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归国,新来的后妈

第二章 归国,新来的后妈

艾西的独白

命运喜欢和我们开玩笑,在匆匆的分别之后,我以为我们这辈子都无法相见。

可是他居然又以那样的身份出现在我面前。

我不知道是该喜还是悲,因为这个玩笑开得实在太大了,而尼克淡漠的表情,更加让我深受打击。

1

周末,艾可为约艾西到外面的高级饭店吃饭,并且还叮嘱她要穿得正式点,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向她宣布。

艾西看到父亲神神秘秘的样子非常疑惑,可是,看到父亲的神情是那么雀跃,又不好意思扫了他的兴。于是,在傍晚的时候,艾西就换了一条新买的雪纺长裙,然后把乱糟糟的长发梳理好。

望着镜子中清爽干净的自己,艾西满意地点了点头,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她拿起沙发上的包,然后就出门了。

艾西来到饭店,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了二楼。

饭店的装潢富丽堂皇,金色的护壁板,一直垂落到头顶的水晶吊灯,柔软而厚实的羊毛地毯,无不显示着精致和华丽。

会有什么重要的事,老爸要把她约到这里来吃饭?

艾西越来越疑惑了。

这时,服务员已经把她带到了包厢前。

服务员帮她打开了门,然后就鞠了个躬转身离开了。

艾西推开了门,走进了包厢。

艾可为正坐在包厢内,看到艾西走进来,赶紧朝她招着手说:"西西,你来啦,快坐到爸爸这边来!"

"爸。"艾西叫了一声,走到父亲身边坐下。

艾西微笑着望着他,虽然已经年过四十,可是依旧保留着年轻时候的风采,只是增添了一份成熟的韵味。

艾可为自己经营着一家公司,可以说是事业有成,追求他的女性非常多,可是他却一直没有寻找伴侣。

艾西知道,这都是因为她。这十多年来,他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她和公司上面了,根本没有半点私人空间和时间去谈恋爱。

所以,她觉得自己对父亲亏欠了许多。

"爸,你今天约我到这里来,到底有什么事情啊?"艾西望着父亲,好奇地问道。

"你等一会儿就知道了。"艾可为神秘地笑了笑。

"为什么现在不告诉我?"艾西有点生气,父亲这么故作神秘,让她心里憋得慌。

"我们还要等两个人。"父亲伸出手指,轻轻地点了点她的鼻尖。

虽然艾西已经十八岁了,可是爸爸依旧把她当成小女孩看待。在父母眼里,孩子永远都是长不大的。

"是什么人啊?很重要吗?是爸爸您的朋友吗?"艾西拉着父亲的手不停追问着。

正在这时,包厢的门再次被推开了,一位美丽而温婉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身材修长的少年。

艾西看到那少年的一刻,整个人就愣住了。

难道这又是一场梦?在她眨眼的瞬间,他又会像雾气般消散,然后无影无踪……

"你们来啦。"艾可为笑着站起来,招呼道。他把发呆的艾西拉了起来,笑着对她说,"西西,我给你介绍,这位是方阿姨,这是方阿姨的儿子千瑾。"

艾西依旧痴痴地望着美妇人身边的少年。

艾可为偷偷地扯了扯她的手,她才恍然惊醒过来。她僵硬地笑了笑,对眼前的美妇人点头说:"你好,方阿姨。"

方淑华看到艾西高兴极了,她拉起艾西的手,笑吟吟地说:"你就是艾西吧,你爸爸经常向我提起你,既漂亮又文静,让人好喜欢。"

她笑起来格外地甜美温柔,虽然已经快四十的人了,可是脸上一条皱纹都没有,看起来只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和艾可为站在一起特别般配。

艾可为望了她们一会儿,笑着说:"西西,这次约你过来,是想告诉你一个消息,我和方阿姨已经谈恋爱半年多了,我们决定下个月结婚。"说到"结婚"二字,艾可为的脸微微有些红。

"结婚?"艾西听到结婚二字,惊讶得差点跳了起来。她无法置信地望着父亲,简直不敢相信他居然向她宣布,要和这个她才第一次见面的女人结婚!

