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第一战 蓝眼睛和银色长发

VS第一战 蓝眼睛和银色长发

1

天空是一片万里无云的蓝,澄澈透明,就像擦拭得一尘不染的蓝水晶。明媚的阳光照射在海面上,波光粼粼。蔚蓝的大海就像一杯浓郁的薄荷酒,让人沉醉。洁白的海鸥在地平线上自由自在地飞翔着。

大海里站着两个绝美的少年,海水没过他们纤细的腰部,浸透了海水的衣服紧紧地裹住如雕刻出来的挺拔的身子,沾着水珠的脸白皙无瑕得几近透明,简直就像希腊传说中的美少年阿多尼斯。世界那么静那么静,无边无际的天空仿佛把声音都吸收殆尽了。好像只要有一丝细微的声响,就会惊动眼前这两位少年的美。

我紧紧地握着两个拳头,指甲深深地陷进手心,如果不是这样我怕我会叫出来。为什么会有两个KING,而且都是我一直相信的两个人。就像是一块大石投进了我的心海,激起了千尺巨浪。我震惊地望着眼前两个绝美的少年,瞳孔一点一点放大,撑到极致。

"你瞪着我干什么?!"亚麻色头发的少年不爽地吼了我一声。洁白无瑕的脸上镶嵌着一双冰蓝色的眼睛,那双眼睛就像蓝宝石一样澄净透明。此时这双眼睛因为困惑而散发着异样的光彩,如同凝聚了全世界的光芒那样璀璨夺目。

"你是谁?"这个拥有着殷月辉的声音、殷月辉的脸,却拥有着一双冰蓝色眼睛的少年,真的是殷月辉吗?

"你发什么神经啊?"他困惑地摸摸脸又摸摸头发,突然意识到什么似地立刻低下头看向自己水中的倒影,才看了一眼就爆发出一声尖叫,"啊!我的隐形眼镜掉了!"他慌慌张张地捂起眼睛,却发现是徒劳,放下手咬牙切齿地咒了句,"该死的!"

"隐形眼镜?!"原来他一直用隐形眼镜把自己的真实面目隐藏了起来。可是这双冰蓝色的眼睛分明和怪盗KING的一模一样!难道他是怪盗KING?难道他是为了隐瞒自己另外一个身份,所以把自己眼睛的本来颜色隐藏起来?一个个问题接连不断地冲击着我的大脑,让我快要透不过气了。

而同时,站在旁边的银发少年始终低着头沉默不语,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夺目光芒,就算是个迟钝的人也无法忽视。他紧抿着双唇,两条如柳叶般细长的眉毛纠结在一起。那头罕见的银色长发半湿地贴在脸上、肩膀上,就像光滑闪亮的银色绸带。纤长的睫毛低垂着,在眼睑上投下浓重的阴影,使他的五官看上去更加完美。挺直的鼻梁下是一张淡粉色的嘴唇,如同娇嫩的樱花。这一切都镶嵌在一张如玉般光洁、如雪般无瑕的脸上。

我感觉我的心脏就快要停止跳动了。这个美到连世界都要为之疯狂的人是谁?刚才和我们一起跳下来的就只有景夜莲了,但……但是这又让我如何相信?一直傻愣愣、貌不惊人的景夜莲居然像破茧的蝴蝶一样,以惊天动地的美丽姿态站在了我面前。

震惊化作海浪汹涌地向我席卷而来,我张大了嘴惊讶得忘记了呼吸:"你真的……是景夜莲吗?"我不敢确定地问。

他眼神闪烁了一下,脸上闪过一丝细微的慌乱,就像是微风拂过平静的天空,转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但还是没有逃过我的眼睛。他犹豫了下,轻轻地点了点头,目光始终躲避着我逼人的视线。

他那一个轻轻的几乎是没有力度的点头却像是一道响雷划过我的脑海,我惊愕得脑袋一片空白。景夜莲,这个银发少年真的是景夜莲!可是这头罕见的银色长发除了在怪盗KING头上,我没有看到过一模一样的。不仅是头发,他身上的每一处都让我震惊。

