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同居,无法逃避的爱意

第三章 同居,无法逃避的爱意

艾西的独白

明明在同一屋檐下,可是我却要压抑对千瑾的爱意。

我以为自欺欺人是一种逃避的方式,原来却只是从这个迷宫逃到另外个迷宫。

我终究,都走不出爱情的迷宫。

1

黄昏。

夕阳缓缓地从天边落下,晚霞映红了整片寂静的天空。

没有一丝风,树叶静悄悄的,纹丝不动,校园里格外静谧。

千瑾靠在围墙上,他的面前站着一群衣着怪异表情轻浮的少年,一看就是不良少年。几乎每个地方都有这么一群不良分子。

他们个个手里都拿着棒球棒,用盯着猎物般的眼神望着千瑾,像狩猎一样把他围在墙角。

千瑾泰然自若地望着他们,表情里有点不耐烦。

已经六点多了,艾西应该做好晚饭了,再不回家就要挨骂了……

"小子,胆子不小啊!在我们面前你居然还敢这么目空一切!"头发染成红色的少年怒视着千瑾,咬牙切齿地冲着他吼道,"自认为长得不错就在学校里这么嚣张!你当我们不存在的啊!"

"你们想怎么样?"千瑾懒洋洋地抬了抬眼皮。他答应了老妈回国后不再惹麻烦,所以他不想在学校里生事,否则又要被啰嗦的老妈念死了。

红发少年被千瑾嚣张的态度瞬间惹怒了,伸出手一把揪住了千瑾的衣领,瞪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我们今天就要让你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让你认清了,记住了,摆正自己的位置!"

"我只是来念书的,我不想生事,你们做你们的,我做我的,我们互不干涉。"千瑾的语气很诚恳,可是在这群不良少年听来却充满了挑衅,一伙人霎时怒了起来。

"纪千瑾,你不要太嚣张了!我们可不是那些花痴似的女人,不会对你心慈手软的!"红发少年身后一个戴着鼻环的少年挥舞着棒球棒怒吼道。

"我没空和你们多费口舌,我要回家吃饭了,再不回去要挨骂了!"千瑾确实很急,可是这些不良少年以为千瑾是瞧不起他们,个个气得头顶冒烟。

"看来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不会认清现实了!"红发少年一把放开千瑾的衣领,然后抡起棒球棒就朝千瑾打去。

细长的双眼微微眯起,那对深邃得不可捉摸的瞳仁里透射出一道犀利的光芒来,仿佛可以洞悉一切事物。只见千瑾一个侧身就避开了红发少年挥来的棒子,然后弯起手肘向后攻去,头都没有转一下,背后就传来红发少年的惨叫声,随之趴倒在地上。

其他人见状都瑟缩了一下,可是马上又恼怒起来,蜂拥而至,挥舞着棒球棒攻向千瑾。千瑾眼疾手快地避开一波波攻击,同时利落而干脆地给予反击。

很快所有人都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看起来狼狈不已。

千瑾站在他们中间,掰了掰细长的手指,指关节随着他的动作传来咯咯咯的响声,地上的人吓得纷纷瑟缩起来。

"……大哥饶了我们吧……小弟有眼不识泰山……"前面还很气势汹汹的红发少年,此时就像是被吓破胆的老鼠,跪倒在地上抓着千瑾的裤腿求饶道。

"我也不想惹麻烦,从今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千瑾居高临下地望他,像个王者般冷傲地宣布道。

"不!"红发少年忽然仰起脸,仰望着千瑾,双眼迸发着崇拜的光芒,大声说道,"大哥,我们要追随你!"

闻言,千瑾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大哥,我们都要追随你!"其他人也纷纷从地上爬了起来,跪倒在千瑾面前,齐声说道。

"我不需要你们追随,你们走吧!"千瑾背过身,冷冷地说道。

所有人顿时被他帅气的背影给征服了。在他们眼里千瑾是那么高大,简直帅得一塌糊涂,就像个笑傲江湖又不追逐名利的剑客!

