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第七战 贫民皇后再次落难

VS第七战 贫民皇后再次落难

碧蓝的天空一澄如洗,就像一幅鲜艳的水彩画。阳光洒落在一片金色的向日葵上,那一株株向日葵精神抖擞,抬头挺胸,就像是站岗的士兵,几只白色的蝴蝶欢快的在中间飞舞。

可是……一个角落中的几柱向日葵和这边形成鲜明的对比,个个垂头丧气,半死不活。

化——

碧蓝的天空一澄如洗,就像一幅鲜艳的水彩画和煦的阳光洒落在一片金色的向日葵上,那一株株向日葵精神抖擞,抬头挺胸,就像是站岗的士兵,几只白色的蝴蝶欢快地在中间飞舞。

可是……一个角落中的几株向日葵却和这边的形成鲜明对比,个个垂头丧气、半死不活的。

哗——

我舀了一瓢水把一颗挺拔饱满的向日葵从头浇到脚,它立刻像蔫了似的耷拉下了脑袋,弯腰驼背得像个七旬老人。

“啊!拜托你不要再浇了,我的葵花快要淹死啦!”老爸望着一株株半死不活的向日葵,心痛万分地伸出手捧起它们,可是只要他一松手,那些葵花又耷拉了下来。他那个痛心疾首啊,就差没抱着葵花大哭一场了。为什么这么无聊呢?“哗——”我又舀了一盆水浇下去,然后拎着水桶往另一边走去。

“啊!拜托你不要浇了!今天你已经浇了八遍了——”老爸拉着我的袖子可怜巴巴地说,一张脸皱成一朵菊花,眼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

“已经浇八遍了吗?”我纳闷地望着他。我怎么不知道?唉——我放下水桶有气无力地往庭院里走去,接下来要做什么呢?好像什么事都没有。

唉——我又叹了口气在台阶上坐下,托着下巴仰望着蔚蓝的天空。怎么这么无聊啊——

“Q啊,璎珞怎么了?”

“社长自从把侦探社关了以后,就一直一蹶不振。”

“虽然她以前凶巴巴的,但突然想现在这样多愁善感的,我还真不习惯啊。”

老爸和Q凑在一起望着我唧唧喳喳说个不停。

唉——天空为什么这样高渺呢?

“啊!社长已经叹了九十七次气了!”

“再这样下去可不行啊,她会得忧郁症的啊!”

老爸和Q抓着头发,急得团团转,仿佛天要塌下来似的,号叫不停。

失去了侦探社的我就像是脱离了轨道的星球,漂浮在浩瀚的宇宙中,完全失去了方向,不知该何去何从。我似乎不知道了人生的意义,也找不到欢笑的理由。我整天虚度光阴,感觉一天比一天难熬。

妈妈,你一定对我很失望吧?望着天空中那片白云,我试着回忆妈妈的面容,可是在那一刻,我却突然怎么也想不起妈妈的样子,我真是该死!

丁零零……丁零零……

一串铃声由远而近地传来,还伴随着一阵因为自行车好久没有加油而发出的“嘎吱嘎吱”的刺耳声音。景夜莲满头大汗,奋力地踩着自行车往这边过来。乱成一团的黑发就像个鸟窝,身上的短袖衬衫皱巴巴的。那辆红色女用自行车前面还挂着个买菜的篮子,车子因为路面不平而不停颠簸。

唉——那辆自行车真是什么时候看起来都土得掉渣啊……

“吱——”自行车停在我面前,景夜莲一脚撑住地面,朝我伸出手。

“干什么?”我纳闷地望着他,屁股坐在台阶上一动不动。

“上来,带你去个地方!”他咧开嘴,露出一口晶莹洁白的牙齿。

“什么呀?神神秘秘的。”我拉着他的手慢吞吞地从台阶上站起来,绕过他坐到了车后座。

“哇!莲和社长是不是在谈恋爱?!”

“小莲——加油啊!”

