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第十二戰 通往天國的彩虹橋

VS第十二戰 通往天國的彩虹橋

01

紫紅色的晚霞在地平線漸漸地氳開來,聖羅蘭貴族學院靜悄悄的,整個學校都籠罩在朦朧的霞光中,彷彿蒙上了一層紫紅色的薄紗。銀杏被秋風吹成了金黃色,耐不住寂寞的聖羅蘭貴族學院又換上了金色的華服。

一片片金色的扇形葉片在霞光下無聲無息地凋零,層層疊疊地鋪在地上。聖羅蘭的話開了又謝了,可是蓮再也沒有回來,也沒有任何消息。

我望着晚霞唉聲嘆氣,自從蓮離開聖羅蘭貴族學院后,怪盜KING也不再出現在聖羅蘭市了。關於怪盜KING的傳聞漸漸淡出了報紙和電視新聞,不知不覺在眾人的口中變成了傳說。聖羅蘭市平靜無波,偵探社也冷冷清清的,想起以前激情澎湃的日子,可真讓人懷念啊!

還記得當我告訴Q和殷月輝蓮要轉學時,他們都以為我在開玩笑,沒想到,真的後來蓮真的再沒來過學校,他們才相信我說的話是真的,不過他們也一直怪蓮太不講義氣,突然就這麼不辭而別,還不說原因,而我也只能默不作聲,任憑他們猜測。

因為關於蓮是怪盜KING的這個秘密,我想一直留存下去,就作為我和蓮之間的一個秘密,永遠珍藏在我心底。

可是蓮……你去了哪裏了,你有想我嗎?有想我們這群朋友嗎?

「社長,這是我剛剛幫你簽收的包裹。」Q捧著一個盒子走進偵探社。

「咦?!」會是誰給我寄包裹啊?

我翻轉着包裹,奇怪了,上面沒留姓名,也沒寫地址。我納悶地動手拆包裹,當我打開盒蓋時,一道七彩的光芒從盒子裏流溢出來,像彩虹一樣五彩斑斕、美輪美奐。

盒子裏靜靜地躺着一顆透明如水、光彩如虹的水晶。

「七彩水晶!」我和Q異口同聲地叫了起來。

「這不是被怪盜KING偷走的七彩水晶嗎?」Q湊在水晶前滿臉困惑,鏡片上的「年輪」像水車一樣轉啊轉。

「嗯。」我望着七彩水晶愣愣地點頭,這確實就是曾經嵌在學生會屋頂上的七彩水晶。

「難道是怪盜KING寄過來的?!」Q抬起頭驚愕地大叫。

是蓮!我望着水晶瞪大了眼睛,蓮為什麼要把七彩水晶寄給我?我納悶地撐著下巴,蓮不會是知道偵探社最近很窮,所以寄個水晶來救濟我們吧……

這時我發現盒子的底層隱秘處壓着一封信,我立刻拿出水晶,趁著Q不注意把信取了出來,然後找了個借口來到一個無人的角落,打開對摺的白色信紙,一行行清秀的字頓時映入眼帘——

瓔珞:

當你知道我是怪盜KING的那一刻是不是很驚訝呢?

我曾在心裏猜測了千千萬萬種可能,你會討厭我、你會痛恨我、你會鄙視我……但是我怎麼都沒有想到你會原諒我,還承認我是正義的。我真的很高興。

還記得我們在公園裏談的那番話嗎?

這個世界上有一些是光靠法律所不能解決的事情,一些受害者並不能通過法律討回公道,而怪盜KING就在法律之外來幫助大家,他就像是漫畫中出現的英雄人物,不受法律限制但絕對代表着正義!