这实在是个太大的惊喜了,艾西一时间无法接受。

"是。"看到艾西这么激动,艾可为有点尴尬。他拉起艾西的手,语重心长地说,"你妈妈过世那么多年了,我觉得我也需要给你找个新妈妈来照顾你。方阿姨人很好的,你们一定会相处得很愉快的。"

艾西望着父亲沉默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艾可为看到女儿不说话,以为她不答应,表情也紧张起来。

"西西,你不会不答应吧?"艾可为小心翼翼地问道。

艾西望着父亲,虽然他看起来英俊依旧,可是依旧无法改变他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事实。

想到父亲为她牺牲了那么多,几乎把自己所有的青春都花在她身上了,她觉得她不应该阻止父亲追求幸福。

于是她笑了笑说:"怎么会,爸爸你能找到伴侣我当然很高兴,我祝福你和方阿姨。"

"谢谢你,西西。"艾可为听到她这么说,高兴得泪眼汪汪。他拉起方淑华的手,两人深情地对望着。

艾西看到他们这么相爱,心里也安慰了许多,她想父亲一定会幸福的。

忽然,父亲又像想到什么似的,望着她说:"西西,方阿姨和千瑾刚从巴塞罗那回来,明天开始他们就会搬来和我们一起住。千瑾比你小一岁,以后他就是你弟弟,你作为姐姐要好好照顾千瑾,知道吗?"

少年望着她,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俊美的五官在水晶灯的灯光下完美得如同画笔勾勒而出。这张脸上的每一个细节,她都记得清清楚楚,因为她曾经描绘过无数遍。

可是这张脸上的表情她却是陌生的。

这张脸上曾经洋溢着狡黠和笑容,而现在只剩下冷漠和疏离。

仿佛他们从未相识过。

艾西一瞬间掉入了冰窖中,她麻木地点了点头,应道:"我会的。"

"以后多多关照,姐姐。"少年扬起嘴角朝她笑了笑,"姐姐"两个字如同两颗冰雹砸在艾西头上,让她瞬间脸色苍白。

他不记得我了吗?

艾西不解地望着面前的少年。

还是他并不是尼克,他们只是长得非常相似的两个人。

可是他们俩长得一模一样,而且他也是从巴塞罗那而来,天下怎么可能有这么巧的事?

艾西望着面前的少年,想从他脸上找到一丝破绽,可是他显得那么地平静和淡然,她在他脸上除了陌生,什么都没有找到。

接下来,四个人就开始一起吃饭。

席上大家高兴地交谈着,可是说了什么艾西都没有听到。她的心里乱透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她在做梦,还是老天给她开了个玩笑?

2

吃完饭,艾可为要去公司加班,而方淑华即将开业的服装店也正在繁忙地筹备中,所以两人就一起离开了,只剩下艾西和千瑾两人。

两人走出了饭店,漫步在灯火通明的大街上。已经接近夏末,夜晚已经不那么炎热,夜空也越发清澈起来,星星明亮得似乎伸手可触。

"你为什么装作不认识我?你以为你换了个名字我就不认识你了吗,尼克。"

两人沉默无语地走了半条街,艾西终于再也憋不住,停了下来,望着千瑾质问道。

千瑾笑了笑,像看一个任性的小孩子似的望着艾西:"我没有换名字,我在西班牙用的名字是尼克,中文名是纪千瑾。"

"你终于承认了,我以为你会装傻装到底。"艾西冷笑一声,讽刺道。

"我一直没有否认我是尼克啊。"千瑾流露出一丝无奈,但是艾西却在他眼中察觉到了一丝狡黠。

千瑾的回答让艾西有点恼火,她瞪着他,生气地问:"那你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我!"

