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谣言,措手不及

第八章 谣言,措手不及

艾西的独白

我和千瑾之间的爱情,永远就像乘坐旋转木马,我看得到在我前面的他,伸出手却永远都抓不到。

我隐隐约约感觉到,千瑾隐瞒着我许多事,而我却不知道这些事正一步步把我们的幸福推向悬崖。

1

在阿凉的劝说下,千瑾又回到了韩莎莎面前,韩莎莎醉倒在沙发上,姿势不雅地靠在沙发里。

“好了,不要闹了,我送你回家吧。”千瑾朝韩莎莎伸出手,语气温和地说到。

韩莎莎无法置信地抬起头,睁大了盈满泪水的大眼,似是受宠若惊地望着千瑾。

她的表情,让千瑾一阵愧疚,刚才的火气也一下子都没了。“走吧。”他的语气又放软了几分。

韩莎莎才大梦初醒般,颤巍巍地伸出手,抓住了面前那只好不容易向她伸出的温柔的手。

可是她刚站起来,就一阵头晕目眩,千瑾眼疾手快地扶住她,然后转身把她背了起来。韩莎莎趴在千瑾的背上,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之前所有的所有委屈也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她就知道千瑾是表面冷酷,其实内心还是非常善良温柔的。

送韩莎莎回到家后,千瑾正要离开,却被韩莎莎拉住了手。

“千瑾,不要走,今晚陪我好吗?”坐在床上的韩莎莎楚楚可怜地望着他,湿润的大眼似是要滴出眼泪似的,可怜的像只小兔子。

可是千瑾还是狠心抽回了自己的手:“不要任性了,我走了。”说完,他站了起来,往外走去。

“你不喜欢我了是不是?”韩莎莎的话让他停下了脚步。

千瑾顿了顿,转过身,面无表情地说:“是。”

千瑾的话就像一道晴天霹雳劈在韩莎莎头顶,她颓然地跌坐在床上,脸色比纸还要苍白。

以前幸福的一幕幕在她脑海里像胶片般一一闪过,现在在她看来不过是个美丽而易碎的梦境。

她仰着脸,泪眼朦胧地望着千瑾,双唇微微颤抖着问:“你从来没有喜欢过我,你一直以来喜欢的都是你姐姐艾西,对不对?”

千瑾没有否认,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千瑾的冷漠,千瑾的坦白,就像鞭子狠狠地抽打在她心上,疼得她快要窒息了。

“那你之前为什么要跟我在一起,你把我当代替品是不是?”她心里非常不甘心,就算答案是残酷的,她也要知道。

“对不起。”千瑾依旧没有否认,只是默默地垂下头。

“纪千瑾,我恨你!”韩莎莎的声音绝望的鸟儿般凄厉。

“你恨我吧,我不求你原谅,我们就到此为止吧。”千瑾说完便转身走出了房间。

“你们两个不会有好下场的——”

韩莎莎怨毒诅咒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千瑾僵直了后背,一步步走出了韩莎莎家。

艾西不知道千瑾是什么时候回家的,她等千瑾一直等到深夜,后来实在熬不住了,倒在床上睡着了,她只记得在她睡着前千瑾都没有回家。

可是第二天,千瑾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出现在餐桌前,只是他的脸色有点苍白,眼睑下也有淡淡的黑眼圈,整个人看上去没什么精神。

“千瑾,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我替你请假,你在家里好好休息?”医生曾经叮嘱过千瑾要注意休息,艾西怕他会顶不住,所以便开口建议道。

“不用了,我没事。”千瑾淡淡地笑了笑,笑容却有些苍白。

听他这么说,艾西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心里还是有点担心。

吃完早饭后,千瑾便骑着脚踏车载着艾西一同到了学校。到了学校后门的停车库前,千瑾停下了脚踏车,艾西跳了下来。

站在车库外等千瑾停好脚踏车出来,艾西说了声傍晚见,就要转身离开,却听到千瑾叫她。

“什么事……”艾西的话还没有说完,千瑾就低下了头,蜻蜓点水般在她的唇上印上一闻。

咔嚓!

