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怪异事件

第七章 怪异事件

1

淡蓝色的天空一尘不染,呈现半透明的质感就像一杯浓郁的薄荷酒。有几丝白云从天际浮过,只留下淡淡的几乎不可见的痕迹。无边无际的天空仿佛吸收了所有的噪音,那么安静,没有一丝波澜。偶尔有一只麻雀从半空飞过,好像也感受到了天空的慵懒变得昏昏欲睡,两个翅膀有气无力得仿佛下一秒就要从半空掉下来。

可是与和谐美好的早晨格格不入的是圣罗兰贵族学院金色的拱形大门前方圆一百米的空地。那里聚集了一大群“闲杂人等”,有拿着麦克风的、有拿着摄像机的、有拿录音笔的,你争我夺,全部有默契地一致对向了穿着金色钮扣黑制服的看门大伯。

我和Q刚走到学校门口就看到了这番景象,貌似看门大伯成名人了?

“请问KING昨天有来圣罗兰贵族学院吗?他有盗走什么东西吗?”

“你有没有看到KING?有没有和他交手,他是不是如传闻中那么厉害?”

“为什么KING接二连三地出现在圣罗兰贵族学校,贵校和他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一个个犀利的问题像机关枪一样朝看门大伯扫射,令他头晕眼花应接不暇,飞过的麻雀也吓得扑棱着翅膀落荒而逃。大伯边擦着额头的汗边说:“请你们一个个问,一个个问。”

KING又来圣罗兰了?!我瞠目结舌,那为什么学校没有收到预告信?我立刻扭过头问情报专家Q:“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Q推了推眼镜煞有介事地说:“据可靠消息,KING这三天里光顾了圣罗兰三次,而且都是晚上。但是很奇怪的是圣罗兰连一个粉笔头都没有丢。于是就有传言,KING正在秘密进行一个巨大的阴谋,那很可能就是他要把整个圣罗兰贵族学院给盗走!”

啥?!我瞪大了眼睛下巴落地,这也太扯了吧?传言的力量真是可怕。不过KING这三天里光顾了圣罗兰三次这点很可疑,他每天晚上都跑到圣罗兰来干什么,又不偷东西,难不成来巡逻?我摸着下巴百思不得其解。

我和Q避开人群走进学校,校园里关于KING的谣言也是漫天飞。很多人都自称自己在半夜看到KING在圣罗兰上空飞来飞去,有的居然还声称自己和KING握过手。

但关于KING为什么频频光顾圣罗兰的传言却有各种版本,比如——

有的说KING在一次偷盗逃走过程中滑翔翼失灵摔坏了头。

有的说KING是一名被退学的学生,在偷七彩水晶那次事件后,对圣罗兰的风采无比景仰回去后久久无法忘怀,于是便一次又一次地跑回圣罗兰。

还有的说KING得到了消息,圣罗兰某处埋有宝藏,他每天半夜偷偷摸摸的其实正在找宝藏。

这些我们都无从猜测,所以我和Q决定了半夜亲自来圣罗兰一探虚实。

夜色朦胧,仿佛是美妇人神秘的面纱。月光如流水,从天穹洒落下来,丝丝缕缕,在圣罗兰静谧的林子里投下了皎洁的光斑。圣罗兰几处特色鲜明的建筑在夜里显得尤其庄严雄伟,樱花悄无声息地纷飞飘落。

我和Q以及景夜莲三人背着家伙走进学校大门,茂盛的树枝像乌云一样从我们头顶掠过。

“为什么我也要来啊?”景夜莲打着哈欠不情不愿地跟在我和Q后面。

“你不是我的跟班二号吗,而且你不是想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吗,借此机会好好磨练!”我转过身用力拍着他的肩膀,希望他精神振作起来。一个大男人怎么一点活力都没有?

“啊!那是KING!”Q突然指着天空大叫。

“来了!”我精神抖擞。可是当我望向天空时却石化了,KING驾驶着滑翔翼正往校外的方向迅速地移动。他不是来了,而是走了……

为什么会这样!我们三个冲上前去,看着夜色中那抹白色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一个小点闪了一下消失不见,集体石化……

“KING飞走了。”景夜莲指着天空说着瞎子都能看到的事实。

“瞎子都看到了!”我火冒三丈,气得头顶嗞嗞冒烟。现在才十一点为什么KING已经来过还走了?

