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咸鱼超级大翻身

第五章 咸鱼超级大翻身

1

经过这场食人花浩劫后,我们三个全都不同程度地受了点小伤,大家转移到安全地方后,我马上替我们三个处理伤口,包扎了一番后才继续上路。

刚走出食人花丛林,我们就看到一支穿着迷彩服的队伍从我们面前走过,他们还抬了一个担架,马吉正躺在担架上哼哼唧唧的,非常痛苦的样子,好像是受了不轻的伤。

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些人就是救援队!

“哈哈,恶人有恶报,这个自私鬼终于遭到报应了!”“猴子”看到受伤的不得不退出比赛的马吉,唾弃道。

救援队把马吉抬上了越野车,这时我远远地看到越野车边站着一个颀长的金色的身影,他正指挥着救援队。这个人化成灰我都认得出来——除了傲慢自大、不可一世的辰玄野以外,还会有谁!

在他的指挥下,那辆载着马吉的越野车迅速离开,而他则带着其他手下继续在森林里巡视。

已经中午十二点了,我和路德维希以及“猴子”找了一片安静的林子停下,决定休息一下,吃了午饭再继续前进。好在路德维希和“猴子”都带有食物,我吃了“猴子”带的压缩饼干和路德维希带的牛肉罐头。

吃完东西,我想起了辰玄野,一想到那个混蛋也在森林里,我就无法平静。

这家伙,老是一副自高自大的样子,周围总有一群麻雀一样的手下簇拥着,帮他跑动走西地干坏事。咦?奇怪,说起来,今天这家伙周围竟然一个随从都没有带!这么说来……

想到这里,我的脑袋突然灵光一现,我再也坐不住了,站起来装作平静地对路德维希和“猴子”说:“我去方便下哦,去去就来!”

路德维希和“猴子”都没有多想,嘱咐我一句“小心点啊,别走远了”,就目送着我离开。

离开了路德维希和“猴子”的视线后,我就循着辰玄野他们留下的脚印,追了上去。不一会儿,我就看见了他们的队伍。他们也正围坐在地上,吃着午饭。

在这种荒郊野外,他竟然连一个随从都没有带,这绝对是可以整到他的大好时机啊!不过,我要怎么整那个臭小子呢?我躲在树后,想了想,终于想到了一个好方法……

我在不远处的林子里折腾了半天,然后又回到了辰玄野他们所在的那片林子,他们依旧坐在那里吃着午饭。我拿起弹弓,朝着辰玄野的后背,射出了一颗小石子。那家伙哎哟一声,转过头,看到我的时候,眼里闪过惊讶的光芒。

“老大,你怎么了?”他的手下全都奇怪地问。

“没事,我去方便下,你们在这里等我!”辰玄野板着脸,严肃地叮嘱了一句,然后站了起来,朝我走过来,脸上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辰玄野,等下我就让你吃不完兜着走!我朝他吐了吐舌头,又对着他拍了拍屁股,转身就跑。那家伙果然被我激怒了,恼火地追了上来。

我一路引着他跑到我设了“阴谋”的那个林子,走进林子后,我停了下来,转身朝他挑衅地笑着:“辰玄野,你的好日子到头了,等一下我就要你哭爹喊娘!”

“等下谁哭谁笑,还不知道呢!”辰玄野不以为然地扯了扯嘴角,冷笑不已。

“哼!你不要得意,不是每次都会你赢的!”我边说边不断后退,在心里盘算着如何把他引进我设的“陷阱”……

十、九、八、七……

“是吗?希望你不要后悔说出了这句话!”辰玄野把拳头捏得咯咯响,一步步朝我逼近。

四、三、二、一……

“啪!”当我数到一时,地上的枯叶全都飞溅了起来,一条绳子从地底钻了出来,辰玄野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绳子套住了脚踝,倒吊着飞上了天空!

“啊——”他凄厉的叫声划破了天空。

最后他被倒吊在树上,像秋千一样在半空中晃来晃去,他用力挣扎了一下,可只是徒劳,最后他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两眼通红地望着我,表情无比愤恨。

“哈哈哈哈——”我走到他面前,毫无风度地狂笑着,“这就叫……风水轮流转!辰玄野,你没想过会落在我手里吧?怎么样,我临时做的陷阱效果不赖吧?”

“你找死吧,快把我放下来,否则我绝对不会饶了你!”他咬牙切齿地说,因为血液倒流,整张脸涨得通红,乌黑的发丝全都散落了下来,在风里舞动着。

“哎哟,现在你这个样子,还能对我怎么样?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啊,多么像一只挂炉烤鸭啊!”我伸出手用力在他脸上拍了两下,看到他狼狈的样子,心里好不爽快!

哈哈哈哈——我们的位置终于倒了过来!我硕果果终于把辰玄野踩在脚下了!

