吗要跟、跟着……我?”

“不想看你醉卧街头。”

钟锐看她一眼:“你心眼……很好。”

硕士马上做出相应的反应,柔声地:“把外套穿上,这么大风,小心着凉。”

钟锐不耐烦地摆摆手:“你不是说你不说话吗!?”

硕士真的就闭了嘴,-

钟锐迎风向前走去。硕士随后一两步紧紧相跟。

……

阳光洒满房间,不知是几点了。

钟锐躺床上,电话响,他动了动,起不来,头痛欲裂。有敲门声,他不理。

门开了,来者是硕士,她站门口:“有人在家吗?”

“谁?”

硕士循声向里走:“我说,你怎么不锁门,敞一夜了吧?幸亏贼不知道。……我往你公司打电话,说你今天没去……”说着已来到卧室,一见钟锐的样子,惊叫:“你生病了?”就要去摸他的头。钟锐挡开她的手。

“就是头痛,喝酒喝的,没事儿。”

硕士推开钟锐的手,坚持试了试他额头的温度,然后说:“你发烧了,至少三十九度。马上去医院!”

“去什么医院啊,你就甭多事了。”

硕士不理他,径自把钟锐的衣服拿来放他床上:“你现在就穿衣服,我打电话叫辆出租来。”钟锐不动,她问:“怎么,需要我帮你穿吗?”

钟锐发烧三十九度二,被留在医院的观察室里输液,这期间硕士始终不离左右。钟锐的头发躺得乱糟糟的,坐在一边的硕士为他用手理了理。

钟锐睁开眼睛,不满:“你干吗?”硕士宽容地笑笑,钟锐说:“我讨厌别人弄我的头发!”

“好啦好啦。”硕士说。

钟锐重新闭上眼睛。

旁边一陪床的女人对硕士小声道:“你老公脾气挺大。”

“上来一阵就跟小孩儿似的。”

“男的就这样。”

“可不是。”

钟锐听到了这番话,又无力反驳,只有皱眉。

输完液后,二人乘出租回家。

“先送你回家。”

“就不要再争了。”

“我回家想睡一觉。”

“把你送到我就走。”

硕士做人像她做学问一样认真固执,钟锐无可奈何。

是硕士先发现了屋里的变化。

开门后,硕士跟在钟锐后面进了屋,立刻发现屋子被人收拾过了,到处干干净净,最不容置疑的证明是,钟锐匆忙离家时乱糟糟的床,此刻平平整整铺着干净的床罩,床罩还散发着衣柜里淡淡的樟脑香。

“有人来过!”硕士脱口而出。

钟锐反应了过来,懊恼得肠子一阵绞痛。

“我说不去医院你非让我去!去干吗?看来看去还不是阿司匹林感冒冲剂板蓝根,我家有,我会吃,用不着别人跑来叫我这样叫我那样,你是哪的?你来干吗?我还不认识你呢,你有什么权力对我指手画脚?”

此时硕士已对眼前情势做出了冷静准确的判断:“看来你和她是……藕断丝连?”

钟锐更火了,挑衅地:“对,不错,就是藕断丝连,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那就跟我没有关系了。对不起,打扰你了,再见。”转身向外走。

钟锐这才感到自己的过分:“等等!”硕士站住。钟锐说:“对不起。我很抱歉。谢谢你的关心,你的……”一时找不出词,徒然做了个手势。

“不必说了,我理解你。”硕士开门出去。

钟锐颓然坐下,双手抱住了自己的头,这时,电话骤响。

电话是一家医院打来的,通知他去幼儿园接儿子,他爱人让车撞了,现在医院里抢救。

撞晓雪的车是民工骑的那种板车。

民工是一个河南小伙,贪图路近,推着板车上天桥过街,下车时把不住车了,也许是车闸出了毛病,车“咣咣”地往下冲,小伙子被车顶着跑了一阵,明智地一把抓住桥的护栏,放开了车。于是板车像脱了缰的野马,一路狂奔而下,好几次被颠得腾空跃起。路人纷纷提前躲得老远,晓雪就是这时从天桥口路过。她走得很慢,心事重重,对正在发生的事情没看到也没听到。

这时是下午四点,她正准备去街道办事处,与沈五一约的是四点半,登了记后,差不多就到幼儿园接孩子的时间了,二人正好一起接上丁丁去举办婚礼的饭店。沈五一坚持要举行婚礼,不必豪华不必盛大,但是得有。想到这是他的第一次结婚,晓雪同意了。沈五一本来要接她一块儿去街道办事处,她坚持不让,说她还有些事要办,办完事就顺路去了。

