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KING

第二章 KING

1

“这么大的学校,猫又会跑来跑去,怎么找啊?”我和Q在校园里漫无目的地走着。盛开得正艳的樱花把学校装点得春意盎然,只要有风吹过就会飘起一阵美丽的樱花雨。

一个多月没接到委托,好不容易接到一个居然是找一只名叫“小米”的猫的工作。唉——我堂堂的璎珞大侦探居然沦落到找猫,说出去真是有损我英明神武的形象啊!

“我倒有个办法,社长!”

“什么办法?”我把眼睛睁得圆圆的。

Q停下脚步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包鱼肉干。

“好主意!”我拍手叫好。

我们把鱼肉干放在樱花树下,然后躲进一旁的树丛里,等待小米自投罗网。

丝丝缕缕的阳光洒落在草地上,花香隐隐约约游走,婉转悠扬的鸟叫声回响在林子里。我和Q打着哈欠盯着放着鱼肉干的树下,头顶上的树枝挠得耳朵痒痒的。

“你这个方法管不管用啊?”

“嗯……应该管用吧,小米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如果它闻到鱼肉闻一定会跑来的。”

“……”

这时一个毛茸茸的球体往这边一点点靠近。

“来了!”

我和Q压低身子全神贯注地盯着那只猫。

肥嘟嘟的白猫小心翼翼地靠近鱼肉干,凑过去嗅了嗅,确定安全后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快上!”

我和Q从树丛里跳起来直扑吃得正香的小米,它发现动静转过头,看到张牙舞爪的我们,吓得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我们毫不犹豫地扑过去,它却轻快地跳开,我们扑了个空迎面撞在草地上,啃了一嘴的草。它看了我们一眼然后嘲笑似的摇了摇尾巴跳过树丛一路跑远。

“不要让它跑了!”我大喊着愤怒地追上去,Q紧跟在后面。

该死的肥猫,竟敢耍我璎珞大侦探!

“社长,它在那里!”Q指着右前方大喊。

我转过头,看到不远处的树枝上蹲着那只胆固醇超标的猫。我立刻跑过去爬上那棵樱花树,那猫一动不动地蹲着似乎没有发觉我的靠近,我屏息小心翼翼地往上爬。

谁知,它突然站起了身子跳了下来,我只觉一团阴影向我压来。

“啊——”

在我惨叫的同时,那猫出其不意地落在我脸上,狠狠地踩了我两脚然后又愉快地跳开。

“砰”的一声,我从树上掉下来四脚朝天地摔在地上。

混蛋……哎哟,好痛啊……我要散架了……

“社长!我抓住它了,快来快来!”Q边大喊着,边奋力压着身下的猫,可那猫力气好大,不断挣扎,眼看就要从Q身下挣脱开,我再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爬起来跑了过去。

我扑过去抓住那猫的两条后腿大喊着:“我抓住它了!”

“太好了,社长!”Q高兴地大喊,眼镜歪在一边头发乱七八糟,脸上粘满了泥土好不狼狈。

“还是栽在我手里了吧,哈哈哈哈——”我正张大嘴大笑着,那猫突然翘起了尾巴“噗”的一声放了一个响亮无比的屁,一阵白色的散发着冲天恶臭的烟雾瞬间扑了我满脸。

“啊!臭死啦——”

我跳开身子扶着一旁的树干干呕不止,真恶心。恶——

肥猫灵活地从Q身下钻出来一跳一跳跑开。

“可恶!你这只该死的猫,这回我真要扒了你的皮!”我怒吼着追上去。

“你要扒谁的皮啊?”一个跩到不能跩的声音突然在树林里响起,然后我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从樱花树下走出,他的肩膀上蹲着一个毛茸茸的白色物体,黑曜石般的眼睛犀利地盯着我,亚麻色的碎发凌乱不羁,左臂的臂章像金子一样耀眼。阳光洒在他的身上,恍惚中我仿佛看到一团白光包围着他。

