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水晶

第四章 水晶

1

我就像在梦游一样回到家洗澡吃早饭,走进自己房间睡觉又醒来。虽然我睡了一觉才醒来,可是我却怀疑自己一直在做梦,梦到自己睡觉又醒来,因为我脑子浑浑噩噩的,黄昏的夕阳看在眼里好像依旧是早晨的晨曦。

为了让自己精神起来,我打算打开电脑看看有没有什么委托。可是邮箱里空空如也,垃圾箱里静静躺着几封我打算删除的垃圾邮件。

百无聊赖的我随意翻阅着网页,都没有能让我停下手指细细查看的信息。蓦地,不知道点了什么,进入了一个漆黑一片的页面,正在我以为是中毒了时,漆黑一片的屏幕突然出现了一对展开的洁白翅膀。

拯救天使KING

这样几个字在翅膀下面浮现。

KING!

我惊讶地睁大了眼。什么东东啊?

我点了下翅膀然后就进入了网站,网站的名称是“KING的王国”。我好奇地在网站里逛来逛去,有很多对KING的议论和留言。大多是支持KING崇拜KING的人,为数很少的反对或讨厌KING的人,只要一发言就会受到强烈的抨击和洪水般的谩骂。

比如我看到了这样一个帖子。

帅得没道理:KING不过是个小偷,只是他根据人好奇的心理把自己打扮得与众不同而已。说白了他不过是争哗取宠!

KING我爱你:是的!我绝对支持楼上的说法,KING就是与众不同,不是他把自己打扮得与众不同而是他天生就与众不同,他是坠入凡间的天使。

无聊:无聊!他还以为自己说得话很有见地呢!笑死人了!

梅子:那是你自己的心灵丑,所以看到KING才会自然而然把他想得丑!

守护天使:不允许说KING的坏话,谁说KING的不是就不得好死,出门被车撞死吃饭被饭粒噎死喝水被水呛死,我会永远守护KING的,我会诅咒到你死!

……

我不禁打了个寒噤。太可怕了……

这群KING的捍卫者真是太疯狂了,没想到KING的影响力会那么大。

这是KING的网站吗?他会出现吗?为了以防万一我注册了一个ID埋伏在了网站里打算静静观察。

热情的火焰再次从心底燃起,我又恢复了斗志。KING不管你是任何人,只要抓到你我就能揭开你的真面目了!哈哈——

为此在KING再次出现之前我要做好万全准备,不能再重蹈覆辙了。狡猾的KING,每次都驾驶滑翔翼,让人抓不到他。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下次我一定会把你逮个正着!

“老爸!老爸!”我冲下楼跑到老爸的实验室。他正在捣鼓一个全是电线和管子的奇形怪状的机器,听到我的声音抬起头,灰头土脸的,手上白大褂上全是黑色的油腻物。

“啊!璎珞啊,什么事?”他眼里全是红血丝,一定是又熬夜了。

“那个老爸,你给我做个装置吧!那种可以发射绳子,抓住高空中的东西的装置!”我边比画着边说,“那绳子要牢固点的,能抓住人的那种!”

“啊!没问题!”老爸爽快地点点头,下一秒却又犹豫了,“不过……”

“不过什么啊?”我睁大了眼睛眨巴眨巴地望着他。

“我已经把资金全投入这个机器了。”老爸指着那个奇形怪状的机器。

“啊……”我望着那个大怪物哑然。这东西到底花了多少钱啊……

“所以你想要我帮你做装备的话,就赞助我资金吧!”老爸咧着嘴,狡猾得像只狐狸。

啊!真是趁火打劫啊。我忍着心痛把上次调查殷月辉得到的那笔报酬给了他。我的心在淌血啊……

两小时后,老爸把他的发明成果亮了出来。

“你给我手电筒干什么!”我打量着手里的塑料手电筒。

“这可不是普通的手电筒哦!”老爸摇着一根手指神神秘秘地笑。

我睁大了眼睛再次审视着手里的手电筒,橘黄色,满小巧的,除了携带方便之外没什么特别啊?