艾西一楞,似乎听到不远处传来照相机按快门的声音。

她赶紧推开千瑾,有些生气地说:“干什么?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没人。”千瑾笑了笑,气色比前面好了许多。

艾西转着头在四周看了看,确实没看到一个人,心里才安心了些。

“那我去上课了。”艾西娇嗔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往美术楼走去。

千瑾站在原地看了她一眼,也往建筑楼走去。

与千瑾分开后,艾西刚走进美术楼,就碰上了神清气爽的米琪。

“好甜蜜哦,看到你们一起来上学的哦!”米琪眨巴眨巴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笑嘻嘻地调笑着艾西。

“讨厌,不许取笑我!”艾西的脸一下子红了,娇嗔地瞪了米琪一眼。

“我没取笑你,我只是羡慕你啦。”米琪嘿嘿笑了笑,黑亮的大眼里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艾西嘟了嘟红唇,不想和她计较。

“对了。”米琪突然想起什么,打开书包拿了一封信出来,递给艾西,“刚才我碰到了卓亚凡,他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哦。”米琪没想到经过上次的事后,卓亚凡还会给她写信,艾西愣愣地接过米琪递给她的信。

这时,上课钟声响了起来,两人不再磨蹭,赶紧走进教室。

卓亚凡给艾西的信上没有多写什么,只是写着有话对她说,约她无休时间在教学楼后的小树林见。

艾西犹豫了半天,最后觉得还是去一下比较好,毕竟两人都是同学,而且卓亚凡一直对她挺好的。

于是,吃完午饭,艾西一个人来到信上约定的地点。卓亚凡已经早早地等候在那里了,看到艾西似乎有点激动,脸上洋溢着惊喜的笑容。

“艾西,我以为你不会来!”卓亚凡上前一步,想要去拉艾西的手,却被艾西躲开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艾西面无表情地问道。

卓亚凡低下头,似乎是感觉到自己刚才的举动有点失礼了,脸上流露出尴尬。但很快,他又抬起了头,脸上恢复了灿烂的笑容:“艾西,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我真的很喜欢你……之前你要去留学,我真的很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把你留下来。后来你决定不出国了,我很高兴,我觉得是老天给我的一个机会,我一定要把握住!”

看到如此执着的卓亚凡,艾西实在不忍心打击他。可是她不得不拒绝卓亚凡,艾西摇了摇头,愧疚地说:“对不起,卓亚凡,我不可能接受你的。”

“为什么?”卓亚凡震惊地望着艾西,就像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似的困窘。

艾西为难地望着眼神执着而热情地望着她的卓亚凡,轻声说:“我们只是同学,我不喜欢你。”

“艾西,我喜欢了你一年多了,你应该知道的。”虽然听到艾西这么说,可是卓亚凡还是不甘心。

“我知道,可是感情的事不能勉强。对不起卓亚凡,你不要把感情放在我身上了,多寻找寻找身边的女孩子吧。”对于卓亚凡的纠缠,艾西感到非常地为难。

“为什么为什么?”卓亚凡露出受伤的表情,但是很快又皱起了眉,目光犀利地望着艾西,问道,“你喜欢的是纪千瑾吧!”

“你……”艾西无法置信地望着卓亚凡,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这件事,为什么卓亚凡会知道?

卓亚凡冷冷地笑了笑,似是读出了艾西的心声似的:“我知道,我早看出来了——你不要隐瞒了!”

“没有……你不要胡说……”艾西撇开脸,避开卓亚凡犀利得仿佛能够看穿一切的目光。

“你骗得了我,你骗得了自己吗?”卓亚凡突然伸出手,抓起了艾西的手腕,逼迫她望着自己,“纪千瑾是你的弟弟,你们不可以在一起的,那是违背道德的!”

2

艾西用力挣扎着,却无法挣脱卓亚凡钳制着自己的手,她慌张地望着突然变得很可怕的卓亚凡,解释着说:“可是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

卓亚凡不屑地笑了笑:“你以为这个原因就可以掩饰你们肮脏的行为吗?你们名义上还是姐弟,有这层关系在,你们就永远不能在一起!”

卓亚凡的话一字一句都像是冰冷的利箭,射在她心上,在她心上射得千疮百孔。

“不!”艾西脸色苍白,惊恐地喊道。

“你们俩是不会有结果的,艾西,早点醒悟过来吧,你不可以爱纪千瑾的,我才是最适合你的!”卓亚凡抓着艾西地手,执着得让人害怕。

“不,不要再说了!”艾西用尽了全力挣脱了卓亚凡地手,然后像只受惊地小鹿般像后退了两步,警惕地望着卓亚凡。

“艾西……”似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控,卓亚凡流露出愧疚的表情,看着受惊不小的艾西,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快上课了,我回教室去了。”艾西匆匆说完,就转身跑了。

“你们俩在一起不会有好结果的!”