辰玄野咬紧下唇,撇开脸,颇有一副坚贞战士宁死不屈的气势。

“那么,让我想想,要怎么整你呢?我是先抓一堆虫子,塞进你衣服,让你感受一下千万条虫子在身体上爬来爬去的感觉,还是抓一条毒蛇,让它咬你一口,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感觉?哎哟,真难决定耶……”我假装电视里的坏人那样阴沉着脸,用调侃却冰冷的声音威吓他。

辰玄野听到我的话,脸色越来越苍白,乌黑的瞳仁不停地闪烁着。可是他还是故作镇定,一声不吭。看到他这个样子,我心里居然突然有点不舍……

不行不行!不能心软!我狠狠地甩甩头,立刻把这丝情绪甩出了脑海。当初他是怎么欺负我的——要把我拖到牲口市场区卖;看到掉进陷阱的我弃之不顾!这个美丽的恶魔,我今天一定要好好和他算算这笔账!

我的视线在地上扫来扫去,寻找着整治辰玄野的方法,这时我瞥到树根下有一只红色的布满白点的蘑菇。哈哈!就是它了!我把蘑菇采了下来,然后踱到辰玄野面前,举着蘑菇乐呵呵地说:“你知道这叫什么吗?”

辰玄野瞥了我手里的蘑菇一眼,不屑地说:“毒蘑菇,你想把我毒死是不是!”

“那么容易就让你死,多没劲啊!”我摇了摇手指,皮笑肉不笑地说,“这叫笑菇,听说过没?这种蘑菇上面布着一层白色的粉末,这层粉末会放出一种神经性毒素,刺激人的笑神经,令人狂笑不止!”

辰玄野听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他咽了口口水说:“你你你……你要做什么!”

“我是要让你笑,又不是要让你哭,你急什么?”我扬了扬眉毛,佯装不解地说。其实心里早就乐翻了!哈哈哈哈——第一次看到辰玄野如此惊慌失措的样子,真是太爽了!

“硕果果!你最好考虑清楚——”辰玄野铆足了劲,冲我怒不可抑地大吼,雄厚的吼声几乎震动了整个林子。

“哎呀,生气对身体可不好哦,俗话说‘笑一笑十年少’,我今天就让你开心开心,哈哈大笑一场!”我举着笑菇,在他眼前晃了晃。辰玄野瞪着我,气得鼻子都要歪了。

“来来来!快笑一笑!”我把笑菇放在他鼻子前,蹭了蹭,开始他屏着呼吸,不让粉末吸入鼻子,可是很快他就忍不住了。只见他的脸越来越红,他用力咬住下唇,一张脸憋得通红,就像是熟透了的番茄。

“哎呀,辰少爷,您的脸怎么那么红啊?哎呀呀——您怎么满头大汗啊?”我伸出手指,故意在他胳肢窝戳了戳,死命隐忍着的辰玄野终于坚持不住,噗嗤笑了出来,这一笑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他张大了嘴哈哈大笑,笑声震动了整片森林。

“哈哈哈哈……哇哈哈哈哈……”辰玄野扭动着身子,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开不开心啊?畅不畅快啊?”我伸出手,拍了拍他笑得通红的脸,笑嘻嘻地问。

“哈哈哈……硕果果……你这只臭乌鸦……哈哈哈哈……你死定了……哈哈哈哈……今天的账我一定会记住的!哈哈哈……”辰玄野笑得话都说不出来了,他虽然笑得前仰后翻,可是盯着我的两道目光却像箭般犀利。

我抬眼看着他,然后又学电视里的坏人那样,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煞有介事地摇了摇手指:“你的威胁,很无力哦……”

2

倏地,整片丛林骚动了起来,没有风,枝叶却剧烈摇晃了起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响,几乎震动了整个森林,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听到“叽叽叽叽……”的刺耳声音,接着看到一大群猴子从树丛里钻了出来。

猴子?!我错愕地睁大眼睛,怎么会有那么多猴子,难道是刚才辰玄野的叫声和他狂笑的声音把它们引了过来?

还没等我想明白,我就看见那群猴子全都盯着倒吊在树上的辰玄野,晶亮的眼珠滴溜溜转着,像是在打鬼主意的调皮小孩。

它们不轨的企图,连辰玄野都感觉到了,他赶忙扭动着身子,冲我大喊:“喂!硕果果……哈哈哈……快放我下来……哈哈……快放我下来啊——”而就在这时,树上的猴子全都跳到了辰玄野身上,攀在他身上或者绳子上,好奇地嗅来嗅去,辰玄野吓得一动都不敢动,整张脸都绿了!

