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记号

第八章 记号

1

星期六一大早Q和景夜莲全聚到了我家里,三人讨论捕捉KING的计划。

清晨明媚的阳光洒落在绿油油的玉米田上,几只白色的蝴蝶神采熠熠地飞来飞去。屋子前的小溪潺潺流动,晶莹的溪流波光粼粼。

我们三个坐在房间的地毯上,边喝咖啡边吃着Q烘烤的蛋糕。房间里香气四溢。

“KING到底想要挖什么?”Q端着咖啡,水蒸气迷蒙了他的镜片,他的两颊也被热咖啡熏得红通通的。

“不知道,我们去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他从地里挖出什么。”我十分不雅地大口大口吃着蛋糕,心里愤恨不已。接二连三地被KING从手里逃脱,我这个侦探快可以下岗了。

景夜莲似乎特别喜欢Q烤的蛋糕,始终埋着头非常认真地吃着自己盘子里的蛋糕,只用一堆像鸟窝似的乱发对着我们。

唉——我又不是叫他来吃蛋糕的。

“他会不会在挖七彩水晶?”

“七彩水晶?!”我被Q的话吓了一跳,一口蛋糕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咳咳……”呼吸有些困难,我用力捶着胸膛好不容易才把它咽下去。哎哟喂——差点把我噎死。

“是啊,我猜想他把上次偷到的七彩水晶藏在了樱花林里,想等风头过去后再拿回来。可是当他回去拿时却发现水晶被狗挖走了,于是他疯狂地寻找着!”Q放下了咖啡杯推着眼镜煞有介事地说。

“呃……”我嘴角抽搐,白了他一眼,“你当KING是你啊!”

KING虽然举止古怪,但还不至于笨到这个地步吧。

Q抱着咖啡杯可怜兮兮地撅了撅嘴,景夜莲只顾着吃蛋糕还是不打算理我们。

“不管KING在找什么,抓到他就全知道了!”我气势汹汹,举着拳头喊道,“我们要全力以赴,一定要把本市最强的怪盗KING逮捕归案!”

可是我的气势并没有感染在座的任何一个人。Q呆呆地望着我,景夜莲吃着蛋糕头也不抬。

……沉默……沉默……

哎呀呀——侦探社怎么就只有这么一群毫无斗志的废物啊!“Q你那是什么表情!还有景夜莲你不要再吃蛋糕了!”我指着他们一个个点名,唉——他们想气死我吗,“我今天是叫你们来讨论逮捕KING的计划的!振作起来!振作起来!”我的怒吼声像爆发的火山冲破了屋顶,整座屋子都跟着在摇晃。

刚走到门口的老爸吓得两眼发呆,手里拿着的一条四角裤都抖到了地上。

“R博士!”

“伯,伯父……”

Q和景夜链连忙站起来,恭恭敬敬地站着。

老爸笑了笑捡起四角裤走进来对Q说:“Q,我这条四角裤开线了,你帮我缝一下!”

“好的!”Q连忙恭敬地接过四角裤。

哎呀——真是受不了。“拜托你不要总是让Q补你的裤子好不好!”我受不了地大叫。

唉——为什么我身边都是些低俗的人呢。

“可是……”老爸委屈地撅起嘴,低着头戳着手指,“……他不帮我缝,我就没裤子穿了。”

“没关系R博士,我马上帮你缝!”Q笑了笑连忙翻出针线,开始认真地缝那条四角裤。

唉——我实在无话可说了……

老爸乐呵呵地站在Q旁边,看着他缝四角裤。

“老爸!”我用手肘撞了撞他,说,“我们正在讨论抓KING呢,你最近有发明什么新东西吗?借来用用。”

“KING?就是那个连警察也闻风丧胆的大盗?”

“对对对!”我像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有!这可是件突破性的发明,肯定能对付得了他的!”老爸两眼放光立刻来了精神,话没说完就冲下了楼。没过多久就拿了三把手枪上来。

“吓!”我们吓得朝后跳了一步,“有没有搞错!你给我们枪,想让我们杀了KING啊!”我伸长了脖子冲他受不了地大叫。这算什么突破性的发明啊,简直就是个暴力狂!“你想让我们三个都去蹲监狱啊!”

