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后援会

第六章 后援会

“大家有什么想发表的意见吗?”

“我没什么意见。”

“我觉得会员太杂乱了,应该好好管理一下。”

几个人坐在沙发上讨论起来,会长正好坐在面对着柜子的位置,忽然她盯住了柜子一动不动。

难道她发现了!我睁大了眼睛,这时才发现我的衣角居然夹在了门外。糟糕!我已经无法想象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了,我怎么会这么大意……

“你这个笨女人!”殷月辉暗骂一声。

“出来!躲在柜子里的人。”会长对着柜子厉声说,其他人都惊讶地转头看了过来。

怎么办啊?怎么办?我要出去吗,出去就死定了!让我消失吧,让我消失吧!我闭着眼睛自我催眠,真希望这一切都是个梦。突然我的屁股被重重地踹了一脚,“砰”的一声,毫无防备的我被狠狠地踹了出去,我狼狈地趴在地上,柜门因为反弹力弹了回去又关上了。

该死的殷月辉,居然踢我屁股!哎哟喂——痛死了。我捂着屁股艰难地站起来,像台生锈的机器一样迟缓。可是当我抬起头对上一双双杀人的眼睛时,我顿时石化了。这下死定了……

“呃……呵呵……各位下午好,我还有事我先走一步。”我刚想开溜就听到会长愤怒地大叫:“把她抓起来!”其他几个身强体壮的人同时上前三下两下就把我按在地上。

为什么我的命运如此坎坷呢?我一动也动不得,抬着头看着会长因为愤怒而涨红的脸:“你想怎么样?”

“等下你就知道了。”会长扯了扯嘴角对其他人吩咐道,“把她绑起来带走!”

于是我被五花大绑扛出了办公室。殷月辉!这个仇我记下了——

夜刚降临,深蓝色的帷幕在天际拉开,月亮就像朦胧的幻影,飘渺虚幻。后援会灯火如辉,我被五花大绑地捆在KING的石像前,面前站了一大群人,全是后援会的会员。

晚风吹抚着我的面颊,凉飕飕的。望着面前黑压压的一片人,我的冷汗从额角流下。这下插翅也难飞了,难道今天我就要为侦探事业而捐躯了吗?

在人群中我看到了一抹颀长的身影正置身事外地望着我。殷月辉!这个混蛋,居然还没跑,还在这里看我笑话!哎呀呀!我真想冲上去海扁他,这个混蛋,为了自保居然出卖我!我算是看清他的为人了。我快要气绝身亡了。

我眯着眼睛望着眼前黑压压一片的人群,这时我看到Q在人群中缩着脑袋,握了握拳头又放下,望着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算了吧!我可没指望他来救我,胳膊比蚊子腿还要细,冲过来随便哪个人都能一拳把他打死。

对了,还有景夜莲呀!快来救救我啊!我开始在人群中搜寻景夜莲的身影,可哪里还有他的影子,那小子一定是吓得落荒而逃了!

哎呀呀!都是些没用的家伙,关键时候一个都派不上用场!算了,就让我死吧。死了一了百了,不用再被这群混蛋气得半死不活。

这时,会长站了出来指着我大声说:“她是敌人派来的间谍,她想陷害KING!”

“绝不能饶她!她是恶魔的使者!”一个人从人群中跳了出来指着我愤怒地大喊。

哎呀——恶魔的使者?这个称号也未免太抬举我了吧,我猛翻白眼。

“是啊!我们一起声讨她!”另外一个人也不甘示弱地跳了出来。

哎呀呀!这下死定了,我的冷汗哗啦啦往下掉。

“声讨她!”

“声讨她!”

“声讨她!”

所有人都举着拳头气势磅礴地大喊,在寂静的夜里响彻了天空。而其中喊得最起劲的居然就是殷月辉那个混蛋。那个混蛋卷起了袖子,高举着拳头喊得口沫横飞面色通红。

哎呀呀!这个混蛋是不是想死啊!居然落井下石,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我诅咒你——

会长举起了双手,所有人都停下,一下子周围鸦雀无声。我咬了咬下唇,真希望自己能有瞬间移动的能力,让我一下子转移到其他地方。

会长仰着脖子大声问:“大家认为要用怎样的方式惩罚她呢?”

