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一~三章 谁人来过

第八百六十一~三章 谁人来过

第八百六十一章谁人来过(上)熊大伟确实是性情中人,对于看得顺眼的人或者是比较亲密的人,完全没有架子。四人聊了一会,道:“这样清谈,寡淡,找幅牌来,我们打双扣。”打起了双扣,注意力转移,大家一边往下甩牌,一边谈话,气氛反而更加轻松了。大凡善长搞接待的同志,都会将活动安排得丰富一些,唱唱歌,跳跳舞,打打牌,旅旅游,这些具体的事都是中介物,能迅速拉近人的感情,能将原本不融洽的气氛调整到位。在扑克的“啪啪”声音中,大家说话都很随便了。侯卫东在县、市、省三极的综合部门工作过,嘴巴上早就安了一道门,尽管也说了些轻松的话,但是他始终把好一个关,绝不开熊大伟的玩笑。他是市长,职位比朱小勇要高,可是朱小勇不同,是蒙豪放的女婿,有了这层身份,说说玩笑话是不妨的。打了晚上十二点,熊大伟眼神无意间看了手腕,侯卫东注意到这个细节,找了一个机会,主动道:“熊书记,时间不早了,我们就不耽误您的休息时间了。”熊大伟没有做作,将手中牌放下,道:“好吧,明天还有一大堆事情。”在与朱小勇握手之时,道:“改天到首都去一趟,你若是有空,和我一起去。”朱小勇道:“熊哥随时都可以叫我。”熊大伟再与侯卫东握手,道:“卫东老弟,等你到了茂云,我过来看你。”他是省委常委、岭西市委书记,能说这一句话,就是一种姿态,他将侯卫东当成了一支潜力股,在股价没有完全腾空之前进行一些感情投资,是很有价值的。对于侯卫东来说,熊大伟既是现任省领导,也是将来的省里主要领导的热门竞争者,能与其搭上关系,好处很多。不过,他还是有一层隐忧,据蒙厚石暗中指点,熊大伟与现任省长朱建国不和,若是与熊大伟靠得太近,引起了朱建国的猜忌,则是一件麻烦事。回家,下车之时,侯卫东这才觉得身体很疲倦,他伸了伸懒腰,打了几个哈欠。走到门洞时,忽然闪出一人,低声道:“侯市长,你好。”听到这声音称呼,侯卫东停下了脚步,定睛一看,来者是一位强壮的汉子,四十来岁,理着短发,很是精神。侯卫东知道来人十有**是茂云的人,道:“你是?”来者上前,微微弯腰,用双手紧紧握着侯卫东的手,道:“侯市长,我是翠山县的李鸣。”“你好,李县长。”侯卫东没有见过李鸣,可是名字倒是听熟悉了。茂云有四县三区,西路县、东湘县、翠山县,铁桥县以及南浦区、大凉渡区和青池区,侯卫东与东湘县和南浦区的干部熟悉一些,翠山县的干部,李鸣是第一个认识。时值冬月,寒风萧萧,侯卫东从金星大酒店出来之时,紧紧裹了大衣,仍然觉得寒风刺骨。他闻到李鸣身上有一股烟味,想必是在等待之时,抽了不少烟。“你来了多久?”李鸣没有正面回答,道:“来了一会。”“你这人太实诚了,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我们约好时间见面。”侯卫东在心里算了算,一般情况之下,李鸣应该在八点钟左右来到这里,如今已经是十二点过,他整整在这里等了四个小时。李鸣道:“我给晏秘书打过电话,他说你在外面有应酬,所以我就在这里等。”侯卫东此时心里也有一个疑问,“李鸣肯定知道准确的门牌号,这个号是从什么地方得知的?”不过,既然乔琳能够找到这里,李鸣找到这里也就不奇怪了。此时已经是十二点,他原本不想让李鸣进屋,可是若是站在屋外简单说两句,似乎有些不近人情。侯卫东没有犹豫,向前伸了伸手,道:“外面风大,进屋说。”