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第十戰 最後的生死大決戰

VS第十戰 最後的生死大決戰

01

「Ladiesandgentlemen,goodevening!」

正當大廈外亂成一團之際,突然一個聲音響徹夜空,聲音是那麼的清澈空明卻又直射心魄。是怪盜KING!他那充滿磁性的聲音通過擴音器傳遍了整個城市上空。

他屹立在夜空中一動不動的,就像一座雕像。夜空一根根撩起他的髮絲,那華美的銀色髮絲在夜空中閃閃發光。那件拖地的銀色斗篷在風中猛烈翻飛,彷彿是一對巨大的羽翼。

「哇!KING我愛你——」

「KING大人!把我偷走吧!我的心永遠屬於你——」

眾人再次為之瘋狂,一大群紅色桃心飛向半空。尖叫聲像洶湧的海浪,一波接着一波,一浪蓋過一浪。

哎呀呀——我的耳朵都要被他們喊聾了。KING你就不能低調點嘛,作案真是一次比一次大張旗鼓!

這時安山警官派出去的三架龐大的直升機正「轟隆隆」地從四面八方聚攏,向大廈樓頂駛去。同時直升機上射出的燈光聚攏在怪盜KING身上,剎那間夜色中的怪盜KING比鑽石還要璀璨。

「我現在就要進入殷氏大廈取走『潘多拉之盒』了!」KING繼續高聲宣佈,絲毫不受靠近的直升機的影響,銀色的髮絲和斗篷迎風飄揚,美得如夢似幻。

什麼?!我差點尖叫起來。他現在就要進入殷氏大廈?可是他要怎麼進去,總不可能當着所有警察的面闖進殷氏大廈那扇華麗的防彈玻璃落地窗吧!

「長官怎麼辦?怪盜KING說現在就要進入殷氏大廈!」安山警官的對講機里傳來直升機上警察的聲音。

「笨蛋!你聽他胡說八道!」安山警官怒不可遏地對着對講機大吼。該死的!雖然不知道怪盜KING這樣大張旗鼓到底是什麼目的,但是這樣下去一定又會讓他趁亂跑掉的!

我衝過去一把奪過安山警官手中的對講機,放在嘴邊大聲說:「快!不要猶豫!快去把怪盜KING抓起來——」

「啊!怎麼又是你——」安山警官驚訝得瞠目結舌,一把奪回對講機生氣地朝我吼道,「不要添亂!不然把你也抓起來!」他面色通紅,對着我吹鬍子瞪眼。

哎呀!這個自以為是的糊塗警察,真是氣死我了!我也氣得兩個腮幫子都鼓了起來,卻也只能乖乖地閉上嘴。誰叫他是警察,而我是個沒有執照的偵探呢……

「愣著幹什麼!還不快把去KING抓起來,快去把怪盜KING抓起來——」安山警官對着對講機憤怒的咆哮。

風很大,怪盜KING的斗篷被吹得激烈飛揚。三架直升機接到命令,加速駛向大廈樓頂,眼看着就要降落在大廈樓頂了。

這時只聽見「砰」的一聲巨響,一團白色的煙霧突然在樓頂爆開,怪盜KING整個人癟了下去,最後蜷縮成一團掉在地上。

「KING!」

「KING!」

「KING——」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眾人更加瘋狂地歡呼著怪盜KING。

從直升機上下來的五六名警察迅速圍了上去,緊接着便聽到了:「警官!這是個假人!」安山警官的對講機里傳來這樣的報告。

「什麼!」安山警官聽到報告后驚訝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假人~怎麼會是假人——」他生氣地朝着對講機咆哮。

假人!我頓時下巴落地。樓頂上那個怪盜KING居然是個假人!怪盜KING安排個假人做什麼?

所有人嘩然,大家都議論紛紛起來,猜測著怪盜KING的去處。安山警官急得六神無主,其他警察也都不安地騷動起來。

場面頓時更加混亂,直升機在空中轟隆隆地轉來轉去,等待着下一步指示。我摸著下巴,心裏有很多解不開的謎題。那場人工雪花,那個假人……

「長官!我們發現了一架飛艇正從空中緩緩下降!」突然安山警官的對講機里又傳來這樣的報告。

飛艇!我立刻抬起頭,看到夜空中的烏雲漸漸散開,如銀盤般明亮的月亮露了出來。在銀色的月光下,一架龐大的飛艇正慢慢下降。而那架飛艇上似乎還有星星點點的雪花在掉下來。

為什麼天空中會有飛艇?!我驚愕地瞪大眼睛。這裏怎麼會有飛艇?!而且還飛在這麼高的地方,要不是烏雲散開月亮露了出來,根本沒有人會發現。

「快去搜查那架飛艇!」安山警官對着對講機大聲命令道。

於是那架直升機轟隆隆地靠近飛艇,然後在離它不遠處停了下來並圍着飛艇打轉轉。在夜色中那架龐大的飛艇就像個龐然大物,依舊緩慢地移動着,彷彿沒有意識到已經被直升機包圍了。

「長官,我們看到有些人工雪花從飛艇上掉下來!」對講機很快傳來這樣的報告。

人工雪花!我恍然大悟。原來KING是用這架龐大的飛艇把人工雪花灑下來的,而那個扮成怪盜KING的假人一定是趁著大雪紛飛,大家的實現被遮擋住時,利用繩子降落到大廈樓頂的。

「那一定是怪盜KING的飛艇,怪盜KING一定藏在裏面,快把他抓起來!」看來安山警官的想法和我一樣,他跺着腳對着對講機憤怒地咆哮。臉上的肉都氣得抖了起來,嘴唇上的鬍子也氣得翹了起來。

「可是長官,飛艇上沒有一個人!」對講機那頭的警察回答道。

「什麼!」安山警官再一次驚訝得眼珠子都快要掉出來了。

怎麼回事?樓頂上那個人是假人,飛艇上又沒有人,那怪盜KING去哪裏了?

