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怪異事件

第七章 怪異事件

1

淡藍色的天空一塵不染,呈現半透明的質感就像一杯濃郁的薄荷酒。有幾絲白雲從天際浮過,只留下淡淡的幾乎不可見的痕迹。無邊無際的天空彷彿吸收了所有的噪音,那麼安靜,沒有一絲波瀾。偶爾有一隻麻雀從半空飛過,好像也感受到了天空的慵懶變得昏昏欲睡,兩個翅膀有氣無力得彷彿下一秒就要從半空掉下來。

可是與和諧美好的早晨格格不入的是聖羅蘭貴族學院金色的拱形大門前方圓一百米的空地。那裏聚集了一大群「閑雜人等」,有拿着麥克風的、有拿着攝像機的、有拿錄音筆的,你爭我奪,全部有默契地一致對向了穿着金色鈕扣黑制服的看門大伯。

我和Q剛走到學校門口就看到了這番景象,貌似看門大伯成名人了?

「請問KING昨天有來聖羅蘭貴族學院嗎?他有盜走什麼東西嗎?」

「你有沒有看到KING?有沒有和他交手,他是不是如傳聞中那麼厲害?」

「為什麼KING接二連三地出現在聖羅蘭貴族學校,貴校和他是不是有什麼關係?」

一個個犀利的問題像機關槍一樣朝看門大伯掃射,令他頭暈眼花應接不暇,飛過的麻雀也嚇得撲棱著翅膀落荒而逃。大伯邊擦著額頭的汗邊說:「請你們一個個問,一個個問。」

KING又來聖羅蘭了?!我瞠目結舌,那為什麼學校沒有收到預告信?我立刻扭過頭問情報專家Q:「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

Q推了推眼鏡煞有介事地說:「據可靠消息,KING這三天裏光顧了聖羅蘭三次,而且都是晚上。但是很奇怪的是聖羅蘭連一個粉筆頭都沒有丟。於是就有傳言,KING正在秘密進行一個巨大的陰謀,那很可能就是他要把整個聖羅蘭貴族學院給盜走!」

啥?!我瞪大了眼睛下巴落地,這也太扯了吧?傳言的力量真是可怕。不過KING這三天裏光顧了聖羅蘭三次這點很可疑,他每天晚上都跑到聖羅蘭來幹什麼,又不偷東西,難不成來巡邏?我摸著下巴百思不得其解。

我和Q避開人群走進學校,校園裏關於KING的謠言也是漫天飛。很多人都自稱自己在半夜看到KING在聖羅蘭上空飛來飛去,有的居然還聲稱自己和KING握過手。

但關於KING為什麼頻頻光顧聖羅蘭的傳言卻有各種版本,比如——

有的說KING在一次偷盜逃走過程中滑翔翼失靈摔壞了頭。

有的說KING是一名被退學的學生,在偷七彩水晶那次事件后,對聖羅蘭的風采無比景仰回去后久久無法忘懷,於是便一次又一次地跑回聖羅蘭。

還有的說KING得到了消息,聖羅蘭某處埋有寶藏,他每天半夜偷偷摸摸的其實正在找寶藏。

這些我們都無從猜測,所以我和Q決定了半夜親自來聖羅蘭一探虛實。

夜色朦朧,彷彿是美婦人神秘的面紗。月光如流水,從天穹灑落下來,絲絲縷縷,在聖羅蘭靜謐的林子裏投下了皎潔的光斑。聖羅蘭幾處特色鮮明的建築在夜裏顯得尤其莊嚴雄偉,櫻花悄無聲息地紛飛飄落。

我和Q以及景夜蓮三人背着傢伙走進學校大門,茂盛的樹枝像烏雲一樣從我們頭頂掠過。

「為什麼我也要來啊?」景夜蓮打着哈欠不情不願地跟在我和Q後面。

「你不是我的跟班二號嗎,而且你不是想成為一個堂堂正正的男人嗎,藉此機會好好磨練!」我轉過身用力拍着他的肩膀,希望他精神振作起來。一個大男人怎麼一點活力都沒有?