"我……"他洁白的贝齿轻咬着下唇,双眉紧紧蹙在一起,慌乱和苦恼的表情交替从脸上闪过。

"真是人不可貌相!"殷月辉不屑地瞄了他一眼,拧着秀气的眉毛,伸出手把不断滴着水的刘海捋向脑后,露出光滑白净的额头,嘴角依旧带着讥讽的笑意。

他那个讥讽的笑容就像是一个火星瞬间点燃了我心中愤怒的导火线:"这也是在说你自己吧!"我终于压抑不住心中的愤怒,像爆发的火山一样朝他喷发着愤怒的火焰。他们俩居然用虚伪的外表和漫天的谎言把我耍得团团转。在他们眼里我到底是什么?是他们手中的牵线木偶吗,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还要被他们在心中蔑视和嘲笑!

"我怎么了我?!"殷月辉不服气地瞪着我,那双冰蓝色的眼睛仿佛是要把我吞噬的大海。

"你为什么要戴黑色隐形眼镜把你的蓝眼睛隐藏起来?"我厉声问他,两个眼睛炯炯有神,恨不得穿破他的皮肤直视到他的内心。

"我不喜欢它。"他耸了耸眉毛淡淡地回答。

"哎?"我不解地睁大眼睛。我没听错吧?

"你很迟钝哎!"他受不了地朝我大吼,像一只被激过头的猎犬,"如果你整天被一大群花痴缠着问你是不是混血儿,问你爸爸是外国人还是你妈妈是外国人,被人当成怪物一样参观,你受不受得了!"他说完就把头扭到一边,不想在这个话题上浪费口舌。

是这样的吗……听上去似乎有些道理,殷月辉本来就很帅,很容易变成众人瞩目的焦点人物,要是再加上他是蓝眼睛的混血儿还不更造成那些迷恋他的女生精神失控啊。可是……这个回答让我有点不甘心,真的只是这样吗?他真的不是怪盗KING吗?

"你这个家伙这么爱出风头,有这双蓝眼睛照你的性格不更应该拿出去炫耀下吗?"我撇着嘴瞪着他。

"啊——"他大吼一声,被我惹怒了,两眼轰地点燃两簇火苗,"我戴不戴隐形眼镜有那么重要吗,满大街的人戴隐形眼镜呢!你那么闲一个个都去管啊!"他指着我嗷嗷大吼,大海仿佛都感受到了他的怒气,拍起了汹涌的海浪。

我被他的话堵得无话可说,只好撇过头去质问景夜莲:"那你呢?不要告诉我你的理由和他的一样!"

他全身紧绷了下,缓缓地抬起头,额头稍长的刘海盖住了眼睛。那银色的发丝在阳光下折射着冰冷华丽的光泽,像钻石一样迷人。"我只是不想引人注意……也不想因为我的外表而让别人打扰我的生活。"他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给了我一个这样的理由。

这不是和殷月辉一样嘛!难道帅哥都这么冷傲?我为之气结,却又无话可说。真的这么简单吗?事实真的如他们所说那样吗?我侦探的直觉告诉我,绝对不是这样!

"对了,我还要问你——你为什么和这小子在这里!"殷月辉突然指着景夜莲瞪着我大声问道。

我愣了愣,这才想起我和景夜莲是来监视殷月辉的。哎呀呀——绝对不能让殷月辉知道我和景夜莲在跟踪他。"我,我那个……"我努力想找个合理的解释,可是因为之前太震惊了,大脑受到了强烈刺激,此时居然罢工了……

"说啊!"殷月辉冰蓝色的眼睛闪过一丝威胁,让我的心咯噔猛跳了一下。

"会长!会长——"这时,不远处的阿司踏着海水奔跑过来,激起半尺高的浪花,"还,还好你们都没事,吓死我了!"他跑到我们面前气喘吁吁地说。

看到阿司的出现,我罢工的脑袋咻地一下又开始运转了:"我还没有问你呢,你怎么和他在一起?他不是被你撵出学生会了吗!我就是被他陷害的,你们两个跑到这里偷偷摸摸地在商量着什么秘密?!"我指着阿司把问题扔回给他。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解释!

"我们……"殷月辉一下子被我问得不知所措,张了张嘴半天也没说出话来,美丽的脸因为尴尬而有点僵硬。

看吧!他果然有什么事瞒着我。我双眼犀利地瞪着他,一动不动的,就像两支利箭。这个混蛋欺骗了我一次又一次!

