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第十战 最后的生死大决战

VS第十战 最后的生死大决战

01

“Ladiesandgentlemen,goodevening!”

正当大厦外乱成一团之际,突然一个声音响彻夜空,声音是那么的清澈空明却又直射心魄。是怪盗KING!他那充满磁性的声音通过扩音器传遍了整个城市上空。

他屹立在夜空中一动不动的,就像一座雕像。夜空一根根撩起他的发丝,那华美的银色发丝在夜空中闪闪发光。那件拖地的银色斗篷在风中猛烈翻飞,仿佛是一对巨大的羽翼。

“哇!KING我爱你——”

“KING大人!把我偷走吧!我的心永远属于你——”

众人再次为之疯狂,一大群红色桃心飞向半空。尖叫声像汹涌的海浪,一波接着一波,一浪盖过一浪。

哎呀呀——我的耳朵都要被他们喊聋了。KING你就不能低调点嘛,作案真是一次比一次大张旗鼓!

这时安山警官派出去的三架庞大的直升机正“轰隆隆”地从四面八方聚拢,向大厦楼顶驶去。同时直升机上射出的灯光聚拢在怪盗KING身上,刹那间夜色中的怪盗KING比钻石还要璀璨。

“我现在就要进入殷氏大厦取走‘潘多拉之盒’了!”KING继续高声宣布,丝毫不受靠近的直升机的影响,银色的发丝和斗篷迎风飘扬,美得如梦似幻。

什么?!我差点尖叫起来。他现在就要进入殷氏大厦?可是他要怎么进去,总不可能当着所有警察的面闯进殷氏大厦那扇华丽的防弹玻璃落地窗吧!

“长官怎么办?怪盗KING说现在就要进入殷氏大厦!”安山警官的对讲机里传来直升机上警察的声音。

“笨蛋!你听他胡说八道!”安山警官怒不可遏地对着对讲机大吼。该死的!虽然不知道怪盗KING这样大张旗鼓到底是什么目的,但是这样下去一定又会让他趁乱跑掉的!

我冲过去一把夺过安山警官手中的对讲机,放在嘴边大声说:“快!不要犹豫!快去把怪盗KING抓起来——”

“啊!怎么又是你——”安山警官惊讶得瞠目结舌,一把夺回对讲机生气地朝我吼道,“不要添乱!不然把你也抓起来!”他面色通红,对着我吹胡子瞪眼。

哎呀!这个自以为是的糊涂警察,真是气死我了!我也气得两个腮帮子都鼓了起来,却也只能乖乖地闭上嘴。谁叫他是警察,而我是个没有执照的侦探呢……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去KING抓起来,快去把怪盗KING抓起来——”安山警官对着对讲机愤怒的咆哮。

风很大,怪盗KING的斗篷被吹得激烈飞扬。三架直升机接到命令,加速驶向大厦楼顶,眼看着就要降落在大厦楼顶了。

这时只听见“砰”的一声巨响,一团白色的烟雾突然在楼顶爆开,怪盗KING整个人瘪了下去,最后蜷缩成一团掉在地上。

“KING!”

“KING!”

“KING——”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众人更加疯狂地欢呼着怪盗KING。

从直升机上下来的五六名警察迅速围了上去,紧接着便听到了:“警官!这是个假人!”安山警官的对讲机里传来这样的报告。

“什么!”安山警官听到报告后惊讶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假人~怎么会是假人——”他生气地朝着对讲机咆哮。

假人!我顿时下巴落地。楼顶上那个怪盗KING居然是个假人!怪盗KING安排个假人做什么?

所有人哗然,大家都议论纷纷起来,猜测着怪盗KING的去处。安山警官急得六神无主,其他警察也都不安地骚动起来。

场面顿时更加混乱,直升机在空中轰隆隆地转来转去,等待着下一步指示。我摸着下巴,心里有很多解不开的谜题。那场人工雪花,那个假人……

“长官!我们发现了一架飞艇正从空中缓缓下降!”突然安山警官的对讲机里又传来这样的报告。

飞艇!我立刻抬起头,看到夜空中的乌云渐渐散开,如银盘般明亮的月亮露了出来。在银色的月光下,一架庞大的飞艇正慢慢下降。而那架飞艇上似乎还有星星点点的雪花在掉下来。

为什么天空中会有飞艇?!我惊愕地瞪大眼睛。这里怎么会有飞艇?!而且还飞在这么高的地方,要不是乌云散开月亮露了出来,根本没有人会发现。

“快去搜查那架飞艇!”安山警官对着对讲机大声命令道。

于是那架直升机轰隆隆地靠近飞艇,然后在离它不远处停了下来并围着飞艇打转转。在夜色中那架庞大的飞艇就像个庞然大物,依旧缓慢地移动着,仿佛没有意识到已经被直升机包围了。

“长官,我们看到有些人工雪花从飞艇上掉下来!”对讲机很快传来这样的报告。

人工雪花!我恍然大悟。原来KING是用这架庞大的飞艇把人工雪花洒下来的,而那个扮成怪盗KING的假人一定是趁着大雪纷飞,大家的实现被遮挡住时,利用绳子降落到大厦楼顶的。

“那一定是怪盗KING的飞艇,怪盗KING一定藏在里面,快把他抓起来!”看来安山警官的想法和我一样,他跺着脚对着对讲机愤怒地咆哮。脸上的肉都气得抖了起来,嘴唇上的胡子也气得翘了起来。

“可是长官,飞艇上没有一个人!”对讲机那头的警察回答道。

“什么!”安山警官再一次惊讶得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

怎么回事?楼顶上那个人是假人,飞艇上又没有人,那怪盗KING去哪里了?