Q和老爸在一旁像两只跳跃的麻雀,他们的话让我差点从后座上摔下来

“瞎说什么呢?”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们一眼。

“伯父,我会加油的!”景夜莲笑的一脸灿烂。

我再次差点从后座上摔下来,生气地大吼,“景夜莲你怎么也跟着他们起哄!”

“呵-”景夜莲笑了一声,用力一蹬自行车,我们就飞驰了出去。

微风轻抚着我的脸颊,蝴蝶在我们身边翩翩起舞,小路两旁的蓝色木槿花散发着宜人的芬芳。景夜莲奋力地宰着自行车,衬衫的下襬被风吹起。

景夜莲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为什么那么神秘?我原本以为他会是怪盗KING,可殷月辉才是。他不是,他又是谁?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就算我不知道他是谁,我还是坚定的相信他会默默守护着我,在我失落和微难时褪下伪装,化身天使来解救我。他就是我的天使,就算姓名是假的,就算外表是幻化的,他依旧是个天使,专属于我的天使。

不一会儿,他载着我来到一个家禽养殖场。他在门口停下自行车,我从后座跳下来。

“你、你不会是带我来偷鸡的吧?”我望着养殖场的大门,嘴角抽搐。我可不想当黄鼠狼。

“进来!”他二话不说,拉着我走进去。

搞什么嘛!从刚开始就一直神神秘秘的没想到却带我来臭烘烘的养职场。要约会也应该去浪漫美丽香气四溢的地方,那才有情调嘛!

我不情不愿地跟着他来到一个小篱笆前,里面养着一群小鸡仔。鹅黄色的绒毛,身子就乒乓球那么点大,柔柔弱弱的,十分惹人怜爱。

“看。”他拉着我在篱笆前蹲下。

“你特地带我来看这些小鸡仔?”我受不了地撇了撇嘴,真够无聊的!

景夜莲没说话,蹲在篱笆前微笑地望着那群小鸡仔,我扁了扁嘴,跟着蹲下身子。这群刚出生的小鸡仔好娇小,连站都站不稳。两条火柴那么细的腿,抖得像风中的落叶,可他们还是要站起来。整个身子摇摇晃晃的,随时要倒下去似的,看的让人心疼。

一阵风吹来,一只小鸡仔跌倒在地,柔弱的样子让我忍不住担心牠是否摔伤了。下一刻,牠又摇摇晃晃地挣扎着站起来,没一会又被突如其来的大风吹倒。如此反复……不管小鸡仔被风吹倒多少次,依旧坚持不懈。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我的心就像有春风吹过,吹醒了彷佛沉睡了一个冬天的心田。

我懂了!我明白景夜莲带我来这里的目的了-他是要我学会像小鸡仔那么坚强,不管失败多少次都要勇敢地站起来,不认输地继续前进。我感激地看着他,鼻子酸酸的,心里又有温暖的洪流在涌动,“谢谢你……”我哽咽的说,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他露出欣慰的笑容,朝我竖起大拇指,“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你是个是侦探!”

“嗯!”我用力点着头。是啊!之前的我被失败冲昏头了,差点忘记最重要的事-侦探除了要做到铁面无私、嫉恶如仇,更要坚强不屈、百折不挠。

对,我不能就这样放弃!我一定要找到证明殷月辉就是怪盗KING的证据,向所有人证明我的推理是对的!

心里又燃起了熊熊火焰,我的眼神又恢复了斗志,“我是个侦探,为了正义我要坚强不屈、百折不挠,什么都不能打倒我!”