"会长,你都湿透了,我们快回去换衣服吧?"阿司担忧地望着浑身湿透的殷月辉,脸上布满了焦急的神色。

殷月辉撇了撇嘴望着我说:"反正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不要胡思乱想了。还有!你们俩跟踪我的事今后再找你算账!"后半句话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你!"我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怎么反倒像我欠他解释似的。

殷月辉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看了我一眼之后,便转身大步离开了,阿司立刻诚惶诚恐地跟了上去。我望着他的背影,他没回头,背挺得笔直,亚麻色的头发骄傲地闪烁着金色的光泽,刺疼了我的眼睛。

殷月辉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呢?他又到底在和阿司秘密商谋着什么呢……

2

"我们也走吧!"一个清澈透亮的声音划破了一片宁静,就像是谁拨弄了一根弦,撩回了我的思绪。

我回过头,看到景夜莲正担忧地望着我。我这才发现我刚才想得出神了,竟然望着殷月辉的背影发起了呆,而他早就不见踪影了。

"哦……"我讷讷地点了点头。

景夜莲抬起修长的腿往岸上走去,我连忙跟在他身后。

他走在我前面,阳光给他精美绝伦的轮廓镀了一层金色的边线,他整个人就仿佛包裹在一团光晕中,那么迷人,那么虚幻。

一阵海风吹过,岸边的芭蕉树"哗啦哗啦"晃动。游客渐渐稀少,只留下深浅不一的脚印。涨潮的海水拍打着沙滩,立刻又把这些脚印冲去,不留下任何痕迹,仿佛不曾存在过。

我们俩上了岸,湿漉漉的衣服不断滴着水。沉默和尴尬像一条壕沟一样横亘在我们中间,无法跨越。从衣服上滴落的水砸在沙滩上,很快就钻进沙子里消失不见了,就像我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在对上他绝美的脸时,总是一下子消散得无影无踪。

景夜莲突然变了个样子,而且还是这么美丽,真的让我有点不知所措。

"那个……我送你回去吧?"他推着"小绵羊"站到我面前问。

"嗯?"我愣了愣,吃惊地望着他。他说他要送我回去?

他跨上"小绵羊"转过身望着我,我立刻像被刺了一下似的猛然反应过来,尴尬又紧张地坐上去。一直是我载他,现在他突然提出要载我,我还真的有点受宠若惊呢。

他发动了"小绵羊",载着我离开沙滩。车子行上了马路,道路的一边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太阳像个热腾腾的大火球慢慢落到地平线上,把大海染成一片金黄色。咸咸的海风吹拂着我们的面颊,一两缕银色的发丝撩过我的脸,凉凉的,比真丝还要滑。我小心翼翼地攥着他的衣服下摆,心怦怦地仿佛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我到现在也无法把眼前的银发少年和景夜莲对上号,他真的是景夜莲吗?有好多问题想问他,可是每当我张大了嘴,问题到嘴边又硬生生卡住了。景夜莲的变化实在太大了,让我感觉像是一场梦境,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结果一路上我们各怀心事,谁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寂寞化成夕阳把天空渲染成忧郁的紫色。

他把我送到家,然后换回他的自行车,我站在院子门口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他推着自行车站在我面前,夕阳渐渐暗淡,深紫色的霞光给他镀上了一层如梦似幻的霞彩。细碎的银色刘海盖住了他的眉眼,他望着我,薄薄的嘴唇嚅动了一下。似乎想开口对我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来。最后他黯然地望了我一眼,骑着自行车离开了。

我站在庭院外,望着景夜莲的身影在两旁栽满木槿花的小道上渐行渐远。他刚才想对我说什么呢……

怪盗KING是否在他们中间呢?为什么他们一个拥有一双特别的冰蓝色眼睛,一个拥有一头罕见的银色长发,这两样明明都是怪盗KING的特征。从七彩水晶到烟斗,现在又出现了两个KING,谜团就像缠绕在一起的线球,越是急着解开就越是纠结。究竟是怎么回事,我要怎么解开它?

到底谁才是KING?