“殷月辉!”怎么又是这个大魔头,真是冤家路窄。

“你抓我的雪狼干什么,不会是因为上次的事怀恨在心,找我的雪狼出气吧?”他斜眼瞥着我,微微勾起的嘴角嘲讽兴味十足。

雪狼?他说的是他肩膀上的狐狸吧,明明是只狐狸却起名叫狼,果然脑袋被门夹过了。

“谁要抓你的狐狸啊,我云璎珞可没那么卑鄙无耻找只畜生出气!”我不屑地撇开脸。

“那刚才被我的雪狼尊贵的脚踏了两下,又受了我雪狼香气洗礼的笨蛋是谁啊?”他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笑容,两只眼睛直勾勾地望着我,脸上赫然写着“你就是那个笨蛋!”的表情。

他居然嘲笑我?可恶!我咬牙切齿。

那只狐狸站趴在殷月辉肩上,一双灰色的眼睛好奇地盯着我。

天啊!我居然把殷月辉的狐狸错认成了小米,还被他看到我那么狼狈的样子!

怎……么……会……这……样……

我感觉我头顶的天空瞬间漆黑一片,脚下的草地变成了黑色大旋涡,我正被黑色洪流卷进无尽的黑暗。

我怎么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为什么偏偏要在殷月辉这个魔头面前丢脸,我真想一头撞死算了!

“说!你抓我的雪狼干什么,不老实交代我把你抓起来!”殷月辉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我恶狠狠警告,两条眉毛还耀武扬威地挑了挑。他肩上的狐狸头枕在他右肩上,摇着蓬松的尾巴,灰色的眼睛好奇地望着我。

“我才对你的东西不感兴趣呢,我只是看错了!我以为是别人委托我找的那只白猫。”我猛翻白眼。在他眼里我怎么成了个危险份子啊?

“委托?”殷月辉惊讶的语气特别夸张。“你以为你真的是大侦探啊,就你个干瘪田鸡回去喝奶吧!”他眯着眼表情阴阳怪气的还朝我摆了摆手,

“你你你……”我差点气绝身亡。“你再叫我干瘪田鸡,小心我告你人身攻击!”

“我就攻击你怎么着!浑身上下除了眼睛大之外什么地方都小,怎么看都不像女人!”

“你才不像男人呢!阴险记仇,没看见像你这么小气的男人!”

殷月辉的脸黑得像锅底,额头的青筋突突跳动:“我就记仇了怎么着!你最好不要得罪我!以后要是再让我看到你在学校里办案,我就把你赶出圣罗兰!”

“你叫我不要办我就不办啊!”

“你最好记得侦探社的事,到时不要怪我没有警告你!”殷月辉说完重重哼了一声,转身抗着他的狐狸耀武扬威地离开。

哇呀呀呀——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真是危害社会!我在原地气得呼哧呼哧。

2

在放学之前我们终于抓到了小米把她交给了委托人,也终于拿到了这个月的第一笔酬劳,那激动的心情不是能用言语形容的,我真想大喊一声,不用喝西北风了!

我才不管殷月辉的警告,到时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就不相信我会两次败在他手上。

回到家我和Q商量起逮捕KING的对策。我脱了鞋子坐在地毯上,Q摆弄着我的电脑。靠墙的开放式衣橱里挂满了我习惯穿的简单T恤和牛仔裤。橘红色的夕阳透过倾斜的天窗流泻进来,给房间照上了一层迷朦的薄沙。温暖的春风吹在脸上让人昏昏欲睡。

“我的推理一定不会错,KING就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我懊恼地咬着牙。要不是天杀的殷月辉,我早就查出KING的真实身份了!

“可是学生会的网络我们进不去啊。”Q转过椅子面对着我愁眉苦脸,两条细细的眉毛都纠结在了一起。

“可恶这个臭小子处处阻挠我!”我气得捶胸顿足。

“他为什么那么讨厌我们呢……”Q垂头丧气地低下头,背带裤的两根带子都泄气地滑了下来。

是啊,这小子简直把我们视为眼中钉,逮着机会要把我们赶出圣罗兰。我们就这么惹他厌吗?突然我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会不会他就是KING!”我几乎是叫了出来,这个想法太撼人了,我的眼睛瞪得滚圆。如果他就是KING,那不是被他掌握了整个学校吗?