“来来来!”老爸带着我来到屋外,拿过我手里的手电筒对着天空按了下上边的按钮。“嗖”的一声一根绳子飞了出去像有生命的藤蔓似的缠住了飞过的一只麻雀,那只麻雀惊得眼球突出全身的毛都竖起,“哑哑”乱叫,胡乱挣扎一通用完所有力气后从空中坠了下来。

“哇!好厉害!”我拍手叫好。

“它看起来是普通手电筒,但是打开后发出的不是光而是绳子哦,这根绳子你不要看它细,绝对比钢铁还要坚固,承受三百斤以内的东西是没有问题的,但发出去之前可要对准目标才行!”老爸得意扬扬地吹嘘着他的发明,脏兮兮的脸上一双眼睛却像宝石一样闪闪发光。

“太好了!”我一把抢过手电筒,“我收下了!”KING!你的末日就要到了。

2

这之后在网上静静地埋伏了三天,我终于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消息。

七彩水晶将被拍卖。

这个帖子在网站上掀起了一股热浪,大家都疯狂讨论着这件事。

江湖百晓生:号外号外!KING盗走的七彩水晶将在地下拍卖会拍卖!

好奇娃娃:这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呢,KING盗走的东西从来没在市面上出现过,新奇啊!

LUCK:要是谁能拍到那颗水晶那真是太LUCK了!

华丽&颓废:这条消息是真是假啊,有待观察。

……

不会吧!竟然敢把偷来的东西拿去拍卖,这个KING还真是胆大包天呢!而且还这么明目张胆地在网上公布消息?!就不怕警察会找上门吗?我真搞不懂KING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他究竟是一个拯救弱者的天使还是个纯粹只为了钱财而猖狂犯罪的大盗?

不过正如论坛里讨论的,这条消息是真是假还有待观察。因此我毅然决定往地下拍卖会走一趟。

“地下拍卖会就在这座大厦下面吗?”我仰望着面前高耸入云霄的大楼问Q。大楼通体玻璃,像一根四棱冰柱,正午的阳光而情四火,而它却冰冷如北极的寒冰。

“是的社长,在地下五楼。”Q推着眼镜慎重地点了点头。

这座摩天大厦高高地耸立在群楼林立的城市中,看起来除了华丽些也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却没想到是各种赃物的销赃点,各种被盗窃和流失的宝物都有可能被在这里拍卖,然后散布到全国各地。

我和Q走进了大楼进了电梯按了B5,电梯直下。

当电梯打开时我们的面前出现了完全不一样的景象,巨大的大堂就像用金子砌成的一样富丽堂皇闪闪发光,吊顶正中有一个巨大水晶灯,正流溢着璀璨夺目的光华,流光溢彩令人夺目难忘,地面一尘不染光可鉴人。锦衣华服的人们在大堂内穿梭,各个出入口都由穿着黑色制服的保安严密把守着,每个进会场的人都要出示邀请函。

我和Q只好又乘电梯上到地面,跑到大街上忍痛拿出零花钱租了两套礼服,然后去美容店临时做了个一次性的新发型。

望着镜子里一身象牙色真丝长裙,利落的短发烫了个樱花烫,脸上施了点脂粉衬得一双圆圆的大眼睛更加漂亮的自己,我满意地笑了笑。花了这么多钱还算值得。

Q换了一套黑色西服,戴了个红色领结,蘑菇头上摸了点发油,可是显得年纪更小了,就像是有钱家的小少爷。我们走在一起感觉是姐姐带着弟弟似的。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看起来像有钱人了!

我挽着Q的手再次回到地下拍卖会场,一个年纪和我们相仿打扮华丽的女生从我们身边走过,我故意上前和她撞了一下,迅速伸手……OK!她什么都没有察觉,高傲地瞪了我一眼后大步往入口走去。

我和Q站到一盆高大的植物旁边假装聊天,眼睛却瞥着刚刚那个女生。保安拦住了她要她出示邀请函,她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往口袋里摸去,摸索了半天都没拿出邀请函。

“小姐,如果没有邀请函请离开。”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竟然这样跟我讲话!”