卓亚凡诅咒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就像一支带着剧毒的利箭,射向艾西。

艾西心里一惊,却依旧没有停下脚步,很快就跑出了林子。

翌日中午。

太阳有些烈,天空白得发亮。

艾西一上午都心神宁的,仿佛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昨日,卓亚凡的话就像是个诅咒似的,一直缠绕在艾西的心上,让她耿耿于怀。

她一直以为只要她和千瑾坚定一条心,就不会在意别人的目光,可是事情真的到了眼前,却不像她想象中那样。

原来她还是非常在意世人的目光的。

艾西跟着人群走出了教学楼,可是刚走出教学楼,就有一片片白色从天空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

仔细一看,才发现都是些宣传纸。

“怎么回事啊?”

“天上怎么掉下来那么多纸来?”

学生们看到天上不断飘落纸页,全都抬起头,疑惑地望向天空。这么多的纸从天上掉下来,太奇怪了?

艾西也停下了脚步,仰起头,望向天空。

其中一张,在半空晃悠悠地,最后飘到艾西跟前,落在她脚边。

艾西楞了楞,从地上捡起纸来。

可是才看了一眼,她整个人就像被晴天霹雳劈中似的,惊得一动不动。

上面赫然印着她和千瑾接吻的照片,照片下面还写着许多不堪入目的话——

美术系二年级的艾西和弟弟纪千瑾的不伦之恋!

简直有违道德!令人发指!

两个人不要脸,姐弟相恋!

看着那些不堪入目的话,艾西的脸比纸还要苍白。天阳的光线那么的强烈,眼前的一切白得似乎都在发光,艾西突然感觉头晕目眩。

她掐着手里的纸,双腿一软,跪坐在地上。

“这上面说的都是真的吗?居然有姐弟相恋这种事,简直太变态了!”

“纪千瑾这个人真是不正常,搞了那么多女人,连自己的姐姐都搞!”

“这种事居然在我们学校发生,简直太恶心了……”

周围议论纷纷的声音传入了艾西的耳朵,就像可怕的咒语般侵蚀着艾西的神经。

艾西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可是那些议论的声音依旧源源不断地钻进自己的耳朵,她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

“住口!住口——”

她用力大吼着,试图让世界安静下来,可是没用,那些声音依旧在她耳边回响着,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那些宣传纸依旧源源不断地从天上飘落下来,

多得似乎是要把她淹没。

“够了!够了!”

艾西从地上站了起来,伸长了胳膊抓着那些从天上掉下来的宣传纸,然后用力得把它们撕碎。

可是,那些宣传纸依旧接连不断地从天上飘落,无论她怎么撕,都撕不完。

周围的人像看疯子般看着几近崩溃的艾西。

就在这时,一双温柔的臂膀,把艾西拥进怀里。

“看什么看!看够了没有!滚开!滚——”

她听到千瑾的声音歇斯底里地喊着。

看到千瑾挥舞着双手,朝众人咆哮着。

那些看好戏的人慢慢地散开,最后只剩下他们两人。

艾西突然浑身一软,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似的,瘫软在千瑾的怀里。

“艾西!”千瑾焦急地打量着怀里的艾西,如画般的眉紧紧地蹙在一起,脸上的表情既心疼又焦急。

“千瑾……我们该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大家都知道了……”艾西抬起头,双眼空洞地望着千瑾,源源不断的眼泪从她空洞的眼眶里滚落下来,“他们都觉得我们好变态……所有人都在嘲笑我们……”

“他们怎么想就随他们去吧。”千瑾咬着牙沉着声说道。

“可是在那么多人鄙夷的目光下,我们该怎么生活……?”艾西的表情是那么的迷茫,就像是只在天空飞翔了很久失去了方向的鸟儿。

“只要艾西在我身边,我不管别人怎么想!”千瑾用力地抱紧艾西,似是要将她揉进自己身体里,融为一体似的。

“千瑾……我们是不是不正常……我们是不是错了……”艾西在千瑾怀里抽泣着,悲伤得让千瑾都要心碎了。

“没有……没有!我们只是偶然间成了姐弟……是命运对我们不公平……”千瑾用力抱着艾西,似乎只有这样做他才能得到安全感。

闻讯赶来的米琪,看到眼前的情景,整个人都呆住了。

她看到在千瑾怀里,哭得像个泪人似的艾西,心里又疼又难过。

可是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蹲下身把地上的宣传纸一一捡起来,捡完所有宣传纸后,她走到千瑾身边,对他说:“你带艾西回家休息吧,我会帮她请假的。”

