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闯祸

第十章 闯祸

“砰”的一声我用力踢开了学生会室的雕花木门。

坐在办公桌前正在办公的殷月辉吓了一跳,抬起头吃惊地望着我。

一看见他,我莫名地又怔住了。会是他在陷害我吗?我狠狠地闭了闭眼睛。

“云璎珞?你就不能好好敲门吗?非要踢烂我的门是不是?”殷月辉蹙起眉,不悦地望着我。

我好象是有点太激动了,刚才那些都是我的推测,说不定事实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我该听听殷月辉的解释。

我尽量心平气和地问:“刚才学校播出的录象你看到了吗?”

“什么录象?”殷月辉皱紧了眉毛一脸茫然。居然装蒜!全校园都知道了,他居然完全不知情的样子,刚刚压下的怒气又“轰”的一声冲上脑门。

我咬牙切齿地说:“就是七彩水晶被盗那晚的录象啊!”

殷月辉猛然睁大了眼,嘴巴张了张没说出话来。

看吧!他果然知道!

“是你拍下那段录象的吧,是你把那段录象放在学校播出的吧!你有什么目的,是想让我交出水晶和KING吗?!”我一字一句连珠带炮地说。

“不是我!”他激动地站起身,想碰我又收回了手,脸上的表情复杂,“如果我怀疑你,当初也不会提出和你合作!那天的录象是学生会的监视器拍下的,但我绝对没有把它公布出来,那盘录象带前几天突然失踪了,我没想到会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所以没放在心上。这件事是我不好……我一定会查出是谁偷了录象带的!”

真的是他,果然是他拍下的录象!这个家伙居然自己坦白招供了。我就像被雷当头劈下,脸色苍白,脑海里一片空白。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是那么相信你。

我愤恨地朝他大吼:“不要骗我了,录象带突然失踪了!你不如直接告诉我录象带自己长腿跑到学校的录象机里去了!”

“我……”殷月辉望着我,脸色苍白,张着嘴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我总算看清你的真面目了,你这个混蛋!”我拿起桌子上的咖啡一把泼在他的脸上,然后毫不犹豫地转身跑出了学生会室,只是在转身的那一瞬间我的眼泪就像段了线的珠子般落下。

也许他从一开始就没有真正相信我,他一直认为我和KING是一伙的,他接近我就是为了抓到KING,可时间久了,他却发现我其实并没有什么利用价值,所以决定把录象带公布出来,好赶我出学校!这个念头突然像一声响雷一样炸响在我脑海里。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我恍然大悟……难怪当时他对我的态度突然有那么大的转变!这一切不过是殷月辉的阴谋,他救了我之后又提出和我合作,就是为了让我解除防备,最后给我致命一击。

哈哈!我真是个笨蛋,无药可救的大笨蛋。怪不得他一直叫我笨女人呢,我真的是很笨啊!我对着我演戏时心里一定是在偷笑吧。殷月辉!你的目的达到了。

“哈哈!殷月辉,好你个殷月辉!哈哈哈哈——”我仰天长笑,眼泪却不住地流了下来。

原来你从头到尾都没有相信过我……

我失魂落魄地往广场走去,好象为了映照我的心情,刚才就阴暗的天空此时更加阴霾一片,铅灰色的天空飘满了乌云。广场上的人群已经散开了,只有Q还孤零零地站在那里。

他看到我露出惊喜的表情,立刻朝我跑来。

“社长!你……”可是他的话说到一半看到我难看的脸色立刻把下面的话吞下了肚子。

“快下雨了,你快回教室吧。”我有气无力地说。两眼失神,整个人都失魂落魄的

“那社长你呢?”他抬起头担忧地望着我,一张脸着急地皱在了一起。

“我已经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了,我被退学了。”我压抑着心里的难过,装作若无其事地说。可是话刚说完我就好想哭。

“社长……怎么会这样?不!我要去向理事长他们解释社长是无辜的!”Q拼命摇着头,眼泪夺眶而出。

“没用的,算了。”我彻底绝望,心如死灰。

天空划过一道银光,随着轰隆一声雷响大雨如注落下。

“社长,我能给你做证,如果他们不相信你,我也跟你一起退学!我永远跟着社长你!”Q抓着我的袖子抽泣,胸膛猛烈起伏着。

“谢谢你,这样就够了,你留在学校,侦探社就交给你了。”我露出一抹哀伤的微笑。

为什么我心里是那么哀伤,是殷月辉的欺骗还是因为白给退学?