李鸣原本可以坐在车里等侯卫东,可是停车位置距离楼门洞有些远,且有些树木遮挡,为了不误事,他就从车里出来,站在楼洞前的树阴里。原本以为侯卫东会很快回来,没有料到一等就是四个小时。在等了一个小时的时候,他在心里道“既然已经等了一个小时,再等会。”等了两个小时的时候,他在心里道:“两个小时都等过去了,更不能放弃。”在等到三个小时的候,他已经开始焦燥起来,不停地吸烟。在接近第四个小时,他开始与自己较劲,坚持要等到侯卫东。功夫不负有心人,侯卫东终于出现在视线里。跟着侯卫东进了屋,屋内温暖如春。岭西省的冬天冷得很,可是地处长江以南,又没有用暖气,所以岭西的冬天其实比北方还要难过。小佳今天晚上倒没有去找牌,而是到了岳父母家里,由于岳母陈庆蓉身体不舒服,她就过去照顾。在临走前,她将屋内的热空调打开,免得侯卫东回来一片冰冷。“这么晚,恐怕要影响张局长休息。”李鸣在楼下等了四个小时,一直没有见到楼上开灯,自然知道没有人,他这样说是为了显得有礼貌。侯卫东道:“她到娘家去了,晚上不回来。”说话时,他将外套脱掉,顺手放在沙发上,然后去泡茶。李鸣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几步赶到侯卫东身前,道:“侯市长,你坐,我来泡茶。”侯卫东用一只手臂将李鸣挡住,道:“来者是客,你坐着。”李鸣感觉到了侯卫东手上有一种比较坚决的力度,没有继续坚持,退到了侯卫东身旁,陪站着。泡上茶,两人抽上烟,很快,烟雾填满空间,让空气暖和起来。侯卫东也不主动说话,脸上甚是平静,抽着烟,听着李鸣说话。对于眼前这一类干部,他从心里并不排斥,因为他即将是茂云的市长,要在茂云立住脚,干成事,还得需要县区的领导配合。当然他也不喜欢这种十二点还站在门外的干部,凭心而论,这类干部风骨要差些。社会是复杂的,人是复杂的,复杂的具体表现形式就是黑白从来不是分明的,而是呈现出一种模糊的灰色,黑和白,好和坏,都陷入灰色之中。李鸣谈了一会翠山县的情况,越谈心里越没有底,一方面,侯卫东是很认真地在听自己汇报,没有不耐烦的表情,而另一方面,侯卫东基本上没有多余的话,只是简单提了几个问题,对自己的汇报没有作任何评价,当然也没有鼓励之语。十来分钟以后,李鸣自己结束了汇报,毕竟是十二点钟,他知道侯卫东并不是真想听汇报,而他,同样并不是真汇报。在即将出门之时,李鸣的心伸进了衣服里。这个时候上门,理应不会空手,侯卫东脸色沉了沉,眼光扫了李鸣几眼。经过十来年的沉浮,侯卫东的心思变得很特别:如果他出任茂云消息传来以后,没有人来拜访,这种情况就很不对。有人来拜访,空手而来,同样不符合常理。来人拜访就送钱,同样不能让人接受。如何拜访、如何送礼,是一门学问,在官场修炼,无论如何也回避不了,除非他仕途无望。李鸣的手慢慢地拿了出来,却是一个小盒子,他道:“侯市长,听说伯母身体不太好,我讨了一个偏方,对伯母的病或许有效。”侯卫东万万没有料到李鸣会拿出这样一个礼物,脸上假装的乌云马上就消散了,道:“你知道我妈是什么病?”见到侯卫东脸上的笑容,李鸣顿时放了心,他为了接近侯卫东,进行了前期大量的调查研究,最后判断要给侯卫东留下深刻印象,还非得出奇招才行,可是奇招就不是平凡的招数,必须得有点真货且出人意料,才算是奇招。当得知侯卫东母亲得了肺癌以后,李鸣顿时大喜,在他的老家有一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在文革时期,老和尚还不老,很年轻,被迫还俗以后仍然不事生产,也不结婚,而跑去周游世界,文革结束以后,作为中年和尚重新修了庙,同时摇身一变成了神医。