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双杠

第五章 双杠

1

叮呤呤……

清晨我还在爪洼国当睡美人,家里的电话很不识相地响起。

啊……困死了……不接……

我抓起被子蒙起头继续睡觉。难得这个双休日没事情,让我睡个够吧。

电话响了几声后自动答录机启动。

你好!我现在不在家,请听到滴后留言,滴……

“你睡死了啊,你这只猪!”殷月辉爆怒的声音陡然从电话里传来。

咦?!他怎么会知道我家的电话号码……哦!差点睡糊涂了,忘了这个脑袋被门夹过的家伙就是学生会长,弄到电话号码还不是轻而易举……

这么凶,早餐吃的是炸药啊!

“我知道你在家!你就是不接我电话是不是,好!我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殷月辉的声音听上去咬牙切齿的。

这么凶!本来对他还有些感激之情的……现在,哼!我翻过身继续睡觉。

“有一只笨猪啊!天天睡懒觉——又丑又胖——人见人厌——它的名字叫云璎珞……是个IQ零蛋的乌龙侦探……走起路来像母牛……说起话来像乌鸦……””殷月辉鬼哭狼嚎地唱起歌。

殷月辉!太可恶了——

我抓起被子捂住耳朵。真是难听死了,怎么会有人唱歌这么难听——

殷月辉越唱越起劲,干脆扯开嗓子乱唱一通。

“母牛啊乌鸦……天天吃六顿……每顿吃十斤……照镜子才发现自己变成了大河马……”

殷月辉唱了大约半个小时,唱到嗓子干哑声音变调后终于挂上了电话。

呼——

世界终于安静啦——

呜呜呜……谢天谢地终于可以睡觉了——

嘭——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毫不留情地踢开。谁敢踢我云璎珞的门啊!

我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在房间里四出张望,却看到殷月辉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什么?!他居然就在我家门口?!

“你,你来干什么,你,你怎么进来的啊?”我捂紧被子指着他惊讶得舌头都打结了。

“走进来的啊。”他叉着腰站在我床前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

“不是!你是怎么打开门进来的?”我为之气竭。

“撞的。”他指了指旁边两只抱着大木桩满头大汗的“白老鼠”理所当然地说。

“什么!”我张大了嘴发现自己的下颚惊讶得快要掉下来了,“你,你把我们家的门撞了……”

我跳下床刚冲下楼检查我们家的门就被殷月辉一把拽住了胳膊。“不要去管它了,我找你有重要事。”他说话时表情严肃,让我暂时放弃了关心自家门的念头。

“什么事?”

“你忘记我们的约定了吗,合作的机会来了。”他冷冷地扯了扯嘴角,眼里全是狡猾。

“什么合作的机会?”我好奇地睁大了眼睛望着他。

“你眼睛瞪那么大干什么!”他没好气地大吼。

“我眼睛本来就那么大!”气死我了。

他撇了撇嘴,毫不客气地命令:“快换衣服,我给你一分钟!”

“你!”我气得说不出话来,愤愤地跑到更衣间换衣服。该死的!我为什么要听他话呢?

换好衣服他二话不说就拉着我下楼,经过门口时我看到我们家的大门七零八落地斜挂在墙壁上,中间还凹进去了一大块!

死啦……我要怎么向老爸解释啊!

我要崩溃了。

“殷月辉你赔我们家的门——”我瞪着他愤怒地大吼。

殷月辉拉着我往外拖,边拖边说:“你们家的门那么破早该换了,这件事我包了!”

“喂!你要带我去哪里?你不说我才不跟你去!”我用力掰着他的手,可是他力气好大……

他二话不说就把我扔进了他的白色宝马,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怎么又这么霸道的人!我坐着车坐上,鼓着两个腮帮子斜眼瞪着驾驶坐上的殷月辉。他没理会我杀人的目光,而是发动了车子,车子平稳地开了出去,后面两只“白老鼠”也开着一辆白色轿车跟了上来。

二十分钟后我们来到目的地,下了车我瞠目结舌。“风林小学”这几个大大的铅体字出现在我眼前。方方正正的教学楼在朝阳下呈现柔和的橘黄色,一面旗帜迎风飘扬。这是所极其普通的小学,殷月辉是不是脑子锈逗了,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我跟着殷月辉朝里走,发现学校聚集了很多人,除了殷月辉的几十只“白老鼠”还有一大批警察,另外还有很多乱七八糟的闲人。这里是不是发生什么杀人事件了啊?我好奇地四处张望。

这时安山警官扶着帽子兴冲冲地跑过来,朝殷月辉敬了个礼:“殷少爷,今天我们警方会全力配合你缉捕KING的!”