“社长——”Q趴在我胸前号啕大哭了起来。

雨声混合着Q凄厉的哭声,我想起了两年前也是这样一个倾盆大雨的日子,我在街角发现了在大雨中号啕大哭的Q。

那天我就把他带回了侦探社,从那之后他就一直形影不离地跟着我,我们俩的感情就像姐弟一样好。

这样就够了,就算全世界都不相信我,但我也不是孤单一人。

回到家,我全身湿透,可是我的心比身体更冷。被背叛的感觉真的好难受。老爸不知道去哪里了,家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寂寞得让人想哭。

回到阴暗的小屋里,我脱掉湿透的衣服钻进被窝,可是身上的寒冷怎么都驱散不了。我用力拉起被子裹着全身把头也埋在了被子里面。

真的好冷好冷。

不知道是因为太冷了,还是太难过了,我的眼泪又如泉涌般涌出眼眶。

浑浑噩噩间我又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个如同噩梦的夜晚。

大雨滂沱的夜里,一群警察聚集在我们家门口,我被爸爸紧紧抱在怀里。

“哗”的一声,警察拉上了尸袋,妈妈没有一丝血色的脸消失在白色的尸袋后,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到妈妈的脸。

“不要带走妈妈!不要——”我伸长了手想去阻止那些人把妈妈抬起车子,可是爸爸把我死死地抱在怀里,我撕心裂肺地大喊,眼泪滂沱。

可是一切都无济于事……

哐——

车门被无情关上。我凄厉地大哭。不要丢下我,不要丢下我,妈妈!

“线索太少,抱歉我们无法立案,只能断定意外死亡。”一个警察走过来对爸爸冷漠地说。

“不!不可能!求你们再好好调查!我妻子不可能是意外死亡!”爸爸抓着警察的手哭哭哀求。

“对不起,我们无能为力。”警察挣脱了爸爸的手上了车和其他警察一起离开。

倾盆大雨中,爸爸颓然地跌坐在地上,眼泪无声无息地流下,我趴在爸爸身上号啕大哭。

六岁的我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如果世界上真的有福尔摩斯,妈妈就不会死得不明不白。所以我毅然决定自己以后一定要当一名跟福尔摩斯一样出色的侦探!

妈妈——

如今的我碰上了前所未有的挫折。在天堂的你,有没有为我祈祷?

妈妈……我只想当好一个侦探,可是为什么那么难?

豆大的雨点砸在水汽朦胧的窗子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然后顺着玻璃缓缓流下,滑出清晰的水痕,就像脸上的泪痕。

我的心情就像窗外被暴风雨摧残得摇摆不定的大树。

妈妈,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可以相信的?

在伤心欲绝中,我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VOL.02

第二天醒来天已放晴,太阳就像要弥补昨天的遗憾似的钻出厚厚的云层尽情地散发着热情,屋子前面的一大片玉米绿油油的挂着还未蒸发的雨水,地上的泥土还是湿答答,可以闻到空气中飘散着的泥土香味,几只白色蝴蝶在玉米田间上下飞舞

学也被退了,侦探社也交给Q了,这下真的无所事事了。唉—那片挺拔的玉米也快被我叹得倒下了

边刷着牙边从屋子里走出来的老爸,差点踢到坐在台阶上的我。他拿着沾满了牙膏沫的牙刷,惊讶地张大了嘴:“今天不是星期二吗,你怎么还没去上学?”

“我被退学了。”我选择实话实说

“啊?你是不是又闯祸了啊?”老爸有点惊讶,不过并不是非常惊讶,仿佛早就预料有这么一天

“切,在你眼里我就只会闯祸吗?!”

“是啊!”

老爸吭哧吭哧地刷着牙,身上穿着蓝白条纹的棉睡衣

“”什么嘛。我心如死灰。难道我在他心里就这么差吗?

“不过也好,这样你就有时间跟我学科学发明了,我要把你培养成一名跟我一样出色的发明家!”

“我才不要呢!”我委屈地瞄了他一眼,“你就一点也不关心我是这么被退学的吗?”

“不是因为闯祸吗?”老爸叼着牙刷傻笑地望着我

“才不是呢!”我气得跺脚,“我是被人陷害的!陷害!”

“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啊?”