“不管你是谁没有邀请函我们都不欢迎你。”保安冰冰冷冷的仿佛冰雕,说话一点都不留情面。

那女生气得火冒三丈说了声:“你们等着瞧!”然后跺脚离开。

我们憋着笑看她走进电梯,当电梯门关上时,我和Q若无其事地走到入口处,保安照例拦住我们。

“对不起,请出示邀请函。”

我拿出邀请函递给他们。他们看了眼立刻客气地说:“卡贝拉小姐,请!”

原来刚才那个高傲的女生是著名钻石大亨的千金卡贝拉!我不由得吐了吐舌头。

我拿回邀请函和Q步入了会场。会场很大成阶梯形一排排位置整齐排列着,地上铺着深红色的羊毛地毯,尽头是个巨大的长方形舞台,样子跟电影院差不多。

会场内已经坐了二分之一的人,还有人在陆陆续续走进来。我和Q找了个比较中央的位置坐下四处张望着,看到了很多熟悉的脸。

“啊!那是著名影星曼斯菲尔德,我最喜欢他了!”我惊讶地大叫。居然能在这里看到心目中的偶像,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

“那是飞黄集团的总裁江俊鹤哎!”Q指着坐在我们前面几排的一个中年男子说。

“那是著名小说家埃米尔!”

“那是卡塔尔国王!”

……

一个个名人就像爆米花一样爆出,我们今天可是大开眼界了!

蓦地一个白色身影吸引了我的注意,我仔细地打量着来人。一身洁白的礼服,左臂佩带着一个金色的狮子臂章。亚麻色的头发流光异彩,如子夜般的眼睛深邃迷人,嘴边淡淡的微笑带着轻蔑和不屑。

殷月辉!

为什么到哪里都会碰到他,真是阴魂不散啊!

他在我右前方距离不远的位置坐下,身边只跟了两只“白老鼠”,像保护着皇太子一样一左一右护架。他望了我一眼,竟然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把我当空气。

嘁!这个高傲的小子。我抱着胸气鼓鼓地坐在位置上。

拍卖会准时开始,两旁宝蓝色的帷幕沉重地拉上,灯全部亮了起来,穿着黑色礼服的中年男主持人拿着话筒走到了台上。

“欢迎大家参加这次的拍卖会,希望大家都能把合心意的东西带回家。”主持人微笑着说,“那么我们来介绍今天拍卖的第一件拍品,‘埃及艳后克利奥帕特拉的王冠’。起价五万美金,最低加价幅度一万美金!”

一个纯金打造的王冠被拿了上来,会场顿时亮了起来,会场内的人全都睁大了眼睛对着王冠虎视眈眈。

哇!真漂亮,不过对我没吸引力。我要看的是七彩水晶。

“公元前40年,埃及艳后克利奥帕特拉的王冠……”主持人边介绍着王冠的来历边听着台下人的喊价。

“六万!”

“十万!”

“十一万!”

……

众人争先恐后地喊着价钱,惟独殷月辉垂着眼对这个王后戴过的王冠无动于衷。

他一定和我一样是为七彩水晶而来的。

3

当我快要流着口水去和周公爷爷约会时,七彩水晶终于被拿了上来。

灯光下摆放在黑色丝绒布上的水晶五彩夺目,那绮丽的光就像是彩虹沐浴着整个会场。

众人屏息望着眼前神奇的景象。

“这颗水晶世间仅有,重达八十克。它的奇特之处就是能折射出比彩虹还要绚丽的光芒,故名‘七彩水晶’。喜欢的朋友可千万不要放手哦,不然追悔莫及!”主持人笑着说,“现在开始拍卖,它的底价是十万美金最低加价幅度是一万美金!”

我迫不及待地举起手,主持人笑着指了指我说:“有人出价十一万,还有没有加价的朋友?”

Q拉了拉我的袖子担忧地说:“社长,我们哪来那么多钱啊?”

“哎呀,拍了再说!”我摆了摆手发现有人加价到十五万了,立刻举起手大声说,“十六万!”

“二十万!”一直没开口的殷月辉举起手宣布,全场哗然。

可恶!殷月辉你总是跟我抢,我不甘示弱举起手再次喊:“二十一万!”