“哇——怪盗KING一定是已经进到大厦里了!”人群中不知道是谁突然大叫了一声,所有人都喧哗起来。

“怪盗KING太厉害了!”

“他已经进入殷氏大厦了!”

“千军万马也无法阻挡怪盗KING!!”

众人举着拳头兴奋地喧哗着。怎么可能!我惊愕地睁大眼睛,瞳孔放到最大。

“大厦外的警察全部待命,紧紧把守好大厦的入口,千万不要让KING趁乱进入到大厦,就连一只苍蝇也要检查了才能放行——”安山警官挥着粗壮的手臂,大声地下命令。

怪盗KING真的进去了吗?我要怎么办?太奇怪了……怪盗KING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他有什么目的?我站在原地不知道是进去好,还是坚守阵地好。

可是我心里却还是很不安,很慌乱。如果怪盗KING是殷月辉的话,那他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安排那么多东西呢……为什么呢?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咻——突然,一个不祥的念头从我脑海像流星一样划过。也许之前怪盗KING所做的一切根本就是在吸引众人的注意力,他只是为了引起混乱然后跑到六十四楼去偷“潘多拉之盒”!怪盗KING根本就是殷月辉,我差点又上他当了!

糟糕!我立刻拔腿冲进大厦。该死的!我怎么现在才想到呢!KING真是太狡猾了——我已经在外面大概犹豫了十分钟了,这十分钟足够殷月辉扮成怪盗KING然后把“潘多拉之盒”偷走了!

“Q!殷月辉呢?”不知道六十四楼情况怎么样了,我边跑边对着对讲机那边的Q大喊。

可是对讲机那边没有回答,“Q!你怎么不回答!Q!听到吗?Q——”我着急地大喊,可是回应我的依旧是一片沉默,我的心中不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可恶!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Q不回答我!难道殷月辉已经偷走“潘多拉之盒”了吗?

好不容易挤过人群,跑到大堂前,立刻有两名警察拦住了我,我出示了理事长之前给我的进入大厦通行证,但警察们还是前前后后仔仔细细地检查了我一番,才放我进去。该死的,时间已经不够了,再这么耽误下去,说不定殷月辉扮成的怪盗KING已经逃之夭夭了。

进入到大堂,里面还算井然有序,呼——我顿时松了一大口气。还好场面没有我想象中混乱,安山警官这次聪明多了。

来不及多想,我乘着直达电梯来到六十四楼,电梯刚一打开我就看到所有警察和保镖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一股异样的气味充斥着整个房间。我立刻捂着鼻子,放慢呼吸。

只见,玻璃柜旁边躺着一个穿着背带裤的男生和一个金发的美丽女人。

“Q!理事长!”我立刻跑了过去,探了探他们的呼吸,均匀的鼻息喷在我的手指上。呼——还好!原来只是昏过去了,看样子大家都中了什么气体的毒晕了过去。

糟糕,盒子!我放下Q和理事长冲到玻璃柜前,果然发现玻璃柜被打开了,里面已经空空如也。被KING偷走了!

可恶!如果我一开始就想到这一切都是KING的计谋就不会被转移注意了,盒子也不可能被偷走。就差了一步,怪盗KING一定还没跑远。

想到这,我立即起身,想要四处查看一下,这时我隐约听到旁边的安全通道传来一阵打斗声。会是谁?会是怪盗KING吗?于是我朝着安全通道跑去,想看一个究竟。

只见在安全通道里,真的有两个人在打斗,而这两个人居然是——怪盗KING和安山警官!我的脑子突然间像死机了一样,完全没有了反映,这又是怎么回事?

只见这两人正打斗得激烈。怪盗KING迎面朝安山警官挥出一拳,安山警官轻易地避开了,那敏捷的身手对于他肥硕庞大的身体来说简直就灵巧得不可思议。他还在躲开那拳的同时右脚横扫,把怪盗KING绊倒在地上。

“啊!”怪盗KING惨叫一声,狼狈地趴在地上,摔了个百分百标准的狗吃屎。靠!实在太逊了。我望着激烈打斗的两个人不知所措。这太不正常了,安山警官的身手有那么好吗,相反的是怪盗KING今天怎么这么逊。这一切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混蛋!”摔倒在地的怪盗KING咒骂了一声,并一把抱住安山警官的脚。

正要逃走的安山警官回过头,一脚把他踹开,然后头也不回地逃走了。而怪盗KING也迅速地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拖着那条被安山警官踢伤的退一瘸一拐地跟上去。

大脑死机的我这时才缓过神来,但刚才的那一幕还是让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此时已经没有多余时间让我思考,身体条件反射地拔腿追上去。不管怎么样,把他们两个一起抓过来,才能弄清楚!