“社,社长,你为什么这么想?”Q惊讶得都结巴了,连忙从椅子上下来坐到我对面,两个眼睛炯炯有神地望着我一动不动。

“七彩水晶是KING偷的这个众所周知,他不去追查KING,反而在我这里浪费时间,我怀疑他自己就是KING,之所以封我的侦探社,不允许我在学校里办案,很可能就是想除掉我这个障碍。”我眯紧眼,咬牙切齿。

“社长,你说的很有道理!怪不得我纳闷呢,他为什么把我们视为仇人似的。”Q赞同地点着头又问,“那天你看到KING的真面目了吗?他真就是殷月辉吗,如果是这样我们就把他交给警察揭发他的一切罪行!”

“没有。”我遗憾地摇了摇头,“他当时蒙面,根本看不清楚他长什么样子。我只能确定的就是他拥有一头银色的长发和冰蓝色的眼睛。如果以相貌来判断的话,根本无法把殷月辉定为犯人。”我垂头丧气,刚才的推断全被自己推翻。

我们两同时沉默,一下子房间里安静得可怕。

“我想到了!”半晌Q突然大叫一声。

我拉拢着脑袋,像根腌过的黄瓜,“怎么了?”

“社长,这很可能是伪装!你忘了KING最擅长的就是仪容术,你所看到的可能全是假象!银色的头发冰蓝色的眼睛那么特别可能是故意扰乱大家的视线呢。”Q拉着我的手大声说,脸上闪闪发光。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我睁大了眼睛慌然大悟。KING就是KING,做得这么毫无留情!

“可是他不是学生会长吗?为什么要偷学生会的东西?”Q又提出一个新的疑问。

我想了想说:“这就是他的狡猾之处!他故意把一直存放在保险箱里的水晶拿出来然后再偷走它,这样他就可以据为己有,并且谁都不会怀疑到他头上。而且我们不是还查到了学校有一个宝库嘛,水晶就是开启圣罗兰宝库的钥匙呀。殷月辉很可能是想把宝藏也据为己有。”

“有点道理啊,社长!可是那天他和KING不是都出现了吗,这你有没有想过?”

“但他们没有同时出现啊,KING走了之后殷月辉才出现的,然后KING回来时我们也没有看到他们俩站在一起,反正就是KING出现了殷月辉就不见了,殷月辉出现了KING就不见了,这可能不是巧合呢。”我越来越觉得这里面问题很大。

“对啊。”Q也在我面前如捣葱似的点着头。

“可是他为什么这么做,一会扮演KING一会又抓KING,而且他如果是KING为什么最后还要救社长你呢?”

“本来是没有人会怀疑到他的,因为他已经成功地扰乱了大家的视线。但是我的出现是他计划中没有的,如果把我抓住就会打乱他的所有计划。说不定我会说出什么对他不利的证词呢。这是他的狡诈之处!”我捶着拳义愤填膺。

“对啊——”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内心深处,我并不希望KING就是那个讨厌的殷月辉……

但我很快就把这个念头甩出脑袋,侦探办案时,是不能带有个人感情的。

我斗志高昂地说:“那我们就把殷月辉锁定为第一嫌疑目标,密切观察殷月辉的一举一动决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是,社长!”Q挺直了上半身,严肃地行了个军礼。

“璎珞,Q快下来看我的新发明!”老爸愉悦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不知道他又发明什么奇怪东西了,我叹了口气穿上拖鞋和Q下了楼。老爸迫不及待地站在楼梯口,脸上挂着神采飞扬的笑容。

“璎珞,Q这次我可是发明了一个了不起的东西,你们看到后一定会很吃惊的!”

“不会又是什么自己会吐牙膏的牙膏管,会唱歌的马桶,会咬人的门把手吧!”我干笑了两声。对于老爸的发明我可是吃了不少苦头,说起来还真是一部血泪史。

老爸曾发明的那支牙膏管可把我搞得灰头土脸的,每次刷牙它就是不吐牙膏,然后当我气得要死时,它就适时朝我脸上吐上一坨。而那只会唱歌的马桶,半夜上厕所总是被它吓个半死。还有那个会咬人的门把手更是不要说了,不咬陌生人专咬自己人,我每次开门都被咬得很惨。

唉——

“啊!不是!这次的东西是专为侦探和警察发明的!”老爸神神秘秘的,笑得眼睛周围的皱纹都能夹死飞过的蚊子了。

“真的吗?”我和Q都好奇地凑过去,“为我们发明的呀,到底是什么,不要卖关子了快拿出来!”