“有没有搞错,总是一万一万地加!做游戏啊!”这时我旁边的一个秃头嘟囔道,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这位小姐出价二十一万,二十一万!还有没有更多的,还有没有!”主持人兴奋地手舞足蹈。

殷月辉微怒地瞪了我一眼举起手说道:“三十万!”

“啊——”主持人大喊,“三十万,这位先生出价三十万,这颗水晶真是很抢手啊!喜欢的朋友快出手,不然要被拍走了哦!”

可恶!我就不信我赢不了你,我站了起来冲台上大喊:“三十一万!”

“哎呀!”主持人向我挥了下手说,“今天这位小姐和这位先生都看准了这颗水晶谁也不让步啊!果然是慧眼识珍宝啊,两位都好有眼光啊,这可是世界上仅有的一颗啊!要是错过了这辈子可能就再也买不到了,所以千万不要犹豫,举起你的手啊!还有没有加价的?”

殷月辉愤怒地从位置上竖了起来,咬牙切齿地瞪着我说:“三十五万!”

正当我想加价时突然有一个外国人插了进来喊道:“四十万!”

全场再次哗然。

“这颗水晶到底什么来历这么抢手啊?”

“刚才有颗比这个看起来值钱多的也没这么抢手呢!”

“是不是有什么重大秘密暗藏在水晶里啊?”

众人的议论更给这颗水晶添了一份神秘色彩,于是乎……

事情就变成了这样。

“五十万!”

“五十五万!”

“七十万!”

“七十二万!”

……

众人疯狂地出价,主持人笑得合不拢嘴。

这样下去没完没了了,我站到了椅子上铆足了劲大吼:“一百万——”

会场顿时鸦雀无声,主持人拿着话筒张大了嘴望着我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连殷月辉也呆愣不动地望着我,我理了理衣服旁若无人地坐回椅子。

主持人终于惊醒高声宣布:“一百万!这位小姐出价一百万,还有没有人加价,还有没有人加价?”

众人面面相觑却没有人再吱声,殷月辉愤恨地瞪了我一眼用力扭开头。他旁边的两只“白老鼠”也气得嗷嗷直叫。

“一百万一次,一百万两次,一百万三次!”主持人用力捶了下锤子说,“成交,一百万!我们请这位小姐上台!”

我骄傲地挺起胸膛走上台,用着胜利的目光扫视会场所有人,特别是殷月辉。他已经气得头顶生烟鼻子喷火了。哈哈,真是太痛快了!

当拍卖会结束进行交易时我终于能近距离观察那颗水晶石。我搓着手迫不及待想拿到我的水晶,Q依旧是一副愁眉不展的表情。

主持人终于把水晶拿来,我接过兰丝绒盒子兴奋得双手都颤抖了,深呼吸了一口气打开盒子。

可是这时我才发现那根本不是七彩水晶!

准确地说那不是我们在找的七彩水晶。虽然样子差不多,但是光泽和透明度都不太一样,刚才距离太远我没看清楚,现在我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我们在找的那颗七彩水晶。因为我曾经把水晶拿在手里过。

“这不是KING偷走的那颗七彩水晶。”我愁眉苦脸的,一张脸就像个大苦瓜。

“真的吗?”Q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用力瞅着我手上的水晶石,好像要把它看两个窟窿来。

“嗯,我能肯定,因为我亲手拿到过那颗七彩水晶。”我垂头丧气。

费了那么大工夫却得到一颗假的七彩水晶,唉——

不过这倒是证明了KING还没有傻到拿着赃物才拍卖,也证明了他不是以拯救弱小为幌子,疯狂敛财的恶人……

不知道为什么,那囤积在心里的浓浓失落感已经烟消云散了,我仿佛懈下了承重的盔甲一下子一身轻松。

“请您签字。”这时,主持人把一份合同交给我。

“啊!一百万美金!”我望着合同顿时傻了眼。我哪里来的一百万美金啊……

“是的。”主持人眯着眼笑了笑说,“刚才您就是以一百万美金拍下这颗世间仅有的七彩水晶的。”

“可是……我好像弄错了……”我心虚地说。

“嗯?”主持人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冰冷无情的表情,“不管你有什么原因,既然你已经拍下按照规定就一定要把它卖走。”

我立刻拉过主持人小声说:“大哥能不能行个方便,这真的不是我们要的那颗七彩水晶。它们俩长得太像我弄错了。”

“不行!”主持人大吼一声,一点不给面子地甩开我的手大声说,“没有任何条件好谈,你今天一定要卖走它!”

