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第十一战 烟斗中深藏的秘密

VS第十一战 烟斗中深藏的秘密

01

清晨,阳光丝丝缕缕地洒下来,仿佛是一根根美丽的金丝线。树叶还残留着来不及被蒸发的露水,那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露珠就像是纯洁无瑕的白水晶,折射着七彩的光泽。我拿着一束香水百合前往医院。

会不会太早了,如果那小子还在睡觉怎么办?哎呀呀——真担心着那小子的情况,根本就睡不着嘛!我恼火地抓了抓头发,唉——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优柔寡断了……

新鲜的香水百合散发着清新的香气,飘散在空气中,就像清爽的露水。

我走到写着殷月辉名字的病房前,推开门走了进去。洁白的病房内,殷月辉正闭着眼睛躺在病床上,理事长正坐在旁边削着苹果。原本活跃的殷月辉躺在床上,右脚打着石膏,左手和额头缠着绷带,白皙无瑕的脸现在却憔悴到接近透明。

他伤得比我想象中的要重,我的心猛然揪紧,一抽一抽地疼着。如果不是为了我……

“璎珞!”理事长看到我连忙放下苹果,站了起来。

“理事长,我是来看殷月辉。”我尽量压低声音小声说,不想吵到殷月辉。

躺在病床上的殷月辉闭着眼睛,浓密的睫毛覆盖在眼睑上,投下浓重的阴影,使他的五官看上去更加精致立体。有几缕调皮的发丝钻进绷带,散落在他的鼻子和额头上。他睡得很安稳,胸部轻微地起伏着。

“我有些话想跟你说,我们出去聊聊吧。”理事长看了一眼殷月辉,拉着我走出病房。

我们来到了楼下的花园里。花园里百花齐放,空气里弥漫着甜美的花香,蝴蝶在花丛间翩翩起舞。我们在花圃边的长椅上坐下。

“璎珞,其实……单独叫你出来,是想要向你道歉的……”理事长尴尬地笑了笑,一向爽朗的她此时却吞吞吐吐的。

“理事长?”我困惑地望着理事长美丽娇艳的脸。她突然要向我道歉,发生什么事了吗?

“其实你一直都错怪辉了,指示阿司偷录像带的人是我。”理事长愧疚地望着我,美丽的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波光。

“是你?!”我惊愕地瞪大眼睛,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理事长……理事长才是要把我赶出学校的人?!怎么会……心脏仿佛被黄蜂蜇了一下,隐隐地痛,“理事长,你在和我开玩笑吗?!”我用力地摇着头。善良温柔的理事长怎么可能会要对付我!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是真的!”理事长伸出手压着我的肩膀坚定地说道,可是她晶莹的瞳仁里却泄露了些许不舍。不舍我被真相伤害。可她还是忍着痛把真相告诉我:“那时候辉根本就不知道,可是他很快就查到了。所以他来找我,为了保护你他还答应了我开出的条件。”

“条件?”我睁大眼睛疑惑地望着她。殷月辉接收了理事长什么条件?

理事长顿了下,望着我狠下心地继续说道:“就是从你手中夺回烟斗。”

轰——

我仿佛当头遭遇了一道响雷,被劈得目瞪口呆,脸色惨白。要逼我退学以及不择手段想夺走烟斗的居然是理事长!我一直都信任的理事长!

我的世界摇摇欲坠,我攥着前襟,感觉自己的心好痛,而且疼痛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强烈到我就快要无法忍受。

“那……那……”我无法把后面的话说出来。难道理事长才是控制着一切的幕后主谋?

理事长仿佛猜透了我的心思,点了点头说:“一切都是我的背后指使!”

“怎么会这样……”我一阵头晕目眩,震惊得快要昏过去。一直监视着我、窥视着烟斗的人居然是理事长,一切的一切都是她一手控制的。

幕后主谋和理事长……我怎么都无法联系起来。

我抱着头,无法接收现实。

“璎珞……”理事长扶起我,心疼地望着脸色惨白的我,“对不起,我并不想伤害你,可是为了家族我不得不如此。”她愧疚地说,两条细长的眉毛紧紧地纠结在了一起。

我拼命地咬着下唇,死忍着快要夺眶而出的眼泪,“为什么?”