“就是这样!”景夜莲对我灿然一笑,美的让人恍忽。

望着他耀眼的笑容,我的脑海又浮现出他坐在甲板上仰望着夜空时,被月光映亮得忧伤又美丽的脸

景夜莲,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夜幕在天际拉开,圣罗兰灯火如辉。印着庆贺标语的布条挂满了教学大楼。五颜六色的彩带缀满枝头,色彩缤纷的汽球漂浮在空中,还有一艘庞大的汽艇在空中浩浩荡荡地飞来飞去,散发着绿色的荧光。下面拖着一条巨大的标语-庆贺圣罗兰创办一百五十周年。

今天是圣罗兰一百五十周年校庆。每年的今天,圣罗兰贵族学院都会举行一场豪华的仲夏夜舞会,今年更是盛况空前。

校园里的人个个盛装打扮,兴奋的朝大厅涌去。

“今晚我要找个美女跳舞跳个通宵!”

“我看中了好几个帅哥,等一下一定要抢先!”

………

大家脸上带着期待的光彩,议论纷纷地消失在大厅的入口处。

悠扬欢快的音乐从里面流溢出来,窗子子透出的灯光比月光还要明亮。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紫丁香树下的秋千上,望着地面上铺得厚厚的紫丁香花。舞会对我有什么意义呢?在我最落魄的时候举办这么盛大的舞会,好像是对我的讽刺……

“社长、社长-”Q大叫着跑过来。今天的他也是一席盛装,黑色的小礼服、红色的领结,头发上抹了一点发蜡,看起来神清气爽、精神饱满。这小子也春心萌动了吧!

“社长,舞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快点进去吧!”他雀跃地跑到我眼前。

“我不想去。”我垂头丧气的,一点都提不起兴致来。

“不行,今天谁都不能缺席,等一下各年级要点名啦!”Q把我从椅子上拉起来,不顾我的反对就拉着我跑进大厅。

大厅隆重的妆扮过了。落地窗前悬挂着印着复古花纹、缀着金色流苏的丝绸窗帘,地上铺着如花似锦的地毯。一盏庞大的水晶吊灯从天花板中央垂落下来,一串串水晶珠晶莹剔透,在灯光璀璨无比。红色的玫瑰花和墨绿色的绸带把会场装点的更加精致华丽。舞台上穿着笔挺礼服的乐队正演奏着欢快的音乐。会场内的人个个锦衣华服、神采飞扬,猎艳的眼睛满场乱瞟。

我拿了杯果汁,垂头丧气地走到窗边,视线飘向窗外的满天星空,对眼前的一切毫无兴趣。

这时大厅突然骚动了起来,我好奇地回过头,看到一个穿着白色礼服向左般高贵的少年走进大厅。他立刻成为全场的焦点。

殷月辉!我的新彷佛被用力重击了一下,我紧紧地握着玻璃呗。

他今天穿着洁白的无瑕的礼服,礼服的岭子和袖口都用金线绣着复古的花纹,里面是一件象牙色的丝绸衬衫。他那头亚麻色的岁法用发胶定成桀骜不驯的发型,在灯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黑色的眼铜像两颗耀眼的钻石,神秘而璀璨。左臂的狮子臂章好像凝聚了全世界的光芒,耀眼的让人侧目。那只狮子威严雄伟,傲然地握着权仗,就像帝王一样。

大厅里,不论男生女生都仰慕的望着他。

他若无旁人的往大厅中央走来,女生们全都跟随着他的脚步,众星捧月的簇拥在他周围。

我偷偷跑到角落。唉,为什么这个无恶不作的浑蛋会受人景仰,而我却躲在这里像之见不得人的老鼠似的?

“大家安静!”教务主任跑到台上,拿起麦克风对所有人宣布,“现在由理事长为我们主持今天的舞会。”

热烈的掌声响起。乐队停止演奏,大家都涌到台前。

理事长微笑地走上台,今天她穿了一件紫色的真丝长裙,把它的身形勾勒的婀娜多姿。大家都停了下来,目不转睛地望着台上。我把酒杯放在从我身边经过的服务生端着的拖盘上。

理事长拿起麦克风,平复下激动的心情,说道,“很高兴能主持今天的舞会。圣罗兰贵族学院创办至今已经有一个半世纪的历史了,它从创办最初的普通学校晋升到贵族学院,一年比一年繁荣,全国各地的学生都慕名而来。我身为学校的理事长感到非常骄傲,希望大家能和我共同努力,让圣罗兰越来越好!”