KING!我惊讶得差点惊叫出来。KING今天会在这里出现?怎么可能!

殷月辉冷冷地点了点头,高傲得不可一世。

我们来早操场,已经有一大批警察把操场围了起来。围观的人在场外议论纷纷。

“就是那个双杠吗?”

“好像是啊,不过KING偷双杠干什么?当废铁卖得话也值不了多少钱。”

“哎呀!KING又不是普通的小偷,他做的事常人是无法理解的。”

……

什么?!KING要偷双杠,我循着众人的目光看去。看到操场中心一个锈迹斑斑的双杠,在殷月辉的命令下,一大群“白老鼠”用绳子把它栓了起来,然后用力拉着,再加上操场上围的一大批警察,愣是把它保护得固若金汤。

原来殷月辉说的合作就是抓KING啊。嘿嘿,为了这天我早做好了万全的准备,KING你来吧,我等这天都等得不耐烦了!

我在原地摩拳擦掌。

2

午夜十二点,夜幕像一张大网把世界笼罩起来,浓郁的夜色神秘幽深。魔女挥动了魔法棒给天际增添了一道璀璨的星河。

风林小学灯火如辉,所有人都提高警觉浑身紧绷等待KING降临。KING指定的那个双杠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还有好几条绳子紧紧地栓着。

我和殷月辉站一边,胜券在握。KING,这次你又要怎么把双杠偷走呢,哼哼!而且就算你偷到了你又要怎么离开呢?这次绝对是双保险了,我一定能把KING逮捕的!哇哈哈哈——

呼——呼——

忽然一阵大风刮来,把我们都吹得东倒西歪。

是KING!我欣喜地抬头,看到一架庞大的白色直升机惊天动地地朝这边靠近,我吓得眼球差点掉出来。

所有人都戒备地退开一步,那架庞大的直升机不断朝我们靠近,透过透明的机窗我看到一个穿着银灰色礼服的银发男子正驾驶着直升机,他朝我们帅气地行了个致敬礼。

为什么KING是开直升机过来的!

我张着的嘴半天都合不上,两个眼珠瞪得都要粘上直升机的玻璃窗了。

“是KING!快保护好双杠!”

“全体戒备!不要让KING偷走了!”

场面一片沸腾,殷月辉和安山警官大声命令着。所有人都围着双杠,巴不得全扑到上面把它埋起来。我摸出老爸做的手电筒,等待时机。

直升机在半空停下,螺旋桨飞快地转动,大风把我们吹得东倒西歪,衣服和头发在狂风中猎猎飞扬好似要飞出去似的。庞大的直升机悬在我们头顶,螺旋桨“哗哗哗哗”的声音震耳欲聋。

我仰着头艰难地睁着眼睛,看KING到底想干什么,他要怎么把双杠带走,如果他从直升机上下来一定会被当场抓住的。就算他有三头六臂,也难以抵挡我们上百个人。

晃啷啷——

这时,一只巨大的铁爪从直升机的下面降了下来,仿佛是只怪兽的爪子。它直落向双杠然后豁然张开,大家都吓得一哄而散,那些拉着绳子的“白老鼠”也纷纷丢下绳子落荒而逃。

“该死的!你们这群胆小鬼!”我恼怒地冲上前,却跟惊慌逃窜的一群人撞做一团,场面一片混乱。

那只铁爪紧紧地扣住双杠然后把它连根拔起,铁爪扣着双杠慢慢地收回去。“我带走了!”KING透过机窗朝我们行了个痞子气十足的军礼,然后开动直升机。

该死的!来不及了。我连忙把手电筒对准直升机按下了按钮,“嗖”地一声绳子飞了出去牢牢地缠住了直升机的起落架。直升机慢慢往上升,一股牵引力把我拽了过去。

“啊!”我大叫着死死攥住手电筒。可是根本拉不住这个庞然大物,反而被它拽了上去,我的脚离开了地面,在一片尖叫声中我随着直升机慢慢升上天空。

地面离我越来越远,可是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就这样让KING逃走!我紧紧闭上眼睛死都不松手。我一定要抓住KING!我一定要抓住他!