“我不知道。”我郁闷地摇了摇头,“不知道是谁在学校播放了一段录象,大家都误认为我和KING勾结偷走了七彩水晶”

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告诉了老爸,老爸坐在我旁边眼睛一眨都不眨地听我叙述

“事情就是这样。”我无奈地耸了耸肩膀,望着玉米田上方飞来飞去的几只蝴蝶

“那你怀疑是学生会播放了那段录象?”老爸举着牙刷。他已经刷好牙,可是嘴角边还挂着牙膏沫。头发没梳过,乱七八糟,这边翘起那边翘起的。真够邋遢的

“除了他们我不知道还能怀疑谁!”我随手捻起一根草无聊地把玩

“现在追查这个也无济于事,还是抓到KING洗刷你的罪名吧!”

“说得容易,我已经追查KING那么久了,每一次都是失败。”我颓丧地耷拉着脑袋,捻着草逗弄着一只路过的蚂蚁

“这个KING真有这么厉害吗?哼哼!越有难度的事就越让人精神振奋,老爸帮你!咱们一起做一样超级无敌的装备,我就不相信这KING有3头6臂!”老爸拍着我的肩膀,仿佛吃了兴奋剂似的振奋,两眼闪闪放光

丁零零—

这时电话铃声响起,我立刻丢下手里的彩跑进屋接电话

“喂?”

“是我。”

是殷月辉!

我的脑子“轰”的一声,握着电话的手也有点微微颤抖。他的声音就像是个火星勾起了我心中的怒火

“你怎么不说话,还在生气吗?”

“你怎么还有脸打电话过来,是来打听下我现在有多么落魄吗?!”我握着电话筒咬牙切齿

“不是的!你听我解释,录象带真的不是我播放的,我正在派人调查这件事相信我!我一定会帮助你查清真相,洗清你的罪名的!”

哼!虚请假意

我对着电话愤怒地大吼:“你不要猫哭耗子假慈悲了!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

“云璎珞!难道我们相处那么久你还不相信我吗?!”电话那头的声音变成了吼声

这个混蛋居然还敢吼我!

“哼!”我冷冷地说,“我就是太相信你了,才会被你出卖!”说完我就毫不留情地“啪”的一声挂上了电话

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你这个骗子!骗子!

“老爸我们快做发明吧!”我转身对着屋外的老爸大喊。我一定会抓到KING的,向所有人证明我云璎珞是光明磊落的!

“好嘞!”老爸举着牙刷兴奋地奔了进去。加上一头乱发,简直就像只兴奋的大公鸡

实验室里一片狼藉,各种古怪的机器堆在角落,地上随意丢弃着零件、扳手、电烙铁之类的。走路要特别小心,不然就会踢到地上的东西摔得很惨。靠门的一排办公桌上堆满了图纸、试管和各种我不认识的仪器

“你想要个什么装备呢?”老爸坐在椅子上问我。

“恩最好是那种能辨认某人的气息,然后自己去追踪目标把他抓起来的机器。行不行?你能做出来吗?”我在实验室里东看西看。老爸最近有做什么发明呢?

“没问题!我可是天才。”老爸从椅子上蹦了起来,走到一个半成品—一架半人高的稀奇古怪的机器前,敲了敲它说,“咱们就用它来改造吧!”

“好啊!”

我冲到那台半成品前东瞧瞧西瞧瞧

这是什么东西啊?真丑!各种暴露在外面的管子和电线,看起来真恶心

老爸拿来一张图纸,用笔在上面东涂涂西写写,很快就把一张图纸该写了一番。最后大笔一辉:“好了!按照这张图纸就能造出你要的那台机器!”

于是我们就按照图纸开始制作机器

“你把那根蓝色的线接上!”老爸拿着扳手蹲在地上边捣鼓着边抬起头对我说

哪根蓝色的?

哦!是这根,接上?接哪里?呃是这个孔吧!我把电线插进了一个小孔

“接好了,把哪根红线给我!”

红线?哦,这个吧。“给!”我把红线递给他

“好了,再把黄线也接上!”

半小时后,老爸抹着额头的汗站了起来:“把插头插上试试。”

我拿起地上的黑色插头,插到了墙壁上的插座上

轰隆—

机器轰然爆炸

我被震得傻掉,眼前一片空白,只听到轰隆隆的倒塌声。待我清醒过来,四周白茫茫一片

“老爸!”