他的拿手绝活就是治癌,疗效最好的是肺癌。李鸣专程到庙里讨了方子和最难找的药引子,当作珍宝一样给侯卫东送了过来。这个礼物深得侯卫东欢心,他道:“你先坐一会,我看看方子。”方子是老和尚所写,龙飞凤舞,字体潇洒,就是不太容易辨识。李鸣为了增加其真实性,将这个方子原封不动带来,同时自己还亲笔抄录了一份,附在后面。“这个药引子是什么?”“据说是庙后的一种野草,是春天发的第一片叶子。这种野草很普通,田野里都有。”侯卫东拿过盒子里装的药引子,道:“野草普通,可是春天的第一片叶子不普通,有心人才能采摘到。”他主动伸出手,与张鸣握了握,道:“张县长,谢谢你。”张鸣强抑心中的欢乐,用真诚且带着沉痛的表情道:“这幅药很灵的,一定会有效。”第八百六十二章谁人来过(中)平时,侯卫东送客,一般只送到门口,今天拿到了这份宝贵的药单子,心情高兴,将李鸣送到了楼梯间。癌症是绝症,病急了自然乱投医。自从刘光芬生病以来,家里除了坚持在省人民医院治疗以外,还找了不少偏方,每个偏方找来之时,家里人都抱以极大的希望。如今刘光芬病情稳定,除了正规治疗,或许也有这些偏方的功劳。回到了家里,侯卫东将这张偏方小心翼翼地放在钱包里,又将药引子放到手包里。睡觉前,侯卫东例行洗澡,在哗哗水声之中,他脑中浮现出茂云不少领导人的名字和相貌。此时,他虽然没有去茂云,却早已开始备功课,将茂云四县三区主要领导名字以及简历看得烂熟。热水顺着身体往下流,如温柔的手在按摩,眯着眼睛享受之时,侯卫东的头脑格外清醒,四县三区以及部门负责人的名字与相貌不停地重合,洗完澡之后,他已经将思路理了理,目前为止,四县三区的主要领导有一半在自己面前露了脸。能来露脸,不能说明什么。不来露脸,也不能说明什么。侯卫东想起了以前的一件事情,当时他与祝焱在春节期间去三亚渡假,茂云的重要部门干部和区县干部如侯鸟一样,纷纷到了三亚,有的还找了借口,有的根本不找借口,就是给祝焱拜年。“我的威信还没有形成,与祝焱相比还差得太远。”侯卫东对此进行的总结,当然这种情况也是正常的,毕竟市委书记才是事实上的一把手,而且他还没有正式到茂云上任。“郑良荣是老手了,他应该来一趟。”侯卫东脑里搜索了一阵,在近期没有来见面的官员名单中有郑良荣这个人,此人是老资格的财政局长,是很重要的局长,而且,此人与侯卫东是见过面的。披着浴巾进入卧室之时,侯卫东开始反省自己:“以前才参加工作的时候,对那类吹牛拍马的人总是很不屑,对喜欢重要吹牛拍马的领导很是愤恨。现在真正当了领导,以前的人生观价值观自然而然地发生了变化,并不是太在意领导们是否专走上层路线,更在意这些区县领导们是什么态度。”他细细地想了一会,最后总结道:“屁股决定脑袋,此语当真不错。”这时,侯卫东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他马上找出茂云的通讯录,找到了李鸣的电话。李鸣正由一位来自茂云的老板陪着在喝酒,左边是翠山县电视台的当家主持人,右边则是茂云老板的小情人。他接到电话,下意识站了起来,走到一边,道:“侯市长。”“李县长,感谢你,想得很周到。有一件事情请你回去找一找那位老和尚。”几个喝酒的人互相看了一眼,来自电视台的主持人将手指放在嘴唇上,作了一个禁声的手势,主持人压低声音道:“应该是侯卫东打来的电话。”茂云老板道:“这么晚了,还打电话。”主持人嫩滑的脸上有一丝神秘,道:“领导们的事情,谁清楚。”李鸣在电话里道:“侯市长,我明天一大早就去,那老和尚本事是的,但愿有特效偏方。”