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水晶

第四章 水晶

1

我就像在夢遊一樣回到家洗澡吃早飯,走進自己房間睡覺又醒來。雖然我睡了一覺才醒來,可是我卻懷疑自己一直在做夢,夢到自己睡覺又醒來,因為我腦子渾渾噩噩的,黃昏的夕陽看在眼裏好像依舊是早晨的晨曦。

為了讓自己精神起來,我打算打開電腦看看有沒有什麼委託。可是郵箱裏空空如也,垃圾箱裏靜靜躺着幾封我打算刪除的垃圾郵件。

百無聊賴的我隨意翻閱著網頁,都沒有能讓我停下手指細細查看的信息。驀地,不知道點了什麼,進入了一個漆黑一片的頁面,正在我以為是中毒了時,漆黑一片的屏幕突然出現了一對展開的潔白翅膀。

拯救天使KING

這樣幾個字在翅膀下面浮現。

KING!

我驚訝地睜大了眼。什麼東東啊?

我點了下翅膀然後就進入了網站,網站的名稱是「KING的王國」。我好奇地在網站里逛來逛去,有很多對KING的議論和留言。大多是支持KING崇拜KING的人,為數很少的反對或討厭KING的人,只要一發言就會受到強烈的抨擊和洪水般的謾罵。

比如我看到了這樣一個帖子。

帥得沒道理:KING不過是個小偷,只是他根據人好奇的心理把自己打扮得與眾不同而已。說白了他不過是爭嘩取寵!

KING我愛你:是的!我絕對支持樓上的說法,KING就是與眾不同,不是他把自己打扮得與眾不同而是他天生就與眾不同,他是墜入凡間的天使。

無聊:無聊!他還以為自己說得話很有見地呢!笑死人了!

梅子:那是你自己的心靈丑,所以看到KING才會自然而然把他想得丑!

守護天使:不允許說KING的壞話,誰說KING的不是就不得好死,出門被車撞死吃飯被飯粒噎死喝水被水嗆死,我會永遠守護KING的,我會詛咒到你死!

……

我不禁打了個寒噤。太可怕了……

這群KING的捍衛者真是太瘋狂了,沒想到KING的影響力會那麼大。

這是KING的網站嗎?他會出現嗎?為了以防萬一我註冊了一個ID埋伏在了網站里打算靜靜觀察。

熱情的火焰再次從心底燃起,我又恢復了鬥志。KING不管你是任何人,只要抓到你我就能揭開你的真面目了!哈哈——

為此在KING再次出現之前我要做好萬全準備,不能再重蹈覆轍了。狡猾的KING,每次都駕駛滑翔翼,讓人抓不到他。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下次我一定會把你逮個正著!

「老爸!老爸!」我衝下樓跑到老爸的實驗室。他正在搗鼓一個全是電線和管子的奇形怪狀的機器,聽到我的聲音抬起頭,灰頭土臉的,手上白大褂上全是黑色的油膩物。

「啊!瓔珞啊,什麼事?」他眼裏全是紅血絲,一定是又熬夜了。

「那個老爸,你給我做個裝置吧!那種可以發射繩子,抓住高空中的東西的裝置!」我邊比畫着邊說,「那繩子要牢固點的,能抓住人的那種!」

「啊!沒問題!」老爸爽快地點點頭,下一秒卻又猶豫了,「不過……」

「不過什麼啊?」我睜大了眼睛眨巴眨巴地望着他。

「我已經把資金全投入這個機器了。」老爸指著那個奇形怪狀的機器。

「啊……」我望着那個大怪物啞然。這東西到底花了多少錢啊……

「所以你想要我幫你做裝備的話,就贊助我資金吧!」老爸咧著嘴,狡猾得像只狐狸。

啊!真是趁火打劫啊。我忍着心痛把上次調查殷月輝得到的那筆報酬給了他。我的心在淌血啊……

兩小時后,老爸把他的發明成果亮了出來。

「你給我手電筒幹什麼!」我打量着手裏的塑料手電筒。

「這可不是普通的手電筒哦!」老爸搖著一根手指神神秘秘地笑。

我睜大了眼睛再次審視着手裏的手電筒,橘黃色,滿小巧的,除了攜帶方便之外沒什麼特別啊?