老爸不会被炸死吧!我被自己的想法吓得快要哭出来

“咳咳咳璎珞你是怎么接电线的呀?咳咳咳”老爸边赶着灰边从一片灰尘中走出来

还好老爸没事。我松了一大口气

这时灰尘散去,我的面前赫然出现了一片雅典卫城那样的段壁残桓,原本完好无损的实验室在顷刻间就变成了一堆废墟。一阵风吹起一片尘土,真是好不凄凉

我张大了嘴巴,满头黑线。

嗵嗵嗵—啪啪啪—

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榔头的锤击声和这个悠闲的午后格格不入。家里已经一个月没收入了,我们只好自己修茸实验室

咚!老爸拿着钉子的手一滑,榔头重重地砸在了自己是食指上。

“哇—”老爸立刻仍下榔头,用力握住肿得像胡萝卜一样的食指

“你小心点,不要又进医院了!”我猛翻白眼

唉—

这样下去什么时候修得好啊?

一阵和煦的风吹过,屋子前面的一片玉米随风摇摆发出“哗啦啦—哗啦啦—”的声响

阳光丝丝缕缕洒下,屋子前的小溪波光粼粼。几条小鱼偶尔从溪流里蹿出,溅起一串串晶莹剔透的水泡,在阳光下美得如梦似幻

丁零零

丁零零

一串铃声由远而近地传来,不一会就听到一阵因为自行车好久没有加油而发出的“嘎吱嘎吱”的刺耳声音

我撇过头看到一个穿着邋邋遢遢的制服,头发像鸟窝一样的男生正低着头奋力踩着自行车往这边过来。不停滚动的车轮的钢丝折射着耀眼的白光,车子前面的篮子里放着因为小路不平而不停颠簸的黑色书包。那辆红色自行车什么时候看起来都是土得掉渣啊

“景夜莲!”我放下榔头跑到屋子前面的小路上不断向不远处的景夜莲挥手

他抬头愣愣地看了我好几眼,然后才向我展开一个淡淡的微笑

唉反应还是一如既往的慢啊

吱—

自行车在我面前停下,景夜莲一脚撑着地望着我说:“你在干什么啊?怎么全身脏兮兮的?”

我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直接把他拽到地面上才笑着说:“好不容易看到个认识的人,快来帮忙!”

“哎?!”

我张大了嘴愣愣地望着我,我一把把他拉进了院子

“是谁啊?”老爸转过头问

“我找到了个帮忙的!”我大声说,手指了指旁边像木头一样杵着不动的景夜莲

“啊伯父你,你好!”

“是你啊,谢谢你来帮忙啊!”老爸抹着额头上的汗

“不,不用客气,伯父!”景夜莲挠着乱糟糟的头发满脸通红,看起来真是傻的可爱

“给!”我把榔头递给他

“”他愣愣地望着手里的榔头。

“哈哈—”我笑着说,“实验室意外倒塌了,所以我们在修茸呢,你会用榔头吧?”

“恩,还好。”他点了点头

咚咚咚—咚咚咚—

景夜莲熟练地往墙壁上钉钉子,这个看起来愣头愣脑的小子,干起活来倒蛮利索的

有了他的帮忙,修茸工作变得顺利起来。我跑来跑去帮景夜莲递钉子和木板,老爸则坐在椅子上往墙壁上刷油漆。实验室渐渐有了样子,甚至比先前的看上去还要可爱

几只白色蝴蝶在我们身边飞来飞去,看起来很雀跃的样子。风渐渐变凉了,橘红色的晚霞像雾气一样在天边散开

在日落前我们终于修建完了实验室。抹着额头上的汗,望着闪闪发光的崭新的实验室我们3个都超有成就感

咕噜噜—

我们3个的肚子适时地发出声幽怨的抗议声

“吃晚饭吧!”我笑着说,“进屋进屋,先去洗手我来做晚饭!”

晚风带着清爽的味道从窗口吹进窗子,棉质的碎花窗帘轻轻摇曳,我们围着餐桌坐下,红色的霞光洒满了餐厅,暖暖的让人感觉懒洋洋地好想打盹

“啊?!”

老爸指着餐桌上的菜眼珠差点掉出来,“这,这就是你准备的晚饭?”

桌子上摆着一只超市买来的现成烤鸡、一大盘沙拉、一袋面包和几听啤酒

“怎么了?荤素都有了,你还不满意啊!”