可能在你眼裏這是觸犯法律的,但是我卻在以我的方式行俠仗義。當聽到別人吶喊我的名字、稱我為「拯救天使」時,我是那麼驕傲,一點都不後悔。

我之所以幫助那些弱勢群體去將原來屬於他們的東西偷回,是因為怪盜KING在很多人心目中代表了希望,可能有的東西並不值錢,在別人眼裏不屑一顧,但在他們心裏卻比生命還重要。

我不知道,你最後為什麼會承認我是正義的,或許你真的理解我了。

我為別人偷了很多東西,但是一件卻是為我自己偷的,那就是七彩水晶。

說到七彩水晶就要追溯到很久以前了,當年我的曾祖父和殷月輝的曾祖父是情同手足的好朋友,兩人攜手去國外尋求發展。可是到了國外兩人的發展並不順利,後來他們倆在別人的提議下跟着當時的很多人去三藩市挖金礦。可能是老天眷顧,他們居然真的挖到了好多金子。可是那些金子卻是用不正當的手段得來的,所以兩人回國決定建造一個寶庫把剩下的金子埋葬起來,而開啟寶庫的鑰匙就是七彩水晶和煙斗。

為了誰都不能背叛對方,只有當兩樣東西在一起時才能開啟寶庫。殷月輝的曾祖父負責保管七彩水晶,而我的曾祖父負責保管煙斗。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煙斗在我祖父手裏失傳了,而且還變成了偵探社的信物,但當時我們家的人都不知曉這些情況,我們只是認為一定是殷家的人搞的鬼,害怕殷家的人集齊了煙斗和水晶便會開啟寶藏,所以派我來到聖羅蘭。

我來到了聖羅蘭,偷走了七彩水晶,是為了不讓殷家的人開啟寶庫,把塵封了一百多年的秘密揭開。

後來我又遇見了你,你是那麼正直、善良、執著,我被你深深打動了,所以我決定把七彩水晶交給你,或許在你手裏,那些見不得人的財寶才能起到不一樣的作用。

原諒我離開了你,因為我的任務已經完成,而且怪盜KING的身份也已經暴露。

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

我最後要對你說的是,你是這個世界上最出色的偵探,所以一定要堅持自己的夢想。

怪盜KING

我定定地望了那封信好久好久,雖然心裏十分震驚,但這段時間以來,我的生活中發生了那麼多震驚的事,所以,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呢?因此,看了信里的內容,我並沒有像原來那樣覺得不可思議。

只是覺得,原來真的有那麼多我不知道的秘密,原來景夜蓮家和殷月輝家是世交,原來煙斗和水晶牽涉了一筆不正當的財寶!而景夜蓮居然要把這筆財寶交給我處置,這可給我出了個很大的難題。就算我想到處置這筆財寶的方法,可是我連這筆財寶在哪裏都不知道,那個暗號我到現在都沒有解開呢。

看完信,我把信藏好,回到偵探社,只見Q拿着水晶放在陽光下,驚嘆地睜大了眼睛:「好美哦,好像彩虹哦——」

彩虹!我驚愕地睜大了眼睛。

光輝聚集,眾神遺忘之地;

破空之虹,打開天國之門。

那個暗號又浮現在我腦海里。

難道「破空之虹」指的就是七彩水晶?!因為七彩水晶能發出媲美彩虹的光芒,所以把它暗指為「破空之虹」!「天國之門」一定是指寶庫,整句話的意思就是水晶是打開寶庫的鑰匙。

那麼前面一句「光輝聚集,眾神遺忘之地」一定就是指寶藏的地點,那麼景夜蓮說的就是真的!那個關於學校埋有寶藏的傳聞也是真的!

「社長,你怎麼了?」Q伸出一隻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Q!我想到那個暗號的意思了!」我一把抓住他的手大聲說道,真是太令人振奮了,只要解開前面一句暗號我就可以找到寶藏了!