哗-台下又是一阵掌声。

掌声渐渐停下,这时理事长微笑宣布,“仲夏夜舞会正式开始!”小提琴手慷慨激昂地拉起欢快的曲子;萨克斯手伸长了脖子卯足了劲吹着萨克斯,整张脸胀的通红;钢琴手甩着头发,十指在黑白的琴键上飞快的跳跃。

一个个激昂欢快的音符像插了翅膀的精灵满场飞舞,它们鼓动着透明的翅膀,撒落热情的种子。会场顿时燃烧起了一把火,所有人都热情洋溢。

男生和女生携手舞动起来,红色、黄色、紫色绿色的裙子在会场中绽开一朵朵鲜艳的花朵,令人眼花撩乱、目不暇给。连Q也和一个娃娃脸、身材娇小的女生跳起舞来。

我站在柱子旁,身边没有半个人。舞会里灯火如辉、热情似火,而我却被窗外斜射进来的冰冷月光笼罩。那月光把我隔离再另外一个世界,那世界冰冷寂寞。

我站在自己的世界,遥望着歌舞升平、欢声笑与的另一个世界,冰晶一点一点从我脚底往上结起,把我整个人冰封起来,寒冷穿透肌肤直透心脏。

我好想离开,好想这一刻就冲出大厅。可是我的脚好像被钉住似的,动弹不得。神啊,让我消失吧……就这一刻。

殷月辉傲然地站在舞池中央,就像个高贵的王子。一群女生围了上去,双眼冒着桃心,嘴角流着口水,恨不得把他一口吃掉。

“殷月辉,跟我跳舞吧!”

“不要!殷会长,你要跟我跳舞!”

“殷少爷为什么要和你们跳啊,闪开!殷少爷,你一定要选我!”

那群女生争先恐后地挤上去,周围的男生纷纷投去艳羡的目光。

殷月辉嘴角挂着不羁的笑容,眼神高傲不屑,他轻扬起眉毛说道,“我只和舞姿优雅的女生跳舞。”他说的云淡风轻,却掀起了会场又一道喧哗。

“那当然是我了,我最会跳舞了,我可是受过专业培训的!”

“专业培训算什么,我可是得过交际舞大奖的!”

“得个奖有什么了不起,我们家可是舞蹈世家,从出生起就开始学跳舞了,得过的奖可是不计其数”

一群女生争相在殷月辉面前炫耀舞姿,有穿着紫色丝质鱼尾裙的、粉色薄纱公主裙的、白色复古宫廷服的,她们个个争奇斗艳、各展所长。

殷月辉双手插在裤袋里,冷冷地站在一旁,对眼前的争夺战置身事外,嘴角挂着讥讽的笑容,彷佛他眼前上演的是一出荒诞剧。

看他多得意啊,这个冷血无情的浑蛋!我真想上前揍歪他骄傲的鼻子。

“美女,你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啊?”突然,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走到我面前,笑瞇瞇的望着我。

“呵呵……”我挠着后脑杓,尴尬地说,“我……我不会跳舞。”边这个理由应该不奇怪吧?

“没关系,我来教你。”那男生二话不说就拉着我步入舞池。

天啊,他不会是看上我了吧?我低头尴尬地跟着他的步伐,希望不要被殷月辉那个浑蛋看见。我四肢僵硬,就像是个机器人在学走路,每一步都异常生涩。

真希望能早点结束这场难熬的舞会!

另一头,殷月辉和一个穿着白色纱裙的女生跳起舞,那女生脸色绯红,双眼闪动着激动的光芒,兴奋的样子就像下一刻会晕过去似的,让人看了反胃。

好不容易一曲完毕,我都快虚脱了。没有被殷月辉选到的女生垂头丧气的四处散开,我趁机从那男生手里挣脱出来,可当我刚想离开就被一群女生拦住了。

“哟,这不是云大侦探吗?”

