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後援會

第六章 後援會

「大家有什麼想發表的意見嗎?」

「我沒什麼意見。」

「我覺得會員太雜亂了,應該好好管理一下。」

幾個人坐在沙發上討論起來,會長正好坐在面對着柜子的位置,忽然她盯住了柜子一動不動。

難道她發現了!我睜大了眼睛,這時才發現我的衣角居然夾在了門外。糟糕!我已經無法想像接下來會發生的事了,我怎麼會這麼大意……

「你這個笨女人!」殷月輝暗罵一聲。

「出來!躲在柜子裏的人。」會長對着柜子厲聲說,其他人都驚訝地轉頭看了過來。

怎麼辦啊?怎麼辦?我要出去嗎,出去就死定了!讓我消失吧,讓我消失吧!我閉着眼睛自我催眠,真希望這一切都是個夢。突然我的屁股被重重地踹了一腳,「砰」的一聲,毫無防備的我被狠狠地踹了出去,我狼狽地趴在地上,櫃門因為反彈力彈了回去又關上了。

該死的殷月輝,居然踢我屁股!哎喲喂——痛死了。我捂著屁股艱難地站起來,像台生鏽的機器一樣遲緩。可是當我抬起頭對上一雙雙殺人的眼睛時,我頓時石化了。這下死定了……

「呃……呵呵……各位下午好,我還有事我先走一步。」我剛想開溜就聽到會長憤怒地大叫:「把她抓起來!」其他幾個身強體壯的人同時上前三下兩下就把我按在地上。

為什麼我的命運如此坎坷呢?我一動也動不得,抬着頭看着會長因為憤怒而漲紅的臉:「你想怎麼樣?」

「等下你就知道了。」會長扯了扯嘴角對其他人吩咐道,「把她綁起來帶走!」

於是我被五花大綁扛出了辦公室。殷月輝!這個仇我記下了——

夜剛降臨,深藍色的帷幕在天際拉開,月亮就像朦朧的幻影,飄渺虛幻。後援會燈火如輝,我被五花大綁地捆在KING的石像前,面前站了一大群人,全是後援會的會員。

晚風吹撫着我的面頰,涼颼颼的。望着面前黑壓壓的一片人,我的冷汗從額角流下。這下插翅也難飛了,難道今天我就要為偵探事業而捐軀了嗎?

在人群中我看到了一抹頎長的身影正置身事外地望着我。殷月輝!這個混蛋,居然還沒跑,還在這裏看我笑話!哎呀呀!我真想衝上去海扁他,這個混蛋,為了自保居然出賣我!我算是看清他的為人了。我快要氣絕身亡了。

我眯着眼睛望着眼前黑壓壓一片的人群,這時我看到Q在人群中縮著腦袋,握了握拳頭又放下,望着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算了吧!我可沒指望他來救我,胳膊比蚊子腿還要細,衝過來隨便哪個人都能一拳把他打死。

對了,還有景夜蓮呀!快來救救我啊!我開始在人群中搜尋景夜蓮的身影,可哪裏還有他的影子,那小子一定是嚇得落荒而逃了!