实在没办法我只好坦白了。

“我没钱!”我摊了摊手,使出世界上最厉害的招数——赖皮术。

老娘没钱,你能拿我怎么样!

“什么!”主持人跳了起来尖叫道,“你没钱你学别人拍!”

“呵呵……”我尴尬地笑笑,死皮赖脸地说,“所以啊,你就放了我们吧……”

“保安!”主持人大吼一声,几名牛高马大虎背熊腰穿着制服的保安冲了过来。

我和Q吓得缩在了一起,仰望着这群“泰山”,冷汗哗啦啦流下。

“把他们抓起来!”主持人歇斯底里地大吼,那群“泰山”立刻摩拳擦掌地向我们走来。

一团黑压压的影子瞬间把我们笼罩,我感觉自己腿都软了。

“这下死定了——”

“社长,我们要怎么办啊?”

“凉拌……”

“社长这个时候请不要开玩笑了!”

“那你要我怎么办啊!”

几名保安把我们抓了起来,就算我们有三头六臂也别想挣脱。

“把他们送去警察局!”主持人大吼。

“没必要吧!”我可怜巴巴地说,“我们又没怎样,不过是临时取消买卖嘛,你何必劳师动众呢……”说完还用泪汪汪的眼睛瞅着他,希望他能心软。

可是他不但没有被我打动,还更加生气地说:“我要以蓄意捣乱罪名把你们送到警察局!”

“不要啊!有事好商量啊大哥!我们私了!”我苦苦哀求。

“你没钱还私了个P啊!”

“不是没钱,是钱不够啊!”

“那你有多少?”主持人相较与刚才平静多了。

“哦……你让我数数!”我挣开了保安的手拿出皮夹数了数严肃地说,“六十三块九角。”

“你耍我啊——”主持人快要气炸了指着出口大吼,“给我送去警察局——”

呜呜呜……这下真的玩完了!

“等等!”

正当我们绝望地被押出会场时殷月辉带着他的“白老鼠”拦住了我们,他两腿叉开站在我们面前微仰着脖子,那姿态不可一世仿佛自己是个天神。

这恶魔又想怎么样?来奚落我们一番还是来落井下石?哼!

“又是来捣乱的吗?”主持人不耐烦地瞥着他们。

“放了他们。”殷月辉瞥了我们一眼冷冷地说。

啊?我惊讶地张大了嘴。我没听错吧,那恶魔竟然说放了我们,他在帮我们?

天要下红雨了!鱼要飞天了!地球要爆炸了——

殷月辉优雅地开了一张一百万美金的支票,然后交给了主持人,主持人拿在手里看了半天,似乎想要确认这是不是真的,这时,殷月辉开口说道:“送去警局就算了吧,难道你想让这个地下拍卖会暴光然后把警察引来吗?钱我已经帮她付了,我们可以走了吧!”虽然他说的是问句,但那种口气带着不容辩驳的意味,此时的他骄傲得像个王子。

“各位走好,下次再来!”主持人愣了愣,接着立马陪着像朵菊花似的笑脸,点头哈腰地把我们送出了会场。

KAO!下次你用八人大轿来抬本大侦探,本侦探也不来了!

走出会场,我们进了电梯,殷月辉望着我。

我双手握拳双眼闪闪发光地望着他。救星!

没想到这小子心地还不错,并没有坏到不可救药啊!看来我以后要对他大为改观了,我不再叫他殷恶魔了,叫他殷天使好了!