"老大,我们死也要追随你!"所有人仰望着他,个个都是死心塌地的表情。

千瑾无语了,不再理他们,把书包甩在肩头,然后大步离去。

艾西做了晚饭,等了千瑾半天都没有回来。桌子上的菜都要凉了,艾西等得非常生气。

回来晚也不打个电话!

艾西支着下巴坐在餐桌边,腮帮子气鼓鼓地鼓起。

当时钟敲过七点时,她终于看到千瑾姗姗回家了。

千瑾站在鞋柜前把白色的运动鞋脱下,然后穿上拖鞋。艾西立刻站了起来,望着他生气地质问:"你怎么那么晚回来,菜都要凉了!"

"学校有点事被耽搁了。"千瑾仰起脸,冲她笑了笑,美丽的笑颜让整个客厅都明亮起来,艾西的脸骤然一烫。

她别开脸,不满地嘀咕:"你们会有什么事,你们建筑系不是早就下课了。"

"看来你很关注我哦!"千瑾换好了鞋大步走进餐厅。

艾西的脸皮很薄,经不起捉弄,一下子就脸红了:"我才没关注你呢……我只是看到卓亚凡早就离开学校了。"她支支吾吾地解释着,看到千瑾在餐桌前坐下,赶紧手忙脚乱地盛饭。

她这个样子更加勾起了千瑾捉弄人的欲望,趁接过饭碗的机会,千瑾一下子倾身凑到艾西面前,盯着她略显慌乱的眼睛,笑嘻嘻地说:"好啦好啦,关心我也不需要掩饰的,我很高兴你那么关注我!"

望着千瑾近在咫尺的脸,艾西的脸更加红得像熟透的番茄。

邪气的笑容如妖雾般缭绕在他脸上,若有似无地勾摄着她的心,温热的鼻息轻轻地喷在她的脸上,让她脸上所有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心跳声如擂鼓般响亮,一下快过一下。

艾西像被蝎子蛰到一样,仓皇后退了一大步,然后冲着千瑾恼怒地吼道:"你就自作多情吧!"

千瑾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坐回椅子上吃起饭来,那悠哉得意的表情,差点让艾西忍不住用手里的饭勺敲他的头。

"你别得意,今天的账我还没跟你算呢!"艾西坐在他对面,用法官审视犯人般的眼神望着他,审问道,"你为什么瞒着我报考了我们学校?"

千瑾扒了口饭,笑了笑说:"我没瞒着你,我的志愿是成为一名建筑设计师,所以就考了这所学校。没想到却和你是同一个学校,好巧啊!"

"我才不信呢,你狡猾得很!"艾西炯炯有神地盯着他,明亮的大眼里闪烁着明察秋毫的光芒。

"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啦,反正我是很清白的,比纯净水还要纯净。"千瑾眨了眨澄澈的双眼,显得很无辜。

可是艾西才不吃他这一套:"滚吧,你!恶心死了,还让不让人吃饭了!"她做了个呕吐的动作。

"好好,我不说了,免得你瘦了怪我!"千瑾笑了笑吃起饭来,今天他的心情似乎特别好。

"切。"艾西白了他一眼,也吃起饭来。忽然,她又想到了什么,放下了筷子,望着千瑾严肃地说,"既然在一个学校,那我们就要约法三章!"

"什么约法三章?"千瑾抬起头,不明所以地望着艾西。

艾西竖起一根手指,一本正经地说:"第一,你不能在学校生事,丢我的脸;第二,不准到处招摇,给学校造成混乱;第三,不准对别人说我是你的姐姐,给我添麻烦。"

千瑾望着面前的三根手指,吐了吐舌头:"真苛刻啊,比我老妈还严厉。"