“把她浸猪笼!”一个中年男子指着我愤恨地大喊,嘴里还喷着唾沫星子。

“什么?浸猪笼?!我又没通奸,你有病啊!”我受不了地破口大骂,“抓你老婆浸猪笼好了,你这个混蛋!”

“你你你——”那男的指着我气得满脸通红,话也说不出来。

“她是个恶毒的女巫,用火烤死她!”又有个阿婆跳了出来。

这个阿婆不在家里打毛衣跑到这里来凑什么热闹,说我是女巫居然还想烧烤我!我磨着牙像头狼一样恶狠狠地瞪着她。

“流放!”

“下油锅!”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争先恐后地一说再说。

不管是采用谁的点子我都死定了啊!上帝啊,你对不住我,我还是个花样少女,我还有大好未来啊!

殷月辉!我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好了!”会长举起双手大喊,众人再次一片安静。“我知道大家都很愤怒,不如这样吧,大家一个个上来惩戒她,以平息大家心中的愤怒!”

什么!

我惊讶得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我连死也不能死得痛快,还要在无数折磨中痛苦地死去?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样对待我!

“谁想第一个上来?”会长望着人群。

“我!”殷月辉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正义凛然。

“你你你你……”我真是要被他活活气死了,世界上怎么有这样厚颜无耻的人,出卖了我还要倒戈到敌方捅我一刀。这个叛徒!真该降道雷把他劈死。

“哈——哈——”殷月辉对着拳头吹气,然后虎视眈眈地朝我走过来。

他的举动好像是火星点燃了汽油,众人热情似火地全都举高了拳头兴奋地大喊,“好好教训她!”场面一片沸腾。

“殷月辉,你这个混蛋不得好死!”我朝他大吼大叫,在心里把他的祖宗十八代都诅咒了个遍。

“老实点!”他朝我挤眉弄眼。

“干什么你!眼睛抽风了啊!”

“我要打了!我要打了哦!”他举着拳头“好心”提醒我。

“你打啊!你打啊!你这个混蛋,小心烂了你的手!”我破口大骂,两个眼睛烧得通红。

“我真要打了哦!”他朝我抬了抬下巴,然后在我眼前晃了晃拳头。

“打就打啊,你这个混蛋废话真多!”我虽然嘴巴硬得像石头,可是看到他坚硬得像铁一样的拳头还是害怕地眯起了眼睛。

“呀!”他大叫着伸出拳头砸向我,我吓得一张脸都皱成了菊花,可是他的拳头在距离我一厘米时停了下来,并着两指从我眼前划过,我只看到一道银光从他两指间闪过,然后绑着我的绳子顿时松了下来有气无力地掉在地上。

啊?我茫然地瞪大了双眼望着他。他咧着嘴狡黠地朝我笑了笑,我这时才发现他手里拿的是块很薄的刀片。

原来他是要救我!

“啊!他们俩是一伙的!”有人尖叫一声。然后所有人都蜂拥上前。

我和殷月辉靠在一起警惕地望着面前的人:“既然你要救我,前面为什么要出卖我啊?”

“你这个笨女人,如果刚才连我也一起被抓起来了,谁还来救我们啊!”

“可是现在我们依旧逃不掉啊!”我指着在眨眼间已经把我们团团包围的人群。

殷月辉额头挂下了一大滴汗:“我哪知道这些人反应这么快啊,这个是我事先没料想到的。”

啊!我服了他了。

所有人摩拳擦掌一步步朝我们逼近,眼里全是愤怒的火焰,恨不得把我们燃为灰烬。这个笨蛋考虑问题只考虑一半吗?救了我却不知道怎么脱身,这和没救有什么区别啊!妈妈咪呀!谁来救救我们——