哎呀呀!都是些沒用的傢伙,關鍵時候一個都派不上用場!算了,就讓我死吧。死了一了百了,不用再被這群混蛋氣得半死不活。

這時,會長站了出來指着我大聲說:「她是敵人派來的間諜,她想陷害KING!」

「絕不能饒她!她是惡魔的使者!」一個人從人群中跳了出來指着我憤怒地大喊。

哎呀——惡魔的使者?這個稱號也未免太抬舉我了吧,我猛翻白眼。

「是啊!我們一起聲討她!」另外一個人也不甘示弱地跳了出來。

哎呀呀!這下死定了,我的冷汗嘩啦啦往下掉。

「聲討她!」

「聲討她!」

「聲討她!」

所有人都舉著拳頭氣勢磅礴地大喊,在寂靜的夜裏響徹了天空。而其中喊得最起勁的居然就是殷月輝那個混蛋。那個混蛋捲起了袖子,高舉著拳頭喊得口沫橫飛面色通紅。

哎呀呀!這個混蛋是不是想死啊!居然落井下石,氣死我了,氣死我了!我詛咒你——

會長舉起了雙手,所有人都停下,一下子周圍鴉雀無聲。我咬了咬下唇,真希望自己能有瞬間移動的能力,讓我一下子轉移到其他地方。

會長仰著脖子大聲問:「大家認為要用怎樣的方式懲罰她呢?」

「把她浸豬籠!」一個中年男子指着我憤恨地大喊,嘴裏還噴著唾沫星子。

「什麼?浸豬籠?!我又沒通姦,你有病啊!」我受不了地破口大罵,「抓你老婆浸豬籠好了,你這個混蛋!」

「你你你——」那男的指着我氣得滿臉通紅,話也說不出來。

「她是個惡毒的女巫,用火烤死她!」又有個阿婆跳了出來。

這個阿婆不在家裏打毛衣跑到這裏來湊什麼熱鬧,說我是女巫居然還想燒烤我!我磨著牙像頭狼一樣惡狠狠地瞪着她。

「流放!」

「下油鍋!」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爭先恐後地一說再說。

不管是採用誰的點子我都死定了啊!上帝啊,你對不住我,我還是個花樣少女,我還有大好未來啊!

殷月輝!我變成厲鬼也不會放過你——

「好了!」會長舉起雙手大喊,眾人再次一片安靜。「我知道大家都很憤怒,不如這樣吧,大家一個個上來懲戒她,以平息大家心中的憤怒!」

什麼!

我驚訝得眼珠子都快要掉出來,我連死也不能死得痛快,還要在無數折磨中痛苦地死去?你這個惡毒的女人,我哪裏得罪你了,你要這樣對待我!

「誰想第一個上來?」會長望着人群。

「我!」殷月輝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正義凜然。

「你你你你……」我真是要被他活活氣死了,世界上怎麼有這樣厚顏無恥的人,出賣了我還要倒戈到敵方捅我一刀。這個叛徒!真該降道雷把他劈死。

「哈——哈——」殷月輝對着拳頭吹氣,然後虎視眈眈地朝我走過來。

他的舉動好像是火星點燃了汽油,眾人熱情似火地全都舉高了拳頭興奮地大喊,「好好教訓她!」場面一片沸騰。

「殷月輝,你這個混蛋不得好死!」我朝他大吼大叫,在心裏把他的祖宗十八代都詛咒了個遍。

「老實點!」他朝我擠眉弄眼。

「幹什麼你!眼睛抽風了啊!」

「我要打了!我要打了哦!」他舉著拳頭「好心」提醒我。

「你打啊!你打啊!你這個混蛋,小心爛了你的手!」我破口大罵,兩個眼睛燒得通紅。

「我真要打了哦!」他朝我抬了抬下巴,然後在我眼前晃了晃拳頭。

「打就打啊,你這個混蛋廢話真多!」我雖然嘴巴硬得像石頭,可是看到他堅硬得像鐵一樣的拳頭還是害怕地眯起了眼睛。

「呀!」他大叫着伸出拳頭砸向我,我嚇得一張臉都皺成了菊花,可是他的拳頭在距離我一厘米時停了下來,並著兩指從我眼前劃過,我只看到一道銀光從他兩指間閃過,然後綁着我的繩子頓時鬆了下來有氣無力地掉在地上。

啊?我茫然地瞪大了雙眼望着他。他咧著嘴狡黠地朝我笑了笑,我這時才發現他手裏拿的是塊很薄的刀片。

原來他是要救我!