黑色的帷幕在天际拉开,昭示着夜的来临。调皮的仙女挥舞着魔法棒,给天际画上一条银河,于是夜变得生动起来,近处,树影婆娑,远处,绵延的山丘安静地起伏着,在夜空中勾勒出一道朦胧的剪影。

"啊——"一道尖锐的叫声打破了宁静的夜空。

吃完晚饭,我把白天发生的事告诉了Q,他惊讶地大叫,瞪大了眼睛,张大的嘴半天合不拢。我们此时正坐在我房间的地毯上,桌子上的台灯散发着温暖的光,窗外蝈蝈的叫声隐隐约约传来。

"社长,你不是开玩笑吧?"Q把滑到鼻尖的眼镜推了上去,背带裤的两根带子松松地搭在肩上。

"谁有心情跟你开玩笑啊!"我瞪了他一眼,叹了口气抱怨,"我都要烦死了,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副样子……"我垂头丧气地耷拉着脑袋,就像一根腌黄瓜。

如果殷月辉一直在欺骗我,如果他是讨厌我的,那为什么要为了我奋不顾身地跳下来。我一直以为他把我当做随意摆弄的棋子、无聊时逗弄的宠物,可是会有人为了一颗棋子、一只宠物不顾自己的安危吗?我真是越来越不懂他了。

如果说殷月辉在欺骗我,那也就算了。可是景夜莲,为什么我感觉他比殷月辉还要神秘,到现在我才发现我一点都不了解他,如果连他的外表都是伪装的,那我认识的景夜莲到底是谁?他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又或者他连景夜莲这个身份都是假的?

不想还好,一想我就千头万绪,脑子都要打结。

"那你现在又怀疑殷月辉就是KING?"Q凑上来问。

"景夜莲也很有嫌疑。"唉——拿颗子弹毙了我吧,这实在太难以让人接受了。

"莲也是吗?可是莲人很好哎——对我也很好。"Q两条眉毛垂了下来,变成了一个"八"字。

"咚!"我给了他一个暴栗,严厉地教训道:"我们是侦探!不能感情用事!"

"哦……"Q抱着脑袋泪眼汪汪,"那我们把他们俩都抓起来吧……"

"这不能构成抓他们的证据,而且他们肯定不会承认的。"想起白天那两人给我的理由,怎么都感觉我被他们俩随便给敷衍了。难道我这个侦探在他们眼里真的那么笨吗?

"哎?那怎么办,难道就让他们俩逍遥法外!"Q满面通红,义愤填膺地握着拳头。

"我这个侦探是假的吗!"我叉着腰,不服气地哼哼了一声,"既然知道了KING在他们俩之中,那就好办了,我们一刻不停地盯着他们,调查他们,迟早会抓到他们的狐狸尾巴的!"

"嗯嗯!"Q用力点着头。

"侦探社社员Q听令!"

"是,社长!"Q站了起来,一本正经地行了个军礼。

"我现在命令你,从明天开始严密地监视景夜莲,不能放过他的一举一动!"我严肃地命令着。哼哼——我的计划真是天衣无缝,让Q去监视景夜莲,我自己监视殷月辉,这次我比上次有自信多了,我坚信KING一定就在他们之中!

"是!"Q并着脚又行了个礼。

"绝对不能感情用事!"我又补充道。

"是!社长。"

清晨,晨曦洒落在圣罗兰庄严伟岸的建筑上,白色的大理石墙散发着柔和而有质感的光泽,连上面的花朵和天使的浮雕都鲜活了起来,栩栩如生,呼之欲出。校园里的樱花已经落尽了繁华,只剩下空荡荡的枝头。紫丁香却在不知不觉间暗暗吐出了花蕊,星星点点的紫色点缀在枝头,给圣罗兰带来了新鲜的气息。不久圣罗兰就将披上奢靡的紫色华袍。

刚和Q踏入校门就看到殷月辉的宝马"嗖"地从我们身边开过,扬起了一片灰尘,可是那白得发亮的车身却不染一丝尘埃,一如他的主人那样骄傲。

"咳咳咳……"我和Q呛了满嘴的灰尘。这个小子还是那么招摇!