“是啊,她今天穿得酸不溜秋的,真像个落难侦探呢!”

“他居然还有胆来参加殷家举办的舞会,果然是个胆大包天的侦探!”

那些没有“雀屏中选”的女生围着我,用尖酸刻薄的字眼攻击我,以发泄心里的闷气。

那些字眼就像是一个个冰雹劈劈啪啪地砸在我身上,把我咱的体无完肤,“我去哪里、做什么事,不需要妳们评论。让开!”我瞪着她们,毫不示弱。不要以为我关了侦探社就承认自己输了,我还是我,谁都别想骑到我头上!

“妳以为妳是谁,脾气还真大!你做什么经过我们同意了吗?”一个个头高、看起来很强悍的女生走上前,重重的推了我一把。

我一个趔趄,狼狈的后退了一步。居然敢推我!我抬起头愤怒地瞪着她,熊熊的火焰在我眼底燃起。

“哼”那个女生对我的忿怒嗤之以鼻,不屑的哼了一声,“我警告你,以后别再接近殷少爷,不然我们不会放过你的!”她指着我,凶神恶煞地说。然后又转过头,对满会场的人高声宣布,“谁要是跟他跳舞,那就是跟我们所有女生作对,以后在圣罗兰没有半个女生会跟他说一句话!”

所有男生心有余悸地望着我,然后避得远远的,好像我是瘟疫似的,连刚才那个邀我跳舞的男生也躲的影子都没了。

都是群没骨气的酒囊饭袋!我对他们嗤之以鼻。

那女生又转过头瞪着我,“我们不会让你好过的,我们会想方设法让你在圣罗兰待不下去!”

“妳经过我的同意了吗?”一个慵懒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却比响雷还要有力。

那女生颤抖的回过头,只见殷月辉不疾不徐地朝这边走过来。随着他的步伐,人群纷纷向两边退去,就像被分开的海水。他一步一步地走过来,坦然自若,俊美的脸在灯光下比钻石还要迷人。

“殷……殷少爷……”高个子的女生已经激动得说不出全一句话,两眼热泪盈眶,嘴唇颤抖,面色绯红。

殷月辉看也不看她一眼,越过她对我伸出手,“过来!”他命令道,亚麻色的碎发闪闪发光。他的脸孔像是笼罩在朦胧的白光里,此刻,他就是站在云端里俯瞰世人、散发着圣洁光辉的天使,所有人都屏息地望着他,

如果是以前,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握住他的手,但是现在我已经完全清醒,不会在被他虚伪的外表给欺骗了!在这时候,他居然还一脸伪善的向我伸出手,装成要把解救出危难的圣斗士。

“啪-”我用力拍开他的手,周围一片哗然,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望着我。殷月辉的脸色比锅底还要黑,咬着牙,隐忍着怒火。

“你不要再在我面前猫哭耗子假慈悲了!”我无所畏惧地瞪着他,眼底像冰山一样冷峻。

“妳说什么?再、说、一、遍!”他咬牙切齿地瞪着我,眼底有熊熊烈火在燃烧。看他气愤的样子,真是恨不的把我生吞活剥。

“你会那么好心?你是在我面前炫耀你的胜利吧!告诉你,你不会得意太久的!”我一口气说完就跑出大厅。

我会记住这一刻的,我将来一定会加倍还给你!

会场立刻混乱起来。

“会长,你不要太生气”

“她这种女人不识抬举!”

“你跟我跳舞吧,不要理她”

只听到背后传来殷月辉一声火山爆发似的咆哮,“烦死了,全都给我滚开-”

一口气跑到顶楼,我气喘吁吁地跌坐在地上。为什么我那么狼狈,为什么我要逃跑?