可等我反映过来追上去时,这两个人早已不见了踪影!难道是乘电梯下去了?我又跑到电梯处,乘着电梯下楼。

出了电梯,我在大堂内扫了一圈,没看到那两个人,于是我又跑出了大厦。大厦外的夜空传来直升机轰隆隆的声音,街道上乱成一团,警察们在努力维持着现场秩序。

我踮着脚尖,伸长脖子四处观望,功夫不负有心人,远远地我看见一个行踪可疑的人正慌慌张张地往对面大楼跑过去,很快就消失在那栋大楼的入口处,我想也不想就追了上去。可是当我跑进去对面大楼时,那个人却已经乘着电梯上楼了。

“该死的!”我望着电梯上显示的数字,58楼,是楼顶!我立刻跑进旁边一部电梯。虽然我还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做侦探的直觉告诉我这个人一定不简单!

出了电梯,我直奔楼顶,可眼前的一幕再次让我的大脑短时间内一片空白,今天晚上发生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我一时完全无法接受。

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有着安山警官的脸,可身上却穿着银灰色礼服,身后还披着一件拖地斗篷的怪盗KING。这里没有直升机,夜空很安静,月光像霜一样洒落下来。

“你是怪盗KING?!”我惊愕地问道,脑袋正努力在组织案情:难道刚才是怪盗KING扮成了安山警官把“潘多拉之盒”偷走了,而此时他正要恢复真正的容貌带着盒子离开吗?!

可是他是什么时候假扮成安山警官的呢?安山警官在大厦外时我一直在他的身边,没有发现什么可疑。我想那时候的安山警官应该是真的,那应该是当现场一片混乱之际,KING扮成了安山警官趁乱混进了大厦,然后偷走了盒子!哎呀呀——真的好狡猾啊!

之间对面的他粲然一笑,仰起头揭下假发、胡子还有附在脸上的一张人皮面具,露出一张戴着银色面具的脸。冰蓝色的眼睛在月光下波光流动,银色的发丝在风中飞舞,美丽得仿佛是漫天飞舞的雪花。

“果然!”怪不得刚才看到安山警官灵敏的身手,我觉得很奇怪,原来,那根本就是怪盗KING假扮的!那和他打斗的怪盗KING有是谁?不过不管他是谁,我都能肯定眼前这个才是真的。前面一定是假的,不然也不可能那么逊。

在我思考之际,“嚯”的一声,白色的滑翔翼像羽翼般豁然从KING的身后张开,他就像插上了翅膀的天使,为他的美更增添了一份梦幻的色彩。他转过头仰望着夜空,美丽的侧脸就像是画笔勾勒出的。银色的发丝在风中飞舞,闪烁着迷人的光泽,就像从天际坠落的星辰。

出了电梯,我直奔楼顶,可眼前的一幕再次让我的大脑短时间内一片空白,今天晚上发生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我一时完全无法接受。

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有着安山警官的脸,可身上却穿着银灰色礼服,身后还披着一件拖地斗篷的怪盗KING。这里没有直升机,夜空很安静,月光像霜一样洒落下来。

“你是怪盗KING?!”我惊愕地问道,脑袋正努力在组织案情:难道刚才是怪盗KING扮成了安山警官把“潘多拉之盒”偷走了,而此时他正要恢复真正的容貌带着盒子离开吗?!

可是他是什么时候假扮成安山警官的呢?安山警官在大厦外时我一直在他的身边,没有发现什么可疑。我想那时候的安山警官应该是真的,那应该是当现场一片混乱之际,KING扮成了安山警官趁乱混进了大厦,然后偷走了盒子!哎呀呀——真的好狡猾啊!

之间对面的他粲然一笑,仰起头揭下假发、胡子还有附在脸上的一张人皮面具,露出一张戴着银色面具的脸。冰蓝色的眼睛在月光下波光流动,银色的发丝在风中飞舞,美丽得仿佛是漫天飞舞的雪花。

“果然!”怪不得刚才看到安山警官灵敏的身手,我觉得很奇怪,原来,那根本就是怪盗KING假扮的!那和他打斗的怪盗KING有是谁?不过不管他是谁,我都能肯定眼前这个才是真的。前面一定是假的,不然也不可能那么逊。

在我思考之际,“嚯”的一声,白色的滑翔翼像羽翼般豁然从KING的身后张开,他就像插上了翅膀的天使,为他的美更增添了一份梦幻的色彩。他转过头仰望着夜空,美丽的侧脸就像是画笔勾勒出的。银色的发丝在风中飞舞,闪烁着迷人的光泽,就像从天际坠落的星辰。

我朝着他望去的方向看去,只见一架直升机轰隆隆地飞了过来。是警察!怪盗KING回过头,并着两指划过额头朝我行了个致敬礼,然后转身跳下了楼,乘着滑翔翼飞向夜空,就像一片夹杂在乌云中的纯洁白云。

“等等!”我冲了过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飞的太高,绳子根本钩不到他。这时空中那架直升机朝我头顶飞过,我想也不想就掏出手电筒对准他发傻了绳子。绳子像有生命的藤蔓一样紧紧缠住了直升机的起落架,接着我随着飞机的直升机升上了天空。

天哪,我一定是疯了,不然怎么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

圣母玛利亚!你要保佑我啊——我死死地抓着手电筒,丝毫不敢大意。开玩笑!要是摔下去,肯定会粉身碎骨。

狂风猛烈地刮着,我吊在绳子上摇摇晃晃的,城市美丽的夜景在我眼前一一掠过。那光怪陆离的霓虹灯像不停闪烁的妖火,大厦就像穿着华服的巨人,此刻在我看来是那么美丽却又诡异。第一次俯瞰整座城市的夜景,居然是以这种方式,真是值得纪念的一刻啊!

