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煙斗

第九章 煙斗

VOL.01

可是當我回到操場時,哪裏還有景夜蓮的影子啊?一陣風吹過,捲起一片枯葉。這個混蛋居然逃跑了!

打掃完操場,我拖者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

走進廚房,打開冰箱想喝點飲料,卻發現冰箱裏面已經空空如也了。唉—還是去超市買點吃的吧

決定后我就走上樓換了件白色的T恤和藍色的牛仔褲出門了。

超市人頭攢動,我推著購物車邊走邊瞄著架子上的東西—麵包、巧克力、鮮橙汁#$%&@#$這時我的手機鈴聲響起

「喂?」

「社長,你在哪裏!」是Q

「我在超市呢!」

「哦,我和R博士在外面要晚點回去。」

「知道了。」

「對了,R博士讓我對你說,叫你買顆洋蔥,他晚飯想吃洋蔥!」

「洋蔥?」吃了回放屁的,很臭的!「唉—知道了。」

結完帳,我提着一大袋東西回到家

走到門口我剛想把鑰匙插進鑰匙孔時,大門就「嘎吱」一聲自動打開了。難道我出去時忘關門了嗎?

可是不對呀!我家大門怎麼像被撬過了,鎖孔周圍坑坑窪窪的

啊—

我腦海里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我家遭遇小偷啦!

我立刻連鞋也顧不得換就衝進了家門,看了一眼室內,頓時傻掉,這還是我的家嗎

室內一片狼藉,柜子全都打開了,裏面的東西被翻得亂七八糟,連沙發都翻了個底朝天,就想一輛翻車的麵包車,東西被踩得一塌糊塗,簡直就像遭遇了12級大颱風再被一群逃難的大象踩過

天啊—我揪著頭髮,陷入了崩潰之中。啊!我的房間,對了,我的房間—

我立刻「嗵嗵嗵」衝上樓,打開房門我真想當場昏過去,實在不想面對這樣慘不忍睹的場面,經受難熬的心理折磨

我可憐是可愛的親親的小房間比客廳還要慘。衣櫃的兩扇門大大敞開着,我的所有衣服包括真是難以啟齒啊包括我的內衣全被翻了出來,無情地丟在地上,就像抹布似的皺成一團

我拿起一件藍色連帽衫,皺不啦嘰是,上面還有幾個腳印,心痛得兩手心顫抖。這可是我新買的衣服啊,一次也沒穿過就被人這樣糟蹋—我的心在淌血

我又轉過身看到寫字枱的抽屜大大地敞開着,裏面的東西丟了一地,連寫字枱上擺着的東西也全都掃在了地上

啊—我的高達!我沖了過去,望着地上支離破碎的高達模型,欲哭無淚

我的吉姆大炮啊你的頭怎麼掉了呢

我的高戰蟹啊你的尾巴呢

啊!我的吉恩號啊你的手呢怎麼不見了

哦!力奇大魔你怎麼邊變成兩截了

我伸出顫抖的手,輕輕捧起碎成一堆的高達模型,頹廢坐在地上,心靈受到了嚴重的創傷!我收集了10年的高達模型就這樣毀於一旦了

「啊—」樓下突然傳來老爸凄厲的慘叫聲。看來他的打擊也不小啊。我垂頭喪氣地走下樓。老爸看到立刻驚慌失措的問:「我們家怎麼了?怎麼變成這樣了?不要告訴我我走錯家門了!」老爸的精神分離得只剩下一線茫然的眼神。Q獃獃地望着客廳,估計還沒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還用說嘛,遭小偷了唄。」我有氣無力地說。