这时一只手拽住了我的脚裸把我往下拽,那力气好大,我被迫松手摔到了地面上。“哎哟!”我疼得撕牙咧嘴,晕死了,到底是谁拽我?

“该死的!你是不是想死啊!你这个笨女人!”一声厉吼吼得我头晕耳鸣。

殷月辉瞪着我,脸红脖子粗。

“你干吗阻止我!”望着已经飞远的直升机,我懊恼得直跺脚。安山警官带着手下开着车追了上去,而殷月辉的“白老鼠”则像一群无头苍蝇,在原地团团转。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很危险,摔下来会死的!”殷月辉忍无可忍,捏着拳头往我的脑门猛敲了一拳。

“哎呀呀!”我气得快要爆炸。这个混蛋居然打我,我捂着脑门恶狠狠地瞪着他,两个眼珠烧得通红。疼死我了,这个混蛋!“都是你让KING逃走了!”

“啊!你以为你刚才那样就能抓住他了,要不是我拉住你,你早就摔成肉酱了,你这个莽撞的笨女人!”殷月辉暴跳如雷边说边敲着我的头。

“你你你!”我快要气绝身亡了。“不要敲了!”我一把甩开他的手,“当我木鱼啊!”我气鼓鼓地瞪着他。“我知道那很危险,可是我怎么能眼睁睁让KING逃走!”我朝他怒吼,心里郁闷得快要爆炸了。第三次了,第三次被KING逃走了!

“你这个无药可救的笨女人,下次我绝对不会管你死活了!”殷月辉狠狠丢下一句,转身带着他的白老鼠恼怒地离开。一副不要再和我打交道的样子。

呼——

我气得胸闷气短,踏着震天响的步子走出风林小学,夜深人静,刚才的混乱仿佛是一场梦,此时已经被夜色吞噬得不留一丝痕迹。

该死的殷月辉,居然把我一个人丢下,真该拖出去枪毙。

不过现在想象他刚才的生气不无道理,要不是他可能我真的已经摔成肉酱了。刚才我的态度也有些过分了,不过谁叫他先过分的啊!

哎呀呀——

烦死了,又让KING逃脱了,他居然开直升机来,怎么可以这么狡猾!我咬牙切齿。

“下次我保证下次,就算他开坦克过来我也要把他抓住!”

寂静的夜里,我的怒吼声恐怖地回荡在夜空。

3

迷雾腾腾,我被包围在一团白雾中,四周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到。这里是哪里?好安静,什么都听不到。白雾好像一道屏障隔离了一切事物和声音。这里仿佛是一个除了雾什么都没有的世界。

我伸出手边摸索边向前走,那些白雾不知道是从哪里涌出的,无边无际。它们轻飘飘地漂浮在我周围,悠悠地游走却不会消失。

嚯——

我突然看到一双翅膀在我面前张开,驱散了迷雾,视野一下子清晰起来。一个少年被包围在一团光中,他拥有一头华丽的银色长发,一双迷人的冰蓝色眼睛,背后还有一对雪白的翅膀。

“KING!”我冲了过去,却一脚踩空。“砰”的一声,我眼冒金星。好痛啊,我要散架了……

我挣扎着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置身在自己房间,而且还四脚朝天地躺在地上。啊——原来我是在做梦,还从床上滚了下来。

哎哟喂,真是摔死我了。我龇牙咧嘴地从地上爬起来,发现已经中午了。昨晚折腾了大半夜,该死的殷月辉又把我一个人丢下,回到家已经凌晨三点了。当个侦探真不容易啊!

我边摇着头边走进卫生间刷牙。

……$#%*@%……

电脑突然传来收到邮件的提示声。

我停下刷牙的动作歪着脑袋想,会是谁在这个时候发邮件过来呢……

难道是委托!

我立刻冲到电脑前点击邮箱。一封未读邮件印入眼帘。

KING的王国邀请函

咦?!我望着邮件的标题惊讶不已,立刻迫不及待地打开了邮件,阅读着邮件的内容。

天使SNOW(我的ID):

你有什么愿望没有实现吗,你有什么无从述说的痛苦吗?