「來來來!」老爸帶着我來到屋外,拿過我手裏的手電筒對着天空按了下上邊的按鈕。「嗖」的一聲一根繩子飛了出去像有生命的藤蔓似的纏住了飛過的一隻麻雀,那隻麻雀驚得眼球突出全身的毛都豎起,「啞啞」亂叫,胡亂掙扎一通用完所有力氣后從空中墜了下來。

「哇!好厲害!」我拍手叫好。

「它看起來是普通手電筒,但是打開后發出的不是光而是繩子哦,這根繩子你不要看它細,絕對比鋼鐵還要堅固,承受三百斤以內的東西是沒有問題的,但發出去之前可要對準目標才行!」老爸得意揚揚地吹噓着他的發明,髒兮兮的臉上一雙眼睛卻像寶石一樣閃閃發光。

「太好了!」我一把搶過手電筒,「我收下了!」KING!你的末日就要到了。

2

這之後在網上靜靜地埋伏了三天,我終於得到了一個重要的消息。

七彩水晶將被拍賣。

這個帖子在網站上掀起了一股熱浪,大家都瘋狂討論著這件事。

江湖百曉生:號外號外!KING盜走的七彩水晶將在地下拍賣會拍賣!

好奇娃娃:這還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呢,KING盜走的東西從來沒在市面上出現過,新奇啊!

LUCK:要是誰能拍到那顆水晶那真是太LUCK了!

華麗&頹廢:這條消息是真是假啊,有待觀察。

……

不會吧!竟然敢把偷來的東西拿去拍賣,這個KING還真是膽大包天呢!而且還這麼明目張膽地在網上公佈消息?!就不怕警察會找上門嗎?我真搞不懂KING到底是怎麼想的了!

他究竟是一個拯救弱者的天使還是個純粹只為了錢財而猖狂犯罪的大盜?

不過正如論壇里討論的,這條消息是真是假還有待觀察。因此我毅然決定往地下拍賣會走一趟。

「地下拍賣會就在這座大廈下面嗎?」我仰望着面前高聳入雲霄的大樓問Q。大樓通體玻璃,像一根四棱冰柱,正午的陽光而情四火,而它卻冰冷如北極的寒冰。

「是的社長,在地下五樓。」Q推着眼鏡慎重地點了點頭。

這座摩天大廈高高地聳立在群樓林立的城市中,看起來除了華麗些也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卻沒想到是各種贓物的銷贓點,各種被盜竊和流失的寶物都有可能被在這裏拍賣,然後散佈到全國各地。

我和Q走進了大樓進了電梯按了B5,電梯直下。

當電梯打開時我們的面前出現了完全不一樣的景象,巨大的大堂就像用金子砌成的一樣富麗堂皇閃閃發光,吊頂正中有一個巨大水晶燈,正流溢着璀璨奪目的光華,流光溢彩令人奪目難忘,地面一塵不染光可鑒人。錦衣華服的人們在大堂內穿梭,各個出入口都由穿着黑色制服的保安嚴密把守着,每個進會場的人都要出示邀請函。

我和Q只好又乘電梯上到地面,跑到大街上忍痛拿出零花錢租了兩套禮服,然後去美容店臨時做了個一次性的新髮型。

望着鏡子裏一身象牙色真絲長裙,利落的短髮燙了個櫻花燙,臉上施了點脂粉襯得一雙圓圓的大眼睛更加漂亮的自己,我滿意地笑了笑。花了這麼多錢還算值得。

Q換了一套黑色西服,戴了個紅色領結,蘑菇頭上摸了點髮油,可是顯得年紀更小了,就像是有錢家的小少爺。我們走在一起感覺是姐姐帶着弟弟似的。不過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看起來像有錢人了!

我挽著Q的手再次回到地下拍賣會場,一個年紀和我們相仿打扮華麗的女生從我們身邊走過,我故意上前和她撞了一下,迅速伸手……OK!她什麼都沒有察覺,高傲地瞪了我一眼后大步往入口走去。