"在刚才那种情况下,我不知道该怎么提起我们在巴塞罗那认识的事。"千瑾无奈地耸了耸肩。

"也是……"艾西突然也跟千瑾一样感觉无奈,"你居然成为了我的弟弟,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

"看到你的那一刻,我也非常震惊。"千瑾的语气非常诚恳。

艾西毫不客气地白了他一眼:"我可没看出来你震惊,你看到我的那刻就像是看到了个从未见过的陌生人似的。"艾西有一肚子的怨气。

"我只是没表现在脸上而已。"千瑾无辜地嘟了嘟嘴。艾西完全被打败了。这个比他还要小一岁的少年,真是老成得让她害怕。

"你为什么没来找我?我在桂尔公园等了你好多天。"艾西瞪着千瑾质问道。但她没有告诉他,她拿着他的画像在大街小巷找了他许多天。

"对不起,我那天回去后就跟着母亲回国了,我想通知你的,可是后来才想起忘记问你联系方式了。"千瑾抱歉地说道。

艾西顿时非常失落,原来在意的只有她而已,原来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

也好,他对她没有感情,他们才可以比较自然地以姐弟关系相处。

第二天,方淑华就带着千瑾搬进了艾西家里。

多了两个人,两百多平米的别墅终于显得不那么空旷了。

"我来帮你拿吧。"艾可为接过方淑华手里的行李箱,然后对艾西说:"西西,你带千瑾去他的房间吧。"

"好。"艾西点了点头,带着千瑾上楼。千瑾跟在她身后,转着头望着这个对他来说非常陌生的屋子,显得非常好奇。

艾西带着他来到二楼,打开了南边第二间的房门,然后转身对他说:"这是你的房间,我已经打扫干净了。"

"谢谢。"千瑾拎着行李箱走进房间。

房间的布置非常地简洁优雅,打扫得一尘不染。窗帘是他喜欢的淡蓝色,床上铺着成套的淡蓝色被单,是崭新的,他想这应该是艾西为他挑的。

"你看看,缺什么就告诉我。"艾西帮他把窗帘拉开,外面的阳光瞬间洒落进来,整个房间明媚起来。

千瑾看了看房内的摆设,床、衣橱、书桌、书架、电视机,几乎都有了。他笑了笑,对艾西说:"什么都不缺,谢谢。"

"你以后就是我弟弟了,不用跟我客气。"艾西笑了笑,笑容里却有丝苦涩,"你先整理行李吧,我下楼了,等会儿我来叫你吃饭。"

"嗯。"千瑾点了点头,然后蹲在地上整理行李。

艾西看了他一眼,转身走出了房间。

突然间多了个弟弟,她还非常不习惯,不知道该怎么和他相处。

曾经他们在巴塞罗那毫无间隙,可是现在那种感觉已经消失无踪了。

就像从梦境跌回现实中,只剩下残酷和现实的无奈。

吃完晚饭,方淑华的服装店有批衣服要送过来,所以艾可为就开车送她去服装店了。

家里只剩下艾西和千瑾。

艾西洗完碗从厨房里走出来,看到千瑾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电视节目可能有点无聊,他不停按着遥控器换台。

"电视柜下面有我和爸爸收集的DVD,你无聊的话可以找出来看看。"艾西指了指电视柜说道。

千瑾顺她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电视柜下面整整齐齐地堆放着许多DVD。

"哦。"他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

千瑾冷漠的反应,让艾西接下去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她决定上楼洗澡睡觉。

"那我先上楼了,晚安。"

"晚安。"千瑾淡淡地应了一声,眼睛始终没有离开电视机。

艾西看了他一眼,转身上了楼。

做完饭身上出了一身的汗,艾西从房间拿了睡衣就走进浴室去洗澡。她脱光了衣服,走进了淋浴房,水花从莲蓬头里洒出来,淋在身上非常舒畅。

艾西边哼着歌边洗澡。

千瑾蹲在电视柜前翻了翻DVD,发现没有自己特别想看的电影,于是关了电视机也上楼了。

白天搬家出了一身的汗,他从房间里拿了一条沙滩裤就走向浴室。

一打开浴室的门,映入眼帘的是艾西哼着歌淋浴的画面。

他瞬间愣在原地。

同时,艾西听到开门声转过头,看到千瑾正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望着她,她全身的血液一下子冲向头顶,尖叫着拉过毛巾架上的浴巾裹住自己的身体。

"对不起!"千瑾这时才反应过来,慌张地冲出浴室,砰地把浴室的门关上。

艾西惊魂未定,用力抓着身上的浴巾,整个人像被丢进了开水中的龙虾,从头红到脚。

天哪!怎么办?刚刚千瑾不会什么都看到了吧!