“嘿嘿!”老爸得意地笑了笑,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块手表,炫耀地晃来晃去,“噔噔噔噔!快瞧,会吐蜘蛛网的手表!”

我从他手里抢过手表,好奇地翻来覆去打量。可是就算我把眼睛睁到极限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就一块金属外壳的银色手表,看上去和一般的手表没什么区别啊?

“啊!这块手表能够吐出最多能同时网住五个人的蜘蛛网,这网的黏度极强,被网住后休想逃脱。”老爸在一边口沫横飞地解释着。

“哦!”我恍然大悟,“那怎么让它吐网呢?”

“啊!按那个凸起来的按钮。”老爸指了指说。

“这个吧!”我摸到了手表侧边的按钮按了下去。

“嗖”的一声一道白色物体从手表侧飞了出来,然后张开成为一张大网。

“啊!”老爸看到那张直扑向他的网,吓得眼球突出寒毛倒立,连尖叫声都走了音。那张网不负众望地一把把他包了起来。

老爸咕噜一声滚倒在地,不断挣扎着:“快放开我啊!快放开我啊!”

奈何那网韧性极强,不管怎么挣扎拉扯都不断。

“真的很厉害啊!”我望着手里闪闪发光的手表赞叹。这次一定能抓到KING了!

“当然厉害了,是我发明的嘛,不过先把我放出来啊……”老爸四脚朝天地倒在地上,满头大汗已经没有力气挣扎了。

Q蹲在他面前拉扯着网说:“R博士,我们要怎么弄破网放你出来呢?”

老爸喘着粗气说:“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用盐水融化它。”

Q拿来了一盆盐水,网一碰到盐水果然就像碰到高浓度的盐酸一样融化。老爸如释重负地站了起来,理着身上的衣服说:“下次喷网时可要对准了。”

3

这之后我和Q就时刻跟踪殷月辉,等他露出狐狸尾巴。

中午餐厅人头攒动,刚烤好的面包和烤肉的香味,飘散在混合着阳光以及植物的味道的空气中,让人垂涎欲滴。

餐厅里有着粉蓝色的墙壁,墙壁上挂着金色线条的框格,框内四周围着一圈花边,中间衬以绿色东方织锦。椅子和餐桌全镀着金边,描绘着繁复的花藤,一切都精致得无可挑剔。在这里永远都是春天,春天的味道会沁入你的内心深处。真的是非常不可思议。

殷月辉一个人坐在最里面靠窗的一张桌子边,虽然餐厅几乎挤满了人,但那里却很安静。他半靠在椅子上喝着咖啡,和他形影不离的雪狼趴在他大腿上,阳光从彩绘玻璃窗泻进来,给他们镀了一层五彩斑斓的薄纱,那美丽怡然的景象真是让人觉得在旁边呼吸都是一种亵渎。

他的外表还真能欺骗大众,要不是我知道他恶魔的本性还真会被他的外表所迷惑呢,但现在我已经对他完全免疫了。

我和Q坐在离他不远的位置上,由植物做着掩护,嘴里吃着烤肉和色拉,眼睛却是一刻不移地盯着他。

我想象着他穿上一身银灰色礼服戴上银色眼罩和银色假发的样子……他和KING还真的蛮像呢!

他真的就是KING吗?

“我们跟了好几天了,没什么特别发现啊。”Q塞了满口的色拉,说起话来口齿不清。

“要是这么容易被发现,那他就不可能是KING了。”我边和烤面包战斗边说,一双眼睛凌厉地望着不远处的殷月辉。

“说得也对。”Q点了点头,往嘴里又塞了一口色拉。

“会长,会长——”突然一阵凄厉的尖叫由远而近地传来,我和Q转头看到一只“白老鼠”横冲直撞地跑进餐厅朝这个方向跑来。

殷月辉两条清秀的眉毛蹙了起来,不耐烦地抬起头,那只“白老鼠”扑到餐桌上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会,会长……那个……糟糕了……KING……”

听到KING不光是殷月辉连我们也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全身细胞都警觉了起来。

“KING怎么了?”殷月辉放下雪狼,站起身抓着那只“白老鼠”的肩头迫不及待地问。

“KING,KING又发来了预告信!”