「哇——怪盜KING一定是已經進到大廈里了!」人群中不知道是誰突然大叫了一聲,所有人都喧嘩起來。

「怪盜KING太厲害了!」

「他已經進入殷氏大廈了!」

「千軍萬馬也無法阻擋怪盜KING!!」

眾人舉著拳頭興奮地喧嘩著。怎麼可能!我驚愕地睜大眼睛,瞳孔放到最大。

「大廈外的警察全部待命,緊緊把守好大廈的入口,千萬不要讓KING趁亂進入到大廈,就連一隻蒼蠅也要檢查了才能放行——」安山警官揮着粗壯的手臂,大聲地下命令。

怪盜KING真的進去了嗎?我要怎麼辦?太奇怪了……怪盜KING為什麼要這麼做呢?他有什麼目的?我站在原地不知道是進去好,還是堅守陣地好。

可是我心裏卻還是很不安,很慌亂。如果怪盜KING是殷月輝的話,那他為什麼要大費周章地安排那麼多東西呢……為什麼呢?這究竟是為什麼呢?

咻——突然,一個不祥的念頭從我腦海像流星一樣劃過。也許之前怪盜KING所做的一切根本就是在吸引眾人的注意力,他只是為了引起混亂然後跑到六十四樓去偷「潘多拉之盒」!怪盜KING根本就是殷月輝,我差點又上他當了!

糟糕!我立刻拔腿衝進大廈。該死的!我怎麼現在才想到呢!KING真是太狡猾了——我已經在外面大概猶豫了十分鐘了,這十分鐘足夠殷月輝扮成怪盜KING然後把「潘多拉之盒」偷走了!

「Q!殷月輝呢?」不知道六十四樓情況怎麼樣了,我邊跑邊對着對講機那邊的Q大喊。

可是對講機那邊沒有回答,「Q!你怎麼不回答!Q!聽到嗎?Q——」我着急地大喊,可是回應我的依舊是一片沉默,我的心中不祥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可惡!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Q不回答我!難道殷月輝已經偷走「潘多拉之盒」了嗎?

好不容易擠過人群,跑到大堂前,立刻有兩名警察攔住了我,我出示了理事長之前給我的進入大廈通行證,但警察們還是前前後後仔仔細細地檢查了我一番,才放我進去。該死的,時間已經不夠了,再這麼耽誤下去,說不定殷月輝扮成的怪盜KING已經逃之夭夭了。

進入到大堂,裏面還算井然有序,呼——我頓時鬆了一大口氣。還好場面沒有我想像中混亂,安山警官這次聰明多了。

來不及多想,我乘着直達電梯來到六十四樓,電梯剛一打開我就看到所有警察和保鏢都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一股異樣的氣味充斥着整個房間。我立刻捂著鼻子,放慢呼吸。

只見,玻璃櫃旁邊躺着一個穿着背帶褲的男生和一個金髮的美麗女人。

「Q!理事長!」我立刻跑了過去,探了探他們的呼吸,均勻的鼻息噴在我的手指上。呼——還好!原來只是昏過去了,看樣子大家都中了什麼氣體的毒暈了過去。

糟糕,盒子!我放下Q和理事長衝到玻璃櫃前,果然發現玻璃櫃被打開了,裏面已經空空如也。被KING偷走了!

可惡!如果我一開始就想到這一切都是KING的計謀就不會被轉移注意了,盒子也不可能被偷走。就差了一步,怪盜KING一定還沒跑遠。

想到這,我立即起身,想要四處查看一下,這時我隱約聽到旁邊的安全通道傳來一陣打鬥聲。會是誰?會是怪盜KING嗎?於是我朝着安全通道跑去,想看一個究竟。

只見在安全通道里,真的有兩個人在打鬥,而這兩個人居然是——怪盜KING和安山警官!我的腦子突然間像死機了一樣,完全沒有了反映,這又是怎麼回事?

只見這兩人正打鬥得激烈。怪盜KING迎面朝安山警官揮出一拳,安山警官輕易地避開了,那敏捷的身手對於他肥碩龐大的身體來說簡直就靈巧得不可思議。他還在躲開那拳的同時右腳橫掃,把怪盜KING絆倒在地上。

「啊!」怪盜KING慘叫一聲,狼狽地趴在地上,摔了個百分百標準的狗吃屎。靠!實在太遜了。我望着激烈打鬥的兩個人不知所措。這太不正常了,安山警官的身手有那麼好嗎,相反的是怪盜KING今天怎麼這麼遜。這一切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混蛋!」摔倒在地的怪盜KING咒罵了一聲,並一把抱住安山警官的腳。

正要逃走的安山警官回過頭,一腳把他踹開,然後頭也不回地逃走了。而怪盜KING也迅速地從地上爬起來,然後拖着那條被安山警官踢傷的退一瘸一拐地跟上去。

大腦死機的我這時才緩過神來,但剛才的那一幕還是讓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此時已經沒有多餘時間讓我思考,身體條件反射地拔腿追上去。不管怎麼樣,把他們兩個一起抓過來,才能弄清楚!