“呵!没钱还学人家狮子大开口的出价,很好玩啊!”他突然大吼了我一声,“你这个笨女人,你脑袋里塞的是什么啊!明知道自己穷的要死还要来这种地方!来参观下嘛就算了,居然还要参合一脚,一百万,一开口就是一百万美金啊!人家一国之王都没有你有魄力!真是个笨蛋,我就不该救你,让你被送到警察局吃吃苦头,下次你就知道愚蠢也是犯罪!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不用头脑的女人,除了闯祸你还会什么?你就不会像其他女人一样乖乖待在家里,偏偏要出来招惹每个人是不是啊!”他唧唧歪歪没完没了,可是奇怪的是,我竟然并没有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任何的嫌恶,唠唠叨叨的话语里更多的是焦急和担忧。

“喂!你不要太过分哦!”我硬生生地忍住心里的疑惑,受不了地大吼。

不过,一个男人居然可以这么啰嗦,我真是大开眼界了。

“我说的都是事实,你这个笨女人!”

“你骂够了没有!不要以为你救了我就可以随意地侮辱我!要是早知道会被你这样侮辱,我死都不会让你救!”开口闭口笨女人,存心气死我是不是。要不是看在他刚才救我的份上,我早就爆走了。这个小子今天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居然那么大火气。

Q和两只“白老鼠”都吓得躲到了电梯角落里,心有余悸地望着吵得不可开交的我们。

“你以为我想救你这个笨女人啊!要不是你还有一点点利用价值我才不会救救你呢!”

“利用价值?”我睁大了眼睛不解地望着他。他说我有利用价值,什么意思?

“咳哼——我想了很久觉得你跟KING应该不是一伙的。”他极不甘心地说,说完立刻把头扭到一边,好像我要奚落他似的。

“哈!终于知道我说的话是真的了吧?”我挑着眉毛得意扬扬地瞥着他。这小子终于讲了一句人话。

“所以笨女人!本少爷给你个机会和我合作!”他瘪了瘪嘴极其勉强地说,好像是我在求他让我和他合作似的。

嚯!这样的态度也想和我合作?我气得吹胡子瞪眼,他当他是谁啊!“想要让我跟你合作就态度好一点,你这样的态度鬼才和你合作呢!”

“你你你……”他指着我气得说不出话来,“你以为你是谁啊?还真当自己是大侦探,不合作就不合作,本少爷才不稀罕!”他生气地把头扭到一边,不再看我一眼。

“算啦,看在你救我一次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姑且和你合作一次吧!”我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谁叫我欠他的,真麻烦!

他转过头阴阳怪气地瞪着我,半晌才说:“那你有KING的线索要第一时间通知我,相反我也会通知你。”

“知道啦!”我没好气地说。明明是他要求合作的,还一副痛苦表情,存心气死我。

叮——

电梯应声打开,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一楼。

“那我走了,不要忘记我们的约定!”他恶狠狠地叮嘱了一句,就带着他的“白老鼠”大摇大摆地离开。

我和Q也走出了电梯离开大厦。

啊!真是被殷月辉气得不轻。

呼——呼——呼——

我大口喘着气,现在都还觉得胸闷。

不过我心里却很困惑,殷月辉为什么突然觉得我和KING没有关系了呢?而且还提出要和我合作,甚至为此花一百万美金买下一颗冒牌的七彩水晶。

他不是很讨厌我吗……这个世界我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不过我承认,他刚才英雄救美的壮举确实是又帅又酷……呵呵,当时的感觉还真不错呢……

不过,这下我可欠了他一百万美金的人情了……

4

……%$*#@&#*……

刚出大厦Q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Q接起手机嗯嗯啊啊了一阵挂上电话对我说:“社长,R博士找我,好像马桶堵塞了,我现在要马上回去!”