"哼!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艾西斩钉截铁地说。

"好吧好吧,谁叫你是我的姐姐呢。"千瑾无奈地举手投降。

艾西笑了笑,继续吃起饭来。

两人其乐融融地吃着晚饭,气氛非常融洽。

2

翌日。

天气晴朗,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花香。

初秋的天空特别清澈。

校园内充满了欢声笑语,高大的香樟树下坐着写生的绘画系学生,雕塑系的学生推着拖车从林荫道上招摇地走过,推车上装着高大的奇形怪状的雕塑。

今天千瑾非常地焦躁,因为他走到哪儿后面都跟着一群跟屁虫,甩也甩不掉。

周围的学生看到千瑾的背后跟着一群不良少年,也都吓得纷纷躲开,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你们能不能别跟着我!"千瑾怒了,转身朝身后的一大群人大吼。

"大哥,你不答应做我们的老大,我们就一直跟着你,直到你答应为止!"那群不良少年固执地望着千瑾。

血气方刚的少年总是对强者有着一种强烈的崇敬感,似乎是流动在血液里的,无法改变。

千瑾感觉非常头痛。

"我说了,我不想做你们老大,我只是来念书的,我不想生事。"千瑾再次强调道。昨天他向艾西保证过了,他得说到做到,不然艾西会生气的。

"这个世界上只有你配做我们的老大,我们只臣服于你,你就答应我们吧!"红发小子抓着千瑾的袖子恳求道。

"是啊!你就答应做我们的大哥吧!"其他人也立刻附和道。

看来是拒绝不掉了,千瑾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严肃地望着所有人,大声说:"要我做你们的老大可以,不过你们得听我的话!"

"是,老大的话就是圣旨,老大说啥我们照办,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红毛小子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保证道,其他人也立刻点头。

"那好,以后你们都要听我的,不准在学校里闹事,做任何事之前都要对我说。"千瑾疾言厉色地望着所有人,颇有一副老大的架势。

"是,没问题!"红毛小子爽快地点头。

"那行,以后你们就跟着我吧!"千瑾瞥了他们一眼说道。

"太好啦!老大万岁——"所有人围着千瑾高兴地欢呼。

让他们跟着我,总比他们在学校生事的好。

千瑾这么想了想也就释然了,望着新收的小弟们笑了起来。

"老大,我叫邱杉凉,你以后就叫我阿凉吧!"红毛小子拍

了拍自己的胸膛说,"我以前是天狼帮的老大,现在您是老大,我是老二,我和兄弟都听你的吩咐。"

"嗯。"千瑾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老大,这是曲泰,他打架最厉害,不过没你厉害。"阿凉指了指戴着鼻环的光头少年说道。

"老大,你就叫我泰吧,以后冲锋陷阵的事我来做,老大你只要动动嘴就可以了!"泰握着拳头敲了敲自己坚实的胸肌,嘿嘿笑道。

"我不需要你冲锋陷阵,以后谁都不许打架。"千瑾疾言厉色道,所有人立刻噤声。

"嘿嘿嘿,老大说的是,以后我们不打架,以德服人,以德服人。"阿凉立刻笑着圆场。

千瑾这才露出满意的表情。

"老大,这是柏洋,这是樊蓝。"阿凉又指了指一个单眼皮的男生和一个脖子上纹着蜥蜴的男生介绍道。

"老大,大家都叫我洋仔,你也叫我洋仔吧!"

"老大,大家都叫我橄榄,以后你也称呼我橄榄吧!"

柏洋和樊蓝说道。

千瑾笑着点了点头。

"这是胖子,这是阿建,还有这是哑巴,这是大嘴、秀才、斌斌……"阿凉把所有兄弟都介绍了一遍,千瑾只记住了几个,其他大多都记不住。

介绍完后,阿凉和其他兄弟便要拖着千瑾逃课出去喝酒,却被千瑾拒绝了,还严厉地告诫他们以后不准逃课。所有人只好低头认错,然后在千瑾犀利的目光下灰溜溜地回去上课。

千瑾的美貌在学校已经够出名了,加上他又成了学校里的老大,统领着所有小混混,名声更加在学校里如雷贯耳,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关于他的传言也越来越多。

传言一,千瑾和天狼帮的老大在校门口大战了七十七回合,天狼帮的老大最后惨败,于是带着手下拜了千瑾做老大。

传言二,千瑾和天狼帮在校门口混战了一夜,最后天狼帮惨败,于是所有人臣服于千瑾,自此跟随千瑾左右。

传言的版本各不相同,不过每个都神乎奇神,千瑾的名字在学校里也成为了一个传奇。

当然,这些传言也传入了艾西的耳中,可是艾西听后一点也不高兴。

"纪——千——瑾!你忘记你怎么跟我保证的了吗!"