可这么吊着也不是办法,我深吸了一口气顺着绳子慢慢往上爬。而直升机里的驾驶员似乎也发现了我,放慢了飞行速度,配合我往上爬的举动。由于直升机的配合,不一会儿,我就爬了上来,我一手紧紧地抓着绳子,然后伸出一只手去敲机门。

“你找死啊——”头顶传来一个怒吼声,差点把我震下飞机。

“快,快拉我上去,我要坚持不住了……”我吃力地攀着直升机,满头大汗。那个人立刻抓住我的手,把我拽了上去。

呼——关上机门,我长吁了一口气,还好上帝保佑,鲁莽的我没被摔死。

“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居然敢爬直升机!”旁边的人生气的对我大吼。

“我不也是一时心急嘛!”我抬起头,居然看到坐在驾驶座上的是戴着银色面具的银发少年。“怪盗KING!”我惊愕地大叫,立刻朝他扑过去,打算把他逮捕归案。

“不要闹了!你想坠机而死吗!”他受不了的朝我大吼。

“就算坠机身亡我也不会放过你!”我张牙舞爪地朝他扑过去,手脚并用把他的一只手背在身后,然后把他押住,他整张脸都贴在了机窗上。直升机摇晃起来,就像行驶在浪涛汹涌的大海上的船只。

“我不是怪盗KING啦!你这个笨蛋——”他生气地朝我大吼大叫,“前面那个架着滑翔翼逃之夭夭的才是怪盗KING,你的脑子是不是被抢打过的!”

“呃?”我错愕的愣在原地,抓着他的两只手也僵在半空。机械的扭过头,透过机窗看到前面飞走的怪盗KING正驾驶着滑翔翼飞在我们前面。整个人在浓浓的夜色中闪闪发光。

“你是假的怪盗KING!”我这时才反映过来。

“是的啦!”他不耐烦地瞥了我一眼,生气的挣脱我的手。

“那你是谁?为什么要扮成怪盗KING?”我又冲上去,伸出手去揭他的面具,“让我看看你到底是谁!”

“你这个女人真烦!难道你听不出我的声音吗?”他大吼一声甩开我的手,然后揭下面具和假发,露出一头亚麻色的碎发和一张精致绝伦的脸。

我错愕地睁大眼睛:“殷月辉!”殷月辉居然是假KING?!那前面那个真KING是谁?

他瘪了瘪嘴不理会我的错愕,转过头专心地驾驶着直升机。

如果殷月辉是假KING,那前面驾驶着滑翔翼的真KING是谁?难道是景夜莲?可如果殷月辉并不是怪盗KING,那他现在为什么又要扮成怪盗KING的样子?我的脑袋都要被问题给塞爆了!

“喂,你为什么要把自己扮成怪盗KING?”我大声问道。他一会儿是真KING,一会儿是假KING,快要把我搞糊涂了!

“这个说来话长,等下再跟你解释,现在最重要的是把怪盗KING抓起来!”他专心致志地开着直升机。如黑曜石般璀璨的眸子迸发着坚定的光芒。我气鼓鼓地双手抱胸靠在座位上,却也无可奈何。当务之急确实是先把怪盗KING抓起来,等抓到怪盗KING我再好好盘问这个小子!

“怪盗KING!你已经被包围了,我劝你束手就擒,反抗是没用的——”突然一个浑厚的男高音透过扩音器穿透了整个夜空。

这时我才发觉夜空中不止我们这一架直升机,还有好几架跟在我们后面,不仅如此,地面上还有好多警车,呼啸的追赶着怪盗KING。车顶上那闪烁不已的警灯在夜色里显得无比明亮,而那无数的警灯连成一串,就像一条闪闪发光的纽带。

哇——这次警方真是大手笔啊!看来怪盗KING确实是把警方给惹毛了。

03

可是夜空中那只翱翔的“大鸟”根本不惧怕什么警告,对他来说这些显然不痛不痒。他回过头不屑地笑了笑,继续更快地往前飞。被风吹起的斗篷呼啦啦作响,在夜风中飞舞的发丝被月光照射得闪闪发光,他就像一只神秘妖魅的夜光蝶。

“你就不能开快点吗!”我着急地大吼,这样下去怪盗KING又要跑掉了!