「啊?小偷!我們才出去一會兒就遭小偷了,天啊」老爸剛想暈在沙發上,就看到沙發翻了個底朝天,立刻站直身子抹着眼角心痛的眼淚

「看看有什麼東西丟了沒有!?」我提醒道

「對!」老爸說完立刻朝實驗室跑去,剛走進去我就聽到他比剛才還要悲痛欲絕的慘叫聲,「天啊—我的發明啊—」

我們整理了半天才把屋子恢復原貌。

哎喲——

我們三人像生了銹般慢吞吞地爬到沙發上坐下。真是累個半死啊。

「我房間里沒丟東西,你呢?」我仰面靠在沙發上,渾身虛脫。

「我實驗室里也沒丟東西,不過砸壞了不少東西,可是奇怪的是連我放在抽屜里的現金也沒丟。」老爸大手大腳地仰面靠在沙發上,滿臉困惑。

「奇怪了,這小偷怎麼不偷東西呢?」Q捏捏胳膊敲敲腿,額頭上掛着細密的汗珠。

是啊,太奇怪了……我摸著下巴,掉進了雲里霧裏,怎麼都想不通。

「是不是你在外面闖禍得罪了什麼人,人家報復啊?」老爸轉過頭問。

「……」我低頭沉思。難道是「KING後援會」?

「你真的在外面闖禍得罪人了啊!」老爸生氣地瞪着我。

「沒有!」我大聲說,「為什麼說我呢?怎麼不說你呢!你在外面炫耀你的發明遭人嫉妒,別人來毀你的發明啊!」

「……」老爸無語,低下頭沉思。

到最後我們也不能確定到底是誰故意整我們。

「……」也只好作罷了。唉——

夜晚天氣很好,星星就像鑽石一樣閃耀,連月亮也無比精神。我躺在床上透過傾斜的窗子望着星空想着白天發生的事。

會不會是「KING後援會」的會員呢?難道他們查到了我的身份和住所,前來報復?

晚風從窗戶里吹進來輕撫着我的臉,清爽得彷彿能聞到薄荷的味道。我舒服地閉上眼睛,很快就枕着星星進入了夢鄉。

Vol.02

KING的行動停止后,這個城市又恢復了慵懶和平靜。星期六一大早我們就起床了,今天是老爸的生日。屋子前面的玉米隨風擺動,「嘩啦——嘩啦——」歡暢,白色的蝴蝶在翩翩起舞。

Q在廚房做蛋糕,而我就負責到街上買禮物。

早晨的街頭清清爽爽,結束了一個星期工作的人們,坐在街邊喝着咖啡看着報紙,悠閑恣意。街道的兩邊,書報攤和水果攤琳琅滿目,新鮮的水果散發着誘人的香甜味。恩……給老爸買什麼好呢?鞋子?去年送過了。領帶?他又用不着。恩……買什麼好呢?

對了!上次田博士的煙斗他很喜歡,乾脆給他買個煙斗吧,他一定會很高興的!於是我來到了一家專賣煙斗的店。

五分鐘后我拿着一個包裝精美的煙斗走了出來。煙斗啊煙斗!老爸一定會很驚喜的!

我拿着煙斗一蹦一跳地回家,雀躍得像只麻雀。

噠噠噠噠——

背後突然響起人群的尖叫聲和急切的腳步聲,我好奇地轉過頭,看到眼前的一幕,我嚇得手裏的煙斗也差點滾落在地。一群凶神惡煞、穿着黑色西裝的人正向我跑來,瞬間就只有一步之遙了。

我又惹上誰了?真是莫名其妙,不過現在還是逃命要緊!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刻拔腿就跑。開玩笑,看他們那架勢,被抓住不死也會被卸掉一條胳膊一條腿吧。

「站住!」

「抓住她!」

背後傳來兇惡的喊聲。

傻子才站住呢!

我還想再活個幾十年呢。我加快了腳步在大街小巷橫衝直撞。

呼——呼——呼——

我拚命地跑啊跑。

搞什麼啊,我走在大街上也要被人追,以後還怎麼出門啊?