「啊!他們倆是一夥的!」有人尖叫一聲。然後所有人都蜂擁上前。

我和殷月輝靠在一起警惕地望着面前的人:「既然你要救我,前面為什麼要出賣我啊?」

「你這個笨女人,如果剛才連我也一起被抓起來了,誰還來救我們啊!」

「可是現在我們依舊逃不掉啊!」我指著在眨眼間已經把我們團團包圍的人群。

殷月輝額頭掛下了一大滴汗:「我哪知道這些人反應這麼快啊,這個是我事先沒料想到的。」

啊!我服了他了。

所有人摩拳擦掌一步步朝我們逼近,眼裏全是憤怒的火焰,恨不得把我們燃為灰燼。這個笨蛋考慮問題只考慮一半嗎?救了我卻不知道怎麼脫身,這和沒救有什麼區別啊!媽媽咪呀!誰來救救我們——

呼——

突然一陣大風吹過,月亮一下子消失了,天空漆黑一片,大家都驚訝地抬頭望着天空。

「啊!是KING!」突然有人指著天際一片迅速移動的烏雲大喊。

KING?!真的假的?我眯起了眼睛,發現果然是KING。他駕駛着滑翔翼正朝這邊俯衝,銀色的髮絲逆風飛揚,彷彿灑落的星塵。

「KING!KING!」眾人興奮地又蹦又跳,朝KING拚命揮舞著雙手,彷彿他是個萬眾矚目的明星似的。

KING並著兩指劃過光滑的額頭,朝眾人行了個致敬禮,帥得一塌糊塗,所有人都眼冒着桃心雙拳握在胸前垂涎三尺。

KING怎麼會出現在這裏?我睜大了眼睛茫然地望着他。他一個俯衝像老鷹捉小雞似的提起了我和殷月輝,眾人嘩然連忙追了上來。

KING的力氣好大啊,我的腦袋中很不合時機地冒出這麼一個想法來。

「啊——」狂風吹拂着我們的頭髮和臉頰,望着浩瀚的星空向我們一點點逼近,我們嚇得眼球突出寒毛倒立。我和殷月輝死死抱住滑翔翼的鋼架,就像兩隻無尾熊。

很快KING就甩掉了他忠誠的粉絲,帶着我們遠走高飛。居然被KING救了兩次,我看我這個偵探可以不用當了。

我那個沮喪啊沮喪——

滑翔翼在一個靜謐的林子降落,我們晃了兩晃穩穩地站在地上。「嚯」的一聲滑翔翼像翅膀一樣收了起來,KING站在我們面前,冰雕一樣完美的臉上掛着若有似無的笑容,銀色的長發就像一瀉千里的月光。

「哈!你倒是自投羅網啊,今天你逃不掉了,KING!」殷月輝揮舞著拳頭洋洋得意。

「是的,就算你救了我們,我還是要將你繩之以法!」我是個偵探,我的面前只有法律,沒有個人感情!我抬頭挺胸正義凜然地望着他,一隻手偷偷地伸向口袋摸出手電筒。KING,今天無論如何不會放過你!

KING抿著的嘴角現出一道優雅的弧度,就像從天際墜落的流星一樣耀眼美麗。他伸出手,輕握的五指慢慢舒展,就像一朵悄悄綻放的玉蘭花,無數雪花從他手裏飛了出來,飄散在風中紛紛揚揚。

不可思議,現在明明是初夏。我驚愕地瞪大了眼睛。

雪花越來越多源源不斷,彷彿從空間的罅隙中湧出。KING的身影越來越模糊,很快就被雪花給淹沒。四周全是飛舞的雪花,彷彿真的下了一場漫天大雪,迷濛了我們的眼睛。

「KING!」我和殷月輝沖了過去,可是除了白花花的在我們身邊飛舞的雪花之外,我什麼都看不到。當雪花漸漸散去我才發現KING已經不見了,一片雪花落到我手背上,我捏了起來湊近了看。發現那不是真的雪花,只是一些白色的碎紙。