什么!我惊讶地张大了嘴,刚塞进嘴巴的面包掉到了桌上。

那只“白老鼠”把一封白色的信和一张纸牌交到殷月辉手中,殷月辉拆开信封看着信上的内容。我再也坐不住跑过去一把夺过殷月辉手中的信。

“怎么又是你!”殷月辉又惊又怒地瞪着我,可我才不管他呢。

信上这样写着。

明晚九点我将取走圣罗兰的校旗。

KING

啊?KING偷校旗做什么,这个城市难道没什么东西好偷了吗?我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KING!你来吧,这次我绝对让你插翅难飞。”殷月辉把从我手里夺回信,揉做一团咬牙切齿地说。

“你不要说大话了,上次用了那么多人还不是让KING把水晶偷走了。”我适时泼他一盆冷水。并观察他的反应,希望能从他脸上发现蛛丝马迹。

可是他一如既往指着我的鼻子愤怒地大吼:“还不是因为你碍手碍脚,扰乱了我们的视线!”

“凭你们这群‘白老鼠’,我怎么放心把案子交给你们!”我毫不示弱地回吼他。

“你说谁是‘白老鼠’!”殷月辉扔开了纸团,具有警告意味地瞪着我。

我才不怕他呢,对他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说:“你,你的手下,全是没用的只会浪费粮食的‘白老鼠’!”

我全身紧绷,瞪圆了烧红的双眼,殷月辉瞪着我怒火中烧,旁边那只“白老鼠”紧张地擦着额头上的汗,Q在一边尴尬地赔笑着。

空气中漂浮着火药的味道,气氛凝重仿佛随时都会发生大爆炸。正在用餐的人全都端着餐盘灰溜溜地退出了餐厅,生怕被我们的怒火牵涉到,被炸得体无完肤。

“我不是警告过你了吗,不许在学校办案!你是不是想死啊!”他咬牙切齿,就像一只愤怒的狮子仿佛要一口吞噬我。

“不是你让我证明自己和KING不是同伙吗!你是不是有健忘症啊,还是怕我真的拿出证据你无法实现自己的誓言啊!”我毫不示弱,两个眼睛狠狠地瞪着他。我可不是每次都被他踩得死死的!

“哼!”他不屑地哼哼一声,冷冷地睨着我,“谁知道你是不是和KING内外接应啊。”

“啊!”我受不了的大叫,“随便你怎么想,反正我这次是插手定了,就算你拿把刀架在我脖子上也阻止不了我!”

“算了,这次就放过你,不过要是让我发现你有不轨行动,你就死定了!”他指着我的鼻子,举高临下地瞪着我,一团浓重的阴影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你就等着给我盖楼吧!”我冲着他的脸唾道。

“哼!”他冷冷地哼哼一声,转身走出餐厅,那背影骄傲得不可一世。

我和Q也没有心情吃午饭了立刻离开了餐厅。

“这殷月辉又在耍什么花样,居然又以KING的名义发了预告信。”在去教室的路上Q忍不住发问。

“就现在的情况还无法推断,不过我们要把殷月辉盯得更牢些。”我深锁着眉头。真是头痛啊。

“嗯。”Q点着头表示赞同。

这之后我们依旧紧紧地盯着殷月辉,可是依旧没发现什么异常,这样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晚上。

离KING的到来就差一小时了。

圣罗兰笼罩在浓郁的夜色中,风静悄悄的,无声无息。

殷月辉带着“白老鼠”军团把学生会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那面迎风飘扬的白色旗帜在一片漆黑的夜里特别醒目。我和Q凑过去埋伏在他们中间。

“干瘪田鸡!不要站在我们中间碍手碍脚的。”殷月辉看到我没好气地大吼,就像看到一只蟑螂似的,用唾弃嫌恶的目光看着我。

“不站在这里怎么抓KING啊!”我叉着腰瞪着他。本大侦探才不怕你!