「什、什麼暗號啊?!」Q茫然地望着我,被我的激動弄得一愣一愣的。

「就是煙斗的暗號,我不是跟你說過嗎!」

「哦!就是那個啊!社長您解開了嗎?是什麼快告訴我?!」

「『破空之虹』指的就是七彩水晶,而『天國之門』就是寶藏!我們要發現寶藏了!寶藏啊——」我激動地抓着他的肩膀,腦海里浮現出金光閃閃的金幣和寶石。

「哇!太好啦——」Q興奮地蹦蹦跳跳。

「哇哈哈哈——」

偵探社裏不時地傳出恐怖的笑聲,從窗外飛過的小鳥全都嚇得撲騰著翅膀四處逃命。

02

剛下過一場雨,太陽撥開雲霧鑽了出來,無比精神地散發着光與熱。吃飽喝足了的向日葵個個精神飽滿,像站崗的士兵似的抬頭挺胸,面向金燦燦的太陽行注目禮。

我躺在沙發上,百無聊賴地嗑著瓜子。

唉——偵探社一直沒有接到委託,那個暗號雖然解開了第二句,可是第一句卻怎麼也解不開。

「光輝聚集,眾神遺忘之地」到底是指哪裏呢……

正在拖地板的Q停了下來,站在一大排老爸栽種的盆栽前苦惱地蹙起了眉頭:「R博士,你怎麼不把植物搬出去呢,這裏曬不到太陽,植物會長不好的。」

「曬不到太陽」這幾個字給我一種異樣的感覺。

倒完茶正要回工作室的老爸轉過頭說:「哦哦,Q你幫我搬出去曬一下吧。」

「好的!」Q放下拖把搬起盆栽往屋外走去。

太陽……

曬不到太陽?

我重複默念著這幾個字,曬不到太陽……

光輝聚集,眾神遺忘之地。

第一句暗號又猛然浮現在我的腦海。

「啊!」我從沙發上跳了起來,「原來是這樣啊——」

搬著盆栽從我身邊經過的Q被我的叫聲嚇了一跳,手裏的盆栽差點摔在地上:「社,社長,你怎麼了?」

「Q!我想到了!我想到啦——」我興奮地抓着他的肩膀大叫。

「想,想到什麼啊……」Q額頭掛下一大滴汗,被我弄得暈頭轉向,鏡片上的「年輪」好像都在不停地旋轉。

「快跟我走!」我拉着他就往屋外衝去。

「等,等等——盆栽!」Q停了下來,把那盆紫藍色的櫻桃番茄放在台階上。

「真慢——」我再次拉起他衝出庭院。

發動了停在庭院外的「小綿羊」,我載着Q衝上了小路,一路往前飛馳而去。我們的身後灰塵滾滾,小路兩旁的藍色木槿被我們帶起的風颳得「嘩啦啦」搖晃,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今天是星期六,聖羅蘭學院一個人都沒有。偌大的校園一片寂靜,婉轉悅耳的鳥叫聲嘹亮地迴響着。

我拉着Q跑到了教學樓樓頂。樓頂風很大,我們的頭髮在風中凌亂地舞動着。這裏是學校最高的地方,我和Q站在樓頂朝下俯瞰,整個校園盡收眼底。

密密匝匝的銀杏葉覆蓋了整個校園,從上往下望去滿眼都是金色的銀杏葉,彷彿是一片金色的海洋。陽光普照着大地,在這片金色的海洋中有一小塊豆腐乾大小的空地卻一片陰暗。那是地處西北腳的一塊空地,原本就光照不良,加上隱蔽在林子中間,不管是從東南西北任何方向透過來的光都被樹木給遮擋住了。

那就是被殷月輝夷為平地的偵探社,終於被我找到了!

「哇哈哈哈——」我叉著腰在風中狂笑。

「社長,你怎麼了?」Q扭過頭困惑地望着我。

「我找到了!我終於找到寶藏的所在地了!」我仰起頭恨不得對天長嘯,我終於找到寶藏啦——

「真的啊!在哪裏?!」Q急切地問,眼鏡都滑到了鼻尖上。

「那裏!」我將手指向原偵探社的那塊空地。

Q推了推眼鏡順着我的手指望過去,立刻驚叫得聲音都高了八度:「咦?!那不是我們原來的偵探社嗎?」

「對!『光輝聚集,眾神遺忘之地』就是那裏,整個聖羅蘭只有那裏是一年四季都曬不到太陽的地方!」

陽光燦爛的午後,林子裏不時發出「呼哧呼哧」的聲音。層層疊疊、密密匝匝的銀杏葉像雲朵一樣包裹着整個林子,從枝頭凋零的扇形葉片紛紛揚揚地飄散在風中。聖羅蘭貴族學院被一大片一大片飛舞的金色落葉纏繞。