Q和景夜莲附和着拼命点头。

“这东西杀不了人的!”老爸笑着拍了拍手里的抢,拍得我们寒毛都竖了起来。

“拜托,不要拍了,小心走火!”我们三个吓得躲到了角落,就怕这三把枪不小心走火一下子就把我们给嘣了。

“不是说杀不了人的嘛,你们怕什么!”老爸拿起其中一把,放下其它两把,“这不是用来杀人的武器,而是用来做标记的。”

“做标记的?”我们三个歪着脑袋一头雾水。

“是的!我称它为‘标记枪’,当你无法抓住你要抓的人时,就可以用上它。它射出的不是子弹而是颜料弹,不会有什么伤害,但是射出的颜料弹一旦打中目标,就算用任何方法在三天之内也是无法洗掉的,你就有三天时间把那个人找出来!”老爸扬扬得意地拿着枪来到窗口,对着一只正好飞过的麻雀射了一枪。“嘣”的一声那只麻雀中了一弹吓得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颜料弹瞬间把它染成了一只“绿鹦鹉”,把它的同伙吓得扑扇着翅膀四处逃命。

“嘿!这真是件好东西。”我拿起地上另外两支枪像捧着宝贝似的摸着。它看起来和普通手枪没什么两样,漂亮的银色枪身,似乎比电视上看到的真枪要小一些。

哈哈!有了这个,KING就算逃了,我也不用担心了!哈哈哈哈——

夜像一张黑色的床幔,把所有人都笼罩在睡梦中。圣罗兰万籁俱寂,樱花悄无声息地落下。

我和Q以及景夜莲躲在树丛里,静静地等待着KING的出现。

“啊——哈——”Q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一串眼泪从眼镜后流下来,“我好想回去睡觉啊……”他无精打采地捋着头顶的树枝,无奈那树枝好像故意和他作对似的,总是晃到他耳朵边搔他痒痒,他皱了皱眉伸出手烦躁地抓了抓,像一只猫。

“我说你是不是老头子啊,现在才九点睡什么睡啊!”我像只犬一样趴在地上,边和他说话边警惕地注视着四周。KING今天还会来吗?

“呼——呼——”

这时,一阵沉重的鼾声从我左手边传来。我扭过头居然看到景夜莲枕着双臂睡得昏天暗地,嘴角还挂着一条口水。

该死的,这家伙睡得可真香啊!

“快醒醒!”我拽着他的耳朵朝他的耳孔大喊。

“啊……早上了啊?”他神志不清地揉着眼睛。晕——真是受不了。

“社长可是很严厉的,当他的跟班很累吧!”Q笑嘻嘻地说。

“是啊,平常这个时间我已经爬上床睡觉了。”

两人一见如故地聊起天来。

唆唆唆——

突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

是KING吗?

“嘘——”我用一根手指抵着双唇示意他们安静。两个人立刻停了下来瞪大两个眼睛四处张望。

樱花林里黑幽幽的,像薄纱一样的月光透过树缝洒落下来,挂在花瓣上的露珠像水晶一样闪闪发光。很细碎的声音断断续续地继续传来,好像有人在往这边走来。

一定是KING!

我们像猫头鹰一样两眼晶亮一动不动地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细碎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了,还能听到来人的脚步声,我们把各自的手摸向自己的标记枪。

月光下一抹颀长的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全身闪闪发光,仿佛是月神突然降临。那件轻轻摇曳的斗篷,仿佛是一片圣洁的羽翼,那垂落的银色发丝就像天际洒落的星尘。在夜里他就这样不染风尘地出现了,披着一身光辉。

果然是KING!

我没有多想,迅速朝他开了一枪,可是因为太激动那一枪打偏了,“嘣”的一声颜料弹打在了KING旁边的樱花树上。樱花树的树干顿时染成了绿色。声响惊动了KING,他慌张地四处张望,并连忙转身向来时的方向跑去。

该死!我怎么总是在关键时刻出错呢,不过此时已经顾不得自责了,我们三人赶紧从树丛中蹿了出来追上去。

那件随风摆动的斗篷,就像翱翔在风中的翅膀。我们紧紧追赶,边追边发射着颜料弹,颜料弹有的打在了树上,有的擦过了他的斗篷,可就是没有一颗打在他的身上,都被他灵巧地避过了。

不行!无论如何,一定要有一颗打中他身上。

“我们兵分三路!”