艾西逮住正要和手下们去打篮球的千瑾,怒气冲冲地质问道。

"哇,老大,这位美女是谁,是你的女朋友吗?"千瑾的手下看到艾西个个眼睛发亮,绽放出好奇的光芒。

可是艾西没有理他,依旧一动不动地瞪着千瑾。

"我做了什么事了?"千瑾茫然地望着气得脸色通红的艾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

"你还装蒜!"艾西气得快要吐血了,"你才来了学校一个星期不到,居然成了学校的老大!"艾西指着千瑾身边的手下,眼睛却依旧盯着千瑾。

"哦,是这事。"千瑾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我是做了老大,可是我没惹祸,不仅这样,我还让我的手下别惹祸。"他的表情非常诚恳,可是艾西才不信呢。

"是啊是啊,我们没惹祸!"千瑾的手下以为他们是男女朋友吵架,赶紧帮千瑾说话。

艾西白了他们一眼,然后继续瞪着千瑾,斩钉截铁地说:"谁信你!"

在她听来,千瑾的话简直就是哄小孩的鬼话,鬼才信呢!

千瑾无奈地望着艾西,真是有嘴说不清。

"从今天开始别想我给你烧饭了!"艾西丢下了话,就转身跑开了。

千瑾望着艾西的背影没有追上去,他捧着篮球,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似的不知所措。

他身边的小弟都急了,赶紧凑上去七嘴八舌地安慰他。

"大哥,你别急,女人么,哄哄就没事了。"阿凉笑嘻嘻地说。

"是啊,大哥,买束鲜花哄哄嫂子,很快就和解了!"橄榄在一旁连连点头。

千瑾望着手里的篮球没有说话。

"不过……"阿凉用手肘撞了撞千瑾的腰,贼笑着说,"大哥,你和嫂子同居啦?她给你做晚饭,真是羡慕啊!"

"大哥你好前卫啊,不愧是我们的大哥!"泰竖起一根大拇指,鼻子上的鼻环闪过一道耀眼的光芒。

千瑾终于有了反应,瞪了他们一眼说:"胡说什么!她是我姐姐!"

"啊?!"所有人顿时大惊,忙不迭道歉,"原来是姐姐大人啊,大哥对不起,小弟们误会了!"

千瑾不理他们,一个人捧着篮球往篮球场走去。

阿凉赶紧跟了上去,笑嘻嘻地说:"不过老大,你的姐姐真漂亮啊,她有没有男朋友,介绍给我们认识啊!"

"你想都别想!"千瑾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然后纵身一跳把球投了出去。抛出的球在半空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然后空心入框。

一个完美的三分球!

"老大,有什么关系,你知道我们都是不错的!你不会是有恋姐情结吧?"阿凉一看到艾西就非常喜欢,所以不死心地追问着。

"你才有恋姐情结呢!"千瑾生气地瞪了他一眼,"我姐很单纯的,你们谁都别想打她主意!"

他的语气里没有商量余地,阿凉失望地瘪了瘪嘴。

"你们玩吧,我去休息会儿。"千瑾丢下球,转身离开了篮球场,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情非常烦躁。

小弟们站在原地,望着千瑾离开的背影,个个不知所措。

3

放学回到家,千瑾看到客厅和餐厅都空荡荡的,晚饭没有像往常一样摆放在餐桌上,艾西也没有像往常一样等候着他。

千瑾望着空无一人的一楼,心里非常失落。

他走上了二楼,看到艾西的房门紧闭着,静得没有一丝声音。千瑾突然觉得家里静得有点发慌,失去了艾西笑声的家让他非常地不适应,甚至有点害怕。

他想起了巴塞罗那的日子,那时候他总是守着空荡荡的家,非常地寂寞。于是他不喜欢待在家里,开始到外面闲晃。

那时候他也学会了很多别人不会的东西,吸烟,喝酒,打架。回国后,他来到了这个温馨的家里,差点就忘了在巴塞罗那那段混乱的日子。

或许,他骨子里就是个不良分子,所以才会收下那群小弟。

千瑾走到艾西房门前,曲起手指轻轻地敲了敲房门。

里面依旧很静,没有传来任何回应。

"对不起……原谅我好吗?"