可等我反映過來追上去時,這兩個人早已不見了蹤影!難道是乘電梯下去了?我又跑到電梯處,乘着電梯下樓。

出了電梯,我在大堂內掃了一圈,沒看到那兩個人,於是我又跑出了大廈。大廈外的夜空傳來直升機轟隆隆的聲音,街道上亂成一團,警察們在努力維持着現場秩序。

我踮着腳尖,伸長脖子四處觀望,功夫不負有心人,遠遠地我看見一個行蹤可疑的人正慌慌張張地往對面大樓跑過去,很快就消失在那棟大樓的入口處,我想也不想就追了上去。可是當我跑進去對面大樓時,那個人卻已經乘着電梯上樓了。

「該死的!」我望着電梯上顯示的數字,58樓,是樓頂!我立刻跑進旁邊一部電梯。雖然我還不知道這個人是誰,但是做偵探的直覺告訴我這個人一定不簡單!

出了電梯,我直奔樓頂,可眼前的一幕再次讓我的大腦短時間內一片空白,今天晚上發生了太多不可思議的事情,我一時完全無法接受。

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個有着安山警官的臉,可身上卻穿着銀灰色禮服,身後還披着一件拖地斗篷的怪盜KING。這裏沒有直升機,夜空很安靜,月光像霜一樣灑落下來。

「你是怪盜KING?!」我驚愕地問道,腦袋正努力在組織案情:難道剛才是怪盜KING扮成了安山警官把「潘多拉之盒」偷走了,而此時他正要恢復真正的容貌帶着盒子離開嗎?!

可是他是什麼時候假扮成安山警官的呢?安山警官在大廈外時我一直在他的身邊,沒有發現什麼可疑。我想那時候的安山警官應該是真的,那應該是當現場一片混亂之際,KING扮成了安山警官趁亂混進了大廈,然後偷走了盒子!哎呀呀——真的好狡猾啊!

之間對面的他粲然一笑,仰起頭揭下假髮、鬍子還有附在臉上的一張人皮面具,露出一張戴着銀色面具的臉。冰藍色的眼睛在月光下波光流動,銀色的髮絲在風中飛舞,美麗得彷彿是漫天飛舞的雪花。

「果然!」怪不得剛才看到安山警官靈敏的身手,我覺得很奇怪,原來,那根本就是怪盜KING假扮的!那和他打鬥的怪盜KING有是誰?不過不管他是誰,我都能肯定眼前這個才是真的。前面一定是假的,不然也不可能那麼遜。

在我思考之際,「嚯」的一聲,白色的滑翔翼像羽翼般豁然從KING的身後張開,他就像插上了翅膀的天使,為他的美更增添了一份夢幻的色彩。他轉過頭仰望着夜空,美麗的側臉就像是畫筆勾勒出的。銀色的髮絲在風中飛舞,閃爍着迷人的光澤,就像從天際墜落的星辰。

出了電梯,我直奔樓頂,可眼前的一幕再次讓我的大腦短時間內一片空白,今天晚上發生了太多不可思議的事情,我一時完全無法接受。

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個有着安山警官的臉,可身上卻穿着銀灰色禮服,身後還披着一件拖地斗篷的怪盜KING。這裏沒有直升機,夜空很安靜,月光像霜一樣灑落下來。

「你是怪盜KING?!」我驚愕地問道,腦袋正努力在組織案情:難道剛才是怪盜KING扮成了安山警官把「潘多拉之盒」偷走了,而此時他正要恢復真正的容貌帶着盒子離開嗎?!

可是他是什麼時候假扮成安山警官的呢?安山警官在大廈外時我一直在他的身邊,沒有發現什麼可疑。我想那時候的安山警官應該是真的,那應該是當現場一片混亂之際,KING扮成了安山警官趁亂混進了大廈,然後偷走了盒子!哎呀呀——真的好狡猾啊!

之間對面的他粲然一笑,仰起頭揭下假髮、鬍子還有附在臉上的一張人皮面具,露出一張戴着銀色面具的臉。冰藍色的眼睛在月光下波光流動,銀色的髮絲在風中飛舞,美麗得彷彿是漫天飛舞的雪花。

「果然!」怪不得剛才看到安山警官靈敏的身手,我覺得很奇怪,原來,那根本就是怪盜KING假扮的!那和他打鬥的怪盜KING有是誰?不過不管他是誰,我都能肯定眼前這個才是真的。前面一定是假的,不然也不可能那麼遜。

在我思考之際,「嚯」的一聲,白色的滑翔翼像羽翼般豁然從KING的身後張開,他就像插上了翅膀的天使,為他的美更增添了一份夢幻的色彩。他轉過頭仰望着夜空,美麗的側臉就像是畫筆勾勒出的。銀色的髮絲在風中飛舞,閃爍着迷人的光澤,就像從天際墜落的星辰。

我朝着他望去的方向看去,只見一架直升機轟隆隆地飛了過來。是警察!怪盜KING回過頭,並著兩指劃過額頭朝我行了個致敬禮,然後轉身跳下了樓,乘着滑翔翼飛向夜空,就像一片夾雜在烏雲中的純潔白雲。

「等等!」我沖了過去,可是已經來不及了,他飛的太高,繩子根本鈎不到他。這時空中那架直升機朝我頭頂飛過,我想也不想就掏出手電筒對準他發傻了繩子。繩子像有生命的藤蔓一樣緊緊纏住了直升機的起落架,接着我隨着飛機的直升機升上了天空。

天哪,我一定是瘋了,不然怎麼會做出如此瘋狂的舉動。

聖母瑪利亞!你要保佑我啊——我死死地抓着手電筒,絲毫不敢大意。開玩笑!要是摔下去,肯定會粉身碎骨。

狂風猛烈地刮著,我吊在繩子上搖搖晃晃的,城市美麗的夜景在我眼前一一掠過。那光怪陸離的霓虹燈像不停閃爍的妖火,大廈就像穿着華服的巨人,此刻在我看來是那麼美麗卻又詭異。第一次俯瞰整座城市的夜景,居然是以這種方式,真是值得紀念的一刻啊!