“是!”

景夜莲和Q立刻往两边包抄过去,我依旧紧追在KING的身后。

KING没命地跑,很快就撞到了从旁边包抄过去的景夜莲,他转过身却迎上了紧追其后的我。

景夜莲这小子跑得可真快啊,真是得刮目相看了!

月色朦胧,一阵晚风吹过,樱花纷纷扬扬落下。

KING被风吹起的银色发丝就像天际洒落的星尘,美得如梦似幻。

我拿起枪瞄准他,毫不犹豫地再次扣动扳机,“嘣”的一声颜料弹利箭般飞了出去。

“呃——”KING闷哼一声,伸出手挡在脸前,那颗颜料弹打中他的手倏地爆裂开,他的手顿时一片惨绿。

打中了!我在心里欢呼。

他看了自己的手一眼,迅速扔下了一颗黑不溜秋的东西,“嘭”的一声那颗东西顿时爆开,林子里烟雾腾腾。

“咳咳咳……”

该死的,是烟雾弹。

当烟雾散去时,KING已经像影子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真是个狡猾的家伙!

“社长!KING呢?”Q气喘吁吁地跑来,一张脸跑得通红,背带裤的两根带子也斜挂在了胳膊上。

“被他逃走了。不过没关系,我已经给他做了个特殊的记号!”我扯出一抹胜利的笑容。第一次赢了KING一局,心里真不是一般的爽。

“啊!社长你打中KING了?好厉害啊!那我们就能抓到KING了,太好了!”Q举着枪蹦蹦跳跳地欢呼不已。

“哈哈——KING这次你逃不掉了!”

星辉下,我们凯旋而归。

2

虽然已经在KING的手上做了标记,可是又有一个问题困扰着我们。人海茫茫,我们该怎么找呢?

带着樱花香的微风吹动着白色的纱帘,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进来,在地上投下斑驳的光影。

我和Q坐在教室喝着盒装的柠檬茶。

Q推了推眼镜说:“社长,不如我们把这事告诉警方,让他们公开调查吧!”

“不行。”我紧皱着眉摇了摇头,“警方不会把我们的话当回事的,他们只会当做是小孩子的恶作剧!”越想就越头痛,我伸出两个手指捏着眉头。

要怎么找啊,要怎么才能在三天里把KING找出来啊?

Q咬着下唇,垂头丧气,那副厚重的瓶底盖眼镜像块大石头一样压着他。连两条秀气的眉毛都垂了下来,变成了八字眉。

昨天雀跃得像麻雀的我们,今天全变成漏了气的皮球。

“唉——如果能锁定一个地点就好了……”我叹了口气幽幽地说。

“啊!”Q大叫一声抬起头,又像一只恢复自信的孔雀神采熠熠的,“社长,你之前不是推断KING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吗?虽然那时候我们没有把他找出来,但这次我们何不依旧把他锁定在学校里呢?”他两眼闪闪发光。

“对啊!”我恍然大悟。我是怎么了?因为对KING的捕捉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连自己的推理都不相信了吗?如果是这样我还怎么当一个侦探!

我不能这样,我要振作起来!和KING战斗到底——

“好!就锁定在学校,把KING揪出来!”我一脚踩在了课桌上,举着拳头气势磅礴地大喊。窗外飞过的麻雀全吓得四处飞散。

“好!太好了——”Q站了起来拍手叫好,可是下一秒又顿住了,机械地扭过头,“可是社长,我们要怎么找,难道一个个检查学生的手吗?”

“呃……”这个我倒没想过。我把脚从桌子上拿下来,摸着下巴思考着。锁定学校为搜查地点虽然比在整个城市里没目的地找要好找多了,可是圣罗兰学院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全部师生加起来也有四千多人,就算去掉老师也将近有四千人,这么多要怎么找啊?