我和Q站到一盆高大的植物旁邊假裝聊天,眼睛卻瞥著剛剛那個女生。保安攔住了她要她出示邀請函,她不耐煩地翻了個白眼往口袋裏摸去,摸索了半天都沒拿出邀請函。

「小姐,如果沒有邀請函請離開。」

「你們知道我是誰嗎,竟然這樣跟我講話!」

「不管你是誰沒有邀請函我們都不歡迎你。」保安冰冰冷冷的彷彿冰雕,說話一點都不留情面。

那女生氣得火冒三丈說了聲:「你們等著瞧!」然後跺腳離開。

我們憋著笑看她走進電梯,當電梯門關上時,我和Q若無其事地走到入口處,保安照例攔住我們。

「對不起,請出示邀請函。」

我拿出邀請函遞給他們。他們看了眼立刻客氣地說:「卡貝拉小姐,請!」

原來剛才那個高傲的女生是著名鑽石大亨的千金卡貝拉!我不由得吐了吐舌頭。

我拿回邀請函和Q步入了會場。會場很大成階梯形一排排位置整齊排列著,地上鋪着深紅色的羊毛地毯,盡頭是個巨大的長方形舞台,樣子跟電影院差不多。

會場內已經坐了二分之一的人,還有人在陸陸續續走進來。我和Q找了個比較中央的位置坐下四處張望着,看到了很多熟悉的臉。

「啊!那是著名影星曼斯菲爾德,我最喜歡他了!」我驚訝地大叫。居然能在這裏看到心目中的偶像,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

「那是飛黃集團的總裁江俊鶴哎!」Q指著坐在我們前面幾排的一個中年男子說。

「那是著名小說家埃米爾!」

「那是卡達國王!」

……

一個個名人就像爆米花一樣爆出,我們今天可是大開眼界了!

驀地一個白色身影吸引了我的注意,我仔細地打量著來人。一身潔白的禮服,左臂佩帶着一個金色的獅子臂章。亞麻色的頭髮流光異彩,如子夜般的眼睛深邃迷人,嘴邊淡淡的微笑帶着輕蔑和不屑。

殷月輝!

為什麼到哪裏都會碰到他,真是陰魂不散啊!

他在我右前方距離不遠的位置坐下,身邊只跟了兩隻「白老鼠」,像保護著皇太子一樣一左一右護架。他望了我一眼,竟然一點都不驚訝的樣子,把我當空氣。

嘁!這個高傲的小子。我抱着胸氣鼓鼓地坐在位置上。

拍賣會準時開始,兩旁寶藍色的帷幕沉重地拉上,燈全部亮了起來,穿着黑色禮服的中年男主持人拿着話筒走到了台上。

「歡迎大家參加這次的拍賣會,希望大家都能把合心意的東西帶回家。」主持人微笑着說,「那麼我們來介紹今天拍賣的第一件拍品,『埃及艷后克利奧帕特拉的王冠』。起價五萬美金,最低加價幅度一萬美金!」

一個純金打造的王冠被拿了上來,會場頓時亮了起來,會場內的人全都睜大了眼睛對着王冠虎視眈眈。

哇!真漂亮,不過對我沒吸引力。我要看的是七彩水晶。

「公元前40年,埃及艷后克利奧帕特拉的王冠……」主持人邊介紹著王冠的來歷邊聽着台下人的喊價。

「六萬!」

「十萬!」

「十一萬!」

……

眾人爭先恐後地喊著價錢,惟獨殷月輝垂着眼對這個王后戴過的王冠無動於衷。

他一定和我一樣是為七彩水晶而來的。

3

當我快要流着口水去和周公爺爺約會時,七彩水晶終於被拿了上來。

燈光下擺放在黑色絲絨布上的水晶五彩奪目,那綺麗的光就像是彩虹沐浴著整個會場。

眾人屏息望着眼前神奇的景象。

「這顆水晶世間僅有,重達八十克。它的奇特之處就是能折射出比彩虹還要絢麗的光芒,故名『七彩水晶』。喜歡的朋友可千萬不要放手哦,不然追悔莫及!」主持人笑着說,「現在開始拍賣,它的底價是十萬美金最低加價幅度是一萬美金!」

我迫不及待地舉起手,主持人笑着指了指我說:「有人出價十一萬,還有沒有加價的朋友?」

Q拉了拉我的袖子擔憂地說:「社長,我們哪來那麼多錢啊?」

「哎呀,拍了再說!」我擺了擺手發現有人加價到十五萬了,立刻舉起手大聲說,「十六萬!」

「二十萬!」一直沒開口的殷月輝舉起手宣佈,全場嘩然。

可惡!殷月輝你總是跟我搶,我不甘示弱舉起手再次喊:「二十一萬!」

「有沒有搞錯,總是一萬一萬地加!做遊戲啊!」這時我旁邊的一個禿頭嘟囔道,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這位小姐出價二十一萬,二十一萬!還有沒有更多的,還有沒有!」主持人興奮地手舞足蹈。