我拿起啤酒猛灌了一大口,“啊—真爽啊!”

老爸咬着筷子可怜巴巴地说,“我想吃米饭和吵菜”

“哈哈!不好意思啊,我不会煮!今天Q在学校有事,要晚些回来,你明天让他给你煮吧!”我毫无愧疚地说,随手掰下一个鸡腿狼吞虎咽起来

景夜莲在一边闷声不吭地吃着沙拉。还是这小子识相

一听啤酒下肚后老爸变得话多起来,拉着景夜莲说:“小子,你怎么不说话啊,男孩子这么害羞可不行啊!

“是,是。”景夜莲谦虚地点着头

“哈哈!你是不是喜欢我们家璎珞啊!”老爸拍着景夜莲的肩膀笑着说

“你说什么呢老头!”我愤怒地仍出手里的鸡骨头,“咚”的一声,鸡骨头正中目标重重地砸在他的额头上

老爸揉着额头哈哈大笑:“你看她多野蛮啊,跟她过世的妈妈一个样,我当初为了追她妈妈可是吃了不少苦头啊!你要是想追璎珞可也要做好思想准备了,挨打挨骂可是家常便饭啊!哈哈—”

景夜莲脸红得像只熟透的番茄,一屡屡白烟从头顶升起,尴尬地笑着不知如何是好

“呃—”我摆着手对景夜莲说,“你不用理这个老头,他喝醉了!”景夜莲看着趴在他肩头上两颊酡红打着酒嗝的老爸,尴尬地呵呵笑

VOL.04

天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换上了深蓝色的帷幕,星星就像是点缀在帷幕上的水钻闪闪发光,晚风夹带着露水的味道

老爸喝得不醒人事了,四脚朝天地躺在沙发上打着呼噜

我坐在屋外的台阶上,看着天上一闪一闪的星星。夜里好安静,只有风的声音以及屋子前面玉米发出的“哗啦哗啦”声,那片玉米天黑幽幽的看上去有点害怕

忙了一天了,照理来是说应该很累的,可是我一点睡意也没有。殷月辉在电话里的声音一直在我脑海里回响

是我

你怎么不说话,还在生气吗?

你听我解释,录象带的事真的不是我播放的,我正在派人调查这件事,相信我,我一定会帮助你查清真相洗清你的罪名的!

云璎珞!难道我们相处那么久你还不相信我吗?!

我痛苦地摇着头,把他的声音甩出脑袋。他是个大骗子!大骗子!我绝对不会再相信他的话的!

他一定又是在演戏。

望着天际闪耀的星星,我仿佛看到了妈妈美丽的脸

妈妈你在天堂过得好吗?

当初你死得不明不白,你有怨恨过吗?怎么样才能平息你的愤怒呢

现在的我还是跟10年前一样,什么都办不到

一颗眼泪无声无息地从我脸上滑落

那么安静,毫无预兆,我的心好象被堵塞了

“你在哭吗?”景夜莲清澈的声音从我背后响起

我立刻捂起脸,不想让他看到我脆弱的一面

我是个侦探,侦探是绝对不能在别人面前流泪的,所以我绝对不要在别人面前哭

“你怎么了,怎么在哭?”

“谁说我哭了!只是沙子吹进了眼睛而已!”我用力大吼。感觉自己像只受伤的动物,虚张声势地伪装着自己

“啊—今晚的星空真美!”他长叹了一声在我身边坐下。他是呆子吗,看到女生在一边哭居然还有心情赞美星空

“你快看快看,北斗星好亮哦!”景夜莲兴奋地大喊大叫

“我不是说我眼睛进沙子了吗,怎么看啊笨蛋!”我生气地大吼

笨蛋!真是个不会看人脸色的人。没看出来我现在心情很糟吗,居然还叫我看北斗星,真是个超级大呆瓜

“咦?!那真是太可惜了—”景夜莲用着无比惋惜的声音说道。

我捂着脸说:“有什么好可惜的,北斗星不是天天挂在天上吗,一点都不稀奇,我都看腻了,只有你这样的笨蛋才会那么大惊小怪!”

“我说的可不是北斗星哦,本来想给你看一样百年难得一见的好东西的,可惜你的眼睛进沙子了,那就算了!”景夜脸叹了口气惋惜地说

“是什么?”