在原偵探社的空地上,一大群「白老鼠」正挽起袖子挖著土,個個面紅耳赤、揮汗如雨。

「快點快點!不要磨磨蹭蹭的!動作快點!」殷月輝坐在樹陰下,旁邊一隻「白老鼠」正奮力給他扇著扇子。

呃……我猛翻著白眼,這傢伙怎麼像箇舊社會的地主似的。

理事長苦笑地站在一邊,一隻「白老鼠」給她搬來椅子,她輕輕地搖了搖手,那隻「白老鼠」只好灰頭土臉地走開。

「借一步說話。」我把殷月輝從椅子上拽起來拖到林子的一個角落,理事長狐疑地瞄了我們一眼。

「什麼事啊,神神秘秘的?」他困惑地望着我,枝葉間灑落的陽光星星點點地投在他身上,使他整個人看上去星光閃閃,那漆黑的雙瞳如黑曜石般璀璨深邃。

「殷月輝,我有些事要問你。前幾天我收到了七彩水晶和一封信——」我從口袋裏摸出了七彩水晶,水晶在陽光的映射下,散發着晶瑩剔透、五彩斑斕的光澤。

「七彩水晶!」殷月輝看到七彩水晶差點下巴落地,「是,是誰給你的?!不會是怪盜KING吧!」殷月輝的聲音高了八度,頓時震落了一大片銀杏葉。

「不知道,是個匿名人寄給我的。」我還是決定不把景夜蓮是怪盜KING的事告訴殷月輝,蓮已經離開了這個城市,我想還是讓他帶着他的秘密一起離開吧。

「匿名人?你不會是有什麼事隱瞞着我吧!」他眯着眼睛,威脅意味十足地盯着我,把我的雞皮疙瘩都盯出來了。

「我能有什麼事隱瞞你啊……呵呵!」我尷尬地笑了笑,感覺嘴角的肌肉很僵硬,「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還寄了封信給我,信上說七彩水晶牽涉到一筆見不得人的寶藏,是用不正當的手段得來的,也就是我們正在挖的那筆寶藏。是這樣嗎?」

在挖出這批寶藏之前,我要把所有事情證實一下,不然我無法確定自己是不是該參與處理寶藏的事。

殷月輝的臉上閃過一絲驚訝的神色,然後點了點頭說:「聽說是我曾祖父當年去國外闖蕩時和他的好朋友一起挖到的,據說是用了不正當的手段,所以後來就決定把它埋了起來。」他說完后蹙著眉思索著,估計在疑惑我說的那個匿名人為什麼知道那麼多事,又為什麼能拿到水晶吧。

「所以你才那麼急於得到煙斗嗎?」

果然和景夜蓮說的一模一樣。

「對啊,這都要怪怪盜KING!」提到怪盜KING他頓時咬牙切齒的,看來我隱瞞蓮是怪盜KING的決定是對的,「他莫名其妙地把七彩水晶偷走,害得姑姑他們很恐慌,以為這個秘密要被公佈於眾,於是我們開始尋找煙斗,剛開始因為不知道煙斗在哪裏,我還像個白痴似的大半夜跑到學校到處挖,為了不讓別人懷疑到我頭上,我才假扮KING。後來我們才知道煙斗在你手裏,索性繼續假扮KING來偷。」他鬱悶地撇了撇嘴。

「哦!」我點着頭摸著下巴。和我想的一樣。

殷月輝曾經假扮過怪盜KING,那天夜裏來我家偷煙斗還被我打中臉的怪盜KING就是殷月輝假扮的。還有鬼鬼祟祟地出現在聖羅蘭貴族學院以及在林子裏挖了很多洞的那個怪盜KING也是殷月輝假扮的。而偷走七彩水晶、畫、雙杠以及「潘多拉之盒」的是景夜蓮,他才是真正的怪盜KING。

BINGO!

至此,關於兩個怪盜KING的謎題全部解開了!

03

咔——

突然一聲刺耳的聲音穿透了半個林子,好像是鏟子撞到硬物發出的聲音。

「會長!我們挖到了東西!」一隻「白老鼠」扭過頭大叫。

「什麼東西?」殷月輝立刻跑了過去,我和理事長也立刻跟了上去一瞧究竟。

空地已經被挖開了大約五米深的洞,旁邊堆滿的土。我們往洞裏望去,只見洞的底部露出了一塊水泥板,因常年埋在地下顏色早已斑駁不堪。水泥板的大小無法目測,邊上還被泥土覆蓋着。