這時,一個長手長腳的黑衣人向我撲來,伸出手想要搶我手中的煙斗,我嚇得縮起手立刻往一邊躲去,那人撲了個空,可他頓住了身形又撲了過來,後面的人也追了上來……我毫不猶豫地轉身就跑。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就算是打劫也不用劫我手裏的煙斗吧,它才值五十塊!這真是天底下最搞笑的笑話了。

他們到底是什麼人啊?搶劫犯嗎,搶劫犯什麼時候變得跟黑社會似的了!

我一路往前沖,後面的黑衣人死纏不休,怎麼甩都甩不掉。行人紛紛尖叫着閃到一邊,街上頓時亂作一團。水果攤被踢掉,騎自行車的人摔倒在地,小孩子嚇得哇哇大哭,狗汪汪亂叫。真是天下大亂啊!

我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就在這時我看到街邊的自動販賣機前站着一個傻乎乎的男生,那不是景夜蓮嗎?我彷彿看到救星一樣向他撲過去,一邊跑一邊大喊著:「快救救我!快救我!」希望他這次也能發揮上次魚線吊人的壯舉,把我從這群瘋狗爪下救出來。

正在買飲料的景夜蓮嚇了一跳,愣愣地轉過身看到滿頭大汗的我以及後面緊跟着的殺氣騰騰的大喊大叫的一群黑衣人,頓時嚇得張大了嘴巴,眼球暴出,手裏的錢抖了抖撒落了一地硬幣。

「快救救我!」我躲到了他身後。

「等等!」他突然高舉起雙手大喊,「不要動,不要踩到我的硬幣!」啊!我差點栽倒在地,這個時候他居然還在想他的硬幣!

我的命難道還比不上幾塊錢嗎?再怎麼說我也是鼎鼎大名的偵探吧。我氣得當場吐血。

不過,那群黑衣人倒真的停了下來,不明所以地望着地上的硬幣,可能被景夜蓮的痴獃細胞傳染了吧……

「不要動,不要動……」景夜蓮邊說着邊蹲下身子撿硬幣。

我心有餘悸地縮在一旁警惕地望着那群茫然的黑衣人。希望他們能更傻點,反應更慢點,等我跑得沒影了再清醒過來。

咻——咻——咻——

突然,幾道銀光從我眼前閃過。

「啊!」

「啊!」

「啊!」

幾個黑衣人莫名其妙地慘叫了幾聲紛紛倒在地上一動都不動。

我望着仰面倒在地上,眼裏不斷轉着旋渦,額頭上貼著一枚硬幣的黑衣人驚訝得下巴落地。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難道他們是被激光槍射到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景夜蓮捧著錢包向失去意識的黑衣人鞠躬。

「還發什麼愣呢,還不快跑!」我拉着他的手拔腿就跑。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過真是天降奇迹啊,看來上帝是站在我這一邊的!

VOL.03

我們一口氣跑到露天公園才停下來,而且黑衣人也沒有追來。我虛脫地倒在長椅上氣喘吁吁地只有吸氣的本事了

呼—呼—呼—累死我了。最近怎麼遇到這麼多莫名其妙是花絲啊?

我抹著額頭上的汗,轉過頭去看景夜蓮,他此時正雙手撐在椅子上滿頭大汗喘著大氣,看上很累

「你還好吧?」

「恩!」他訥訥地點着頭,劉海濕濕地沾在額頭上

「你說這個世界亂不亂,大白天走在大街上也要被人搶,而且逃的不是搶匪,而是被害人!」我義憤填膺

「你被搶掉什麼東西了嗎?」

「這倒沒有,不過很奇怪,那麼多人只為了搶這個煙斗!」我舉起手裏的煙斗,一頭霧水

「他們就是要搶這個?」景夜蓮望着我手裏的煙斗目瞪口呆

「是啊,不知道是不是腦袋進水了!」我聳了聳肩把煙斗放在長椅上

他憨憨地笑了笑,厚重的黑框眼鏡蓋住了大半張臉

「最近真是太多奇怪事了,前幾天我家被人闖進來翻得一塌糊塗,但是卻什麼東西都沒丟。今天跑到大街上,又有人來搶個不值錢的煙斗。呵!」我搖著頭感嘆。真是多事之秋

「你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景夜蓮望着我認真的問。金色的陽光灑落在他身上,今天我才發現他的鼻樑很挺,下巴的線條也很俊朗。要是他拿掉那副寬大的黑框眼鏡,理理頭髮,也許挺帥的