“我们来得太晚了。”Q叹了口气,有气无力地垂着双肩。

亏我还做了万全的准备跑过来埋伏,真是白忙活了一场。我咬牙切齿,捶胸顿足。

而且刚才也不知道KING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进了哪处建筑,做了什么?唉——要是殷月辉在就好了,叫他的上千只“白老鼠”地毯式搜查,一定能找出蛛丝马迹的。可是那家伙最近不知道怎么了,总是找不到他人,神神秘秘的,居然跟我玩失踪!

晚风抚过,树影婆娑。

我们三人垂头丧气地打道回府。

2

吸取了前一天的教训,第二天刚入夜我们三人就埋伏到了教学大楼楼顶。这是学校最高的一处建筑,从楼顶可以俯瞰到学校各个角落,就算KING变成只老鼠也逃不过我们的眼睛。

圣罗兰万籁俱寂,从这里看下去飘摇的樱花就像绵延不断的波浪。我们静静地等待着,连呼吸也变得轻缓。

白天的情景就像被一只手指随意按动了播放键,在我脑海里回放。

午后,金色的阳光洒落在长长的白色的回廊上,回廊的两边栽种的淡紫色风铃草,就像一串串风铃随风晃动。

我抱着书本赶着去阶梯教室,不经意地抬头,正好看到殷月辉从回廊走过,身后跟着两只“白老鼠”。

好不容易看到他了!

“殷月辉!”我大叫着跑上前,也顾不得凶暴的化学老师的课马上要开始了。

他应声停下脚步转身看着我,身后的两只“白老鼠”瞪圆了眼睛好奇地望着我。

“你这几天在干什么?人影都找不到!”我喘了两口气说。

“学生会这几天比较忙,怎么了?”他冷冷地望着我,面无表情,一下子让人感觉疏离了许多。

“呃……想跟你说KING的事,昨天夜里我们看到他出现在圣罗兰了。”这小子是怎么了?绷着一张脸,装深沉啊!

“是吗?这个我早听说了。”他波澜不惊,好像我们在议论天气似的平常。

“啊?!”我睁大了眼睛,“那你不去调查吗?要不要我们今晚一起埋伏他!”我笑着戳着他的肩膀怂恿他。

“也没掉什么东西,不要管他了。我最近比较忙,过段时间再说吧。”他说完不等我回答就带着他的“白老鼠”转身离开。

我傻傻地站在原地,戳着他的那只手还僵在半空。殷月辉他是怎么了?刚才和我说话的人是殷月辉吗?怎么一夜之间就性情大变了?

我摇着头叹着气。这家伙是不是失恋了啊?

“看,KING来了!”Q突然指着天空大叫。

我立刻回过神,果然看到KING驾驶着滑翔翼像一只大鸟一样坠落在图书馆楼顶。他收起两片巨翼然后鬼鬼祟祟地张望了一下,确定没有人后打开了图书馆的窗户爬了进去。

今天的KING怎么看起来像个小毛贼?我来不及多想立刻和Q以及景夜莲跑下了楼,朝图书馆飞奔过去。

图书馆一共有三层,跑到图书馆门口我对Q和景夜莲命令道:“Q,你到一楼去找,景夜莲你二楼,我上三楼!”

说完我们很有默契地奔向所属自己的楼层。

借着月光我跑到了三楼,图书馆内静得可怕,银色的月光从窗户流泻进来,就像一片片轻盈的薄纱,我只能依稀看清眼前的景物。高大的书架整整齐齐地排列在图书馆内,在一片黑暗中看起来就像一只只站立不动的怪兽。

我从一排排书架前走过,心因为对黑暗的恐惧而怦怦直跳。KING在哪里?

我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突然一片白色的布角从我眼前晃过,很快就隐没在对面的一个书架后。

“谁!”我惊叫着追了上去,看到一个银发披着斗篷的背影落荒而逃。

刚才那是KING的斗篷!黑夜中因为月光让我误以为是白色。我紧追不舍。书架使这个巨大的图书馆形成一个迷宫,KING的身影突然在这边出现,又一下子在另一边消失,捉摸不定。我气喘吁吁,光影晃得我眼花缭乱,我和KING的脚步声在图书馆内沉重地回响着,就像有节奏的鼓点。

这次绝对不能让他跑了!我摸出手电筒,对着KING发射,“嗖”的一声绳子像把利箭飞了出去,直直地射向KING。他敏捷地闪过,可是拖曳的斗篷却被我射出的绳子死死地缠住了,像紧拧的灯心纠缠在一起。

“哈!终于被我抓到了吧!”我高兴地大叫,紧紧握着手里的手电筒一步步朝他走过去。被他逃脱太多次了,这次上帝总算眷顾到了我,不会再让你从我手里逃脱了KING!

