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第七戰 貧民皇后再次落難

VS第七戰 貧民皇后再次落難

碧藍的天空一澄如洗,就像一幅鮮艷的水彩畫。陽光灑落在一片金色的向日葵上,那一株株向日葵精神抖擻,抬頭挺胸,就像是站崗的士兵,幾隻白色的蝴蝶歡快的在中間飛舞。

可是……一個角落中的幾柱向日葵和這邊形成鮮明的對比,個個垂頭喪氣,半死不活。

化——

碧藍的天空一澄如洗,就像一幅鮮艷的水彩畫和煦的陽光灑落在一片金色的向日葵上,那一株株向日葵精神抖擻,抬頭挺胸,就像是站崗的士兵,幾隻白色的蝴蝶歡快地在中間飛舞。

可是……一個角落中的幾株向日葵卻和這邊的形成鮮明對比,個個垂頭喪氣、半死不活的。

嘩——

我舀了一瓢水把一顆挺拔飽滿的向日葵從頭澆到腳,它立刻像蔫了似的耷拉下了腦袋,彎腰駝背得像個七旬老人。

「啊!拜託你不要再澆了,我的葵花快要淹死啦!」老爸望着一株株半死不活的向日葵,心痛萬分地伸出手捧起它們,可是只要他一鬆手,那些葵花又耷拉了下來。他那個痛心疾首啊,就差沒抱着葵花大哭一場了。為什麼這麼無聊呢?「嘩——」我又舀了一盆水澆下去,然後拎着水桶往另一邊走去。

「啊!拜託你不要澆了!今天你已經澆了八遍了——」老爸拉着我的袖子可憐巴巴地說,一張臉皺成一朵菊花,眼裏閃爍著晶瑩的淚光。

「已經澆八遍了嗎?」我納悶地望着他。我怎麼不知道?唉——我放下水桶有氣無力地往庭院裏走去,接下來要做什麼呢?好像什麼事都沒有。

唉——我又嘆了口氣在台階上坐下,托著下巴仰望着蔚藍的天空。怎麼這麼無聊啊——

「Q啊,瓔珞怎麼了?」

「社長自從把偵探社關了以後,就一直一蹶不振。」

「雖然她以前兇巴巴的,但突然想現在這樣多愁善感的,我還真不習慣啊。」

老爸和Q湊在一起望着我唧唧喳喳說個不停。

唉——天空為什麼這樣高渺呢?

「啊!社長已經嘆了九十七次氣了!」

「再這樣下去可不行啊,她會得憂鬱症的啊!」

老爸和Q抓着頭髮,急得團團轉,彷彿天要塌下來似的,號叫不停。

失去了偵探社的我就像是脫離了軌道的星球,漂浮在浩瀚的宇宙中,完全失去了方向,不知該何去何從。我似乎不知道了人生的意義,也找不到歡笑的理由。我整天虛度光陰,感覺一天比一天難熬。

媽媽,你一定對我很失望吧?望着天空中那片白雲,我試着回憶媽媽的面容,可是在那一刻,我卻突然怎麼也想不起媽媽的樣子,我真是該死!

丁零零……丁零零……

一串鈴聲由遠而近地傳來,還伴隨着一陣因為自行車好久沒有加油而發出的「嘎吱嘎吱」的刺耳聲音。景夜蓮滿頭大汗,奮力地踩着自行車往這邊過來。亂成一團的黑髮就像個鳥窩,身上的短袖襯衫皺巴巴的。那輛紅色女用自行車前面還掛着個買菜的籃子,車子因為路面不平而不停顛簸。