可這麼吊著也不是辦法,我深吸了一口氣順着繩子慢慢往上爬。而直升機里的駕駛員似乎也發現了我,放慢了飛行速度,配合我往上爬的舉動。由於直升機的配合,不一會兒,我就爬了上來,我一手緊緊地抓着繩子,然後伸出一隻手去敲機門。

「你找死啊——」頭頂傳來一個怒吼聲,差點把我震下飛機。

「快,快拉我上去,我要堅持不住了……」我吃力地攀著直升機,滿頭大汗。那個人立刻抓住我的手,把我拽了上去。

呼——關上機門,我長吁了一口氣,還好上帝保佑,魯莽的我沒被摔死。

「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居然敢爬直升機!」旁邊的人生氣的對我大吼。

「我不也是一時心急嘛!」我抬起頭,居然看到坐在駕駛座上的是戴着銀色面具的銀髮少年。「怪盜KING!」我驚愕地大叫,立刻朝他撲過去,打算把他逮捕歸案。

「不要鬧了!你想墜機而死嗎!」他受不了的朝我大吼。

「就算墜機身亡我也不會放過你!」我張牙舞爪地朝他撲過去,手腳並用把他的一隻手背在身後,然後把他押住,他整張臉都貼在了機窗上。直升機搖晃起來,就像行駛在浪濤洶湧的大海上的船隻。

「我不是怪盜KING啦!你這個笨蛋——」他生氣地朝我大吼大叫,「前面那個架著滑翔翼逃之夭夭的才是怪盜KING,你的腦子是不是被搶打過的!」

「呃?」我錯愕的愣在原地,抓着他的兩隻手也僵在半空。機械的扭過頭,透過機窗看到前面飛走的怪盜KING正駕駛着滑翔翼飛在我們前面。整個人在濃濃的夜色中閃閃發光。

「你是假的怪盜KING!」我這時才反映過來。

「是的啦!」他不耐煩地瞥了我一眼,生氣的掙脫我的手。

「那你是誰?為什麼要扮成怪盜KING?」我又衝上去,伸出手去揭他的面具,「讓我看看你到底是誰!」

「你這個女人真煩!難道你聽不出我的聲音嗎?」他大吼一聲甩開我的手,然後揭下面具和假髮,露出一頭亞麻色的碎發和一張精緻絕倫的臉。

我錯愕地睜大眼睛:「殷月輝!」殷月輝居然是假KING?!那前面那個真KING是誰?

他癟了癟嘴不理會我的錯愕,轉過頭專心地駕駛着直升機。

如果殷月輝是假KING,那前面駕駛着滑翔翼的真KING是誰?難道是景夜蓮?可如果殷月輝並不是怪盜KING,那他現在為什麼又要扮成怪盜KING的樣子?我的腦袋都要被問題給塞爆了!

「喂,你為什麼要把自己扮成怪盜KING?」我大聲問道。他一會兒是真KING,一會兒是假KING,快要把我搞糊塗了!

「這個說來話長,等下再跟你解釋,現在最重要的是把怪盜KING抓起來!」他專心致志地開着直升機。如黑曜石般璀璨的眸子迸發着堅定的光芒。我氣鼓鼓地雙手抱胸靠在座位上,卻也無可奈何。當務之急確實是先把怪盜KING抓起來,等抓到怪盜KING我再好好盤問這個小子!

「怪盜KING!你已經被包圍了,我勸你束手就擒,反抗是沒用的——」突然一個渾厚的男高音透過擴音器穿透了整個夜空。

這時我才發覺夜空中不止我們這一架直升機,還有好幾架跟在我們後面,不僅如此,地面上還有好多警車,呼嘯的追趕着怪盜KING。車頂上那閃爍不已的警燈在夜色里顯得無比明亮,而那無數的警燈連成一串,就像一條閃閃發光的紐帶。

哇——這次警方真是大手筆啊!看來怪盜KING確實是把警方給惹毛了。

03

可是夜空中那隻翱翔的「大鳥」根本不懼怕什麼警告,對他來說這些顯然不痛不癢。他回過頭不屑地笑了笑,繼續更快地往前飛。被風吹起的斗篷呼啦啦作響,在夜風中飛舞的髮絲被月光照射得閃閃發光,他就像一隻神秘妖魅的夜光蝶。

「你就不能開快點嗎!」我着急地大吼,這樣下去怪盜KING又要跑掉了!