“啊!我看到你就心烦,KING我们会抓的,你滚滚滚!”他挥着手像赶苍蝇一样赶着我。

啊——气死我了,他是不是存心的啊。我指着他和他的白老鼠军团大声说:“我才不指望你们这群酒囊饭袋能把KING抓住呢!”

殷月辉撇开脸冷笑了两声:“脑子不好的是你自己吧!你这只干瘪田鸡,脑子秀逗到成天把自己当成侦探,我看你有空还是去看精神科吧!”

“你……你……”我气得差点内伤,“你这个嘴巴恶毒的恶魔!”

这时天空出现一片白云,细看才发现那不是云,是架白色滑翔翼正急速往这边飞来。

KING!

咦?我看了看面前一脸恶魔笑容的殷月辉,又看了看天空中的KING。

KING?殷月辉?居然同时出现!难道他们不是同一个人?

只见滑翔翼东倒西歪往这边飞来“咚”的一声撞在学生会的房顶的墙壁上,然后“扑通”一声摔在房顶上。

呃……我嘴角抽筋。KING今天是不是喝醉酒了?

“去把那只会飞的老鼠拿下!”殷月辉大吼一声,带着他的白老鼠军团冲上楼。

来不及细想我和Q也立刻跟了上去。

“矮冬瓜,你闪到一边去不要碍手碍脚!”殷月辉用肩膀挤着和他并排走在楼道上的我。

“你才不要妨碍到我呢!你这个恶魔!”我不甘示弱地撞还回去。我们俩像橄榄球运动员一样在楼道上互相抨击,就这样一路来到了屋顶。

一个银灰色身影从滑翔翼上下来,攀着房檐往旗帜爬去。今天的KING有点不一样,到底是哪里不一样我也说不清楚,但是感觉笨多了。

“站住!”我冲KING大喊,他吓了一跳,身子摇了摇险些从屋顶滚下去。还好急时攀住倾斜的墙壁,看得我心脏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

殷月辉和他的“白老鼠”军团趁这个时候迅速跑过去。

不行!我一定要比殷月辉先抓住KING。我发挥灵活的身手像猴子一样敏捷地爬过去,朝着正在摘旗帜的KING慢慢逼近,可没想到的是殷月辉还是先我一步,带着他的“白老鼠”军团把KING当场抓住了。

KING……

不知道为什么KING被押下的那一刻我的心猛地沉下,好像有什么默默守护的重要东西失去了。

樱花在夜里安静地飘落,只有阵阵暗香提醒着它的悲伤。

4

学生会室的灯被全部打开,夜里十点的学生会室如同白昼一样炽亮。

KING被绑在凳子上,因为不断地在挣扎,所以衣服和头发十分凌乱,一大群人把他围住。我望着他脑子一片空白。虽然我们把KING抓住了,可是我一点都不高兴,甚至有点难过……

“我以为有多了不起呢!”殷月辉在他面前踱来踱去,双手抱胸表情无比得意,“还不是被我给抓住了吗,让我看看你是谁,然后狠狠教训你一顿,拍上几张你狼狈的照片最后把你交给警察,明天全世界都会知道KING不过是只阴沟里的老鼠!”殷月辉扯着嘴角奸笑。

“啊!”KING吓得惊慌失措,拼命挣扎着说,“我不是KING,我真的不是KING!”

殷月辉超天翻了个白眼。“真是没骨气,敢做不敢当!”他一边对KING嗤之以鼻,一边伸手揭下了KING的面罩。

“我真的不是!”当KING的面罩和假发被摘下时,露出了一张平凡乏味的脸。圆圆的有点胖的脸盘,小得只能看到黑色瞳孔的眼睛,扁扁的鼻子。和我们印象中的KING有天壤之别。