他挣扎了一下,惊慌地抬起头,一双失魂落魄的眼睛对向了我。冰蓝色,毫无杂质,如同一颗质地上好的蓝宝石。就算在夜里也是璀璨夺目,光芒万丈,让人无法忽视。那双眼睛就像一扇窗口,迸发着无穷的生命力,明明是冰冷的蓝色,却让人仿佛看到了金色的太阳光,就像暴露在强光下的钻石,比世间的所有事物都要闪耀。

我望着那双眼睛开始恍惚,因为他的眼神和我之前见到的似乎不一样了,虽然五官依旧那么精美绝伦,眼睛依旧如同迷人的爱琴海,可是为什么给我的感觉不一样了?至于哪里不一样,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上来。

“啊!”在我走神的瞬间,我的手猛然一松,身子朝后退了一步,这一变故让我一下子清醒过来。原来KING在我失神之时解下斗篷逃脱了。那个灵活的身影翻过窗子跳了下去,待我跑到窗户边时,他已经驾驶着滑翔翼飞远了。

微凉的晚风吹拂着我的面颊和头发,天空中那抹白色乘风越行越远很快就融入到夜色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望着手里的银灰色斗篷,仿佛做了一场怪异的梦。刚才是我的错觉吗?KING不但举止古怪,连风格似乎也变了……

“社长!社长!”这时Q和景夜莲大呼小叫地跑了进来。

我转过头。他们俩撑着膝盖气喘吁吁,两颊因为奔跑涨得通红。“我,我们,没有看到KING!”Q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KING他已经走了。”我黯然地望着手里的斗篷,似乎还能感受到他的气息。

“啊!那不是KING的斗篷吗?”Q指着我手里的斗篷大叫,“社长,你和KING交过手了吗?”景夜莲盯着我手里的斗篷若有所思。

“嗯,不过KING有点奇怪……”

“是够奇怪的,KING居然连自己的斗篷都丢了。”Q拿着我手里的斗篷困惑地翻来覆去直看。连景夜莲也好奇地走过来拉起一角凑近了看。

“我不是说这个。”

我幽幽地叹了口气。我实在太困惑了,真希望自己能有两个脑袋考虑这件事,不然我真的很难解开这个谜题。

“社长你说什么?”Q抬起头,一点都不了解我在说什么。

“没什么。”我摇了摇头,连自己都解释不清自己的感觉。

3

这之后圣罗兰平静了许多,在接下来的好几天KING都没出现,大家都无精打采的。就好像是买了一张彩票,以为自己中了头奖,结果到兑换地点时却被告知连鼓励奖都没中,于是大失所望。

那面斗篷被我挂在自己房间衣橱的门板上,它无精打采地垂落着,就像是从鸟儿身上拽下的一对翅膀,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力,看了让人黯然神伤。

我轻轻地抚摩着它,那么轻,仿佛只是隔着很小的距离做了个抚摩的动作。KING这些日子去哪里了?

阳光从倾斜的窗子投了进来,午后的微风夹带着微熏的温度。

我闭着眼睛轻轻贴上斗篷,感受着它如丝般光滑的触感:“你想念你的主人吗……”

在慵懒的午后我竟拥着KING的斗篷进入了梦乡。

在度过了几天宝贵的平静日子后,圣罗兰又发生了一件更加奇异的事——校园的林子里被挖开了无数个洞。

一得知这件事后,我和Q立马去发生怪异事件的地点勘察。刚走进树林就看到很多人聚集在某处指着地上的洞议论纷纷,报刊社的社员还卖力地拍着现场的照片。

樱花盛放,地上落满了淡粉色的花瓣,树下被挖得一片狼藉。

那都是些很深的盆口那么大的洞,从洞口望进去黑乎乎一片。洞口周围都是被翻开的土,乱七八糟地堆在周围,仿佛是土拨鼠扒开的。挖这些洞的人似乎在找什么东西,但是却又不知道明确的藏匿地点。所以他便东挖一个西挖一个,漫无目的地乱挖。

这真是太奇怪了……

我摸着下巴,努力寻思。

“社长,你有发现什么吗?”正蹲在洞边的Q仰起头问。

“……有人在找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可是他只知道藏在圣罗兰却不知道明确的藏匿地点,而且从洞口的大小来看,那人找的东西应该是件体积不大的东西。”我摸着下巴若有所思。会是什么呢?