“呵呵呵呵——看来它们很喜欢你啊,帅哥的吸引力果然不同凡响,连猴子都拜倒在你的裤管下了耶!”我幸灾乐祸地走上前,再度伸出手在他脸上拍了拍。

辰玄野顿时气得鼻子喷火,他一边强忍着笑意,一边粗着嗓子对我大吼:“死女人,你哈……哈……还不快把我放下,我就……”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啪的一声脆响——一只猴子学我的样子在他脸上用力拍了一掌!辰玄野张大了嘴巴,半天没反应过来。

那群猴子顿时觉得很好玩,全学着我,在他左脸上拍一掌,右脸上拍一掌。辰玄野气得脸红脖子粗,估计他绝对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被猴子甩耳光!

“你们这群死猴子,还不快滚!谁再敢碰我一下,我……哈哈……绝对会剥了谁的皮!”笑意似乎逐渐被猴子的行为刺激退去的辰玄野气急败坏地大吼大叫。可是他这一叫,不但没有让那些猴子退却,反而激起了它们玩闹的兴致,它们集体朝他发动了“猛烈攻击”——

只见那群猴子龇牙咧嘴,张开了爪子在辰玄野脸上、身上拼命乱抓乱扯,有的还朝着他做鬼脸,挠屁股……

“啊——啊——”辰玄野疼得哇哇乱叫,头发被扯乱了,脸上全是抓痕,衣服也被抓破了,而且还要看那群猴子自己耍宝,真是苦不堪言!

“哈哈哈哈——”我在一边笑得前仰后翻。一直都不可一世、令所有人惟命是从的辰玄野居然会被一群猴子欺负得那么惨,这要是被岛上的人知道,肯定会笑掉大牙的!

“死女人——等我自由了,我绝对会让你跪地求饶!”辰玄野双眼通红地瞪着我,仿佛我已经和他结下了深仇大恨。

我把他的怒气当微风似的享受,看了看手腕上的电子表,发现时候不早了,而且我也出来好一会儿了,再不回去,路德维希和“猴子”就要担心了,于是我就朝辰玄野挥了挥手说:“我先走了,你慢慢和这些猴子玩吧,拜拜喽!”说完我转身一蹦一跳地离开了,心情大好。

“硕果果——你给我滚回来——”背后传来辰玄野怒气冲天的声音,几乎令整个森林都为之震动。

就让他吃点苦头,挫挫他的锐气吧,反正这个林子离他的手下所在的位置很近,等一下他的手下发现他不见了就会来找他的。于是,我很嚣张地“啪啪啪”拍了拍手上的泥土,就放心地离开了。

回到刚才休息的地方,我看到路德维希和“猴子”已经收拾好了,路德维希看到我连忙紧张地问:“怎么去了那么久?”

“没什么!只是提醒某人以后不要随便把人带到‘德兰牲口市场’去!”我惬意地闭上眼睛,心情大好。

“德兰牲口市场?这是什么地方?我们德兰岛上根本就没有牲口市场啊?”“猴子”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没有?怎么可能,上次辰玄野这个家伙还扬言要把我拖到哪里去卖了赔他的游轮钱呢!说起这家伙,简直就是坏得罄竹难书,上次还把我撂在陷阱里见死不救,报名的时候又来看我好戏……”我愤愤不平地列数着辰玄野的罪状,一想到他刚才被那群猴子耍的情景,真是太过瘾、太解气了!

“不过,他其实并没有你想的这么恶劣……”路德维希破天荒地为辰玄野说起好话来了,“其实,上次你带入陷阱的事,也是他来通知我的,虽然态度不是很好。”

“这样啊……”路德维希不经意的一番话让我的内心顿时升起一丝愧疚感:我刚才是不是做得有些过了?

“好了好了,我们管他那么多干嘛,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我甩了甩头,试图不去想辰玄野的那些“隐形优点”,一个起身站起,往前走去。路德维希看到我略有反常的样子,疑惑地望着我,但很快就和“猴子”一起跟了上来。

我们三人按照地图上的路,继续往赫利俄斯山进发。

“果果,你再也不要一个人乱跑了,刚才路德维希殿下担心死你了。”路上,“猴子”凑了上来,轻声对我说。

“嗯?”我疑惑地瞥了“猴子”一眼。

“这个森林太可怕了,你一个人多危险啊,我们刚才等了你很久不见你回来,都怕你出事呢。”“猴子”有点责怪地瞪了我一眼。

“哦,不好意思啊,让你们担心了!”我抱歉地笑了笑。可是“猴子”的话却令我浮想联翩……

是啊,这个林子太多危险了,食人花、野兽、毒蛇……辰玄野会不会有危险啊……他被我吊在树上,要是被毒蛇咬了,要是被野兽发现了……他的手下还没找到他之前,他就遇到危险了……那怎么办……

“路德维希殿下见你不回来还说要去找你,还好你回来了……”“猴子”依旧在我耳边絮絮叨叨,可是我一句也听不见了,我现在满脑子都是辰玄野,说起来,辰玄野其实并没有我之前认为的那么恶劣,可是现在我却这么恶劣地对他,要是因为我让他遇到危险……

越想越不安,我停下了脚步,再也无法前进。

“怎么了?”路德维希和“猴子”疑惑地望着我。

“我有点事!”我来不及解释,就转身往来的路狂奔而去。

“果果!”路德维希和“猴子”赶紧追了上来,看到我紧张的表情,不再多问,只是跟着我一路狂奔。

一刻不停地跑到了我刚才恶整辰玄野的林子,我冲了进去,四处寻找着辰玄野的身影。辰玄野,你绝对不能有事!