千瑾轻轻地说,声音里带着淡淡的哭腔。

正在房里叠衣服的艾西整个人怔住,心脏如受了一记沉重的钝击,许久都反应不过来。

骄傲而自大的千瑾居然跟她说对不起,他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地伤心,令她心碎。

可是她依旧没有原谅千瑾,看着他和那群不良少年在一起,就会让她想起在巴塞罗那被小混混围殴的事情。

这让她很害怕,她总觉得会失去千瑾。

"你不原谅我没关系,我只是希望你别再生气了。"

许久得不到艾西的回应,千瑾伤心地转身离开了。

艾西听到千瑾的脚步声一点点远离,最后消失了。

一颗眼泪从眼眶里滚落,顺着她的面颊流下,最后滴在她叠的衣服上,晶莹地破碎。

这之后,艾西和千瑾冷战了好几天。

两人虽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可是碰面却不说一句话。艾西看到千瑾都把他当空气般无视,这让千瑾心里很难受,就像是心里堵满了东西,憋得慌,时常又像被针扎似的,隐隐刺痛。

兄弟们看千瑾心情不好,就硬拉着他去酒吧喝酒,千瑾近来确实憋得难受,于是也没拒绝。

酒吧非常嘈杂,暧昧的灯光在黑暗中游移着,舞池中的人群摇着脑袋摆动着四肢,跳着放浪形骸的舞。

兄弟们拉着千瑾在靠墙的卡座坐下,一群人顿时显得有点拥挤。阿凉唤来了服务生点了几瓶洋酒,还让服务生带了一桶冰块过来,看起来对这里轻车熟路。

好久都没有来酒吧了,回国后他一直过着简单的日子,做着一个良好少年,差点忘了其实他比在座所有的人都坏。

"大哥,喝!酒能消愁,喝下这杯,你心情就舒坦了!"阿凉把一杯洋酒递给千瑾。

千瑾接过酒就仰头一口气喝了下去,阿凉还来不及跟他碰杯,端着酒杯呆呆地望着他。

"大哥好酒量!"泰大喝了一声,对千瑾的豪气十分敬佩。

"哈哈哈!不愧是我们的大哥,打架厉害,连喝酒都那么厉害!"橄榄哈哈大笑。

"哟!这不是阿凉吗?怎么来都不告诉我一声!"这时,一个细声细气的声音飘了过来,让酒吧的音乐都瞬间柔和起来。

千瑾寻着声音望去,看到一个梳着日式的花苞头、穿着吊带衫和迷你裙的女孩子走了过来。

白皙的肌肤、上挑的丹凤眼、尖尖的瓜子脸、精致的妆容让整张脸更加生动明艳,一眼望去非常养眼,却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她的身边还跟着几个跟她一样打扮时尚的女孩。

"这不是刚来么,不知道你也在这里啊,莎莎!"阿凉笑嘻嘻地站起来,走到她面前伸出手就要去勾她的肩膀,却被她甩开了。

"别动手动脚的啊!本小姐的豆腐可不是随便吃的!"韩莎莎瞪了他一眼,凶巴巴地说,看起来尤为泼辣。

"好泼辣啊,我喜欢!"阿凉笑得格外开怀,被韩莎莎鄙夷地白了一眼。

"这位是谁啊?怎么不给我介绍啊,觉得我韩莎莎见不得人了吗?"韩莎莎睨着坐在沙发上的千瑾,不悦地撅起了嘴。

"怎么会,怎么会!"阿凉忙跑回千瑾身边,非常正式地介绍道,"这是我们天狼帮新任的老大!"