“这是直升机,你以为是火箭啊!”殷月辉恼火地向我回吼,两个眼睛喷火般地瞪着飞在我们前面的怪盗KING,恨不得用他眼底熊熊的烈火把怪盗KING染为灰烬。

“我看你是技术不精吧!”我眯着眼睛斜睨着他,轻蔑地扯了扯嘴角。

“啰嗦!”他低吼一声,豁出去似的咬牙加快了速度。

直升机“轰隆隆”地前进,就像一只庞然大物。

“怪盗KING!我再次警告你快点投降!不然后果自负——”那个浑厚的男高音再次愤怒地穿破夜空,像雷一样炸响在我耳边。

咦?这个声音好像是安山警官的。呵呵……这个老头子气得快要爆炸了。

天使在天空翱翔,圣洁的光辉笼罩着受难的人类,美丽的羽毛漫天飞舞,是给世人的祝福,我跪在地上祈祷,祝福我爱的人……

突然一个清透甜美的声音回荡在夜空中,像朝露一样清澈,又像光线一样具有穿透力,所有人都为之一震,沉醉在这甜美的歌声中。

“是歌手艾薇莎的声音!”我睁大了眼睛惊讶地大叫。

“你看下面。”殷月辉扯着嘴角淡淡一笑,美得颠倒众生。

“什么?”我困惑得往下望去,看到一个接近透明的半球体,在夜色里像颗钻石一样闪闪发光,歌声和喧哗声不断从里面传出。

“那是万体馆!”没想到我们飞到了体育馆上空,“呵呵……是艾薇莎在开演唱会!”

“这将是给怪盗KING唱的华丽的送葬曲!哈哈——今天之后他就要成为狱中囚徒了,这个身份真的很适合他啊——哈哈哈哈——”殷月辉张狂地大笑,露出一口闪闪发光的白牙。

他是白痴吗?我受不了的翻了个白眼。

突然“轰”的一声巨响,轰动了整个城市夜空,我们吓了好大一跳。

“什么声音?”殷月辉到处张望。

只见一道道金色的光像流星般从体育馆升起,然后在夜空中砰地爆开,绽开一朵朵五颜六色的金丝菊。整个夜空顿时一片彻亮。

是烟花!美丽的烟花不断在夜空中绽开,绚丽多彩,美轮美奂,夜空就像狂欢节一样热闹。好美哦——第一次看到烟花就在自己身边绽放,我惊叹得睁大了眼睛。

“糟糕!”殷月辉脸色刷白,拼命驾驶着直升机躲避着烟花。

我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烟花太多了,会烧到直升机的!

“紧急疏散!大家快紧急疏散——”安山警官浑厚的声音像鸣钟一样响起。

殷月辉紧咬着牙,额头上布满了汗。可是我们周围已经绽满了烟花,根本就无处可逃。

绚烂的烟花争相开放,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在一瞬间凄美绝伦地绽放。绽放在夜空的烟花像凤凰尾部拖曳弘羽,又像从天际坠落的流星,汹涌着,怒吼着,以绝美的姿态把夜空装点得华丽而璀璨。

这时,直升机摇摇晃晃起来,就像行驶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的船只。我急得手足无措,想帮忙却什么忙也帮不上。这样下去就糟糕了!

接着突然又是“砰——”的一声,整个机体都在摇晃,我头晕目眩,要不是系着安全带恐怕早就撞破玻璃摔出去了。

“该死的!”殷月辉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脸色比卫生纸还要惨白。我这才发现我们的直升机被烟火射到了,直升机的尾部烧了起来,一阵黑色的浓烟冉冉升起。

一股不祥的预感从心地升起,我转头去看殷月辉。

“糟糕,飞机慢慢失控了!”殷月辉努力控制着直升机,眉头紧锁,额头的汗像雨水一样顺着白皙无暇的面颊流淌下来。

“啊!那怎么办?”我绝望的大叫。这么美丽的烟花,却这么致命,真是好讽刺。

他咬着牙不说话,依旧努力控制着直升机,试图挽回糟糕的局面。可是他额头的汗越来越多,精致的脸也因为焦急而扭曲着。

不会吧!难道我们真的要坠机身亡了?望着熊熊燃烧的火焰,我只觉得世界末日已经到来。老天啊——这是我第一次坐飞机,居然会遇到坠机这种戏剧性的灾难。上帝啊——你不是在耍我吧,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我不要英年早逝啊——

“快把这个穿上!”殷月辉边驾驶着直升机,边把一个包裹扔给我。我愣愣地望着手里的包裹,咦?这不是降落伞吗?

“你给我降落伞干什么?”我困惑的问。

“跳机。”一团乌云笼罩上他精致的脸。

“跳……跳……跳机?”我惊愕得瞠目结舌。“为什么?难道我们的飞机要坠毁了!”我焦急地大叫。

“别问这么多,快穿上!”他低声催道,皱起的眉头怎么都散不开。

“那你呢!”我抱着降落伞问道。

“不要管我,我自有办法。”他撇开脸,躲避着我的视线,一丝忧郁闪过他美丽的脸。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难道就一个降落伞?!”我的心怦怦直跳。上帝啊,千万不要被我猜中!他黯然的点了点头。一瞬间,我就像被一道雷打入了无底深渊。他的意思是……要任凭自己和直升机坠亡吗!