我瞪着车子消失的方向,咬了咬牙撇过头,不经意看到一道木讷邋遢的身影。那男生顶着一团鸟窝似的头发,宽大的黑框眼镜遮住了半张脸,黑色的制服皱不啦叽的,手里拎着一个方方正正的手提书包。太阳明明就在他头顶,却仿佛是故意调离了光线,他整个人显得黯然无光。从他身边经过的行人,都好像没有感受到他的存在似的,旁若无人地走过。

他感受到我炽热的眼神,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石化了一秒,回过神立刻拎着书包低下头默默地离开。

这个小子居然还以伪装示人,真是令人发指!

嗬——不过要是他突然以真面目示人,估计圣罗兰会大乱。

当——当——当——

洪亮的钟声响起,一群白鸽"咕噜咕噜"从蔚蓝的天际飞过。

"你去监视景夜莲,我去监视殷月辉。"我匆匆向Q交代完,就往殷月辉的教室跑去。如果他是KING的话,平时的生活中一定会有什么蛛丝马迹的。

唉——为了伸张正义,为了侦破案件,我只好小小地牺牲一下不去上课了。我发现我越来越具备侦探的素质了。

3.

我跑到殷月辉的教室外,贼头贼脑地躲在柱子后面暗暗侦察。只见教室里的人全都陆陆续续地往外走,很快教室里就空无一人了。

咦?这是什么状况,都走了?!我的脑子飞快地转了一圈,最后"叮"的一声亮起了一盏灯。哈哈,这样就太好了,我可以先从殷月辉的东西下手,说不定能找到关于KING的线索。真是敞开了大门让我搜查,实在是太配合了……于是我像雷达一样全方位扫视了一遍,确定没有一个人后蹑手蹑脚地跑进了教室。

偌大的教室空荡荡的,我转了个圈看到黑板上贴的课程表,这才发现他们班这节是体育课。原来大伙都到操场上去了……真是天助我也!我要趁此机会好好翻翻殷月辉的抽屉,看看有什么蛛丝马迹可以证明他就是怪盗KING。

二话不说,我就跑到了殷月辉的课桌前。他的课桌在倒数第二排,我一找到便蹲下身子开始查找。可是当我的手刚伸进抽屉时就听到一个交谈声远远地从后门的方向传来。

不妙!不妙!有人来了!我要赶快躲起来。可是我要躲在哪里呢?我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抬眼看到了高大的讲台,我来不及多想就一头钻了进去。

"你这个笨蛋,说要打篮球却连篮球都不带!"

"刚才跑出去太急了,忘了。"

两个男生边谈边走进教室,然后拿着一个篮球离开了。

确定他们走远后,我从讲台后钻出来,再次跑到殷月辉的课桌前开始查找,可是我刚把东西翻出来,又有一阵脚步声传来。

哎呀呀——怎么这么烦啊!我立刻把东西塞回了抽屉,再次躲进了讲台。

"渴死我了,这么热的天上什么体育课!"

"不如我们喝点水休息一下再出去吧。"

两个女生抱怨着走进教室。她们没有发现我,坐在位子上边喝水边聊起天来,一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

不会吧……我缩在讲台里一动都不敢动。我要怎么办啊?如果她们一直不出去,难道我要躲到下课吗?有课也不好好上,他们班的人怎么都这么散漫啊!

我望着手表,指针一点一点移动,那两个人越聊越起劲,而我心急如焚。到底有完没完啊?

终于在她们喷洒了半个小时口水后,两人才发现没有话可说了,于是姗姗离开。女人的聊天功夫绝对不是一天练就的,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唉——我叹了口气从讲台后爬出来,发现四肢都麻木了。望了望手表,还有十分钟就下课了!我要赶快行动。

我迅速跑到殷月辉的课桌前,把东西一股脑地掏出来放在桌子上一一检查起来。不锈钢铅笔盒,里面除了几支笔和橡皮没什么特别的。课本,几乎没有涂写的痕迹。我又翻开他的笔记本,上面没记录别的,都是雪狼一天洗几次澡、一天吃几顿饭……真不知道这样的人怎么会每次考试都是年级第一,而且还是学生会会长。说到第一,另外一个并列第一正是景夜莲。莲那小子也真是不简单。

当——当——当——

正当我在全身心地、认真地、仔细地检查殷月辉的东西时,下课的钟声突然响起,人群陆陆续续往教室方向涌来。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快就下课了?我望着自己的手表,发现我的手表居然慢了五分钟!我立刻手忙脚乱地把东西塞回殷月辉的抽屉,可是当我刚想离开就看到很多人已经走到教室门口了。怎么办怎么办?要是被发现一定会被当成小偷或奸细抓起来吧?