“唉——”理事长叹了口气,放开我望着前方。她的视线好远好远,我不知道她在看什么,或许她根本没有在看什么。“你知道殷氏家族那个家徽的意义吗?那只拿着权杖的狮子代表了——权力、财富和高贵。殷氏集团不仅是全国四大集团之一,在别人眼里殷氏集团还是个廉洁慈善的家族,我们绝不能让家族蒙上任何不光彩的阴影。一百多年来一直如此。我和辉有时候做的很多事都是被迫无奈的,我们都是为了维护家族的荣誉。但是我仍旧不能告诉你,为什么我们会做这一切,而且知道了这一切对你也并没有什么好处,我只是希望你能理解辉,他做了这么多,真的是出于无奈。”理事长望着正前方幽幽地说,语气里是挣扎不开的被迫与无奈,此时的她看上去好深沉、好孤独。

我的心在感受到她那颗无奈和孤独的心灵时,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殷月辉好像也说过这样的话,他在坠机前曾向我坦白他假扮过KING,然后从我手里夺走烟斗,也是为了家族被迫无奈。

原来我不知道的竟有这么多,原来殷月辉和理事长也有这么多的被迫和无奈……殷月辉不可一世的笑脸以及理事长大大咧咧的性格下原来隐藏了那么大的压力。我的心里好像有海浪在翻滚、有针在刺扎,五味陈杂。

理事长转过脸望着我苦笑着说:“我不要求你原谅我,我只希望你原谅辉。他真的很在乎你。”

“嗯。”我点了点头。其实我早就原谅殷月辉了,就在他把降落伞交给我的那一刻。

“唉——”理事长又叹了口气,伸出手摸着我的脸怅然地说,“或许我真的错了……或许我不该这么执著……”

我睁大眼睛疑惑地望着她。她是在后悔吗?

“我做的决定不但伤害了天真善良的你,还差点还辉送命,我真的好后悔……”她放下手,眼角流下了两行晶莹的眼泪。

“理事长……”我错愕地望着她。理事长竟然哭了……

“我没事,你去看辉吧,他也差不多该醒了。”理事长有点狼狈地抹掉眼泪,笑着说。

“嗯。”我看了她一眼,站起来转身走回病房。

站在病房门口,我再次回头望了理事长一眼,我觉得她的背影看上去,真的很孤单。虽然我现在还无法一下子原谅理事长所做的一切,但是我相信她所做的一切,本意并不是想要伤害我,我想我会理解她的,也会原谅她的。因为我相信真的像她说的,在那样的大家族里有很多事,是自己无法决定的。

02

再次打开房门,我发现殷月辉已经醒了。他正半靠在病床上,望着窗外的景色。阳光勾勒着他细碎的头发,他的侧脸就像雕刻出来似的完美。五彩斑斓的阳光洒在他身上,虽然他穿着病服、头上缠着绷带,可是依旧美得如同画中走出来似的。

他静静地坐着,脸上的表情淡淡的。那件白色的病服在阳光下呈半透明状,贴着他消瘦的身子。阳光好像太白太亮了,有一刹那我似乎以为他会突然间消失。

“你醒了。”我叫了他一声,走了进去。真的好害怕他会突然消失。

他转过头看到我,脸上绽开一抹温柔的微笑。那抹微笑就像春天里绽放的粉红色花朵,那么美丽那么温柔。我看了觉得好温暖,可是也好心疼。他憔悴多了……

为了掩饰快要夺眶而出的眼泪,我背过身把百合花一朵一朵地插进窗户前的水晶花瓶里。可是无论我怎么克制,眼泪还是流了下来,一滴滴砸在我的手上。

我发现我的手在颤抖。因为我想起了殷月辉在燃烧的直升机里仰望着我的那一幕,我差点就要和他生死离别了。

“你怎么了?”殷月辉发现了我的不对劲,艰难地从床上坐起来,扳过我的身子,“你,你怎么哭了!”他看到我的眼泪顿时手足无措起来,美丽的五官纠成一团。

“对不起……”我低着头小声喃喃。虽然可能我的道歉一点用都没有,可是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让殷月辉原谅我。他为我付出那么多,可我却对他那么残忍。我实在太对不起他了……