「啊!那是KING!」Q突然指著天空大叫。

「來了!」我精神抖擻。可是當我望向天空時卻石化了,KING駕駛着滑翔翼正往校外的方向迅速地移動。他不是來了,而是走了……

為什麼會這樣!我們三個衝上前去,看着夜色中那抹白色越來越小,最後變成一個小點閃了一下消失不見,集體石化……

「KING飛走了。」景夜蓮指著天空說着瞎子都能看到的事實。

「瞎子都看到了!」我火冒三丈,氣得頭頂嗞嗞冒煙。現在才十一點為什麼KING已經來過還走了?

「我們來得太晚了。」Q嘆了口氣,有氣無力地垂著雙肩。

虧我還做了萬全的準備跑過來埋伏,真是白忙活了一場。我咬牙切齒,捶胸頓足。

而且剛才也不知道KING是從哪裏冒出來的,他進了哪處建築,做了什麼?唉——要是殷月輝在就好了,叫他的上千隻「白老鼠」地毯式搜查,一定能找出蛛絲馬跡的。可是那傢伙最近不知道怎麼了,總是找不到他人,神神秘秘的,居然跟我玩失蹤!

晚風撫過,樹影婆娑。

我們三人垂頭喪氣地打道回府。

2

吸取了前一天的教訓,第二天剛入夜我們三人就埋伏到了教學大樓樓頂。這是學校最高的一處建築,從樓頂可以俯瞰到學校各個角落,就算KING變成只老鼠也逃不過我們的眼睛。

聖羅蘭萬籟俱寂,從這裏看下去飄搖的櫻花就像綿延不斷的波浪。我們靜靜地等待着,連呼吸也變得輕緩。

白天的情景就像被一隻手指隨意按動了播放鍵,在我腦海里回放。

午後,金色的陽光灑落在長長的白色的迴廊上,迴廊的兩邊栽種的淡紫色風鈴草,就像一串串風鈴隨風晃動。

我抱着書本趕着去階梯教室,不經意地抬頭,正好看到殷月輝從迴廊走過,身後跟着兩隻「白老鼠」。

好不容易看到他了!

「殷月輝!」我大叫着跑上前,也顧不得凶暴的化學老師的課馬上要開始了。

他應聲停下腳步轉身看着我,身後的兩隻「白老鼠」瞪圓了眼睛好奇地望着我。

「你這幾天在幹什麼?人影都找不到!」我喘了兩口氣說。

「學生會這幾天比較忙,怎麼了?」他冷冷地望着我,面無表情,一下子讓人感覺疏離了許多。

「呃……想跟你說KING的事,昨天夜裏我們看到他出現在聖羅蘭了。」這小子是怎麼了?綳著一張臉,裝深沉啊!

「是嗎?這個我早聽說了。」他波瀾不驚,好像我們在議論天氣似的平常。

「啊?!」我睜大了眼睛,「那你不去調查嗎?要不要我們今晚一起埋伏他!」我笑着戳着他的肩膀慫恿他。

「也沒掉什麼東西,不要管他了。我最近比較忙,過段時間再說吧。」他說完不等我回答就帶着他的「白老鼠」轉身離開。

我傻傻地站在原地,戳着他的那隻手還僵在半空。殷月輝他是怎麼了?剛才和我說話的人是殷月輝嗎?怎麼一夜之間就性情大變了?

我搖著頭嘆著氣。這傢伙是不是失戀了啊?