殷月輝微怒地瞪了我一眼舉起手說道:「三十萬!」

「啊——」主持人大喊,「三十萬,這位先生出價三十萬,這顆水晶真是很搶手啊!喜歡的朋友快出手,不然要被拍走了哦!」

可惡!我就不信我贏不了你,我站了起來沖台上大喊:「三十一萬!」

「哎呀!」主持人向我揮了下手說,「今天這位小姐和這位先生都看準了這顆水晶誰也不讓步啊!果然是慧眼識珍寶啊,兩位都好有眼光啊,這可是世界上僅有的一顆啊!要是錯過了這輩子可能就再也買不到了,所以千萬不要猶豫,舉起你的手啊!還有沒有加價的?」

殷月輝憤怒地從位置上豎了起來,咬牙切齒地瞪着我說:「三十五萬!」

正當我想加價時突然有一個外國人插了進來喊道:「四十萬!」

全場再次嘩然。

「這顆水晶到底什麼來歷這麼搶手啊?」

「剛才有顆比這個看起來值錢多的也沒這麼搶手呢!」

「是不是有什麼重大秘密暗藏在水晶里啊?」

眾人的議論更給這顆水晶添了一份神秘色彩,於是乎……

事情就變成了這樣。

「五十萬!」

「五十五萬!」

「七十萬!」

「七十二萬!」

……

眾人瘋狂地出價,主持人笑得合不攏嘴。

這樣下去沒完沒了了,我站到了椅子上鉚足了勁大吼:「一百萬——」

會場頓時鴉雀無聲,主持人拿着話筒張大了嘴望着我半晌都沒有反應過來,就連殷月輝也呆愣不動地望着我,我理了理衣服旁若無人地坐回椅子。

主持人終於驚醒高聲宣佈:「一百萬!這位小姐出價一百萬,還有沒有人加價,還有沒有人加價?」

眾人面面相覷卻沒有人再吱聲,殷月輝憤恨地瞪了我一眼用力扭開頭。他旁邊的兩隻「白老鼠」也氣得嗷嗷直叫。

「一百萬一次,一百萬兩次,一百萬三次!」主持人用力捶了下鎚子說,「成交,一百萬!我們請這位小姐上台!」

我驕傲地挺起胸膛走上台,用着勝利的目光掃視會場所有人,特別是殷月輝。他已經氣得頭頂生煙鼻子噴火了。哈哈,真是太痛快了!

當拍賣會結束進行交易時我終於能近距離觀察那顆水晶石。我搓着手迫不及待想拿到我的水晶,Q依舊是一副愁眉不展的表情。

主持人終於把水晶拿來,我接過蘭絲絨盒子興奮得雙手都顫抖了,深呼吸了一口氣打開盒子。

可是這時我才發現那根本不是七彩水晶!

準確地說那不是我們在找的七彩水晶。雖然樣子差不多,但是光澤和透明度都不太一樣,剛才距離太遠我沒看清楚,現在我可以肯定這絕對不是我們在找的那顆七彩水晶。因為我曾經把水晶拿在手裏過。

「這不是KING偷走的那顆七彩水晶。」我愁眉苦臉的,一張臉就像個大苦瓜。

「真的嗎?」Q驚訝地睜大了眼睛,用力瞅着我手上的水晶石,好像要把它看兩個窟窿來。

「嗯,我能肯定,因為我親手拿到過那顆七彩水晶。」我垂頭喪氣。

費了那麼大工夫卻得到一顆假的七彩水晶,唉——

不過這倒是證明了KING還沒有傻到拿着贓物才拍賣,也證明了他不是以拯救弱小為幌子,瘋狂斂財的惡人……

不知道為什麼,那囤積在心裏的濃濃失落感已經煙消雲散了,我彷彿懈下了承重的盔甲一下子一身輕鬆。

「請您簽字。」這時,主持人把一份合同交給我。

「啊!一百萬美金!」我望着合同頓時傻了眼。我哪裏來的一百萬美金啊……

「是的。」主持人眯着眼笑了笑說,「剛才您就是以一百萬美金拍下這顆世間僅有的七彩水晶的。」

「可是……我好像弄錯了……」我心虛地說。

「嗯?」主持人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無情的表情,「不管你有什麼原因,既然你已經拍下按照規定就一定要把它賣走。」

我立刻拉過主持人小聲說:「大哥能不能行個方便,這真的不是我們要的那顆七彩水晶。它們倆長得太像我弄錯了。」

「不行!」主持人大吼一聲,一點不給面子地甩開我的手大聲說,「沒有任何條件好談,你今天一定要賣走它!」

實在沒辦法我只好坦白了。

「我沒錢!」我攤了攤手,使出世界上最厲害的招數——賴皮術。

老娘沒錢,你能拿我怎麼樣!