侯卫东道:“但愿吧,明天你及时给我打电话。”放下电话,李鸣走到回酒桌,心情很不错。他的心情不错,其他的三人自然情绪提高,四人又喝了一瓶酒。随后的几天,侯卫东主要做了两件事,一是到医院看望周昌全,另一件就是不断与各色人等进行友谊饭局。周昌全的病情很明确,转院到了北京以后,就准备进行手术以及化疗。在手术前,从医生的态度和身份,周昌全猜到了自己的病情是什么,他将所有家庭成员叫到了身边,直截了当地问道:“我是不是得了癌症,给我说实话,别叫我不明不白。”周昌全爱人头发花白了一大片,强作欢颜,道:“哪里是什么癌症,就是良性瘤子,割了就会好。”大周和小周坐在旁边不说话。周昌全微微摇了摇头,道:“你们别骗我了,得了什么病,我心里明白。没有大病,也不会到北京这边来。”大周道:“省人民医院技术条件还不错,可是比起北京来说,还差那么一点点。你放心,等做完手术,又是一条好汉。”周昌全道:“你们放心,任何打击都受得了,若是不告诉我真相,死在手术台上,那才是真的遗憾。”他自嘲道:“真的要离开这世界,我也很知足了,你们得给我写遗书的时间吧。”一家皆无语。正说着,正在门外买东西的楚休宏接到了侯卫东的电话。“休宏,我刚下飞机,周省长的病情如何?”楚休宏道:“现在周省长已经感觉到身体疼痛,要吃镇痛药了。”侯卫东又问:“这些天,哪几位领导来过?”楚休宏道:“钱书记和朱省长都来过,其他领导,没来。”侯卫东略为停顿,道:“我一会就到。”他如今还是省政府副秘书长,尽管可以从驻京办要辆车,可是他想了想,没有从省驻京办要车,而是让晏春平给沙州市驻京办主任任林渡打了电话。任林渡明显胖了些,穿着半长的大衣,大衣里面是西服,头发梳理得整齐,既精神又有风度。“我没有叫司机,亲自为领导服务。”任林渡在驻京办过得很滋润,得到电话以后,亲自开车到了机场。侯卫东拍了拍任林渡的肩头,道:“林渡在驻京办是名声在外,老杜给我说了几次,想把你挖到省驻京办来。”任林渡一边开车,一边笑道:“省驻京办藏龙卧虎,我这种小人物还是留在沙州驻京办。”在岭西,各处驻京办还要相互较劲,他作为沙州驻京办的头头,在京城里如鱼得水,他根本不想到省驻京办去当作不了主的处长甚至是副职。侯卫东想起了楚休宏的话,很隐晦地道:“我今天拉了你的差,若是沙州领导过来,就要耽误你的时间。”“这一段时间,沙州搞全市的城市综合整治,领导们忙得很。”任林渡戴了白色手套,熟练地掌着方向盘,小车离开大道,穿进了稍了窄一些的支次道路。“几位大佬最近过来没有?”“综合整治是宁书记担任书记以来的第一项大行动,全市上下都动员起来,每位常委和市长们都有任务,我这边就闲了。”侯卫东听得很明白,心:“如今的官场真是太势力了,周昌全到北京住院应该不是秘密,如果是以前,来探病的人肯定是络绎不绝,现在居然连沙州的领导都没有来,这些人啊,真是功利。”转念又想道:“官场里的人物精力、时间和资源都是有限的,肯定要将最宝贵的资源用在最有用的人身上,周昌全得绝症对于一定级别的官员不是秘密,他们肯定不会为一位即将失去影响力的官员而浪费时间。若是周昌全的夫人得了病,绝对是另外一种情景,各方人士绝对会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在病床前,而且一定会态度诚恳、感情真挚。”侯卫东坐在车上之时,楚休宏进了屋,报告道:“卫东秘书长来了。”周昌全平躺在床上,眯着眼休息,闻言,睁开眼睛,道:“卫东来了?”“马上就到。”周昌全手上还插着针管,行动不太方便,道:“帮我把床摇起来。”