欢迎来参加KING的王国一月一次的聚会,向KING许愿,说不定下个能实现愿望的就是你。

你是本月第九十九名幸运者,请点击。

管理员009

耶!真是天上掉馅饼的重大发现啊!我高兴得快要跳起来,立刻移动鼠标点击了连接,电脑屏幕闪了一闪后一片漆黑,我看到自己的影子倒映在电脑黑得发亮的屏幕上,然后电脑里出现了一闪亮晃晃的大门,就像一扇通往天堂的大门,白色的光从门缝里泻出。“WELCOME”几个字浮现后门霍然打开,光芒万丈的白光涌现,一位拥有巨大羽翼的天使在门口迎接我。

我点了下他手边的“ENTER”后就进入了一个聊天版面,很多和我一样的人正在里面聊天。

我进入KING的老巢了吗?

我的两个眼睛立刻变成火眼金睛,密切注意着网站内的一举一动。

管理员009:各位,请在这里许下你的愿望吧,说不定你的愿望能够感动KING,下一个实现愿望的就是你。

什么意思?在这里发帖子KING就能看到吗?我摸着下巴继续看下去。

蒲公英:KING,这次钢琴大赛不公平,第一名的那位选手作弊了,要不是这样冠军肯定是我。请你帮我把奖杯拿回来!

D&W:拯救天使,求求你帮帮我!我妈妈还有两天的生命了,请你帮我把远在佛蒙特的爸爸带回来!拜托你了,你是拯救世人的天使,你一定要帮帮我!

可可儿:KING我想请求你帮我取回我的钻石王冠,那是我死去的爸爸在我八岁时送我的生日礼物。可是却被别人用卑鄙的手段占为己有。我爸爸死了,我们家什么都没有了,但是起码让我保护爸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求求你了我们的拯救天使!

……

难道KING就是根据这些帖子去偷东西吗?他是在为这些需要帮助的人偷东西吗?

我觉得我在越来越靠近KING,却又越来越不了解KING了。KING,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他真的是大家所说的拯救天使吗?

管理员009:今天的许愿到此完毕,这些请求会全部送到KING那里,将由他亲自选出一位打动他的网友帮他实现愿望。请各位拭目以待。

聊天版面一下子被关闭,我被踢了出来。哎呀!我怎么没许一个愿,让我看看他的真面目呢?悔恨啊悔恨——

晚上我躺在床上,月光洒了一室的银光。床头一盏台灯散发着昏黄的光芒,我翻着八卦杂志。有时候八卦杂志的报道比新闻里的还要快,只要你仔细观察就会得到意料之外的效果。

我随手翻到了一个关于KING的版面,照片上的KING就像一朵盛开在天山上的雪莲花,那么美丽耀眼而又神秘诡异。

杂志上是这样写的——

KING最优雅美丽的怪盗,虽然他是个大盗但是却拥有天使一样美丽的外表和天使一样纯洁无暇的心灵。他不是为了钱也不是为了寻求刺激而偷。在几千万人的心中他就如同是救世主。在这个法律还没有完善的世界上,KING就像是上帝派来的使者,他公证地裁决每个罪犯。他不计任何报酬帮助那些因为被强迫和欺骗而失去重要东西的人,帮他们拿回原本就属于他们的东西。

为什么我们永远也不能揭开KING的真面目,为什么警方永远也抓不到KING,因为他是上帝的使者。

爱他的人都称他“拯救天使”。

看着照片上的KING让我想到了古代劫富济贫的大侠,我越来越想知道他是谁了。

4

“哇!这是KING的照片唉,你哪里来的?”

“参加KING的后援会发的,赞吧,我要把它放大二十倍贴在房间里!”

“什么KING的后援会啊?”

“你不知道吗?是KING的支持者创建的一个团体!”

“你也参加了,我也是后援会的一员!”

我和Q刚走进教室就看到一大群女人聚在一起唧唧喳喳,简直比麻雀还要烦人。

不过这个后援会到底是什么东东?我怎么没听说过?我转头问Q:“什么后援会啊,你知道吗?”