「看,KING來了!」Q突然指著天空大叫。

我立刻回過神,果然看到KING駕駛着滑翔翼像一隻大鳥一樣墜落在圖書館樓頂。他收起兩片巨翼然後鬼鬼祟祟地張望了一下,確定沒有人後打開了圖書館的窗戶爬了進去。

今天的KING怎麼看起來像個小毛賊?我來不及多想立刻和Q以及景夜蓮跑下了樓,朝圖書館飛奔過去。

圖書館一共有三層,跑到圖書館門口我對Q和景夜蓮命令道:「Q,你到一樓去找,景夜蓮你二樓,我上三樓!」

說完我們很有默契地奔向所屬自己的樓層。

藉著月光我跑到了三樓,圖書館內靜得可怕,銀色的月光從窗戶流瀉進來,就像一片片輕盈的薄紗,我只能依稀看清眼前的景物。高大的書架整整齊齊地排列在圖書館內,在一片黑暗中看起來就像一隻只站立不動的怪獸。

我從一排排書架前走過,心因為對黑暗的恐懼而怦怦直跳。KING在哪裏?

我警惕地觀察著四周,突然一片白色的布角從我眼前晃過,很快就隱沒在對面的一個書架后。

「誰!」我驚叫着追了上去,看到一個銀髮披着斗篷的背影落荒而逃。

剛才那是KING的斗篷!黑夜中因為月光讓我誤以為是白色。我緊追不捨。書架使這個巨大的圖書館形成一個迷宮,KING的身影突然在這邊出現,又一下子在另一邊消失,捉摸不定。我氣喘吁吁,光影晃得我眼花繚亂,我和KING的腳步聲在圖書館內沉重地迴響着,就像有節奏的鼓點。

這次絕對不能讓他跑了!我摸出手電筒,對着KING發射,「嗖」的一聲繩子像把利箭飛了出去,直直地射向KING。他敏捷地閃過,可是拖曳的斗篷卻被我射出的繩子死死地纏住了,像緊擰的燈心糾纏在一起。

「哈!終於被我抓到了吧!」我高興地大叫,緊緊握着手裏的手電筒一步步朝他走過去。被他逃脫太多次了,這次上帝總算眷顧到了我,不會再讓你從我手裏逃脫了KING!

他掙扎了一下,驚慌地抬起頭,一雙失魂落魄的眼睛對向了我。冰藍色,毫無雜質,如同一顆質地上好的藍寶石。就算在夜裏也是璀璨奪目,光芒萬丈,讓人無法忽視。那雙眼睛就像一扇窗口,迸發着無窮的生命力,明明是冰冷的藍色,卻讓人彷彿看到了金色的太陽光,就像暴露在強光下的鑽石,比世間的所有事物都要閃耀。

我望着那雙眼睛開始恍惚,因為他的眼神和我之前見到的似乎不一樣了,雖然五官依舊那麼精美絕倫,眼睛依舊如同迷人的愛琴海,可是為什麼給我的感覺不一樣了?至於哪裏不一樣,我一時半會兒也說不上來。

「啊!」在我走神的瞬間,我的手猛然一松,身子朝後退了一步,這一變故讓我一下子清醒過來。原來KING在我失神之時解下斗篷逃脫了。那個靈活的身影翻過窗子跳了下去,待我跑到窗戶邊時,他已經駕駛着滑翔翼飛遠了。

微涼的晚風吹拂着我的面頰和頭髮,天空中那抹白色乘風越行越遠很快就融入到夜色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望着手裏的銀灰色斗篷,彷彿做了一場怪異的夢。剛才是我的錯覺嗎?KING不但舉止古怪,連風格似乎也變了……

「社長!社長!」這時Q和景夜蓮大呼小叫地跑了進來。

我轉過頭。他們倆撐著膝蓋氣喘吁吁,兩頰因為奔跑漲得通紅。「我,我們,沒有看到KING!」Q上氣不接下氣地說。

「KING他已經走了。」我黯然地望着手裏的斗篷,似乎還能感受到他的氣息。

「啊!那不是KING的斗篷嗎?」Q指着我手裏的斗篷大叫,「社長,你和KING交過手了嗎?」景夜蓮盯着我手裏的斗篷若有所思。

「嗯,不過KING有點奇怪……」

「是夠奇怪的,KING居然連自己的斗篷都丟了。」Q拿着我手裏的斗篷困惑地翻來覆去直看。連景夜蓮也好奇地走過來拉起一角湊近了看。

「我不是說這個。」

我幽幽地嘆了口氣。我實在太困惑了,真希望自己能有兩個腦袋考慮這件事,不然我真的很難解開這個謎題。

「社長你說什麼?」Q抬起頭,一點都不了解我在說什麼。

「沒什麼。」我搖了搖頭,連自己都解釋不清自己的感覺。

3

這之後聖羅蘭平靜了許多,在接下來的好幾天KING都沒出現,大家都無精打採的。就好像是買了一張彩票,以為自己中了頭獎,結果到兌換地點時卻被告知連鼓勵獎都沒中,於是大失所望。