这时我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一张跩得二五八万的脸孔。“殷月辉!”我脱口而出,“对,我们去找他帮忙!他是学生会会长,这点事肯定难不倒他!”

这小子还不知道挖洞人就是KING吧,他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很惊讶的!

“嗯!”Q用力地点着头。

就这样决定后,我们扔掉了饮料盒子离开教室前往学生会室。

来到学生会室,一只“白老鼠”正靠墙站着,端端正正得就像个雕像。看到我们立刻伸出手拦下:“今天会长不见任何人,请你们回去吧!”

“什么!”这小子居然不见任何人?他在躲谁,不会是哪个疯狂爱慕他的花痴吧。我叉着腰恶狠狠地警告,“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侦探社的社长,云璎珞!是来和殷月辉商量抓KING的计划的,耽误了我的大事,你可要吃不完兜着走的!”我边说边凶神恶煞地戳着他的胸膛。那只“白老鼠”被我吓得节节后退,冷汗一串串地往下流。

他擦了擦额头的汗,点头哈腰地说:“要不,我帮你们去通报通报。”

我高傲地双手叉腰,斜睨了他一眼冷冷地说:“快点哦,我们可没多大耐心的。”

“是,是!”他立刻逃也似的转身推门进了办公室。

那扇沉重的木门又在我们眼前紧紧关上。我们望着木门上复古的雕花,静静地等待着。

虽然才没见这小子几天,但我感觉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久了。以前总是和我唱对手戏,现在他突然沉默了,我还真有点不习惯,好像生活变得太安静了。

唉——

很快那只“白老鼠”又从里面出来,关上门对我们说:“会长说今天太忙谁也不见,有事改天再说。”

“什么!”我大叫一声拽起他的领子,恶狠狠地问,“你跟他说了是我找他吗?!”

“说,说了,我就说侦探社社长云璎珞小姐找,找你。可,可是会长还,还是说不见……”那只“白老鼠”吓得脸色惨白,说话结结巴巴的。

这个混蛋!我一把甩开他,气愤地抱胸。居然不见我,还用什么很忙的借口搪塞我。他当我是笨蛋啊!我气得五脏六腑都要爆炸了。

“社长,我们怎么办?”Q小心翼翼地扯着我的衣角。

“不行!我今天一定要见到他。”我转身噼里啪啦地敲起那扇门,边敲边大喊,“殷月辉你这个混蛋!快给我滚出来!为什么躲着不见我!”

“哎呀呀呀呀!云社长,你不能这样啊!”看门的“白老鼠”立刻惊恐地阻止我,“你这个样子,会长可是要生气的,会长生起气来可是很可怕的!”

“我才不管他呢!”手敲疼了我就改用脚踹门。“乒乒乓乓”,那扇沉重的木门被我踹得巨响,连整幢学生会大楼都仿佛在跟着颤抖。

“哎呀呀呀——拜托你不要这样啊!”看门的“白老鼠”急得团团转,恨不得跪下来求我。

我才不管他,继续踢门,今天无论如何我一定要见到殷月辉。

哒哒哒哒——

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传来,很快一支齐刷刷的“白老鼠”军团就出现在我们面前。

“会长叫你快快离开!”带头的一只“白老鼠”面无表情地对我们说。

“他叫我们离开就离开啊!凭什么!”我叉着腰打算和他对抗到底。

“那就不要怪我们无礼了!”那只“白老鼠”说完,后面的“白老鼠”一拥而上,把我和Q架了起来。

“你,你们干什么!”我和Q一时没反应过来,呆愣在原地,忘记了挣扎。可这群“白老鼠”完全就没有要回答我们问题的样子,径自扛着我们哼哧哼哧地把我们扛下了楼,然后丢在地上。

“请不要打扰会长!”带头的那只“白老鼠”冷冰冰地警告道,然后带着“白老鼠”军团离开。

我差点气绝身亡:“太过分了!殷月辉你这个混蛋!这笔账我记下了——”

3

“天哪,真是臭死了!”我捏着鼻子,可是恶臭还是无孔不入,熏得我头昏眼花。

此时我一个人躲在一楼男厕所的隔间里,趴在门板上透过偷窥镜观察着洗手台。所谓偷窥镜就是一种“L”形的望远镜,里面有两片镜子,通过镜子反射能躲在暗处把外面的情景看得一清二楚,是侦探的必备之物。

此时Q跟我一样,躲在二楼的男厕所暗处观察进进出出的人。本来还想叫景夜莲帮忙的,可是那小子居然在关键时刻找不到人。估计又躲到哪里偷懒去了,这个没出息的!