「什麼!」主持人跳了起來尖叫道,「你沒錢你學別人拍!」

「呵呵……」我尷尬地笑笑,死皮賴臉地說,「所以啊,你就放了我們吧……」

「保安!」主持人大吼一聲,幾名牛高馬大虎背熊腰穿着制服的保安沖了過來。

我和Q嚇得縮在了一起,仰望着這群「泰山」,冷汗嘩啦啦流下。

「把他們抓起來!」主持人歇斯底里地大吼,那群「泰山」立刻摩拳擦掌地向我們走來。

一團黑壓壓的影子瞬間把我們籠罩,我感覺自己腿都軟了。

「這下死定了——」

「社長,我們要怎麼辦啊?」

「涼拌……」

「社長這個時候請不要開玩笑了!」

「那你要我怎麼辦啊!」

幾名保安把我們抓了起來,就算我們有三頭六臂也別想掙脫。

「把他們送去警察局!」主持人大吼。

「沒必要吧!」我可憐巴巴地說,「我們又沒怎樣,不過是臨時取消買賣嘛,你何必勞師動眾呢……」說完還用淚汪汪的眼睛瞅着他,希望他能心軟。

可是他不但沒有被我打動,還更加生氣地說:「我要以蓄意搗亂罪名把你們送到警察局!」

「不要啊!有事好商量啊大哥!我們私了!」我苦苦哀求。

「你沒錢還私了個P啊!」

「不是沒錢,是錢不夠啊!」

「那你有多少?」主持人相較與剛才平靜多了。

「哦……你讓我數數!」我掙開了保安的手拿出皮夾數了數嚴肅地說,「六十三塊九角。」

「你耍我啊——」主持人快要氣炸了指著出口大吼,「給我送去警察局——」

嗚嗚嗚……這下真的玩完了!

「等等!」

正當我們絕望地被押出會場時殷月輝帶着他的「白老鼠」攔住了我們,他兩腿叉開站在我們面前微仰著脖子,那姿態不可一世彷彿自己是個天神。

這惡魔又想怎麼樣?來奚落我們一番還是來落井下石?哼!

「又是來搗亂的嗎?」主持人不耐煩地瞥着他們。

「放了他們。」殷月輝瞥了我們一眼冷冷地說。

啊?我驚訝地張大了嘴。我沒聽錯吧,那惡魔竟然說放了我們,他在幫我們?

天要下紅雨了!魚要飛天了!地球要爆炸了——

殷月輝優雅地開了一張一百萬美金的支票,然後交給了主持人,主持人拿在手裏看了半天,似乎想要確認這是不是真的,這時,殷月輝開口說道:「送去警局就算了吧,難道你想讓這個地下拍賣會暴光然後把警察引來嗎?錢我已經幫她付了,我們可以走了吧!」雖然他說的是問句,但那種口氣帶着不容辯駁的意味,此時的他驕傲得像個王子。

「各位走好,下次再來!」主持人愣了愣,接着立馬陪着像朵菊花似的笑臉,點頭哈腰地把我們送出了會場。

KAO!下次你用八人大轎來抬本大偵探,本偵探也不來了!

走出會場,我們進了電梯,殷月輝望着我。

我雙手握拳雙眼閃閃發光地望着他。救星!

沒想到這小子心地還不錯,並沒有壞到不可救藥啊!看來我以後要對他大為改觀了,我不再叫他殷惡魔了,叫他殷天使好了!