「我得罪的人太多了,前段時間不是還得罪了『KING後援會』嗎?」我垂頭喪氣地說。當個偵探真是不容易,當的敬業的偵探更不容易。唉—

景夜蓮低着頭不說話,厚厚的劉海蓋住了他的眼睛。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花圃里紅色的鬱金香在陽光下閃閃發光,花香撲面而來,我們頭頂的柳條隨風擺動,地上班駁的樹影跟着微微顫動

「可惡的KING,自從他出現后這個城市就大亂。為了世界和平,一定會親手逮住他的!」我緊握雙拳義憤填膺地說

「呵呵呵呵」景夜蓮尷尬地笑着,用手抓亂糟糟頭髮,鏡片反射著陽光。現在看來他也不是那麼難看,除了戀上的雀斑和打扮土氣了點之外。他的皮膚還是蠻白的,下巴線條也很優美,身材修長手指也很漂亮,聲音清澈得就像山谷間流淌的溪流。以前我怎麼就沒發現呢?

他被我盯得有點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我也察覺到自己看他太久了,忙窘迫地撇開臉,裝作若無其事地和他扯起別的話題

「其實有一次我差點就抓到KING了呢,可是我猶豫了一下就被他跑了!」

「恩」他轉過頭有點困惑地望着我,然後認真地問。「你為什麼猶豫呢?」

一隻麻雀從我們頭頂唧唧喳喳地飛過

我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說起來和傻,我看着他的臉就猶豫起來,就像一個犯花痴的小女生似的!」我發現我最近特別容易發花痴。我尷尬地撓了撓了頭皮,瞥了景夜蓮一眼。不知道他會不會笑話我啊?

他先是愣了愣,然後露出一抹溫柔的笑容,那笑容真好看,我真沒想到在他臉上也能露出這麼迷人的笑容,就像午夜綻放的曇花一樣讓人心曠神怡

「一點也不傻,這的人之常情,雲同學也是一位花季女生嘛,會有這樣的心思是正常的!」他溫柔地說

「是嗎?」我望着前方正在草坪上踢足球的小孩說,「可是KING是罪犯我是名偵探,我們勢不兩立。總有一天我會親手緝拿他的,絕對不會手下留情!」我對景夜蓮堅定地說,更是在給自己下決心

景夜蓮贊同地向我豎起了大拇指鼓勵道:「恩!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的!」

「絕對!絕對不會放過KING!」我覺得自己體內有一股蠢蠢欲動的激情,為了抓KING,每個細胞都迫不及待地越越欲試了

「加油!」他舉起拳頭

「恩!」我點了點頭和他以拳相擊。不知道在男生眼裏KING是個怎麼樣的人?突然有股好奇心從腦海里冒出來,我脫口而出問,「你對KING有什麼想法嗎?」

「想法?」他對我沒頭沒腦的問題吃了一驚

「對,有的人認為KING是好人,以為他是為了幫別人完成心愿而偷東西。可我認為不論是什麼理由,犯罪就是犯罪,就算有再冠冕堂皇的理由也是不被允許的。你呢?你覺得呢?」我有點急切追問。

「恩」他低頭沉思了一下才抬起頭,閃閃發光的雙眼望着遠方說,「或許KING是對的。」

「」我驚訝地睜大了眼,沒想到他說出這樣的話來,真是讓我跌破眼鏡。他對我的驚訝一點也不覺得奇怪,反而笑了笑說:「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是法律不能解決的事情,很多受害者並不能通過法律討回公道,而KING就在法律之外來幫助大家,他就像是漫畫中出現的英雄人物,不受法律限制但絕對是代表着正義!」我特彆強調「正義」兩字

正義?