“哇!社长你好厉害。”Q蹦了起来跑到我身边,拉着我的手雀跃得像只麻雀,“太厉害了,只是看了看现场就知道了这么多事!果然是社长!”

“那当然了!”我翘着大拇指指了指自己骄傲地说,“我可是以世界第一女侦探为目标在努力的!”

“社长,你现在就已经是世界第一女侦探了!”Q摇着我的手,满面红光,两眼满是崇敬的光芒,兴奋得手舞足蹈,背带裤的两根肩带都落了下来。

“哇哈哈哈——”我仰天长笑。当然了!我可是英明神勇的云璎珞大侦探。

可是除了这些,其他什么线索我们都没有找到。罪犯没有留下蛛丝马迹,至于脚印,更是没有,因为现场实在被破坏得太厉害了,在我们之前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人为了观望这些奇怪的洞而踏入了这里,所以我们已经无从辨认哪些是罪犯的脚印。因此我们连罪犯是男是女也无从猜测。

关于这些奇怪的洞的传言也在校园里传得沸沸扬扬的。有人说,那是外星人挖的;有人说,圣罗兰来了一批土拨鼠;还有人说,是灵异事件,弄得人心惶惶。甚至还有一些胆小怕事的人找上我,委托我查出事件的真相并解决这起事件,不让此类事件再次发生,而我也十分有兴趣调查这件案子,不过我可能需要一个人的帮忙。

这个人便是——是殷月辉,他是学生会会长,对于圣罗兰一定了如指掌。这个神秘人在寻找的东西这么重要,很有可能和圣罗兰有关,他或许应该知道些什么。

午后的微风带着微醺的温度,樱花娇嫩得让人心醉。

刚走到学生会室门口,我就看到一只“白老鼠”靠在门边打着瞌睡,嘴边还流着一条口水。

算了,还是不要惊扰他了。于是我蹑手蹑脚地推开学生会室的门,然后闪了进去。学生会室里充满了安逸和慵懒的气息,殷月辉正枕着胳膊昏昏欲睡。浓密的睫毛像把扇子覆盖在眼帘下,投下一抹迷人的阴影,使他的五官看上去更加立体深邃。因为昏睡的缘故,他的两颊呈现淡淡的粉红,就像樱花的花瓣。

哎呀——圣罗兰快闹翻天了,他居然还睡得着!

“起来了!懒猪!”我用力捶着办公桌朝他大喊。

“咚!”他吓了一大跳,下巴撞在桌子上,疼得龇牙咧嘴,但是立刻清醒了。殷月辉捂着下巴杀气腾腾地瞪着我,“你发什么疯!突然跑来大吼大叫的!”

“哎!真是受不了,你怎么还有心情睡觉!”我双手抱胸,瘪了瘪嘴,受不了地斜睨着他。我这些天忙得要死,他倒好,在这里睡觉!

“怎么了?”他放下手望着我,眼里已经没了杀气。

“哎呀呀!”我撑着桌子望着他,“学校里被挖出了一大堆洞,弄得全校人心惶惶的,你不知道吗?!”

他漫不经心地瞥了我一眼,然后云淡风轻地说:“我知道啊。”

“什么!”我大叫一声,控制不住激动的情绪用力拍着桌子大叫,“你知道怎么还在这里睡觉!你这个学生会会长是怎么当的,就这样不闻不问吗?!”气死我了,怎么会有这么不负责任的人!

“只是无聊人的恶作剧,我管它干什么!”殷月辉不耐烦地摆摆手。

“你你你——”我气得说不上话来,直愣愣地瞪着他。殷月辉之前不是这样的啊,他不是对这类奇怪的事件也很有兴趣的吗?为什么对这件事表现得那么淡漠?难道我猜对了,学校里藏有一件重要东西,而且是他知道的。

“告诉我,学校里是不是藏有什么东西,而且不可告人!”我两眼炯炯有神地望着他,就像一面镜子,不放过他脸上的任何一丝表情。

他愣了一愣,有一丝讶异从他脸上一闪而逝,但却没逃过我的火眼金睛。果然!被我猜对了。于是我心里多了一分戒备。

“哪里有藏什么东西了!你不要胡说八道,圣罗兰是所扬名在外的贵族学校,怎么可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他像被踩到尾巴的小狗,对我大吼大叫,一看就是做贼心虚。

我不动声色地望着他,把他望得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好了!你不是侦探吗,这件事就交给你去调查了!”