这里是教学楼里所有男生的必到之地,而且KING被颜料弹打中了手。我们只要观察每个洗手的人就可以揪出他了!

不过这可真不是件好干的差事,臭死人了!

都是殷月辉那个混蛋,最最重要、关键的时刻居然躲着不见人。害我们像偷窥狂似的躲在厕所里,希望不要长针眼啊!

噗——

隔壁隔间传来一声闷响,然后一阵恶心的恶臭扑面而来。

哎呀!恶心死了,他不会是在大便吧——

我掐着脖子干呕。天哪!我想我还没找到KING可能就已经被熏死了吧。

噗——噗——噗——

恶臭源源不断地传来。

臭死啦!我不行了——

我拿着偷窥镜逃也似的冲出了隔间。

“啊——”外面的男生看到突然冲出隔间的我全都尖叫着转过身去拿背影对着我。

糟糕!一时被臭晕了头,都忘了此刻的处境了,不过幸好我化装了一番,我立刻低着头冲出了厕所。丢死人了!

“怎么有女生啊!”厕所继续传来惊天动地的尖叫声。唉——当个侦探可真不容易啊。

刚走出去没几步,我就看到Q耷拉着脑袋衣衫不整地走过来。

“你怎么了?”我走上前问。

“我被发现了,厕所里的人当我是变态把我扔了出来。”Q抬起头可怜巴巴地瘪着嘴。

比我还惨。“好了,没关系。”我同情地摸了摸他的脑袋。

“现在怎么办?”

“快中午了,我们去餐厅好了,那里也是所有人的必经之地。”

我们立刻赶往餐厅。

开饭前十分中,餐厅忙得热火朝天。厨师进进出出把烤面包和米饭端出来,餐厅的欧巴桑弯着腰撅着屁股卖力地擦着桌子。

“我们是学生会派来做热心善事的,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我和Q跑过去问正在擦桌子的欧巴桑。

欧巴桑激动不已,伸出油腻腻的手拉起我们的手说:“太好了!那你们来帮忙拖地吧。”

“拖地!不不不,我们还是帮忙分餐吧,不是快开饭了吗?”我笑嘻嘻地说。

“那好,你们去柜台那帮忙分餐吧。”欧巴桑爽快地答应,又埋头继续擦桌子。

很快,我和Q就系上了白围裙站在了柜台前。哈!KING快来吃饭吧,不要饿着了。

当当当——当当当——

圣罗兰沉重的钟声响起,开饭的时间到了。

轰隆隆——

一群人像洪水猛兽般冲进了餐厅,一下子就把餐厅挤得水泄不通。发育中的孩子真可怕啊……

我和Q往走过来的每个人餐盘里放着面包盛着米饭,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地望着每一双端着餐盘的手。

一个人过去了,两个人过去了,三个人过去了……

无数的人过去了,我依旧没有看到绿色的手。KING不会是自己带便当的吧?

这时一双戴着白手套的手端着餐盘出现在我面前。可疑!

我立刻警惕地抬起头,一张棱角分明的帅气的脸出现在我眼前。我睁大了眼睛望着他,他是KING吗?

那人被我炯炯有神的目光吓得愣了一愣:“给,给我一碗米饭。”

“这么热的天戴什么手套!”我拿着饭勺凶巴巴地敲着柜台。

“我戴手套关你什么事?”那人被我“不友好”的态度弄得有点不高兴了,一双眼睛喷火地望着我。

“快点脱下来,不然不给你饭吃!”我举着饭勺恶狠狠地警告。大热天的戴副手套,肯定有问题!