「不受法律限制但絕對是代表着正義?」我咀嚼著景夜蓮的話,覺得有點無法理解也有點不可思議,「犯法也是正義的嗎?」如果是這樣,那我一直以來堅持的人生信條又算什麼

「無關法律吧,如果,法律之外,你還會覺得那麼做是錯誤的嗎?」

他反問我。

「我」我一時候找不到話來回答。如果排除法律的話,那幫那些受害者討回公道是錯誤的嗎?我開始迷茫了

不知不覺,已經中午了,太陽爬到了頭頂。景夜蓮站了起來望着前方說:「我覺得KING是正義的,是個了不起的人!」

我望着他的背影沒有再說話。KING是正義的嗎?真的是正義的嗎?

和景夜蓮聊過之後我感觸頗深,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KING到底是正義的還邪惡的?可是我最終都沒有找到回答,因為我和我的人生信條有相違背的地方

VOL.04

回到家Q和老爸都已經坐在餐桌前,蛋糕和飯菜也都擺好了,就等我了

「不好意思啊,我來晚了!」我笑着坐到自己位置上

「社長,發生什麼事了嗎?」Q倒了杯鮮橙汁給我,有點擔憂地望着我

「哦,我去給老爸買了禮物是時候遇到了幾個奇怪的人要搶我的東西!」我喝了一大口橙汁說

「那社長你有沒有事?」Q立刻放下飲料瓶子跑到我身邊緊張兮兮地上下打量我。我連忙擺擺手,表示自己很好

「我的禮物呢?」老爸聽到「禮物」2個字眼睛都亮了起來,立刻伸出手向我乞討

「給,生日快樂。」我沒好氣地把煙斗丟給他。我為了給他買禮物差點命喪大街,而他居然只關心他的禮物。氣死我了!

老爸看着煙斗驚叫連連:「哇哇哇!這和田博士的那個煙斗一模一樣哎!」他像捧寶貝似的把他捧在手心,還放在臉上蹭了蹭

「咦?那些人就是要搶這個東西嗎?」Q湊過去望着老爸手裏的煙斗,不敢置信

「是啊,他們是沖着這個煙斗而來的,真是莫名其妙!」我拿起一個炸蝦球放進嘴嘎吱嘎吱得嚼

「可是他們搶這個東西幹什麼?」老爸和Q仔細地研究著煙斗。

「誰知道!這年頭怪事實在太多了,前幾天家裏被人翻得一塌糊塗卻什麼都沒丟,今天又來一大夥像黑社會似的人搶個破煙斗!」我又往嘴裏丟了個蝦球。我是撞邪了啊?

突然一個奇怪的想法閃過了我的腦海。煙斗!對啊,他們是沖着煙斗而來的,那天家裏被闖,似乎這些人就是在找某樣東西呢,很有可能就是在找煙斗。看來這一系列是事都和煙斗有關!他們瞄準的就是前社長留給我的煙斗!

我張大了嘴,還沒來得及咀嚼的蝦球掉了出來

「社長,你怎麼了?」Q伸出一隻手在一動不動陷入痴獃狀的我眼前直晃

難道社長說的是真的?難道那個煙斗里真的藏有什麼天大的秘密?難道真的有人想要得到那個煙斗?我遇到的這一系列事情都是沖着社長給我的煙斗來的?