「這是直升機,你以為是火箭啊!」殷月輝惱火地向我回吼,兩個眼睛噴火般地瞪着飛在我們前面的怪盜KING,恨不得用他眼底熊熊的烈火把怪盜KING染為灰燼。

「我看你是技術不精吧!」我眯着眼睛斜睨着他,輕蔑地扯了扯嘴角。

「啰嗦!」他低吼一聲,豁出去似的咬牙加快了速度。

直升機「轟隆隆」地前進,就像一隻龐然大物。

「怪盜KING!我再次警告你快點投降!不然後果自負——」那個渾厚的男高音再次憤怒地穿破夜空,像雷一樣炸響在我耳邊。

咦?這個聲音好像是安山警官的。呵呵……這個老頭子氣得快要爆炸了。

天使在天空翱翔,聖潔的光輝籠罩着受難的人類,美麗的羽毛漫天飛舞,是給世人的祝福,我跪在地上祈禱,祝福我愛的人……

突然一個清透甜美的聲音回蕩在夜空中,像朝露一樣清澈,又像光線一樣具有穿透力,所有人都為之一震,沉醉在這甜美的歌聲中。

「是歌手艾薇莎的聲音!」我睜大了眼睛驚訝地大叫。

「你看下面。」殷月輝扯著嘴角淡淡一笑,美得顛倒眾生。

「什麼?」我困惑得往下望去,看到一個接近透明的半球體,在夜色里像顆鑽石一樣閃閃發光,歌聲和喧嘩聲不斷從裏面傳出。

「那是萬體館!」沒想到我們飛到了體育館上空,「呵呵……是艾薇莎在開演唱會!」

「這將是給怪盜KING唱的華麗的送葬曲!哈哈——今天之後他就要成為獄中囚徒了,這個身份真的很適合他啊——哈哈哈哈——」殷月輝張狂地大笑,露出一口閃閃發光的白牙。

他是白痴嗎?我受不了的翻了個白眼。

突然「轟」的一聲巨響,轟動了整個城市夜空,我們嚇了好大一跳。

「什麼聲音?」殷月輝到處張望。

只見一道道金色的光像流星般從體育館升起,然後在夜空中砰地爆開,綻開一朵朵五顏六色的金絲菊。整個夜空頓時一片徹亮。

是煙花!美麗的煙花不斷在夜空中綻開,絢麗多彩,美輪美奐,夜空就像狂歡節一樣熱鬧。好美哦——第一次看到煙花就在自己身邊綻放,我驚嘆得睜大了眼睛。

「糟糕!」殷月輝臉色刷白,拚命駕駛着直升機躲避著煙花。

我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煙花太多了,會燒到直升機的!

「緊急疏散!大家快緊急疏散——」安山警官渾厚的聲音像鳴鐘一樣響起。

殷月輝緊咬着牙,額頭上佈滿了汗。可是我們周圍已經綻滿了煙花,根本就無處可逃。

絢爛的煙花爭相開放,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在一瞬間凄美絕倫地綻放。綻放在夜空的煙花像鳳凰尾部拖曳弘羽,又像從天際墜落的流星,洶湧著,怒吼著,以絕美的姿態把夜空裝點得華麗而璀璨。

這時,直升機搖搖晃晃起來,就像行駛在波濤洶湧的大海上的船隻。我急得手足無措,想幫忙卻什麼忙也幫不上。這樣下去就糟糕了!

接着突然又是「砰——」的一聲,整個機體都在搖晃,我頭暈目眩,要不是系著安全帶恐怕早就撞破玻璃摔出去了。

「該死的!」殷月輝咬牙切齒的罵了一句,臉色比衛生紙還要慘白。我這才發現我們的直升機被煙火射到了,直升機的尾部燒了起來,一陣黑色的濃煙冉冉升起。

一股不祥的預感從心地升起,我轉頭去看殷月輝。

「糟糕,飛機慢慢失控了!」殷月輝努力控制着直升機,眉頭緊鎖,額頭的汗像雨水一樣順着白皙無暇的面頰流淌下來。

「啊!那怎麼辦?」我絕望的大叫。這麼美麗的煙花,卻這麼致命,真是好諷刺。

他咬着牙不說話,依舊努力控制着直升機,試圖挽回糟糕的局面。可是他額頭的汗越來越多,精緻的臉也因為焦急而扭曲著。

不會吧!難道我們真的要墜機身亡了?望着熊熊燃燒的火焰,我只覺得世界末日已經到來。老天啊——這是我第一次坐飛機,居然會遇到墜機這種戲劇性的災難。上帝啊——你不是在耍我吧,我到底是哪裏得罪你了?我不要英年早逝啊——

「快把這個穿上!」殷月輝邊駕駛着直升機,邊把一個包裹扔給我。我愣愣地望着手裏的包裹,咦?這不是降落傘嗎?

「你給我降落傘幹什麼?」我困惑的問。

「跳機。」一團烏雲籠罩上他精緻的臉。

「跳……跳……跳機?」我驚愕得瞠目結舌。「為什麼?難道我們的飛機要墜毀了!」我焦急地大叫。

「別問這麼多,快穿上!」他低聲催道,皺起的眉頭怎麼都散不開。

「那你呢!」我抱着降落傘問道。

「不要管我,我自有辦法。」他撇開臉,躲避着我的視線,一絲憂鬱閃過他美麗的臉。我突然想到了什麼。

「難道就一個降落傘?!」我的心怦怦直跳。上帝啊,千萬不要被我猜中!他黯然的點了點頭。一瞬間,我就像被一道雷打入了無底深淵。他的意思是……要任憑自己和直升機墜亡嗎!