"你们新任的老大?"韩莎莎怀疑地瞥着阿凉,"你居然肯给人当手下,太阳要从西边出来了!"

"我们老大很厉害的,一个能打十个,我甘愿一辈子做老大的手下!"阿凉自豪地大声宣布,死心塌地的表情让韩莎莎觉得好笑。

"我叫韩莎莎,你叫什么名字?"韩莎莎一点也不矜持地坐到千瑾旁边,望着千瑾笑眯眯地问道。

"纪千瑾。"千瑾淡淡地说,端起玻璃桌上的酒杯,继续喝酒。

千瑾冷漠的样子让韩莎莎有点生气。哪个男人见了她不大献殷勤的,可是这个少年连正眼都不瞧她一下,偏偏又长了张那么迷死人的脸。

千瑾的手下看到千瑾和韩莎莎聊天,也识相地不去打扰他们,跟其他女孩子聊起天来。

"第一次来这里玩吗?从来都没有见过你。"韩莎莎也丝毫不客气地给自己倒了杯酒。

"嗯,我不久前才回国,对这里还不熟。"千瑾望着漂浮在酒精中的冰块,摇动着酒杯,听着冰块在酒杯中碰撞出清脆的响声,似乎非常享受。

听到千瑾出过国,韩莎莎非常好奇,她仰着脖子,望着千瑾完美的侧脸问:"你以前待在什么国家?"

"西班牙。"千瑾扭过头,望着舞池中扭动着身子的人群,漫不经心地说。

"西班牙——热情而浪漫的国家!西班牙哪里?"韩莎莎如痴如醉地望着千瑾,对他更加着迷了。

"巴塞罗那。"千瑾望着舞池,淡淡地说。

"哇——世界上最美的城市!"韩莎莎羡慕地望着千瑾,双眼闪闪发光,似乎看到了那个鲜花盛开的美丽城市,"你住那里一定很幸福吧?"她羡慕地问。

千瑾抿着唇,许久都没有回答,只是一动不动地望着舞池。

韩莎莎以为是周围的音乐声太大,所以他没有听到,正想再问一遍时,千瑾却缓缓地转过了头。

"幸福……什么是幸福呢……"千瑾望着韩莎莎自言自语地喃喃,像是在问她,又好像只是在对自己说。

韩莎莎觉得他有点奇怪。

忧郁如雾气般缭绕在他周围,让他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幽暗起来。他略显空洞的双眼看起来是那么地深邃,就像是捉摸不定的夜空,让人跟着沦陷下去。

韩莎莎看着有点心疼,突然很想摸摸他的脸,而她竟然真的情不自禁地伸出了手。就当指尖就要触碰到那张绝美的脸时,千瑾突然清醒过来,别开了脸,她的手指落了个空。

"你干什么?"千瑾眯起眼睛,细长的眸子里透射出犀利的光芒,似乎可以刺破肌肤。

韩莎莎瑟缩了一下,赶紧收回手。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情不自禁……"她抓着自己的手,瑟瑟颤抖着。

在千瑾犀利的目光下,韩莎莎觉得浑身冰冷,一动都不能动。这个少年的气场太强了,一个眼神足以杀死人,怪不得连邱衫凉他们都愿意臣服在他脚下。

谁都没有说话,气氛非常地僵硬。

韩莎莎如坐针毡,一秒钟都是煎熬。

这时阿凉跑了过来,拉起千瑾,笑着说:"大哥,不要干坐在这里了,我们和美女们去跳舞吧!"他喝得有点上头了,脸颊红彤彤的,双眼闪闪发光。

跟韩莎莎一起的那几个女孩也拉起韩莎莎,怂恿她一起去跳舞。

刚才的尴尬,让韩莎莎恨不得马上逃离这里,于是就和姐妹们一起去跳舞了。千瑾也被兄弟们死拉硬拽地拖进舞池,一群人疯狂地在舞池里扭动着身体,宣泄着青春与汗水。

4

千瑾回到家已经三更半夜。

他在门口摸索了半天才找到钥匙,打开了门,走进别墅。

客厅的灯亮着,千瑾在玄关换了鞋,才摇摇晃晃地走进客厅。

正当他打算上楼时,看到艾西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一本书,想是看书看着看着睡着的。