她以后还有什么脸面面对他呀!

艾西羞愧得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艾西懊恼极了,她居然忘记了家里新搬来了一个男人。平时老爸不常在家,她就没有习惯锁浴室的门。

这次真是糗大了!

艾西刷牙时还在懊恼不已,她怕走出浴室碰到千瑾,发生了刚才那样尴尬的事后,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所以磨蹭了半天才走出浴室。

走出浴室,她并没有看到千瑾。

千瑾房间的房门紧闭着,里面传来音乐声,艾西这才松了一口气,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千瑾躺在床上,台式音响里播放着流行音乐,可是他根本没有在听。他的脑海里不断地浮现着艾西洗澡的画面,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挥之不去。

他的心脏怦怦直跳,就像擂鼓般响亮。

为什么他的心脏跳动得那么快?女人的裸体他不是第一次见到了,可是为什么这一次的感受却那么地强烈。

千瑾用力摇了摇头,把这个可怕的念头挥出脑海。

3

早晨,艾西做完了早餐,等千瑾下楼吃饭,可是千瑾一下楼就匆匆忙忙地换鞋。

"你要出门吗?我做了早餐,要不要吃了早餐再走。"艾西笑眯眯地问。

"我不吃了,你吃吧!"千瑾说完就拿起地上的背包出门了。

望着千瑾冷漠地离开,艾西心里有点小小的受伤。他是怎么了?难道是因为昨晚的事不好意思……

想到这里,艾西稍稍释怀了些。

傍晚。

艾西正在厨房做晚饭,突然听到客厅传来撞击声。艾西疑惑地放下了手中的卷心菜,走出了厨房。

她看到千瑾坐在地上,上半身靠着沙发。

"千瑾,你回来啦。"艾西走上前,发现千瑾软绵绵地靠在沙发上,脸色微红,眼神也有点迷离。

"千瑾,你怎么了?"艾西着急地跑上前。

她在千瑾面前蹲下,伸出手贴在他的额头上试探了一下,发现他的额头烫得要死。"千瑾,你发烧啦!"艾西惊叫了一声,赶紧动手把他从地上扶起来。

千瑾烧得有点神志不清,软绵绵地靠进艾西怀里。艾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千瑾拖上二楼,她扶着千瑾来到他房间,然后轻轻地把他平放在床上。

给他盖好被子后,艾西跑到自己房间找出了温度计和退烧药。

她掰开千瑾的嘴,把温度计塞进他嘴里,看着手表等了一分钟后,把温度计拿了出来,看了看温度计上的数字,她吓了一跳,居然高达39度!

艾西倒了温水,然后把千瑾从床上扶起来。千瑾迷迷糊糊的,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艾西把药片塞进他口里,然后往他嘴里灌了一口水。

"千瑾,乖,把药片咽下去。"她轻轻地哄着,昏迷中的千瑾好像是听到了她的声音,温顺地照着她的话咽了一口。

艾西这才稍微放心了点,重新把他放回床上。

发烧可大可小,艾西不放心千瑾,所以拿来了冰袋敷在千瑾额头上,然后就坐在千瑾旁边守着他。

因为发烧的缘故,千瑾睡得并不安稳,白皙光滑的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卷翘而浓密的睫毛瑟瑟颤抖着,就像脆弱的蝶翼。

艾西用湿毛巾轻轻地拭去他额头上的汗,让他稍微舒服些。

千瑾的双唇微微开启着,呼出的气息喷在艾西的手上,带着滚烫的温度。艾西的手瑟缩了一下,心脏漏跳了一拍,毛巾也差点从手里滑落。

她惊讶地望着昏迷中的千瑾,心脏怦怦直跳,失去了规律。

千瑾毫无防备的睡颜是那么地诱人,因为发烧而异常红润的双唇就像两颗饱满欲滴的樱桃,诱惑着她犯罪。

真是个妖孽……

艾西望着千瑾绝美的睡颜,想到了"红颜祸水"四个字。

"这么美丽的脸,该会让多少女孩子心碎啊。"艾西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在千瑾脸上比划着。