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攥住了我的心脏,我难受得无法呼吸。

“这架飞机已经失控了!难道你会有其他方法吗!你不要骗我了!你把降落伞给了我,你不就死定了吗!”我朝他愤怒地大吼大叫,就像一只濒临崩溃边缘的动物。眼泪顺着我的脸颊流了下来,我的心就像被刀割着般难受,难受得快要窒息了。

“就算我拜托你,快点穿上降落伞!”他抓着我的手,精致的脸毅然又坚定,只是望着我的那双如黑曜石般璀璨的眼睛泄露了些许的不舍。

我咬着下唇,第一次感到这样无奈,原来自己是那么渺小无能,在死亡面前根本就无能为力、难以抗拒。

可是我不甘心,我不要这样的事情发生……难过和悲伤就像汹涌的海浪席卷着我,快要把我吞噬掉。

“不要!如果靠牺牲你而活下去,我一辈子也不会安心的!要死一起死!”我愤怒地把降落伞还给他。他居然要我丢下我一个人去死……我的心好痛,痛的快要死掉了。

“你就不能不任性一次吗!”他冲我低吼一声,再次把降落伞压在我身上,望着我的眼睛里迸发着坚定的光芒,好像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他的决定。

我望着他,眼泪汹涌地涌出眼眶。一滴滴豆大的泪珠从我脸上滑落,砸在他白皙无暇的手背上,然后凄美地破碎。

为什么他要为了我牺牲自己,我不是他随意摆弄的棋子,控制在手里的牵线木偶吗?

他伸出一根修长白皙的手指,抹掉我眼角的眼泪,子夜般深邃的眸子心痛地望着我,温柔的说:“过去我是有些事瞒着你。但是我真的不是怪盗KING,我只是假扮过他,然后在校园里挖洞,为了寻找烟斗。还有,上次去你家偷烟斗的怪盗KING也确实是我。对不起,我是为了我的家族迫不得已,但我从来没有想要伤害过你。请你相信我!”

“嗯。”我用力点头。我相信他,他说的一切我都相信。他为了我甚至可以牺牲生命,我还有什么可以怀疑的。其实该道歉的是我,我过去对他说了那么多过分的话。

“我只有一个要求。”他握住我的手,温暖的感觉从他的手掌传递给我,跟着一起传递到我心里的还有勇气和希望。

“什么?”我睁大眼睛望着他,心里有着说不出的苦涩和绝望。原来面对死亡时人们才会真正体会到绝望,这才叫绝望啊——无能为力、难以抗拒,没有一丝光明,只能闭上眼睛迎接死神挥来的镰刀。

他帮我快速背好降落伞,仔细地看着我的脸,仿佛要把我的脸永远刻在心里,看得我的心都碎了。眼泪汹涌地夺眶而出,令我的视线渐渐模糊。

“希望你能原谅我之前对你所做的一切。”他绽开一抹悲哀的笑容,就像绽放在悬崖上的白色花朵,那么美丽,那么脆弱,又那么坚强,“还有……我真的喜欢你!非常非常地喜欢,为了你我愿意做任何事情!”

“你……”我睁大了双眼,瞳孔撑到最大,他说他……

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砰”的一声我被他推出了机舱,狂风呼啸在耳边,黑夜深邃如海洋,我就像子弹一样迅速射向夜空。

殷月辉坐在机舱里默默地望着我,白皙无暇的脸上深嵌的双瞳如同最纯粹的黑曜石,那么乌黑,那么深邃,就像是黑夜的瞳孔。他的嘴唇坚毅又柔和,他的下巴倨傲又柔美。亚麻色的发丝轻轻拂动着,他就像一朵绽放在河对岸的彼岸花,如火般美丽妖艳,又如雾般朦胧虚幻。他嘴角的笑容如同扑向烈火的飞蛾,那么凄美,那么壮烈,让人为之心碎。

“殷月辉——”我伸出手,撕心裂肺地呼唤着他,泪流满面,“不要啊——”不要就这样和我离别!不是根本就不在乎我吗?我只是你利用的对象啊——为什么要牺牲自己来救我!

04

美丽的羽毛漫天飞舞,我跪在地上向天使乞求,只要你幸福,我一无所求……

艾薇莎动听的歌声回荡在夜空里,可是现在听起来却是那么凄美。霓虹灯点缀着整座城市,在无边的黑夜中那么妖娆魅惑。我泪眼朦胧地望着直升机燃着火焰轰隆隆地一点一点往下坠去,心一点一点崩溃了。

步向死亡的大火竟然那么美丽,仿佛在夜里绽放的火莲花,不停地燃烧,猛烈地燃烧,愤怒地燃烧,仿佛要把整个世界焚为灰烬。

殷月辉凄美绝伦的脸渐渐消失在无边的黑夜中,那熊熊燃烧的烈火灼伤了我的眼睛,灼痛了我的心。

“不要就这样抛下我,你什么都没有告诉我啊……”我绝望地捂着脸,不要看到殷月辉毁灭的那一刻。为什么总是那么自私,一个人决定一切,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空气仿佛一下子被抽干了,悲伤拼命压迫着心脏,那么痛……痛得快要窒息了,比死还难过。

我还没有……我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我也喜欢你啊……

心中的最后一束火苗熄灭了,寒风把心田瞬间冰封。

一片冰冷……

除了冷没有任何感觉……仿佛步入了冰河期。

……

哗——

突然一阵狂风从我身边吹过,我感觉一双手抱住了我。

“与其在这里哭鼻子,不如一起去救他。”一个清澈悦耳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一张冰雪无瑕的脸出现在我面前,遮住半张脸的面具诡异妖魅。

“怪盗KING?!”