唉——那輛自行車真是什麼時候看起來都土得掉渣啊……

「吱——」自行車停在我面前,景夜蓮一腳撐住地面,朝我伸出手。

「幹什麼?」我納悶地望着他,屁股坐在台階上一動不動。

「上來,帶你去個地方!」他咧開嘴,露出一口晶瑩潔白的牙齒。

「什麼呀?神神秘秘的。」我拉着他的手慢吞吞地從台階上站起來,繞過他坐到了車後座。

「哇!蓮和社長是不是在談戀愛?!」

「小蓮——加油啊!」

Q和老爸在一旁像兩隻跳躍的麻雀,他們的話讓我差點從後座上摔下來

「瞎說什麼呢?」我沒好氣的白了他們一眼。

「伯父,我會加油的!」景夜蓮笑的一臉燦爛。

我再次差點從後座上摔下來,生氣地大吼,「景夜蓮你怎麼也跟着他們起鬨!」

「呵-」景夜蓮笑了一聲,用力一蹬自行車,我們就飛馳了出去。

微風輕撫着我的臉頰,蝴蝶在我們身邊翩翩起舞,小路兩旁的藍色木槿花散發着宜人的芬芳。景夜蓮奮力地宰著自行車,襯衫的下襬被風吹起。

景夜蓮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呢?為什麼那麼神秘?我原本以為他會是怪盜KING,可殷月輝才是。他不是,他又是誰?

可是這又有什麼關係呢?就算我不知道他是誰,我還是堅定的相信他會默默守護着我,在我失落和微難時褪下偽裝,化身天使來解救我。他就是我的天使,就算姓名是假的,就算外表是幻化的,他依舊是個天使,專屬於我的天使。

不一會兒,他載着我來到一個家禽養殖場。他在門口停下自行車,我從後座跳下來。

「你、你不會是帶我來偷雞的吧?」我望着養殖場的大門,嘴角抽搐。我可不想當黃鼠狼。

「進來!」他二話不說,拉着我走進去。

搞什麼嘛!從剛開始就一直神神秘秘的沒想到卻帶我來臭烘烘的養職場。要約會也應該去浪漫美麗香氣四溢的地方,那才有情調嘛!

我不情不願地跟着他來到一個小籬笆前,裏面養著一群小雞仔。鵝黃色的絨毛,身子就乒乓球那麼點大,柔柔弱弱的,十分惹人憐愛。

「看。」他拉着我在籬笆前蹲下。

「你特地帶我來看這些小雞仔?」我受不了地撇了撇嘴,真夠無聊的!

景夜蓮沒說話,蹲在籬笆前微笑地望着那群小雞仔,我扁了扁嘴,跟着蹲下身子。這群剛出生的小雞仔好嬌小,連站都站不穩。兩條火柴那麼細的腿,抖得像風中的落葉,可他們還是要站起來。整個身子搖搖晃晃的,隨時要倒下去似的,看的讓人心疼。

一陣風吹來,一隻小雞仔跌倒在地,柔弱的樣子讓我忍不住擔心牠是否摔傷了。下一刻,牠又搖搖晃晃地掙扎著站起來,沒一會又被突如其來的大風吹倒。如此反覆……不管小雞仔被風吹倒多少次,依舊堅持不懈。

看着眼前的這一幕,我的心就像有春風吹過,吹醒了彷佛沉睡了一個冬天的心田。

我懂了!我明白景夜蓮帶我來這裏的目的了-他是要我學會像小雞仔那麼堅強,不管失敗多少次都要勇敢地站起來,不認輸地繼續前進。我感激地看着他,鼻子酸酸的,心裏又有溫暖的洪流在涌動,「謝謝你……」我哽咽的說,眼淚順着臉頰流了下來。

他露出欣慰的笑容,朝我豎起大拇指,「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要忘記你是個是偵探!」

「嗯!」我用力點着頭。是啊!之前的我被失敗沖昏頭了,差點忘記最重要的事-偵探除了要做到鐵面無私、嫉惡如仇,更要堅強不屈、百折不撓。

對,我不能就這樣放棄!我一定要找到證明殷月輝就是怪盜KING的證據,向所有人證明我的推理是對的!