光滑细腻的皮肤比女孩子的还要白皙。

又窄又挺直的鼻梁如雕塑般完美。

昏睡中的千瑾不舒服地呢喃了一声,艾西赶紧收回手,恶作剧般心虚。

晚上,艾可为和方淑华都在忙自己的工作所以没回家,艾西一个人守着发烧的千瑾。

她望着墙壁上的时钟,眼皮越来越沉重,最后趴在千瑾床边睡了过去。

清晨。

晨曦透过窗帘,金色的阳光丝丝缕缕地洒落在床上。

渐渐苏醒的千瑾被阳光惊扰到,难受地皱了皱眼皮。他缓缓地睁开眼睛,因为刺眼的阳光又立刻眯起眼睛,乌黑的瞳仁如波光粼粼的湖面,荡漾着一层水波。

意识似乎还有些迷离,他呆呆地环视着房内的陈设。当他侧过脸时,看到艾西正趴在他床边沉睡着,安静的睡颜如婴儿般毫无防备。

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于是用力眨了眨眼睛,可是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那张如天使般天真无邪的睡颜依旧清晰地在他眼前。

他记起自己昨天去打篮球了,打着打着觉得头很痛,浑身难受,好像是发烧了,于是他就回家了。可是回到家后发生了什么事,他就不记得了。

难道昨天她一直在照顾自己?

他望向旁边的床头柜,看到床头柜上放着毛巾、水杯、药片和冰袋。

而他发现自己的烧好像也退了,浑身都舒畅了,头也不痛了。

心里一下子溢满了温暖,他鬼使神差般伸出手,轻轻地触碰了一下艾西透明白皙的面颊。指尖传来柔软而温暖的触感,千瑾的心里也随之柔软而温暖起来,就像是被棉花糖般的云朵给包围起来似的,有种甜蜜而幸福的感觉。

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记忆里只有很小的时候父亲背着他,给他买棉花糖吃的时候,有过这种甜蜜而幸福的感觉。

"嗯……"沉睡中的艾西幽幽地醒过来,千瑾立刻缩回手,乖乖地躺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艾西抬起头,揉了揉眼睛,发现千瑾已经清醒过来了,立刻高兴地睁大眼睛:"你醒啦?感觉好点了吗?"

"嗯。"千瑾淡淡地点了点头。

"肚子饿吗?我给你去做早餐吧!"艾西站了起来,舒展了一下麻痹的双臂和双腿。

"你照顾了我一夜吗?"千瑾静静地望着她,双眼澄澈而透明。

"嗯。"艾西微笑着点了点头,睡了一夜头发乱乱的,身上也穿着家居服,可是却散发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美。

就像阳光下随风轻轻摇摆的蒲公英,无声无息地进入人的心里。

千瑾的脸骤然一红,羞涩地别开脸,轻声说了句"谢谢"。

千瑾居然脸红了!

艾西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惊喜,她爽朗地笑了两声说:"你不用跟我客气的,你是我弟弟。"

千瑾背着身没有理她,艾西心里更是笑开了花。她没想到千瑾居然会这么害羞。

"你再躺一会儿,我去做早餐!"她对千瑾说了一声,然后大步往门外走。艾西走了两步又突然想到什么,她停下脚步转过身问他,"对了,早餐想吃什么?"

背对着她躺在床上的千瑾一动不动,过了半晌才淡淡地说了一个字:"粥。"

"这个是我拿手的,你等一会儿啊!"艾西听后笑了笑,转身走出了房间。

艾西走后,千瑾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发烧让他出了一身的汗,黏糊糊的让他浑身难受。千瑾去浴室冲了个澡,然后换了套干净衣服下楼。

走下楼时,他闻到厨房里飘来一阵淡淡的香味,让人垂涎三尺,他的肚子随之咕噜噜叫起来。

这时艾西端着一锅粥走出了厨房,看到千瑾笑了笑说:"你怎么下楼啦?"

"我已经好了。"千瑾跟着她走到餐桌前。

艾西盛了一碗粥放到他面前,千瑾望着面前淡黄色的粥问:"这是什么?"