“怎么有这样的事啊!”那人受不了地白了我一眼,心不甘情不愿地脱下手套。

一双白白净净、毫无瑕疵的手出现在我眼前。

原来不是KING啊……

“嘁!没事戴个手套耍酷啊。”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不情愿地端了碗米饭给他。

“真是撞鬼了!”他气鼓鼓地端着餐盘迅速离开。

当当当——当当当——

圣罗兰的钟声又响起,餐厅已经没了人,大家都回去上课了。

我和Q累得趴在了柜台上,两条胳膊都举不起来了,而且为此还逃掉了下午的课。

可惜的是我们始终没找到手上染有绿颜料的人。KING!你在哪里啊——

4

蓝天就像一幅艳丽的水彩画,几朵清清淡淡的白云悠然飘过。

我和Q躺在草地上数着天上的云朵,几瓣淡粉色的樱花在我们身边飘飘扬扬落下。

两天过去了,KING就像天上的云,虚无飘渺。

“社长,今天过去后,KING手上的颜料就要消失了。”Q望着天空,两个瓶底盖镜片反射着太阳光,亮晃晃的。

“唉——”这正是我担心的。我捻起一根草放在嘴里咬着。找了两天一无所获,此刻的我真是茫然得毫无头绪……

“接下去我们该怎么办呢社长?”Q转过头,鼻子上粘了一片樱花,衬得他的肌肤白里透红。

“我们还有一个地方没找。”我伸出手掌遮挡住有点刺眼的阳光。

“咦?哪里,不是都找过了吗?”

“学生会!”我眯着眼睛,透过手指的缝隙看太阳。穿透手指的阳光五彩斑斓。

“对哦!我差点忘了,学生会我们还没找过。”

“我们现在就去学生会!”我从草地上蹦了起来,吐掉了嘴里的草,往学生会快步走去。

“等等我,社长!”Q急急忙忙从地上爬起来,追上我。

淡淡的微风拂过,沉醉的樱花纷纷扬扬落下。

学生会室的大门依旧紧闭,那复古的雕花,仿佛是封印着木门的魔法藤蔓。

这家伙又躲在办公室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我正要推开门,就被看门的一只“白老鼠”阻止了。“云社长,会长今天依旧谁都不见。”他拦着我恭恭敬敬地说。

这个混蛋!他被鬼附身了啊。“今天你就算请来天兵天降也拦不住我!”我刚要撞门,一支齐刷刷的“白老鼠”军团又出现了。

这群该死的蟑螂,真是又臭又多!真想买瓶雷达喷死他们。

“请你们快点离开!”带头的那只“白老鼠”伸出手比了个“请”的姿势。

“好!殷月辉不见我没关系,你们站成一排一个个都把手伸出来。”反正我是来找KING的,殷月辉不见就不见,我才不稀罕!

到时候我抓到KING,看他有什么话说!

“你是来捣乱的吧!”带头的“白老鼠”脸色通红,指着我愤愤地说,“你当学生会是什么地方,识相的自己离开!”

哎呀!真是什么人养什么狗,跟他的主人一样嚣张。

可是我也不是吃素的,被他这样吓一吓就逃走,我还当什么侦探。我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他杀气腾腾地说:“我怀疑KING就隐藏在你们之中!如果不是做贼心虚就一个个把手伸出来!不然我把你们全都当嫌疑犯抓起来送去警察局!”

那群“白老鼠”被我的恐吓吓得乱了方寸,面面相觑,没了主意。

哈哈——真当我是假的啊,我看今天谁奈何得了我!

我双手抱胸斜睨着他们得意地抖着脚。

嘎吱——

突然学生会室的门被打开,殷月辉走了出来。一头亚麻色的碎发像金子般闪闪发光,立体的五官精美绝伦,颀长的身躯比雕像还要完美。他背着手在阳光下,整个人都如同钻石般闪耀。

几天没见,他依旧一身光辉。

“什么事这么吵?”他轻轻蹙起眉,不怒而威。

“你终于出来了啊,我以为你这辈子都躲在办公室不见人了呢!”我冷冷地奚落他。还说什么要和我合作,不但躲着不见我,还叫手下把我丢出去!