“你为什么要向我道歉!”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抹掉我脸上的眼泪,动作是那么温柔,仿佛我是易碎的陶瓷娃娃。

“我实在有很多对不起你的地方,如果你能原谅我让我做什么事我都愿意!”我哽咽地说道。我决定用行动弥补我的过错。

“这可是你说的哦!”听了我的话,他美丽的嘴角突然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容,仿佛一下子注入了很多生气,我看到他整张脸都在闪闪发光。

我用力点了点头,坚定地望着他。只要他能原谅我,只要能使他高兴,我也愿意为他做任何事,为什么直到现在我才明白自己对他的心意,其实我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他,只是自己一点儿也不知道而已,直到那场变故,才让我认清了自己的心!

他笑了笑伸出两只手温柔地捧起我的脸,就像捧一根羽毛般轻柔。我看到他闭上了眼睛,美丽绝伦的脸一点点向我靠近。阳光洒在他精致的脸上,美得有点恍惚。

他的皮肤白皙无瑕得接近透明,仿佛吹弹可破,那张如樱花般娇嫩的嘴唇仿佛散发着一阵阵甜美的芬芳。我竟然看呆了……

可就在我发呆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嘴唇被一个温热的物体封住。暖暖的,很柔软……还有点甜甜的……鼻翼间有很清淡的花香传来……

我猛然瞪大眼睛,看着殷月辉放大的脸近在咫尺,如雕刻出来的俏丽鼻子正贴着我的鼻子,肌肤间的接触好柔滑。他闭着眼睛表情很柔和,就像在春风里轻轻飘过的粉红色花瓣,长长的睫毛又浓又翘,像一把小扇子覆盖在白皙无瑕的脸上。这小子怎么可以这么美……怎么可以这么温柔,温柔到让我不知所措……

可眼前这一切似乎在这一刻都变得不这么重要了,因为最重要的是……这是我的初吻啊!

轰——

我的脸瞬间涨得通红,血压急速飙升到爆点,心跳急剧加快。老天——我竟然和殷月辉接吻了!

殷月辉放开我的唇,绽开一抹微笑:“我宽恕你所有的罪过了!阿门——”他闭上眼睛装模作样地在胸前划了个十字,嘴角却不经意地流露出一抹黄鼠狼偷吃了一只鸡似的奸笑。

这给小子,竟敢耍我!“咚”的一声,我狠狠地赏了他一个暴栗。

“啊!”殷月辉痛得大叫一声,睁大了眼愤怒地大吼,“有你这样对待病人的吗!”

“你哪里有病人的样子啊……”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殷月辉一把抱住,我立刻吓得呆住了。

“你原谅我了吗?”他低沉的声音响在我耳边,仿佛是大提琴在低声吟唱,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我的耳廓上,痒痒的,搔乱了我的心弦。

“你……”我在他怀里惊讶得目瞪口呆,他怎么了?

“没有你和我吵架,真的很寂寞……”他的声音里透着淡淡的忧伤,就像浓得散不开的雾气,一点点地侵蚀着我的心,让我好想流泪。

“嗯。”我轻轻点了点头,其实没有他和我吵吵闹闹,我也觉得很失落。不过好在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已经雨过天晴了,未来阳光灿烂的日子正在向我们招手呢。对了!被他这么一闹,我差点忘了此行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我拿出盒子,交给殷月辉:“这是KING给我的,现在,物归原主吧!”

“咦?!”殷月辉惊讶地大叫,“怪盗KING为什么要把盒子交给你?”