林子里好安静,没有辰玄野的叫喊声,也没那群猴子唧唧喳喳的烦人声音,这令我越来越担心。一股不好的预感从心底升起,在我心里迅速蔓延开,几乎要把我吞噬。

“果果,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路德维希担忧地问,细长的双眉紧蹙着。

“帮我找辰玄野!”我没有时间多解释,直接朝我布了陷阱的那棵树跑过去。

路德维希和“猴子”感受到了我的紧张,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再也不多说什么,赶紧跟我跑进树林。

我怎么会那么意气用事,一个人把辰玄野丢在林子里!虽然他很可恶,但是也没有坏到十恶不赦,不管怎么说,他当初总是“间接”地救过我,我怎么会这么对他!

我一口气跑到那棵树下,可是辰玄野已经不在那里了,只剩下我吊在树上的那根绳子,静静地垂挂在树干上。而地上留下了一滩殷红的鲜血!

我赫然睁大眼睛,盯着那滩血,脸色苍白,一动不动。

难道……辰玄野被野兽拖去了!

这个想法就像是一道响雷劈在我头顶,令我几乎要晕过去。我的心脏仿佛被用力捶了一拳,痛得令我快要窒息。

我迅速检查起现场,地上有凌乱的脚印,树干上插着几支箭,几根断树枝掉在地上,似乎是被刀砍断的,而树干上也留有刀痕。如此看来,在我们来之前这里应该发生过激烈的打斗!

会是什么人在这里打斗?这些血是辰玄野的吗?他现在在哪里?是生?是死?

我心乱如麻,全身冰凉……

辰玄野!你绝对不能出事!

3

林子里静得令人心慌,怪异的树根像章鱼的触手,张牙舞爪地匍匐在地面上。繁茂的枝叶就像一朵朵厚重的乌云,遮蔽在我们头顶,积压在我们心上。

地上那摊触目惊心的鲜血散发着甜腥的味道,刺激着我们的每一根神经。望着树干上的刀痕和地上凌乱的脚印,我仿佛能身临其境地感受到前面那场你死我活、玉石俱焚的厮杀。

辰玄野……这是辰玄野的血吗?

望着那摊殷红的血,我攥紧了拳头,连指甲陷进了手心也感觉不到疼痛。

难道辰玄野受伤了?而且看起来伤得很严重……

在我离开后发生了什么事?他到底被谁带走了?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的脑袋一片混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只见路德维希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景,对着树干上插着的一支箭研究了一会儿,转过身问怔怔的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这里好像发生了一次大厮杀啊!”还没等我回答,“猴子”就应声道。他咋舌地看着眼前凌乱不堪的景象,两只细小的眼睛却因为危险带来的紧张和刺激,变得闪闪发亮。

“我……我想整一整辰玄野,就把他吊在这里了……可是他现在不见了!”我指着头顶被割断的半截绳子,艰难地开口道。我感觉嗓子又干又涩,一股温热的液体涌向我的眼眶,几乎要夺眶而出,“我……真的只是想整整他,我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怎么办?他不会出什么事吧!”我紧张得连话都说不清楚,无数的问题在脑海里盘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有打斗?辰玄野现在又在哪里?

“现在还不能断定是否有危险。”路德维希蹲下身子,伸出手指沾了沾地上的血,然后收回手,望着手指上的血说,“血迹还没干,他们一定还没走远。”

我循着路德维希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血迹果然看起来还是殷红殷红的,不像是经历了很长时间而变得凝固发黑……这样看来,他们的确是才经过这里不久!所以说,只要我们加快步伐……说不定,真的可以追上他们!