「該死的!又讓他跑了。」殷月輝氣憤地跺着腳,兩個拳頭捏得緊緊的,指關節隱隱泛白,他緊咬着牙眼裏全是不甘心。

KING為什麼會突然出現,還救了我們?難道他就在我們的身邊嗎?我望着手裏的碎紙怎麼都解不開這個謎題。

3

清晨校園裏的行人熙熙攘攘,鳥兒悅耳的叫聲迴響着。我和Q拿着書包走在櫻花樹下。櫻花被紫紅色的霞光映得更加妖嬈,落下的花瓣靜靜地躺在地上沾著露珠,依舊那麼美麗。

丁零零……丁零零……

一串鈴聲打破了這份寂靜,我看到景夜蓮騎着他那輛紅色女式自行車行駛在校園裏,他那隻方方正正的黑色手提書包正靜靜地躺在自行車前面的籃子裏。

唉——還是土得掉渣。

「啊!又是你!釣魚的小子!」我聽到一聲厲吼,然後看到殷月輝不知從哪裏躥了出來並飛快地追了上去。

正埋頭騎車的景夜蓮嚇了一跳,回頭看到怒氣沖沖跑過去的殷月輝,驚嚇加上緊張,車子開始失去重心,像一條行駛在浪滔洶湧大海里的船,左右搖擺起來。

「想死啊!你還不停下來!」殷月輝憤怒地大吼。

「啊?」獃頭獃腦的景夜蓮這時才反應過來殷月輝在說什麼。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因為在他轉頭看向殷月輝的同時,正往綠化帶直直衝去。

而我和Q只能蒙上自己的眼睛,十分不忍地望着景夜蓮和那棵巨大的櫻花樹來個零距離擁抱。

「砰」的一聲巨響響徹天空,櫻花樹顫了三顫抖落了一大片花瓣,空中紛紛揚揚就像下了一場花瓣雨。真是可惜了這幅美景啊,美輪美奐的花瓣雨下,景夜蓮四腳朝天地倒在地上,眼鏡斜掛在一邊。而他可憐的自行車也翻了個底朝天,兩個輪子就像紡紗機一樣在半空中「骨碌骨碌」轉個不停。

「你還好吧?」我跑過去蹲下身子問他。

「還,還好。」他扶着眼鏡笨拙地爬起來向我點了點頭,然後動手去扶他的難兄難弟——那輛土得掉渣的自行車。

殷月輝指着他大叫:「釣魚的小子今天你逃不掉了!」

汗!他什麼時候才能把那件事忘掉啊,真是個記仇的傢伙。

「啊?」遲鈍的景夜蓮在腦海里回味着他的話,半晌都沒反應過來。

「你這小子還給我裝糊塗啊!」殷月輝氣憤地跑上前一把拽起他的領子,咬牙切齒地說,「你這個四眼田雞,上次把我當成魚吊在旗杆上的事這麼快就忘了嗎,這可是我一輩子都忘不了的恥辱啊——」

景夜蓮終於想起了,連忙拚命鞠躬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如果道歉能抵消一切的話,那你讓我揍一頓,再給你道個歉吧!」殷月輝掀了掀嘴角,皮笑肉不笑地掄起拳頭。

「哎——等等!」我適時擠到他們中間說,「上次要不是他我早變成人幹了,看在我的份上就算了吧!」

開玩笑!被你揍一頓這小子還能活命啊。

「你為什麼要替這臭小子求情?」殷月輝不悅地用眼角斜睨着我問。

「我不是替他求情,只是回報他上次救我!」我堆著滿臉燦爛的笑容打圓場地說道。

「那好吧,看在你的份上我就放了他!」他一把鬆開景夜蓮,表情依舊憤恨不平。

「謝謝。」景夜蓮鬆了口氣愣愣地理着衣服。

「不過你給我小心了!」殷月輝驀地湊過去吼了一句,嚇得景夜蓮後退了一大步,一個趔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唉——這傢伙真是不能吃一點虧啊。