「呵!沒錢還學人家獅子大開口的出價,很好玩啊!」他突然大吼了我一聲,「你這個笨女人,你腦袋裏塞的是什麼啊!明知道自己窮的要死還要來這種地方!來參觀下嘛就算了,居然還要參合一腳,一百萬,一開口就是一百萬美金啊!人家一國之王都沒有你有魄力!真是個笨蛋,我就不該救你,讓你被送到警察局吃吃苦頭,下次你就知道愚蠢也是犯罪!我從來沒見過像你這麼不用頭腦的女人,除了闖禍你還會什麼?你就不會像其他女人一樣乖乖待在家裏,偏偏要出來招惹每個人是不是啊!」他唧唧歪歪沒完沒了,可是奇怪的是,我竟然並沒有從他的眼睛裏看到任何的嫌惡,嘮嘮叨叨的話語里更多的是焦急和擔憂。

「喂!你不要太過分哦!」我硬生生地忍住心裏的疑惑,受不了地大吼。

不過,一個男人居然可以這麼啰嗦,我真是大開眼界了。

「我說的都是事實,你這個笨女人!」

「你罵夠了沒有!不要以為你救了我就可以隨意地侮辱我!要是早知道會被你這樣侮辱,我死都不會讓你救!」開口閉口笨女人,存心氣死我是不是。要不是看在他剛才救我的份上,我早就爆走了。這個小子今天不知道吃錯什麼葯了,居然那麼大火氣。

Q和兩隻「白老鼠」都嚇得躲到了電梯角落裏,心有餘悸地望着吵得不可開交的我們。

「你以為我想救你這個笨女人啊!要不是你還有一點點利用價值我才不會救救你呢!」

「利用價值?」我睜大了眼睛不解地望着他。他說我有利用價值,什麼意思?

「咳哼——我想了很久覺得你跟KING應該不是一夥的。」他極不甘心地說,說完立刻把頭扭到一邊,好像我要奚落他似的。

「哈!終於知道我說的話是真的了吧?」我挑着眉毛得意揚揚地瞥着他。這小子終於講了一句人話。

「所以笨女人!本少爺給你個機會和我合作!」他癟了癟嘴極其勉強地說,好像是我在求他讓我和他合作似的。

嚯!這樣的態度也想和我合作?我氣得吹鬍子瞪眼,他當他是誰啊!「想要讓我跟你合作就態度好一點,你這樣的態度鬼才和你合作呢!」

「你你你……」他指着我氣得說不出話來,「你以為你是誰啊?還真當自己是大偵探,不合作就不合作,本少爺才不稀罕!」他生氣地把頭扭到一邊,不再看我一眼。

「算啦,看在你救我一次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計較了,姑且和你合作一次吧!」我不耐煩地擺了擺手。誰叫我欠他的,真麻煩!

他轉過頭陰陽怪氣地瞪着我,半晌才說:「那你有KING的線索要第一時間通知我,相反我也會通知你。」

「知道啦!」我沒好氣地說。明明是他要求合作的,還一副痛苦表情,存心氣死我。

叮——

電梯應聲打開,不知不覺已經來到了一樓。

「那我走了,不要忘記我們的約定!」他惡狠狠地叮囑了一句,就帶着他的「白老鼠」大搖大擺地離開。

我和Q也走出了電梯離開大廈。

啊!真是被殷月輝氣得不輕。

呼——呼——呼——

我大口喘著氣,現在都還覺得胸悶。

不過我心裏卻很困惑,殷月輝為什麼突然覺得我和KING沒有關係了呢?而且還提出要和我合作,甚至為此花一百萬美金買下一顆冒牌的七彩水晶。

他不是很討厭我嗎……這個世界我真是越來越看不懂了……

不過我承認,他剛才英雄救美的壯舉確實是又帥又酷……呵呵,當時的感覺還真不錯呢……

不過,這下我可欠了他一百萬美金的人情了……

4

……%$*#@&#*……

剛出大廈Q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Q接起手機嗯嗯啊啊了一陣掛上電話對我說:「社長,R博士找我,好像馬桶堵塞了,我現在要馬上回去!」

「哦,你去吧。」唉——這個老爸除了搞發明,生活上基本就是個白痴。

「社長你什麼時候回來?」

「我還要去買點東西,你先回去吧。」我擺了擺手。

「哦,那我先走了社長!」Q向我揮了揮手轉身跑開,因為抹了髮油而尤其黑亮的髮絲在陽光下愉快地跳躍。

我抿了抿嘴朝大街走去,好久沒逛街了,我要看看有什麼東西買點回去。

「……%$*@&#……」我邊哼著歌邊打量著櫥窗。驀地一抹鬼鬼祟祟的身影吸引了我偵探的嗅覺,那人穿着黑外套和黑褲子背對着我,他邊走還邊獐頭鼠目地張望。我立刻打消了逛街的念頭跟了上去。哈!不會是小偷或者通緝犯吧?要是能抓到一個江洋大盜的話,我的盛名一定會在聖羅蘭市遠播的。