“……我这几天比较忙。”他闪躲着我炯炯有神的目光。

这小子是不是在背地里捣鼓着什么,不然怎么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算了,现在没空管他,要紧的是把KING找出来。“告诉你哦!”我神神秘秘地凑近他,“我在KING的手上做了个标记,很快就能把他揪出来了!”

殷月辉狐疑地望着我,对我的话半信半疑。

“我在学校其他地方都找过了,只差学生会了,你让你所有的手下都过来,让我一一检查,我保证让KING露出狐狸尾巴!”我竖着一根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洋洋得意地望着他。很快全世界都将知道我的厉害!哇哈哈哈——

“不行!”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你当学生会是什么地方,能被你这样搜查吗,这样以后学生会还有什么威信!”他说完就把头扭到一边,半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你!”我气得说不出话来,瞪着他,两个腮帮子鼓得快要爆炸了。这个小子真是小气,为了抓KING牺牲一下面子那又怎么样?会死啊!

软的不行我就来硬的,今天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搜查学生会。“嘿嘿!”我阴笑,眯着眼睛阴阳怪气地望着他,他被我看得浑身不舒服。

“你是不是和KING勾结!”

“你说什么鬼话,我怎么可能跟他勾结!”哈!这小子果真沉不住气了。

“那你就让我搜查学生会啊!不然就是做贼心虚,小心我在全校公布你们学生会维护KING,到时我就不知道大家会怎么想了!”我继续双手抱胸洋洋得意地抖着脚。

“你!”他瞪着我说不出话来,整张脸涨得通红,最后咬牙愤愤地说,“好!你想搜查学生会,我就让你搜查个痛快!”他转过身,背着手对他的“白老鼠”军团命令,“你们全都乖乖地配合他们搜查!”

嘿嘿!果然对付他要用激将法,他就受不了别人激他。

殷月辉瞪了我一眼后走进办公室,那扇沉重的木门“嘭”的一声关上了,发泄着他主人的怒气。

哎呀!这家伙的脾气怎么一点也不见改好。

接到殷月辉的命令,那些“白老鼠”全像牵线木偶一样听话,我让他们站成一排然后伸出手,可是看过了所有人,我和Q依旧没有找到那只绿手。

难道我的推理是错误的吗?

结果我们只好沮丧地离开,就这样第三天过去了。

可是这之后KING也一直没出来活动,日子又如往常那样平淡无奇地不紧不慢地流逝着。

缉捕KING又变得像天上的云一样渺茫而又遥遥无期。

5

哗——

一张黄色的枯叶旋转落下。

哗——

又一张落叶飘然而至。

刷刷刷——刷刷刷——

哇哇哇!扫掉了这里,那里就出现了,扫掉了那里,这里又出现了。这个季节也有那么多落叶吗?!是不是憋了N天就等我来打扫时,集体下落啊。太可恶了!

我握紧了扫把,气愤地在地上挥舞。

呼——

几分钟后我吐了口气,抹着额头上的汗,停下来休息。就因为上次没有值日,居然被罚扫整个操场,唉——作孽啊。竟然让我这个堂堂的大侦探做这种事,简直就是大材小用。

啊——呼——啊——呼——

什么声音?

我转过头居然看到景夜莲那小子正撑着扫把在打瞌睡,我可真是倒霉透顶了,就连被罚扫也会和一个比我还喜欢偷懒的家伙一起,真是……上帝啊,你去度假了吗?

景夜莲这个臭小子站着居然也能睡着。I服了U!

竟然敢偷懒,不如整整他吧!

“着火啦——”我两手围在嘴边呈喇叭状,凑在他耳旁突然大喊。

“啊?!”景夜莲猛然醒过来,慌慌张张地四处张望并大喊,“哪里?哪里着火啦?”

“你的屁股着火啦!”我睁大了眼睛,一手捂着嘴一手指着他的屁股装作惊恐状。

“啊!”景夜莲吓得跳了起来,满操场乱跑,边拍着屁股边鬼哭狼嚎地大喊,“救命啊!快帮我灭火啊!”