「你還好吧!」我上前伸出手。

「謝謝,我沒事。」他抓着我的手站了起來。

「哼!」殷月輝抱胸冷冷地斜睨了他一眼。

「臭小子!」我臉色突然一變,勒著景夜蓮的脖子咬牙切齒地說,「昨天你居然開溜!」

「啊……什、什麼?」他推着眼鏡,訥訥地望着我。

「你還裝蒜!」這個小子有時候真的能氣死人,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你昨天把我這個受難的脆弱少女丟下,一個人逃跑,你還算不算男子漢啊!」

「他根本就不是男人!」殷月輝冷冷地奚落了一句。

「對,對不起……」景夜蓮心虛地低下頭。

「男子氣概!男子氣概!」我放開了勒著脖子的手用力地拍着他的背,真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他連忙扶着眼鏡訥訥地點着頭,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能夠理解我說的話的意思。

「唉——」我搖著頭長長地嘆了口氣,然後拍着他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你這樣可不行,這樣下去你會交不到女朋友的。女孩子都喜歡堂堂正正的男生!」

「堂堂正正的男生?」他訥訥地重複我的話,努力在消化,最後額頭彷彿閃出兩個字「無解」。

唉——智商太低了,跟烏龜差不多。「勇敢不退縮才是堂堂正正的男生!為了讓你成為一個堂堂正正的男生,我決定了讓你做我的跟班二號,好好跟着我磨鍊!總有一天你會成為一個堂堂正正的男生的!」我用力地拍着他的肩膀氣勢磅礴地說道。

「哦,哦。」景夜蓮縮著脖子,貌似我要把他吃掉似的。唉——不知道還能不能救回來。

殷月輝無趣地撇撇嘴轉身離開,我立刻放開景夜蓮追了上去:「等等!」

「社、社長!」Q也連忙跟了上來。

4

「幹什麼?」殷月輝停下腳步轉過頭,金色的陽光灑在他的頭髮上、肩膀上,將他左臂的獅子臂章折射著熠熠光輝。

「我有重要的事要告訴你。」我喘了兩口氣說,Q站在我旁邊也氣喘吁吁。

殷月輝挑了挑眉毛沒答話,亞麻色的碎發流光溢彩。

我接着說:「根據我對KING的了解以及推斷,我認定他就在我們學校,而且是我們學校的學生。」

「啊?」殷月輝張大了嘴,愣了愣,然後哈哈大笑,「你不是開玩笑吧,KING是我們學校的學生,這太可笑了!聖羅蘭怎麼可能出現罪犯,而且還是一個手段一流的大盜!」

「不!我是有根據的。」我生氣地瞪着他,我的話有那麼好笑嗎?

「什麼根據,你說說看。」他不以為意地說。

我癟了癟嘴白了他一眼才認真地說:「我覺得KING對我們學校的地形太熟悉了,他不但能神不知鬼不覺地偷走水晶,那天還神出鬼沒地救了我。還有,KING那次太奇怪了,他明明可以偷了東西立刻就走,為什麼過了一會兒又回頭來救我?」

殷月輝嘴巴一開一合好幾次都沒說出話來,看得出他正在努力消化着我的話。

「哈哈!讓你跌破眼鏡了吧,怎麼樣?」我得意地瞥着他。

「這!」他指着我高興地說,「這真的是個很好的線索!」

我一握拳頭,信心十足地說:「所以我們與其這樣大海撈針,到處找七彩水晶,還不如把KING找出來,這樣水晶自然而然會回到我們手中!」

「嗯。」殷月輝點了點頭,又笑着打趣道,「看來你還沒那麼沒用嘛!」

「嘁!」我白他一眼,又正色道,「所以我需要你的配合。」

「你說吧!」

「讓我查學生的資料。」

「沒問題,放學後來學生會室。」他爽快地打了個響指,笑意濃濃地看了我一眼轉身跩跩地離開。

放學后我來到學生會室,和殷月輝就我提出的疑點進行調查。

陽光從窗戶里照進來,地上灑滿了五彩斑斕的光影。白色的透明窗帘在風中微微搖曳,桌子上擺放的紅玫瑰散發着宜人的芬芳。

「我從三千名學生中查找出三十九名具有嫌疑的學生。」殷月輝把學生資料攤在辦公桌上。

「三十九名!」我咋舌,這要怎麼調查啊?