“谢谢你。”千瑾向米琪感激地点了点头,然后就打横抱着艾西,向学校外走去。

米琪手捧着厚厚的一叠宣传纸,望着抱着艾西越走越远的千瑾,神色凝重。

她没想到事情会搞成这样,她低头望着手里的宣传纸,心想定是有人在背后搞鬼。

看到千瑾的背影消失后,米琪就捧着宣传纸来到学校后面的焚烧炉,点燃了炉子,把宣传纸全丢了进去,在熊熊的火苗中化为灰烬。

3

美术系二年级的艾西和弟弟纪千瑾的不伦之恋!

简直有违道德!令人发指!

两个人不要脸,姐弟相恋!

居然有姐弟相恋这种事,简直太变态了!

这种事居然在我们学校发生,简直太恶心了……

睡梦中的艾西睡得极其不安稳,白天的场景像电影胶片般一遍遍在她脑海了浮现,那些犀利的语言,还有那一张张带着鄙夷和唾弃的表情的脸,争先恐后地挤进她的脑海。

“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艾西痛苦地呓语着,淡而细长的眉紧紧地蹙着,白皙光滑的额头上渗满了汗。

“艾西!艾西!”千瑾唤着被梦魇缠住的艾西,只见艾西突然惊叫了一声睁开了眼睛,惊恐的大眼里溢满了泪水。

“艾西,你是不是做了噩梦了?不要怕,我在这里。”千瑾把她搂进怀里,温柔地安慰着她。

艾西在千瑾怀里瑟瑟发着抖,梦里的景象仿佛还在眼前,让她惊魂未定。

千瑾感觉到艾西的身体不停颤抖着,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像在哄一个小婴儿似的温柔。

“千瑾……我梦到无论我们走到哪里……都有很多人在嘲笑我们指责我们……”艾西用着带着哽咽地声音呓语般说道,声音空洞而迷茫,就像那对没有焦距的双眼。

“艾西,你不要担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保护你,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谁要敢嘲笑你指责你,我就揍他!”千瑾抱着艾西,咬牙切齿地发誓,午夜般漆黑深邃的眸子里闪烁着意志力坚韧的光芒,似乎可以把一切都摧毁般坚韧。

“千瑾……”艾西像被线牵住的木偶般,缓慢地抬起头,用着迷茫的眼神望着千瑾。

千瑾扶着艾西,让她平躺在床上,然后拉过被子盖在她身上。“我会守着你的,你安心睡吧。”他坐在床边,握着艾西的手,温柔地安慰道。

艾西这才安心地闭上眼睛。

精神一放松后,疲劳就席卷而来,在千瑾地守护下,艾西很快就沉沉地坠入了梦乡。

这次她终于没有再做恶梦了。

晨曦穿破窗帘,丝丝缕缕地洒落进卧室。

艾西缓缓地苏醒过来,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眼,就是千瑾静静沉睡的脸,如婴儿般安静。

艾西愣愣地望着千瑾,心里暖暖的,就像被阳光普照了一样。千瑾果然像他说的那样,陪了她一夜。

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好幸福,再大的不幸和困难似乎都可以克服。

似乎是感觉到了艾西的视线似的,千瑾也慢慢地醒了过来。只见那两片像又长又密的睫毛像蝶翼般颤了颤,然后缓缓地睁开。

“早。”线条柔和的嘴唇微微上扬,千瑾微笑着望着艾西,黑曜石般乌黑的眸子如蒙了一层水雾般,波光潋滟,美得让人无法直视。

“呃……早……”艾西害羞地低下了头,白皙透明的双颊浮现了两片樱花般娇柔的粉红。

“我先去梳洗了,等会儿楼下见。”千瑾知道艾西在害羞,笑了笑,站了起来,转身走出了房间。

谁知,刚走出房间,就碰上了方淑华。

“千瑾,你怎么从艾西房间里出来?”方淑华皱着眉,疑惑地望着看上去刚刚睡醒的千瑾。

千瑾心里一惊,但很快就镇定下来,脸上是点滴不漏的平静表情:“艾西昨晚有点不舒服,所以我在照顾她。”