“什么!”殷月辉一把拽起他,望着他的脸惊讶得眼珠都要掉出来。

而我却在一边庆幸,还好不是KING。刚才光线太暗再加上现场混乱,我们根本没注意看他的脸,却没想到抓住的根本不是KING本人。

“你吃错药了啊!没事冒充KING干什么!”殷月辉也意识到这样一个人绝对不会是KING,他气得踹了假冒的KING一脚,头顶都快冒烟了。

冒牌货“咕噜”一声像只被硬掰过来的乌龟一样笨拙地滚落在地上,又艰难地爬起来颤颤畏畏地说:“因为我太崇拜KING了,好希望自己能像KING一样厉害,所以我就假扮KING给学生会发预告信,又像KING一样来赴约。但我没有恶意的我只是觉得很刺激,我本想偷走了校旗第二天再还回来的!没想到……被你们抓住了……”他越说越小声最后都没声音了,只是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殷月辉的脸色,身子缩成一团生怕他再踹他一脚。

殷月辉黑着一张脸,蹲下身子揪住了冒牌货的耳朵用尽全身力气大吼:“你是不是吃饱了撑啊——”

“对不起!对不起!请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冒牌货哭天喊地地求饶。

“你找死啊!”

学生会室发出一阵又一阵凄厉的哀号,在寂静的夜里无比恐怖。

唉——

真是荒诞的一夜啊!

天边已经泛起鱼肚白,我和Q在街边一家点心店坐下,累得半死,白忙活了一晚上却一点收获也没有。很快第一缕曙光就从东边放射出,然后灰白色的天空渐渐有了生气,金黄色的朝霞在天空慢慢晕染开。

伙计端上了热腾腾的馄饨,热气冉冉升起香味扑鼻让人食欲大开,我和Q“呼噜呼噜”地吃了起来。

我边吃着边想着前面发生的事,难道我们跟踪殷月辉的事被他发现了?

“为什么会突然冒出了假KING出来,这纯粹是个无聊的人的恶作剧,还是有什么阴谋啊?”Q边吃着馄饨边疑惑地问,一张脸困惑得皱成了一团。

我嘴里含着馄饨口齿不清地说:“我觉得这一切都是殷月辉的阴谋。”

“阴谋?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对他有什么意义吗?”Q放下调羹,两眼一动不动地望着我,迫切地等待着我回答。

“他一定是发现我们开始怀疑他并且时刻跟踪着他,所以他就派了个假KING借此脱离嫌疑,可是没想到却被我们抓住了。”我轻蔑地扯了扯嘴角。这也是我刚刚才想通的。那个狡猾的家伙!

“你是说他想蒙骗我们却被我们识破了!”Q惊讶得站了起来。

“就是。”我眯着眼睛。这点伎俩就想骗过我,还早了一百年呢!

“真狡猾!”Q气愤地双手捶桌子。

“嗯,确实很狡猾。”我赞同地点了点头。殷月辉,下次我一定会揪出你的狐狸尾巴的!

吃完馄饨天已经透亮了,红彤彤的太阳像个大火球一样散发着光和热。刚才还死一般寂静的街道此时已经面目全非,行人匆匆车水马龙,喧闹的叫卖声和汽车引擎声使街道沸腾一片。

我和Q家也没回就往学校走。唉,当侦探可真累,想当个尽职尽责的侦探更累。

这是我们最早一次来学校了,郁郁葱葱的樱花树海里阳光不能完全透射进来,所以晨雾没有完全散开,可以闻到混合着花香的露珠味道,清爽怡然。

丁零零……

一串铃声由远而近传来,跟着我就看到穿着邋遢的黑色制服,头发都没梳一下,戴着黑框眼镜,骑着一辆大红色女式自行车的“青蛙男”从我们身边经过。

那不是上次被教授叫起来回答问题的景夜莲吗?KAO!真是青蛙一只,够木讷,够委琐的!居然还骑女式的自行车!

我们学校的男生都怎么了,不是像殷月辉那样拥有天使外表恶魔的心,就是像景夜莲这样傻到冒泡的青蛙,圣罗兰真是没救了!

5

上完一天的课,我连站着都能睡着了,拖着疲惫的身子刚想回家就被班长叫住了。

“云璎珞,你还不能回家!”