呼——

突然一阵大风吹过,月亮一下子消失了,天空漆黑一片,大家都惊讶地抬头望着天空。

“啊!是KING!”突然有人指着天际一片迅速移动的乌云大喊。

KING?!真的假的?我眯起了眼睛,发现果然是KING。他驾驶着滑翔翼正朝这边俯冲,银色的发丝逆风飞扬,仿佛洒落的星尘。

“KING!KING!”众人兴奋地又蹦又跳,朝KING拼命挥舞着双手,仿佛他是个万众瞩目的明星似的。

KING并着两指划过光滑的额头,朝众人行了个致敬礼,帅得一塌糊涂,所有人都眼冒着桃心双拳握在胸前垂涎三尺。

KING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睁大了眼睛茫然地望着他。他一个俯冲像老鹰捉小鸡似的提起了我和殷月辉,众人哗然连忙追了上来。

KING的力气好大啊,我的脑袋中很不合时机地冒出这么一个想法来。

“啊——”狂风吹拂着我们的头发和脸颊,望着浩瀚的星空向我们一点点逼近,我们吓得眼球突出寒毛倒立。我和殷月辉死死抱住滑翔翼的钢架,就像两只无尾熊。

很快KING就甩掉了他忠诚的粉丝,带着我们远走高飞。居然被KING救了两次,我看我这个侦探可以不用当了。

我那个沮丧啊沮丧——

滑翔翼在一个静谧的林子降落,我们晃了两晃稳稳地站在地上。“嚯”的一声滑翔翼像翅膀一样收了起来,KING站在我们面前,冰雕一样完美的脸上挂着若有似无的笑容,银色的长发就像一泻千里的月光。

“哈!你倒是自投罗网啊,今天你逃不掉了,KING!”殷月辉挥舞着拳头洋洋得意。

“是的,就算你救了我们,我还是要将你绳之以法!”我是个侦探,我的面前只有法律,没有个人感情!我抬头挺胸正义凛然地望着他,一只手偷偷地伸向口袋摸出手电筒。KING,今天无论如何不会放过你!

KING抿着的嘴角现出一道优雅的弧度,就像从天际坠落的流星一样耀眼美丽。他伸出手,轻握的五指慢慢舒展,就像一朵悄悄绽放的玉兰花,无数雪花从他手里飞了出来,飘散在风中纷纷扬扬。

不可思议,现在明明是初夏。我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雪花越来越多源源不断,仿佛从空间的罅隙中涌出。KING的身影越来越模糊,很快就被雪花给淹没。四周全是飞舞的雪花,仿佛真的下了一场漫天大雪,迷蒙了我们的眼睛。

“KING!”我和殷月辉冲了过去,可是除了白花花的在我们身边飞舞的雪花之外,我什么都看不到。当雪花渐渐散去我才发现KING已经不见了,一片雪花落到我手背上,我捏了起来凑近了看。发现那不是真的雪花,只是一些白色的碎纸。

“该死的!又让他跑了。”殷月辉气愤地跺着脚,两个拳头捏得紧紧的,指关节隐隐泛白,他紧咬着牙眼里全是不甘心。

KING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还救了我们?难道他就在我们的身边吗?我望着手里的碎纸怎么都解不开这个谜题。

3

清晨校园里的行人熙熙攘攘,鸟儿悦耳的叫声回响着。我和Q拿着书包走在樱花树下。樱花被紫红色的霞光映得更加妖娆,落下的花瓣静静地躺在地上沾着露珠,依旧那么美丽。

丁零零……丁零零……

一串铃声打破了这份寂静,我看到景夜莲骑着他那辆红色女式自行车行驶在校园里,他那只方方正正的黑色手提书包正静静地躺在自行车前面的篮子里。

唉——还是土得掉渣。

“啊!又是你!钓鱼的小子!”我听到一声厉吼,然后看到殷月辉不知从哪里蹿了出来并飞快地追了上去。

正埋头骑车的景夜莲吓了一跳,回头看到怒气冲冲跑过去的殷月辉,惊吓加上紧张,车子开始失去重心,像一条行驶在浪滔汹涌大海里的船,左右摇摆起来。

“想死啊!你还不停下来!”殷月辉愤怒地大吼。

“啊?”呆头呆脑的景夜莲这时才反应过来殷月辉在说什么。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在他转头看向殷月辉的同时,正往绿化带直直冲去。