“艾西怎么了?要不要紧?”一听到艾西病了,方淑华立刻担忧地问道。

“有点感冒,已经没事了。”千瑾淡淡地笑了笑安慰道。

“那就好,洗洗下楼吧,我做了早餐。”方淑华没看出异样,叮嘱了一句,就转身下楼了。

还好没被看穿……千瑾暗暗地松了口气。

艾西洗漱换好衣服下楼,看到方淑华和千瑾都已经坐在餐厅里。

“艾西,听千瑾说你感冒了,没事吧?”方淑华看到艾西,立刻站了起来,走上前摸了摸她的额头。

“嗯,已经好了,阿姨不用担心。”艾西淡淡地笑了笑。

“那就好,多吃点早餐,你身子太弱了。”方淑华看她体温正常,脸色也过得去,便放心了。她给艾西盛了一碗粥,然后笑吟吟地说,“我做了你最喜欢吃的皮蛋瘦肉粥,多吃点。”

“难得你有空在家做早餐,今天不忙吗?”正在低头喝粥的千瑾开口问道。

方淑华转过头望着千瑾说:“我放公司的员工去旅游了,所以我这两天在家休息。”

“阿姨为什么不去呢?难得放假,好好去放松下不是很好。”艾西喝了一口粥,望着方淑华说道。

方淑华笑了笑,说:“我去了他们就拘谨了,玩起来也放不开,而且我也好久没在家和你们相处了。”

“嗯,阿姨在家休息也好。”艾西也笑了笑,继续低头喝粥。

“明后天就是双休,不如我们全家去度假村吧!”方淑华望着艾西和千瑾,突然建议道,温润的眼睛里闪烁着期待和兴奋的光芒。

“度假村?”千瑾一楞。

艾西却非常地开心,点着头说:“好啊,我们全家还没一起出去玩过呢!”

“嗯,就这么决定了!”方淑华握着拳头说,“我让可为也把双休空出来,全家好好去玩下!”方淑华一脸的兴奋,一下子仿佛年轻了十岁似的,

看到方淑华和艾西都那么雀跃,千瑾便也不反对。难得她们俩都那么高兴,或许去度假也能让艾西放松下心情,忘记那些不高兴地事情。

吃完早餐后,两人便一起出发,来到了学校。

“就是他们耶,还好意思来学校,太不要脸了……”

“这女的我认识,是二年级美术系的,居然和自己的弟弟相恋,太不正常了,枉费长了张这么清纯的脸……”

“这个纪千瑾真下流,糟蹋这么多女生不说,连自己的姐姐都要染指,变态极了……”

一路上都是指指点点的声音,有唾弃的,有鄙夷地,有批判的。艾西努力自己不要在意那些话,可是那些议论依旧像利箭般射向她,把她射得体无完肤。

千瑾用力握着她的手,毫无表情地脸如大理石般坚毅,黑曜石般璀璨的眸子闪烁着坚定的光芒。艾西跟着他,一步步走向教学楼,每一步都是那么艰难,仿佛踩在刀刃上似的,而眼前的道路仿佛永远没有尽头。

“好了,你进去吧,有事打我手机。”千瑾把艾西送到教室门口,然后依依不舍地望着她。

“你放心吧,我没事的,你去自己教室吧。”艾西点了点头,脸上用力挤出一个虚弱无力的笑容。

千瑾望了她一会儿,犹豫了一下,才转身离开,心里却依旧不踏实。

望着千瑾离开,艾西才转身走进了教室。

“真是不要脸啊,还让弟弟送到教室,变态的恋情也不掩饰下,我都替他们害臊……”

“嘘,轻点,免得她听到……”

“听到又怎么样,做得出还怕人说吗……”

“之前看她哭得楚楚可怜的样子,以为是疼惜自己的弟弟呢,原来是弟弟被人抢走了,心里不甘心,这种女人真够虚伪的……”

教室里,正围坐在一起聊天的几个女生,看到艾西走进来,低着头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虽然她们的声音不大,可是艾西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那些议论声像是冰冷而坚硬的冰雹,无情地朝她砸来,砸得她体无完肤。

艾西握着拳头,强忍着就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走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

这时,米琪也走进了教室,她兴高采烈地走到艾西面前,拍了拍她的肩膀问:“今天好些了吗,有吃早餐吗?我买了你喜欢吃的金枪鱼三明治,要不要吃?”