彷彿有一隻無形的手攥住了我的心臟,我難受得無法呼吸。

「這架飛機已經失控了!難道你會有其他方法嗎!你不要騙我了!你把降落傘給了我,你不就死定了嗎!」我朝他憤怒地大吼大叫,就像一隻瀕臨崩潰邊緣的動物。眼淚順着我的臉頰流了下來,我的心就像被刀割著般難受,難受得快要窒息了。

「就算我拜託你,快點穿上降落傘!」他抓着我的手,精緻的臉毅然又堅定,只是望着我的那雙如黑曜石般璀璨的眼睛泄露了些許的不舍。

我咬着下唇,第一次感到這樣無奈,原來自己是那麼渺小無能,在死亡面前根本就無能為力、難以抗拒。

可是我不甘心,我不要這樣的事情發生……難過和悲傷就像洶湧的海浪席捲着我,快要把我吞噬掉。

「不要!如果靠犧牲你而活下去,我一輩子也不會安心的!要死一起死!」我憤怒地把降落傘還給他。他居然要我丟下我一個人去死……我的心好痛,痛的快要死掉了。

「你就不能不任性一次嗎!」他沖我低吼一聲,再次把降落傘壓在我身上,望着我的眼睛裏迸發着堅定的光芒,好像沒有任何人能夠改變他的決定。

我望着他,眼淚洶湧地湧出眼眶。一滴滴豆大的淚珠從我臉上滑落,砸在他白皙無暇的手背上,然後凄美地破碎。

為什麼他要為了我犧牲自己,我不是他隨意擺弄的棋子,控制在手裏的牽線木偶嗎?

他伸出一根修長白皙的手指,抹掉我眼角的眼淚,子夜般深邃的眸子心痛地望着我,溫柔的說:「過去我是有些事瞞着你。但是我真的不是怪盜KING,我只是假扮過他,然後在校園裏挖洞,為了尋找煙斗。還有,上次去你家偷煙斗的怪盜KING也確實是我。對不起,我是為了我的家族迫不得已,但我從來沒有想要傷害過你。請你相信我!」

「嗯。」我用力點頭。我相信他,他說的一切我都相信。他為了我甚至可以犧牲生命,我還有什麼可以懷疑的。其實該道歉的是我,我過去對他說了那麼多過分的話。

「我只有一個要求。」他握住我的手,溫暖的感覺從他的手掌傳遞給我,跟着一起傳遞到我心裏的還有勇氣和希望。

「什麼?」我睜大眼睛望着他,心裏有着說不出的苦澀和絕望。原來面對死亡時人們才會真正體會到絕望,這才叫絕望啊——無能為力、難以抗拒,沒有一絲光明,只能閉上眼睛迎接死神揮來的鐮刀。

他幫我快速背好降落傘,仔細地看着我的臉,彷彿要把我的臉永遠刻在心裏,看得我的心都碎了。眼淚洶湧地奪眶而出,令我的視線漸漸模糊。

「希望你能原諒我之前對你所做的一切。」他綻開一抹悲哀的笑容,就像綻放在懸崖上的白色花朵,那麼美麗,那麼脆弱,又那麼堅強,「還有……我真的喜歡你!非常非常地喜歡,為了你我願意做任何事情!」

「你……」我睜大了雙眼,瞳孔撐到最大,他說他……

可我的話還沒有說完,「砰」的一聲我被他推出了機艙,狂風呼嘯在耳邊,黑夜深邃如海洋,我就像子彈一樣迅速射向夜空。

殷月輝坐在機艙里默默地望着我,白皙無暇的臉上深嵌的雙瞳如同最純粹的黑曜石,那麼烏黑,那麼深邃,就像是黑夜的瞳孔。他的嘴唇堅毅又柔和,他的下巴倨傲又柔美。亞麻色的髮絲輕輕拂動着,他就像一朵綻放在河對岸的彼岸花,如火般美麗妖艷,又如霧般朦朧虛幻。他嘴角的笑容如同撲向烈火的飛蛾,那麼凄美,那麼壯烈,讓人為之心碎。

「殷月輝——」我伸出手,撕心裂肺地呼喚着他,淚流滿面,「不要啊——」不要就這樣和我離別!不是根本就不在乎我嗎?我只是你利用的對象啊——為什麼要犧牲自己來救我!

04

美麗的羽毛漫天飛舞,我跪在地上向天使乞求,只要你幸福,我一無所求……

艾薇莎動聽的歌聲回蕩在夜空裏,可是現在聽起來卻是那麼凄美。霓虹燈點綴著整座城市,在無邊的黑夜中那麼妖嬈魅惑。我淚眼朦朧地望着直升機燃着火焰轟隆隆地一點一點往下墜去,心一點一點崩潰了。

步向死亡的大火竟然那麼美麗,彷彿在夜裏綻放的火蓮花,不停地燃燒,猛烈地燃燒,憤怒地燃燒,彷彿要把整個世界焚為灰燼。

殷月輝凄美絕倫的臉漸漸消失在無邊的黑夜中,那熊熊燃燒的烈火灼傷了我的眼睛,灼痛了我的心。

「不要就這樣拋下我,你什麼都沒有告訴我啊……」我絕望地捂著臉,不要看到殷月輝毀滅的那一刻。為什麼總是那麼自私,一個人決定一切,你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

空氣彷彿一下子被抽幹了,悲傷拚命壓迫着心臟,那麼痛……痛得快要窒息了,比死還難過。

我還沒有……我還沒有來得及告訴你……我也喜歡你啊……

心中的最後一束火苗熄滅了,寒風把心田瞬間冰封。

一片冰冷……

除了冷沒有任何感覺……彷彿步入了冰河期。

……

嘩——

突然一陣狂風從我身邊吹過,我感覺一雙手抱住了我。

「與其在這裏哭鼻子,不如一起去救他。」一個清澈悅耳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一張冰雪無瑕的臉出現在我面前,遮住半張臉的面具詭異妖魅。

「怪盜KING?!」

「走吧!」他抱着我飛向燃着火不斷往下墜的直升機,我一下子振奮起來,心裏燃起了希望。殷月輝!我來救你了,我絕對不會讓你死,你還沒有告訴我答案呢!