而我和Q只能蒙上自己的眼睛,十分不忍地望着景夜莲和那棵巨大的樱花树来个零距离拥抱。

“砰”的一声巨响响彻天空,樱花树颤了三颤抖落了一大片花瓣,空中纷纷扬扬就像下了一场花瓣雨。真是可惜了这幅美景啊,美轮美奂的花瓣雨下,景夜莲四脚朝天地倒在地上,眼镜斜挂在一边。而他可怜的自行车也翻了个底朝天,两个轮子就像纺纱机一样在半空中“骨碌骨碌”转个不停。

“你还好吧?”我跑过去蹲下身子问他。

“还,还好。”他扶着眼镜笨拙地爬起来向我点了点头,然后动手去扶他的难兄难弟——那辆土得掉渣的自行车。

殷月辉指着他大叫:“钓鱼的小子今天你逃不掉了!”

汗!他什么时候才能把那件事忘掉啊,真是个记仇的家伙。

“啊?”迟钝的景夜莲在脑海里回味着他的话,半晌都没反应过来。

“你这小子还给我装糊涂啊!”殷月辉气愤地跑上前一把拽起他的领子,咬牙切齿地说,“你这个四眼田鸡,上次把我当成鱼吊在旗杆上的事这么快就忘了吗,这可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耻辱啊——”

景夜莲终于想起了,连忙拼命鞠躬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如果道歉能抵消一切的话,那你让我揍一顿,再给你道个歉吧!”殷月辉掀了掀嘴角,皮笑肉不笑地抡起拳头。

“哎——等等!”我适时挤到他们中间说,“上次要不是他我早变成人干了,看在我的份上就算了吧!”

开玩笑!被你揍一顿这小子还能活命啊。

“你为什么要替这臭小子求情?”殷月辉不悦地用眼角斜睨着我问。

“我不是替他求情,只是回报他上次救我!”我堆着满脸灿烂的笑容打圆场地说道。

“那好吧,看在你的份上我就放了他!”他一把松开景夜莲,表情依旧愤恨不平。

“谢谢。”景夜莲松了口气愣愣地理着衣服。

“不过你给我小心了!”殷月辉蓦地凑过去吼了一句,吓得景夜莲后退了一大步,一个趔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唉——这家伙真是不能吃一点亏啊。

“你还好吧!”我上前伸出手。

“谢谢,我没事。”他抓着我的手站了起来。

“哼!”殷月辉抱胸冷冷地斜睨了他一眼。

“臭小子!”我脸色突然一变,勒着景夜莲的脖子咬牙切齿地说,“昨天你居然开溜!”

“啊……什、什么?”他推着眼镜,讷讷地望着我。

“你还装蒜!”这个小子有时候真的能气死人,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你昨天把我这个受难的脆弱少女丢下,一个人逃跑,你还算不算男子汉啊!”

“他根本就不是男人!”殷月辉冷冷地奚落了一句。

“对,对不起……”景夜莲心虚地低下头。

“男子气概!男子气概!”我放开了勒着脖子的手用力地拍着他的背,真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他连忙扶着眼镜讷讷地点着头,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能够理解我说的话的意思。

“唉——”我摇着头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拍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你这样可不行,这样下去你会交不到女朋友的。女孩子都喜欢堂堂正正的男生!”

“堂堂正正的男生?”他讷讷地重复我的话,努力在消化,最后额头仿佛闪出两个字“无解”。

唉——智商太低了,跟乌龟差不多。“勇敢不退缩才是堂堂正正的男生!为了让你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男生,我决定了让你做我的跟班二号,好好跟着我磨炼!总有一天你会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男生的!”我用力地拍着他的肩膀气势磅礴地说道。

“哦,哦。”景夜莲缩着脖子,貌似我要把他吃掉似的。唉——不知道还能不能救回来。

殷月辉无趣地撇撇嘴转身离开,我立刻放开景夜莲追了上去:“等等!”