“哦,你去吧。”唉——这个老爸除了搞发明,生活上基本就是个白痴。

“社长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还要去买点东西,你先回去吧。”我摆了摆手。

“哦,那我先走了社长!”Q向我挥了挥手转身跑开,因为抹了发油而尤其黑亮的发丝在阳光下愉快地跳跃。

我抿了抿嘴朝大街走去,好久没逛街了,我要看看有什么东西买点回去。

“……%$*@&#……”我边哼着歌边打量着橱窗。蓦地一抹鬼鬼祟祟的身影吸引了我侦探的嗅觉,那人穿着黑外套和黑裤子背对着我,他边走还边獐头鼠目地张望。我立刻打消了逛街的念头跟了上去。哈!不会是小偷或者通缉犯吧?要是能抓到一个江洋大盗的话,我的盛名一定会在圣罗兰市远播的。

我跟着他来到一个黑色铁围栏前,他站在围栏前转头鬼鬼祟祟地张望。这时我才看到他的正面,乱糟糟的头发,鼻子上架着一辆“黑轮自行车”,表情木讷。啊!这不是景夜莲还会是谁。

我真是大跌眼镜,这小子想干什么?我对此更加感兴趣了。我躲在暗处偷偷观察着他。只见他贼头贼脑地张望了一会儿确定没人后,就两手抓住围栏翻了进去,身手还满利落的。再次让我跌破了眼镜,原来他没表面上看上去那么木讷。

不过他翻进别人家干什么?我连忙跑了过去也翻过了围栏,围栏的里面是几棵高大的庭荫树,茂密的树冠挡去了炎炎烈日,在地上透下一大片浓重的阴影。不过这使我的视线非常不好,我无法看清刚才翻进来的景夜莲去了哪里。

我猫着腰四处张望,那小子是老鼠吗?一下子就不见了。

突然我脚下踩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好像厚厚的羊毛地毯,踩上去真舒服还有弹性。我疑惑地往脚边瞧去,看到自己居然踩着一条又粗又长的毛尾巴!

这是什么?我睁大了眼睛。

呜——呜——

耳边传来粗重的声音。

不不不不会是……

我机械地转过头看到一条褐色的大狼狗正瞪着通红的眼睛火冒三丈地瞪着我。白森森的牙齿又尖又长,嘴边还滴着臭烘烘的口水。

上帝啊!“啊——”我大叫着转身就跑。

“汪汪!”那只大狗大叫着追了上来。

“狗大哥啊,我不是故意的啊,谁叫你把尾巴随便放在路边啊!”不管我怎么解释那条大狗依旧穷追不舍。今天死定了!没想到我堂堂的璎珞大侦探居然栽在一条狗的手里,悔恨啊悔恨。

“嘘——”

一个清脆的口哨声突然响起,那条大狗停了下来。景夜莲站在不远处,黑色的身影高大挺拔,他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个白色网球往一边扔出去,那只大狗连忙兴奋地一蹦一跳地追过去。

得救了!我撑着一棵大树气喘吁吁。

“快出去吧。”景夜莲拉着我翻出了围墙。

我们立刻离开了宅子,走在街上我问他:“你翻进别人家里做什么?不会是当贼吧!”这小子绝对可疑。

“才不是呢!”景夜莲摇着手大声解释,蓬乱的头发跟着他的动作摇晃,厚厚的刘海和宽大的黑框眼镜盖住了额头和眼睛,只能看到半张脸。怎么看怎么呆。“我是去捡这个的。”他亮出一枚一块硬币,阳光下它闪过一道银光。

我蹶倒!这个小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为了一块钱翻进别人家,他不知道那叫私闯民宅会被警察抓起来的吗?

“这可是我自己的钱哦,我刚才路过那里时口袋里的一块硬币就掉了出来,滚进了那所宅子。”他不厌其烦地解释,还把手里的硬币吹了吹然后小心翼翼地放进口袋,当宝贝似的。

天哪!我扶着额头,感觉自己快疯了。这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吝啬的人。

“算了,我不管你了。”我摆了摆手,“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救了我!”我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木讷的小子有时真的会让人大跌眼镜。

“呵呵……不用谢啦。”他憨憨地搔着像鸟窝似的头发。

“这样吧,为了感谢你救了我两次,我请你去吃饭!”我大大咧咧地搭着他的肩膀像哥们似的。

“吃饭?现在吃什么饭,中饭的话早就过了,晚饭的话还早吧。”他萎萎缩缩地低着头,躲避着我过分亲热的举动。

“管它那么多呢,走!我们吃饭去!”我拉着他就走。我可是快要饿死了,中午到现在粒米未进……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章 水晶

3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