星空好美,星星像钻石一样璀璨,一闪一闪的,硕大又美丽,好像要落下来似的。

我抱着膝盖,感受迎面吹来的风。发丝被一根一根的吹起,在风里舞动。我低头打量自己-身上的蓝色棉布吊带裙,一点都称不上漂亮;脚上一双棉布鞋,看起来那么寒酸。与刚才跟殷月辉跳舞的女生比起来,就像是杂草和百合花。

可是我为什么要在意这个呢?我不需要漂亮的衣服,我不需要美丽的宝石,现在我什么都不需要了。感觉身体里空荡荡的,风吹进去像有回声。有什么珍贵的东西失去了,再也找不回来……

温热的液体顺着脸颊流下来,被风一吹,带走了身体里残存的温度。我把脸埋在膝盖里,觉得好累。

我撑的好累,可不可以不要再撑下去,可不可以不要再坚强?可不可以像个傻瓜一样活在世上,没有烦恼……眼泪像失去控制的水龙头流个不停,怎么都停不下来。

哒-哒-哒-

突然,一阵清脆响亮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传来,在寂静的夜里尤其响亮。

是谁?我抬起头望去,泪眼朦胧中,只见星光下一条颀长挺拔的身影往这边走来。那身影犹如包在一团朦胧的光晕中,散发着白色的光芒。而那光芒如同星光般璀璨,把周围点亮。

站再光晕里的人拥有一头银色长发,就像一泻千里的月光,闪动着迷人的光泽。一阵晚风吹来,一根根撩起他的发丝。那发丝闪闪发光,彷佛是一只夜光蝶翩翩飞过,美丽的翅膀洒落下星星点点的粉尘。

怪盗KING?我用力揉了揉眼睛,才看清楚那是景夜莲。他摘掉了眼镜和假发,穿着黑色礼服,就像是从古老城堡里走出来的吸血伯爵,神秘又美丽。那套黑色的礼服是那么的合身,把他的身形勾勒得宛如雕塑般完美。

为什么他今天会卸下伪装,发生了什么事吗?我楞楞地望着他,不知所措。却也忘了哭泣。

他走到我面前朝我伸出手,弯下腰,把另一只手贴在背后,做出很绅士的邀舞动作。光滑柔亮的发丝垂落,滑过我的脸颊,神不知鬼不觉的拨动了我的心弦。

我楞楞地望着他的手,那枝放在我面前的手洁白无瑕,五指修长,在月光下呈半透明,就像一朵在夜里静静绽放的玉兰花。

我把手缓缓放放了上去,恍恍惚惚中,我的心脏因为他的动作而完全不受控制了,怦怦跳个不停,两颊也渐渐升温,大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他拉起我,把我温柔的带进怀里,一阵清淡的花香瞬间把我包围。这香味是楼下的紫丁花发出的,还是景夜莲身上发出的,我已经分不清楚。

他望着我,美丽的双瞳冰蓝清澈,彷佛把爱琴海的海水全注入到了里面。那凝聚的冰蓝色海水在里面静静流动,让看着它的人心都跟着荡漾。它折射着月亮的光辉,表面散发着盈盈波光,比钻石还璀璨。它的眼狭长、微微上扬,冷艳又妖娆,好像要勾人魂魄一样。

这是我第一次看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居然也是冰蓝色的。模糊中我感觉这双眼睛有熟悉,但此时的我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只是怔怔的望着他,被他冰雪无暇的美丽深深地吸引。

没有音乐的伴奏,我跟着他的舞步翩翩起舞,却有说不出的默契,彷佛有心灵感应似的。

他薄薄的唇瓣坚毅又柔美,向寒风里绽放的海棠花。没有任何言语,却已让人心醉。夜空像大海一样深邃,仙女挥动了魔法棒,为夜空洒上漫天星辉。

我望着他冰蓝色的眼睛,感觉自己一点一点地陷了进去。冰蓝色的海水把我包围,我徜徉在大海里,无忧无虑,抛开了一切的束缚。

咻-

突然一到金黄色的光芒从地上升起直射夜空,碰的一声在黑夜中爆开,绽放出美丽的金丝菊。

“是烟花!”我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让烦恼像烟花一样在天空爆炸,然后被风带走。”精业联珍出手轻抚着我的脸庞,冰蓝色的眼睛里映着璀璨的烟花,全世界在他面前都黯然失色。