“走吧!”他抱着我飞向燃着火不断往下坠的直升机,我一下子振奋起来,心里燃起了希望。殷月辉!我来救你了,我绝对不会让你死,你还没有告诉我答案呢!

“快发射绳子拖住它!同时打开降落伞!”怪盗KING大声地说道。

“嗯!”我立刻朝直升机发射绳子,“嗖”的一声,绳子像利箭一样飞出去,然后像有生命的藤蔓一样紧紧缠住了直升机的尾部。我们合力拉住绳子,使出了浑身的力气,直升机里的殷月辉也在拼命地控制着直升机。

虽然绳子经过改良,能够承受比之前重好十几倍的物体,可是我和KING的力气有限。

虽然我们尽了全力,可是直升机依旧不断地往下坠,连我们也被拖着往下掉。不过好在我们两人的力气再加上降落伞的阻力,直升机下坠的速度慢了许多。

冷汗顺着我的额头落下,我看到怪盗KING和我一样焦急。能过坚持多久呢?能坚持到殷月辉把飞机安全地停落在地上吗?上帝啊——你帮帮我们吧!

我咬着牙,就算死也不放手。

这时一阵轰隆隆的声音朝这边靠近。我看到一大群直升机朝这边迅速飞来,而且还合力拖着一张大网。

“全员出动,把那架直升机就下来!”安山警官浑厚的声音通过扩音器传来,此时听来是那么亲切有力。

我仿佛看到了希望之光,看到了从东边升起的朝阳。“有救了!”我惊喜地大喊,眼泪扑簌簌掉下来。神啊——你果然没那么无情。

“你可以收回绳子了,我们也要撤离这边,不然会妨碍营救的!”怪盗KING朝着我大声喊道。

“嗯,知道了!”我也大声地回复KING,同时收回了绳子。我刚把绳子收回,怪盗KING便飞了过来,将我带离,好让前来营救的飞机靠近。

“怪盗KING!本警察暂时放过你!等救了人后,我一定会毫不客气地把你抓起来的——”安山警官怒吼的声音被扩音器扩大了好几倍,我的耳朵都要被震聋了。

怪盗KING不在意地扯了扯嘴角,脸上挂着毫无畏惧的笑容,仿佛一切都不在他眼里。

他哪里来的自信啊,仿佛自己无所不能似的。我望着抓住我的怪盗KING美丽的侧脸,真的非常非常佩服他,或许他真的无所不能……

那群直升机轰隆隆地飞过来,张开了大网。巨大的网遮天蔽日地笼罩过来,托住了殷月辉的直升机,把它慢慢带向了地面。

终于安全了……我激动得泪流满面,神啊——谢谢你。

地面上,警察疏散了人群,警车围出了一块空地,车顶的警灯呼啸闪烁。围观的人群密密麻麻,望着夜空禁不住都惊叹尖叫。几架直升机浩浩然然地降落,最后全都安全着陆。消防队立刻冲了上去,扑灭了大火。

殷月辉被救了出来,一群医护人员迅速冲上前,把他搬上担架抬进了救护车,救护车呼啸着迅速开往医院。

我终于松了口气,心头的大石也落下了,真是惊心动魄啊——不过还好,总算有惊无险。

05

璀璨的星空下,绚烂多姿的广告牌不停滚动闪烁。夜幕中的霓虹灯五彩缤纷,有点朦胧却更显妖魅。不远处高楼大厦星星点点的灯光比天上的繁星还要闪耀。这座不夜城仿佛有着永远也用不完的活力。

怪盗KING带着我落到了一座商厦的楼顶。他站在我面前,诡异妖魅的面具反射着广告牌绚烂的灯光,上面的花纹仿佛复活了似的,就像森林城堡上缠绕的蔷薇花,在夜里无声无息地绽放。

“谢谢你救了殷月辉。”我笑得很真挚,有很多感激的话想说,但到嘴边却只是这简单的几个字。

“不用谢我,换做任何人我都会救的。”KING扯了扯嘴角,声音云淡清风,让人恍惚。

或许他真的是个善良的天使,是个上帝派来的使者。我望着他情不自禁地说:“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脸?”

怪盗KING,你真的是景夜莲吗……

他淡淡地笑了笑,笑容勾魂摄魄。接着他毫不犹豫地揭下了面具,一阵晚风吹过,撩起他根根美丽的发丝。银色的发丝在夜色中飞舞,闪烁着魅惑的光泽,就像夜光蝶翅膀上洒落的花粉。

那美丽的发丝下是一张美得让人窒息的脸,精致绝伦的五官上每一笔每一画都是雕刻家呕心沥血的杰作。白皙得接近透明的肌肤比冬日里的雪花还要无瑕,比春天的白玫瑰还要娇嫩。

他的双瞳冰蓝冰蓝的,仿佛把爱情海的海水全都注入到了里面。那凝聚的冰蓝色海水在里面静静流动,让看着它的人心都跟着荡漾。它折射着月亮的光辉,表面散发着盈盈波光,比钻石还璀璨。他的眼梢狭长、微微上翘,冷艳又妖娆,好像要勾去人的魂魄一样。