Q推了推眼镜说:“是最近新兴起的一个团体,不过人员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急剧增加中,现在就这个城里已经有一万两千五百多名会员了。”

哇!我咋舌,这样下去还得了。

“这个社长!”Q在书包里翻出一张传单递给我,“这是我早上去买早饭时收到的。”

我打量着手里的彩色传单,上面印着KING飞在半空中的唯美照片,照片旁边写着这样几个醒目的大字——拯救世人的天使。

传单上还写着这样的话——

正义的化身,上帝的使者。如果你也喜欢KING支持KING崇拜KING,那还等什么?加入“KING的后援会”吧,这里将是你最好的选择。我们一起团结起来,捍卫我们的天使——KING!

天哪!这说的都是什么什么?这些人都走火入魔了。

我看着传单真是无法置信,一夜之间居然有这样一个庞大的团体兴起,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那警方对于KING的缉捕工作还怎样进行下去?

这会不会是KING在其中搞鬼?这个后援会的幕后主使者会不会就是KING本人?

“社,社长……”Q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扯着我的衣角,被我捏着传单咬牙切齿的举动吓得心有余悸。

“Q!”我掐着传单猛然抬起头大叫一声。

“在!”Q全身起敬,两个圆圆的眼睛透过镜片炯炯有神地看着我。

“现在我宣布,放学后我们就去调查这个后援会的大本营!”我捏着传单高举拳头,全身战斗的火焰都在熊熊燃烧。

“是社长!”Q并着双脚向我行了个军礼。

放学后我和Q就按照传单上的地点来到后援会。那是一栋古老的古欧建筑,大理石堆砌的墙面,大扇大扇的落地玫瑰窗,庄严华丽,感觉像个教堂。建筑由铁围栏围起,门口摆着一个石像,仔细一下我下巴落地,那个石像居然就是KING!

石像定格了KING最唯美的一瞬,他在起飞的那一刻两指并拢在额前向世人行礼,那回眸一笑颠倒众生,还有在风中飞扬的发丝,以及像羽翼一样飘扬的斗篷,没有一样不完美得令人窒息。

很多人走了进去,经过石像时还要用崇敬的目光瞻仰一眼。

唉——

我摇着头大叹着世风日下,和Q跟随着人群走了进去。我们来到一个宽敞明亮的大堂内,大扇大扇的玫瑰窗透进五彩斑斓的阳光。里面整齐地排列着一排排椅子,看上去有点像礼拜堂。

这时一个亚麻色的脑袋穿着白衬衫的身影从我身边一晃而过,我扭过头注视着那抹熟悉的身影,看到一个金色的狮子徽章闪耀着太阳一般华丽的光芒。

“殷月辉!”我惊讶得叫出声。那小子怎么在这里?

他听到自己的名字转回头,看到我后,眼角的肌肉仿佛在抽搐:“怎么又是你?”

该死的!他那是什么表情,就那么讨厌看到我吗?

我走上前双手抱胸说:“我是来调查的,不要告诉我你也是!”

“我当然也是来调查的,你以为我会白痴到因为崇拜KING而来吗?”他用看白痴的眼神瞥了我一眼。

这时人群大多已经在椅子上坐下,我和Q也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殷月辉坐在我们后面。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站到了台上,衣着得体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她就是后援会的会长,也是后援会的创办人。”Q指着台上的女人说。

“就是她!”我瞪大了眼睛观察着那个女人。她会是KING的同伙吗?

后援会会长掰了掰桌子上的话筒,掰到一个合适的位置就开始说话:“欢迎大家来参加一天一次的聚会,在开始前我们一起来喊KING的口号。”那女的举着拳头激情高昂地大喊,“拯救天使KING!拯救世人的KING!全力捍卫KING!誓死保护KING!”

立刻一呼百应,底下的人全都举起了拳头齐声大喊:“拯救天使KING!拯救世人的KING!全力捍卫KING!誓死保护KING!”