「一個個叫來審問嘍!不過我已經列出最具嫌疑的四位了。第一位是柔道社的社長,他柔道五段頭腦靈活,很可能就是KING呢!」殷月輝指著學生資料上的照片說。

照片上的男生長相帥氣,一雙眼睛炯炯有神。我看着照片,也無從確定。

「啪!」殷月輝帥氣地打了個響指,門外一隻「白老鼠」立刻屁顛屁顛地跑進來。

「去把柔道社社長叫來!」

「是,會長。」那隻「白老鼠」恭敬地點了點頭,立刻馬不停蹄地跑了出去。

不一會兒照片上的男生就站到了我們面前,比照片上還要英氣煥發,眼神咄咄逼人。

殷月輝靠在椅背上冷冷地打量着他,開門見山地問:「你四月二十三日晚上在哪裏?」

「嗯……」柔道社社長歪著頭想了會兒說,「在家裏睡覺。」

我伸長了脖子湊上前問:「有誰可以證明?」

「Ada!」他毫不猶豫地回答。

「她怎麼給你證明啊?」我又問。

「她和我一起睡的。」

「……」我轉頭看看殷月輝,他跟我一樣也有點尷尬。

「嗯……那個……」我吞吞吐吐地,臉漲得通紅不好意思地說,「你的私事我不想過問,不過你也太那個了吧……」

「什麼太那個?」他不解地問,兩隻眼睛裏全是茫然。

「算了算了!」現在不是上思想政治課的時候,我一本正經地說,「那可以讓她來給你作證嗎?」

「這恐怕有點困難……」他蹙起眉頭一副很頭痛的樣子。

「為什麼?」

我和殷月輝異口同聲地問。

「因為她不會說話,它是我養的貓。」他聳了聳肩說。

「啊!」我們倆頓時跌倒,爬起來沖他憤怒地大吼,「你耍我們啊——」

送走了柔道社社長后,我們又叫來了籃球社社員,他父親是個警探,他不但頭腦聰慧、身手敏捷還是個攀岩高手,絕對是KING的頭號嫌疑犯。

殷月輝手肘撐著桌面打量著籃球社社員。我也從頭到腳仔細地觀察着他。英俊的臉,白皙的皮膚,尖尖的下巴,頎長的身影。跟KING好像哦!

「四月二十三日晚你在哪裏?」我盯着他嚴肅地問。

「你們在懷疑我是偷七彩水晶的大盜KING?」他訝異。

「呃……」果然是警探的兒子,反應那麼快,我尷尬地笑笑,「其實你只是嫌疑人之一啦……」

他突然興奮地拉過一張椅子坐到我們對面神神秘秘地說:「其實我暗中調查KING很久了,也調查到了KING的一些資料和線索。KING身高一米八五,男性,銀髮藍眼,而且我還調查到他偷東西不是為了錢,而是為了幫助別人,所以網上大家都稱他『拯救天使』……」

他滔滔不絕地講着他對KING的了解和自己的看法,我和殷月輝聚精會神地聽着,眼睛一眨都不眨。

「調查得太透徹了,分析得太好了!」我們握著拳頭讚歎道。

「我從小立志要和我父親一樣當個出色的警探!」他握著拳頭雙眼閃閃發光,然後又伸出手說,「我們合作吧,一起把KING繩之以法!」

「好好!」我們立刻高興地伸出手和他握在一起。多了一名同志,希望更大了!