心裏又燃起了熊熊火焰,我的眼神又恢復了鬥志,「我是個偵探,為了正義我要堅強不屈、百折不撓,什麼都不能打倒我!」

「就是這樣!」景夜蓮對我燦然一笑,美的讓人恍忽。

望着他耀眼的笑容,我的腦海又浮現出他坐在甲板上仰望着夜空時,被月光映亮得憂傷又美麗的臉

景夜蓮,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夜幕在天際拉開,聖羅蘭燈火如輝。印着慶賀標語的布條掛滿了教學大樓。五顏六色的綵帶綴滿枝頭,色彩繽紛的汽球漂浮在空中,還有一艘龐大的汽艇在空中浩浩蕩蕩地飛來飛去,散發着綠色的熒光。下面拖着一條巨大的標語-慶賀聖羅蘭創辦一百五十周年。

今天是聖羅蘭一百五十周年校慶。每年的今天,聖羅蘭貴族學院都會舉行一場豪華的仲夏夜舞會,今年更是盛況空前。

校園裏的人個個盛裝打扮,興奮的朝大廳涌去。

「今晚我要找個美女跳舞跳個通宵!」

「我看中了好幾個帥哥,等一下一定要搶先!」

………

大家臉上帶着期待的光彩,議論紛紛地消失在大廳的入口處。

悠揚歡快的音樂從裏面流溢出來,窗子子透出的燈光比月光還要明亮。我一個人孤零零地坐在紫丁香樹下的鞦韆上,望着地面上鋪得厚厚的紫丁香花。舞會對我有什麼意義呢?在我最落魄的時候舉辦這麼盛大的舞會,好像是對我的諷刺……

「社長、社長-」Q大叫着跑過來。今天的他也是一席盛裝,黑色的小禮服、紅色的領結,頭髮上抹了一點髮蠟,看起來神清氣爽、精神飽滿。這小子也春心萌動了吧!

「社長,舞會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們快點進去吧!」他雀躍地跑到我眼前。

「我不想去。」我垂頭喪氣的,一點都提不起興緻來。

「不行,今天誰都不能缺席,等一下各年級要點名啦!」Q把我從椅子上拉起來,不顧我的反對就拉着我跑進大廳。

大廳隆重的妝扮過了。落地窗前懸掛著印着復古花紋、綴著金色流蘇的絲綢窗帘,地上鋪着如花似錦的地毯。一盞龐大的水晶吊燈從天花板中央垂落下來,一串串水晶珠晶瑩剔透,在燈光璀璨無比。紅色的玫瑰花和墨綠色的綢帶把會場裝點的更加精緻華麗。舞台上穿着筆挺禮服的樂隊正演奏著歡快的音樂。會場內的人個個錦衣華服、神采飛揚,獵艷的眼睛滿場亂瞟。

我拿了杯果汁,垂頭喪氣地走到窗邊,視線飄向窗外的滿天星空,對眼前的一切毫無興趣。

這時大廳突然騷動了起來,我好奇地回過頭,看到一個穿着白色禮服向左般高貴的少年走進大廳。他立刻成為全場的焦點。

殷月輝!我的新彷佛被用力重擊了一下,我緊緊地握著玻璃唄。

他今天穿着潔白的無瑕的禮服,禮服的嶺子和袖口都用金線綉著復古的花紋,裏面是一件象牙色的絲綢襯衫。他那頭亞麻色的歲法用髮膠定成桀驁不馴的髮型,在燈光下閃著耀眼的光芒。黑色的眼銅像兩顆耀眼的鑽石,神秘而璀璨。左臂的獅子臂章好像凝聚了全世界的光芒,耀眼的讓人側目。那隻獅子威嚴雄偉,傲然地握著權仗,就像帝王一樣。

大廳里,不論男生女生都仰慕的望着他。

他若無旁人的往大廳中央走來,女生們全都跟隨着他的腳步,眾星捧月的簇擁在他周圍。

我偷偷跑到角落。唉,為什麼這個無惡不作的渾蛋會受人景仰,而我卻躲在這裏像之見不得人的老鼠似的?

「大家安靜!」教務主任跑到台上,拿起麥克風對所有人宣佈,「現在由理事長為我們主持今天的舞會。」

熱烈的掌聲響起。樂隊停止演奏,大家都涌到台前。

理事長微笑地走上台,今天她穿了一件紫色的真絲長裙,把它的身形勾勒的婀娜多姿。大家都停了下來,目不轉睛地望着台上。我把酒杯放在從我身邊經過的服務生端著的拖盤上。

理事長拿起麥克風,平復下激動的心情,說道,「很高興能主持今天的舞會。聖羅蘭貴族學院創辦至今已經有一個半世紀的歷史了,它從創辦最初的普通學校晉陞到貴族學院,一年比一年繁榮,全國各地的學生都慕名而來。我身為學校的理事長感到非常驕傲,希望大家能和我共同努力,讓聖羅蘭越來越好!」