我和殷月辉夹杂在人群中也只好跟着喊。啊……喊这样的口号真是丢死人了。

喊了好一阵,喊到所有人都精神振奋后,大家才停了下来。会长接着微笑着说:“在坐的所有人都是KING的支持者,看到这么多人我真是很欣慰。可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无法理解KING的人,甚至还有人把KING列为是邪恶的,想要逮捕和消灭KING……”她滔滔不绝唧唧歪歪说个不停。

唉——无聊死了,都是群无聊的人,来参加这样的聚会,全都吃撑了。我无聊地剥着手指甲。

呼——呼——呼——

这时,一阵打呼声从我旁边传来,我转过头看到一个黑色的脑袋拉拢着。那头黑发就像个鸟窝,乱做一团不知道是几个星期没输过。他睡得很沉连眼镜歪到了耳朵边都没有发觉,黑色的制服皱皱的,衬衫领子一个翘起一个皱着,真够邋遢的。

啊——这样邋遢的人除了景夜莲还有谁啊!不过这个愣小子怎么会在这里啊,该不会是来睡觉的吧?

我用力推了他两下:“喂!景夜莲,快醒醒!”

他动了动,皱着眉头极不情愿地睁开眼睛,两眼没有焦距地望着我:“怎么是你啊……这是哪里啊?”

啊……不会是睡傻了吧?我猛翻白眼,“你醒了没有?”

Q也推着眼镜好奇地望着他。

“哦!”他这时才恍然大悟瞬间清醒了过来,忙推着眼镜,“我怎么睡着了?”

啊!我被打败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迟钝的人。

“你怎么在这里啊,不要告诉我你是KING的崇拜者哦!”我双手抱胸斜眼睨着他。

“哦。不是,我放学后去菜市场买菜遇到了隔壁的大妈,她拉着我过来的,说一个人无聊要我陪陪她。”景夜莲指了指坐在他旁边的胖胖的中年大妈。

唉——真是受不了,他是五十岁的老头子吗?一点也没有十七岁少年的蓬勃样子。

“哎哟!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中年大妈越过景夜莲一把握住我的手笑眯眯地说,“你是小莲的女朋友吗?”

“才才,才不是呢!”我连忙否认。我怎么可能是这个呆子的女朋友,除非我也呆了。景夜莲满脸通红,羞涩地低下头抓着头发,把他已经够乱的头发抓得更乱了。

5

“啊!我认得你!你不是上次钓鱼那小子嘛!”坐在我后面的殷月辉突然指着景夜莲大叫。大妈吓得甩掉了我的手,怕怕地躲到一边好奇地看着我们。

他居然还记得……真是个记仇的家伙。

“你……你是谁?”景夜莲呆呆地望着殷月辉,两眼迷茫。

迟钝的家伙。我猛翻白眼。

“今天撞到我算你倒霉!我要报你上次羞辱我的仇!”殷月辉瞪着景夜莲摩拳擦掌,就像一头要吃人的恶狼。

“你你你,想干什么!”景夜莲吓得脸色苍白,拉着我的袖子躲到我身后。Q心有余悸地缩着身子躲到一边。

“好了好了!”我适时阻止,拍掉殷月辉在半空挥舞的拳头,“在这里打架,你不怕暴露身份吗?”

殷月辉咬着牙齿,不甘心地瞪了景夜莲一眼,才愤愤地放下拳头,可是两个眼睛依旧烧红地瞪着他,恨不得一口把他吞下肚。

唉——怎么会有这么小气的男人。

会长站在台上依旧滔滔不绝,殷月辉始终用杀人的目光坚定不移地瞪着景夜莲,可是那小子却奈何不了瞌睡虫早已进入了梦乡,还发出“呼——呼——”的打呼声,比刚才还要响亮,众人纷纷投来杀人的目光。

“那位穿黑衣服戴眼镜的男孩子请你站起来回答一下我的问题好吗?”会长指着景夜莲大声说。

景夜莲仰着脖子张大了嘴仍旧呼呼大睡。

“哈!让我一拳把他敲醒吧。”殷月辉捏着一个像石头一样硬的拳头奸笑。

我一把拍掉他的拳头,白了他一眼:“被你敲一拳他还能活啊!”