我放开手,泪眼朦胧地看着他,朦胧中我好象能透过镜片看到他的眼眸,闪闪发光比天上的星辰还要璀璨夺目。这可能又是我的幻觉吧

“可你眼睛不是进沙子了吗,我想还是算了!”他摇了摇头然后站起身打算回屋里去

“喂!”我朝他大吼,“你找死是不是啊!故意吊我胃口啊!”这个臭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可恶了!

“嘿嘿!”他转过身对我粲然一笑,洁白的牙齿闪闪发光救星汉白玉一样漂亮

我鼓着腮帮子气鼓鼓地瞪着他。欺负我云璎珞大侦探,不想活了!

“你坐在这里等又下哦!”

他说完就跑下了台阶一口气冲到了屋子前面的玉米丛前,然后毫不犹豫地一头扎进去

“景夜莲!”我站起来喊住他,可是他已经消失在玉米丛里了

他想干什么啊?

这时玉米丛晃动了起来发出“悉悉簌簌”(郁闷,找不到那个词)的声响,景夜莲在玉米丛中奋力奔跑

奇妙的事情发生了,星星点点的火光丛玉米丛中袅袅升起,慢悠悠地在空中飞舞,就像烟火的余烟

是萤火虫!

我惊讶地张大了眼睛

玉米晃动得更加迅猛,萤火虫成群结队飞到空中,很快就多得像天上的繁星。它们有的聚成一团,有的孤单一个,但每个姿势都那么优美,在空中跳着优雅的华尔兹

一瞬间我好象坠入了美丽的童话中,看到了无数美丽的精灵在我身边翩翩起舞

好美!美得不了思议

荧荧的绿光在夜色中一闪一闪的,随着它们的飞舞拖曳出一道道朦胧的光线,好象幻化无穷的极光

我的眼泪又情不自禁地落下,不是伤心,而是被眼前的美景所感动

谢谢你,景夜莲。

VOL.05

清晨我睡眼惺忪地推开大门,晨雾还没完全散开,空气中飘满了像粉末一样的小水珠

整个世界都仿佛笼罩在一层薄纱中,想看什么东西都是模模糊糊看不清

玉米丛昨晚被景夜莲撞得东倒西歪的,我看着垂头丧气的玉米嘴角情不自禁上扬

昨晚倒头就睡着了,还做了个好梦,多亏了景夜莲。谢谢你

老爸边刷着牙边从屋子里走出来,看到乱七八糟的玉米田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好“咕噜”一声不小心把牙膏咽了下去

呃我嘴角抽搐

“啊!”老爸丢开牙刷迅速跳到玉米丛前捧着一棵棵弯腰驼背的玉米心痛到极点,“啊—我培育的新改良品种玉米啊!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还是不要告诉他实情好了

我摇了摇头正想回屋就听见“丁零零”一串铃声,转过身果然又看到景夜莲

他在我面前停下自行车笑着说:“早啊!”

我打量着他说:“你今天不上课没有关系吗?”

他挠着乱糟糟的黑发有点羞涩地说:“呵呵,没关系我想和你研究下KING的事,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侦探社的一员嘛!”

“什么叫没关系啊!”我受不了地大吼,“我是被退学迫不得已才不去学校,你怎么也每天跷课啊—“

景夜莲扯开话题,指了指坐在阶梯上嘴角还残留着牙膏泡魔哭丧着脸的老爸问:“伯父怎么了?”

“呃更年期症状,不要管他!”

我摆了摆手不在意的说

“哦。”他点了点头正要往里走,我又开口说,“我还是不能赞同KING的做法!”

他被我没头没脑的话说得愣了愣

“如果不是KING,我也不会被怀疑成盗窃犯而被退学,他拿了水晶一走了之,可是被他连累的人呢。他为了所谓的正义就能给那么多人添麻烦吗?起码这是不道义的!”

我坚定地说,眼里迸发着坚持的光芒

这2天我想了很多,我终于想通了,KING的做法绝对是错误的!景夜莲点了点头轻轻地说:“或许你说得对”

我转身盯着景夜莲的眼睛坚定的说:“我一定会把KING交给法律制裁,绝对!”

景夜莲低着头躲开我逼人的目光,然后走进了屋

“小莲啊!等等我,今天我们一起做发明吧!”老爸急急忙忙跟着我们奔进屋

我想好了,只要抓到KING就能洗清我的罪名,我就能回到圣罗兰了

KING!我一定会抓到你!