嘩-台下又是一陣掌聲。

掌聲漸漸停下,這時理事長微笑宣佈,「仲夏夜舞會正式開始!」小提琴手慷慨激昂地拉起歡快的曲子;薩克斯手伸長了脖子卯足了勁吹着薩克斯,整張臉脹的通紅;鋼琴手甩著頭髮,十指在黑白的琴鍵上飛快的跳躍。

一個個激昂歡快的音符像插了翅膀的精靈滿場飛舞,它們鼓動着透明的翅膀,撒落熱情的種子。會場頓時燃燒起了一把火,所有人都熱情洋溢。

男生和女生攜手舞動起來,紅色、黃色、紫色綠色的裙子在會場中綻開一朵朵鮮艷的花朵,令人眼花撩亂、目不暇給。連Q也和一個娃娃臉、身材嬌小的女生跳起舞來。

我站在柱子旁,身邊沒有半個人。舞會裏燈火如輝、熱情似火,而我卻被窗外斜射進來的冰冷月光籠罩。那月光把我隔離再另外一個世界,那世界冰冷寂寞。

我站在自己的世界,遙望着歌舞昇平、歡聲笑與的另一個世界,冰晶一點一點從我腳底往上結起,把我整個人冰封起來,寒冷穿透肌膚直透心臟。

我好想離開,好想這一刻就衝出大廳。可是我的腳好像被釘住似的,動彈不得。神啊,讓我消失吧……就這一刻。

殷月輝傲然地站在舞池中央,就像個高貴的王子。一群女生圍了上去,雙眼冒着桃心,嘴角流着口水,恨不得把他一口吃掉。

「殷月輝,跟我跳舞吧!」

「不要!殷會長,你要跟我跳舞!」

「殷少爺為什麼要和你們跳啊,閃開!殷少爺,你一定要選我!」

那群女生爭先恐後地擠上去,周圍的男生紛紛投去艷羨的目光。

殷月輝嘴角掛着不羈的笑容,眼神高傲不屑,他輕揚起眉毛說道,「我只和舞姿優雅的女生跳舞。」他說的雲淡風輕,卻掀起了會場又一道喧嘩。

「那當然是我了,我最會跳舞了,我可是受過專業培訓的!」

「專業培訓算什麼,我可是得過交際舞大獎的!」

「得個獎有什麼了不起,我們家可是舞蹈世家,從出生起就開始學跳舞了,得過的獎可是不計其數」

一群女生爭相在殷月輝面前炫耀舞姿,有穿着紫色絲質魚尾裙的、粉色薄紗公主裙的、白色復古宮廷服的,她們個個爭奇鬥豔、各展所長。

殷月輝雙手插在褲袋裏,冷冷地站在一旁,對眼前的爭奪戰置身事外,嘴角掛着譏諷的笑容,彷佛他眼前上演的是一出荒誕劇。

看他多得意啊,這個冷血無情的渾蛋!我真想上前揍歪他驕傲的鼻子。

「美女,你怎麼一個人躲在這裏啊?」突然,一個高大帥氣的男生走到我面前,笑瞇瞇的望着我。

「呵呵……」我撓著後腦杓,尷尬地說,「我……我不會跳舞。」邊這個理由應該不奇怪吧?

「沒關係,我來教你。」那男生二話不說就拉着我步入舞池。

天啊,他不會是看上我了吧?我低頭尷尬地跟着他的步伐,希望不要被殷月輝那個渾蛋看見。我四肢僵硬,就像是個機械人在學走路,每一步都異常生澀。

真希望能早點結束這場難熬的舞會!