“那位穿黑衣服男孩子!”会长又大叫一声。

我用手肘撞了撞景夜莲,他迷迷糊糊醒过来,茫然地望着四周,看到所有人都用杀人的目光瞪着他立刻就清醒过来,他咽了咽口水缩起脖子。

“那位穿黑衣服戴眼镜的男孩子请你站起来回答一下我的问题好吗?”会长望着他亲切地说。

“我,我吗?”景夜莲指着自己半天都反应不过来。

唉——真够迟钝的。我受不了地扶着额头。

“让我揍他一顿,把他打醒吧!”殷月辉掳着袖子跃跃欲试。

“被你打一顿,还不如你一拳敲死他爽快呢!”我受不了地白了他一眼。真是什么机会都不放过,这小子怎么这么记仇啊?看来以后小心点,千万不要得罪这个恶魔。

“嗯。”会长并不生气,很有耐心地点点头。

“哦。”景夜莲讷讷地站起身。

“能告诉我们大家,你崇拜KING哪里呢?你有没有什么愿望想让KING帮你实现的吗?”

“我……对KING……呃……”景夜莲抓耳挠腮半天都回答不上来。会长的脸色越来越差,周围的人全都直起了身子犀利地盯着景夜莲。

糟糕!我暗暗低下头。这个笨蛋就不会随便掰一个吗?不要把我也暴露了呀!

“唉——”Q也双手掩面实在看不下去了。

“哦!KING会飞。”景夜莲竖起食指突然蹦出这么一句。

我蹶倒。这算什么理由啊!他想我们都一起死是不是啊!我咬牙切齿。

“哼!”殷月辉双手抱胸,斜睨着景夜莲轻蔑地扯了扯嘴角。

“呵呵……这位会员真有趣!”会长笑着说,大家也跟着笑了起来。一场危机就这样过去了。

呼——心脏病都要被这个小子吓出来了。

开完会后很多人都聚集在一起讨论聊天说说笑笑,有的还找会长一起探讨深刻话题。我在大堂内四处张望,发现在这里也打探不到什么情报,于是决定到其他地方看看。

我一脸严肃地按着Q的肩膀慎重地说:“我去其他地方调查,你留在这里有事好接应!”

“嗯。”Q咬着唇点了点头,拉着我的手微露担忧的神色,“社长,小心。”

“知道了。”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出大堂。

在下面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特别的我就上了楼,楼上没什么人空荡荡的。我一一打开几个房间,都是些空的房间和杂物室之类的,到最里面一间时我拧开门发现是个办公室。布置精致,打扫得也很干净。对着门的是一个胡桃木的办公桌,里边有一套褐色的真皮沙发,沙发后面是一个胡桃木的柜子。

这里难道是会长的办公室?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线索!

我立刻闪了进去轻轻关上门,然后偷偷摸摸地走到办公桌前。可是我刚想打开抽屉时门就“嘎吱”一声被推开。糟糕!我立刻缩下身子躲到办公桌下边,“嘎吱”一声门又被轻轻关上。

怎么这么快就有人进来了,刚才明明没看到人的?哎呀呀!千万不要被发现啊。我缩到了里面冷汗直流,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那人走了过来,脚步声很轻,不过是在朝我这里靠近。

哦弥陀佛!上天保佑,千万不要发现我。我抱着头缩成一团,恨不得自己此刻就隐身了。

一双脚出现在我眼前,是双白色的adidas运动鞋。咦!这鞋怎么那么眼熟?我的视线偷偷望上瞄,看到一个亚麻色的脑袋正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

“殷月辉!”我从桌子下蹿了出来。怎么会是他?真是吓死我了。

“啊!”殷月辉被我吓得朝后跳开一步,瞪着两个暴出的眼珠惊恐不已地望着我,仿佛我是从电视机里爬出的贞子。“你你你……你怎么在桌子下啊!想吓死我啊!”

“你才把我吓得半死呢,我以为是后援会的人!”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不要废话了,快找线索吧!”殷月辉不耐烦地打断我,埋头继续翻着抽屉。

嘁!我白了他一眼,也动手在办公室内翻找。空白A4纸,记录着杂事的文件夹,几张会员的照片……哎呀!怎么都是些没用的东西。

正在我们埋头翻找时门外传来一阵交谈声。糟糕!我暗叫不好,连忙和殷月辉四处张望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要躲到哪里啊?要躲到哪里?

我们同时看到沙发后的胡桃木大柜子,一致奔了过去,门“嘎吱”一声被推开,在千钧一发之时我们躲进柜子关上了柜门。

柜子内漆黑一片,我和殷月辉挤在一起,闷得透不过气。透过很细的门缝我看到会长和另外几个人走了进来,我们收敛了呼吸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章 双杠

4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