他薄薄的唇瓣坚毅又柔美,像寒风里绽放的海棠花,没有任何言语,却已经让人心醉。

这个人集上帝的宠爱于一身,实在令人感叹造物主的偏心。

“景、夜、莲!”我的瞳孔一点一点放大,喃喃地念出他的名字,仿佛那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咒语,把我带往无法置信的国度。

虽然,我曾无数次猜想景夜莲是怪盗KING,但当他真的以怪盗KING的形象站在我的面前,我还是那么惊讶,惊讶得目瞪口呆。

“把水晶留下!”我一跃起身扑向KING。KING愣了一愣,大概根本没想到我会从旁边蹿出来。

我挥舞着拳头朝他的脸攻击,他利落地闪开并没有还手,银灰色的斗篷在半空飘扬仿佛一对羽翼。遮掉了半张脸的银色眼罩在月光下闪耀着诡异迷人的光。眼罩的两角渐渐的,微微上扬,上面描绘着复古的花纹,非常妖娆,和他异常吻合。

往事点点滴滴地浮现在我脑海里,我心中渐渐明朗起来,我怎么会笨到他站在我面前把面具揭开这一刻才意识到他是怪盗KING呢!

我们相处了这么久,经历了那么多事,我早该发现的,他才是怪盗KING,而不是殷月辉!甚至他曾经在我面前亲口说支持怪盗KING的!还有他的蓝眼睛……

我压抑着激动得快要跳出嗓子眼的心脏,再次认真地打量着面前如月般完美无瑕的景夜莲。不,是怪盗KING!

“对不起,我一直瞒着你。”他望着我苦笑了一下,美丽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愧疚、一丝无奈、一丝歉意,还有一些我看不明白的情绪。

“我……我,呵呵,我只是太惊讶了!”我憨憨地挠了挠后脑勺,不知道该如何表达现在的心情。只觉得体内波涛汹涌,仿佛被狂风席卷的大海。

冲击力实在太大了,我的心情好乱,脑子里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淡笑地看着我,冰蓝色的眼睛波光流转,仿佛是温暖的爱琴海的海水在静静流淌。他那么美,那么温柔,害得我的心脏不受控制地碰碰狂跳。

我们俩就这样对望着,什么话也没有说,但两人似乎都有很多话想说,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过了一会儿,他缓步走到我面前,将一个黑丝绒盒子递到了我的面前。咦?!这不是他好不容易才偷来的“潘多拉之盒”吗?

“这是?”我睁大眼睛望着他,一头雾水。

“物归原主。”他粲然一笑,仿佛玫瑰花一瞬间绽放,美得令人怦然心动。

“咦?!”如果是物归原主的话,不是应该交给理事长他们吗?我的脑袋里被雾水占满了。

“有一句话被我一直很想问你,也是我一直在寻找的答案,你现在知道了我是KING,还想抓我吗?”莲在问我这句话的同时,目不转睛地紧张地望着我,似乎要确认我接下去说出的答案是否出自于真心。

我笑了笑,抬起头正视他的眼睛,毫不犹豫地回答道:“不会!”

“是为了感谢我救了殷月辉吗?”他那冰蓝色的双瞳在说这句话时似乎一瞬间蒙上了一层阴影,仿佛被晚霞笼罩的大海。

是我的错觉吗……我竟然感觉他有点失落。

“是,也不是。我之所以放弃了对KING的抓捕是因为我承认你是正义的了,而且你是莲,我绝对相信你所做的任何一件事都不会是为了自己。”

这个认为或许有点迟了,但是还为时不晚。

听了我的话,莲的嘴角瞬间绽开了一抹欣慰的笑容,眼神温柔得快要把我融化了。

就在我想问莲为什么要做怪盗KING的时候,一个浑厚的男高音冲破了静谧的夜空,整座城市都跟着在颤动。“怪盗KING!你逃不掉了——”

又是安山警官!只见楼下一大群警察正陆陆续续地往这边涌过来。

“快走!”我大声催道。

楼下已经有一大批警察把大厦团团包围住了,安山警官朝所有人厉声下了命令:“所有警察一起上去把怪盗KING抓起来!”

莲朝楼下望了一眼,不慌不忙,眼中满是笃定的神气,仿佛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只见他朝我粲然一笑,朗声道:“那,我们就后会有期了!”

说完,他的右手并拢双指在脑门上方朝我行了一个痞气十足的军礼,然后“嚯”的一声,白色的滑翔翼在他背后展开,就像一对洁白的羽翼。

在警察冲上来的那一瞬间,他冲向夜空,与夜空融为了一体。

那银色的长发被风吹散,在月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美得如梦似幻,仿佛升腾的雾气,仿佛月宫中绽放的月桂花,又仿佛蝴蝶翅膀上掉落的花粉。

而在大厦下面的安山警官朝着夜空中的景夜莲大吼:“怪盗KING,你给我记住!我永远也不会放过你的——”

夜色中那抹白色的身影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一点完全隐没在黑夜中。

莲,谢谢你……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2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2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2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VS第十战 最后的生死大决战

7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