"这是蛋花粥,尝尝看。"艾西笑着催促道。

粥上飘着蛋花和葱花,还有淡淡的麻油的香味。

千瑾拿起调羹舀了一勺放进嘴里。

粥很滑,鸡蛋很嫩,混合着葱花和麻油的香味,非常地开胃。千瑾一下子就喝完了,艾西看到自己煮的料理受欢迎,非常高兴,又给他盛了一碗。

喝了两碗粥,千瑾很饱很满足,心里洋溢着幸福的感觉。

两人的关系也似乎慢慢地融洽起来。

这之后,平静地过了两个星期,就迎来了开学的日子。

艾可为出差去了,方淑华店开张后非常忙,一早就去了店里。早上就只有艾西和千瑾两人坐在餐厅里吃早餐。

艾西匆匆地吃完了三明治,喝了两大口牛奶就站了起来。

"千瑾,你吃完后就把盘子浸在水槽里,今天是开学第一天,我要去学校了。"她扯了一张纸巾随意擦了擦嘴,然后拎起椅子上的书包往外走去。

"等一下,我也吃好了!"千瑾丢下吃了一半的早餐,拎起书包就跟了上去。

4

道路两旁的梧桐高大而茂盛,树冠像云朵般在半空展开,给冗长的街道架起了一个天然的天棚。阳光穿透枝叶间的缝隙,丝丝缕缕地洒落下来,投下一地斑驳的光影。

林荫道上全是学生,陆陆续续地走进校门。

艾西下了公车,跟着人群走进了学校。因为是新学年开学,所以学校里多了许多陌生的面孔。

一来到教室,米琪就冲过来搂住了艾西的脖子:"艾西,两个月不见!我好想你啊!"

"我也很想你。"艾西伸出手,笑着揉了揉米琪的头发。

米琪扬起脸,望着艾西不悦地嘟起了红唇:"说什么想我,自己跑去巴塞罗那旅游也不叫上我!回来后约你,你总是有事!"米琪抱怨着这两个月来的怨气,表情像个弃妇似的幽怨。

"对不起啦,琪琪。我爸爸再婚了,家里来了新妈妈和弟弟,所以事情比较多。"艾西抱歉地解释道。

"弟弟!帅不帅啊?你怎么不介绍给我,难道你想占为己有?近亲相奸可是有违道德的哦!"米琪听到"弟弟"两个字眼睛都亮了,凑到艾西面前,嘿嘿奸笑着。

"你胡说什么!"艾西惊讶地大声说,"我和他还不熟,等我们熟了自然会介绍给你认识的。"

"嘿嘿,开玩笑的嘛,你那么紧张干什么!"米琪用手肘捅了捅艾西的腰,奸计得逞似的笑了笑,眯起的双眼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讨厌!"艾西受不了地白了她一眼。

"有好消息,有好消息!"

这时,八卦王裴萌萌冲进教室,扯着嗓子大声嚷嚷。

"什么好消息啊?"同班的李漫立刻好奇地凑了上去。

裴萌萌神神秘秘地说:"我刚刚在校门口看到了一个非常非常帅的帅哥!"

"切!不过是个帅哥,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班上的男生不屑地唏嘘。

"两条腿的男人遍地都是,两条腿的帅哥可是非常稀奇!"

裴萌萌冷冷地睨了他一眼,眼里充满了对他平凡长相的鄙夷。

那男生不服气地扭开头,表现出好男不跟女斗的宽广胸怀。

"跟我说说有多帅!"李漫不想加入他们的"战争",扯着裴萌萌的手好奇地追问道。

裴萌萌被她这么一说,马上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立刻又来劲了:"真的超级超级的帅,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帅的男生!他骑着脚踏车从我面前经过,实在是太帅了,简直比流川枫还帅!"

"比贺军翔帅吗?"

"比贺军翔帅十倍!"

"哇——"听了裴萌萌的描述,李漫捧着脸,立刻进入了想入非非的状态。

脚踏车?