「合作愉快,拜拜!」他揮了揮手走出辦公室。

「拜拜,好走!」我們微笑着目送我們的同志。

待他的身影消失在門口,我們才猛然想起。

「我們叫他來幹什麼的?」

「唉……」

兩人無力地趴在桌子上。

「算了,審問第三個吧!」殷月輝擺了擺手說,然後拿起桌上的第三份學生檔案。

三年C班的班長,父親是個醫生,IQ兩百。曾以第一名的成績進入聖羅蘭,愛好是游泳健身和看醫書。

我打量著來人,一頭染成銀色的半長發,冷色調的眼睛,微顯蒼白的皮膚,身材修長。渾身上下散發着冷靜內斂的氣質。和KING也超級像啊!

「四月二十三日……」殷月輝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他打斷了。

他跑過來握住了殷月輝的手,半垂着眼帘若有所思地說:「肝火旺盛。」

「……」殷月輝困惑地望着他。

他抬起頭望着殷月輝說:「你是不是很容易上火,早上起來口乾舌燥啊?」

「嗯。」殷月輝愣愣地點了點頭。

「平時注意不要經常發火,多吃點涼的降火的東西還有多喝水。」

「哦,好。」殷月輝乖乖地點頭道。

「我們叫你來不是……」我話還沒說完,他就伸出另外一隻手握住我的手腕說,「你最近是不是睡眠不好,老是便秘啊?」

「你怎麼知道?」我大驚,連我便秘都知道!

「你也有點上火哦!」

「是啊,是啊!」我張開嘴,指著嘴巴里的一顆豆大的水泡口齒不清地說,「我嘴裏長了個水泡。喏——這裏……」

他放開我們說:「晚上早點睡注意休息,多吃蔬菜水果多喝水,還有不要老是發火。」

「是的,醫生我知道。」我立刻誠懇地點頭。

「好了,診斷完畢我走了。」他拍了拍手踱出辦公室。

「謝謝了,您慢走!」我們邊鞠躬邊客氣地說。

這時才想起話還沒問呢……我們抱着頭陷入了崩潰之中。

5

紫色的霞光從天空慢慢暈染開來,就像滴在水中慢慢化開的水彩。夕陽已經落到了學生會大樓的背面。

而對於這幾名嫌疑人的審問卻一點成果也沒有。

「啊——累死了……」我趴在桌子上,舉白旗投降。

「今天就到這裏吧。」殷月輝收起資料。

「這樣好像一點效果都沒有啊,大多人都在耍我們啊。」我用手撐著腦袋垂頭喪氣,就像一條腌黃瓜。

「乾脆嚴刑逼供吧!」殷月輝握緊拳頭奸笑,一口白森森的牙齒閃閃發光。

「有沒有搞錯!我們又不是審問犯人!」我受不了地拍掉他的拳頭。

唉——差點都忘了他是個惡魔。

嗚——嗚——嗚——

突然一陣強烈的怪風刮來。「晃啷晃啷——」窗子被颳得晃晃蕩盪,窗帘翻飛,桌子上的紙飄了一地。我們的頭髮全被吹到了腦後。怎麼了?不會是龍捲風吧!

就在這時,一架直升機迅速朝我們靠近,螺旋槳「嘩嘩嘩嘩」的聲音震耳欲聾。強風把我們吹得東倒西歪。

不會是恐怖分子吧!啊——

我就像只火燒屁股的老鼠抱頭四竄,殷月輝也抱着他的狐狸跩跩地退開兩步。

直升機在靠近窗戶的位置停住,螺旋槳轉個不停。一個艷麗的女郎從直升機里攀了出來,身子懸在半空中揮着手朝我們大喊:「Hello,everybody!」

我看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她在表演空中飛人嗎?!