「把邊上的土也挖開!」殷月輝大聲命令著,那群「白老鼠」立刻又「哼哧哼哧」地挖起來。

不一會兒,水泥板完全露了出來,大概有一個平方米大小。一隻「白老鼠」用鏟子撬了撬,水泥板居然翻了起來。

「啊!會長!下面好像有地道——」那隻「白老鼠」仰起頭大喊。

「難道是這下面?」我轉過頭望着殷月輝和理事長。

「下去看看。」殷月輝想也不想地就跳了下去。

「等等!」我和理事長也立刻跟着跳了下去。

水泥板下面有一條傾斜的通道,我們打開手電筒走了下去。

密道內很幽暗,通道並不長,我們走下台階就看到一扇高大厚重的石門。石門上刻着一個天使的浮雕,那是一個六翼天使,六個羽翼完全展開着,彷彿要振翅而飛。可是它卻閉着眼睛,雙手捧在胸前,彷彿是在向上帝乞討。殷月輝推了推石門,可是沉重的石門紋絲不動。

「打不開!」他蹙緊了眉,放下手。

「有什麼機關嗎?」理事長在石門上東摸西摸。

這時我注意到天使的雙手,合在一起的雙手中間有個凹槽。我拿出七彩水晶嵌了上去,正好完全貼合。天使的眼睛猛然張開,我們都嚇了一跳。

「轟隆隆——」

頓時,天使捧著水晶的雙手縮了回去,隨後它的心臟處露出了一個洞,估計這個洞就是放另外一把開啟寶庫的鑰匙的吧。我從口袋裏摸出煙斗。

我拜託老爸幫我把煙斗修復,他用他發明的萬能粘合劑幫我把煙斗的碎片粘了起來。煙斗的表面修復得很好,幾乎和原來的一模一樣,連裂縫都看不見,真佩服老爸的發明。不過還不知道被修復的煙斗能不能作為開啟寶庫的鑰匙。

上帝保佑吧!我把煙斗放入了那個洞中,石門立刻又發出轟隆隆的聲音,接着整扇沉重的石門緩緩升起,一片片泥灰落了下來,密道內迷濛一片。隨着灰塵散去,我們面前赫然出現了一間黑幽幽的密室。

「沒想到這裏有密室啊——」殷月輝望着幽暗的密室驚嘆道。

「進去看看吧!」我打着手電筒照亮了密室。

這是間方方正正的房間,桌子上、椅子上以及房間的角落裏堆滿了金幣,像小山丘一樣高,在燈光的照射下閃動着熠熠的光輝。我們全都驚愕地睜大眼睛一動不動,只看到眼前金光閃閃,那金色的光芒差點晃花了我們的眼睛。原來這些都是寶藏啊!

「這些就是爺爺所說的不義之財啊!」殷月輝叉著腰,望着滿室的金幣嘴角揚起。

「嗯,我想就是這些了。」理事長淡淡地點了點頭。

「這些金幣就交給你處理了!」殷月輝突然回過頭望着我說道。

「什麼?!」連他也把寶藏交給我!我驚愕得下巴落地。

「嗯。」理事長轉過頭笑眯眯地望着我,「你是我們所見過的最正直、最善良的人,而且這寶藏原本就是不義之財,同時水晶也是由你找到的,煙斗又是你們偵探社的信物,所以把金幣交給你,我們很放心。」

「啊……」大家都把燙手山芋丟給了我,看來做人太出色也不太好呢!可是我要怎麼處理這些金幣呢……我摸著下巴焦頭爛額。

叮!

突然,一盞智慧的明燈在我腦海里亮起!

「我決定了!」我捏著拳頭氣勢磅礴地說,「我決定把這些財寶便賣掉,用來作為貧困學生的獎學金!」把這些不義之財用來做善事,就算是為景家和殷家償還曾經犯下的罪過,我想他們的祖先的在天之靈如果知道一定會很欣慰的,而且又能幫助好多好多貧困弱小的人,這也是我從怪盜KING那裏學到的。

「好主意!」殷月輝舉著拳頭贊道。

「嗯,我也贊成!」理事長笑着用力點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怪盜KING和偵探QUEEN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怪盜KING和偵探QUEEN2 怪盜KING和偵探QUEEN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VS第十二戰 通往天國的彩虹橋

9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