艾西想到了千瑾,可是想想又不可能,随即自嘲似的笑了笑。

开学的第一天,学校里就弥漫着一股不一样的气氛,几乎所有女生都往建筑系跑去,把建筑系的教学楼挤得水泄不通。

"建筑系新来了一个漫画王子般的美少年!"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这么说的,这个消息就在整个美术学院传开了,于是越来越多的女生往建筑系涌去。

目睹了传言中的美少年的女生,个个像中了邪似的,双颊粉红,眼神迷离,整个人陷入恍惚状态。

"有这么夸张吗?真有这么帅吗?"

课间休息,艾西和米琪在校园里散着步,望着树下一个个像花痴似的讨论着传言中那位美少年的女生,米琪发出了质疑。

"啊——他来了!"

"来了,来了!"

"快去看!快去看!"

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所有女生向操场围过来。

"天哪!这是明星出巡呢?太夸张了吧!"米琪望着不断靠近的包围圈咋舌。

场面确实很夸张,成百上千的女生都聚集到了操场上,以一个中心点,像龙卷风般发散性包围,形成一个无比壮观的包围圈。

而暴风圈的中心,就是那个传言中的美少年。

"到底有多帅啊,让全校女生这么疯狂,我倒要见识见识!"米琪拉着艾西也去凑热闹。

艾西和米琪站在人群中,只见人群忽然像被斩开的海水般,纷纷向两边分开,很快就让出一条小道来。

艾西和米琪踮起了脚尖,往小道的末端望去。

只见一个高挑纤瘦的少年缓缓地走来,时间似乎缓慢了下来,周围非常地安静,只剩下众人的叹息声。

少年微扬着嘴角,似笑非笑的,稍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却依旧遮不住眼神里的高傲和冷漠。

纵然如此,在场的所有女生还是瞬间为他倾倒了。

因为他是如此美丽,世界上所有赞美的词都不足以形容他。

他的肌肤如上好的白瓷,白皙透明,没有一丝瑕疵。

他的眼睛乌黑而幽深,里面仿佛落进了漫天的星辰,璀璨无比。

他的嘴唇有着连画笔都无法描绘的完美形状,红艳得仿佛西班牙的红玫瑰。

有些女生当场就晕倒了,晕倒时脸上还维持着陶醉的笑容。

千瑾!

艾西的下巴跌落在地上。她简直不敢相信,造成全校轰动,引起学校混乱的罪魁祸首居然是她的弟弟——纪千瑾!

千瑾似乎也看到了她,改变了方向,向她走来。站在艾西旁边的女生以为千瑾是冲着她们而来,激动地大叫起来。

"千瑾我爱你!"

"千瑾我爱你!"

"千瑾我爱你!"

在一声声毫不掩饰地告白中,千瑾来到了艾西面前。

"你怎么在这里?"艾西怒视着他,质问道。

"艾西,这位是纪千瑾同学,我们建筑系的新生。"建筑系的卓亚凡笑嘻嘻地帮艾西介绍道。

"什么?"艾西无法置信地尖叫,"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也读这所学校!"

"你又没问我。"千瑾无辜地耸了耸肩,眼神纯洁无瑕。

艾西简直要吐血了,他是存心气她吗!

"艾西……你认识这位同学吗?"感觉到袖子被轻轻扯了扯,耳边传来米琪的声音。

差点忽视了米琪的存在,艾西向她介绍道:"他就是我说的新来的弟弟纪千瑾。"

"哇!艾西,你的弟弟那么帅啊!"米琪见到千瑾就像是见到了宝贝似的心花怒放。

"艾西,他是你弟弟?!"卓亚凡跌破了眼睛。

艾西没心情跟他解释。

卓亚凡激动地抓住千瑾的手,问道:"你怎么不告诉我,艾西是你姐姐!"

"你又没提起过,我也不知道你们俩认识啊。"千瑾冷冷地说。

"也是也是。"卓亚凡放开了千瑾的手,尴尬地笑了笑。

"小子,回去再质问你!"

眼看着就要上课了,艾西恶狠狠地威胁了千瑾一句,然后就拉着米琪离开了。

这个家伙,每次出现都是那么出其不意,幸好她没有心脏病,否则早就一命呜呼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空鸠之歌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空鸠之歌 空鸠之歌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章 归国,新来的后妈

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