“那……那我们快去追他们吧!”想到这,我终于镇定了下来。仔细观察地面后,我发现有几滴鲜血洒落在铺满枯叶的地面上,松软的地面上还有一排脚印,脚印和血迹是往西南面一路延伸的。从脚印的数量来看,应该是一群人,起码有七八个。

“喂!我们现在正在比赛,我们再不前进的话,度王经钥匙就要被别人拿走了!”就在我们认真地分析状况并且准备沿着脚印去寻找辰玄野的时候,“猴子”焦急地蹦到我们中间,大声打断了我们的对话。

“我不能丢下辰玄野不管,而且是我害了他,要是他出了什么事,我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我咬着下唇,攥着拳头坚定地说道。

“可是我们已经落下别人一大段距离了,再耗下去肯定会输掉比赛的!”“猴子”叹了口气,无奈地说。

“如果输掉比赛,那我也没有办法……”这场比赛可能是唯一一个能够让我和阿武提早离开德蓝岛的机会了,可是我做不到放下陷入危险的辰玄野不管。

“你们怎么知道带走他的是什么人或什么野兽怪物呢!你们看这些箭和刀痕,如果我们追上去说不定也会遇到危险!到时就不是输掉比赛那么简单了,说不定连我们的小命都不保!而且依照辰玄野的性格,他一定会找到机会让救援队来解救他的!”“猴子”似乎很难认同我的说法,他边说边舞动着手臂,脸因为激愤涨得通红。

“如果有危险,那我更不能丢下辰玄野不管了!”再说,他根本就不是参赛者,所以根本没有呼唤救援队的警报器!我望了“猴子”一眼,转身往血迹和脚印一路延伸的西南面走去,背影坚定而决绝。

路德维希也毫不犹豫地跟了上来,非常信任地没有问我一句话。望着他坚定的眼神,我的心中涌起了一丝感动。

“好!那我们现在开始就分道扬镳,你们去救你们的人,我朝我的赫利俄斯山继续前进!”“猴子”站在原地,扯开了嗓子对我们大吼大叫,可是他的话并没有阻止我们前进的脚步。望着我们决然的背影,他终于忍无可忍,用力地跺了跺脚,大声吼了句“拜拜”,然后转身朝我们相反的方向走去。

“路德维希,这个是我一个人造成的后果,你……还是跟‘猴子’一起去比赛吧。”虽然我知道一个人孤身行动会危险很多,但我并不希望这样就剥夺了路德维希的比赛权利。

“没关系,我跟你一起找。”路德维希毫不犹豫地做出了决定,“反正我也没有什么愿望想让王实现,而且如果辰玄野真的出事了,比赛的胜利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嗯!谢谢你!”我感激地向他一点头,同时也感谢上帝将我抛弃在这个陌生岛屿的同时,还总算是仁慈地让我认识了路德维希这个人。

太阳已经朝西面倾落四十五度角,我和路德维希一刻不停地沿着血迹和脚印朝赫利俄斯山相反的方向走去。我们离胜利越来越遥远,可是此时的我一心牵挂的只有辰玄野的安危。

那血迹顺着脚印一路延伸,仿佛永远挥洒不完似的。望着枯叶上星星点点的殷红,我心里越来越慌乱。

辰玄野受了很重的伤吗?没人替他包扎吗?任凭血这样流下去……他会……我紧紧咬住下唇,几乎不敢往下想。

就这样焦急着、担忧着,我不由自主地越走越快,最后几乎在林子里狂奔了起来,也顾不得森林里是不是布了陷阱,或者有什么野兽或怪物会发现我们。路德维希紧紧地跟在我后面,依旧没有说一句话。

可是跑着跑着,我突然像被强行安上了刹车装置,“吱”地一下停了下来。跟在我后面的路德维希见我突然停下来,也来了个急刹车,结果还是撞到了我的后背。

待我停下来,瞪大眼睛仔细地看过去后才敢确定——

面前的血迹和脚印……竟然突然消失了!

“怎么……会这样!”我无法置信地睁大眼睛,真怀疑是不是因为太紧张了产生了幻觉。我用力眨了几下眼睛,可是眼前的景象丝毫没有改变,那些脚印和血迹确实是半路消失了!

而路德维希也注意到了前面的异常,立刻走上前来,蹲下身子,仔细观察着地面。可是当他翻遍了地上的枯叶后,还是失望地站了起来,有些无奈地观察着四周的树林。

我焦急地四处张望着,可是除了我们一路追逐着脚印和血迹而来的这条路之外,四周已经没有任何道路。两旁是茂密的树林,就像两道屏障隔断了我们的视线。如果他们往回走,一定会撞上我们,可是如果他们依旧继续在往前走,为什么脚印和血迹会凭空消失了?