来到了医院,已有另一辆车等在门口,一位年轻女子提着花篮,见任林渡下车,赶紧走了过去。她看见侯卫东,道:“侯市长您好。”侯卫东觉得这位女子面熟,点了点头。任林渡介绍道:“这是驻京办小黎,以前在吴海县政府办工作。”侯卫东点了点头,道:“原来是家乡人。”俗语说,老乡遇老乡,两眼泪汪汪,侯卫东是正宗的吴海人,在北京遇到吴海老乡,心里还是颇有好感。周昌全到北京,是由侯卫东亲自送过来的,他熟门熟路,朝病房走去。走到高干住院部前,他看到一个人提着个包,正在东张西望。“李世秋。”侯卫东记忆力颇好,他一眼就认出了此人。李世秋听到熟悉的岭西口音,回头看时,见到了侯卫东,他连忙走过来,道:“侯市长,您好,我是来看周省长的,找不到病房。”李世秋能到北京来看望周昌全,这出于侯卫东预料,他顿时对李世秋多了几分好感,道:“那你就跟我走吧。”他一边走,一边向任林渡介绍道:“李世秋是老领导李永国的公子,以前在茂东红岭镇当党委书记,如今在茂云市政府工作。”任林渡对李永国的印象有些模糊,他与李世秋握了手,却没有多说话。进了病房,看到周昌全,侯卫东不禁心中一酸,几天时间不见,周昌全的脸色更加腊黄,人也削瘦了许多。周昌全原本就瘦,但是瘦得很精神,此时瘦成了皮包骨头,皮肤变得淡黄色,人的内在病变在脸上显露无疑。“卫东,你来了。”侯卫东强作笑脸,道:“那天的方子要有药引子,我今天找来了。”周昌全直视着侯卫东,道:“卫东,我到底得了什么病,你要老老实实给我讲,否则我拒绝治疗。”(第八百六十二章)第八百六十三章谁人来过(下)没有得到病人家属和办公厅的同意,侯卫东是不能向周昌全透露病情的,他没有明确回答,只是说是良性肿瘤。周昌全鬓角全白,住院这几天,度日如年,他内心深处已经猜到自己是什么病,但是,就希望亲人来否定自己的推测,可是当亲人们真正否定了自己的推测,他又变得相当焦虑。人在这个世上来走一遭并不容易,下一次轮回不知在什么时间,会变成什么,更关键的是,这一辈子有太多的记忆,吃了那个汤之后,就会将前世忘得干净,周昌全有太多留恋,对此最是难以释怀。周昌全伸出手,道:“拿支烟给我。”他平时抽烟很节制,数量还比不过侯卫东,今天他特别想抽烟。周昌全爱人迎着侯卫东的目光,轻微地点了点头。侯卫东将香烟递到周昌全手下,又取出火机,点上火。周昌全爱人转身走到门外,站在走道上不停地抹眼泪水。到了十点钟,侯卫东接到晏春平电话,省委组织部李部长请他下午去一趟。此事侯卫东心里有数,应该是通知自己去茂云报到。此时已是十二月,现在到了茂云,等到明年二月份,可以顺理成章被选为茂云市长。从十二月到明年二月就是被茂云官场和人民认识的时间,这一段时间可长可短,侯卫东基层经验丰富,在茂云官场小有名气,省委组织部知道选举不会有什么事,按部就班地开展工作。在省委组织部谈了话以后,第二天就要由省委组织部的李部长送到茂云。侯卫东得到准确消息,正准备给周昌全打电话,周昌全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卫东,晚上陪我喝酒。”周昌全爱人态度很明确,既然是绝症,就要让丈夫想吃就吃,想喝就喝,什么都不用管。因此,侯卫东毫不犹豫地道:“我明天要去茂云上任了,晚上我和老领导一醉方休。”“我知道自己得了胰腺癌,得了这个病基本上是完蛋了。”周昌全声音嘶哑,稍稍停顿,道:“我有个想法,晚上再说吧。”下班以后,侯卫东直奔医院。周昌全脱掉了病服,穿上休闲时的便服,头发梳理得整齐,猛地一看,就和没事人一样。