「快發射繩子拖住它!同時打開降落傘!」怪盜KING大聲地說道。

「嗯!」我立刻朝直升機發射繩子,「嗖」的一聲,繩子像利箭一樣飛出去,然後像有生命的藤蔓一樣緊緊纏住了直升機的尾部。我們合力拉住繩子,使出了渾身的力氣,直升機里的殷月輝也在拚命地控制着直升機。

雖然繩子經過改良,能夠承受比之前重好十幾倍的物體,可是我和KING的力氣有限。

雖然我們盡了全力,可是直升機依舊不斷地往下墜,連我們也被拖着往下掉。不過好在我們兩人的力氣再加上降落傘的阻力,直升機下墜的速度慢了許多。

冷汗順着我的額頭落下,我看到怪盜KING和我一樣焦急。能過堅持多久呢?能堅持到殷月輝把飛機安全地停落在地上嗎?上帝啊——你幫幫我們吧!

我咬着牙,就算死也不放手。

這時一陣轟隆隆的聲音朝這邊靠近。我看到一大群直升機朝這邊迅速飛來,而且還合力拖着一張大網。

「全員出動,把那架直升機就下來!」安山警官渾厚的聲音通過擴音器傳來,此時聽來是那麼親切有力。

我彷彿看到了希望之光,看到了從東邊升起的朝陽。「有救了!」我驚喜地大喊,眼淚撲簌簌掉下來。神啊——你果然沒那麼無情。

「你可以收回繩子了,我們也要撤離這邊,不然會妨礙營救的!」怪盜KING朝着我大聲喊道。

「嗯,知道了!」我也大聲地回復KING,同時收回了繩子。我剛把繩子收回,怪盜KING便飛了過來,將我帶離,好讓前來營救的飛機靠近。

「怪盜KING!本警察暫時放過你!等救了人後,我一定會毫不客氣地把你抓起來的——」安山警官怒吼的聲音被擴音器擴大了好幾倍,我的耳朵都要被震聾了。

怪盜KING不在意地扯了扯嘴角,臉上掛着毫無畏懼的笑容,彷彿一切都不在他眼裏。

他哪裏來的自信啊,彷彿自己無所不能似的。我望着抓住我的怪盜KING美麗的側臉,真的非常非常佩服他,或許他真的無所不能……

那群直升機轟隆隆地飛過來,張開了大網。巨大的網遮天蔽日地籠罩過來,托住了殷月輝的直升機,把它慢慢帶向了地面。

終於安全了……我激動得淚流滿面,神啊——謝謝你。

地面上,警察疏散了人群,警車圍出了一塊空地,車頂的警燈呼嘯閃爍。圍觀的人群密密麻麻,望着夜空禁不住都驚嘆尖叫。幾架直升機浩浩然然地降落,最後全都安全着陸。消防隊立刻沖了上去,撲滅了大火。

殷月輝被救了出來,一群醫護人員迅速衝上前,把他搬上擔架抬進了救護車,救護車呼嘯著迅速開往醫院。

我終於鬆了口氣,心頭的大石也落下了,真是驚心動魄啊——不過還好,總算有驚無險。

05

璀璨的星空下,絢爛多姿的廣告牌不停滾動閃爍。夜幕中的霓虹燈五彩繽紛,有點朦朧卻更顯妖魅。不遠處高樓大廈星星點點的燈光比天上的繁星還要閃耀。這座不夜城彷彿有着永遠也用不完的活力。

怪盜KING帶着我落到了一座商廈的樓頂。他站在我面前,詭異妖魅的面具反射著廣告牌絢爛的燈光,上面的花紋彷彿復活了似的,就像森林城堡上纏繞的薔薇花,在夜裏無聲無息地綻放。

「謝謝你救了殷月輝。」我笑得很真摯,有很多感激的話想說,但到嘴邊卻只是這簡單的幾個字。

「不用謝我,換做任何人我都會救的。」KING扯了扯嘴角,聲音雲淡清風,讓人恍惚。

或許他真的是個善良的天使,是個上帝派來的使者。我望着他情不自禁地說:「能不能讓我看看你的臉?」

怪盜KING,你真的是景夜蓮嗎……

他淡淡地笑了笑,笑容勾魂攝魄。接着他毫不猶豫地揭下了面具,一陣晚風吹過,撩起他根根美麗的髮絲。銀色的髮絲在夜色中飛舞,閃爍著魅惑的光澤,就像夜光蝶翅膀上灑落的花粉。

那美麗的髮絲下是一張美得讓人窒息的臉,精緻絕倫的五官上每一筆每一畫都是雕刻家嘔心瀝血的傑作。白皙得接近透明的肌膚比冬日裏的雪花還要無瑕,比春天的白玫瑰還要嬌嫩。

他的雙瞳冰藍冰藍的,彷彿把愛情海的海水全都注入到了裏面。那凝聚的冰藍色海水在裏面靜靜流動,讓看着它的人心都跟着蕩漾。它折射著月亮的光輝,表面散發着盈盈波光,比鑽石還璀璨。他的眼梢狹長、微微上翹,冷艷又妖嬈,好像要勾去人的魂魄一樣。