千瑾知道艾西一定是在等他,心里涌起一股歉疚。

躺在沙发上的艾西听到了动静,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她望着站在不远处的千瑾,揉着迷糊的双眼问:"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我……和朋友去玩了……"千瑾低着头,支支吾吾地解释道。

艾西站了起来,走到千瑾面前,看到千瑾的神色有些微醺,敏感地眯起了眼睛:"你喝酒了?你是不是和那群不良少年鬼混去了!"

"我没有鬼混!"千瑾固执地说。他不过是心情不好,跑去喝了两杯而已……

"一个学生跑去喝酒,还喝到这么三更半夜回家,这还不叫鬼混叫什么!"艾西疾言厉色地大声说道。

"你不是不理我了吗!"酒精的催化作用让千瑾这几天囤积的情绪一下子都宣泄出来,他对着艾西大声咆哮,"我的死活不需要你管!"

啪!

他的话音刚落下,一个有力的巴掌就落在脸颊上。

千瑾瞬间震在原地,酒也醒了一大半,左脸残留着麻痹的疼痛,一直疼到他心里。他第一次知道,原来心真的会痛。

痛起来竟然这么难受。

"我是你姐姐,我不能看着你这么颓废下去!"艾西含着泪望着他。

千瑾咬着下唇瞪着她,他简直不敢相信,一向温柔体贴的艾西会打他。

艾西看到千瑾用愤怒的眼神瞪着自己,心如被鞭子抽打一样的痛。

打完千瑾她就后悔了。

那个巴掌打在千瑾脸上,可是却比打在她自己身上还要痛。

"你不是我姐姐,你不是!"千瑾冲着艾西失去理智地大吼。

他的话就像刀子割在艾西的心上。

艾西望着满身酒气的千瑾,心如刀绞:"你不当我是姐姐也没关系,只是你不能这么糟蹋自己。人生是你的,要走哪条路只有你自己才能决定!"

"你又不是我的姐姐,不要用姐姐的语气教训我!"千瑾说完就负气地冲上楼。

艾西望着千瑾离去的背影,心碎了一地。

昨晚打了千瑾后,艾西就一直很后悔。

这段时间她确实没有尽到做一个姐姐的责任,却又用姐姐的口气教训他,还动手打了他。千瑾现在一定很伤心。

艾西一早就做了早餐,然后坐在客厅等着千瑾下楼,可是,等了半天,千瑾依旧没有下来。艾西有点担心他,于是便端着早餐走上楼。

来到二楼,艾西看到千瑾的房门紧闭着,她端着早餐走到千瑾的房门前。

犹豫了一会儿,她伸出手叩响了房门。

可是,等了半天,里面没有一点动静。

"千瑾?"艾西唤了一声,然后静静等待着。等了半晌,里面依旧没有半点动静。

"你还在生气吗,千瑾?昨天是我不好,我不该打你。"艾西隔着房门对千瑾说。

可是千瑾依旧没有回应她。艾西以为千瑾还在睡觉,可是看了看手表已经中午十二点了,千瑾平时都有早起的习惯,就算昨天喝了酒,今天也该醒了。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一直慌慌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也不管千瑾会不会生气,艾西决定进去瞧瞧。