“难道他们有瞬间转移术?还是钻进地底下了……”我蹲下身子,疑惑地摸着铺满腐烂的枯叶的地面,可是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

我颓丧地坐在地上,低着脑袋,怔怔地望着地面,整颗心如同落进了北极冰海般冰冷。

辰玄野……我这次真是害死辰玄野了……为什么我那么大意!为什么我做事总是那么冲动!我攥着两鬓边垂落的卷发,悔恨万分。我宁愿陷入危险的是自己,也不愿像这样因为我的原因害得辰玄野生死未卜……

我用力咬着下唇,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涌出眼眶,顺着面颊滑落。

对不起……对不起……

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道着歉,可是我知道一切都于事无补了。

如果……如果他真出了什么事,我该怎么办……

“果果,你快看!”意识在虚实间游走时,我突然听到路德维希如精灵般清亮毫无瑕疵的声音在呼唤着我。

我抬起头,隔着泪雾看到他站在一排密丛前,朝我招着手。

我用手背抹了抹脸上的眼泪,从地上艰难地爬了起来。拖着虚软无力的双腿,我疑惑地朝路德维希走过去。

他朝我展露了一个比彩虹还要美丽灿烂的笑容,然后拨开了面前的树丛。如变戏法般地,树丛后顿时变得豁然开朗,我的视线毫无阻拦地延伸开去。

树丛后居然隐藏着一条宽敞的道路!

我呆呆地望着这条道路,大脑瞬间短路,泪痕还在我的脸上残留,而我却几乎石化成了一座雕像……

道路……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事情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糟糕,意味着我们找到他的希望被再度燃起!

于是,我忘记了擦干眼泪,担忧和悲伤瞬间转为惊喜。我回过头望着路德维希,他紫蓝色的眼睛就像环绕着德蓝岛的珊瑚海,美丽又迷人。

“你怎么会发现树丛后藏着路?”我轻轻地问。

“我看到叶子上沾着一滴血。”他弯下腰,指了指一株矮灌木上的一片深绿色叶子,上面的确沾着一滴不易被察觉的鲜血。

这么细微的线索,居然都被路德维希发现了!我暗自惊叹着他的观察能力。

“他们应该是朝这边走了,我们快追上去吧!”路德维希指了指树丛后的道路提醒我道。

“嗯!”我用力点了点头,和他一起分开枝叶,走进了那条隐蔽的道路。

4

我们顺着脚印和血迹继续一路急速追赶,终于在追了一段路后发现了我们的目标,而且他们就在离我们只有一小段距离的丛林中移动!

我们赶紧放轻脚步,借着灌木的遮掩,悄悄地靠近了目标……

原来,带走辰玄野的不是什么可怕的动物,而是上次我和阿武碰到的那群梳着细小的辫子,身上穿着红色长袍的土著人!

我的心扑通扑通跳着,血液一下子涌上了大脑,神经开始处于高度紧张状态——这些土著人此刻手里拿着粗糙的长枪和弓箭。他们原本是要去打猎的吗?然后发现了辰玄野这个猎物?他们是食人族吧?把辰玄野带走是不是要当做晚餐啊……

我越想越紧张,呼吸也越来越急促。路德维希似乎发现了我的不适,把手抬起来轻轻放在我的肩膀上。他手心的温度缓缓传到我的心里,让我渐渐觉得不那么紧张了。我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现在一定要保持理智!

只见辰玄野双手双脚被绑在一根木棍的两端,像一只被猎到的野猪似的仰面倒吊在木棍上,那两个土著人一前一后地扛着辰玄野,晃晃悠悠地往前走,黝黑的脸上挂着得意洋洋的笑容。

“……快放本少爷下来!你们居然敢这样对我,简直就是自掘坟墓!”辰玄野扭动着身子奋力挣扎着,因为羞辱和愤怒,俊美的脸涨得像熟透的番茄似的。

那些土著人对于他的话充耳不闻,继续无动于衷地赶着路。

“你们这群野蛮人!你们小心我把你们全部赶出德蓝岛,混蛋!混蛋!”辰玄野忍无可忍,不顾形象地破口大骂起来。估计他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居然被人当猎物般对待!

不过看他精力这样旺盛,我可以断定他并没有受重伤,这让我也放心了不少。

心头的那块大石终于放下,我深深地舒了口气,望着辰玄野滑稽的样子,我捂着嘴巴吃吃地笑了起来。

可是,既然辰玄野没有受伤,那些血又是谁的呢?我小心翼翼地跟在队伍后,伸长了脖子张望着,突然,我瞥到走在队伍最前面一个土著人的肩上扛着一只死猴子。那只猴子眼球暴出,扭曲的表情凝固在脸上,背上则插着一支箭,殷红的血从伤口不断涌出,滴落在地上……原来地上的血迹竟来自于它!

真残忍!我望着那只死相凄惨的猴子,心脏猛地咯噔跳了一下。

那些土著人一定是把辰玄野和猴子都当成了猎物,要带回部落吃掉!我才刚落地的心,又再次悬了起来。

“路德维希,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把辰玄野救出来!”我回过头,焦急地对路德维希说道。

“嗯。”他点了点头,紫蓝色的眼睛里透露着坚定的目光,“我们先跟着他们,一边找机会一边想办法救辰玄野。”

“好。”我立刻明白了路德维希的意思。我们不能卤莽地冲上去和他们硬拼,那样不但救不了辰玄野,可能连我和路德维希都会有危险。我们一定要智取!