“你要请我吃饭吗,下次吧今天没空。”我摆了摆手往教室门口走去。真希望有两根火柴撑着眼皮,不然我真怕回家的路上撞到树。

“云璎珞!”班长怒吼一声拦住我的去路,“你已经两个月没有参加值日了,这个星期就由你来值日!还有景夜莲你也是!”班长指着低着头讷讷地从我们身边走过的景夜莲说。

景夜莲愣了愣,一脸木讷地望着我们。

“这个星期就由你们俩值日!”班长强调了一遍。

“为什么啊!我很忙的,有很多案子要办呢,才没空处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呢!”

“如果你们俩开溜或偷懒我就告诉班主任,那时就不是值日一个星期那么便宜了!”班长恶狠狠地警告。

我鼓着两个腮帮子做无声的抗议,居然威胁我,可恶!

很快大家都回家了,空荡荡的教室只剩下我和景夜莲那只大青蛙。教室经过一天的洗礼,一片狼藉,地上满是纸屑和灰尘,桌子东倒西歪,黑板被涂鸦得一塌糊涂。

唉——

清扫这么大的教室想累死我啊……

蓦地我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一道智慧的光芒。我瞥了一眼像木头一样呆的景夜莲。他拎着黑色的手提书包,刘海厚厚地盖住了半张脸,一双眼睛被黑框眼镜和刘海完全遮掩了起来。

这家伙这么呆,我把活全推给他不就得了吗。耶!云璎珞你真是太聪明了!

“那个……”我清了清嗓子,尽量真诚亲切地说,“景同学啊!”

他转过头呆呆地望着我,又厚又长的刘海透下浓重的阴影,让他的脸色看上去灰暗毫无气色。他的长相和打扮实在太呆了,就算他不做什么动作不说什么话,也就一个“呆”字好形容。加上他那么迟钝,做什么事都比别人慢半拍,那就更呆了,呆到让人无法原谅。

“这么大的教室我们分分工,这样干起来比较快吧?”

他愣了愣大概在思考,眼神迷茫而又呆滞,过了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反应那么慢,那一定很好骗喽。我在心里偷笑,脸上却完全没显露出来,接着说:“你看啊,这么多的桌子,你看起来那么瘦弱就由我来摆好了,你就擦擦那块小黑板然后把地扫扫再用拖把拖一遍,回去时顺路把垃圾丢了,好不好?”我露出天使般的笑容,一气呵成。

“唔唔唔——”他像波浪鼓一样拼命摇着头。

嗯?居然骗不到他。我有点不耐烦地瞪着他:“怎么了?”

“你是女孩子怎么能让你干这么重的活呢。”他瞥了我一眼羞涩地说,说完两团红晕悄无声息地爬上了他的两颊。

哈哈——这小子心肠还不错嘛!我装作为难地皱起两条眉毛,两眼闪动闪动:“可是全部让你干我会不好意思……”

“那我来干重活,你来干轻活好了。”他憨憨地笑着。

“好啊!”我高兴地点着头,这个小子虽然笨得无药可救,但心地真善良啊。

“好。”他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桌子比较重所以由我来排桌子,你来擦桌子吧。”

“嗯。”我用力点了点头然后开始卖力地擦桌子。

擦完桌子他又说:“扫地灰尘大,对身体不好,我来扫地,你来拖地。”

“嗯。”我又用力点了点头。

拖完地他又说:“关窗很危险的,我来关窗户,你来擦窗户。”

我再次用力点了点头。

……

干完活,教室焕然一新,地面和桌面闪闪发光。我满头大汗累得趴倒在桌子上一动不动,而景夜莲却神清气爽,连一滴汗都没出,大气也没喘一口。

“我先回家了,垃圾顺便丢一下,再见!”他挥了挥手,接着拎着书包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教室。

咔嚓……

我的心瞬间冻结后又猛烈碎裂。

我……我完全被这小子给耍了……我居然干了比他多不止两倍的活……

我完全被那混蛋呆呆的笑容给迷惑了!啊——

我云璎珞怎么会着了那个笨小子的道啊——

拎着垃圾走在寂静的校园里,我感觉我头顶的天空一片阴霾,心灵受到了严重的创伤。

“这真是我人生的一大耻辱,可恶的青蛙小子,太卑鄙了!我再也不会上你的当了,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空荡荡的校园里回响着我凄厉的尖叫。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章 KING

2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