见到侯卫东过来,转身抓起了衣架子上的大衣,道:“我们走吧。”侯卫东看了一眼周昌全爱人,问道:“阿姨不去吗?”一般情况下,周昌全做什么,都不会特意问其他人,只是今天情况特殊,他才问了一句。周昌全道:“他们都不去,叫上楚休宏,我们三人一起去吧。”他又道:“司机别叫了,就我们三人。”侯卫东想了想,道:“今天到沙州印象。”周昌全道:“可以,走吧。”在离开病房之时,周昌全爱人将侯卫东拉到了一边,道:“你注意点,别让他喝得太多,几位专家还在制定下一步的治疗方案。”大周在一旁小声地道:“妈,让爸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喝什么就喝什么,别管他,快活就行。”三人出去,由侯卫东开车,楚休宏陪着周昌全坐在身后。“你给柳洁打个电话,让她一起过来吃饭。”凡是重要人物或是经常电话的人员,楚休宏都存在手机上,他调出柳洁电话,道:“柳团长,我是楚休宏,你好,我和周省长在前往沙州印象的路途之中,你能过来吗?”柳洁此时正在喝酒,她请了北京的几位大腕来培训演员,正在喝酒,稍为犹豫了片刻,道:“楚处,我这边有客人,稍后联系。”楚休宏闻言在心里大骂:“若是在以前,柳洁接到电话就会屁滚尿流地过来,现在的人啊。”他不敢将情绪带出来,回过头,汇报道:“柳团长有事,暂时不能过来,等一会再联系。”周昌全是何等精明之人,虽然生了绝症让他的情绪受到了影响,可是智商和情商并没有受到任何弱化,闻言,淡淡地道:“算了,不用她来。”他原本想说让柳洁别来了,话出口,还是委婉地转了个弯。在省歌舞团最困难之时,周昌全作为省政府常务副省长,从经费、体制到演出机会都给予了省歌舞团大力支持,可以这样说,没有周昌全的鼎力相助,就没有省歌舞团红红火火的今天。从理论上来说,周昌全的种种行为都是职务行为,是应尽之职。从现实角度,省领导的大力支持、支持和表面支持,这几种状态会取得截然不同的效果。侯卫东在心里对柳洁有了看法,“这些人真是有奶便是娘,周昌全还是常务副省长,只是得了病,便被抛在了脑后,柳洁也是势力眼,以前伪装得好,没有看出来。”在他心里,认定柳洁和周昌全关系暧昧,甚至可以说两人近似于情人关系,此时柳洁的行为让他很不满意。此时,车上的情绪很微妙,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只听到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在车内空间里回响。到了沙州印象,一切依旧,按照侯卫东的要求,老邢准备了最地道的沙州菜,还放了一瓶外面稍有些污渍的茅台酒。这一瓶茅台酒是老邢高价收购的老酒,据说是八十年代初期的老茅台,原价不过几块钱,现在收成八千多块。侯卫东给周昌全倒了一大杯酒,道:“这是正宗的老茅台,酒要粘杯子的。”周昌全情绪不佳,脸色青黄,他端起酒杯,沉默不语地举在空中,侯卫东和楚休宏赶紧举杯碰了过去。“人固然有一死,只是没有想到,来得如此匆忙。”周昌全举起杯,仰着脖,痛快地喝了。侯卫东不知怎么劝他,也举着酒杯喝了。周昌全亲自拿起茅台酒,倒了一杯子,道:“我走之前,争取让小楚上正处,大家有缘份才能聚一场。”楚休宏眼睛有些温润,站了起来,想说什么,也和侯卫东一样,没有说出来,举起杯子就喝了。“卫东的事,我就不管了。你现在是正厅级领导了,以后的路只得靠自己,我相信你的能力。”说起了工作上的事,周昌全脸上的表情生动了一些。他声音比较激动,道:“我有一个重要决定,向组织请长假,开车进行一次旅游,以前工作之时,走过许多大江大河,可是忙于政事,没有时间细细地体会。