“不知道。”我摇了摇头也想不通。景夜莲,你把盒子交给我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我不要了。”殷月辉撇开脸,不打算接我的盒子。

“什么?!”我惊愕地睁大眼睛,这个盒子对殷氏集团来说不是很重要吗?而且还差点让他丧命呢!怎么突然又不要了……

殷月辉望着窗户,美丽的脸上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惆怅:“我已经想通了,有一些事情发生了就发生了,无论怎么掩盖也是抹不去的,我们要做的不是掩盖过去,而是偿还所犯下的罪过。”

什么跟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难道这个所谓的“潘多拉之盒”里藏的真的是殷氏集团不光彩的证据?

不会吧,这样也可以被我猜中……

唉——这个小子脾气转变得那么快,就像天气似的阴晴不定。“那这个盒子怎么办?”我望着手里的丝绒盒不知如何是好。

殷月辉转过头望了眼丝绒盒说:“你留着吧,随便你怎么处置。”

“啊?!”把这个大问题丢给我,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可真够精明的,我望着手里的盒子嘴角抽搐,当我是垃圾桶啊,不要就塞给我,我有种想扁人的冲动!

03.

“喏,这个给你!”殷月辉丢出一个东西。

只见一道银色的光划过半空,最后落到我的手心。咦?是把非常精巧的银色钥匙。

“这个……”我愣愣地望着钥匙,殷月辉突然给我钥匙干什么?

“这个是开盒子的钥匙。”殷月辉淡淡地说,一头亚麻色的碎发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哦,原来如此。我抬起头望着他问:“那我可以打开吗?”

“随便,反正现在它归你了。”殷月辉不耐烦地摆摆手,抱胸坐在床上,亚麻色的碎发飞扬跋扈地竖起,打着石膏的脚跷得高高的,有点滑稽。

虽然里面放着什么已经不是很重要了,但是我还是有点好奇,引起了那么大骚动的到底会是什么呢……我把钥匙插进钥匙孔,“喀嚓”一声打开了锁。翻开盒盖,一个古朴的色泽温润的烟斗静静地躺在里面。

“咦,这不是我丢的烟斗吗!”我惊愕得差点把盒子摔在地上。

“是啊,这就是你的烟斗。”殷月辉面无表情地说着,一副了然的样子,真是气死人了!

“怎么会……”我的烟斗怎么会在这个盒子里,难道这个烟斗就是景夜莲说的“潘多拉之盒”?不是开玩笑的吧……

我一定会帮你把它夺回来的,我发誓!

那天景夜莲在亲吻我的额头后对我说的话浮现在脑海里,原来莲是为了我特地策划了这起惊天动地的偷盗……他是为了帮我拿回烟斗……

我愣愣地望着手里的烟斗,不知如何是好。唉——说来说去,所有的一切全是因为这个烟斗。因为这个烟斗引出了那么多事,还害殷月辉差点丧命,如果它不存在这个世界上就好了。而且不管这个烟斗里隐藏了什么样的关于殷氏集团的惊天大秘密,他们已经认识到了错误,并决定赎罪,那我何必再追究烟斗里到底藏有什么不光彩的证据呢?制裁罪恶的最终目标,不就是为了让犯错者知道错误,并为犯下的罪过忏悔吗?那这个烟斗还留着做什么?我拿出烟斗,走到窗口毫不犹豫地把它扔了出去。

咻——

褐色的烟斗在空中划了个弧度,光滑的表面反射着太阳光,一闪一闪的,最后从我的视线中消失了。

再见了……虽然有点对不起社长,不过他对不起我先,我们算是扯平了!

“啊——”殷月辉惨叫一声,从床上跳起来一瘸一瘸地冲到窗口,望着窗户大喊,“你干什么扔了它!”

“怎么了?你不是不要了吗?”

真是的,这个家伙那么惊讶干吗?!

“不要也不能说扔就扔啊!你!你真是气死我了——”殷月辉崩溃地抓着头发,气得捶胸顿足、咬牙切齿。

这个性格多变的家伙!明明说随我处置,居然又对我那么凶!我真的很想扁他。

“来人!来人啊——”殷月辉扭过头,扯开了嗓子朝门外大喊大叫。

轰隆隆——

一大群“白老鼠”十万火急地冲进病房,全都围到殷月辉身边诚惶诚恐地问:“什、什么事,会长?”