话还没说完,米琪就发现艾西的脸色苍白得吓人,她皱起眉,担忧地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没事。”艾西脸色苍白地摇了摇头,硬挤出一个虚弱的笑容,“谢谢你米琪,给我带了我最爱吃的金枪鱼三明治。不过我已经吃了早饭了,留到中午吃吧。”

“呃……哦。”米琪看艾西不说什么,便也不好追问,于是犹豫了下,把三明治交给艾西,然后走到艾西后排的位置坐下。

随着任课老师走进教室,米琪也渐渐忘记了刚才的事,认真的上起课来。

4

午休的时候,艾西被同班同学通知去趟教务科,说是教务主任有事找她。

教务主任怎么会突然找她?会是什么事呢……

艾西带着疑惑的心情来到教务科,却看到千瑾也在。

连千瑾也叫了来,艾西隐隐约约觉得不会是好事。她看了看千瑾,千瑾朝她轻轻地点了点头,似是在安抚她,让她不要担心。

教务主任看到他们都到了,便开口说:“最近在学校听到了关于你们不好的传言。”

“主任,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艾西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教务主任的脸色,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是这个。”教务主任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传单放在了桌子上。

艾西看了看,居然是昨天洒满了学校各个角落的传单,连教务主人都收到了!

“这上面说的是真的吗?”教务主任坐在办公桌前望着他们,脸色铁青。

千瑾拈起桌子上的传单,不以为然地看了眼,然后两手一揉,把传单揉成一团。然后在教务主任震惊的眼神中,手一扬,把揉成团的传单扔进了身后的垃圾桶。

艾西觉得这样的事情似乎发生过,这家伙还是一点都没变……连在教导主任都不放在眼里。

“纪、千、瑾——你干什么!”教务主任站了起来,怒目瞪着千瑾,圆润的脸气得通红。

艾西战战兢兢地瞄着千瑾,额头冒着紧张的汗。这家伙做事之前也没点顾及吗……

千瑾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似乎根本没有感觉到教务主任的怒火似的,轻松地笑了笑:“主任,这样的谣言你也信,明显是莫须有的罪名。我和艾西的感情是很好,可是那只限于姐弟间的感情。”

“那……那那张照片怎么说!”教务主任生气地指着千瑾,气得手指都颤抖了。

艾西拼命地向千瑾使着眼色,暗示他要收敛点。这可是在教导主任面前,而不是在他的小弟面前啊!

可是千瑾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艾西在给他使眼色,依旧笑得不可一世。

他摊了摊手,用失望的眼神望着教导主任说:“教导主任,也亏你执教那么多年了,这都看不出来吗?那明显就是用PS软件合成的,现在在年轻人中间很流行。”

“你这么说……”教导主任顿时被他说得哑口无言。那张传单已经被千瑾扔进垃圾桶了,教务主任也无法再查证,只能铁青着一张脸,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那些只是小孩子的恶作剧,主任你那么忙就别废功夫理会那些了,我和姐姐都不介意,是不是,姐姐?”他望向站在一旁,早就吓得一身冷汗的艾西问道,还特别强调了“姐姐”两个字。

艾西一下子愣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满头大汗地僵在原地。

“也……也也是,我也觉得是恶作剧,所以才叫你们来了解下情况的,既然是这样,那事情也清楚了。你们俩回去上课吧。”教务主任看到事情也无法挽回,所以赶紧给自己下了个台阶下。

“小事一桩,不必在意,那我们先出去了。”千瑾冲教务主任礼貌地笑了笑,然后拉着僵在原地的艾西,走出了办公室。

“千瑾,你刚才真是太乱来了!”

一走出办公室,艾西就生气地对千瑾说。嘴上这么说,不过艾西不过不得不承认千瑾的应变能力可真快……

她当时可是像白痴一样傻在那里了,要不是千瑾,后果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吓着你了,不好意思,不过事出突然,我也没有办法。”千瑾抱歉地笑了笑,突然又捏着拳头,咬牙切齿地说,“谁知道那个卑鄙的家伙还告状到教务主任那边去!”