这一次,我要放下一切思想包袱,带着家人,走遍祖国的大好河山。”周昌全如此说,让侯卫东甚感欣慰,暗道:“周昌全毕竟是周昌全,虎死不倒威。”他笑道:“老领导,我明天到茂云报到,建议第一站就到茂云,茂云的翠山县有丰富的喀斯特地貌,非常值得一看。”周昌全摆了摆手,道:“你就别管我了,让我自由自地地开车漫行,小周曾经开车游过美国,我们生在如此壮丽的国度,却没有一次周游的经历,觉得很惭愧。”侯卫东能理解周昌全,楚休宏的阅历差一些,且他是周昌全现任的秘书,因此很吃惊,道:“你就别陪了,保持通信联络就行。”楚休宏道:“老板,无论如何,我要跟着你一路。”在平时,他很少称呼周昌全为老板,今天在这种私密场合下,他就叫了一声老板。侯卫东打起圆场,道:“休宏跟着老板,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也符合制度。”周昌全青黄的脸上浮现一丝自嘲的笑容,道:“那好吧,让休宏跟着我。这事我给建国省长说了,他同意我去考察。”晚上,周昌全醉了,侯卫东将驾驶员叫来,三人在半夜来到了沙州新城,泡了温泉,睡了一个好觉。整个晚上,柳洁没有打电话过来。第二天,周昌全在沙州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了家人。大周、小周以及周昌全夫人都坚决要陪着父亲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路。回到岭西以后,侯卫东将自己的那辆奥迪车开到了周昌全的家门口。这辆奥迪车已经是第二辆奥迪了,刚刚开了一年,车况很好,超过了周昌全现在坐的那车。“小周哥,门口停了一辆车,到时你用。”侯卫东将钥匙交到了小周身旁。他对周昌全解释道:“阿姨要去,大周哥和小周要去,加上休宏,一辆车太挤。这是我的私车,性能很好,保养得也不错。”在出发前,侯卫东将楚休宏拉到了一边,声调低沉,道:“你要照顾好老板,陪他走好人生最后一段路,要记住…,一是不要到太偏僻的地方,二是随时向厅里面报告情况,三是要控制速度和每天的行程,一切以老板身体为准。”楚休宏道:“我们已经与医生商量好了,带了几种镇痛药,如果病情恶化,挺不过去,我们随时飞回来。”侯卫东递了一个大信封,里面有两扎现金和一张卡,道:“你别让老板花钱,也别到厅里报得太多,我准备了一些。”周昌全渡过了短暂的痛苦以后,彻底放开了,他放弃了手术,带着一家人,自由散漫地开始了“考察”之旅。他一辈子都在体制内生活,在告别人生之前,做了一件体制内人不会做的事。省歌舞团的柳洁在侯卫东心目中地位直线下降。侯卫东到茂云报到以后,各方面工作按部就班地开展起来,两个星期以后,他回到了岭西,单独宴请省委常委、岭西市委书记熊大伟。来到了金星大酒楼,上了电梯,迎面见到了春风满面的柳洁。(第八百六十三章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官路风流)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官路风流)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百六十一~三章 谁人来过

100%
目录
共21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