“社、社长!”Q也连忙跟了上来。

4

“干什么?”殷月辉停下脚步转过头,金色的阳光洒在他的头发上、肩膀上,将他左臂的狮子臂章折射着熠熠光辉。

“我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你。”我喘了两口气说,Q站在我旁边也气喘吁吁。

殷月辉挑了挑眉毛没答话,亚麻色的碎发流光溢彩。

我接着说:“根据我对KING的了解以及推断,我认定他就在我们学校,而且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啊?”殷月辉张大了嘴,愣了愣,然后哈哈大笑,“你不是开玩笑吧,KING是我们学校的学生,这太可笑了!圣罗兰怎么可能出现罪犯,而且还是一个手段一流的大盗!”

“不!我是有根据的。”我生气地瞪着他,我的话有那么好笑吗?

“什么根据,你说说看。”他不以为意地说。

我瘪了瘪嘴白了他一眼才认真地说:“我觉得KING对我们学校的地形太熟悉了,他不但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水晶,那天还神出鬼没地救了我。还有,KING那次太奇怪了,他明明可以偷了东西立刻就走,为什么过了一会儿又回头来救我?”

殷月辉嘴巴一开一合好几次都没说出话来,看得出他正在努力消化着我的话。

“哈哈!让你跌破眼镜了吧,怎么样?”我得意地瞥着他。

“这!”他指着我高兴地说,“这真的是个很好的线索!”

我一握拳头,信心十足地说:“所以我们与其这样大海捞针,到处找七彩水晶,还不如把KING找出来,这样水晶自然而然会回到我们手中!”

“嗯。”殷月辉点了点头,又笑着打趣道,“看来你还没那么没用嘛!”

“嘁!”我白他一眼,又正色道,“所以我需要你的配合。”

“你说吧!”

“让我查学生的资料。”

“没问题,放学后来学生会室。”他爽快地打了个响指,笑意浓浓地看了我一眼转身跩跩地离开。

放学后我来到学生会室,和殷月辉就我提出的疑点进行调查。

阳光从窗户里照进来,地上洒满了五彩斑斓的光影。白色的透明窗帘在风中微微摇曳,桌子上摆放的红玫瑰散发着宜人的芬芳。

“我从三千名学生中查找出三十九名具有嫌疑的学生。”殷月辉把学生资料摊在办公桌上。

“三十九名!”我咋舌,这要怎么调查啊?

“一个个叫来审问喽!不过我已经列出最具嫌疑的四位了。第一位是柔道社的社长,他柔道五段头脑灵活,很可能就是KING呢!”殷月辉指着学生资料上的照片说。

照片上的男生长相帅气,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我看着照片,也无从确定。

“啪!”殷月辉帅气地打了个响指,门外一只“白老鼠”立刻屁颠屁颠地跑进来。

“去把柔道社社长叫来!”

“是,会长。”那只“白老鼠”恭敬地点了点头,立刻马不停蹄地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照片上的男生就站到了我们面前,比照片上还要英气焕发,眼神咄咄逼人。

殷月辉靠在椅背上冷冷地打量着他,开门见山地问:“你四月二十三日晚上在哪里?”

“嗯……”柔道社社长歪着头想了会儿说,“在家里睡觉。”

我伸长了脖子凑上前问:“有谁可以证明?”

“Ada!”他毫不犹豫地回答。

“她怎么给你证明啊?”我又问。

“她和我一起睡的。”

“……”我转头看看殷月辉,他跟我一样也有点尴尬。

“嗯……那个……”我吞吞吐吐地,脸涨得通红不好意思地说,“你的私事我不想过问,不过你也太那个了吧……”

“什么太那个?”他不解地问,两只眼睛里全是茫然。

“算了算了!”现在不是上思想政治课的时候,我一本正经地说,“那可以让她来给你作证吗?”

“这恐怕有点困难……”他蹙起眉头一副很头痛的样子。

“为什么?”

我和殷月辉异口同声地问。

“因为她不会说话,它是我养的猫。”他耸了耸肩说。

“啊!”我们俩顿时跌倒,爬起来冲他愤怒地大吼,“你耍我们啊——”

送走了柔道社社长后,我们又叫来了篮球社社员,他父亲是个警探,他不但头脑聪慧、身手敏捷还是个攀岩高手,绝对是KING的头号嫌疑犯。

殷月辉手肘撑着桌面打量着篮球社社员。我也从头到脚仔细地观察着他。英俊的脸,白皙的皮肤,尖尖的下巴,颀长的身影。跟KING好像哦!