“哈哈哈哈——”看他吓得屁滚尿流的样子,我实在忍不住捧着肚子弯下腰哈哈大笑。

这小子实在是太傻了,怎么这么好骗啊!哈哈哈哈——

景夜莲好不容易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停了下来窘着一张脸往回走。真是迟钝得可以。

“你骗我!”他委屈地说,嘟着一张嘴气鼓鼓的。

“谁叫你不扫地在一边偷懒!”

“我有扫啊……”

“你撑着把扫帚呼哒呼哒地睡觉哪有扫,你做梦的时候在扫吧!”

“我睡着了吗?”他一脸茫然地望着我,额前厚厚的刘海让他的脸看上去既沉闷又呆板。

“OMG!你是木头做的吗?”我撑着额头快要晕倒。他是我这辈子遇到的最迟钝的人了,我发誓!

“……”他一头雾水,尴尬地挠着一头如鸟窝般的乱发。

“为什么我没值日,你也跷了值日啊?”我指着他严肃地问。

“我忘了。”他极其缓慢地说。

我倒!不过真是个不错的借口啊,呵呵……我感觉脸部肌肉都有点抽筋了。

“你自己不也是没值日吗?”他像是总算想到了什么,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望着我。

“我?”这小子居然敢指责我,真是搞不清楚自己的地位。我不屑地哼哼一声,指着自己非常骄傲地说,“我是为了保卫世界和平而没能兼顾到值日,和世界和平比起来,值日就显得微不足道了。而你!”我指着他义正词严地说,“你只是个平凡的人,所以平凡的工作就是你神圣的任务,你要像捍卫世界和平一样把值日工作放在第一位!我和你不同,你知不知道!”

我说得激情高昂,可是他却一脸木讷的表情。

唉——我真是确定、肯定他确实是没救了。

“所以这个星期打扫操场的工作你要一个人肩负起来,不要耽误我保卫世界和平的神圣任务!”我一脸严肃,两眼炯炯有神。

“哦。”他愣愣地点了两下头,可是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那还不快去扫——”我愤怒地大吼。真是受不了,又笨又呆。这样的人也降临在世界上,真是不可原谅。

他瘪了瘪嘴,转过身默默地扫起地,整个动作就像是放慢镜头,真是让人受不了!

不管他了,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那个烟斗我要去挖出来!

上次殷月辉把侦探社给推倒了,还好烟斗没被压坏,我就把它埋在了侦探社前的樱花树下。可是侦探社没了,那里也不是久藏之地。因为KING的事耽误了好久,今天乘着现在学校没人,我要把它挖出来转移阵地。

决定后,我就拿着扫帚往圣罗兰西北角走去。

樱花开得更艳丽了,仿佛在燃烧自己的生命,那么美却让人看了有点不忍心。

我找到了原来正对着侦探社的那棵樱花树,拿了个小铲子挖开土,很快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盒就出现在了眼前。我捧出盒子打开,烟斗静静地躺在里面,完好无损。

还好!还在。

我望着手里的烟斗,犹豫不决。我该把烟斗的事告诉景夜莲吗?这小子也算是侦探社的一员了,我不该瞒着他吧?嗯,我还是去告诉他吧,不过不知道以他的智商能不能理解这个烟斗的重要性。

我暗自笑笑。

“咦!这不是璎珞吗?”

一个声音吓了我一大跳,我连忙抬起头看到理事长站在不远处,理事长看到我立刻走了过来。她今天穿了一套雪白的套裙,显得优雅脱俗,呵呵,和我第一次见到她时,真是差别好大呢!

“理事长!”我连忙站起来把烟斗藏到了身后。这可不能让其他人看见。

“你怎么还没回家?”她微笑着问。

“没有,我在扫地。”我指了指斜靠在樱花树下的扫帚。

“哦,真勤快啊。”她笑了笑,两个眼睛弯弯的像皎洁的月亮。

“那个,我还没扫完,我先去扫地了,拜拜!”我挥了挥手,拿着扫帚跑开。不知道刚才理事长有没有看到我手里的烟斗?应该没有吧。

我转过头看到她始终站在樱花树下微笑着注视着我。

真是个温柔的女人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章 记号

6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