Q見我沒理他便回到自己位置上吃起飯來,老爸樂不可支地把玩着他的煙斗

飯席上,我始終沒開口,默默地吃着飯尋思著煙斗的事

晚上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着,白天的事一直困擾着我。月光從傾斜的窗子灑進來,給房間籠罩了一層朦朧的薄紗

到底是什麼人想要得到這個煙斗呢?他們又是怎麼知道煙斗在我手裏的呢?我記得除了Q以外,我沒告訴過任何人,而Q是我最值得信任的人,我絕對不懷疑他的忠誠度

但是這個煙斗里到底藏有什麼樣的秘密呢?為什麼傳承了那麼久,歷代社長都能解開呢?會是關於什麼秘密呢?社長已經雲遊四海了,我還能去向誰打聽呢?

唉—

我翻了個身,望着窗外皎潔的月亮

社長啊社長—你走的時候為什麼不說得詳細點呢?現在你把這個爛攤子丟給我,我要怎麼收拾啊!人家都已經找上門了,而我連煙斗里有什麼秘密都知道。天哪—

誰來幫幫我!誰來告訴我煙斗里到底有什麼秘密啊?

突然有一個人的名字閃過我的腦海—殷、月、輝!

對啊!我猛地一拍大腿,我怎麼沒想到,他是學生會會長,一定掌握了學校很多資料,包括過去的。而且他又是董事長的孫子,學校的歷史肯定也聽說過很多,很可能知道有關偵探社的事!

對啊!我何不去問問他。說不定有意料之外的收穫!

今天的天氣不是很好,老天似乎有煩惱。從早上開始,天空就灰濛濛的,沒有任何色彩。幾片鉛灰色的烏雲飄上了天空,就再也沒有離開過。太陽早就不知道被擠到哪裏去了

聖羅蘭的櫻花沒有陽光的普照,凄凄涼涼地飄落了下來

一上完上午的課我就迫不及待地沖除教室往學生會跑去。不知道這小子今天肯不肯見我,不過不管他肯不肯,我今天一定要見到他。要是不把煙斗的事弄明白,我晚上肯定又要睡不着了

「社長!社長!」

經過林蔭道時,我聽到Q慌慌張張的聲音。這小子今天怎麼了?我停下腳步轉過身,Q上氣不接下氣地跑到我面前

「怎麼了?」

我拍着他的背幫他順氣

這傢伙總是一副慌慌張張的樣子

「社社長」Q喘了一大口氣才緩過來說道,「快去廣場大事不好了!」

「到底怎麼了?」

我滿臉疑惑。廣場被炸了還是有UFO降落?

Q沒回答我的問題,拉着我就往學校廣場跑去。來到廣場上的不只是我們,鋪着白色大理石擺放着天使群雕像的廣場上已經聚滿了人,所有人都一致仰起頭望着廣場上的巨型液晶電視

VOL.05

液晶電視上出現了我的特寫,Q神色凝重,我發現有點不對頭,繼續看着液晶電視

畫面開始切換,出現了學生會哥德式的尖頂,而我正站在尖頂上手裏拿着七彩水晶,這時我從尖頂上滑了下來,一個銀髮男子拉住了我,把我救了上去又從我手裏拿回水晶

是KING!

我瞪大眼睛,錄像里放的是七彩水晶被盜那天我在樓頂抓KING的情景。怎麼會這樣?到底是誰放的錄象?一股不祥的預感從我心底升起

「這不是偵探社社長雲瓔珞嗎?」

「她和KING什麼關係?」

「七彩水晶被盜的那天他們怎麼在一起呢?」

「看起來關係非比尋常呢,偵探社社長居然把水晶交給KING!」周圍的人看著錄象議論紛紛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我恨不得能馬上大聲疾呼

可是我不得不承認,從剛才是畫面來看,真的像是我把七彩水晶交給KING的,不會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吧!事情怎麼會突然變成了這樣!

二年C班的雲瓔珞現在請來教務科會議室

廣播陡然響起,讓我從震驚中回神

Q擔憂地望着我,我堅定地點了下頭:「放心,我不會有事的!」然後離開了廣場往教務科走去。Q始終用着凝重的眼神目送着我離開。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我沒有做什麼事就不能把我任何罪名扣在我頭上!