艷女郎攀著窗子跨了進來,亭亭玉立地站在我們面前朝我們粲然一笑:「我回來了!」直升機再次升上天空,學生會室終於平靜下來。不過室內一片狼藉,彷彿剛剛遭受過十二級颱風。

她化著艷麗的妝容,金色的長發燙成大波浪,穿着粉色套裝,美艷無比。這女的是誰啊?似乎比殷月輝還要惡魔。

「你還知道回來啊!」殷月輝白了她一眼。

他們認識?我睜大眼望着眼前兩個人。

艷女郎高興地跑到殷月輝面前一把抱住他,還在他臉頰上「啵」地親了一下,笑着問:「想我嗎?」

「噁心死了!」殷月輝不耐煩地推開她,相較於她的熱情顯得很冷漠。

這個女的到底是誰啊?從年齡上看,不像是殷月輝的女朋友,也不像是她母親,他們倆長得還有一點點像,難道是他姐姐?

艷女郎終於發現了我,笑着跑過來摸着我的頭頂說:「你好,我是新任理事長,以後請多多關照!」

「啊!」我驚訝地大叫,她居然是學校的新任理事長,這麼年輕!

「你,你好,我叫雲瓔珞,是雪櫻偵探社的社長!」不知道為什麼在這麼漂亮熱情的女人面前,我居然像個純情的小男生一樣紅起了臉,感覺有點不好意思。

「偵探啊?有意思,你都破過什麼案啊?」理事長支著下巴饒有興趣地望着我。

「我破過的案子很多,不是一天兩天能說完的,不過現在我正在全力緝捕KING!」我拍著胸膛得意揚揚地吹噓。

「KING?」她歪著頭重複,對「KING」這個詞並不感冒。難道她不知道KING?真是不可思議,難道她是從外星球回來的?

「對,他盜走了學校的七彩水晶,除了這還盜了很多其它東西!」

「什麼!七彩水晶被誰拿走了?」剛才還笑眯眯的理事長突然花容失色,驚慌地瞪大了眼。

「被KING拿走了。」我聳了聳肩,無能為力。

「什麼!」理事長抱着腦袋,一副快要崩潰的樣子,「那顆水晶可是很重要的東西,它是開啟聖羅蘭寶庫的鑰匙啊!」說到最後理事長的聲音幾乎帶着顫抖。

唉——那麼重要的東西為什麼不保管好呢。我白了殷月輝一眼,他不以為然,把我的眼神當做是清風拂面。

「你剛才說你是偵探吧!」理事長拉起了我的手。

「是,是啊。」我望着她咽了咽口水。她要做什麼?

她彷彿看到救星似的,兩隻眼睛閃動地瞅着我:「那我拜託你幫我把水晶找回來!」

原來是這事!「好,沒問題,你不說我也會找的。」我拍著胸脯信心十足地保證。

理事長撫著胸脯鬆了一大口氣,立刻又恢復了艷光四射的樣子。那轉變真是有點不可思議,彷彿是變身術。

殷月輝在一邊抱着胸冷冷地望着我們。理事長一把抓住他說:「我有事跟你說!」

「說就說好了,抓着我幹什麼!」殷月輝一邊掙扎著一邊哇哇大叫。

呵呵……原來這小子也有無可奈何的人。

「那個瓔珞,你先回去吧,我還要跟這小子說點事!」理事長轉過頭笑眯眯地對正在發獃的我說。

「哦,好好!」我愣愣地點點頭,又看了看殷月輝,那小子不悅地皺着眉,我暗自笑了笑轉身走出了學生會室。

「有KING的線索一定要告訴我啊!」我聽到殷月輝的叫聲從學生會室傳出。

知道了!真是受不了,不知道理事長要和他談什麼事,這麼神秘。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怪盜KING和偵探QUEEN1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怪盜KING和偵探QUEEN1 怪盜KING和偵探QUEEN1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章 後援會

5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