“嗯。”我用力点点头,一颗眼泪从眼眶里滚落,低在他洁白无瑕的手指上,晶莹地破碎。

“不要一个人躲起来哭泣,因为我就站在妳身后,妳转身就能靠在我的肩上”他伸出纤细的手指,抹掉我眼角的泪水,动作轻柔,彷佛我是个易碎的陶瓷娃娃。

哗啦啦-

这段时间在心中所凝结的冰晶瞬间破碎,我就像冲破了千百到屏障、跨越了亿万光年的距离的扑到了他的怀里。

他伸出双臂把我抱在怀中,就像一对洁白的翅膀包裹着我,那么温暖,让人流连忘返。

他的温柔让我顿时把委屈和不满化作泪水,在他怀里肆无忌惮地宣泄。它身上散发的淡淡花香缭绕在我们周围,慢慢安抚着我的情绪。

绽放在夜空的烟花巷凤凰尾部拖曳的羽毛,又像天际坠落的流星,美得让人窒息,美得让人忘乎所以。景夜莲嘴角轻扬,牵起一抹勾魂摄魄的笑容,比烟花还美丽,令人神魂颠倒。

希望时间就此停留,让这一刻成为永恒。

咻-咻-咻-

又有无数烟花直射向夜空,像孔雀开屏般地绽放。夜空像狂欢舞会,百花齐放、色彩缤纷。星火像漫天飞舞的雪花,惊动天地地坠落,凄美绝伦地飞散。

我们在这璀璨缤纷的夜空下翩翩起舞,有漫天的烟花为我们伴奏,比童话还要浪漫。景夜莲精美绝伦的脸在烟花的映衬下忽明忽暗,他美丽的双瞳映染着五彩缤纷的烟花。

此时此刻,我的心跟随着他荡漾。他的笑容让我忘记了悲伤,恍若置身于美丽的梦境中。

今夜,我一辈子也忘不掉……

直到第二天,我的心情还沉浸在那个如梦般浪漫的夜里。绚烂的烟花依旧在我脑海里开放,景夜莲美丽绝伦的脸依旧在我脑海里微笑。

走在圣罗兰学院寂靜的小路上,清晨的圣罗兰贵族学院在金色的阳光下一点一点地苏醒,大朵大朵的白云从三座不同风格的主楼建筑上方悠悠飘过。草坪上竖立的白色大理石雕克而成的飞翔天使纯白无瑕,散发著柔和的光芒。

紫丁花静静地凋零,几朵紫色的花在我眼前飘落。我抬起头,望著头顶那片浓郁的紫色,心底祥和而宁静,突然-

“把云珞璎赶出圣罗兰,誓死维护少爷!”大吼声划破了宁静的校园,惊落了许多紫丁香花,紫色的花朵在风里纷纷扬扬地飘落。

原来,我处处和殷月辉针锋相对的举动,终于惹怒了全校所有女生。全圣罗兰贵族学院的女生自发组了「扫云组」,顾名思义就是扫除云珞璎的组织她们唯一的目的就是把我赶出圣罗兰贵族学院,誓死保护殷月辉。

今天一大早「扫云组」的所有人就头上绑着写有「扫云组」字样的大字布条,手举着写有「诅咒云珞璎」、「铲除云珞璎」、「云珞璎是万恶之首」等的旗帜,聚集在操场上,上千人把操场挤得水泄不通,一眼望去黑鸦鸦的一片。

教学大楼里一个人都没有,大家都跑出来看热闹了。简直就是万人空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大暴动。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2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2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2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VS第七战 贫民皇后再次落难

5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