另一頭,殷月輝和一個穿着白色紗裙的女生跳起舞,那女生臉色緋紅,雙眼閃動着激動的光芒,興奮的樣子就像下一刻會暈過去似的,讓人看了反胃。

好不容易一曲完畢,我都快虛脫了。沒有被殷月輝選到的女生垂頭喪氣的四處散開,我趁機從那男生手裏掙脫出來,可當我剛想離開就被一群女生攔住了。

「喲,這不是雲大偵探嗎?」

「是啊,她今天穿得酸不溜秋的,真像個落難偵探呢!」

「他居然還有膽來參加殷家舉辦的舞會,果然是個膽大包天的偵探!」

那些沒有「雀屏中選」的女生圍着我,用尖酸刻薄的字眼攻擊我,以發泄心裏的悶氣。

那些字眼就像是一個個冰雹劈劈啪啪地砸在我身上,把我咱的體無完膚,「我去哪裏、做什麼事,不需要妳們評論。讓開!」我瞪着她們,毫不示弱。不要以為我關了偵探社就承認自己輸了,我還是我,誰都別想騎到我頭上!

「妳以為妳是誰,脾氣還真大!你做什麼經過我們同意了嗎?」一個個頭高、看起來很強悍的女生走上前,重重的推了我一把。

我一個趔趄,狼狽的後退了一步。居然敢推我!我抬起頭憤怒地瞪着她,熊熊的火焰在我眼底燃起。

「哼」那個女生對我的忿怒嗤之以鼻,不屑的哼了一聲,「我警告你,以後別再接近殷少爺,不然我們不會放過你的!」她指着我,凶神惡煞地說。然後又轉過頭,對滿會場的人高聲宣佈,「誰要是跟他跳舞,那就是跟我們所有女生作對,以後在聖羅蘭沒有半個女生會跟他說一句話!」

所有男生心有餘悸地望着我,然後避得遠遠的,好像我是瘟疫似的,連剛才那個邀我跳舞的男生也躲的影子都沒了。

都是群沒骨氣的酒囊飯袋!我對他們嗤之以鼻。

那女生又轉過頭瞪着我,「我們不會讓你好過的,我們會想方設法讓你在聖羅蘭待不下去!」

「妳經過我的同意了嗎?」一個慵懶的聲音在人群中響起,卻比響雷還要有力。

那女生顫抖的回過頭,只見殷月輝不疾不徐地朝這邊走過來。隨着他的步伐,人群紛紛向兩邊退去,就像被分開的海水。他一步一步地走過來,坦然自若,俊美的臉在燈光下比鑽石還要迷人。

「殷……殷少爺……」高個子的女生已經激動得說不出全一句話,兩眼熱淚盈眶,嘴唇顫抖,面色緋紅。

殷月輝看也不看她一眼,越過她對我伸出手,「過來!」他命令道,亞麻色的碎發閃閃發光。他的臉孔像是籠罩在朦朧的白光里,此刻,他就是站在雲端里俯瞰世人、散發着聖潔光輝的天使,所有人都屏息地望着他,

如果是以前,我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握住他的手,但是現在我已經完全清醒,不會在被他虛偽的外表給欺騙了!在這時候,他居然還一臉偽善的向我伸出手,裝成要把解救出危難的聖鬥士。

「啪-」我用力拍開他的手,周圍一片嘩然,所有人都難以置信的望着我。殷月輝的臉色比鍋底還要黑,咬着牙,隱忍着怒火。

「你不要再在我面前貓哭耗子假慈悲了!」我無所畏懼地瞪着他,眼底像冰山一樣冷峻。

「妳說什麼?再、說、一、遍!」他咬牙切齒地瞪着我,眼底有熊熊烈火在燃燒。看他氣憤的樣子,真是恨不的把我生吞活剝。

「你會那麼好心?你是在我面前炫耀你的勝利吧!告訴你,你不會得意太久的!」我一口氣說完就跑出大廳。

我會記住這一刻的,我將來一定會加倍還給你!

會場立刻混亂起來。

「會長,你不要太生氣」

「她這種女人不識抬舉!」

「你跟我跳舞吧,不要理她」

只聽到背後傳來殷月輝一聲火山爆發似的咆哮,「煩死了,全都給我滾開-」

一口氣跑到頂樓,我氣喘吁吁地跌坐在地上。為什麼我那麼狼狽,為什麼我要逃跑?