“四月二十三日晚你在哪里?”我盯着他严肃地问。

“你们在怀疑我是偷七彩水晶的大盗KING?”他讶异。

“呃……”果然是警探的儿子,反应那么快,我尴尬地笑笑,“其实你只是嫌疑人之一啦……”

他突然兴奋地拉过一张椅子坐到我们对面神神秘秘地说:“其实我暗中调查KING很久了,也调查到了KING的一些资料和线索。KING身高一米八五,男性,银发蓝眼,而且我还调查到他偷东西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帮助别人,所以网上大家都称他‘拯救天使’……”

他滔滔不绝地讲着他对KING的了解和自己的看法,我和殷月辉聚精会神地听着,眼睛一眨都不眨。

“调查得太透彻了,分析得太好了!”我们握着拳头赞叹道。

“我从小立志要和我父亲一样当个出色的警探!”他握着拳头双眼闪闪发光,然后又伸出手说,“我们合作吧,一起把KING绳之以法!”

“好好!”我们立刻高兴地伸出手和他握在一起。多了一名同志,希望更大了!

“合作愉快,拜拜!”他挥了挥手走出办公室。

“拜拜,好走!”我们微笑着目送我们的同志。

待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我们才猛然想起。

“我们叫他来干什么的?”

“唉……”

两人无力地趴在桌子上。

“算了,审问第三个吧!”殷月辉摆了摆手说,然后拿起桌上的第三份学生档案。

三年C班的班长,父亲是个医生,IQ两百。曾以第一名的成绩进入圣罗兰,爱好是游泳健身和看医书。

我打量着来人,一头染成银色的半长发,冷色调的眼睛,微显苍白的皮肤,身材修长。浑身上下散发着冷静内敛的气质。和KING也超级像啊!

“四月二十三日……”殷月辉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

他跑过来握住了殷月辉的手,半垂着眼帘若有所思地说:“肝火旺盛。”

“……”殷月辉困惑地望着他。

他抬起头望着殷月辉说:“你是不是很容易上火,早上起来口干舌燥啊?”

“嗯。”殷月辉愣愣地点了点头。

“平时注意不要经常发火,多吃点凉的降火的东西还有多喝水。”

“哦,好。”殷月辉乖乖地点头道。

“我们叫你来不是……”我话还没说完,他就伸出另外一只手握住我的手腕说,“你最近是不是睡眠不好,老是便秘啊?”

“你怎么知道?”我大惊,连我便秘都知道!

“你也有点上火哦!”

“是啊,是啊!”我张开嘴,指着嘴巴里的一颗豆大的水泡口齿不清地说,“我嘴里长了个水泡。喏——这里……”

他放开我们说:“晚上早点睡注意休息,多吃蔬菜水果多喝水,还有不要老是发火。”

“是的,医生我知道。”我立刻诚恳地点头。

“好了,诊断完毕我走了。”他拍了拍手踱出办公室。

“谢谢了,您慢走!”我们边鞠躬边客气地说。

这时才想起话还没问呢……我们抱着头陷入了崩溃之中。

5

紫色的霞光从天空慢慢晕染开来,就像滴在水中慢慢化开的水彩。夕阳已经落到了学生会大楼的背面。

而对于这几名嫌疑人的审问却一点成果也没有。

“啊——累死了……”我趴在桌子上,举白旗投降。

“今天就到这里吧。”殷月辉收起资料。

“这样好像一点效果都没有啊,大多人都在耍我们啊。”我用手撑着脑袋垂头丧气,就像一条腌黄瓜。

“干脆严刑逼供吧!”殷月辉握紧拳头奸笑,一口白森森的牙齿闪闪发光。

“有没有搞错!我们又不是审问犯人!”我受不了地拍掉他的拳头。

唉——差点都忘了他是个恶魔。

呜——呜——呜——

突然一阵强烈的怪风刮来。“晃啷晃啷——”窗子被刮得晃晃荡荡,窗帘翻飞,桌子上的纸飘了一地。我们的头发全被吹到了脑后。怎么了?不会是龙卷风吧!