他薄薄的唇瓣堅毅又柔美,像寒風裏綻放的海棠花,沒有任何言語,卻已經讓人心醉。

這個人集上帝的寵愛於一身,實在令人感嘆造物主的偏心。

「景、夜、蓮!」我的瞳孔一點一點放大,喃喃地念出他的名字,彷彿那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咒語,把我帶往無法置信的國度。

雖然,我曾無數次猜想景夜蓮是怪盜KING,但當他真的以怪盜KING的形象站在我的面前,我還是那麼驚訝,驚訝得目瞪口呆。

「把水晶留下!」我一躍起身撲向KING。KING愣了一愣,大概根本沒想到我會從旁邊躥出來。

我揮舞著拳頭朝他的臉攻擊,他利落地閃開並沒有還手,銀灰色的斗篷在半空飄揚彷彿一對羽翼。遮掉了半張臉的銀色眼罩在月光下閃耀着詭異迷人的光。眼罩的兩角漸漸的,微微上揚,上面描繪著復古的花紋,非常妖嬈,和他異常吻合。

往事點點滴滴地浮現在我腦海里,我心中漸漸明朗起來,我怎麼會笨到他站在我面前把面具揭開這一刻才意識到他是怪盜KING呢!

我們相處了這麼久,經歷了那麼多事,我早該發現的,他才是怪盜KING,而不是殷月輝!甚至他曾經在我面前親口說支持怪盜KING的!還有他的藍眼睛……

我壓抑著激動得快要跳出嗓子眼的心臟,再次認真地打量著面前如月般完美無瑕的景夜蓮。不,是怪盜KING!

「對不起,我一直瞞着你。」他望着我苦笑了一下,美麗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愧疚、一絲無奈、一絲歉意,還有一些我看不明白的情緒。

「我……我,呵呵,我只是太驚訝了!」我憨憨地撓了撓後腦勺,不知道該如何表達現在的心情。只覺得體內波濤洶湧,彷彿被狂風席捲的大海。

衝擊力實在太大了,我的心情好亂,腦子裏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他淡笑地看着我,冰藍色的眼睛波光流轉,彷彿是溫暖的愛琴海的海水在靜靜流淌。他那麼美,那麼溫柔,害得我的心臟不受控制地碰碰狂跳。

我們倆就這樣對望着,什麼話也沒有說,但兩人似乎都有很多話想說,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過了一會兒,他緩步走到我面前,將一個黑絲絨盒子遞到了我的面前。咦?!這不是他好不容易才偷來的「潘多拉之盒」嗎?

「這是?」我睜大眼睛望着他,一頭霧水。

「物歸原主。」他粲然一笑,彷彿玫瑰花一瞬間綻放,美得令人怦然心動。

「咦?!」如果是物歸原主的話,不是應該交給理事長他們嗎?我的腦袋裏被霧水佔滿了。

「有一句話被我一直很想問你,也是我一直在尋找的答案,你現在知道了我是KING,還想抓我嗎?」蓮在問我這句話的同時,目不轉睛地緊張地望着我,似乎要確認我接下去說出的答案是否出自於真心。

我笑了笑,抬起頭正視他的眼睛,毫不猶豫地回答道:「不會!」

「是為了感謝我救了殷月輝嗎?」他那冰藍色的雙瞳在說這句話時似乎一瞬間蒙上了一層陰影,彷彿被晚霞籠罩的大海。

是我的錯覺嗎……我竟然感覺他有點失落。

「是,也不是。我之所以放棄了對KING的抓捕是因為我承認你是正義的了,而且你是蓮,我絕對相信你所做的任何一件事都不會是為了自己。」

這個認為或許有點遲了,但是還為時不晚。

聽了我的話,蓮的嘴角瞬間綻開了一抹欣慰的笑容,眼神溫柔得快要把我融化了。

就在我想問蓮為什麼要做怪盜KING的時候,一個渾厚的男高音衝破了靜謐的夜空,整座城市都跟着在顫動。「怪盜KING!你逃不掉了——」

又是安山警官!只見樓下一大群警察正陸陸續續地往這邊涌過來。

「快走!」我大聲催道。

樓下已經有一大批警察把大廈團團包圍住了,安山警官朝所有人厲聲下了命令:「所有警察一起上去把怪盜KING抓起來!」

蓮朝樓下望了一眼,不慌不忙,眼中滿是篤定的神氣,彷彿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只見他朝我粲然一笑,朗聲道:「那,我們就後會有期了!」

說完,他的右手併攏雙指在腦門上方朝我行了一個痞氣十足的軍禮,然後「嚯」的一聲,白色的滑翔翼在他背後展開,就像一對潔白的羽翼。

在警察衝上來的那一瞬間,他沖向夜空,與夜空融為了一體。

那銀色的長發被風吹散,在月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美得如夢似幻,彷彿升騰的霧氣,彷彿月宮中綻放的月桂花,又彷彿蝴蝶翅膀上掉落的花粉。

而在大廈下面的安山警官朝着夜空中的景夜蓮大吼:「怪盜KING,你給我記住!我永遠也不會放過你的——」

夜色中那抹白色的身影越來越小,最後變成一點完全隱沒在黑夜中。

蓮,謝謝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怪盜KING和偵探QUEEN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怪盜KING和偵探QUEEN2 怪盜KING和偵探QUEEN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VS第十戰 最後的生死大決戰

7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