我跟着他來到一個黑色鐵圍欄前,他站在圍欄前轉頭鬼鬼祟祟地張望。這時我才看到他的正面,亂糟糟的頭髮,鼻子上架著一輛「黑輪自行車」,表情木訥。啊!這不是景夜蓮還會是誰。

我真是大跌眼鏡,這小子想幹什麼?我對此更加感興趣了。我躲在暗處偷偷觀察着他。只見他賊頭賊腦地張望了一會兒確定沒人後,就兩手抓住圍欄翻了進去,身手還滿利落的。再次讓我跌破了眼鏡,原來他沒表面上看上去那麼木訥。

不過他翻進別人家幹什麼?我連忙跑了過去也翻過了圍欄,圍欄的裏面是幾棵高大的庭蔭樹,茂密的樹冠擋去了炎炎烈日,在地上透下一大片濃重的陰影。不過這使我的視線非常不好,我無法看清剛才翻進來的景夜蓮去了哪裏。

我貓著腰四處張望,那小子是老鼠嗎?一下子就不見了。

突然我腳下踩到了一個軟綿綿的東西,好像厚厚的羊毛地毯,踩上去真舒服還有彈性。我疑惑地往腳邊瞧去,看到自己居然踩着一條又粗又長的毛尾巴!

這是什麼?我睜大了眼睛。

嗚——嗚——

耳邊傳來粗重的聲音。

不不不不會是……

我機械地轉過頭看到一條褐色的大狼狗正瞪着通紅的眼睛火冒三丈地瞪着我。白森森的牙齒又尖又長,嘴邊還滴著臭烘烘的口水。

上帝啊!「啊——」我大叫着轉身就跑。

「汪汪!」那隻大狗大叫着追了上來。

「狗大哥啊,我不是故意的啊,誰叫你把尾巴隨便放在路邊啊!」不管我怎麼解釋那條大狗依舊窮追不捨。今天死定了!沒想到我堂堂的瓔珞大偵探居然栽在一條狗的手裏,悔恨啊悔恨。

「噓——」

一個清脆的口哨聲突然響起,那條大狗停了下來。景夜蓮站在不遠處,黑色的身影高大挺拔,他變戲法似的拿出一個白色網球往一邊扔出去,那隻大狗連忙興奮地一蹦一跳地追過去。

得救了!我撐著一棵大樹氣喘吁吁。

「快出去吧。」景夜蓮拉着我翻出了圍牆。

我們立刻離開了宅子,走在街上我問他:「你翻進別人家裏做什麼?不會是當賊吧!」這小子絕對可疑。

「才不是呢!」景夜蓮搖着手大聲解釋,蓬亂的頭髮跟着他的動作搖晃,厚厚的劉海和寬大的黑框眼鏡蓋住了額頭和眼睛,只能看到半張臉。怎麼看怎麼呆。「我是去撿這個的。」他亮出一枚一塊硬幣,陽光下它閃過一道銀光。

我蹶倒!這個小子是不是腦子有問題,為了一塊錢翻進別人家,他不知道那叫私闖民宅會被警察抓起來的嗎?

「這可是我自己的錢哦,我剛才路過那裏時口袋裏的一塊硬幣就掉了出來,滾進了那所宅子。」他不厭其煩地解釋,還把手裏的硬幣吹了吹然後小心翼翼地放進口袋,當寶貝似的。

天哪!我扶著額頭,感覺自己快瘋了。這世界上居然還有這樣吝嗇的人。

「算了,我不管你了。」我擺了擺手,「不過我還是要謝謝你救了我!」我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這木訥的小子有時真的會讓人大跌眼鏡。

「呵呵……不用謝啦。」他憨憨地搔著像鳥窩似的頭髮。

「這樣吧,為了感謝你救了我兩次,我請你去吃飯!」我大大咧咧地搭着他的肩膀像哥們似的。

「吃飯?現在吃什麼飯,中飯的話早就過了,晚飯的話還早吧。」他萎萎縮縮地低着頭,躲避着我過分親熱的舉動。

「管它那麼多呢,走!我們吃飯去!」我拉着他就走。我可是快要餓死了,中午到現在粒米未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怪盜KING和偵探QUEEN1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怪盜KING和偵探QUEEN1 怪盜KING和偵探QUEEN1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章 水晶

3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