她从早晨起来就心神不宁。

昨天从钟锐那里接丁丁的时候,钟锐再三强调晚上一定要把丁丁给他送回去,但晓雪晚上十一点多给他打电话时,家里还是没有人。丁丁是早睡下了,她只是想找个由头跟他说说话。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个,心里一直慌慌着不踏实。送丁丁去幼儿园的路上,孩子像以往那样坐在车后座上说个不停,唱个不停,一点也不知道他生活的世界将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她会加倍地疼爱他,沈五一对他也绝不会差,可是,他与他的父亲以后还能有现在的那种亲密无间吗?她问丁丁妈妈再给他生个小弟弟好不好,丁丁想了想说,不想要小弟弟,要要就要小妹妹。晓雪不解,问为什么,丁丁说要是有了小弟弟你就会不喜欢我了。孩子已经开始懂事了。

送走丁丁,她开始收拾东西,妈妈请了一天假,陪她。刚吃过午饭,她就要走。妈妈说:“这才几点?”她说:“我顺路还要办点别的事。”妈妈盯着她,问:“办什么事?”“回家一趟,”说完便知错了,改口,“去钟锐家,看看。”“不要自寻烦恼!”“就是去看看,毕竟在那里住过。以后就不好再去了,趁现在还是个自由人。”“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就要理智,随心所欲对谁都没有好处。”“你看你妈妈,什么事都说那么严重,看看又能怎么了?钟锐现在上班,不在家,能有什么嘛。”妈妈疲倦地:“随便你吧。”

她乘出租车到钟锐楼门口时,看到了钟锐和女硕士从楼里出来。她十分敏感,格外仔细地看了那女人:脸长得一般,但有气质——书卷气,还有,身材很好。他们同乘一辆出租而去。

一直到他们远去,晓雪才下了车。家里很乱,这竟给晓雪一丝安慰。她挨屋大扫除,一直干了近三个小时,离开时,她从钥匙串上取下这个家的大门钥匙,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

回去的一路上,钟锐和女硕士比肩而出的身影在晓雪脑海里萦回不去。他也开始他的新生活了。离婚不是真正的分手,双方各自的再选择才是。从此他们就真的没有关系了。

那辆狂奔而下的板车就是在这时候,在路人的尖叫声中,撞上了晓雪,撞倒她后,又从她身上蹦跳着碾了过去,这才兴犹未尽地停住。倒地时,晓雪头部重重撞到了地上,在被人送进医院后,她昏迷了。进急救室后,人们从她的包里找出一个电话号码本。这时她忽然醒了,“让他……去幼儿园接儿子……”

一个中年护士反应机敏:“你爱人叫什么?”

“钟、钟锐……”又昏迷了。

抢救开始后,中年护士奉命打电话通知伤员家人速来医院,心想得先让他去接了孩子,到点了没人接,不得把孩子吓坏了。她照着电话本拨通了本上一个姓钟的后面的电话号码。

钟锐带着丁丁从车里跳下,顺着光滑如镜的长廊奔跑,丁丁几乎被爸爸拎了起来,脚不沾地。

晓雪被从急救室推往CT室,做脑部扫描。长廊里车轮轧轧。后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钟锐拉着丁丁赶来,赶到。

钟锐一把拉住了医生,一迭声地问:“她怎么样?她怎么样?她不要紧吧?”

“要做了CT后才知道。”

“您看着呢,要不要紧?”这个问题医生没有回答。钟锐跟着平车走,连声地叫:“晓雪,晓雪,晓雪!”

晓雪毫无反应。

吓呆了的丁丁意识到了什么,哭着发出了一声锐叫:“妈妈!”

晓雪再次睁开了眼睛。

“晓雪!”钟锐急急忙忙道,“丁丁我接回来了!你看,这不是?”

“如果万一我……你要带好丁丁……”

“不!不会有万一!……不不不,我当然会带好丁丁,但是不会有万一。我们三个必须在一起,一家三口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沈五一闻讯赶到了,谁也没有发现他,他耳闻目睹着那一切,就在晓雪被推进CT室,大门即将关上的一刻,他转身悄然离去。

灰色凌志奔驰在郊外的公路上,路两旁白杨树光秃秃的枝杈直插天空,再往外便是一望无际的裸露的田野,偶有个把蔬菜大棚,在冬天的寒风中瑟瑟地抖动。

车内温暖如春,音乐似水。驾驶座上的沈五一眼盯前方,脸上没什么表情。他明白了他错在哪里。曾将自己和钟锐一条一条做了比较,却忽视了最重要的:他和那个女人拥有着共同的岁月。

共同岁月之于婚姻,有时候比什么都重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牵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当代现代 牵手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节

100%
目录
共3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