我们继续小心翼翼地跟着那群土著人,并伺机等待着能够救出辰玄野的机会。才没过多久,就被我们等到了!

那些马不停蹄赶路的土著人终于走累了,看样子是要停下来休息。只见他们叽里咕噜说了几句话后,其中两个人便离开队伍走出了树林,估计是找水去了。剩下的五个人在树林里坐下,靠着树根休息起来。那两个扛着辰玄野的土著人,从肩膀上卸下了木棍,把辰玄野仰面放在地上,然后靠着树根也打起盹来。

辰玄野估计是被绑了一路也骂了一路,早就已经筋疲力尽,此时有气无力地眯着眼睛,一副昏昏沉沉的模样。

我和路德维希躲在树丛后,望着那几个正闭目小憩的土著人,凑在一起商量起救辰玄野的方法。

片刻后,我们互相比了个“OK”的手势,便摩拳擦掌准备伺机行动。

等到那几个土著人的呼吸变得平缓均匀,我和路德维希便拾起地上的树枝挡在身前,踮着脚尖蹑手蹑脚地从树丛后走出来,朝辰玄野所在的位置小心翼翼地靠近。

那几个土著人看起来睡得很沉,并没有发觉周围的动静,很快我们就移动到了辰玄野跟前。

还没有睡着的辰玄野,感受到我们的靠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是我们后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猛然瞪大眼睛:“你……”

“嘘——”我立刻捂住他的嘴巴,防止他这个笨蛋大叫起来吵醒了那几个土著人。

不知道那几个土著人何时会醒来,我们没有时间给辰玄野松开绳子,立刻扛起辰玄野轻手轻脚地撤离,打算离开了土著人的视线范围后,再给他松绑。

又要扛着一米八高的辰玄野,又要放缓脚步蹑手蹑脚地走,没多久我就累得气喘吁吁,额头上密密麻麻全是汗珠。这个笨蛋可真重!

我和路德维希扛着辰玄野悄无声息地往前挪动着步伐,那几个睡得正酣的土著人丝毫都没有察觉到!

望着不远的地方分岔开来的一条小道,我心里都快乐翻了——只要绕进那条小道,我们就可以脱离土著人的视线范围了!哈哈,真是太容易了,那几个土著人还不是一般的笨呢!

“@#¥%!¥#%@#¥#%……”就在我得意洋洋之时,却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一声急吼吼的叫喊。

我回过头,看到前面那两个离开的土著人扔下手里盛满水的叶子,大叫大嚷着追了上来。那几个正靠在树根上打盹的土著人也被吵醒了,慌慌张张地打量了四周一下,看到正扛着辰玄野打算逃跑的我们,顿时清醒了过来。一群人拣起长枪和弓箭,手忙脚乱地朝我们追来。

“啊——快跑!快跑!”我急声催促着路德维希,和他一起扛着辰玄野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狂奔了起来。

那些土著人也顾不上其他猎物了,举着长枪和弓箭大吼着追了过来。一群人气势汹汹地紧追在我们身后,被举得高高的长枪,枪尖在阳光下反射着刺眼的光芒,令人不由得联想起被扎中后的惨痛。

怎么那么倒霉呀!我和路德维希扛着辰玄野,哼哧哼哧地一路狂奔,感觉两条腿都快打架了。可是后面紧紧追赶着我们的土著人,却像恼人的苍蝇似的,怎么甩都甩不掉。听不懂的土著语此时就像是可怕的魔咒,紧紧地纠缠着我们。

啊——被抓住就死定了!可怕的念头驱使着我用尽全力一刻不停地往前跑着。

“啊呀呀——颠死我了!”辰玄野被仰面吊在木棍上,随着我们奔跑时的起伏左右摇摆、上下颠簸着。大概因为太过于痛苦了,他的身躯不停扭动着,眼睛里似乎有两个旋涡在不停地转啊转。

“不要再动了,再动就把你一个人丢下,让你成为食人族的晚餐!”辰玄野激烈的挣扎,让我和路德维希奔跑得更加吃力了,于是我恶狠狠地出声威胁道。

听到“食人族的晚餐”几个字,辰玄野的脸刷地一下变得煞白,立刻停下了动作,身体绷得像死鱼般直挺挺的,一动都不敢动。

“嗖嗖嗖——”

正在这时,某种划破空气的风声从背后传来,我立刻回头去看,只见几支箭以风驰电掣的速度从我们背后飞了过来,快得好像流星一般,锋利的箭尖仿佛要刺破我的眼睛,令我的血液瞬间凝固。

“大家小心!”我紧张地大吼一声,所有人在这一刹那间侧过了身子。那几支箭从我们的耳边和肩膀擦过,扎进了旁边的树干上!