“快!快去楼下找一个烟斗!快去——”殷月辉指着窗外暴跳如雷地大吼,愤怒的声音冲破了医院的屋顶,整座大楼仿佛都摇晃起来。

“是,社长——”一大群“白老鼠”又十万火急地冲了出去,轰隆隆——整座医院再次摇晃。

“混蛋!一定要给我找回来,如果找不到就通通别给我回来了——”殷月辉朝着跑出去的那群“白老鼠”铆足了劲大吼,吼得满头大汗、脸红脖子粗的。

“你不是不要了吗?”我受不了地瞪着他。

“你知道什么!你这个笨蛋——”他伸着脖子居高临下地瞪着我用力大吼。

哎呀呀——气死我了!要不是看在他受伤的份上,我真想海扁他一顿。

殷月辉气鼓鼓地抱着胸,重重地坐回病床上。我压抑着怒火瞪着他,这家伙真像善变的天气,说风是风、说雨是雨的,一下子温柔,一下子粗暴,真是气死我了,该拿他怎么办才好!

“会长,找到了!”没过一会儿,刚刚跑出去的那群“白老鼠”又兴高采烈地跑回来了,效率还真不赖。

“真的!”殷月辉高兴地站了起来,刚才的阴郁一扫而空,就像刚刚放晴的太阳闪闪发光,刺眼得让人无法正视。

“给你,会长!”一只“白老鼠”冲到他面前摊开手,只见他的手里捧着一堆褐色的碎片,好像……就是……那个烟斗的……

碎片……

“啊——”殷月辉瞪大了眼睛,凄厉地大叫。

我望着那堆碎片只有一个想法……殷月辉一定会发火,会发很大的火吧?

“云璎珞——”殷月辉怒发冲冠,眼里有熊熊的火焰在燃烧。

咦?!不对,那堆褐色碎片里好像夹杂着一片白色的东西。我一下闪过像地狱修罗般朝我冲过来的殷月辉,走到手捧着碎片的那只“白老鼠”面前,挑出了那片白色的东西。

是——小卷纸!

叮——脑袋中顿时亮起一盏小灯泡!难道这就是藏在烟斗中的秘密?!

我立刻动手拆开字条,殷月辉也冷静了下来,好奇地凑过来瞧。只见这张破旧泛黄的字条上写着几个清晰可辨的钢笔字——

光辉聚集,众神遗忘之地;

破空之虹,打开天国之门。

咦?!这算什么啊?看起来像首诗,但谁会那么无聊把一首诗藏在烟斗里啊?难道……

“暗号!”我和殷月辉异口同声地叫出来。

“难道这两句话是暗号?”我和殷月辉对望着。

“什么暗号?”

“哇——会长发现暗号了!”

所有人都好奇地围了过来,伸长了脖子朝我手里的小字条瞄。

拜托——怎么个个都这么鸡婆啊,我受不了地白了他们一眼。可是……这两句暗号是什么意思呢……

“光辉聚集,众神遗忘之地;破空之虹,打开天国之门。”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你知道是什么吗?”我转过头问正蹙着眉、歪着头思考的殷月辉。

“谁知道是什么意思!哪个人那么无聊,写就写呗,还用什么暗号,当是侦探小说啊!”殷月辉恼火地抱着胸,亚麻色的头发根根竖了起来,就像只被惹怒的刺猬。

“嘁!原来你也不知道。”我冷冷地斜睨了他一眼。

“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叉着腰,火冒三丈。

“没什么!”我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冷冷地把脸扭到一边。

“哼!”他愤愤地哼哼一声,转过头对所有的“白老鼠”厉声道,“你们一个个全都给我想,想不出来的人就给我顶着水壶蹲马步十个小时!”