星空好美,星星像鑽石一樣璀璨,一閃一閃的,碩大又美麗,好像要落下來似的。

我抱着膝蓋,感受迎面吹來的風。髮絲被一根一根的吹起,在風裏舞動。我低頭打量自己-身上的藍色棉布弔帶裙,一點都稱不上漂亮;腳上一雙棉布鞋,看起來那麼寒酸。與剛才跟殷月輝跳舞的女生比起來,就像是雜草和百合花。

可是我為什麼要在意這個呢?我不需要漂亮的衣服,我不需要美麗的寶石,現在我什麼都不需要了。感覺身體里空蕩蕩的,風吹進去像有回聲。有什麼珍貴的東西失去了,再也找不回來……

溫熱的液體順着臉頰流下來,被風一吹,帶走了身體里殘存的溫度。我把臉埋在膝蓋里,覺得好累。

我撐的好累,可不可以不要再撐下去,可不可以不要再堅強?可不可以像個傻瓜一樣活在世上,沒有煩惱……眼淚像失去控制的水龍頭流個不停,怎麼都停不下來。

噠-噠-噠-

突然,一陣清脆響亮的腳步聲由遠而近傳來,在寂靜的夜裏尤其響亮。

是誰?我抬起頭望去,淚眼朦朧中,只見星光下一條頎長挺拔的身影往這邊走來。那身影猶如包在一團朦朧的光暈中,散發着白色的光芒。而那光芒如同星光般璀璨,把周圍點亮。

站再光暈里的人擁有一頭銀色長發,就像一瀉千里的月光,閃動着迷人的光澤。一陣晚風吹來,一根根撩起他的髮絲。那髮絲閃閃發光,彷佛是一隻夜光蝶翩翩飛過,美麗的翅膀灑落下星星點點的粉塵。

怪盜KING?我用力揉了揉眼睛,才看清楚那是景夜蓮。他摘掉了眼鏡和假髮,穿着黑色禮服,就像是從古老城堡里走出來的吸血伯爵,神秘又美麗。那套黑色的禮服是那麼的合身,把他的身形勾勒得宛如雕塑般完美。

為什麼他今天會卸下偽裝,發生了什麼事嗎?我楞楞地望着他,不知所措。卻也忘了哭泣。

他走到我面前朝我伸出手,彎下腰,把另一隻手貼在背後,做出很紳士的邀舞動作。光滑柔亮的髮絲垂落,滑過我的臉頰,神不知鬼不覺的撥動了我的心弦。

我楞楞地望着他的手,那枝放在我面前的手潔白無瑕,五指修長,在月光下呈半透明,就像一朵在夜裏靜靜綻放的玉蘭花。

我把手緩緩放放了上去,恍恍惚惚中,我的心臟因為他的動作而完全不受控制了,怦怦跳個不停,兩頰也漸漸升溫,大腦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了。

他拉起我,把我溫柔的帶進懷裏,一陣清淡的花香瞬間把我包圍。這香味是樓下的紫丁花發出的,還是景夜蓮身上發出的,我已經分不清楚。

他望着我,美麗的雙瞳冰藍清澈,彷佛把愛琴海的海水全注入到了裏面。那凝聚的冰藍色海水在裏面靜靜流動,讓看着它的人心都跟着蕩漾。它折射著月亮的光輝,表面散發着盈盈波光,比鑽石還璀璨。它的眼狹長、微微上揚,冷艷又妖嬈,好像要勾人魂魄一樣。

這是我第一次看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居然也是冰藍色的。模糊中我感覺這雙眼睛有熟悉,但此時的我已經失去了思考能力,只是怔怔的望着他,被他冰雪無暇的美麗深深地吸引。

沒有音樂的伴奏,我跟着他的舞步翩翩起舞,卻有說不出的默契,彷佛有心靈感應似的。

他薄薄的唇瓣堅毅又柔美,向寒風裏綻放的海棠花。沒有任何言語,卻已讓人心醉。夜空像大海一樣深邃,仙女揮動了魔法棒,為夜空灑上漫天星輝。

我望着他冰藍色的眼睛,感覺自己一點一點地陷了進去。冰藍色的海水把我包圍,我徜徉在大海里,無憂無慮,拋開了一切的束縛。

咻-

突然一到金黃色的光芒從地上升起直射夜空,碰的一聲在黑夜中爆開,綻放出美麗的金絲菊。

「是煙花!」我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讓煩惱像煙花一樣在天空爆炸,然後被風帶走。」精業聯珍出手輕撫着我的臉龐,冰藍色的眼睛裏映着璀璨的煙花,全世界在他面前都黯然失色。