那面斗篷被我掛在自己房間衣櫥的門板上,它無精打采地垂落着,就像是從鳥兒身上拽下的一對翅膀,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力,看了讓人黯然神傷。

我輕輕地撫摩着它,那麼輕,彷彿只是隔着很小的距離做了個撫摩的動作。KING這些日子去哪裏了?

陽光從傾斜的窗子投了進來,午後的微風夾帶着微熏的溫度。

我閉着眼睛輕輕貼上斗篷,感受着它如絲般光滑的觸感:「你想念你的主人嗎……」

在慵懶的午後我竟擁著KING的斗篷進入了夢鄉。

在度過了幾天寶貴的平靜日子后,聖羅蘭又發生了一件更加奇異的事——校園的林子裏被挖開了無數個洞。

一得知這件事後,我和Q立馬去發生怪異事件的地點勘察。剛走進樹林就看到很多人聚集在某處指着地上的洞議論紛紛,報刊社的社員還賣力地拍著現場的照片。

櫻花盛放,地上落滿了淡粉色的花瓣,樹下被挖得一片狼藉。

那都是些很深的盆口那麼大的洞,從洞口望進去黑乎乎一片。洞口周圍都是被翻開的土,亂七八糟地堆在周圍,彷彿是土撥鼠扒開的。挖這些洞的人似乎在找什麼東西,但是卻又不知道明確的藏匿地點。所以他便東挖一個西挖一個,漫無目的地亂挖。

這真是太奇怪了……

我摸著下巴,努力尋思。

「社長,你有發現什麼嗎?」正蹲在洞邊的Q仰起頭問。

「……有人在找一件很重要的東西,可是他只知道藏在聖羅蘭卻不知道明確的藏匿地點,而且從洞口的大小來看,那人找的東西應該是件體積不大的東西。」我摸著下巴若有所思。會是什麼呢?

「哇!社長你好厲害。」Q蹦了起來跑到我身邊,拉着我的手雀躍得像只麻雀,「太厲害了,只是看了看現場就知道了這麼多事!果然是社長!」

「那當然了!」我翹著大拇指指了指自己驕傲地說,「我可是以世界第一女偵探為目標在努力的!」

「社長,你現在就已經是世界第一女偵探了!」Q搖着我的手,滿面紅光,兩眼滿是崇敬的光芒,興奮得手舞足蹈,背帶褲的兩根肩帶都落了下來。

「哇哈哈哈——」我仰天長笑。當然了!我可是英明神勇的雲瓔珞大偵探。

可是除了這些,其他什麼線索我們都沒有找到。罪犯沒有留下蛛絲馬跡,至於腳印,更是沒有,因為現場實在被破壞得太厲害了,在我們之前不知道已經有多少人為了觀望這些奇怪的洞而踏入了這裏,所以我們已經無從辨認哪些是罪犯的腳印。因此我們連罪犯是男是女也無從猜測。

關於這些奇怪的洞的傳言也在校園裏傳得沸沸揚揚的。有人說,那是外星人挖的;有人說,聖羅蘭來了一批土撥鼠;還有人說,是靈異事件,弄得人心惶惶。甚至還有一些膽小怕事的人找上我,委託我查出事件的真相併解決這起事件,不讓此類事件再次發生,而我也十分有興趣調查這件案子,不過我可能需要一個人的幫忙。