“啊?会长……”那些“白老鼠”的脸一个个都变成了晒干的丝瓜,痛苦地皱成了一团。

“你们想违抗命令吗!”殷月辉捏着拳头,眼里一簇火苗轰地点燃。

“不敢——”那些个“白老鼠”立刻诚惶诚恐地摇着手。

所有人都开始绞尽脑汁地想暗号的意思,并且叽叽喳喳地争执起来,病房内吵得不可开交。可是最后大家讨论了半天,也没想出来那两句暗号的意思。

在太阳西城时我离开医院回家。橘红色的晚霞如雾气般从西边一点点散开,给天际笼罩上一层绚丽的薄纱。

我边走边烦恼着,今天我没去学校,不知道学校里发生了什么事,景夜莲有没有去学校呢?

明天到学校应该就能碰到他了,这还是我知道他是怪盗KING之后的第一次碰面,我应该以怎样的心情面对他呢?

还有我要跟他说什么……讨论一下对怪盗KING的看法?这个好像没有必要了吧……讨论一下他作为怪盗KING的心情?这个好像太八卦了吧……

哎呀呀呀——好烦啊!

还是先回去看看Q的情况怎么样吧,明明去医院检查了说是将他熏倒的气体对身体没有任何伤害,可是这家伙死活要在家里休息一天,真是个大懒虫!

04.

第二天,当我怀揣着忐忑的心情来到学校时,却发现景夜莲昨天一整天和今天早上都没有来学校上课,而且,也没有向学校请假。

紫丁香被风吹落,无声无息地飘散在风中。

放学后,我和Q垂头丧气地走出校园。景夜莲为什么没有来上课呢,难道是因为他的身份被我知道了吗……我开始胡思乱想,越想越心乱如麻。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一看手机屏幕,发现是莲打来的。

“莲!”我迅速接起电话。

“璎珞,你现在能到彩虹桥来吗,我有话想对你说。”景夜莲清澈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好,我现在就来。”总觉得莲有什么事似的,我挂上电话让Q先回家,自己火速赶往彩虹桥。

我几乎是以光速赶到彩虹桥的。莲到底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呢,还特地约我到这里来说,我心里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桥下的河水潺潺流动,河边栽着一大片栀子花,清香的气息游走在空气中。景夜莲就站在桥中央,撑着桥栏望着河面,清冷的银色长发披在后背,偶尔一阵风吹过,吹起一缕缕发丝,在风中飘动,银色闪烁、美丽绝伦。

卸下伪装的他总是让我那么惊讶,仿佛是一个只会在梦中出现的人,那么美却那么虚伪。

我抹了把汗,定了定神便朝他走去,站在桥上的他听到脚步声回过头,阳光下白皙的脸接近透明。

“这里真安静啊!”我走到他身边,目光飘向河面和花丛。

“美好的东西总是停留不住,这里不久就要拆掉造居民楼了。”景夜莲怅然地眺望着远方,冰蓝色的双眸有点忧伤,那抹忧伤让我心疼。

突然我猛然地转过头,震惊地望着他,仿佛意识到了某件事。“莲,你……”不会的,应该不会像我想象的那样。

他转过身,金色的阳光洒了我一身,整个人似乎都在闪闪发光,那张精致的脸白皙得接近透明。“我要转学了。”他望着我,表情有一丝不舍。

我惊愕地瞪大眼睛。我的预感竟然真的应验了!

“为什么突然要转学?!”我激动地一把抓住他的手,大声地质问。

“怪盗KING这次的案件闹得很大,再加上之前的那几件案子,圣罗兰市的警方一直在寻找,所以这个城市我不能够再继续呆下去了。”他淡淡地笑了笑,那笑容里夹杂着一丝无奈。

“都是我害了你,要不是因为我要找回烟斗,就不会有这次的案件,都是我不好!”我紧紧抓着他的手臂,无法抑制双手的颤抖。

我竟然害得莲无法再留在这个城市,一想到他要离开我就好难过……

“不是你的错,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另外还有我自己的原因。所以我不得不离开。”他轻轻摇了摇头,伸出手温柔地帮我拂开挡住视线的一缕刘海,“和你相处的这段日子,让我了解到你真的是一个很出色的侦探,我希望你在以后的日子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能坚持你的侦探梦想。”他望着我股利道。冰蓝色的眼睛就像洒满阳光的爱琴海,那么美丽温暖。

“嗯。”我用力点着头。一直以来在我遇到挫折时,都是莲不断地鼓励着我,我才会坚持到现在。我绝对不会辜负他的期望的!