「嗯。」我用力點點頭,一顆眼淚從眼眶裏滾落,低在他潔白無瑕的手指上,晶瑩地破碎。

「不要一個人躲起來哭泣,因為我就站在妳身後,妳轉身就能靠在我的肩上」他伸出纖細的手指,抹掉我眼角的淚水,動作輕柔,彷佛我是個易碎的陶瓷娃娃。

嘩啦啦-

這段時間在心中所凝結的冰晶瞬間破碎,我就像衝破了千百到屏障、跨越了億萬光年的距離的撲到了他的懷裏。

他伸出雙臂把我抱在懷中,就像一對潔白的翅膀包裹着我,那麼溫暖,讓人流連忘返。

他的溫柔讓我頓時把委屈和不滿化作淚水,在他懷裏肆無忌憚地宣洩。它身上散發的淡淡花香繚繞在我們周圍,慢慢安撫着我的情緒。

綻放在夜空的煙花巷鳳凰尾部拖曳的羽毛,又像天際墜落的流星,美得讓人窒息,美得讓人忘乎所以。景夜蓮嘴角輕揚,牽起一抹勾魂攝魄的笑容,比煙花還美麗,令人神魂顛倒。

希望時間就此停留,讓這一刻成為永恆。

咻-咻-咻-

又有無數煙花直射向夜空,像孔雀開屏般地綻放。夜空像狂歡舞會,百花齊放、色彩繽紛。星火像漫天飛舞的雪花,驚動天地地墜落,凄美絕倫地飛散。

我們在這璀璨繽紛的夜空下翩翩起舞,有漫天的煙花為我們伴奏,比童話還要浪漫。景夜蓮精美絕倫的臉在煙花的映襯下忽明忽暗,他美麗的雙瞳映染著五彩繽紛的煙花。

此時此刻,我的心跟隨着他蕩漾。他的笑容讓我忘記了悲傷,恍若置身於美麗的夢境中。

今夜,我一輩子也忘不掉……

直到第二天,我的心情還沉浸在那個如夢般浪漫的夜裏。絢爛的煙花依舊在我腦海里開放,景夜蓮美麗絕倫的臉依舊在我腦海里微笑。

走在聖羅蘭學院寂靜的小路上,清晨的聖羅蘭貴族學院在金色的陽光下一點一點地蘇醒,大朵大朵的白雲從三座不同風格的主樓建築上方悠悠飄過。草坪上豎立的白色大理石雕克而成的飛翔天使純白無瑕,散發着柔和的光芒。

紫丁花靜靜地凋零,幾朵紫色的花在我眼前飄落。我抬起頭,望着頭頂那片濃郁的紫色,心底祥和而寧靜,突然-

「把雲珞瓔趕出聖羅蘭,誓死維護少爺!」大吼聲劃破了寧靜的校園,驚落了許多紫丁香花,紫色的花朵在風裏紛紛揚揚地飄落。

原來,我處處和殷月輝針鋒相對的舉動,終於惹怒了全校所有女生。全聖羅蘭貴族學院的女生自發組了「掃雲組」,顧名思義就是掃除雲珞瓔的組織她們唯一的目的就是把我趕出聖羅蘭貴族學院,誓死保護殷月輝。

今天一大早「掃雲組」的所有人就頭上綁着寫有「掃雲組」字樣的大字布條,手舉著寫有「詛咒雲珞瓔」、「剷除雲珞瓔」、「雲珞瓔是萬惡之首」等的旗幟,聚集在操場上,上千人把操場擠得水泄不通,一眼望去黑鴉鴉的一片。

教學大樓里一個人都沒有,大家都跑出來看熱鬧了。簡直就是萬人空巷,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發生了什麼大暴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怪盜KING和偵探QUEEN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怪盜KING和偵探QUEEN2 怪盜KING和偵探QUEEN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VS第七戰 貧民皇后再次落難

5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