正当我急得不知所措时,突然发现殷月辉后面的桌椅是没人用的,抽屉里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东西。我二话不说把连在衣服上的帽子戴起来,又从殷月辉抽屉里拿出一本书盖在头上,趴在那张没人用的桌子上装作睡着了,进来的人谁都没有发觉异样。

我就这样僵硬地趴在桌子上一动都不敢动,两只眼睛从书本后偷偷瞄着教室里的情景。我一定要找个机会从后门溜出去……

这时一道金色的光芒闪了闪,然后一个颀长挺拔的身影走进了教室。他肩上蹲着一只雪白的狐狸,走起路来跩跩的,目不斜视,亚麻色的碎发在阳光下闪烁着不羁的光泽。

糟糕!是殷月辉。我趴得更低了,用力把书盖住自己的脑袋。千万不要被发现……千万不要被发现……

突然,砰的一声,后门被一个拿着篮球走进来的男生扣上了。

糟糕!连逃出去的唯一后路都没有了……我真希望自己能有隐身大法,让我隐身冲出去!

这时殷月辉踱到我跟前。我瞬间冻结,一阵冷风呼啸而过。

他没发现吧……他没看出是我吧……我僵直着身子趴在桌子上一动都不敢动。我感觉到他移动了下凳子,在我前面坐了下来,背靠着我的桌子。

呼——我顿时松了一大口气,看来他应该没有发现我。我慢慢地抬起头来,所有的动作都十分轻柔,生怕惊动了就坐在我前座的殷月辉。

只见雪狼从他肩头跳下来,趴在他大腿上。殷月辉悠哉游哉地跷着二郎腿,摸着雪狼的皮毛。

很快就上课了,所有人都坐在自己位子上,我被迫无奈只好和他们一起上课。一位头发花白、身体发福的老头夹着书本拖着笨重的身子吃力地走了进来,那滚圆的啤酒肚上下颤动着。我真担心他会一个不小心摔在地上,然后像皮球一样一路滚走。

我用课本挡着脸,没有任何人发现我这个入侵者。哦呵呵呵——这班上的人都是没有观察力的笨蛋!我挡着脸躲在书本后偷笑。

4

胖老头走到讲台上,清了清嗓子说:"我们中华五千年的历史源远流长,蕴涵着无穷无尽的文化知识,每一次给大家上课我都心潮澎湃啊!哈哈哈哈——"他激动地张大嘴巴一阵大笑,口水像花洒一样喷出来。

他是白痴吗?我无聊地瞥着他,觉得他也是个笨蛋。

胖老头笑着笑着脸上的表情慢慢僵硬了,因为他发现底下的人全都无动于衷地望着他,没有因为他的话产生一丝波澜,他只好尴尬地清了清嗓子说:"那,那我们开始上课吧。"

早该这样了。我无聊地打着盹,希望这节课能快点过去。殷月辉微侧着身子一只手撑着下巴,一只手漫不经心地摸着雪狼。侧面看去,他细长卷翘的睫毛在眼睑上投下浓浓的阴影,使他的五官看上去更加立体精致。而那浓密的睫毛下是一对比子夜还要迷人的黑色眼睛,静静地散发着璀璨的光泽。

嘁!他还在戴黑色隐形眼镜啊。哼!如果你真是怪盗KING,我一定会把那双冰蓝色的眼睛在所有人面前揭露的,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个大骗子!