他望着我绽开一抹欣慰的微笑,像栀子花般美丽犹豫。他这算是离别的叮嘱吗?

“一定要离开吗?没有其他选择了吗?”我急切地问,发现自己好心慌,是要失去莲的心慌,和不知道他离开后的我会是什么心情的心慌。这么久以来,我已经习惯了有莲在我身边的日子,我从来就没有想过他有一天会离开我。

“对不起……”他黯然地低下头,修长的手指轻轻颤动了一下。

我轻轻地松开手,身体的力量仿佛被抽干了似的。他的意思是非离开不可吗……我撑着桥栏黯然地垂下眼帘,波光粼粼的河面晃花了我的眼,眼泪好像要流出来了。

美丽的东西总是停留不住吗……

夏天的风此时吹在我身上,就像秋风一样凄凉。我知道,如果他离开的话,我会很难过的……但是我却没有可以将他留下的理由,甚至于他的离开也是因为我的缘故,如果不是我的任性,也许今天我们还开心地一起上学一起查案。

“莲,我舍不得你走!”我望着他忧郁的冰蓝色眼睛,视线越来越模糊,有晶莹的泪珠在我眼眶里不停地滚动。

“不要哭,不然我的心里会留下遗憾,我会更加难过的。”他一把把我搂在怀里紧紧地抱着我,紧紧地,就仿佛在下一秒我们就要分离似的,淡淡的花香围绕着我们。

一阵风吹过,吹起他银色的发丝,拂过我的脸,清清凉凉的。栀子花“哗啦啦”舞动,洁白的花朵在风里前仆后继地簇拥在一起,香气四溢。

我再也忍不住含在眼眶里的泪水,让它们一次性地哗啦啦地留下来,汇聚成一条悲伤的小河,流进了我和莲的心里。

良久,我们才放开对方,莲伸出手抚摩着我的脸颊,他那比栀子花还要纯白无瑕的脸蒙着一层淡淡的忧伤:“我们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希望在我走后,你、Q、殷月辉会生活得更加快乐,希望殷月辉能够给你我无法给予的快乐。”

“你……”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已经知道了我和辉的事吗?我想开口询问,可莲却突然伸出一根手指抵住我的嘴唇,“不要说出来,不然我会难过。”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要走了!你也早些回去吧!”他故作轻松地说,那强装出来的轻松让我好心痛,他一定是为了不让我难过。

我的心隐隐抽痛,伤感无声无息地吞噬着我。这一刻就要分离了吗?可是我们之间有太多太多的回忆,叫我怎么放得下?

为什么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为什么人总是要面对抉择?真希望时间能够停留,让这一刻成为永恒。

“再见。”他放开我转身匆匆离去,仿佛那一刻他再不走的话就再也走不了了似的,银色的长发滑过我的脸颊。我不知道他此时是什么表情,但我知道这其中一定有一样叫做伤感和不舍。

湖面平静无波,就像一面光滑的镜子折射着五彩斑斓的阳光。他背对着我走下桥,背影是那么落寞。

我紧紧地攥着前襟,心里说不出地难过……

对不起,其实我已经感受到了你对我的心意,但是我却无法回应你对我的感情,因为我的心里已经装着了另一个人,但你也会永远占据着我心里的某一个角落,专属于你的角落,因为你是我一生不变的挚友,永远……

“哗啦啦——哗啦啦——”栀子花在风中摇晃唱歌,银色的长发在风里飘动,树影下的背影有点单薄,他再也没有回头,颀长的身影像雾气一样消失在林子尽头。

栀子花静静地绽放,风中的香气带着忧伤。

一颗颗眼泪从我眼眶里滚落,滑过面颊滴落在风中凄美地破碎。再见,莲……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2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2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2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VS第十一战 烟斗中深藏的秘密

8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