這個人便是——是殷月輝,他是學生會會長,對於聖羅蘭一定了如指掌。這個神秘人在尋找的東西這麼重要,很有可能和聖羅蘭有關,他或許應該知道些什麼。

午後的微風帶着微醺的溫度,櫻花嬌嫩得讓人心醉。

剛走到學生會室門口,我就看到一隻「白老鼠」靠在門邊打着瞌睡,嘴邊還流着一條口水。

算了,還是不要驚擾他了。於是我躡手躡腳地推開學生會室的門,然後閃了進去。學生會室里充滿了安逸和慵懶的氣息,殷月輝正枕着胳膊昏昏欲睡。濃密的睫毛像把扇子覆蓋在眼帘下,投下一抹迷人的陰影,使他的五官看上去更加立體深邃。因為昏睡的緣故,他的兩頰呈現淡淡的粉紅,就像櫻花的花瓣。

哎呀——聖羅蘭快鬧翻天了,他居然還睡得着!

「起來了!懶豬!」我用力捶著辦公桌朝他大喊。

「咚!」他嚇了一大跳,下巴撞在桌子上,疼得齜牙咧嘴,但是立刻清醒了。殷月輝捂著下巴殺氣騰騰地瞪着我,「你發什麼瘋!突然跑來大吼大叫的!」

「哎!真是受不了,你怎麼還有心情睡覺!」我雙手抱胸,癟了癟嘴,受不了地斜睨着他。我這些天忙得要死,他倒好,在這裏睡覺!

「怎麼了?」他放下手望着我,眼裏已經沒了殺氣。

「哎呀呀!」我撐著桌子望着他,「學校里被挖出了一大堆洞,弄得全校人心惶惶的,你不知道嗎?!」

他漫不經心地瞥了我一眼,然後雲淡風輕地說:「我知道啊。」

「什麼!」我大叫一聲,控制不住激動的情緒用力拍著桌子大叫,「你知道怎麼還在這裏睡覺!你這個學生會會長是怎麼當的,就這樣不聞不問嗎?!」氣死我了,怎麼會有這麼不負責任的人!

「只是無聊人的惡作劇,我管它幹什麼!」殷月輝不耐煩地擺擺手。

「你你你——」我氣得說不上話來,直愣愣地瞪着他。殷月輝之前不是這樣的啊,他不是對這類奇怪的事件也很有興趣的嗎?為什麼對這件事表現得那麼淡漠?難道我猜對了,學校里藏有一件重要東西,而且是他知道的。

「告訴我,學校里是不是藏有什麼東西,而且不可告人!」我兩眼炯炯有神地望着他,就像一面鏡子,不放過他臉上的任何一絲表情。

他愣了一愣,有一絲訝異從他臉上一閃而逝,但卻沒逃過我的火眼金睛。果然!被我猜對了。於是我心裏多了一分戒備。

「哪裏有藏什麼東西了!你不要胡說八道,聖羅蘭是所揚名在外的貴族學校,怎麼可能有什麼不可告人的東西!」他像被踩到尾巴的小狗,對我大吼大叫,一看就是做賊心虛。

我不動聲色地望着他,把他望得雞皮疙瘩都掉了一地。「好了!你不是偵探嗎,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調查了!」

哎呀!怎麼有這麼會推卸責任的人。我瞪了他一眼轉身暴走出學生會室。

難道殷月輝真的知道些什麼?難道真的不小心被我猜對了?學校里真的藏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看樣子從殷口中是問不出什麼了,我還是自己調查吧。