于是她伸手拧开了房门的门锁,房门没有上锁,她一下就拧开了。

艾西握着门把手,推开了房门。

床上空空的,被子被随意地掀在一边。艾西疑惑地走进千瑾的房间,她的视线离开床,在房间里寻找着千瑾的身影。

风从敞开的窗子里灌进来,撩起了淡蓝色的窗帘,轻薄的纯棉窗帘像海浪般轻轻翻滚着,就像海面上轻轻跃起的淡蓝色浪花。

艾西看到千瑾躺在窗边的木地板上,一动不动,就像个没有生气的木偶。

"千瑾!"艾西手中的早餐翻倒在木地板上,她冲到了千瑾身边,蹲下身子用力摇了他两下。

可是千瑾依旧紧闭着双眼,沉沉地昏迷着。他的脸色苍白得接近透明,双唇也没有一丝血色。

艾西慌了手脚,赶紧冲到床头柜前,拿起了床头柜上的电话,拨打120。

救护车很快就到了,急救人员抬着担架把千瑾抬上了车。艾西跟着他们一起上了车,她自始至终都紧握着千瑾的手,仿佛只要一放开,她就会永远失去千瑾。

她非常非常地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早点上去看千瑾。

不知道他一个人在冰冷的地板上孤零零地躺了多久了。

接到了艾西的电话,艾可为和方淑华也很快就赶到了医院。

两人脸上满是焦急之色,一看到艾西就问她千瑾怎么样了。

艾西摇了摇头,表情难过得快要哭出来了:"我也不知道……医生还在全力抢救千瑾。"她哽咽着说。

"亲爱的,别难过,千瑾一定不会有事的。"方淑华把艾西搂进怀里,温柔地安慰她。

方淑华温柔的嗓音让艾西好受了许多,觉得自己不再是孤单单的一个人面对这一切。

这时,急救室的灯终于灭了,主治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方淑华一看到医生走出来,就立刻冲上去拉着医生的袖子,焦急地问道。艾西和父亲也焦急地望着医生,心里忐忑不安。

医生笑了笑,安抚了他们一下说:"病人已经脱离危险,休养一阵就会没事了。"

"医生,千瑾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晕倒?"艾西不解地问道。

医生推了推银边眼镜说:"病人的头颅曾经受过重创,留下了后遗症,虽然不会有生命危险,不过会时不时地发作。"

千瑾的头部曾经受过重创!

这个消息犹如一道晴天霹雳劈在艾西的头顶,她望着医生,脸色一片苍白。

医生看她紧张的样子,连忙安慰道:"病人只要稍加注意,就不会有事。要注意休息,合理饮食,不要过度劳累,也不要饮酒。"

"我知道,谢谢医生。"方淑华连连点头道谢,医生笑着转身离开了。

"阿姨,我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千瑾有这样的后遗症,他看起来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艾西拉着方淑华问道,"千瑾的头部怎么会受过重创?"

方淑华叹了口气,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经过告诉了艾西:"在我们回国前不久,千瑾在巴塞罗那和当地的不良少年打架,被打破了头,送进了医院。打架的原因我也不知道,千瑾不肯说,那群不良少年也没有被抓到。只是千瑾那次受了很重的伤,在医院休养了大半个月。虽然后来康复了,可是医生说千瑾的头颅受创过重,可能会留下后遗症。"

千瑾和方阿姨回国前不久……那不是她去巴塞罗那那段时间!艾西震惊地发现,接着她又联想到了许多事。

方淑华说的不良少年,也让她联想到了在街头围堵他们的小混混。

艾西脑海里浮现了一个让她害怕的猜想——难道千瑾是因为救她,所以被打破了头!

难道他就是因为受伤住院所以没能来和她会合!

可是千瑾为什么要骗她,说是因为赶着回国,所以没时间来和她会合呢?艾西有点想不通。

"阿姨,你们是什么时候回国的?"艾西抓着方淑华的手焦急地问道。

方淑华疑惑地望着艾西,她觉得艾西问的问题很奇怪,但是她没有问艾西原因,只是回忆了一下,然后对艾西说:"应该是七月二十四号。"

七月二十四号……艾西算了算,比她回国晚了一个星期。方淑华说千瑾在医院休养了大半个月,那他受伤的时间就和他们那天被那群小混混围堵的时间非常接近。

艾西的心里非常乱,她越想就越觉得她的猜想很有可能。

而这一切也只有问了千瑾才能得到答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空鸠之歌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空鸠之歌 空鸠之歌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章 同居,无法逃避的爱意

44.44%