这次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正当我想往屋子里走时,看到一个毛茸茸的白色物体正慢悠悠地走到我脚边

哎?!

我蹲下身子观察着我脚边的不明物,只见它摇了摇又长又粗的尾巴然后朝我抬头,是只灰色眼睛的狐狸

这不是殷月辉的雪狼吗?!

我弯下腰,惊讶地和它打眼瞪小眼

“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我抱起它问

它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嘴巴张得大大的

“”这么早就犯懒,你还算狐狸吗,干脆当猪算了

紧接着,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双穿着白色ADIDAS球鞋的脚

我犹豫了一下抬起头,看到殷月辉站在我面前

他穿着白色的运动服,阳光给他碎发镀了一层茸茸的金边。我才不要看到这个混蛋!我转身就走,可是手却已经被他一把抓住

“==”殷月辉焦急地脱口而出

哼!他又想什么花样。我转过头愤恨地瞪着他说:“你来干什么,来看一个被退学的人落魄相吗?让你失望了,我现在很好,我会很快乐地过着每一天!”

说完我像是要显示自己的快乐似的想用力大笑,可是嘴角却只扯出了一个难看的弧度

“璎珞!要怎么解释你才相信我呢?”

殷月辉皱着眉,眼里全是焦急

他第一次叫我“璎珞”,有那么一瞬我差点动摇了,可我还是强忍住了。这副该死的可怜的表情欺骗了多少忍啊?可惜我已经清楚他的为人了,我才不会上当呢!

55555555伤心死了,我打不下去了,谁愿意打,谁打吧!郁闷中

怎么没人帮我打啊!555555555555

“你要我相信你什么呢?就是我相信你才会被你狠狠地欺骗!”我不耐烦地挣扎,想把自己的手从他手里抽出来,可是他攥得好紧,我的手好痛

“我没骗你!”他用力抓着我大吼,“你要我怎么做,你才能相信我!”

殷月辉的表情瞬间冻结在脸上,望着我的眼睛满是震惊

雪狼在我们身边踱来踱去,我们2谁都没有开口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好象在打耐力战

“璎珞!”推门出来的景夜莲看到眼前的情景愣住了

殷月辉一看他立刻蹙起眉,压抑着怒火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我是来看望璎珞的”

景夜莲咽了口唾沫紧张地说

“给我滚回家,这里不欢迎你!”殷月辉冲着他大吼

景夜莲尴尬地低着头不知所措

我一把推开像一头乱发疯的狮子似的殷月辉厉声说:“你干什么!随便找人出气啊!这里是我家,欢不欢迎不是由你说了算!”

“这小子凭什么待在你家,我看他对你意图不轨!”

“你发够神经了没有!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那么卑鄙吗!”

“你说什么,你居然骂我卑鄙!云璎珞1”

殷月辉眯起眼睛紧紧地盯着我,眼神透露着威胁,声音粗哑低沉

此时的他就像一颗随时都会爆炸的定时炸弹一样可怕

“那个我先回屋里好了。”

景夜莲刚想转身就被殷月辉一把拽住了衣领

“不是叫你回家吗!”

殷月辉恶狠狠地说,一双眼睛烧得通红紧紧地盯着他,仿佛要把他一口吞下似的

“我我”景夜莲吓得瑟瑟发抖,冷汗从额头淌下

“你欠揍是不是!”殷月辉抡起拳头,景夜莲吓德闭起了眼睛

眼看殷月辉就要一拳砸向景夜莲了,我及时抓住了殷月辉的手腕,冷冷地说:“够了!不要在这里大吼大叫了。你赶快离开,这里不欢迎你。”

殷月辉瞪大了眼睛无法置信地望着我,渐渐放开了手,眼里的愤怒越积越多,最后转变成了地狱的火焰

他的眼神变得冰冷,表情阴冷恐怖,我从来没有看到多这么可怕的他

“云璎珞,以后就算你求我,我也不会再看你一眼!”他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告诉我

我咬住下唇,不让自己泄露一点软弱

我云璎珞,从来不求人!

他狠狠得瞪了我一眼,扭头疾速离开

雪狼好象能感受到他主人的愤怒似的,用责怪的眼神瞥了我一眼,然后摇了摇尾巴跟上去

我低着头,紧紧地攥着拳头

我一定会回圣罗兰的,谁也不能阻止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章 闯祸

8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