艾西愣了愣,随即也疑惑起来,谁到底那么恨她和千瑾,非要把他们逼到绝路上呢……

千瑾伸出手,搭在艾西的肩膀上,望着她的眼睛安慰:“放心吧艾西,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保护你的!”他深邃的眸子里闪烁着坚定的光芒,让艾西浑身一震。

是啊,只要千瑾在身边,她就会很安心。这或许是对他们的爱情的试炼……

艾西微笑着点了点头。

黄昏。

校园内一片死寂,夕阳把天空涂成赤红色,似乎是要滴下血来。

千瑾在篮球馆内独自打着篮球,运球的声音砰砰砰地回响在空荡荡的篮球馆内。卓亚凡走进体育馆的时候,千瑾正好投了一个标准的三分球,漂亮得让卓亚凡忍不住拍手。

千瑾听到拍手声转过头,看到卓亚凡时眸子里的温度骤然冷了几分。

“千瑾,你约我过来是为了打篮球吗?可惜我不擅长。”卓亚凡望着千瑾,并没有察觉到他眸子里的冷意,像往常般笑吟吟地说道。

“不是。”千瑾不去管那个一路滚远的篮球,转过身一步步朝卓亚凡走近。

卓亚凡有丝诧异,察觉到了千瑾的异样,干笑着企图维持和谐的气氛:“那你叫我过来干什么呢?谈心吗,找个咖啡馆更合适吧……”

“不,这里更合适,没人打搅。”千瑾的声音冷得没有一丝温度,精致的脸绷得紧紧的,如大理石般坚毅。

“呵呵,千瑾你是要和我说什么悄悄话吗?我很乐意听啦,不过今天太晚了,我还有事,不如明天我们约个地方再说。”卓亚凡感觉千瑾有点不对劲,想找个借口开溜,可是千瑾却一步上前,抓住了他的衣襟。

卓亚凡还没反应过来,挨了千瑾一拳。那一拳绝对不是开玩笑,用得力道非常重,卓亚凡一下子懵了,眼前一片漆黑。

“千瑾!你干嘛打我!我有做什么事惹你生气了吗?”卓亚凡捂着肿起的半边脸,幽怨地望着千瑾,表情非常委屈。

“你伪装的很好,唯一的疏漏就是去学校的复印室复印。”千瑾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说道。

卓亚凡的脸色瞬间煞白,他完全没有想到,千瑾会知道这件事。

不过既然他知道了,自己也没有必要隐瞒了,卓亚凡的脸色突然一变,脸上温和的笑脸被讽刺的冷笑给替代:“我也不怕你知道,我公布的全都是事实,你们确实做了违背天伦的事。”

“这是我和艾西的事,和你没有关系!你对我怎么样都没关系,但是我不允许你伤害艾西!”千瑾说话的同时,又狠狠地揍了卓亚凡一拳。

卓亚凡被打飞在地上,半天都起不来,可是他依旧固执地挂着讽刺的笑容,用犀利的语言奚落千瑾:“恼羞成怒了吗?你的样子好丑啊,这个世界上那么多女人,你为什么要爱上自己的姐姐呢?你们真是太变态了。”

“住口!”千瑾冲上前去,疯狂地对卓亚凡拳打脚踢。

卓亚凡并不求饶,倒在地上神经质般哈哈哈笑着,让千瑾快要抓狂了。

“闭嘴闭嘴闭嘴!”

千瑾像是在踢一个沙袋似的,好不留情地踢着卓亚凡,可是虽然被施暴的是卓亚凡,更加痛苦难受地却是他。

“艾西跟着你不会幸福的……你给不了艾西将来的,你们会后悔的!”

卓亚凡的嘴角被打破了,殷红的血顺着嘴角流下来,他的双眼赤红,张着破损的嘴角诅咒着。

千瑾打累了,最后踢了他一脚,然后不再看他,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出了篮球馆。

“哈哈哈——哈哈……”

卓亚凡疯狂的笑声从背后传来,像一个可怕的诅咒般让他无处可逃。

千瑾紧紧地捏着拳头,压抑着回去继续揍他的冲动,一路走远。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空鸠之歌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空鸠之歌 空鸠之歌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章 谣言,措手不及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