來到教務科,理事長和教務主任還有幾位老師坐在會議室,大家表情都很嚴肅,連理事長也用很凝重的眼神望着我

「坐下吧。」教務主任指了指他們對面的位子對我說

我坐在他們對面,其他老師坐在旁邊兩排的位子上,一張長方形的會議桌邊坐滿了人。嚴肅的氣氛讓我頓時緊張起來。大家為什麼都是一臉凝重的表情,他們看到錄象后也認為是我乾的嗎?

教務主任首先開口,望着我嚴肅地說:「剛才我們看到了匿名人氏播放的錄象,我們雖然沒查出播放錄象的人是誰,不過通過這段錄象我們看到了一件對你很不利的花絲,你能解釋一下嗎?」

該死的!到底是誰放的錄象,為什麼要針對我?!

「瓔珞,不要害怕。」理事長溫柔地對我說,「我們只是想知道七彩水晶被盜的那晚為什麼你會和KING在有起。」

「我那晚是去抓KING的!」我坦白道。這應該是個不錯的理由吧,而且事實也確實如此

教務主任皺了皺眉頭不悅地說:「不要拿這樣的理由來糊弄我們,錄象里明明播出你把七彩水晶親手交給KING的,去抓KING的人會做出這樣的舉動嗎?」

看來大家都被錄象誤導了

「我」我在桌子底下死命攥著裙子,卻什麼話也說不出口。我要怎麼解釋?我該怎麼解釋?大家都只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卻不肯相信肉眼看不到的

「瓔珞,把事實說出來吧,我們不會通知警察的。」理事長着急地說

「你是不是KING的同夥?」

「七彩水晶現在在哪裏?」

「怎麼才能找到KING?」

「能不能把水晶交出來?」

一個個問題像利箭一樣射向我,讓我無力招架

我不知道我什麼也不知道。我低着頭望着腳下的地板。地板在我眼前彷彿變出了個漆黑的大窟窿,我正一點一點往一片漆黑的地獄墜去

教務主任氣呼呼地瞪着我,理事長傷心地望着我

其他老師在底下竊竊私語

我攥著裙子死死地咬着下唇,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我彷彿在忍受着無盡的煎熬

教務主任嘆了口氣說:「如果你是這樣的態度我們也幫不了你,你被退學了。」

轟!我的腦袋一聲悶響,那句「你被退學了」彷彿是一顆導彈在我腦海里炸開。怎麼會這樣?我腦海一片混沌,簡直無法相信眼前發生的事,就因為一段錄象我就被退學了!

我失魂落魄地走出會議室,就這麼幾分鐘的時間我就從一個抓罪犯的偵探變成了罪犯。真是太可笑了

到底是哪個混蛋拍下了那段錄象又拿到學校來播?

我回憶起七彩水晶被偷的那晚,學校除了我和Q還有KING就只有殷月輝和他的手下。那晚他把我當成KING的同伴派手下來抓我,難道

難道是殷月輝?!我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可是除了他,實在沒有人讓我懷疑,學校的攝像頭和拍攝的錄象帶一直是由學生會會長保管的,除了他還有誰能做到這些?不過是他的話不,怎麼會這樣?

匆匆地想到這裏,我的腦海里瞬間變成了一片空白,怔怔地站在那裏,腦袋裏似乎被傷心、懷疑和憤怒塞得滿滿的,它們又在一剎那間彙集在有起,直衝頭頂

不行,無論如何我也一定要找他問個清楚!我帶着不可遏止的怒意朝學生會衝去

殷月輝!

我要你給我解釋清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怪盜KING和偵探QUEEN1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怪盜KING和偵探QUEEN1 怪盜KING和偵探QUEEN1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章 煙斗

7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