冷汗从我的额头哗啦啦流下,连双腿都忍不住发软了。

见没有射中目标,身后的那群土著人又抓起一大把羽箭架在弓上,然后朝我们再次射来。

“嗖嗖嗖——嗖嗖嗖——”

刹时,离弦之箭密密麻麻地形成一张大网,铺天盖地地向我们袭来!

“快跑——快跑呀!”辰玄野倒挂在木棍上,铆足了劲冲我们大喊起来。

这个混蛋,要不是为了救他,我们何必冒这个险呀!而在后边追赶着我们的那群土著人也离我们越来越近,他们手里的长枪几乎要扎到我的后背了!

“哎呀!你们俩是乌龟呀——跑快点呀!快要被他们追上了!”辰玄野望着后面那群像尾巴似的粘着我们不放的土著人,急得恨不得凭空生出两只脚来,不停地在我们耳边吼着,震耳欲聋的叫喊声简直要把我们的耳膜给震破了。

“闭嘴!”我和路德维希异口同声地冲他嚷道。

糟糕!这样下去我们三个都要完蛋了!

正在我急得焦头烂额时,突然闻到了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

这个气味……难道是……我抬起头,在林子里四处打量着。

这时,我看到在我们的左前方有一株两米高的绿色植物,卵形的叶片边缘带有锯齿,上面开满了大型的白色钟形花,中央结满了长满刺的白色圆形果实。

哇!好大一株刺苹果!

根据我的了解,刺苹果平均高度在九十厘米左右,所以,像这样两米高的刺苹果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看着头顶上的累累硕果,我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道智慧的光芒。哈哈!有办法了!

“往那边跑!”我指着那株硕大的刺苹果,对前面的路德维希大声喊道。

路德维希点了点头,立刻按照我的指示朝那株刺苹果迅速跑去。我们跑到树下,立刻把辰玄野放在了地上,然后我展开灵活的四肢,像只猴子似的快速爬到树上!

“让开!”看到像黄蜂般涌来的土著人,我对树下的路德维希大喊。路德维希立刻拖着辰玄野躲到了一边。

那些气势汹汹冲过来的土著人看到眼前的情景,全都戒备地停了下来,犹犹豫豫地不敢轻易上前。

“过来啊!快来抓我啊!”我站在树上,叉着腰得意洋洋地向他们挑衅。

底下的土著人望着我疑惑地愣了愣,然后面面相觑地讨论起来。

“……$#%&%$#……”

“$##@%&*……”

……

他们在说什么?是不是害怕了不敢过来?不行,这样我的计划就实现不了了!一定要把他们引过来!

“你们这群胆小鬼!快过来啊!是不是怕了啊,哈哈哈!”我站在树上朝他们吐了吐舌头,又转过身朝他们拍了拍屁股,想法设法挑起他们的怒火。

果然,那些冲动的土著人经不起我的挑衅,个个气得瞪圆了眼睛,黑黝黝的脸此时都涨得红红的。

“%&$@%!”其中一个看起来像头头似的土著人举高了长枪,忍无可忍地大吼了一声,刹那间,所有土著人都举高了长抢张牙舞爪地朝我冲了过来。

等那群土著人冲到树下时,我看准时机用力地摇晃起树枝。满树沉甸甸的果实经不起我的折腾,全都脱离树枝,像冰雹似的噼噼啪啪落下。那些土著人毫无防备,立刻被果实雨笼罩住了。

只见那些被果实砸到的土著人脸上和身上迅速冒起一个个鲜红的疙瘩,刚才还杀气腾腾的几个人,立刻就像得了恶疾的病人,在地上翻来覆去痛苦地打着滚,用手拼命挠着身上的红疙瘩,嘴巴里还“哎哟哎哟”地叫唤着。

哈哈!完胜!我拍了拍手,从树上跳了下来。

幸好妈妈曾经教我认识过这种植物——刺苹果。这种植物的果实带有剧毒,误食果肉后人会立刻暴毙而死,它的叶子和果实上的刺也带有毒素,若是被扎到,就会立刻引起红疹,让人又痛又痒,苦不堪言。

这时,路德维希也已经帮辰玄野解开了绳子。

“干得不错。”路德维希微笑地望着我,紫蓝色的瞳仁不经意间流露出赞赏的光芒。

“平时看你莽莽撞撞的,没想到关键时刻还挺机灵的!”辰玄野咧了咧嘴,故作惊讶地调侃道。

“快走吧,等下要是他们的同伴找来就麻烦了!”顾不得和他打哈哈,我赶紧提醒道。

两人也发觉此地不宜久留,立刻点了点头,跟着我迅速离开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金色德兰岛之度亡经传说1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金色德兰岛之度亡经传说1 金色德兰岛之度亡经传说1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章 咸鱼超级大翻身

8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