就在这时,一架直升机迅速朝我们靠近,螺旋桨“哗哗哗哗”的声音震耳欲聋。强风把我们吹得东倒西歪。

不会是恐怖分子吧!啊——

我就像只火烧屁股的老鼠抱头四窜,殷月辉也抱着他的狐狸跩跩地退开两步。

直升机在靠近窗户的位置停住,螺旋桨转个不停。一个艳丽的女郎从直升机里攀了出来,身子悬在半空中挥着手朝我们大喊:“Hello,everybody!”

我看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她在表演空中飞人吗?!

艳女郎攀着窗子跨了进来,亭亭玉立地站在我们面前朝我们粲然一笑:“我回来了!”直升机再次升上天空,学生会室终于平静下来。不过室内一片狼藉,仿佛刚刚遭受过十二级台风。

她化着艳丽的妆容,金色的长发烫成大波浪,穿着粉色套装,美艳无比。这女的是谁啊?似乎比殷月辉还要恶魔。

“你还知道回来啊!”殷月辉白了她一眼。

他们认识?我睁大眼望着眼前两个人。

艳女郎高兴地跑到殷月辉面前一把抱住他,还在他脸颊上“啵”地亲了一下,笑着问:“想我吗?”

“恶心死了!”殷月辉不耐烦地推开她,相较于她的热情显得很冷漠。

这个女的到底是谁啊?从年龄上看,不像是殷月辉的女朋友,也不像是她母亲,他们俩长得还有一点点像,难道是他姐姐?

艳女郎终于发现了我,笑着跑过来摸着我的头顶说:“你好,我是新任理事长,以后请多多关照!”

“啊!”我惊讶地大叫,她居然是学校的新任理事长,这么年轻!

“你,你好,我叫云璎珞,是雪樱侦探社的社长!”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么漂亮热情的女人面前,我居然像个纯情的小男生一样红起了脸,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侦探啊?有意思,你都破过什么案啊?”理事长支着下巴饶有兴趣地望着我。

“我破过的案子很多,不是一天两天能说完的,不过现在我正在全力缉捕KING!”我拍着胸膛得意扬扬地吹嘘。

“KING?”她歪着头重复,对“KING”这个词并不感冒。难道她不知道KING?真是不可思议,难道她是从外星球回来的?

“对,他盗走了学校的七彩水晶,除了这还盗了很多其它东西!”

“什么!七彩水晶被谁拿走了?”刚才还笑眯眯的理事长突然花容失色,惊慌地瞪大了眼。

“被KING拿走了。”我耸了耸肩,无能为力。

“什么!”理事长抱着脑袋,一副快要崩溃的样子,“那颗水晶可是很重要的东西,它是开启圣罗兰宝库的钥匙啊!”说到最后理事长的声音几乎带着颤抖。

唉——那么重要的东西为什么不保管好呢。我白了殷月辉一眼,他不以为然,把我的眼神当做是清风拂面。

“你刚才说你是侦探吧!”理事长拉起了我的手。

“是,是啊。”我望着她咽了咽口水。她要做什么?

她仿佛看到救星似的,两只眼睛闪动地瞅着我:“那我拜托你帮我把水晶找回来!”

原来是这事!“好,没问题,你不说我也会找的。”我拍着胸脯信心十足地保证。

理事长抚着胸脯松了一大口气,立刻又恢复了艳光四射的样子。那转变真是有点不可思议,仿佛是变身术。

殷月辉在一边抱着胸冷冷地望着我们。理事长一把抓住他说:“我有事跟你说!”

“说就说好了,抓着我干什么!”殷月辉一边挣扎着一边哇哇大叫。

呵呵……原来这小子也有无可奈何的人。

“那个璎珞,你先回去吧,我还要跟这小子说点事!”理事长转过头笑眯眯地对正在发呆的我说。

“哦,好好!”我愣愣地点点头,又看了看殷月辉,那小子不悦地皱着眉,我暗自笑了笑转身走出了学生会室。

“有KING的线索一定要告诉我啊!”我听到殷月辉的叫声从学生会室传出。

知道了!真是受不了,不知道理事长要和他谈什么事,这么神秘。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章 后援会

5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