哎呀!怎么有这么会推卸责任的人。我瞪了他一眼转身暴走出学生会室。

难道殷月辉真的知道些什么?难道真的不小心被我猜对了?学校里真的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看样子从殷口中是问不出什么了,我还是自己调查吧。

4

夜深人静,校园里一个人都没有。乌黑的天幕上点缀着零星几点暗淡的星光。樱花林里湿漉漉的,惨淡的几丝月光透过树缝洒下来。

林子里很安静,只有樱花落下的声音。

“好可怕啊……我们回去吧……”景夜莲两手抱紧胳膊边走边瑟瑟发抖,并害怕地转来转去东张西望,好像有什么东西会突然从黑幽幽的樱花树后冲出来似的。

哎呀——带他出来真是个错误的决定!早知道我还是叫Q出来了,不过看他这几天都没休息好,又不忍心。

“你是不是男人啊!我都不害怕,你害怕个P!”我赏了他一个栗暴,凶神恶煞地瞪着他。

“可是深更半夜的我们来干什么?”他抱着头心有余悸地瞥着我。

“来抓挖洞怪人。”

我打着手电筒在林子里照来照去。这个手电筒老爸给我改造了一番,现在既能当普通的手电筒照,也能当捉捕工具。它侧面有两个并排的按钮,按白键发出光,按红键射出绳子。真是两全其美!

手电筒橘黄色的光照在泥地上,一个个被挖开的洞触目惊心,像一双双空洞的眼睛。可是依我侦探的敏锐观察力来看,我发现地上的洞比白天多出了许多,难道说那个神秘人又来挖过了。

发现这个重大情况,我全身立马警惕起来。我放轻了脚步和景夜莲小心翼翼地在樱花林里寻找。

那个挖洞人说不定现在就在樱花林的哪个角落。

吭哧——吭哧——

我们隐约听到一阵挖掘的声音。

是挖洞人!我和景夜莲瞪大眼睛面面相觑,连忙循着声音轻手轻脚地走过去。

只见一抹白色的身影拿着铲子背对着我们吭哧吭哧地埋头挖着洞,我们连忙躲在樱花树后偷偷地观察。这时我才看清,他穿的不是白色的衣服,而是一套精致绝伦的银灰色礼服,披着一件拖地的斗篷,银色的长发就像瀑布一样直顺,耀眼夺目,仿佛是一泻千里的月光。

是KING!

我惊愕地瞪大了眼。不会是真的吧!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这些天在校园里传得沸沸扬扬的挖洞人居然是KING!这是我怎么都想不到的。

可是KING在挖什么?我探出头努力张望。

咔——

我不小心踩到了一截枯树枝。

糟糕!我暗叫不好。希望KING因为挖得太投入不要听到才好,可惜的是他听到了,惊慌地转过头惊愕地望了我们这边一眼,然后扔下铲子落荒而逃。

该死的!

“不要跑!”我和景夜莲忙追了上去。

KING头也不回地奔跑在樱花林里,逆风飞翔的斗篷飘浮在他的身后,在幽暗的林子里闪闪发光。飘散的银色发丝,就像天际洒落的星尘。

他美得那么虚幻,仿佛是传说中的夜光蝶,在夜色里闪烁着神秘诱惑的幽光。

很快那抹如影似幻的身影就淹没在樱花林里,我和景夜莲到处寻找着,可是林子里太暗了。一旦失去了踪影就很难再找到,而且KING又是那么狡猾。

找了一阵我们最终放弃了,耷拉着脑袋走出了樱花林。林子里全是露珠,零零落落从花瓣间洒在地上。

回到家又已经是凌晨,天空灰蒙蒙的,迷雾缭绕着整座城市,一切都在沉睡。

我放下手电筒,望着门板上的斗篷咬牙切齿。弄了半天挖洞人居然是KING!

这真是太出乎意料了,到现在我依旧不能相信。堂堂怪盗KING居然像个小偷一样鬼鬼祟祟地跑到学校挖洞?这哪里还像叱诧风云的侠盗,明明就是个獐头鼠目的小偷嘛!太失望了,太让我失望了!

我在房间里暴走。

这个KING真是越来越让我搞不懂了!一会是令所有警察闻风丧胆的天才大盗,一会儿是被万人景仰的拯救天使,现在居然又多了个身份——神秘的挖洞人。

哎呀呀——

我要疯了,我要被KING弄疯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有谁能告诉我——

我栽倒在床上,心力交瘁。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章 怪异事件

6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