"谁能说说成吉思汗的'大迂回'战略?"胖老头突然停下来望着台下提问。

所有人的脑袋都垂下了,仿佛挂上了千斤秤砣似的抬也抬不起来。

嘁!这班上的人果然都是笨蛋。

教室寂静无声,胖老头望着一个个垂下的脑袋流露出了受伤的表情,他那张布满皱纹的肥肥的脸此时已经皱成了一朵秋菊。那双如缝隙般的小眼睛,似乎还闪动着难过的泪花。

"老师!"殷月辉突然举起手大声叫道。

胖老头惊喜地转过头,受宠若惊地望着他:"殷、殷少爷……"

所有人都抬起头望着殷月辉,以为他要回答问题。

"老师,我知道有一个人一定能回答你的问题!"殷月辉扯了扯嘴角牵出一抹不羁的笑容,如黑曜石般的眼睛闪烁着耀眼的光彩。

"谁?"胖老头欣喜地大叫。

"那个人仰慕你很久了,她不但拜读过你所有的论文,还参加过你所有的学术演讲会。今天更是特地来我们班上做旁听!"殷月辉笑了笑,神采飞扬地说。

"真……真的啊?"胖老头激动得热泪盈眶,拿着粉笔的手不停地颤抖着,"啪嗒"一声,粉笔终于在他手中壮烈牺牲,断成两截。

他说的是哪个白痴啊?我无聊地掏了掏耳朵,慵懒地趴在桌子上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我想这样简单的问题对她来说肯定是轻而易举的,不用考虑就能答出来。"殷月辉突然懒懒地回过头,眼睛瞬间对上了我。

刹那间,所有人都转过头望向了我,我顿时变成了全班的焦点。所有人脸上都挂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目不转睛地盯着我。而此时的我正鼻孔朝天,哈欠打到一半的嘴张到最大,因为睡意蒙眬两颊涨得红红的,脑袋上还罩着一个难看的帽子,简直就像一只正在下蛋的老母鸡。

呼——一阵冷风呼啸而过……

我?!我下巴落地,半天都合不上来。殷月辉什么时候发现我的?我瞪大了眼睛,浑身僵硬,在那一道道犀利的目光下有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哈哈哈哈——这位同学你真是太有品位了!快点站起来,讲讲你对成吉思汗的'大迂回'战略的见解吧!"

啊?!成吉思汗?"大迂回"战略?什么东东?!在一道道目光下,我硬着头皮站起来。殷月辉歪着身子撑着下巴,嘴角挂着奸笑,饶有兴味地斜睨着我。

可恶!居然把我逼上梁山。

"那个……成吉思汗……'大迂回'战略……"我绞着十指,吞吞吐吐地半天也没回答出个所以然。

大家都看好戏似地注视着我,笑容渐渐从胖老头的脸上褪去,我的额头不由地挂下一大滴汗。

"老……老师……我仰慕您好久了,不,不如你来说说这个什么成吉思汗的'大迂回'战略吧!"我发誓,我以我侦探的名义发誓,那一刻我真想挖个地洞钻进去,永远也不要出来。就让我一个人躲起来羞愧而死吧!

"老师!"殷月辉又举起手大声叫道。

他又搞什么鬼!我怒目瞪着他。

"什么事?殷少爷。"胖老头笑眯眯地回过头。

殷月辉瞥了我一眼,眼里闪过一丝狡猾的光芒。气死我了!他现在一定很得意。

"老师,我想这位同学一定是太激动、太紧张了,毕竟她还是第一次上你的课。老师,你不如再给她一些你最新写的论文和著作,让她好好回去拜读一下,并写份三万字阅读心得给你。我想她一定会非常乐意,非常受宠若惊的!"殷月辉"好心"地提议道。

"好好好!这位同学,你真是一个难得的人才,等一下就把我三十多年来的论文和书作给你。希望对你有所帮助,那份阅读心得你写好后给我,我们一起好好讨论一下!"胖老头激动地手舞足蹈,说话时由于太激动双下巴不停抖动着,"好久都没有出现像你这样对历史产生浓厚兴趣的学生了,我,我真是太激动了……"他说着说着潸然泪下,掏出白手帕擦着他的小眼睛。

"……好……谢,谢谢,老师……"老天啊,我现在比他还想哭。

殷月辉回过头,以胜利者的姿态朝我扬了扬眉毛。

谁给我一把刀!我要和他同归于尽。

下课后我跟着胖老头来到办公室,他把一堆如小山般高的书籍交给我,并笑眯眯地和我商量交阅读心得的时间。

殷月辉,这笔账我一定会跟你算回来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2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2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2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VS第一战 蓝眼睛和银色长发

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