4

夜深人靜,校園裏一個人都沒有。烏黑的天幕上點綴著零星幾點暗淡的星光。櫻花林里濕漉漉的,慘淡的幾絲月光透過樹縫灑下來。

林子裏很安靜,只有櫻花落下的聲音。

「好可怕啊……我們回去吧……」景夜蓮兩手抱緊胳膊邊走邊瑟瑟發抖,並害怕地轉來轉去東張西望,好像有什麼東西會突然從黑幽幽的櫻花樹后衝出來似的。

哎呀——帶他出來真是個錯誤的決定!早知道我還是叫Q出來了,不過看他這幾天都沒休息好,又不忍心。

「你是不是男人啊!我都不害怕,你害怕個P!」我賞了他一個栗暴,凶神惡煞地瞪着他。

「可是深更半夜的我們來幹什麼?」他抱着頭心有餘悸地瞥着我。

「來抓挖洞怪人。」

我打着手電筒在林子裏照來照去。這個手電筒老爸給我改造了一番,現在既能當普通的手電筒照,也能當捉捕工具。它側面有兩個並排的按鈕,按白鍵發出光,按紅鍵射出繩子。真是兩全其美!

手電筒橘黃色的光照在泥地上,一個個被挖開的洞觸目驚心,像一雙雙空洞的眼睛。可是依我偵探的敏銳觀察力來看,我發現地上的洞比白天多出了許多,難道說那個神秘人又來挖過了。

發現這個重大情況,我全身立馬警惕起來。我放輕了腳步和景夜蓮小心翼翼地在櫻花林里尋找。

那個挖洞人說不定現在就在櫻花林的哪個角落。

吭哧——吭哧——

我們隱約聽到一陣挖掘的聲音。

是挖洞人!我和景夜蓮瞪大眼睛面面相覷,連忙循着聲音輕手輕腳地走過去。

只見一抹白色的身影拿着鏟子背對着我們吭哧吭哧地埋頭挖著洞,我們連忙躲在櫻花樹后偷偷地觀察。這時我才看清,他穿的不是白色的衣服,而是一套精緻絕倫的銀灰色禮服,披着一件拖地的斗篷,銀色的長發就像瀑布一樣直順,耀眼奪目,彷彿是一瀉千里的月光。

是KING!

我驚愕地瞪大了眼。不會是真的吧!我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這些天在校園裏傳得沸沸揚揚的挖洞人居然是KING!這是我怎麼都想不到的。

可是KING在挖什麼?我探出頭努力張望。

咔——

我不小心踩到了一截枯樹枝。

糟糕!我暗叫不好。希望KING因為挖得太投入不要聽到才好,可惜的是他聽到了,驚慌地轉過頭驚愕地望了我們這邊一眼,然後扔下鏟子落荒而逃。

該死的!

「不要跑!」我和景夜蓮忙追了上去。

KING頭也不回地奔跑在櫻花林里,逆風飛翔的斗篷飄浮在他的身後,在幽暗的林子裏閃閃發光。飄散的銀色髮絲,就像天際灑落的星塵。

他美得那麼虛幻,彷彿是傳說中的夜光蝶,在夜色里閃爍著神秘誘惑的幽光。

很快那抹如影似幻的身影就淹沒在櫻花林里,我和景夜蓮到處尋找著,可是林子裏太暗了。一旦失去了蹤影就很難再找到,而且KING又是那麼狡猾。

找了一陣我們最終放棄了,耷拉着腦袋走出了櫻花林。林子裏全是露珠,零零落落從花瓣間灑在地上。

回到家又已經是凌晨,天空灰濛濛的,迷霧繚繞着整座城市,一切都在沉睡。

我放下手電筒,望着門板上的斗篷咬牙切齒。弄了半天挖洞人居然是KING!

這真是太出乎意料了,到現在我依舊不能相信。堂堂怪盜KING居然像個小偷一樣鬼鬼祟祟地跑到學校挖洞?這哪裏還像叱詫風雲的俠盜,明明就是個獐頭鼠目的小偷嘛!太失望了,太讓我失望了!

我在房間里暴走。

這個KING真是越來越讓我搞不懂了!一會是令所有警察聞風喪膽的天才大盜,一會兒是被萬人景仰的拯救天使,現在居然又多了個身份——神秘的挖洞人。

哎呀呀——

我要瘋了,我要被KING弄瘋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有誰能告訴我——

我栽倒在床上,心力交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怪盜KING和偵探QUEEN1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怪盜KING和偵探QUEEN1 怪盜KING和偵探QUEEN1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章 怪異事件

6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